敘利亞5日內因空襲造成至少400人死亡,當中包括150名兒童

【鹽與光電視】2018年2月18日,敘利亞親政府軍空襲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附近的東古塔區(Eastern Ghouta),直至2月23日,5天內至少造成403名平民死亡,當中包括150名兒童,2千多人受傷。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呼籲各方立即停火,允許人道援助進入災區。

梵蒂岡電台報導,駐敘利亞宗座大使馬里奧‧澤納里樞機(Mario Zenari)曾於今年2月12日從大馬士革發出沉痛呼籲:「不要忘記敘利亞!不要忘記敘利亞!」澤納里樞機對國際上關於敘利亞局勢的報導顯著減少而表示擔憂。事實上,敘利亞仍然是一個戰場,有些地區甚至戰火四起,而且大部分人處於貧困邊緣。在某些地區,人道主義援助行動緩慢,健康與飲食危機日益加劇。澤納里樞機表示:「基督徒正處於特別艱困時期。但在敘利亞痛苦是普遍性的:成千上萬人成了受害者,人人都在為死者哀悼。他們目睹了敬禮場所被毀,他們遭受了暴行。實際上,有些人組織起來進行自衛,但基督徒選擇不拿起武器。」

請大家為敘利亞的死傷者,特別為兒童祈禱,為當地早日得以和平祈禱!

為敘利亞和平祈禱

仁慈的天主,
請俯聽敘利亞人民的呼喊,
安慰那些因暴力而受苦的人,撫慰亡者親友的哀傷,
賜給敘利亞鄰國勇氣,去接納戰爭中的難民,
改變武鬥者的心,保護那些致力和平的人。

天主,你賦予希望,
求你啟迪各國領袖選擇以和平代替暴力,
並尋求與敵對者和解。
求你熾熱普世教會對敘利亞人民的關心,
並賜給我們對建基於正義的將來,懷有希望。

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是和平之王,世界之光。
亞孟。

禱詞來源:天主教香港教區禮儀委員會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會透視:中國宗教場所被要求貼出「未成年人禁止入內」警告牌

最新內容:
-教宗頒布有關辭退牧職新手諭
-教宗:四旬期是悔過而不是悲傷的時期
-教宗和教廷各部門神長進行四旬期退省
-聖地團體為巴拿馬世青節製作150萬串玫瑰念珠
-真福保祿六世將於2018年榮列聖品
-河北邢台教區張保祿神父因嚴重車禍傷重昏迷
-中國宗教場所被要求貼出「未成年人禁止入內」警告牌
-中國河南省政府嚴禁貼基督宗教春聯
-澳門教區施恩咖啡店開幕
-花蓮教區聖瑪爾大女修會擊鼓表演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默想: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從2018年2月23日起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主持四旬期默想,主題為「『你們該當穿上主耶穌基督』(羅13:14),保祿宗徒勸勉的基督徒聖德」。神父在當天的第一場默想中強調,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由於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門首長當天上午還在羅馬近郊阿里恰(Ariccia)參加最後一天的四旬期避靜,因此坎塔拉梅薩神父的第一場默想並未進入特定的主題,只是針對聖保祿的教導進行反省,即「你們不可與此世同化」(羅12:2)。

神父首先表示:「聖保祿宗徒在此並未說你們要改變世界,而是邀請我們改變你們自己。耶穌身在世界上,但不屬於世界,這就是他對待世界的態度。世界受造於天主,儘管充滿邪惡,本身卻是一個美好的現實。那麽,這個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是怎樣的呢?我們已經知道哪種是《新約》勸勉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它不是天主所創造和所愛的世界,也不是世上的人群,相反地,我們必須常走向他們,尤其是窮人、最弱小者和受苦的人。與這個受苦和被邊緣化的世界打成一片,這看似很矛盾,卻是遠離世界的最好方式,因為這是前往那裡,來到這世界竭盡全力避開的地方。這也是遠離那支配世界的利己主義原則。」

神父指出:「基督徒與世界首要抗衡的領域乃是信仰。無信仰的科學家們和其他人從對宇宙的觀察得出結論,其中不乏天主被貶抑成一種模糊和主觀的神秘感,耶穌基督也未納入他們所考慮的範圍。如此一來,附和時代精神就是允許世界使眾人麻木不仁,然後再吸走他們的精神活力,給他們注射一種催眠劑。」

神父解釋道:「基督徒不可與此世同化,這並非因為物質是敗壞的,或是精神的敵人,就如柏拉圖理論所鼓吹的那樣,而是因為這個世界終將過去。約伯說得好,『我赤身脫離母胎,也要赤身歸去』(約1:21),同樣,今天錢財萬貫的富翁和令世界顫抖的權勢者也終將如此。」

坎塔拉梅薩神父最後提出一項告誡:「對世界的圖像要有所節制,勿沉迷於互聯網。如果我們因一些圖像而心緒不寧,就應注視十字苦像或來到基督聖體前。因此,在這四旬期初始,我們需要遠離世界,好不與世界同歸於盡。」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六天默想

第十場避靜默想

2018年2月23日上午,托倫蒂諾神父在教廷四旬期最後一場避靜默想中,以山中聖訓的真福八端為主題。托倫蒂諾神父表示:「真福八端是耶穌自己的面容和生活,教會應向聖母瑪利亞學習憐憫、溫柔和關心,這是每個人不言而喻的渴求。」

「我們在《瑪竇福音》中讀到的真福八端不僅僅是一條法律,更代表了一種生活配置、一個真實的生命召叫。它描繪了此時此刻的藝術,但也表明了我們所趨向的末世圓滿的視野。然而,真福八端也是“耶穌最精確和迷人的自畫像,是祂生命的關鍵所在,耶穌神貧、溫良、憐憫、渴求和平、渴望正義、並有能力接納眾人。」

托倫蒂諾神父說:「真福八端是祂的自畫像,是祂不斷向我們揭示並銘刻在我們心中的祂自己的肖像。然而,我們也應當把祂的肖像作為我們的典範,來改換我們自己的面容,並深刻理解那使我們與耶穌命運與共的靈性『肖像和模樣』。天主的口渴意在使祂的受造物生活在真福之中。祂如何做到呢?祂藉著愛和無條件的信任贖回我們的生命。這就是祂的方法,這就是祂拯救我們的真福,這就是讓我們重新開始的愛的驚嘆。天主的口渴能使我們擺脫流亡的生活。」

「因此,倖存的基督信仰或維護中的天主教信仰對我們而言並不夠。一個真正的信徒、一個信徒團體,不能只生活在維護當中,而需要一顆年輕而愛慕的心,懷著尋找和發現喜悅,敢於在現實生活中接納天主聖言,首先從會晤現在和未來的兄弟姐妹開始,並在祈禱中活出信賴和隱秘的對話。」

「我們的當務之急是重新發現口渴的真福。對於信徒而言,最糟糕的莫過於厭膩天主。反之,那些對天主保持飢渴的人是有福的。事實上,信仰的經驗不是為了解除渴望,而是為了增加我們對天主的渴望、我們的尋求。或許我們需要多次與我們的渴望修和,不斷重複道:『我的渴望是我的真福』。」

在以真福為題的最後一場四旬期默想中,神父籲請教會把聖母瑪利亞作為旅途教會的老師和楷模。

托倫蒂諾神父說:「我們在註視聖母瑪利亞的真福時,不要只做抽象的摘要,而要著眼於真實和具體的層面。聖母與天主對話,她在天使報喜時持“坦誠”態度,從激動、驚訝和懷疑,直到無條件的信任並順從地接受。因此,我們要向教會展示聖母瑪利亞的風範:聖母瑪利亞好客,懂得聆聽,向生活開放;聖母瑪利亞對天主誠懇;聖母瑪利亞為一項更偉大的工程服務。倘若沒有瑪利亞,教會將面臨非人性化的危險,變得功能主義,成為一個無法停止的火熱工廠。」 [Read more…]

教宗致函第33屆區域性世青節

2018年3月25日,普世教會慶祝第33屆區域性(Local Scale)普世青年節。教宗方濟各藉此機會於2月21日致函勉勵青年說:「在生活中我們絕不能失去相遇的熱忱,一同夢想的樂趣,不把青春的光輝封閉在黑暗的房間裡,在這房間裡唯一看世界的視窗就是電腦和智慧手機。」

教宗的信函中以《路加福音》中天使對瑪利亞的慰藉之語為主題:「瑪利亞,不要害怕,因為妳在天主前獲得了寵幸」(路1:30)。教宗著眼於2019年的巴拿馬世青節,也為區域性世青節和以青年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在同一年舉行而感到高興,稱這對「教會和世界而言是一份珍貴禮物」。

教宗在信函表示:「不安的心情十分正常,特別是在生命的年輕階段,我們不知何故被如此多的恐懼所觸動:害怕真實的自己不被他人所愛;面對工作的不穩定,擔心自己得不到職業的認可,看不到自己夢想成真。在這一視角度下,許多青年試圖適應那些往往是人造和不可能的標準,不斷地對他們的形象進行修圖,躲在面具和假身份後面,直到他們自己也幾乎成為一個偽裝者。」

「年輕人太過渴望虛擬的點讚,你們要為恐懼命名,首先要通過分辨來實現。聖母瑪利亞這位納匝肋少女蒙天主揀選為祂的聖子的母親,聖母也被確立為世青節旅途中的榜樣。你們要效法聖母,不要害怕,向他人敞開生命的大門。」

教宗繼續寫道:「不要害怕,正是因為天主呼喚著我們的名字,揭示祂的聖召,祂的聖潔和良善的計劃。事實上,由於聖召的獨特性和唯一性,天父的召叫需要我們勇於擺脫來自陳詞濫調的壓力,因為我們的生命對天主、教會和他人而言,確實是一份獨一無二和不可重複的恩典。」

教宗然後以充滿愛意的話鼓勵年輕人勇於冒險,向天主的恩典開放,因為在天主那裡不可能的將成為現實。教宗也重申對青年的信任,敦促大家善用自己的熱情來改善世界,從眼前的現實出發。教宗說:「我希望你們在教會內被付予重任,教會能勇敢地為你們騰出空間;你們則準備好承擔這些責任。」

最後,教宗囑咐青年說:「在生活中,人不能只尋求舒適,躲避困境,卻要走出去,愛他人,尤其是那些最弱小和貧窮的人。」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五天默想

第八場默想

2018年2月22日上午,葡萄牙神學家托倫蒂諾神父在第八場避靜默想中闡述了兄弟之間的嫉妒情懷和天父的慈悲,神父援引《福音》中「蕩子的比喻」,説明在人的内心旅程中將自我作為一切事物的原始和終結,這是一個極大的危險。

「在蕩子比喻中,我們看到一個人類家庭的場面,我們每個人都出自這個家庭。家庭是一面鏡子,從中映出一切人情世故。這個故事將我們拉入其中,讓我們看到兄弟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我們意識到兒子面對父親的微妙含意,以及我們彼此相連的細微而脆弱的情感。」

托倫蒂諾神父解釋道:「這個比喻幫助我們反躬自問。事實上,在我們内心不只存在美好、和諧,以及沒問題的事,也存在感到窒息的情緒、許多需要釐清的事物、病態,以及需要連接的頭緒。我們既有痛苦的區域,也有需要和解的範圍,還有需要讓天主來治癒的記憶和停頓點。我們的時代被離經叛道的渴求所佔據,促使我們如同蕩子那樣,放蕩任性而且好享樂。這一切都在消費社會強加於人的欺騙的漩渦中產生和發展。這種社會許諾能滿足一切渴求和所有人,將幸福與滿足欲望劃上等號。」

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我們如此充足、滿盈、滿意並被馴服。但這充足是靠消費得來的,成了欲望的牢獄。此外,除了比喻中的小兒子在虛假腳步和幻想萬能的驅使下渴求自由自在,大兒子的病態期望也值得我們警惕。這些期望同樣也很容易進入我們内心。這個大兒子難以活出手足之情並且左右父親的決定,拒絕為別人的好事而喜樂。這一切在他内心產生一種潛在的怨恨,使他沒有能力接受慈悲的思維。」

「大兒子另一個潛在的危險就是嫉妒,這是一種欲望的病態。這種欲望缺乏愛,只求“討回那無益且不幸福的公道。大兒子未能與弟弟和好,心中還在因暴怒、隔閡及強硬而憤憤不平。與嫉妒相反的則是感恩之情,它建設和重建世界。在蕩子比喻中,除了這兩個兒子外,還有他們的父親。這父親是慈悲的典範。他有兩個兒子,懂得應以不同的方式,但相同的目光對待他們。可見,慈悲不是把別人所應得的給予他。」

托倫蒂諾神父最後闡明,慈悲是憐憫、仁愛及寬恕;慈悲是“給的更多,給的過量,而且超越現狀;慈悲是醫治創傷的極度的愛;慈悲是天主的一個屬性。因此,相信天主就是相信慈悲。慈悲是一部需要發現的《福音》。

第九場默想

2月22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聖座四旬期第九場避靜默想中表示,:「持續睜開眼睛觀察世界上所發生的事,對於靈修生活至關重要。否則,我們將會耽於安逸,規避自己的社會責任。事實上,天主不斷向我們提出那原始的質問:『你弟弟在哪裡?』(創4:9)。」

這場默想的主題是「傾聽邊緣地區的口渴」。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渴求的靈修課題如果不能引領我們更接近字面上的基本渴求,便是不完整的。身體的口渴此刻折磨並限制我們當代為數眾多人民的生存,全世界有高達30%的人口無法在自家住屋裡取得飲用水。這種邊緣地區的口渴要求眾人迫切採取生活上和心靈上真正的皈依。」

「耶穌理解邊緣地區的居民。祂正是出生在白冷城的偏遠之地,而非市中心;祂生活的納匝肋名不見經傳,是巴勒斯坦的冷門地點,《舊約》從未提到它。令人意想不到的加里肋亞成了蒙選之地,天主國度在那裡廣受傳揚。耶穌的訊息進入邊緣地區,一如《馬爾谷福音》所記載的,耶穌復活後渴望在邊緣地區與眾門徒重逢:『祂在你們以先往加里肋亞去。』(谷16:7)。」

托倫蒂諾神父接著強調:「邊緣存在於基督徒的基因內。無論何時何地,基督徒都能在邊緣與耶穌相遇和重逢。因此,基督信仰就是邊緣世界。對教會而言,邊緣並非一個問題,而是一種視野。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發掘新的傳教熱忱;換言之,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重新發現她自己。」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三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四天默想

來源:梵蒂岡電台

2月22日-建立聖伯多祿宗座紀念日

一、歷史源流

「建立聖伯鐸宗座」的慶節歷史相當複雜,近代的研究才使人較清楚此慶節的源始與意義。此紀念日早於第四世紀中葉就已存在,可能源自古代羅馬一種追念亡者的禮俗。每年年終時(年初為三月一日),自二月十三日到二月二十二日為已亡親友舉行紀念禮;行禮時,空置一個座位,表示為某固定亡者保留。由於聖伯鐸殉道的實際日期並不為羅馬教友確知,因而定在二月二十二日,以追念他的逝世日。紀念禮時,也為他保留一個空座位(Cathedra)。以後,教友團體才把此座位解釋為:主教在教導教友時所坐的座位,並且把此慶節視為紀念伯鐸就職管理羅馬教會的日子。

古代時,高盧地區於一月十八日紀念伯鐸首席特權(見以上所述),羅馬教會以後也接納了此慶節,並在第七世紀時,視此日為伯鐸在羅馬建立宗座日,而二月二十二日則為伯鐸在安提約基(Antioch)建立宗座日。據歷史考證,伯鐸曾於安提約基居住七年之久。最初這兩慶節只是地方性的,直到一五五八年時,教宗保祿四世才把此兩日定為普世教會應遵行的慶節。1960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時修訂禮規,刪除了一月十八日的,而只保留了二月二十二日的慶節。所修訂的禮儀年曆也予以保留,稱之為「聖伯鐸建立宗座」,定為慶日。

此慶節的主要目的在尊敬伯鐸的宗座權威,強調他在教會中的地位職責,一如在本日彌撒經文中所表達的:「主對伯鐸說:『我已經為你祈禱,使你不致失去信德,等你回頭以後,要堅強你弟兄們的信心』。」

二、聖伯鐸宗徒介紹

伯鐸是耶穌十二位宗徒中最重要的一位,是宗徒之長,教會的最高首領。他原名西滿,是貝特塞達人,與兄長安德肋以捕魚為生。福音及宗徒大事錄中關於伯多祿生平的記載達一百六十一次之多,遠超過其他宗徒。耶穌第一次見伯多祿時,就給了他一個外號—「刻法」(磐石)(若1:42),從最初就同若望及雅各伯成了耶穌三位愛徒中的一位,成了耶穌的全能、光榮及受辱的見證人。

伯多祿生平最大的轉機應是在耶穌由伯多祿的船上向群眾講完道理之後,叫他下網捕魚。伯多祿雖已徒勞無獲地工作了一整夜,仍照耶穌所說,投網下海,那知竟捕得滿網大魚,不得不招呼捕魚的同伴,載伯德的兩個兒子,雅各伯和若望前來幫忙。伯多祿見此奇跡,驚慌失措地跪下說:「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罪人。」耶穌卻對他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作捕人的漁夫。」果然,伯多祿捨棄了一切,跟隨了耶穌(路5:4-11)。

百姓和門徒在聽到耶穌講論聖體的道理後,心中不服,滿口怨言,各自東走西散,離耶穌而去。此時耶穌問宗徒們:「難道你們也願意走嗎?」伯多祿挺身而出,代言答道:「主!惟有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6:60-69)之後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伯多祿代表其他門徒承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子」(瑪16:16,19)。耶穌見時機成熟,遂鄭重地將教會首長的權位預許給他:「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間決不能戰勝她。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瑪16:17-19)

伯多祿在耶穌受難時曾三次背主,因此當耶穌復活後,第一個獲得顯現的宗徒就是伯多祿(路24:34),聽耶穌的指示,帶領其他宗徒回加里肋亞,重做漁夫。有一天,天色仍在朦朧之際,耶穌站在加里肋亞湖邊。若望立即認出耶穌,伯多祿滿腔熱火,迫不急待地跳下水去,游至岸上問候耶穌。就在這天早上,耶穌三次問伯多祿「愛不愛我」,伯多祿鑒於以往背主的愧疚,心中早已有所警惕,謙虛地回答:「主,是的,禰知道我愛禰。」耶穌見伯多祿的心理狀態已做好準備,於是將之前預許給祂的教會中最高的職權,正式委託給他。

伯多祿大約在64-67年,尼祿執政迫害教會時,倒懸十字架而死。教友解下他的遺體後,葬於現今的梵蒂岡丘嶺上,亦即現伯多祿大殿座落的地方。

三、教宗的職務與世界的關係

伯多祿是教會第一任教宗,這項傳統在天主公教內延續至今。教宗也身兼羅馬主教。1995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即於羅馬聖伯多祿大殿,發布《願他們合而為一》通諭,文中論及羅馬主教身負合一之職,雖經歷個人的軟弱與無助,然在這個職位上,他完全服務天主充慈悲的計劃,要把陷於罪惡與邪惡中的世界,在天主的慈悲中,轉化人心趨向合一,使人人進入祂的共融中。

這種合一的服務是根植於天主慈悲的行動上,在世界主教團裡,託付給了他們當中的一位。這一位從聖神手中接受這項任務,不是在人之上行使任務,如同外邦人的統治者和他們的大人物所做的一樣,而是帶領他們到寧靜的牧場上。教宗的職務是天主眾僕之僕,猶如主耶穌,教會的元首親自說:「我在你們中間,像似一個服務人的。」(路22:27),祂也曾說:「你們知道:在外邦人中,有尊為首領的主宰他們,有大臣管轄他們;但你們中間卻不可這樣: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成為大的,就當作你們的僕役;誰若願意在你們中間為首,就當作眾人的奴僕,因為人子來不是來受服事,而是來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作贖價。」(谷10:42-45)

聖奧斯曾指出基督就是唯一的牧人,在祂的至一中眾人合而為一。他繼續熱心勸說:「因此,願所有的牧人在至一的善牧中合而為一;願他們讓唯一牧人的聲音能被聽到;願群羊聽到這個聲音而跟隨他們的牧人,不是這個牧人或是那個牧人,而是唯一的牧人;在祂內,願眾人只聽到祂唯一的聲音,而不是嘮嘮叨叨的雜音……願羊群所聽到的聲音是免於所有分裂,從所有異端中得到淨化的聲音。」

羅馬主教在所有牧人團中的使命,正在於看顧(Episkopeina),如同一個哨兵,因此,藉著牧人們的努力,基督牧人的真實的聲音,可以在所有的個別教會中被聽到。以這個方式,在每一個託付給些牧人的個別教會中,這至一、至聖、至公和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就呈現出來了。所有的教會都在完全和可見的共融之中,因為所有的牧人都與伯多祿共融,而因此也都聯合在基督內。

如果沒有權力和權威,這樣的一種職務將成為虛幻不實。因此,羅馬主教(亦是教宗)必須以權力和權威,來保證所有教會的共融。為這個理由,他是合一的首要僕人。這一項首席權行使在不同的層面上,包括注意聖言的傳承、禮儀和聖事的舉行、教會的使命、風紀,和基督徒的生活。伯多祿繼承人的職責,就是要喚起注意教會公益的需求,是否有人企圖為個人的利益而忽視它。他有義務勸誡、警告,有時候,當某些與信仰合一互不相容的見解四處流傳時,他也要宣布、澄清。當環?需要時,他就以全體與他共融的牧人的名義說話。他也能在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所清楚訂下的明確條件下以宗座名義(EX Cathedral)宣布某些教義是屬於信仰的寶庫。以此對真理的見證,聖伯鐸的繼承人為合一服務。

來源:我靈讚頌主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四天默想

第六場默想

2018年2月21日上午,托倫蒂諾神父在四旬期第六場避靜默想中闡述:「淚水表達出對生命和建立關係的渴望。」神父以《福音》和幾位作家為依據,重申淚水在人的生命及人與天主的關係上所具有的意義。

神父提到:「《福音》記述了許多婦女的事跡,她們在生活環境、經濟狀況及年齡上彼此相異,卻以各自的方式傳播福音。她們的方式就是服務,從來不提出給耶穌設圈套的問題。但傾注淚水卻是她們的共同點,以此表達她們因興奮、矛盾、喜樂及創傷而抒發的情感。淚水所道出的乃是天主進入我們的生命,祂臨在於我們的挫敗中,與我們相遇。《福音》也記述了耶穌哭泣的情景。耶穌承受了我們的狀況,成了我們當中的一員,因此我們的淚水也與祂的淚水匯合在一處。耶穌的確攜帶著這些淚水。祂哭泣乃是與我們為伍,接納且承受了世界上所有的淚水。」

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正是《福音》中的婦女給予了淚水名正言順的地位,闡明這種表達的重要性。無信仰者心理分析學家里斯蒂娃(Julia Kristeva)曾說,當一名憂鬱症病患撲到沙發上痛哭時,這正是在發生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他開始遠離自殺的誘惑,因為淚水道出的不是死亡,而是我們對生命的渴望。自孩童起,我們的哭泣就已表達對建立關係的渴求。許多聖人,如聖依納爵也曾流了不少眼淚。哲學家喬蘭(Cioran)表明,在最終審判時只有淚水具有分量,因為眼淚使我們的形成具有永恒意義。宗教的恩典正在於教導我們懂得哭泣:在我們經過了人性生活後,淚水能讓我們成聖。」

「我們的生平也能透過淚水來敘述。我們有喜樂、歡慶和激動萬分的時日,也有感到陰暗、内心痛苦、被遺棄和懺悔的黑夜。我們思量我們所傾注的淚水,那些令我們喉頭哽塞的淚水,而那未曾流出的淚水又使我們心情沉重,或仍舊讓我們感到壓抑。我們因那些未哭出的淚水而痛苦。天主知道這一切,將這些淚水視為一份祈禱而加以悅納。我們因此要信賴,別在祂面前收起眼淚。傾注淚水也是一種尋求建立關係的表達。曼德拉(Nelson Mandela)在監獄内已耗損了雙眼,失去傾注淚水的能力,但他並未失去對正義的渴望。我們在哭泣時儘管努力不讓別人看到,但事實上我們卻總是在哭泣,希望別人能夠看到。正是對別人的渴求令我們哭泣。試想,一位朋友來了,我們感受到能夠讓自己内心深處的情感自由奔放。」

最後,托倫蒂諾神父提及那個在耶穌面前哭泣,用自己的淚水為耶穌洗腳的婦人:「這個令人難忘的場面卻引起宴請耶穌作客的主人西滿的批評,但他沒有為耶穌做任何事。耶穌意欲贊許的正是那婦人未曾有過的款待,因為淚水表達了她的渴求,我們應當向她學習。」

第七場默想

2月21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聖座四旬期避靜第七場默想中表示:「我們的匱乏乃是耶穌介入的地方。」

他指出:「靈修生活的最大障礙並非我們的軟弱,而是我們的強硬和自滿。因此,我們必須從自身的渴求中多加學習。」

托倫蒂諾神父鼓勵眾人以團體歷程的方式活出靈修。「關於這點,古鐵雷斯(Gustavo Gutiérrez)神父在他的作品中強調:『從同一口井中汲水飲用,是子民的靈修之旅。』這口井是具體的靈修生活。我們奮力擁抱的人性,包括我們自己的和他人的人性,正是耶穌所擁抱的人性,因為祂懷著愛俯身親近我們的實況,而非親近我們所打造的理想。天主子降生成人奧跡的意義在於採取一種絕非空談的人生觀。在某種意義上,渴求使我們富有人性,那是我們在靈性上成長的方法。人需要漫長時間才能擺脫完美主義的執著,從而克勝那將虛假形象強加於現實的惡習。嚴規熙篤會士默頓(Thomas Merton)寫道,基督想要與我們不喜歡自己的部分有所連結,所以祂親自承擔我們的不幸和痛苦。聖保祿宗徒也為信仰矛盾的理論作出見證說:『我幾時軟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時候。』(格後12:10)」

托倫蒂諾神父接著論及耶穌三退魔誘的事跡:「在化石頭為麵餅的誘惑中,耶穌深知我們的物質需求,卻提醒我們『人生活不只靠餅』(瑪4:4)。祂並不否認現實,但幫助我們思索,我們是一片有待聖神進入居住的曠野。」

關於試探天主的誘惑,托倫蒂諾神父舉例說:「以色列子民曾在曠野裡要求梅瑟給他們水喝,而我們就像他們一樣,認為信仰意味著自身的渴求必須得到滿足。然而,耶穌教導我們在靜默和遺棄感中將自己的渴求當作祈禱獻上。針對崇拜偶像的誘惑,耶穌回答道:『你要朝拜上主,你的天主,惟獨事奉祂。』(瑪4:10)耶穌復活後的一席話對我們助益良多,祂說:『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都交給了我。』」

「魔鬼想要得到朝拜,但它的權力僅僅浮於表面。耶穌的威能則與祂的十字架奧跡密切相關,也就是祂的徹底奉獻。倘若權勢的誘惑令我們遠離十字架奧跡,倘若我們不為弟兄姐妹服務,我們便會陷入莫大的危機。耶穌教誨我們,切莫容許自己成為任何人的奴隸,也不可奴役任何人,卻要惟獨朝拜天主、服侍他人。」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三天默想

來源:梵蒂岡電台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8集 顧光中蒙席(上集)

顧光中蒙席:「勞動改造即勞動改造思想,他給我們要洗腦的,就是老一套我們都要聽到的,就是說馬列主義,但是就是他要教您接受新的思想,就是改變您的立場觀點,用政府的立場觀點來看,就是主要的問題是您接受與不接受,像我們天主教徒我們就沒有接受,那麼就要勞改……」

「……第一條最重要一條就是教您們認罪,承認自己對國家有罪,這是我們天主教無法解釋的了,這是對我們最大的困難……他給了我的的罪行是『反革命組織』,我不是反革命,我沒有罪,我們主教不是反革命份子,我的罪名就是這些……如果您承認自己有罪,承認自己是反革命,就沒事情了或者也減輕了好多事情……」

1955年9月8日是教會一個永不忘記的日子,天主教上海教區發生慘痛的教難。忠貞於教會和教宗的上海教區主教龔品梅樞機與大批神父、修道人員和近千位天主教友,同時在上海一夜之間被武裝人員抓捕入獄,尤其是公教青年,顧光中蒙席(Monsignor Matthew Koo)就是其中一人,他在中國大陸勞改營度過三十年之多。2017年12月,我們有幸認識到他,並邀請了顧蒙席為我們細說教難經歷。

教宗與兒童的對話

2018年2月20日,聖座新聞室公布了教宗方濟各於1月4日在梵蒂岡會見30名羅馬尼亞兒童時的對話。這些孩子由羅馬尼亞FDP Protagonisti in educatie(人類發展基金會-教育的主角)收養,該基金會與路易吉‧朱薩尼神父(Luigi Giussani)的神恩有關。

孩子們向教宗提出六個充滿「為什麼」的問題,教宗的回答則富於溫柔和關懷。教宗特別譴責壓垮兒童與窮人的社會不義。

一名20出頭的男青年向教宗提問道:「為什麼我的媽媽不接受我?她把我丟在了孤兒院,21歲時我再次找到了她,但她對我不好,我又離開了她。」

教宗坦言,當他讀到這個問題時留下了眼淚。

教宗解釋說:「這並非成年人是否有錯的問題,而是在於他們太脆弱,對於你們而言,這是因為存在著諸多苦難、諸多壓迫兒童和窮人的社會不義,以及許多精神上的匱乏。這使人心變得堅硬,導致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發生:一位母親遺棄自己的孩子。你的母親愛你,但她不知道如何表達。她不能,因為生活艱難,生活不公平。我保證為你祈禱,祈願有一天她能向你顯露那份愛。不要懷疑,要有希望。」

一名兒童問教宗:「為什麼有些父母只愛健康的孩子,而不愛那些生病或有問題的孩子。」

關於這個問題,教宗繼續談到成年人的脆弱。教宗解釋說:「因為他們沒有遇到朋友幫助他們成長和堅強,從而戰勝自己的脆弱。你不要因為父母脆弱、自己並不那麼脆弱就責怪生活,但要感謝天主,因為“你可以幫助你的父母戰勝脆弱。」

「為什麼我們命該如此?」

關於這個問題,教宗表示:「我們只能注視、聆聽、忍受和哭泣,只有天主才能給出答案。門徒們問耶穌一個孩子生來瞎眼是誰的錯時,耶穌回答說:『為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顯揚出來。』(若9:1-3)因此,面對我們從小就會遇到的諸多不幸,天主願意治癒這些不幸。你們已經有所體驗。『為什麼』是一次從痛苦、疾病、苦難中獲得治癒的相遇,它給予我們治癒的擁抱。但這也是一個事後的『為什麼』,因為一開始我們無法明白。」

一個男孩問教宗:「如果我們從堂裡出來後還會犯錯誤、犯罪,例如常常和朋友吵架,我們為什麼還要進堂?」

教宗回答說:「在聖堂裡我們能夠將原本的自己、沒有化妝的自己置於天主面前。進入聖堂後,我們應該這樣祈禱:『主,我在這裡。祢愛我,我是一個罪人。求祢垂憐我們。』耶穌教導我們,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就能在回家時獲得寬恕。我們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我們被加工過。天主加工我們的心,祂用祂的愛替換了我們的自私。」

有個男孩問教宗:「我的一位去年逝世的青年朋友能否上天堂,因為一位正教神父說他的朋友臨死前犯了罪。」

教宗回答說:「天主願意把我們眾人都帶入天堂。祂始終在行走,尋找迷失的羊,當祂找到我們時無需害怕,即使我們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因罪惡而沾滿污垢,甚或被眾人和生活拋棄,祂依然擁抱並親吻我們。」

最後,教宗安慰了一位失去孩子的母親。這位母親的孩子被領養,雖然他們經常見面,但她依然感到孤獨。

教宗對她說:「在某些困難的情況下領養可能是一種幫助。我建議妳不要封閉自己,而要在基督徒團體中尋找陪伴。耶穌來組建一個新的家庭,祂的家庭,在這個家庭中沒有一個人是孤獨的,我們都是兄弟姐妹,是在天之父的子女,是耶穌賜給我們的童貞聖母瑪利亞的子女。」

與孩子們的對話結束時,教宗向本次活動的負責人西蒙娜‧卡羅貝內(Simona Carobene)表示感謝,並邀請眾人為他祈禱。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