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收看 English  ·  Français  ·  Italiano  ·   中文  

10月4日-聖方濟各‧亞西西瞻禮

  

《梵蒂岡連線》- 亞西西的聖方濟

10月4日-聖方濟各亞西西瞻禮

一一八一年,聖五傷方濟各生於亞西西,父親經商,為人正直,家道小康。方濟各自幼樂善好施,窮人向他求助,他從不拒絕。

方濟各二十歲那年,亞西西城與華魯日城發生戰爭,方濟各加入軍隊,被敵人俘虜,監禁了一年。他恢復自由後,生了一場重病,死裡逃生。可是他身體越衰弱,精神卻越堅強,忍受一切痛苦,絲毫不出怨言。

方濟各病癒,決定再度從軍,以重價買了一套高貴的武裝配備。他騎了馬在路上走的時候,遇見一個武士,衣冠不整,精神頹喪,不禁起了憐憫的心,就把自己的盔甲武器送給那武士。當夜方濟各在睡夢中看見自己在一個華麗的宮殿裡,牆壁上掛滿各種武器,武器上刻有十字聖號。同時他聽到一個人對他說:「這些武器屬於你和你的兵士。」

到了天明,方濟各繼續前行,半路上患病,在史門德小住幾天。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對他說:「快些回去,侍候『主人』比侍候普通人來得好。」於是,方濟各不再遲疑,取道回家。此後,他的生活更加嚴肅,一天到晚祈禱念經。人們見方濟各的生活完全改變了,就問他是否在談戀愛。方濟各道:「是的,我快要娶一個世界上最美麗、最有德行的女子。」(這裡暗指他將娶「神貧」為妻)

方濟各決定變賣全部家產,購買福音的「財寶」。他一時還不知道用甚麼方法著手,可是他堅信基督化的生活,應以克苦、克制自己為出發點。

有一天,方濟各在亞西西騎馬趕路,半路上遇見一個痳瘋病人,皮肉潰爛,非常可憐。方濟各立刻從馬上跳下來,痳瘋病人伸手向他求施捨,方濟各一面拿出錢來,一面俯身用口親吻那個病人。

從那時候起,方濟各常去各醫院探訪病人,親手侍候他們。遇到了窮人,解囊相助,甚至把身上穿的衣服脫下來送人。

有一天,方濟各在亞西西城外的聖達彌盎堂祈禱,聽見一個神秘的聲音從苦像上發出,那聲音說:「方濟各,你看見嗎?我的房子快要倒塌了,你趕快去修理吧!」方濟各聽了,以為耶穌命令他修理聖堂,就回到家中,拿了幾套衣服,裝在馬背上,到市場變賣。他將賣來的錢交給達彌盎堂神父,請神父准他住在堂裡。神父准他在堂中寄宿,但不肯收他的錢,方濟各就把錢放在門檻上。他父親知道了,大發脾氣,趕到達彌盎堂找兒子。方濟各躲了起來,守齋祈禱。過了幾天,穿了破舊的衣服出門,人們譏笑他是瘋子。父親知道了,更加怒氣衝天,把方濟各拖回去,關在家中。

幾天後,父親有事外出,母親把他放走。方濟各又回到達彌盎堂。父親趕到堂中,強迫方濟各回去,否則就剝奪他的繼承權,並要求他把變賣衣服所得的錢交出來。方濟各表示:剝奪繼承權,那不成問題,可是賣衣服的錢已經捐給教堂,怎麼能要回來?亞西西主教勸方濟各向教堂索回捐款,還給父親。方濟各奉命,接著他把身上穿的衣服也脫下來,一並交還給父親。主教的傭人,送了一件外衣給方濟各。方濟各連聲道謝,用粉筆在衣服上寫了一個十字,穿在身上。

方濟各一路向前走,一路唱歌讚美天主,中途遇見一夥強盜。強盜問他以甚麼為業,方濟各道:「我是偉大君王的前驅。」強盜把他痛打一頓,推在泥溝中。方濟各從泥溝中爬上來,把身上的雪拍掉,繼續向前走。他到了一座修院,人們不認識他是誰,以為是一個乞丐,收容他暫住。城中有一個人,過去在亞西西認識方濟各,送給他一件外衣、一根腰帶、一雙鞋子。衣服雖然破舊,還算整潔,方濟各穿了兩年。

方濟各回到亞西西聖達彌盎堂,挨戶求乞,乞來的錢,用來修理聖堂。亞西西城中的人都認識方濟各。知道他是富家出身,大家譏笑他自討苦吃。方濟各任憑別人怎樣冷嘲熱諷,一句話也不說。他親手搬運石塊,參加修理聖堂的工程。聖達彌盎堂修建工程完畢,聖方濟各又給另一座破舊的聖堂募捐修理。之後,他到城外「天神之后」小堂去,這座小堂地點很幽靜,方濟各就在那裡住下。

一二零九年聖瑪弟亞宗徒瞻禮,方濟各明白了他今後的工作方針。那時候,瑪弟亞宗徒瞻禮彌撒中念的福音經是瑪竇福音第十章七節至十九節:「你們去講道,告訴眾人:天國近了……你們白白地獲得的,你們白白地送給別人。不要有金子……也不要有兩件外衣、鞋子、手杖。看呀!我派你們去如同送羊群到豺狼中間一樣。」這幾句話直打入方濟各的心坎。他立刻脫下鞋子,把手杖、腰帶丟掉,身上只穿一件破舊的外衣,用一根繩作腰帶。方濟各開始向眾人講道,勸罪人悔改。他路上遇見人就用這幾句話招呼他們道:「願主賞賜你平安!」

天主賞賜方濟各說預言和顯神蹟的神能。當他募捐修建聖達彌盎堂的時候,常對眾人說:「請你們幫助我完成這工程。將來有一天,這座聖堂將改成女修院。吾主將藉著這座女修院在普世獲得光榮。」這幾句話,五年後果然實現了、聖達彌盎堂成了聖女嘉勒的修院。

史巴德有一個人面部生了腫瘤,潰爛不堪。他遇見方濟各,想跪下來求聖人治癒。方濟各連忙阻止他,用口親他的面。那人當場就好了。聖文都辣評述這段神蹟道:「我不知道哪一件事更值得我們欽佩?是聖人親吻病人的面更值得我們欽佩呢?還是神蹟治癒瘤病更值得我們欽佩?」

方濟各的神貧克苦精神受到眾人的注意。許多人想拜他為師,隨侍左右,參加榮主救靈的偉業。這批門徒中,第一位是伯爾納鐸。伯爾納鐸是亞西西的商人,他對方濟各的生活很感興趣。有一天,招待方濟各到他家裡住宿。伯爾納鐸和方濟各的床平列在同一臥室裡,伯爾納鐸假裝熟睡,窺視方濟各做些甚麼。方濟各從床上起來作長禱,反覆誦念這兩句話:「我的天主和我的一切。」伯爾納鐸看了,不勝欽佩,心裡想道:「這人真是天主的僕人。」過了一個時期,他要方濟各收錄他為門徒。兩人一同望彌撒,一同閱讀聖經。伯爾納鐸把全部家產變賣,施捨給窮人。亞西西大堂的參議伯多祿,也想加入方濟各的隊伍。一二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方濟各頒賜會衣給伯爾納鐸和伯多祿二人。第三個弟子是有名的基利修士。弟子的人數到了十二個,方濟各就訂立了一分簡單的會規,其中大部分採自福音的寶訓。

一二一零年,方濟各帶了這分會規到羅馬去,求教宗依諾增爵三世批准。大部分樞機都不贊成,他們認為修會的數目已經不少,只要將已存在的修會會規稍加改革,就可以獲得很好的成績,何必另起爐灶創立新修會。只有高隆諾樞機力排眾議,贊成批准方濟各的會規。教宗在睡夢中看見一棵棕樹,茂盛地在他足下長起來;他又看見拉特朗大殿搖搖欲墜,一個人大踏步走去,把大堂扶住,不讓它倒下來,那人不是別人,就是方濟各。

教宗召方濟各來,口頭批准了會規,委派方濟各和他的門徒出外講道勸化罪人。

方濟各和他的弟子們最初住在亞西西城外一個茅屋裡,每天出外講道。過了一個時期,業主要將茅屋收回,催方濟各搬家。方濟各就去同蘇伯雪山修院的院長商量,院長把巴丁古拉小堂送給方濟各。方濟各不願取得這座小堂的產權,只肯以使用人的身份住在堂裡。為了表示產權屬於蘇伯雪山修院,他每年送一籃魚給他們,蘇伯雪山修院則送一簍油給方濟各會,至今方濟各會會士和本篤會會士每年保持這習慣,互送魚油。

方濟各為了徹底實踐神貧的精神,不願他的修會享有任何產權,他以神貧為方濟各會的基本精神。他自己也以身作則,在衣服方面,在一切用具方面,在一切行為方面,處處表現神貧的精神。

方濟各稱自己的身體為「驢子」,因為驢子的命運是背著重擔走路,被人鞭打,吃最粗糙、最少量食物。他認為一個人偷懶好閒,就像一隻蒼蠅一樣,因為蒼蠅從來不做有益的事,總是給人們麻煩。

方濟各不贊成門徒操務過分的苦行。某一位修士克身太嚴,夜間不能入睡,方濟各親手拿了食物,端給他吃。而且,為了不使他難堪,自己也和他一同吃。

方濟各最初經受了很強烈的誘惑。他時常把身體浸在雪溝裡,或用苦鞭子笞打自己,來克服誘惑。

方濟各認為一個人在天主台前有甚麼地位,那才是他真正的地位,世俗的讚譽絕對不能增加一個人的真正價值。他非常謙遜,認為自己不配祝聖為司鐸,願終身作一個普通的修士。

方濟各不贊成古怪的舉動。有一次,人們告訴他某修士終日保持靜默不說話,他承認自己的過失時,也只作手勢,從來不開口。方濟各認為這種舉動太矯枉過正:「這不是天主的精神,這是魔鬼的精神。這是一種誘惑,而不是一種德行。」

天主用神光照耀方濟各的智慧。他的觀察和判斷力非常準確,他的知識大都不是從書上得來的。他對一位修士說:「一個人假如虔誠地誦念『聖三光榮經』,在天主台前已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了。」

方濟各愛護動物、控制動物的神能,頗為人津津樂道。有一天,在亞維諾講道,燕子於旁邊亂鳴。聖人譴責牠們道:「你們說話說了好久,現在應當讓我來說話了。」他命群鳥鳴唱,讚頌造物主。在大西米湖畔,有一隻白兔常常跟著他走,不肯離開。

方濟各在「天神之后」堂的那一段時期,可以說是培養神貧和友愛精神的時期。修士們按照各人擅長的技能,操手工為業,或在鄰近農莊工作。沒有工作的時候,挨戶求乞,可是絕對不能接受金錢的施捨。修士們踴躍為眾人服務,他們主要的服務對象是痳瘋病人,以及其他性質類似的可憐病人。方濟各稱痳瘋病人為「我的兄弟——基督徒」。

方濟各的門徒一天比一天增加。其中有一位是著名的「天主的小丑」吉尼本(有一次,吉尼本到羅馬去。眾人集合歡迎。不料他在城外和孩童們玩起蹺板的遊戲),聖女嘉勒稱吉尼本為「天主的玩具」。

聖女嘉勒聽了方濟各的講道,於一二一二年春季棄俗修道,後來創立了著名的嘉勒會。

一二一二年秋季,方濟各決定渡海往遠地向回教徒傳揚福音。他和一位修士在安可那搭船向敘利亞進發,不料中途船隻失事,在譚馬西亞海岸沉沒。兩位傳教士身無分文,只好打消遠行的計劃,取道回家。

方濟各在意大利中部傳教一年,準備再度到回教國家傳教。這一次的計劃是取道西班牙,往摩洛哥。不料事與願違,到了西班牙,就生了一場重病,旅行的計劃,又不能實現。等他病好了,就回到意大利繼續執行榮主救靈的神聖事業。

為了表示謙遜,方濟各會會士取名「小修士」。方濟各希望本會會士都謙卑自下,處處選擇最低微的位置。聖人敦囑會士從事手工,實踐基督的神貧精神,不以求乞為恥事。會士講道,事前必須獲得當地主教的批准。

方濟各會會士的工作,受到眾人普遍的讚揚,分院遍設翁伯利亞、托斯加尼、隆巴弟、安可那各地。一二一六年,方濟各到羅馬,和聖多明我作歷史性的第一次會晤。多明我過去在法國南部傳教(參閱本書八月四日聖多明我瞻禮)。方濟各一度有意親往法國,烏古利諾樞機(未來的額我略九世教宗)勸他不要去。他就改派伯西非古和安尼洛兩位會士到法國,後來安尼洛又派方濟各會會士到英國設立分院。

方濟各會的迅速發展,烏古利諾樞機是一位很重要的功臣。他常向方濟各提供寶貴的意見。要使會士人數激增,必須有堅強的系統組織。修會分成若干省區,省區各置省會長一人,負責照顧本省區會士的靈魂利益。假如由於省會長的疏忽,有一個會士「喪亡」,省會長應當在主基督耶穌台前負責。

方濟各會很迅速地越過意大利的邊界,向西班牙、德國、匈牙利等地推進。

一二一七年,方濟各會召開第一次全體大會。兩年後,舉行「草蓆」會議(這一次會議由於出席的會士人數太多,搭建臨時屋舍,鋪以草蓆。所以一般人就稱這會議為「草蓆」會議)。相傳出席的人達五千名之多。方濟各對會士說:「天主召我走誠樸謙遜的道路,這是我和跟隨我的人應走的道路。天主要我在世界上作一個貧窮愚笨的人,所以你們切勿自持聰明……」若干會士提議申請教宗頒賜特權,讓會士們自由往各地講道,不必取得當地主教的許可。方濟各對他們說:「假如主教認為你們有聖德的話,他們一定樂於請你們講道勸人。你們應有的「特權」是:在甚麼事上,你們一些特權也沒有。」會議結束,方濟各派一批會士到突尼斯、摩洛哥傳教,他自己則準備到埃及、敘利亞宣揚福音。

一二一九年六月,方濟各帶了十二位會士揚帆向埃及進發,在尼羅河三角洲登陸。那時候,十字軍正駐紮在那裡。方濟各拯救人靈的熱情如火如荼,一定要隻身投入撒拉遜軍營。人們警告他說:「基督徒被撒拉遜人捕獲,當場處以死刑。」聖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獲得教宗欽使的特許,帶了依路米諾大修士來到敵營,高呼道:「蘇丹!蘇丹!」守軍將他擒住,解往蘇丹處。蘇丹問他到此有甚麼目的。方濟各勇敢地回答道:「我不是人派來的,我是至高的天主派來的。我到這裡來,向你們傳播福音的真理,救恩的道路。」蘇丹一連召見了方濟各幾次,對他的勇氣非常欽佩,挽留他住下,不要回去。方濟各道:「假如你和你的人民接受天主的真理,我很願意在這裡住下,假如你的主意還拿不定,一時不能判別哪一條是真理路,你可以點起火來,我和你們的司祭一同踏進火裡去。你就會知道哪一個宗教是真理了。」蘇丹表示這件事沒有辦法接受。過了幾天,就送方濟各回到十字軍的軍營。方濟各很失望,取道往巴勒斯坦朝聖。

一二二三年,方濟各在格里印(呂弟山谷)度聖誕節。他對若望德維里大說:「我要紀念誕生在白冷的聖嬰。我要用我的雙目瞻仰聖嬰怎樣誕生在貧苦之中,躺在馬槽裡,上面鋪些乾草,與牛驢為伴。」方濟各就在修院小堂裡搭了一個馬槽,聖誕子夜時做彌撒時,他擔任六品輔祭。聖誕節搭馬槽,可能在一二二三年前已有這種習慣,可是自從方濟各提倡後,這習慣普遍流行,至今成為聖誕節的主要點綴品。

方濟各在格里印住了幾個月,獨居祈禱。天主厚賜他各種神恩,可是聖人太謙遜,不肯向人透露。他的秘書兼聽告解司鐸利昂說:「我親眼看見他祈禱的時候,好幾次身懸空中,我只能碰到他的腳。」

一二二四年聖母升天瞻禮,方濟各退隱亞爾未納山,居住在一間小屋裡。他只帶了利昂一個人去。就在那一年的聖十字架瞻禮,方濟各獲賜耶穌五傷的印痕(參閱九月十七日「聖方濟各受五傷聖痕瞻禮」)。為了不讓別人知道這個特恩,從那一天起,聖人就用衣袖蓋住雙手,腳上穿鞋襪。可是他徵詢了依魯米諾和其他會士的意見後,很惶恐地向他們透露了這段奇事。他說:「那時候天主賞賜他知道了許多事,可是他不願向別人透露。」

有一次,方濟各患病,人們向他提議,叫一位會士來讀書給他聽,藉以稍減痛苦。方濟各道:「思念吾主的生活和祂的苦難聖死,使我們獲得了最大的安慰。即使我長生不老,活到世界末日,我也不需要用書籍來解悶。」方濟各常常瞻視耶穌赤身釘在十字架上的苦像,所以特別喜愛貧窮,視貧窮為「愛妻」。

方濟各重視學問,絕不輕視知識,可他認為學問是成聖的「方法」,不是「目的」。假如會士不因學問而荒廢祈禱,那才是好的;相反,一個人自炫才學,驕傲自大,那絕對是有害的。

方濟各獲賜了五傷的印記,在離開亞爾米納山前,編了一段聖詩(一般稱為「至高天主讚美詞」),過了聖彌額爾瞻禮,下山回到修院。

聖人在世的歲月無多,再過兩年,就要脫離塵世,享受永生的賞報。在這最後兩年的生活,有時在痛苦中度過,有時在神樂中度過。只是方濟各的健康一天比一天惡化,視力大損。一二二五年夏季,烏古利諾樞機和厄利亞斯副會長,強迫他到呂弟請教宗御醫診治。他接受勸告,赴呂弟途中,順道到達彌盎堂,和聖女嘉勒作最後一次會晤。那時候,他的病痛非常劇烈,可是還抱病編了一首聖歌,教會士們唱。醫生的治療方法,不能減輕聖人的疾病。他寫了一封信給會士,敦囑大家相親相愛,愛好神貧,實踐神貧的精神,敬愛教會神職人員。去世前不久,聖人寫了一張遺囑,勸會士嚴守會規,親手作工,作工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避免閒暇,給眾人樹立善表。

亞西西的醫生們很坦白地告訴方濟各,他的壽命只有幾星期。他歡呼道:「死亡『妹妹』!我歡迎你。」他就叫人把他抬到巴丁古拉去,到了一座山上,可以遙遙眺望亞西西城。他叫抬病架的人暫停,舉目望著亞西西城,求天主降福亞西西城和方濟各會會士。

方濟各寫了一封遺書給聖女嘉勒和嘉勒會的修女。他叫修士拿麵餅來,擘開,分給眾人,作為友愛和平安的標誌。他對眾會士說:「我份內應作的事,都已經做好了。願基督教導你們盡好你們的本分。」人們把他抬到地上,身上蓋了一件舊衣,那還是別人借給他的。他最後一次囑咐會士愛天主、愛貧窮、愛福音,舉手祝福全體會士,包括在場的會士和不在場的會士。人們高聲念若望福音耶穌受難一章。方濟各瞑目安逝,時在一二二六年十月三日。

方濟各於兩年後就被列入聖品,幾乎可以說,他是全世界最著名、最受敬愛的聖人。

方濟各臨死前囑人們把他的屍體葬在罪犯的公墓,可是他去世後第二天,大家以隆重的禮節,將遺屍迎往亞西西城聖喬治堂。方濟各立聖品後第二年,秘密移往大殿。六百年後(一八一八年),經過了五十二天的搜索,人們在大殿大祭台下面發掘到聖人的遺屍。

方濟各去世時,只有四十四歲(一說四十五歲)。他手創的修會,數百年來,繁榮發展,分院遍設世界各地,造福人類,發揚基督的精神。人們常說:「方濟各生前,已一致公認為聖人;去世後,歷代的人也一致公認他是聖人。就是現代不信天主教的人,也一致公認他是聖人。」

聖方濟各說:「神貧是通天的大路,是謙遜的保姆,是成聖的基礎。」

來源:我靈讚頌主

Speak Your Mind

*

鹽與光的誕生,始於2002年加拿大普世青年節之後,是新福傳的一個獨特工具。我們立志作為地上的鹽,世界的光,並以此勉勵他人。我們的使命,是講述希望的故事,宣講耶穌基督及福音的喜訊,引領人們走近基督,及天主教的信仰。

透過電視、電台、印刷、及互聯網,與您分享福音的喜樂及希望。藉著我們的工作,大家得以在祈禱、慶典、省思、訓導、以及真誠的對談探討、發人深省的報導、及信仰的故事與活動,讓彼此連繫一起。為信友,我們希望幫助他們在信仰知識裡,及天主教豐富的傳統中成長;為徘徊教會及信仰邊緣的心靈,我們望能助他們步近天主,感受教會的共融。
Copyright © 2017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250 Davisville Avenue, Suite 300, Toronto, ON M4S 1H2, Canada - 1.888.302.7181
慈善機構編號 # 88523 6000 RR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