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
4月1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了祝聖聖油彌撒。全世界所有司鐸在這一天更新他們領受聖秩聖事時所發的誓願。教宗強調: 教會需要喜樂的司鐸、忠於基督和天主子民的司鐸。教宗在彌撒中降福了聖洗、堅振及病人傅油聖事所需的聖油。 司鐸的喜樂從何而來?這是教宗方濟各向全世界司鐸提出的問題。教宗說,司鐸的喜樂「對於他本人和天主忠信的子民而言,都應該是非常珍貴的」。司鐸「受召做天主子民的受傅者,被派遣去為他們傅油」。教宗告誡說,相對於聖秩聖事「恩寵的無量宏大,司鐸是個極其弱小的人」。 ...閱讀更多
4月16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這一天是逾越節三日慶典前夕,教宗的要理講授自然以耶穌的苦難為主題。他強調,在耶穌的苦難奧跡中,我們看到全人類的痛苦,他們藉著耶穌的複活將獲得救贖。 ...閱讀更多
4月13日聖枝主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禮儀,開啟聖週,參禮的群眾超過6萬人。教宗於上午9點30分步入廣場,他身披鮮紅色祭衣,表情嚴肅,沒有往常的笑容,襯托出禮儀的莊嚴。 禮儀開始後,先是聖枝遊行和祝聖橄欖枝,身穿鮮紅色祭衣的樞機們從廣場上埃及方尖碑前,列隊走向祭台。教宗走在隊伍的後面,手中緊握著由意大利聖雷莫城的囚犯們用橄欖木雕刻的權杖。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沒有讀講稿,字字句句都是從內心說出的。他緊扣福音場景,開門見山,​​詢問在場群眾:「我是誰呢?在我主面前,我是誰?在榮進耶路撒冷的耶穌面前,我是何人?我有能力表達喜樂,讚美祂嗎?或者劃清界限?在受苦的耶穌面前,我是誰呢?」 ...閱讀更多
4月10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強調,專制的思想今天仍然存在,它會殺害人的自由與良心的自由,應當保持警醒並為此祈禱。 當天的彌撒讀經一選自《創世紀》,講述天主向亞巴郎承諾他將成為萬民之父,但亞巴郎和他的後裔必須遵守與上主的盟約。教宗用這段經文來解釋法利塞人面對耶穌訊息時的封閉態度:他們錯在「把誡命和天主的心意分開」。他們認為遵守誡命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但誡命不是冷冰冰的法律,因為誡命來自愛的關係。」 ...閱讀更多
4月9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公開接見活動。從這週起,他開始了聖神恩寵的系列要理講授,當天他首先講解了「智慧」。教宗勉勵基督徒不要「平淡無味」,卻要在心中擁有「天主的滋味和味道」,從而向他人傳播基督的溫柔與愛。 ...閱讀更多
4月8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強調:沒有十字架,基督信仰就不存在。我們不可能獨自走出罪惡。十字架絕非放在祭台上的裝飾品,而是天主愛的奧跡。 當天的彌撒讀經一選自《戶籍記》,講述以色列子民在曠野中行走時,埋怨天主和梅瑟。當上主打發火蛇到他們中間時,人民遂承認自己的罪過,請求救恩的標記。教宗從這段經文開始反省在罪惡中死亡的概念,並指出耶穌在當天福音中也對法利塞人說:「你們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 ...閱讀更多
4月6日,四旬期第五主日的下午,教宗方濟各前往羅馬聖大額我略堂區訪問,並主持彌撒聖祭。教宗引述當天記載拉匝祿復活的福音,勉勵我們走出內心的墳墓,走出我們罪惡的墳墓,內心的死亡區域。 我們每個人的心都有一部分死去,有些人更有「一大部分的心已死去,是精神的壞死」。教宗強調說:「只有耶穌有能力幫助我們從這死亡的區域、罪惡的墳墓中走出來。 我們大家都是罪人。但是,如果我們非常依戀這些墳墓,把它們保存在我們內心中,不願全心重獲生命,我們就會成為墮落的人,我們的靈魂便會開始發臭,這是依戀罪惡的人的臭味。」 ...閱讀更多
4月4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 宣講福音,就是面對迫害。他強調,今天的殉道者比教會初期還多,他勉勵信徒不要害怕不被理解和迫害。 當天取自《智慧篇》的讀經一指出,使人遠離天主的褻瀆之心,企圖佔有宗教。教宗以此展開彌撒講道,他說: 「耶穌的敵人為他設下圈套,以誣衊的方式破壞他的名譽,因為他反對他們的作為,指責他們們違犯法律,控訴他們品行不檢。在整個救恩史中,先知都遭受了迫害,而耶穌本身也這樣對法利塞人說。 在救恩史中,在以色列時代,在教會內,先知一直受到迫害,因為他們說:『你們走錯了路!返回天主的路吧!』而這讓那些在錯誤道路上擁有權勢的人感到不快。」 ...閱讀更多
3月31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時,勉勵眾人不要在精神生活中游盪,而要朝著目標筆直邁進。對基督信徒而言,就是要跟隨上主永不令人失望的許諾。 基督信仰生活是一段旅程,差別在於有人踏上旅程,有人卻停滯不前。針對這一點,教宗方濟各把信友分成三類:第一類是信賴且一生一世追隨天主的許諾的基督徒;第二類是信仰生活停擺不動的基督徒;第三類是堅信自己有所長進,卻只是漫無目的地遊蕩像旅遊的基督徒。 ...閱讀更多
3月27日,教宗方濟各的清晨彌撒移到聖伯多祿大殿舉行,因為這一天教宗要為意大利國會議員主持彌撒聖祭。在彌撒講道中,教宗向493名參加彌撒的國會議員強調:在耶穌時代,有一個遠離民眾、「拋棄」了民眾的領導階級,他們只跟隨自己的意識形態,不斷地跌倒墮落。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