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Apostleship of Prayer ������������������,Highlight,Jubilee of Mercy,Pope Francis,������������,���������������
教宗方濟各再過幾天就要展開聖地之旅。這趟為期三天的朝聖行程非常緊湊。他將於本週六5月24日抵達第一站約旦安曼,然後訪問白冷城和耶路撒冷。教宗方濟各在5月21日的公開接見活動中,邀請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約8萬名信眾為他的聖地朝聖之旅祈禱。 ...閱讀更多
5月21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在向各國信友致意時,提到本週六5月24日是在上海佘山深受愛戴的進教之佑聖母瞻禮,他特別號召全體天主教徒為在中國的信友祈禱。教宗說:「我請所有信友為在中國的天主教徒祈禱,使他們在進教之佑聖母的護佑下,繼續活出信、望、愛三德,在各種境遇下都做他們同胞中和諧共處的酵母。」 ...閱讀更多
聖地正在為教宗方濟各本月24日至26日的到訪緊鑼密鼓地作準備。聖地守護人皮扎巴拉(Pierbattista Pizzaballa)神父接受梵蒂岡電台的採訪,介紹當地基督徒團體的熱切期盼,他說… … ...閱讀更多
5月18日復活期第五主日,教宗方濟各在天皇后喜樂經祈禱活動中表示:教會內的衝突需要通過「面對、討論和祈禱」來解決。教宗也為巴爾幹半島遭受惡劣洪災的人民祈禱,並提及5月17日在羅馬尼亞列入真福品的信德殉道者安東‧杜爾科維奇主教。 教宗說,為解決教會內的衝突,我們應該「彼此面對、討論和祈禱!要堅信:閒話、羨慕和嫉妒絕不能帶來和睦、和諧或安定」。在這條路上,天主的恩寵啟發我們,「讓我們懂得相互尊重,越來越專注於信德和愛德,始終關切弟兄姐妹的需求。當我們任由聖神帶領時,聖神會把我們帶向和諧、合一,以及對不同恩寵和才能的尊重。你們絕對不要說閒話,不要羨慕,不要嫉妒。」 ...閱讀更多
5月19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講道中表示: 日基督徒的心應當固定在聖神內,不該像舞蹈演員那樣跳來跳去。他還指出,聖保祿有能力毫不停歇地福傳,因為他從聖神領受了一顆堅定的心。 教宗的彌撒講道以「浮動和堅定」兩個詞為主軸,談論基督徒的心。當天選自《宗徒大事錄》的第一篇讀經,看得出聖保祿懷著「堅定的心」,孜孜不倦地從事福傳工作:那時候,這位外邦人的宗徒離開人們試圖殺害他的依科尼雍,對此毫無怨言。他前往呂考尼雅地區傳教,並以上主之名治癒了一個癱瘓的人。外教人看到這個奇蹟,以為保祿和同行的巴爾納伯是下凡的天神則烏斯和赫爾默斯。教宗觀察道:「聖保祿使勁地說服這些外教人,要他們相信自己是人類。這些是保祿經驗到的生活」: ...閱讀更多
5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講道中表示:​​在心中接納聖神的人,將擁有牢固而無盡的平安,這平安與金錢或權勢所提供的平安完全不同。 金錢、權勢和虛榮等物質所提供的平安,始終面臨消失的危險,今天你是富人、是名人,明天卻不然;然而,位格的平安、即聖神的平安,卻是無人「能奪走」的,因此它是「終極」的平安。平安乃世世代代人最大的渴望之一,教宗方濟各的彌撒講道,猶如在這渴望的兩岸穿梭。當天彌撒所選讀的《若望福音》啟發教宗作了上述反思。福音記載,耶穌即將去面對苦難,他在臨行前對門徒說:「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教宗指出,耶穌的平安與「世界給我們的平安」完全不同。世界的平安是某種膚淺的安逸,「即使能帶給人某種喜悅,卻只能到一定程度」。 ...閱讀更多
5月16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研究和思想不足以認識耶穌,還要用心祈求耶穌、慶祝祂並效法祂。教宗同時再次勉勵信友閱讀福音,並指出福音書有時沾滿了灰塵,因為它從未被翻開。 在當天彌撒的福音中,耶穌證實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教宗表示,「認識耶穌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工作」。不過教宗問道:「我們要如何認識耶穌呢?有人會說:『神父,作研究,必須勤奮作研究!』那是真的!我們真的得研讀教理。」可是光作研究還不足以認識耶穌,「有些人幻想,單單思想就能帶領我們認識耶穌。連第一批基督徒中,也有人如此認為」,但最後,他們陷入自己的思想中,無法自拔: ...閱讀更多
聖地守護人皮扎巴拉(Pierbattista Pizzaballa)神父在一部視頻訊息中,邀請朝聖者們同教宗方濟各一起來聖地朝聖。這位聖地守護人受聖座委託,協調和指導在聖地接待朝聖者的工作。 ...閱讀更多
亞洲家庭會議於5月13日至16日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教宗方濟各為此致函菲律賓主教團主席比列加斯(Socrates B. Villegas)總主教,表達他的期許與祝願。這屆會議主題是「亞州的家庭:希望之光」。 ...閱讀更多
5月15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不存在無教會的基督徒,獨自行走的基督徒,因為耶穌親自參與了其子民的行程。 教宗引述當天的讀經一解釋說,宗徒們在宣講耶穌時並沒有從耶穌談起,而是先回顧了天主子民的歷史。事實上,「沒有那段歷史,人無法理解耶穌」,因為祂「就是那段歷史的終點,而那段歷史則向著耶穌發展。」因此,「我們無法理解一個脫離天主子民的基督徒。基督徒並非單獨存在的個體」,他「屬於一個民族,屬於教會。無教會的基督徒,純粹是一個空想,是不現實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