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座額我略大學信理神學教授泰納切談-教宗方濟各關於加深反省女性神學的話題

  

blog_1376685654

教宗方濟各在8月15日慶祝聖母升天瞻禮時再次要求對女性在教會中的「重大」角色作更深入的神學反省。他從里約熱內盧返回羅馬途中與隨機記者們的談話中已經表示,今天缺少深入的女性神學。所以梵蒂岡電台請宗座額我略大學信理神學教授米凱利娜·泰納切女士談談教宗這句話的意思。

答:這句話邀請我們用信仰的眼光探討、接納、反省有關女性的問題。信仰讓人看得遠、讓人看到耶穌並同耶穌一樣。在婦女的面容上看看耶穌的面容是怎樣的,也許這個問題的出發點正在於此。

問:教宗說:「一切事物的根基有瑪利亞。『瑪利亞比宗徒們更重要』,教會中的女性『比主教和神父們更重要』。」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答:這句話是個極為強烈的表達,因為聖亞大納削已經說過,天主願意從一位女人取得軀體。天主取得軀體為我們成了一項救贖行動。現在,人類由瑪利亞而生,因此若望保祿二世在«女性尊嚴»宗座牧函中才敢大膽地說:人類在天主面前是陰性的。就好像說:每當我們讓天主的神形成軀體,每當我們接納耶穌進入人類歷史,我們的行動其實就是陰性的。那麼,說聖母比宗徒們更重要,到底是什麼意思?要是不藉著接納、交付自己、生育新人類的行動讓天主來到世上的那一奧跡,就不會有教會,而這一行動只有經由接納天主的神,才能實現。

問:若望保祿二世曾說過:「瑪利亞的幅度先於伯多祿的幅度,儘管二者之間密切結合併且相輔相成」…

答:當然如此,因為伯多祿的職務是服務的職務,是為某些事服務,這些事比服務更重要。我們可以說,聖秩職務是司鐸的普遍服務。為這個理由,我認為女性聖召的角色問題實在要從聖召的角度重新考慮,而非將視線落在特權、角色或功能上。聖召將我們帶向服務,服務是為了教會這個身體的益處。

問:教宗方濟各表示,教會是陰性的,是新娘,是母親並生育天主的子女…

答:是這樣,生育天主的子女。因這個理由“母性”這兩個字需要重新予以定位,因為母性只被了解成生育新人的一面。不過,要是我們好好翻翻聖經,就會發現天主賦予人的生殖力與給其它生物的生殖力不同。聖經上談的生殖力是使自己成為天主的肖像。可見,天主子女的真正生殖力正是讓別人越來越相似天主。因此,母性就是生育天主子女的能力,身體上的母性是為了這一目的,但不能把母性封閉在只是生育新人的字眼上。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女性神學的未來和聖召該當逐漸使我們重新發現歷史賦予男人最美的形象和女人最美的形象,換句話說,男人最美的形像有女人最美的形像在一旁。友誼,精神上的友誼是使人孕育出另一個人的信仰旅程。

問:在這一背景下,今天有人越來越傾向於假借平等的名義,消除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別…

答:金口聖若望說了一句強有力的話:天主造了男人和女人,因為使人結合的是愛而非平等。可見,最有力的一點是:創造男人和女人不能只局限於神話故事。創造男女告訴我們有關天主的事,即天主是愛。愛只有認出另一個人,一個與我完全不同的人,才能稱得上是愛。因此,男女受造是讓人真的為愛而受造。這種認識差異的能力持續一生,因為從認出差異,認出男女差異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學會了認出如兒童、老人、其它膚色、其它文化的另一個人。可見,消除男女差別,為承認各種差異和愛的文化便成了困擾。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