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家神父:教宗在羅馬回程時會晤傳媒所發表的言論

  

0731

教宗方濟各昨夜(按:7月29日)在里約熱內盧乘坐專機飛返羅馬,在機艙內會晤傳媒,期間有記者問及巴蒂斯塔.里卡蒙席(MonsignorBattista Ricca)及教廷同性戀游說團的問題。以下是該記者的提問與教宗的回應,並附上教宗引用天主教教理中對同性戀教導的全文……

過去一星期教宗方濟各到訪巴西,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一位牧者,一位帶著希望與和平的使者,他清楚「認識羊身上的氣味」,以體貼及憐憫,立了作善牧的好榜樣,深深感動了巴西、整個南美洲以至全世界。他強調憐憫勝於一切,走近接觸社會的邊緣人,關懷活在貧民窟的窮人、戒毒康復中心的年青人、監獄裡的青年罪犯、苦痛的病者、與及失落的年輕人,更堅決表示要與活在極度貧窮,致力追求公義與和平的苦難者一起。
在回程專機上,教宗回應對有關離婚、再婚、婦女角色、及同性戀等議題時,應以耶穌基督福音的角度去解讀,教會應關注及接觸社會的邊緣問題,而神職人員要以憐憫、體貼、及寬恕的心懷與群眾一起生活。

在聖座專機回程時,記者Ilse對教宗方濟各提出下列問題

記者Ilse問:請容許我提出這敏感的問題,就是全球對巴蒂斯塔.里卡蒙席及其私生活的報導。我想知道教宗閣下您對這件事將會做些什麼,這事件應當如何處理,以及教宗閣下希望怎樣處理同性戀游說團這問題?

教宗的回答如下:
關於巴蒂斯塔.里卡蒙席這事件,我根據聖教法典所定的去跟進,並已作出所須的調查。調查結果找不到對他相關指控的成立,絲毫不存在,這個就是答案。然而,我想在這事情上表明一個觀點:我發覺教會很多時候,不單單是這件事,當然這次也不例外,外界想在此搜出「年少過錯」的事例,對嗎?然後將之公諸於世。這些過錯不等同罪行,罪行是另一回事:譬如虐待兒童就是一種罪行。但是對過錯來說,如果一個人,不論是在世的神父或修女,曾犯了錯並已悔改,獲得天主的寬恕。當天主寬恕了過錯,就是把過錯忘掉,這一點對我們的生命來說很是重要。既然在修和聖事中,當我們真心懺悔道出「我在這事上曾犯了錯…」,好讓天主寬恕忘掉我們的過錯,我們又憑甚麼不去忘掉它。如果是這樣的話,天主也可以不去忘掉我們的過錯,這就很可怕了。神學裡對過錯的理念,其重要性就在於此。很多時候我想到聖伯多祿,他犯了一個至嚴重的過錯:就是曾經否認耶穌基督,然而伯多祿就是帶著這過錯作為教宗,那麼就讓我們常常從事件中去多作思考吧。

再次更精確回應你的問題:在巴蒂斯塔.里卡蒙席這事件,我已作了所須的調查,我們甚麼也找不到。這是你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其次你說及的同性戀游說團的問題….唉,關於這方面真的有很多報導。我在梵蒂岡從未看到有人的身分證上寫明是同性戀,但外界說這裡有同性戀的人存在。當我們面對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人時,我們切記一個事實,這人是有同性戀傾向,與這人是同性戀游說團中一份子,是兩碼子事,二者絕不可混為一談。因為結成游說團就是不好,要不得。如果一個人有同性戀的傾向,他願意尋找天主並且心裡向善,我是誰可以去審判他呢? 有關對同性戀的看法,天主教要理在這方面解釋得非常美麗:它說絕不可把同性戀的人邊緣化,社會必須接納他們。

問題不在於一個人有同性戀的傾向,這不是問題的癥結,因為我們彼此是弟兄,這就是最基本的原因。問題是有此同性戀傾向的人結成游說團,如貪腐的游說團、玩弄政治的游說團、共濟會的游說團、無數的游說團,這對我來說才是最嚴重不過的問題。在此我非常多謝你提出這問題,衷心感謝!

《天主教教理》
2358. 有為數不少的男女,呈現著天生的同性戀傾向。同性戀並非他們刻意的選擇;正是這事實為他們大多數人構成了一種考驗。對他們應該以尊重、同情和體貼相待。應該避免對他們有任何不公平的歧視。這些人被召在他們身上實行天主的旨意,如果他們是基督徒,應把他們由於此種情形可能遭遇的困難,與基督十字架上的犧牲結合在一起。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