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護士節:教宗指出護士是生命的守護者

CNS photo/Yves Herman, Reuters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Erasme護士醫院的護士,與他們收到的禮物(曲奇餅和糕點)合照,以慶祝國際護士日。

教宗方濟各於5月12日國際護士節發表訊息。他開門見山地表示:「由於當前的全球衛生緊急狀態,我們重新發現護士和助產士扮演的至關重要角色。面對這危急時期,我們每天目睹醫護人員,尤其是護士的勇氣和犧牲。他們捨己救人,不顧自身安危。令人悲痛的是,這一切通過眾多醫護人員的忠勇殉職彰顯出來。」

教宗寫道:「我為他們祈禱,為這次疫情的所有罹難者祈禱。天主知道他們每個人的名字。」

傳統以來,「護士在醫療照護方面扮演著核心角色」。適逢現代護理先鋒南丁格爾護士的兩百歲冥誕,教宗稱護士為「生命的守護者和保護者」。他們在執行必要的治療時,不停地給予「勇氣、希望和信任」。

接著,教宗寫道:「親愛的護士,道德責任感是你們專業服務的特色。護士在照顧人生各階段、從出生到死亡的男女老少時,一直側耳傾聽。面對每個獨特的處境,護士不僅遵守規則,更持續地努力予以分辨和關注。護士是鄰家的聖人。你們是教會作為『移動醫院』的肖像,持續實踐耶穌基督的使命。耶穌親近並治癒罹患各種疾病的人,俯身替門徒們濯足。謝謝你們對世人的服務!」

此外,教宗也向世界各國領袖發出呼籲,因為這次疫情暴露了許多國家在醫療供給上的短缺。教宗籲請各國領袖:「在醫療照護上進行投資,視之為首要的公共利益,強化醫療體系,聘僱更多護士,以確保人人得到適當的照護,每個人的尊嚴受到尊重。」

同時,教宗也強調:「務必提升護士與助產士的專業素養,他們的培育必須兼顧科學、人性、心理和靈性層面,並要改善他們的工作條件,確保他們的權益,以期他們執勤時能享有完整的尊嚴。關於這方面,醫護人員的協會扮演了重要角色。除了提供全面的培訓以外,這些協會也支持個別成員,讓他們感到屬於一個更大的團體,以免他們在面臨職業相關的種族、經濟和人性挑戰時,感到沮喪和孤單。」

隨後,教宗特別問候助產士,稱之為「極為高尚的職業」,因為「它直接為生命和母性服務」。「在《聖經》中,史斐辣和普亞這兩名助產士的名字永垂不朽(參閱:出一15-21);而今,天父也心懷感激地眷顧每一名助產士。」

教宗最後保證為所有護士和助產士、他們的家人和他們照顧的對象祈禱,並向他們眾人頒賜宗座降福。「願這個每年一度的節日能彰顯你們工作的尊嚴,惠及全社會的健康。」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請為護士祈禱,他們是英勇的榜樣

CNS photo/David Ryder, Reuters 在位於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西雅圖)的護士Leah Silver在新冠病毒心切治療病房照顧一名患有新冠病毒的患者。

2020年5月12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他在禮儀開始時念及護士,說:「今天是護士節,昨天我寄發了一個訊息。讓我們今天為從事這項職業的男女護士、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祈禱;這不僅是個職業、更是個聖召、奉獻。願上主降福他們。在這全球疫情期間,他們樹立了英勇的榜樣,有些人甚至獻出生命。讓我們為男女護士祈禱。」

在當天禮儀選讀的福音中,耶穌說:「我把平安留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給你們的,不像世上所賜的一樣。」(參閱:若十四27-31)教宗指出,這裡所指的,不是世界和平、沒有戰爭的那種平安,而是指我們人人內在的心靈平安。

世界所賜的內在平安是生活順遂、心平氣和。它有如「你擁有的一項物件,使你與他人相隔離」。平安成了你擁有的物件,「你不知不覺地封閉在這平安裡」。這種世界的平安使你寧靜快樂,同時也令你「陶醉麻痺,停滯不前,有點自私」。這就是世界所賜的平安:「它的代價很高,因為你必須不斷更換平安的工具:某樣東西激發你的熱情,帶給你平安,之後熱情消逝,你必須換個目標。它之所以代價高昂,是因為它短暫又貧瘠」。

相反地,耶穌所賜的平安是另一回事。耶穌的平安敦促你採取行動,走向他人,創造團體,締造溝通。「世界的平安代價昂貴,耶穌的平安則是白白賞賜的:上主的平安是一份恩典。它結實纍纍,催促你不斷前行」。舉例而言,福音中有個有錢人打算建造更大的倉房來儲藏財物,天主稱之為「糊塗人」,因為祂當晚就要索回這個有錢人的靈魂(參閱:路十二13-21)。這種世界的平安目光短淺,而上主的平安卻「向天國敞開」,並能引領他人跟自己一起前往天國。

為此,教宗邀請眾人省思自己內在擁有哪種平安:我是否安於享樂、所擁有的物品或是其它許多事務,或者我把平安視為上主的恩典?我必須為平安付出代價嗎,或者我是從上主那裡白白領受而來的呢?我的平安狀態如何?我是否一有所匱乏就忿忿不平?這不是上主的平安。我是否安逸度日,麻木不仁?這絕非來自上主。我是否心情平和,渴望把這份平安傳給他人,推動某些事務?這才是上主的平安。即使在艱難時刻,我是否從容安定?這源於上主。上主的平安對我也是助益良多,因為它充滿希望,展望天國。

教宗最後祈禱說:「願上主賜給我們這份充滿希望的平安。它使我們成果卓越,與他人溝通交流,創造團體,始終展望天國的最終平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請為失業的人祈禱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11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在禮儀開始時,他提到1945年在整修意大利泰爾莫利主教座堂時,尋獲了聖弟茂德的聖髑;今年適逢這事件的75週年紀念。隨後,教宗念及失業的人,說:「這幾天有很多人失業,找不到下一份工作,或者打黑工。讓我們為這些弟兄姊妹祈禱,他們飽受這失業之苦。」

在當天的福音中,耶穌表示,受派遣而來的護慰者聖神「必要教訓門徒們一切,也要使他們想起,耶穌對他們所說的一切」(參閱:若十四21-26)。教宗指出,「這是有關聖神的許諾。聖神居住在我們內,由聖父和聖子所派遣」,前來「陪伴我們的生活」。聖神又稱為護慰者,祂「提供支持和陪伴,以免人們失足跌倒」。

聖神的職責在於教訓我們一切並使我們想起耶穌的教導。教宗指出,「聖神教導我們信德的奧跡,教導我們進入奧跡,更加理解奧跡。聖神教導耶穌的教義,以及如何培養我們的信德,卻又不至於犯錯,因為教義會成長,卻始終在同一個方向上成長,在理解上有所長進。聖神協助我們更加理解信仰」。信仰和教義絕非靜止不變;相反地,它們不斷成長,在同一個方向上進步。聖神避免教義出錯,避免它停滯不前,以免它在我們內停止生長。「聖神將教導我們耶穌教過我們的一切,促使我們更加理解耶穌的教導,讓上主的教義在我們內成長茁壯,達致成熟」。

聖神的另一項職責是提醒。耶穌說:「他要使你們想起,我對你們說的一切。」聖神有如記憶,喚醒我們,使我們對上主的事保持警醒,並且使我們想起在生命中遇見上主或遠離上主的時刻。

教宗提到,有個人曾經如此祈禱,說:「上主,我依然是小時候的我,有過這些夢想的我。但是後來我走錯了路,現在蒙祢召叫。」教宗表示,這就是「聖神在個人生活中的記憶。祂帶給你救恩的記憶,使你記得耶穌的教導和自己的生活」。因此,一個美麗的祈禱方法是對上主說:「我還是原來的我。我走過了頭,犯了許多錯,但我還是原來的我、祢深愛的我。」這便是「生命旅途的記憶」。

在這記憶裡,聖神引領著我們,帶領我們分辨當做之事、正確道路和錯誤的路;在各種小決定上,聖神也是如此。若我們祈求聖神的真光,祂必會助祐我們在日常的大小事上做出正確的決定。此外,在《福音》中,除了護慰者以外,聖神還有另一個名字,即:天主的恩典。聖神本身就是天主恩賜的禮物。

教宗最後祈禱說:「願上主協助我們守護祂在洗禮中賜給我們的這份恩典、我們人人心中的這份恩典。」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中國河南南陽教區朱寶玉主教安息主懷,享年九十八歲

2020年 5月7日,中國河南南陽教區榮休朱寶玉主教安息主懷,享年98歲。

朱寶玉主教
1921-2020

朱寶玉主教,聖名若瑟,1921年7月2日在河南省南陽市蒲山出生;

6歲時父親去世,隨母親到靳崗教會孤兒院;

8歲領洗,聖名若瑟,其後入讀靳崗小修院;

1946年於河南開封總修院攻讀神哲學;

1957年3月19日,由河北保定教區范學淹主教祝聖為神父;

1958年,被劃為「右派」,接受勞教;

1964年轉到西華「五一」農場

1967年獲釋;

1981年,聖誕節前,他被逮捕,隨後以「反革命罪」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據報他組織了一次前往佘山進教之佑聖母大殿的朝聖活動;

1988年獲得假釋,在李灣天主堂服務;

1992年,到靳崗天主堂服務;

1993年,到南陽市天主堂服務;

1995年3月19日(大聖若瑟節),由南陽教區靳德臣主教主禮,安陽教區張懷信主教與商丘教區史景賢主教襄禮,祝聖為南陽教區助理主教,當時他已年屆73歲;

2002年11月23日,靳德臣主教去世後,成為南陽教區正權主教;

2010年教宗本篤十六世接納朱主教的退休呈辭;

2011年6月30日,他公開就職(楊曉亭主教主持)成為中國政府承認的南陽教區主教。朱寶玉主教解釋說,他接受這提議是希望能影響中國政府將文化大革命期間沒收的教會財產歸還給教會;

2020年,中國暴發新冠病毒疫情,他於朱主教於2月3日被確診患上肺炎,需入南陽市第二人民醫院隔離進行治療,2月12日兩次核酸複檢陰性,其後在2月14日痊癒出院;

2020年5月7日逝世,享年98歲。

據天亞社報導,朱寶玉主教的殯葬禮儀將於兩天後舉行,由朱主教的繼任人靳祿崗主教主持。教區又爭取到為朱主教進行土葬。但當局表明因新冠肺炎疫情,不讓外地人參與。目前,朱主教的遺體已移往到靳主教所在的靳崗天主堂停放。

靳主教則是中梵於2018年9月就中國主教任命簽訂臨時協定後,首位地下主教公開就職,獲中國政府承認。不過當局只認可他是教區助理主教。為教廷而言,靳主教實際上是正權主教,而朱寶玉則是榮休主教。

現在朱主教離世,靳主教按理也應自動繼承官方教會認可的正權主教。

請大家為朱寶玉主教的靈魂祈禱。

 

 

教宗:請為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工作人員祈禱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8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當天是向龐貝聖母祈禱日,也是紅十字會國際日。為此,教宗在彌撒開始之際,說:「今天人們慶祝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日。讓我們為這些值得嘉許的機構的工作人員祈禱:願上主降福他們廣施善行的工作。」

當天的福音記載耶穌與門徒的對話。那時,在最後晚餐中,耶穌表示在場的其中一人將背叛祂,所以眾人心神憂傷。於是,耶穌安慰祂的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煩亂;你們要信賴天主,也要信賴我。」(參閱:若十四1-6)教宗指出,「這裡,我們看到耶穌安慰人的方法。」我們有許多安慰人的方法,包括最懇切的、最親近的、最正式的。而唁電那種正式行文寫的「深表哀痛」,無法安慰任何人,流於形式。那麼,上主如何安慰人呢?我們必須瞭解這一點,因為人生必會遇到悲傷的時刻,我們必須學會「察覺出什麼是上主的真正安慰」。

在這段福音章節中,我們看到上主始終在人們身邊以真理和希望安慰人。教宗表示,這是上主安慰的三大特色。首先,上主親近人,而非遙不可及。上主說:「我在這裡,與你們同在。」上主常是靜靜地臨在,「但我們知道祂在,祂一直都在」。這種親近是天主的風格,祂也在道成肉身的奧跡中親近我們。上主在一旁安慰人,不說空洞的話語,而是喜愛靜默。這是「親近的力量、臨在的力量」。上主「沉默寡言,卻親近陪伴」。

耶穌安慰方式的第二個特色是真理。耶穌是真理,祂不會說假話,例如:「放心,一切都會過去。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不,耶穌說的是真話,祂不隱藏真理,因為祂親口說:「我是真理。」而真理就是:「我將離開。」耶穌言下之意是:「我將會死亡。」人人終將一死,這是真理。耶穌簡單地講述這點,並且溫和地說,不傷害人。

耶穌安慰人的第三個特色是希望。祂說:「沒錯,這是個困境。但是,你們心裡不要煩亂;你們要信賴天主,也要信賴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了給你們預備地方。」耶穌先去打開住處的門,而且祂會再來接我們一同前往。換言之,「每當我們中有人要離開塵世時,耶穌都會回來。」祂說:「我必再來接你們。」這就是盼望。祂沒有說:「不,你們不會受苦,什麼事都沒有。」相反地,祂說出真理:「我與你同在,這就是真理。這個困境暗藏危險和死亡。但你們心裡不要煩亂,卻要保有平安。平安是各種安慰的基礎,因為我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為的是我在那裡,你們也在那裡。」

教宗表明,「接受上主的安慰並不容易。在艱難時刻裡,我們往往對上主發脾氣,不讓祂來對我們如此說話,不讓祂溫柔、親近、溫和地以真裡和希望對我們說話」。教宗最後邀請眾人祈求恩寵,好能學會接受上主的安慰。「上主的安慰是真實的,從不欺騙。它不是麻醉藥,而是親近人心的真實安慰,為我們開啟希望之門」。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請為藝術家祈禱,少了美就無法理解福音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7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時,再次提起藝術家。他說:「昨天,我收到一群藝術家的來信:他們感謝我們之前為他們的祈禱。我渴望祈求上主降福他們,因為藝術家讓我們明白美為何物,而且少了美,就無法理解福音。讓我們再次為藝術家祈禱。」

當天的讀經一記載,聖保祿宗徒在宣講耶穌基督是救主之前,先談論了天主對以色列人的揀選,以及天主帶領以色列子民出埃及的事跡(參閱:宗十三13-25)。在講道中,教宗闡明,保祿宣講耶穌時,之所以先談論救恩史,是因為耶穌背後蘊含著一段「恩寵的歷史、蒙揀選的歷史和許諾的歷史」。

上主揀選了亞巴郎,與祂的子民同行。「因此,保祿受邀解釋為什麼信仰耶穌基督時,他沒有從耶穌基督講起,卻從歷史著手。基督信仰固然是個教義,但它並不侷限於此」。基督信仰更是一段歷史,它帶領我們通往的教義是「上主的許諾、與主的盟約,以及蒙主揀選的事實」。

基督信仰不只關乎倫理。它具有「道德準則,但是光有倫理觀念並不足以成為基督徒」。基督信仰不是為真理蒙揀選的菁英分子。當某個人說:「我接受了這個培育,我屬於這個運動團體,所以我高人一等。」這種優越感絕非基督信仰。相反地,基督信仰屬於子民,一個由天主白白揀選的子民。「倘若我們沒有這種屬於子民的意識,我們將成為意識型態下的基督徒,堅守一種肯定真理卻狹隘的教義,過度關切倫理道德」;抑或是,我們自認為菁英,覺得自己蒙天主揀選,「其他人將會下地獄,即使他們蒙天主的慈悲獲救,也是被丟棄的一群人」。教宗強調,「如果我們沒有屬於天主子民的意識,我們就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因此,保祿從子民的歸屬感出發,解釋耶穌基督。教宗表示,「我們經常有所偏頗,側重於教義、道德或菁英主義。菁英的優越感對我們傷害極大,我們會失去對天主聖潔而忠信的子民的歸屬感。天主揀選了亞巴郎」,作了「莫大的許諾」,也就是有關救主耶穌的許諾,然後祂讓子民帶著這份盼望前行。這便是「子民的意識」。我們必須「傳揚我們的救恩史」、子民的記憶。在天主子民的這段歷史中,有聖人也有罪人,更有許多善良的百姓,人人都在其中。那些跟隨耶穌的群眾,敏銳地察覺到子民的歸屬感。一個人若是自稱為基督徒,卻沒有如此的敏銳度,他就不是真的基督徒,因為「他認為就算沒有子民,自己也能成義」。

無疑地,基督徒最危險的偏離正途,向來是「缺少屬於子民的記憶」。一旦缺少這記憶,就會過度看重教義、道德、倫理和菁英團體。教宗最後邀請眾人懇求上主恩賜子民的意識,如同聖母瑪利亞在《謝主頌》裡詠唱的那樣。「我們屬於天主聖潔而忠信的子民。全體子民擁有信德的敏銳度,在這相信的方式上絕對不會失誤」。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祈禱是信德的氣息,因為人在天主面前是個乞丐

CNS photo/Vatican Media

「祈禱是相信並信賴天主的人由衷的吶喊。」

2020年5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展開了新一輪的要理講授,主題為祈禱。教宗從《馬爾谷福音》中耶里哥瞎眼的乞丐巴爾提買談起。這名瞎子聽見耶穌的來臨,多次呼喚祂,懇求祂的憐憫。教宗坦言,在《聖經》中,巴爾提買是他最喜愛的人物,因為他「堅持不懈」地祈禱,即使旁人告訴他喊叫只會徒勞無功,他依然高聲疾呼,而且「實現心願」(參閱:谷十46-52)。

教宗闡明:「祈禱是信德的氣息,是信德最恰當的表現。在本次接見活動選讀的福音章節裡,許多人對巴爾提買的呼求聲感到厭煩,叫他不要作聲。但是,巴爾提買非但沒有停止,反倒越喊越大聲。尋求恩寵的人擇善固執,敲響天主的心門。巴爾提買稱耶穌是達味之子,承認祂是默西亞,一個廣受輕視的人,口中發出了信仰宣認。耶穌聽見了這名瞎子的呼聲,巴爾提買的祈禱觸動天主的心,為他自己開啟了救恩之門。」

「巴爾提買被帶到耶穌跟前,耶穌請他表達心願。」教宗強調:「這點極為重要,因為呼喊成了請求:『願我能再次看見!』於是,耶穌對他說:『去吧!你的信德救了你。』在這個貧窮困頓、無力自保又倍受輕視的人身上,耶穌承認他的信德威力非凡:他的信德吸引天主的慈悲和威能。信德意味著高舉雙手,呼喊懇求救恩的恩典。」

《天主教教理》第2559號寫道:「謙虛是祈禱的基礎。」

教宗強調:「祈禱來自於我們不穩定的處境、我們對天主的不斷渴求(參閱:第2560-2561號)。信德有如吶喊,缺乏信德則會壓抑這呼聲,如同某種對罪行緘默不語的行徑。」

教宗指出:「面對我們不知為何發生的艱辛處境,信德發出抗議之聲;缺乏信德則會故步自封,忍受著我們習以為常的狀態。信德是得救的希望;缺乏信德便會適應那壓迫我們的惡。」這就是為什麼教宗要從巴爾提買的呼聲開始談論祈禱的主題:「這名瞎子是個堅持不懈的人,即使周圍的人告訴他「這會徒勞無功,他也沒有因此默不作聲。所以他後來如願以償。」

「人心中呼求的聲音,比任何反對的理論來得強烈。這是一個自發性的聲音,沒有任何人指使。這個聲音質問我們塵世旅途的意義,在我們陷入黑暗時尤其懇求說:『耶穌,求祢可憐我!耶穌,求祢憐憫我們眾人!』」

教宗最後指出:「整個受造界都在懇切呼求,祈願慈悲的奧跡得到最終的滿全。事實上,不只基督徒在祈禱,所有的男女都在祈求,誠如聖保祿宗徒在《羅馬人書》中說的:『一切受造之物都一同嘆息,同受產痛。』(八22)這無聲的懇求特別在人的心中萌生,因為『人在天主面前是個乞丐』(《天主教教理》,第2559號)。」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願天主幫助媒體工作者始終為真理服務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他在彌撒開始前特別念及媒體工作者。教宗說:「今天,讓我們為在媒體界工作的男女祈禱。在這疫情大流行時期,他們冒著極大的風險,從事繁重的工作。願上主幫助他們在傳媒工作中始終傳播真理。」

當天的福音取自《若望福音》(十二44-50)。耶穌說:「信我的,不是信我,而是信那派遣我來的;看見我的,也就是看見那派遣我來的。我身為光明,來到了世界上,使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無論誰,若聽我的話而不遵行,我不審判他,因為我不是為審判世界而來,乃是為拯救世界。拒絕我,及不接受我話的,自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說的話,要在末日審判他。」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反省道:「若望福音的這段章節讓我們看到耶穌和天父之間的親密關係。耶穌按照天父的旨意行事。耶穌明確地指出自己的使命說:『我身為光明,來到了世界上,使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46節)。依撒意亞先知也曾預言這光,說:『在黑暗中行走的子民看見一道皓光』(參閱:九1)。宗徒們的使命也是把這光帶給這個世界。換句話說,耶穌和宗徒們的使命是光照,因為世界處於黑暗之中。」

教宗接著指出:「耶穌的光被拒絕了。若望宗徒在福音一開始就明確地說道:『光明來到了世界,世人卻愛黑暗甚於光明』(三19)。人們習慣了黑暗,生活在黑暗之中。“他們不能接受光明,因為他們是黑暗的奴隸。耶穌的光使人看到事物的原貌、看到自由和真理。」

教宗舉例說:「聖保祿有過這種從黑暗過渡到光明的經驗。在前往大馬士革的路上他與上主相遇。天主的一道強光使他看不見。然而,藉著洗禮,保祿重見光明(參閲:宗九1-19)。保祿經歷了這種從黑暗到光明的經驗,這也是初期教會時期聖猶斯定將洗禮稱為『光照』的聖事,這也是我們在聖洗聖事中獲得的經驗。」

教宗接著強調:「耶穌雖然帶來光明,但是祂的子民拒絕祂。這是罪過的悲劇:罪過使我們雙眼蒙蔽,使我們無法容忍光,我們的雙眼有了疾病。那麽,哪些事物使我們的眼睛、使信德的眼睛患病呢?是惡習、世俗精神和傲慢。這三件事物催促你與其它事物有所連接,使你留在黑暗中而感到安全。活在光明之中並非易事,因為光使我們看到內在許多不願看到的醜陋事物:惡習和罪過等等。這些事物使我們蒙蔽,遠離了耶穌的光。」

教宗說:「如果我們開始思考這些事物,那麽我們找到的不會是一堵牆,而是出口,因為耶穌說過祂是光:『我來到世界上不是為審判世界,而是拯救世界。耶穌是光,讓光照耀你,讓你看到你内在的那一切。」

教宗最後總結道:「上主拯救我們,但是首先祂要求我們看到我們内在的黑暗。我們不要害怕上主,祂善良、溫和,並且接近我們。祂來是為拯救我們。我們不要害怕耶穌的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全新網上節目:我哋大家

疫境下我哋大家都要留在家中,日日緊貼疫情,身心疲累。鹽與光全新網上節目《我哋大家》是一個輕鬆清談節目,主持人會開心暢談「我哋做啲乜」、「我哋傳福音」、「我哋一齊唱」,仲有「我哋推介」。我哋希望為在家中的您帶來歡笑聲!

請 FOLLOW 鹽與光Facebook: www.facebook.com/slchinese

教宗:求主接納新冠疫情的亡者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20年5月5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他在禮儀開始時,念及所有新冠疫情中的亡者。教宗說:「今天讓我們為全球疫情的亡者祈禱。他們孤獨地離世,臨終時沒有摯愛的撫慰,其中有許多人連葬禮都沒舉辦。願上主接納他們進入光榮。」

當天的福音記述了耶穌與猶太人的對話。耶穌明確告訴他們:「你們還是不信,因為你們不是屬於我的羊。」(參閱:若十22-30)教宗由此省思,哪些態度阻礙我們認識並宣認耶穌基督?

第一重阻礙是貪戀錢財。教宗說:「我們這些走入上主之門的人,也有許多人隨後裹足不前,因為錢財禁錮了我們。」上主對錢財的態度堅決,因為錢財是前行的阻礙。我們雖然不追求貧苦,卻不能為錢財而活,淪為它的奴隸。錢財是現世的主人,「而我們不能事奉兩個主人」(參閱:瑪六24)。

第二重阻礙是僵硬的態度:心靈的僵硬、詮釋法律時的僵硬。教宗指出,「耶穌正是為了這種僵硬態度,斥責法利塞人和經師」。態度的僵硬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關於這點,教宗提起一件奇聞軼事:有一名女士週六下午參加了一台婚配彌撒,並詢問這算不算一台主日彌撒,因為彌撒選讀的經文不同。這名女士害怕犯大罪,懷疑自己參加了一台「假的」彌撒,因為經文對不上號。教宗說:「這名女士屬於某個教會運動團體,可是這態度多麼僵硬。這會使我們遠離耶穌的智慧,剝奪你的自由。許多牧者助長信友靈魂裡的這種僵硬態度,而這僵硬態度使得我們進不了耶穌的門。」

第三重阻礙是懶惰懈怠。鬆懈倦怠的態度「奪走我們前行的意願」,「讓你變得不冷不熱」。懶散是我們前行的阻礙。第四重阻礙是教權主義,因為它「取代耶穌的位置」,立定諸多規矩。教宗痛斥「教權主義剝奪信友的信仰自由。教權主義作風是教會內的一種醜陋疾病」。第五重阻礙是世俗精神,也就是信仰的實踐流於世俗化。有些堂區的某些聖事的慶祝變得世俗,人們不太明白耶穌臨在的恩寵。

上述的所有態度,都「缺乏自由」。少了自由,就無法跟隨耶穌。當然,自由有時會走過頭,失足跌倒,但這總好過在開始走向耶穌之前,就一蹶不振。教宗最後懇求上主光照我們,「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內心是否自由」,能否自由地走向耶穌,「成為祂的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