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傾聽小阿爾菲父母的悲苦

2018年4月4日晚上,教宗方濟各對小阿爾菲·埃文斯(Alfie Evans)的悲痛事件發表推文。這名23個月大的英國兒童阿爾菲正處於昏迷,住在利物浦一家醫院。該醫院的醫生有意拔除維持其生命的呼吸器。

教宗在推文中寫道:「我衷心希望能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繼續以悲憫之心陪伴小阿爾菲·埃文斯;願他父母的沉重悲苦能獲得傾聽。我為阿爾菲、他的家庭,以及每位相關人士祈禱。」

這一事件令人想到另外兩個英國兒童查理•加德(Charlie Gard)和依賽亞·哈斯楚普(Isaiah Haastrup),他們也遭遇了類似的悲劇,分別於2017年7月28日和2018年3月7日離開人世。

小阿爾菲患有未知疾病,醫生認為患者已經無法治癒且病情不斷惡化,因此要求英國高等法院授權拔除呼吸裝置。法官給予授權,認為任何治療嘗試都是“惡劣、不正當和不人道”的頑強行為。化驗結果顯示,孩子的大腦受損,但他依然對一些刺激有反應,且心臟活動穩定。

救救小阿爾菲網頁
www.savealfieevans.com

來源:梵蒂岡電台

加拿大安省天主教會舉行「呼喚良心」主日簽名運動

「我們需要您的幫助!」

2018年第一項維護生命的行動是「呼喚良心運動」,教會懇請省議員及有意於2018年6月參選的人士增加善終(安寧)護理服務(palliative care,)之撥款,保障欲退出與安樂死(euthanasia)或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任何有關行動之醫護人員及教會機構。此項運動是建基於在2017年進行的相關運動。

多倫多總主教哥連士樞機(Cardinal Thomas Collins)及安省所有主教要求轄下教區每戶天主教家庭提交一個電郵地址,希望能在2018年2月底前收集到10萬個電郵。而所收集到的資料將供哥連士樞機與及公教團體定期(約每年6 至8 次)就有關天主教社區特別重要事項的通訊之用。

請於主日2 月24和25 日、3 月3和4日前往您所屬的堂區填寫您的聯絡資料或請到以下網址參與簽名運動: http://bit.ly/SignUpSundayRegistration

感謝您以行動活出信仰!

編譯: 鹽與光電視

來源: 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

教宗勒令比利時天主教修會不可實施安樂死

教宗方濟各勒令一個在比利時服事病人和殘疾者的天主教修會(Brothers of Charity) 在其管理的精神病院内停止實施安樂死的承諾。今年5月,這個稱為「愛德兄弟會」的男修會宣布將准許醫生在比利時屬於該修會的15所精神病院内實施安樂死。

除了荷蘭外,比利時是法律准許醫生協助精神病患者死亡的唯一國家,但應在病患的要求下才可實施安樂死。允許實施安樂死的準則之一,就是病人處於「難以忍受的痛苦」狀況,而且至少需要聽取三位醫生的意見,其中一位應是精神病醫生。

「愛德兄弟會」比利時會院的院長拉夫‧德‧利茨克(Raf De Rycke)在今年5月的公告中表明,安樂死只會用於缺乏「其它合理治療」的情況,而每一項關於安樂死的申請都會得到「極為謹慎」的考慮。他表示:「我們尊重醫生是否實施安樂死的自由,因為這是法律所保障的自由。」

「愛德兄弟會」設在羅馬的總會隨後也發表一份聲明,堅稱那種准許實施安樂死的行為實在違背了天主教會的基本原則。該修會總會長勒内‧斯托克曼(Rene Stockman)寫道:「首次聽到一個基督信仰機構堅稱安樂死是一項正常的醫療實施,屬於醫生治療的自由權限。這言論不誠實,令人反感及無法接受。」

斯托克曼總會長也強烈譴責這個修會在安樂死問題上所承受的壓力,但聲稱「這並不表明我們該當屈服」。他承認「世俗化正在損害在比利時的修會」。「愛德兄弟會」總會長最近幾個月要求比利時主教們在這個問題上表明立場,同時稟報聖座他已就此個案展開調查工作。

如今,教宗方濟各透過聖座修會部直接命令「愛德兄弟會」不可在他們管理的精神病院實施安樂死。如果不服從命令,就會依照教會法典採取嚴厲措施,甚至予以絕罰。

最近十年來,在比利時實施安樂死的案例急劇增加。提出要接受安樂死的申請案中,大部分是癌症病患或神經變性疾病的患者,而精神病患者的人數在每年死於安樂死的4000人當中只佔3%。

來源: 梵蒂岡電台

為甚麼天主教徒應該慶祝週年紀念?

加拿大的150週年,滿地可開埠375年和魁北克市成立409年… 這些慶祝日子都是為了我們能夠尋找我們的根、慶祝我們的成功、並感謝我們的前人。我的母親總是在生日時提醒我,她用了十多個小時生下了我。這十小時可能是她生命中最難忘的一刻。就這樣,我來到了這個世界。

近年來,「維護生命 (Pro-life)」這個詞常常出現在新聞中。人們經常將其與墮胎,安樂死或避孕聯在一起。其實,對於天主教徒來說,每一個與保護生命有關的題目都應該是一個「維護生命」的欄目。例如,所有的交通規則都是為了保護每一位市民生命而設的。因此,「交通規則」也包括在「維護生命」欄目內。

天主創造了加拿大,滿地可,魁北克市,我的父母,鹽與光電視…我周圍的一切,我絕對可以感受到天主的這份愛,當然不僅是愛我,是愛所有祂創造的生命,因為他是「維護生命」的!

小歷史

2017年不只是慶祝加拿大150週年紀念,也慶祝了我的堂區 – 滿地可中華天主聖神堂成立100週年紀念。根據容濟舟神父 (Fr. Eugene Berichon) 一份從沒有發表過的手稿,早在1863年已經能在滿地可發現中國人的足跡。1902年時,有一位非常熱心的退休英裔神父嘉拉肯 (Fr. Martin Gallagham),帶著小提琴到華人聚居的街道口,自彈自奏,吸引華人聚在一起,又親自教授英語,兩年間曾為五十八位華人付洗,登錄在 St Patrick’s Basilica 洗禮冊上。他們都是男性,年齡從18 到 49歲。

Fr. Thomas Tou

杜寶田神父 – 第一位在加拿大華人社區服務的華人神父。

1917年7月1日,賈耶修士 (Deacon Romeo Caille) 在無原罪聖母傳教修女會總會院晉鐸,廣請各華人領袖觀禮。 禮畢便被主教任命為「華人教務負任人」,官方名為 DESSERVANT。 滿地可中華天主聖神堂的使命就從這裡開始。按照天主的旨意,在1956年,當時的滿地可主教 P. E. Leger 到羅馬公辦,順道向教廷傳信部申請一位華人神父去服務。然後傳信部便派了當時暫留意大利堂區「幫閒」的杜寶田神父來到加拿大。「幫閒」意思是暫時不可接受正式職務(1949年,由於中國政府主張無神論,當時有很多在中國的傳教士遭拘捕入獄,繼而被驅逐出境。)杜神父當時正準備中國一旦開放,馬上即可返國服務。但最後卻成為第一位在加拿大華人社區服務的華人神父。

幾十年後,我,陳樹江加入了這個團體,擔任了十年的青年領袖。事實上,我在這個團體裡認識到很多信仰及靈修上的知識。 2017年7月1日,滿地可中華天主堂慶祝成立100週年。 95歲的杜寶田神父也有參加當日的慶祝活動。

感恩

當我回看歷史,天主在我出生之前已給我準備了一個和平的國家、一個公義的教會、一個能讓我增長信仰的團體、一對很會建立家庭的父母… 等等身邊的一切一切。 感謝天主! 最後我也想感謝我們的教宗額我略十三世,他創造了今天大家在用的日曆。 因此,我們才可以繼續慶祝一個又一個重要的日期,以紀念我們的根,並能感謝天主。 祝加拿大立國150週年快樂,滿地可中華天主堂100歲生日快樂!


Billy

陳樹江 (Billy Chan), 前電台節目主持及演講者,過去十年在滿地可中華天主堂服務。他喜歡用風趣幽默的方式去講述我們與天主的關係。在他的文章中,你將會看到他對青年事工的經驗和反省。


人物專輯:「杜」路

教宗聲援罕見疾病患者小查理

英國罕見疾病患者小查理(Charlie Gard)的悲慘處境持續感動世人: 位於英國倫敦醫院醫生判斷10個月大男嬰,患上罕見疾查理(Charlie Gard)已經無藥可救,他所在的倫敦醫院原本要在2017630日拔除他的維生裝置,其後推遲了拔教宗方濟各當晚在他的推特帳戶上發表推文,呼籲保護生命,尤其是患病中的生命

 

世界各地為數眾多的人正在為小查理祈禱,願他得到最後的一絲希望。在國際善心人士的解囊相助下,小查理的父母得了150萬歐元,希望能帶他到美國接受實驗治療。但英國醫生斷定,這只是延長病痛的無效治療,因為小查理所罹患的罕見疾病會使他的肌肉和神經逐漸衰弱

 

然而,為人父母者從不放棄希望,即使獲救的機率微乎其微。歐盟人權法院也向這最後的一絲希望說不,小查理的父母遂請求讓他回到自己家中死亡,但這個請求也被駁回了就在小查理要被拔的那天晚上,教宗方濟各出乎意料地發表了一則推文,寫道:「保護生命,特別是患病中的生命,乃天主託付於我們每個人的愛的義務。」

 

在這個案件中,父母的選擇自由沒有受到尊重,這令許多人深感震驚。意大利罕見疾病聯盟對此評論道,事實上這些疾病鮮為大眾所知,因此病情的發展難以預料,連醫生也無法預測這些病童的未來。

[Read more…]

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

「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

撰文:羅思家神父, 巴西略會
Fr. Thomas Rosica, CSB

在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下午,將有成千上萬的人 ,當中有許多人是年青的男和女會到達華盛頓,參與一年一度的「維護生命大遊行」“March for Life”,這讓我們停下來反思我們每個人和社區如何為生命站起來。

今年在美國首都舉行的維護生命大遊行的主題是:「一個人的力量」– 靈感來自英國著名作家約翰·羅納德·魯埃爾·托爾金(J.R.R. Tolkien):「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不管是在一個人或許多人的生活中,一個人可以為世界帶來改變。可悲的是,僅在美國,每年有一百萬名嬰兒沒有被給予機會去生存和改變世界。每個人有責任去建立生命的文化和停止墮胎行為。從你的家人或鄰居開始,我們的集體努力將改變人心,拯救生命,和建立生命文化。

而在今年5月,加拿大渥太華將舉行大型活動,包括在政府大樓前舉行鼓舞性的講話。維護生命大遊行將在兩國的首都主要的道路上舉行。 對於美國人來說,這次聚會讓人們記得在1973年1月22日最高法院就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而作出全國墮胎合法化的裁決44週年。自作出裁決以來,在美國已合法執行近六千萬次墮胎。

一貫的生命倫理

羅馬天主教會持有一貫的生命倫理。教會有關於人的不可侵犯性、神聖性和尊嚴的教導。 然而,反對墮胎和安樂死不能對那些遭受貧窮、暴力和不公正的人漠不關心。包括對那些違反生命的:如任何類型的謀殺、種族滅絕、墮胎、安樂死或故意自殺; 對那些侵犯人類的尊嚴:如殘割、對身體或頭腦的折磨等; 對那些侮辱人的尊嚴的:如非人的生活條件、任意監禁、驅逐、奴役、賣淫、販賣婦女和兒童、視人為工具而不是人而作出苛刻的工作條件等等所有這些事,都是在毒害人類社會。

人類生命和人類尊嚴在當今世界遇到許多障礙,特別是在北美。當生命不受尊重,我們應該驚訝其他的權利遲早會受到威脅嗎?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上個世紀所發生的偉大事情,我們看到隨著自由市場推翻共產主義,誇張的消費主義和物質主義滲透了我們的社會和文化。人口老化,特別是在西方,由此造成的較小的勞動力正在創造一個市場去推動安樂死。 正如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死亡的權利不可避免地讓位於死亡的責任。」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種文化之中,這種文化否認了團結,並採取了一種名副其實的「死亡文化」的形式。 這種文化是由強大的文化、經濟和政治潮流積極促進的,鼓勵一種關於社會效率的社會觀念。 這是一場強者對弱者的戰爭。 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像任何未出生或垂死的人一樣,他們是在社會結構中的弱小的一群,只能通過沉默的語言溝通和分享感情。 人類的生命具有神聖和宗教價值,但絕不僅僅是信徒所關注的價值。墮胎不僅是對個人及其家庭造成的最嚴重的傷害,而且更是對社會及其文化造威脅。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對生命的開放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9年發表的《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 (Caritas in Veritate)中,教宗

明確地闡明了人的尊嚴和對人的生命的尊重「這一點無論如何不能與民族發展相關的問題分開。」(28) 本篤寫道:「在經濟較發達的國家,壓抑生命的法律非常普遍,並已左右了生活習慣和做法,這樣助長了散播一種反生命的心態,並把它當作文化上的進步,而傳到其他國家。」「向生命開放是真正發展的所在。一個社會若開始否定及消滅生命,結果只會失去一切動機和所需要的力量去為人的真正福利服務。個人及社會若喪失了歡迎新生命的意識,那麼,在社會生活的其他方面也難以彼此相容。」(28)

教宗本篤十六世用這話總結了當前的全球經濟危機:「人要付出的代價,往往也是經濟要付出的代價,經濟的失靈也常帶來人的損失。」(32)

羅馬天主教會對關於人的不可侵犯性,神聖性和尊嚴的教導是一個我們必須每天努力去為維護生命的完美視野。我們必須每天努力宏觀地去看,而不是在狹道上看。

教宗方濟各反對墮胎

若望‧奧馬利樞機(Sean Patrick O’Malley)曾在得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舉行的哥倫布騎士團年度大會演講中說:

「有些人認為教宗應該更多地談論墮胎。我認為他說的是愛和慈悲,給人們教會關於墮胎的教導。我們反對墮胎,不是因為我們涼薄或守舊,而是因為我們愛人。這就是我們必須展示世界的。我們必須是更好的人; 我們必須愛所有的人,甚至那些倡導墮胎的人。 只有我們愛他們,我們才能幫助他們發現未出生的孩子的生命的神聖性。只有愛和慈悲才會打開那些被我們時代的個人主義所僵化的心。」

在基督的注視下

教宗方濟各斷然譴責墮胎和安樂死。他不強調哲學,科學和法律論點。相反,他直接指向基督的面容。對於墮胎,教宗說: 「每個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主基督的面容。我們每個人都被邀請在脆弱的人類中認識到天主的面容,在衪的肉體上,因著我們經常批判最貧窮的人而經歷了冷漠和孤獨。」墮胎的譴責就如嬰兒時的耶穌,黑落德王要尋找這嬰孩,要把衪殺掉。教宗在2013年9月20日的《第10屆天主教醫生協會國際聯合會大會》說:「每個尚未出生就不公平地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耶穌基督的面容,上主的面容。這面容在出生前或剛剛出生後經歷了世界的拒絕。」同樣,對於對安樂死,教宗指出:「每一位老人,即使是患病或垂暮之年的老人,也都帶有基督的面容。他們不能像丟棄文化建議我們的一樣被丟棄!他們不能被丟棄!」

維護生命是我們領洗的最深切的表達之一:我們站起來作為光的兒女,穿著謙卑和慈善,充滿信念,以堅定的信念和決心說真話,永不失去喜樂和希望。維護生命不是一個政黨或某一方面的活動。這是每個人的義務: 不分左、中、右。 如果我們是維護生命的,我們必須參與我們的文化中,而不是咒罵。 我們必須像耶穌一樣看待別人,我們必須愛他們的生命,即使是那些反對我們的人。

維護生命的考驗不僅是參加在世界主要城市的一天的集會或遊行,真正的考驗是在其餘的364天的生活中能做什麼、能有多少的付出。我們會否一致地反對任何類型的謀殺、種族滅絕、墮胎、安樂死或故意自殺、侵犯人的尊嚴和強迫人的意志。我們如何維護那些忍受非人生活條件、任意監禁、驅逐、奴役、賣淫、人口販運和受苛刻的工作條件的人? 所有這些事情,更毒害人類社會。 讓我們祈求我們可以有一個堅強和一貫的生命道德觀。

讓我重申教宗的說話:

「每個尚未出生就不公平地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耶穌基督的面容,上主的面容。這面容在出生前或剛剛出生後經歷了世界的拒絕。」

「每一位老人,即使是患病或垂暮之年的老人,也都帶有基督的面容。他們不能像丟棄文化建議我們的一樣被丟棄!他們不能被丟棄!」

讓我們為生命站起來,一起面對社會中最弱小和最脆弱的人,看看他們面容上的耶穌基督。不管我們在那裡,這些話語和思想是我們唯一的理由去維護生命。

英語全文 English

#franciscus

教會透視:墮胎的問題

blog_1463203762

特別專題訪問:
本集請來一位神父暨醫學專家,現任羅馬宗座宗徒之后大學生命倫理學系系主任-譚傑志神父,與我們深入探討墮胎的問題。

加拿大全國維護生命大遊行2016

march4life_610x343

2016年5月12日(星期四),將有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加拿大的主教們,聚集在加拿大渥太華國會山莊參加加拿大全國為維護生命大遊行,見證生命的神聖,抵抗當今對生命的威脅,尤其是墮胎和安樂死。

《鹽與光》將會全日在現場參與及拍攝,並透過電視網絡及社交媒體,以英語、法語為您報導當天的活動進程。活動詳情,請瀏覽大會網頁Campaign Life Coalition

加拿大全國維護生命大遊行2016將於在5月11日(星期三)下午以彌撒、燭光祈禱、朝拜聖體直至翌日早上7時來揭開序幕。5月12日(星期四)早上,為維護生命舉行彌撒。中午開始遊行,更有支持生命的音樂家以音樂伴隨遊行隊伍,途中會穿越渥太華市中心的街道。5月13日(星期五),大會更有青年會議。

在《生命的福音》通諭中,聖若望保祿二世發表了以下的緊急呼籲:

同時也是因天主之名向每一個人所提出的迫切懇求:

請尊重、保護、珍愛和服務生命,所有人類生命!

只有遵照這個方向去做,你才能找到正義、發展、真自由、和平與幸福!(5)

維護生命大遊行正是是回應這呼籲,一起歡呼慶祝生命和反對所有摧毀生命的威脅。

按此查看《鹽與光》播放節目時間表

收看直播

教會透視:安樂死的問題

教會透視:墮胎的問題

墮胎之悲劇 , 禧年之慈悲

2015年9月1日,教宗方濟各致函宗座推廣新福傳委員會主席,宣布有關慈悲禧年的特恩。其中,教宗宣布在禧年期間,所有司鐸享有寬赦有關墮胎的罪的權力。傳媒紛紛立即作出報導,但許多報導對事件有所誤解。其中,美國國家廣播公司(MSNBC)網頁頭版最初刊登以「教宗要求神父們容許墮胎的罪」為標題的報導,而主持更在電視節目上說:「教宗准許人作多次墮胎,鼓勵人可等到12月8日後才墮胎,而又不需要有悔疚的心。」大部份傳媒對天主教的教理的不理解,或敵視宗教,某程度上可以理解。對於熱心的教友,雖然清楚墮胎是嚴重罪行,但也未必清楚有關墮胎和告解之間的關係。

教會是否對墮胎的立場有所改變?慈悲禧年開始之前,司鐸能否赦免墮胎者的罪?人是否墮胎後就自動可被寬恕?

以前,根據1917年的《天主教法典》,有一些「保留的罪」(reserved sin)只可由主教寬恕,但隨著1983年的《天主教法典》公布後,已經再沒有只可由主教寬恕的罪。1983年的《天主教法典》中,說明了對於一些較嚴重的罪,教會可加以「罪罰」(penalty,或稱「刑罰」)作懲戒,以望信友不會再犯。「罪罰」有多種,例如「禁罰」(interdict)、「停職罰」(suspension)和「絕罰」(excommunication)。請注意,這教會法的「罪罰」有別於因罪過的赦免而要為天主作出的補償所稱的「罪罰」(temporal punishment)。

「罪」關乎犯罪者和天父的關係,是每人自身的道德狀況,而「罪罰」是教會法因罪所給予之刑罰,兩者有別。「罪罰」通常是「待科罪罰」(ferendae sententiae penalty),意思是未經教會的訴訟宣判前,犯人不受其約束。但有少數罰為「自科罰」,意思指,敎徒若犯下這些罪而又符合一系列的條件,就會自動受「自科罪罰」(latae sententiae penalty)所約束。例如,未領司鐸聖秩而擅自舉行彌撒者和擅敢聽告解者,受自科禁罰(第1378條);非法領受司鐸聖秩者,自動受停職罰(第1383條)。

「絕罰」是最嚴重的一種罪罰。受絕罰者禁止在任何禮儀中擔任任何職務、舉行聖事或聖儀或領受聖事、擔任教會的任務或職務或行使治理的權力。《天主教法典》列出八種可構成「自科絕罰」latae sententiae excommunication)的罰行:

  • 背教、異端或裂教者(第1364條)
  • 拋棄聖體,或命取或保存聖體以作褻瀆者(第1367條)
  • 對教宗施以暴力者(第1370條)
  • 赦免違犯第六誡罪的同犯的司鐸(第1378條)
  • 主教無教宗任命祝聖別人為主教,及被其祝聖為主教者(第1382條)
  • 聽告解司鐸直接洩漏告解秘密者,和在告解中作翻譯和洩漏秘密者(第1388條)
  • 凡設法墮胎而既遂者(第1398條)
  • 合意共同犯以上的罪的同謀(如無其助力則犯罪不成立)(第1329條)

然而,縱使犯了以上嚴重的罪,也很大可能不受「自科絕罰」的束約。在告解亭內,當司鐸聽了有可能構成「自科罪罰」的罪時,便會嘗試了解懺悔者是否符合其他條件。法典列出十項理由,令犯罪者不受「自科絕罰」的約束。例如,有不健全的理智者、由於過失酗酒或類似的心神錯亂因而缺乏理智運用者、行為出於非故意的重大感情衝動者、未滿十六歲者、犯罪行為出於重大畏懼或重大困難者、犯罪人對無理侵犯自己或他人而行使自衛、出於抗拒重大及無理的挑釁者、不知有關「自科絕罰」法律者等等,通通不會自動受到絕罰(第1324條)。可想言之,許多墮了胎的女人,也可能沒有被「自科絕罰」。(甚至,有些教會法典學者認為,沒有一個女人可真正地受有關墮胎的「自科絕罰」約束。)在這情況,告解司鐸可簡單地給予赦罪。沒有構成「自科絕罰」,主觀上這表示犯罪者無需受到嚴厲的刑罰,但客觀上該罪的嚴重性並沒有變更。

請留意,在以上列出構成「自科絕罰」的項目中,積極令墮胎發生者(如強迫墮胎者墮胎的男朋友、進行墮胎的醫生、協助墮胎手術的人員)也很大可能受到「自科絕罰」所約束。教宗沒有對他們作出寬鬆的態度。

各種「自科罪罰」之中,告解司鐸有權免除(remit)其中一些罪罰,但有一些「自科罪罰」即須由主教免除,甚至只可由宗座(透過教廷的「聖赦院」)免除。教會法上,墮胎所涉及的「自科絕罰」要由主教免除。而因為這時代墮胎的普遍性,主教可委派有「告解行使權」(faculty of confession)的司鐸為代表,令他們也有免除墮胎的「自科絕罰」。現時,大部分美國和加拿大和所有澳洲的教區裡,神父已經有這受委的免除權。所以,教宗在信函所提及的有關寬赦有關墮胎的罪的權力,其實是指這免除「自科絕罰」的權力。而在全世界裡,筆者相信大部分華人神父已經享有這權力。

雖然罪罰的免除通常在告解聖事中發生,但這有別於罰的赦免(absolution of sins)。司鐸唸的「赦罪經」同時可赦免罪和免除教會法的罪罰。另外,如告解者身處有死亡的危險,所有司鐸(包括沒有聽告解行使權的司鐸、「還了俗」的司鐸)也可赦免罪和免除罪罰(第976條)。

教宗在這信函中顯示了慈悲,讓曾墮胎者不再「在心中忍受這痛苦的決定的疤痕」。同時教宗提醒墮胎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罪:「現在這時代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關於對生命的尊重。一種廣泛性麻木不仁的心態,導致損失了個人和社會對迎接新生命的認知。一些人只是膚淺地意識到墮胎的的悲劇,不了解墮胎的極端壞處。」教宗鼓勵,墮胎者應懺悔,「透過告解聖事,以誠懇的心尋獲與天父修和」。所以教宗在信函中寫道:「我賜予權力給所有司鐸,在禧年期間,當人進行了墮胎,有懺悔的心,尋求寬恕,就可寬赦她們有關的罪。願司鐸能實踐這重任,以言語表達真誠的歡迎,為這罪之嚴重性作出勸喻,指出一條真正皈依的路徑,帶領人走向天父的大方寬恕。

對於禧年期間有關墮胎的告解和其他禧年大赦問題,筆者相信稍後「聖赦院」會公佈法令,詳細講解有關條件。教宗這信函缺乏法律效力,而信函中的用字也缺乏精確性,但相信這只是一個預告。禧年本身的意義就是能讓眾人的負擔得以免除,而罪的枷鎖正正是心靈上最重的負擔。禧年期間,教會將開啟她無盡的寶庫,以鼓勵教徒能走上成聖之道。

慈悲禧年就是要提醒我們,只有天父的慈悲,我們才可獲得救恩。要接受天主的慈悲,我們首先要懺悔和痛改,才能活出基督。我們每人都是罪人,天主的慈悲不會將任何人拒諸門外。但我們也要踏出一步,以謙卑懺悔的心嘗試敲門,天父便會在筵席上擁抱我們,分享祂慈悲的面容。

 

撰文、圖片:Gabriel Chow

信函原文【英】

 

美國天主教會要求廢除死刑

blog_1438288135

美國天主教司鐸協會(AUSCP)與美國天主教主教團(USCCB)同心協力,要求廢除死刑。7月27日,該司鐸協會主席博諾神父(Bernard Bonnot)在公告中表示,美國司鐸「以祈禱和公開見證」全力支持美國主教團反對死刑的立場。

早前,7月16日,美國主教團在發起反對死刑運動的10週年機會上發表公告指出,「為營造生命文化,必須廢除死刑」。簽署這份公告的是美國主教團正義與人類發展委員會主席溫斯基總主教(Thomas Wenski)和維護生命委員會主席奧馬利樞機(Sean O’Malley)。這兩位神長期許美國能停止「以處死殺人犯來教導不可殺人」,因為「這個暴力惡性循環削弱全人類」。

主教們在公告中引述教宗方濟各今年3月20日致國際反對死刑委員會主席的信函,重申「死刑是不可接受的,它是違反人不可侵犯的生命和人性尊嚴的嚴重罪行」。美國天主教司鐸協會成員在反對死刑方面意見一致:根據該協會今年4月的內部調查,99%的應答者認同該協會理當支持教宗的呼籲和美國主教團的立場。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