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會晤拉丁美洲主教團領導委員會

2017年9月7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波哥大聖座使館接見了拉丁美洲主教團領導委員會的成員,強調阿帕雷西達是一個尚未完全發現的寶藏。這個委員會的5位主席委員、35位主教和22個主教團的秘書長出席參加。

教宗重提4年前他在里約熱内盧發表的講話,尤其談到阿帕雷西達的牧靈遺產,以及必須學習它以地方教會參與為基礎的方法,使這方法在美洲大陸的使命中延續。

教宗說:「使命並非那些排滿議事日程且耗盡寶貴精力的行動計劃的總和,而是努力把耶穌的使命置於教會的中心。這項努力必須成為衡量結構是否有效、司鐸是否結果實,以及他們是否能激發喜樂的準則。因為沒有喜樂,就不會吸引任何人。」

教宗強調:「當時的誘惑如今仍舊存在,例如把福音的訊息意識形態化、教會功能主義和教權主義,以及沒有能力與人的心靈交談。天主藉著耶穌與人交談時,並沒有像公證人那樣借助一張冷冰冰的傳票,而是以一個父親獨特的聲音呼喚兒子。因此,我們不可把福音簡化為一項為時尚諾斯底主義服務的計劃,或一種把教會當作自我推銷的官僚主義的觀點。教會應做傳教的門徒,持續走出去,與耶穌一起走向弟兄姐妹,走近和會晤他們。」

教宗說道:「把教會的信德財富轉變成一種到期就慶祝的紀念活動來得比較方便,例如《麥德林文件》50週年、《美洲教會》勸諭20週年,以及阿帕雷西達會議10週年。然而,我們必須守護並促使這財富流動,加固與天主的關係,好能重新找到拉丁美洲傳教的核心,而當務之急正是重獲合一。」

「今天在美洲傳教就應克勝法學士們無益而瑣碎的分析,如同耶穌那樣走向人群。耶穌邊走邊會晤;一遇到人就走近他們;走近之後就與他們交談;交談時常以祂的權威去觸摸;祂的觸摸能治癒和救贖人。因此,傳教靠的常是一對一的接觸。」

針對有人抱怨在拉丁美洲是一種「希望赤字」的局面,教宗要求拉丁美洲主教團領導委員會在子民當中注重希望的具體實現。儘管數據統計和新聞報道把青年描繪成麻木不仁或迷失在吸毒和暴力當中,教宗仍重申不可被這些歪曲的形象所牽制,卻應在明確和客觀的教育計劃上注入時間和資源。

最後,教宗指出:「拉丁美洲的希望能透過平信徒的心靈、智慧和手臂來傳遞。這種看待人的希望不是以自我充足的模糊眼光,而是以基督徒單純的目光。作為拉丁美洲主教團領導委員會,如果我們願意服事我們的拉丁美洲,我們就應熱忱地投身其中。」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接見哥倫比亞主教

2017年9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波哥大主教府所在地樞機大樓(Palazzo Cardinalizio)接見哥倫比亞主教時表示:哥倫比亞需要你們主教們的注視,以支持它勇敢地邁出第一步,走向最終的和平,走向修和,拒絕以暴力解決問題,克勝那導致諸多苦難的不公平,放棄腐敗這條容易走卻沒有出口的道路。

教宗方濟各回顧了保祿六世和若望保祿二世的訪問,解釋了他本次訪問格言的意義:「讓我們邁出第一步」。

教宗說:「事實上,正如聖經所言,天主是第一步之主,祂首先接近亞巴郎和梅瑟,甚至透過耶穌降生成人而邁出不可逆轉的一步;耶穌賜予那些接納祂的人始終能邁出第一步的自由,使他們永不迷失道路。你們永遠不要失去這個自由。你們要在祈禱中與耶穌一起尋找合一,不要像某些人那樣斤斤計較,因為他們只想叫你們成為屈服在現世專制之下的公務員。相反地,你們要常常注視揀選你們的那一位的永恆,準備好接受祂口中發出的決定性審判。」

教宗表明:「哥倫比亞必須維護它各式各樣合法力量的獨特性,牧靈的敏銳性,區域的特色,歷史的記憶,教會獨特經驗的財富。你們要建設教會,一個為這個國家提供雄辯的教會,向人見證國家若不落入少數人手中,保持對非洲-哥倫比亞根源的特殊敏感力,就能獲得發展。」

哥倫比亞主教們應該身先士卒地觸摸他們國家和人民在歷史上留下的傷痕。

教宗說:「你們既不是技術人員,也不是政治家,你們是牧人。因此,你們應該自由地宣講修和與慈悲的聖言。你們是基督的合法牧者,哥倫比亞有權經由你們的口得到天主真理的質疑;天主在反覆質問:『你的弟弟在哪裡?』這是一個不能被壓抑的問題,即使有人聽到後會不由自主地低下頭,感到困惑,陷入自我慚愧,因為他出賣了他的兄弟,也許只是為了幾包毒品,或者一個錯誤的國家利益的概念,抑或出於虛假的良知,認為只要目的正當就可不擇手段。」

教宗然後審視了哥倫比亞的社會階層,以及他們的困難和才華,勉勵該國主教:「始終注視具體的人。我不給你們秘方,也不想給你們留一張任務清單,我只邀請你們從容地履行自己的承諾。」

教宗也談及哥倫比亞的家庭,以及今天維護生活的艱難,特別關注了暴力和酗酒的創傷,婚姻關係的脆弱,父親在家庭中的缺席以及這一問題導致不安全和孤兒感的悲慘後果。教宗看到有許多青年面臨內心空虛的威脅,把毒品當作出路,陷入投机的生活方式或顛覆性的誘惑。

教宗因而邀請家庭成為結果實的樹,並對年輕人說:「你們不要害怕站起來提醒大家,一個在毒品販賣的光環中迷失的社會,將被那道德的腐化所拖累,進而與魔鬼做交易,到處播種腐敗的種子,同時也助長逃稅的天堂。」

教宗惦念著司鐸,祈願他們能獲得培育和關懷;教宗也沒有忘記男女會士,稱他們是對一切世俗的公開挑戰。

最後,教宗勉勵說:「在亞馬孫的一些方言中,人們用『我的另一條臂膀』來表達『朋友』這個詞。你們要做亞馬孫的另一條臂膀。哥倫比亞無法在切除一條臂膀後,還能既不毀容,也不毀心。」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鼓勵哥倫比亞青年建設一個他們夢想的國家

2017年9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波哥大主教座堂瞻仰了該國主保奇金基拉(Nuestra Senora di Chiquinquira)聖母像後,在毗鄰的樞機大樓會晤哥倫比亞主教。教宗會見主教們之前,先在樞機大樓陽台上問候了聚集在大樓前的信眾,其中有2萬多名青年。他們以極大的熱情聆聽教宗的講話。

教宗首先問候他們:「願你們平安!」,並再次強調自己是和平與希望的朝聖者。他說:「我以和平與希望朝聖者的身分來到你們這裡。我渴望以喜悅之情活出這個相遇的時刻,為哥倫比亞取得的一切成就和每個人的生命感謝天主。」

教宗繼續說:「我也來這裡向你們學習,學習你們面對逆境時的堅忍。你們度過了艱難和黑暗的時刻。然而,上主接近每一個人,擁抱每一個人,對祂而言我們都非常重要。」

教宗重申:「我要與哥倫比亞人分享最重要的真理,那就是天主以父親的愛來愛我們。祂鼓勵你們繼續尋找和平,渴望和平,真實與持久的和平。」

教宗接著向來自整個哥倫比亞的青年開玩笑說:「即使我把眼睛蒙起來,我也知道只有青年才能製造出來這片美好的喧鬧聲!請你們保持喜悅,它是年輕的心與上主相遇了的標記。若你們保持這份與耶穌相遇的喜樂,誰也不能從你們那裡偷走你們的喜樂。」

教宗再次重複道:「天主以父親的心來愛我們。這是喜樂的原則,這信念足以點燃整個世界。」

他勉勵青年說:「什麼事能阻止你們改變這個社會呢?你們不要害怕未來,而要勇於夢想大事!」

教宗再三囑咐青年不要對他們的哥倫比亞兄弟姐妹的痛苦無動於衷,並且要幫助老年人,以免他們對痛苦和拋棄習以為常。教宗表明,年輕人有判斷的能力,看到錯誤的能力,但也要有理解受苦者的痛苦的能力。

教宗勸勉青年具有寬恕他人的能力,不要讓自己被舊事物粘住,卻要展望未來。教宗對他們說:「你們要以新的微笑看待生活,繼續前行,不要害怕!你們要建設一個我們一直夢想的國家。你們是哥倫比亞和教會的希望。」

最後,教宗也邀請在場的所有信徒為社會更新作出努力,使它成為公正、穩定和富有生命力的社會。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哥倫比亞教會繼續留在最艱難區域工作

教宗方濟各目前正在哥倫比亞進行牧靈訪問。9月8日下午,他將在比亞維森西奧參加全國修和祈禱大會,哥倫比亞暴力受害者、軍警人員和前遊擊隊員也將出席參加。哥倫比亞政府與革命軍(FARC)在50年的流血衝突後,去年簽署了一份和平協議。革命軍如今正在轉變為一個新政黨。

哥倫比亞明愛會主任埃納奧蒙席(Héctor Henao)向梵蒂岡電台講述哥倫比亞目前社會-政治狀況。

他說:「對哥倫比亞社會而言,在尋找一條能讓一個組織轉變成一個政治團體的道路上,不管是政府還是革命軍都做了很大的工作。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或許前遊擊隊員一開始會很難明白民主的整個動態。但我認為,這為他們和社會是個契機,尤其是為那些因武裝衝突而受苦的區域。這些地區將參加明年舉行的總統與議會選舉,有機會在當地社會組織中選出議會成員。」

哥倫比亞教會在促進和平的道路上始終作出很大的努力。

埃納奧蒙席表示:「作為教會,我們要繼續留在最艱難的地方工作,因為當地團體與司鐸和教會相連。這些年來,教會是唯一留在那裡的機構,即使在最艱難的情況中也是如此。」

除了武裝衝突受害者和退役軍人之外,今年4月莫科阿(Mocoa)泥石流的倖存者也將來到比亞維森西奧看教宗。

埃納奧蒙席說:「他們來看教宗,這將是一個機會肯定教會為這些團體所做的一切,以及如何為他們工作。我們與政府當局和其他組織緊密合作,重建莫科阿社會。為此,他們來看教宗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也想感謝教宗為他們所作的一切,以及教宗很多次籲請國際社會關懷哥倫比亞人。」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哥倫比亞兩位殉道者被冊封為真福

這兩位哥倫比亞新真福分別是阿勞卡主教哈拉米略(Jesús Emilio Jaramillo Monsalve),他也是亞魯馬爾外方傳教會會士,以及教區神父拉米雷斯(Pedro Maria Ramírez Ramos);前者於1989年遭仇教的游擊隊員凌虐並殺害,後者於1948年4月10日被仇教者殺害。他們是暴力浪潮下勇敢卻被視為討厭人物的締造和平者。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會晤哥倫比亞政府當局

2017年9月7日,教宗方濟各正式展開對哥倫比亞的牧靈訪問。當天的第一項活動是在首都波哥大的總統府禮貌拜會國家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並會晤政府當局,發表他本次訪問的首篇講話。參與會晤活動的還有宗教領袖、外交人員、企業家,以及民間團體和文化界代表。

教宗首先從哥倫比亞富饒的自然環境談起,稱這是一個「在各方面都蒙受祝福的國家」。

教宗說:「這不僅讓人讚賞它的美麗,也邀請人懷著敬意守護它的多樣性。實際上,哥倫比亞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第二大的國家,行走其中我們能品嘗和看到上主是何等慈善(詠34:9)。」

哥倫比亞經過50多年的內戰,終於恢復安定,最近一年尤其取得了巨大碩果。教宗藉著此行感謝哥倫比亞人為終止武裝暴力與尋找修和之路而付出的努力。

教宗說:「我們的進步增強我們的希望,讓我們堅信對和平的追求是一項不斷進行的工作,一項絲毫不能懈怠的任務,需要眾人的努力。通往和平與諒解的道路越艱難,我們就越應該努力承認他人、治癒創傷、建立橋樑、增進關係、相互幫忙。(《福音的喜樂》67號)」

教宗然後強調:「不正義是社會詬病的根源,因此籲請在場的政府當局和各界人士關切今天被社會排斥和邊緣化的每個人,那些不被多數群體重視的人,那些落在後面和躲在角落的人。為了創造和組成社會,每個人都是必要的。一個國家的偉大和美麗即在於此:人人被接受,人人都重要。差異就是富饒。」

天主教會忠於她的使命,致力於和平、正義和公益。關於教會對哥倫比亞的重要性,教宗解釋道:「福音原則是哥倫比亞社會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此它能大力促進國家的發展,尤其在尊重人類生命方面,因為這是建設一個免於暴力的社會的基石。」

哥倫比亞人面對的是一個美好而高貴的使命,也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教宗引用該國作家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的話勉勵他們說:「面對壓迫、掠奪和遺棄,我們的回答是活下去。不論是洪水還是瘟疫,饑荒還是災難,甚至那連綿不絕、永不停息的戰火,都無法減少生命對死亡的頑強優勢。因此,一種全新的、顛覆性的生命烏托邦是有可能的。在那裡任何人都不能為他人做決定,包括死亡的方式;在那裡,愛真的存在,幸福真的可能;在那裡,那些註定經受百年孤獨的人終於且永遠享有在大地上重生的機會(諾貝爾和平獎講話,1982年)。」

最後,教宗總結道:「我來到這裡就是要告訴你們,你們並不孤獨,有許許多多的人願意在這個階段陪伴你們。我的這次訪問意在激勵你們,盡一份力,使這條通往修和與和平的道路更加平坦一些。」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抵達波哥大:任何人都不能騙走或奪去你們的希望

(哥倫比亞時間)2017年9月6日下午4時許,教宗方濟各經過12個小時的飛行後抵達波哥大軍用機場,比預定時間稍有提前,儘管他的座機為了避開伊爾瑪颶風曾改變航向。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 Calderón)伉儷、政界人士,以及當地主教和信友們到機場迎接了教宗。

幾位兒童向教宗獻上鮮花,其中一位名叫厄瑪努爾(Emmanuel)的兒童在革命軍關押人質的叢林中出生,因為他的母親羅哈斯(Clara Rojas)議員曾被革命軍綁架並關押多年。厄瑪努爾贈送給教宗一隻瓷質白鴿。

桑托斯總統向教宗介紹前來機場的各代表團,青年們則在一旁跳起民族舞蹈。教宗親切地問候在場的病人和殘疾者,他們當中除了兒童外,還有在衝突中受害的平民和軍人。教宗輕撫他們,與他們一起拍照,對他們竪起大拇指,滿臉笑容。

之後,在波哥大總主教兼拉丁美洲主教團委員會主席薩拉薩爾(Rubén Salazar Gómez)樞機的陪伴下,教宗乘座車前往市内的聖座使館,沿途15公里受到數十萬人的熱烈歡迎。路旁的店鋪也打開電視機讓無法前往機場的人目睹教宗抵達的場面。

在前往聖座使館的路上,許多波哥大市民,尤其是青年緊緊尾隨在教宗座車的後面,絲毫不理會這樣做會打亂教宗的車隊。為教宗車隊開車的司機們更是使出了他們的絕技,一會兒加速油門,一會兒又猛力刹車,有時著實冒著風險,製造歡樂的氣氛。

教宗在公路兩旁市民們的熱烈歡迎下駛向市内,當車隊經過一道立交橋下方時,早已在橋下等候的數百人立即起身揮手歡迎,一隊騎著自行車的少年則在天橋的另一側與教宗的車隊平行前進。

抵達聖座使館後,在那裡等候教宗的信友團體立即載歌載舞。他們當中的一些青少年有的曾在街頭流浪,有的曾吸毒或在窘困的環境中生活。他們贈送給教宗當地特有的披巾和他們的喜樂。

教宗勉勵這些信友:「決不可失去喜樂和希望,因為任何人都不能騙走或奪去你們的希望。」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在哥倫比亞波哥大主教座堂名冊上的留言

Desde esta Catedral Primada le pido a la Inmaculada Virgen María que no deje de guiar y cuidar a sus hijos colombianos y que siempre los mire con sus ojos misericordiosos”.

「在哥倫比亞波哥大主教座堂,我懇求聖母無染原罪不要停止指引和關顧哥倫比亞的孩子,並常以她仁慈的目光看著他們。」

“From this Cathedral, I ask the Immaculate Virgin Mary not to stop guiding and caring for her Colombian children and to always look at them with her merciful eyes.”

哥倫比亞主教團主席:和平需要耐心和勇氣

在牧靈訪問哥倫比亞的行程中,教宗方濟各將於9月8日抵達比亞維森西奧(Villavicencio)。在這裡,教宗將主持彌撒,將兩位哥倫比亞殉道者冊封為真福。他們是阿勞卡主教哈拉米略(Jesús Emilio Jaramillo Monsalve)和教區神父拉米雷斯(Pedro Maria Ramírez Ramos);前者於1989年遭仇教的遊擊隊員淩虐並殺害,後者於1948年4月10日被仇教者殺害。除了主持冊封真福大典外,教宗還將參加全國修和祈禱大會。

2017年9月6日,哥倫比亞主教團新任主席暨比亞維森西奧教省總主教烏爾比納(Oscar Urbina Ortega)向梵蒂岡電台特派員講述了教宗方濟各本次訪問的意義,他說:

答:這首先意味著一個聲音、一個臨在,一次見證,一份召叫,邀請我們跨入新時代,一起行走,向修和邁出“第一步”。我們期待教宗勉勵我們不要害怕走這條路;這是一條漫長的路,我們要一步一步地前行,所有人,兒童、青年、成人和老人都要獻出自己的經驗和誠意。

問:過去天主教會從不知倦地致力於和平進程。今天教會面臨哪些挑戰,國家帶有哪些傷痕?

答:修和的道路坎坷難行,需要時間、耐心、經驗和勇氣。我們需要花時間與每一位受害者進行修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但我們有福音的力量來幫助我們。我們大家都要付出努力,無論是神父、主教,還是平信徒。

問:此刻與革命軍(Farc)的和平是否牢固,或者依然存在危險?

答:現在革命軍成員轉變為一個新政黨的程序已近尾聲,他們將參加明年5月舉行的議會和總統選舉。這一切都不容易實現,但人們有意願這麼做。在比亞維森西奧的行程中,我們安排了一段為遇難者祈禱的時刻,教宗將向我們發表重要講話。我們充滿期待,其他人也是如此,因為教宗將鼓勵我們踏上這段新的接納之路,甚至要接納之前的敵人,並與他們同行。

問:教宗將在比亞維森西奧冊封哈拉米略主教和拉米雷斯神父為真福。他們在哥倫比亞人眼中具有怎樣的形象?

答:他們是我們非常敬愛的人。拉米雷斯神父在時間上離我們較遠,他死於1948年,年輕一代不太熟知;哈拉米略主教離我們比較近,死於1989年,年輕人對他有更多的了解。主教在這附近的一個城市去世,這裡是哥倫比亞廣袤的平原,當地農民們都記得他,那些在過去或今天依然因民族解放軍隊(ELN)的戰爭而受苦的百姓都記得他。對我們而言,冊封他們為真福是標記,鼓勵我們為那些受苦者服務並獻出自己的生命。

問:哥倫比亞走向修和的標記對拉丁美洲的緊張局勢有何意義,能帶來哪些願景,尤其考慮到委內瑞拉面對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

答:我們必須繼續對話和寬恕。如果我們無法與他人展開對話,修和就更難以想像了,無論在哥倫比亞、委內瑞拉或其它國家都是如此。此外,我們不能強制人去寬恕,寬恕必須發自內心。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哥倫比亞教會歷史

教宗方濟各在哥倫比亞訪問期間將會晤該國主教們,並冊封兩位殉道真福。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不久前稱這個教會是一個既活躍又慷慨的團體,在經受考驗的時期沒有膽怯、驚恐或害怕,反倒持續陪伴信友們。

哥倫比亞教會在500多年的歷史中不斷向前邁進。早在西班牙統治時期,首個教區於1510年在巴拿馬與哥倫比亞交界的達連(Darién)成立,但由於氣候差和距離遠,壽命很短。之後,傳教士們的臨在隨著西方人的抵達才逐漸增加。

西班牙的道明會和方濟各會傳教士於1550年最先抵達波哥大的前身聖菲波哥大(Santa Fé de Bogotá),在印第安人當中展開使徒工作。隨後,奧斯定會士於1575年到來。耶穌會士則在17世紀初才踏足哥倫比亞土地。

聖菲波哥大教區建於1562年,兩年後的1564年升格為總教區。到了17世紀中葉,新格林納達已全部都是天主教地區。哥倫比亞於1819年脫離西班牙成為獨立的國家後,在良十三世教宗牧職時期,教會於1887年與政府簽署了一項對教會很有益處的協定。

20世紀當中,哥倫比亞的教區從11個增加到44個。許多修會也紛紛來到哥倫比亞傳教,大多從事教育和愛德工作。此外,哥倫比亞主教團也從1947年至1969年透過廣播推行教育,使上百萬農民脫離了文盲。

時至1965年,在該國5000多名司鐸和2萬名修女當中,本地人已經占了大多數。這樣一來,當地教會得以派遣傳教士到南美洲和世界其它國家傳教。與此同時,在原住民當中的福傳工作也結出了碩果。

梵二大公會議和保祿六世教宗於1968年的到訪給哥倫比亞教會的生活和牧靈工作注入了新動力。在國家陷入衝突的痛苦時期,這個教會不斷譴責暴力,呼籲和平,因而也成了暴力的受害者。若望保祿二世教宗於1986年的到訪使當地教會深受鼓勵,勇敢地促進了對話與修和。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