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在陷入戰爭的世界,青年是友愛和希望的標記

blog_1470252558

2016年8月3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7月份暫停公開接見活動後,再次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在要理講授中回顧了他剛結束的波蘭牧靈訪問和世青節活動。他強調,在一個遭受戰爭和暴力傷害的世界上,世青節的青年們成了建立在友愛基礎上的希望標記。

第31屆世青節剛剛結束,教宗稱這件盛事是一個為歐洲和全世界的先知性標記。

「新世代的青年承繼聖若望保祿二世開啟的朝聖之旅,對今日的挑戰作出回應,成了希望的標記。這標記名叫『友愛』。正是在這個陷入戰爭的世界上,我們需要友愛,需要關懷,需要對話,需要友誼。有了友愛,便有希望。」

教宗強調:「世青節的青年願意建造橋樑,一起活出相遇的喜樂。世界青年在克拉科夫聆聽了慈悲的訊息,藉著精神和身體的慈悲善舉把這訊息帶到各處。」

此外,參加世青節的羅馬女青年蘇珊娜(Susanna)在從克拉科夫返程途中,因腦炎不幸在維也納離逝。教宗提到這不幸的消息,請在場朝聖信友為蘇珊娜祈禱,祈求上主不但接納蘇珊娜的靈魂,也安慰她的親人和朋友。

接下來,教宗回顧了他到琴斯托霍瓦聖母朝聖地和奧斯維茨集中營祈禱的經歷。他在黑聖母像前看到了波蘭人民之母注視的目光。這位母親在波蘭經歷重大痛苦的時刻,支持了人民的信仰。

「波蘭今天提醒整個歐洲,若歐洲失去以基督信仰人文觀為本的價值觀,就不會有前途。在這些價值中慈悲尤其重要,聖女傅天娜和聖若望保祿二世這兩個波蘭大地的偉大兒女,就是慈悲的特別使徒。」

最後,教宗談到參訪奧斯維茨和比克瑙(Auschwitz-Birkenau)集中營的感人經驗。教宗表示,他在波蘭的訪問具有世界視野,這個世界正陷入一場斷斷續續的戰爭,因此必須回應戰爭的挑釁。而他在奧斯維茨和比克瑙的沉默無聲勝過了一切言語。

「在沉默中,我聆聽,也感受到所有在那裡逝世的亡靈的臨在;我感受到天主的憐憫與慈悲,一些有聖德的靈魂即使在那深淵中也曉得懷有這慈悲。在這無言的沉默中,我為所有暴力和戰爭的受害者獻上了祈禱。」

教宗表示:

「在那個地方我比以往更加領悟到,記憶的價值不僅在於紀念過去的事件,也是對今天和未來提出警告和責任意識,不讓仇恨和暴力的種子在歷史的行程中生長。」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機上記者會:不可將伊斯蘭與暴力相提並論

blog_1470248809

第31屆普世青年節於2016年7月31日落幕,教宗方濟各也結束了在波蘭的牧靈訪問,當天晚上返回梵蒂岡。從克拉科夫返回羅馬的航程雖然僅有兩個小時,但教宗依然回答了隨行記者們的提問,直言不可將宗教與暴力相提並論,並表明必須向青年學習。

近幾天,在歐洲和世界其它地區連續發生多起暴力事件,法國一座天主教堂遭襲擊,86歲的阿梅爾(Hamel)神父殘遭殺害尤其令天主教徒震驚。一名記者問教宗,當他談論恐怖主義時,為何從來不提伊斯蘭?

教宗回答,他不喜歡說伊斯蘭暴力,因為他每日翻閲報紙,總是看到在意大利發生暴力的消息:不是殺死女朋友,就是害死岳母。這些都是領過洗的天主教徒所行的暴力。

「如果我談伊斯蘭暴力,那麽也該談天主教徒的暴力。不是所有伊斯蘭教徒都是暴力分子,也不是所有天主教徒都施暴;但有一件事乃千真萬確:在所有的宗教内幾乎總是有一小撮原教旨分子。」

教宗以他與埃及阿玆哈爾大學大伊瑪目的交談為例,並提到一位聖座駐非洲國家大使的見證。

「在這個國家的首都,總是有許多人排著長隊去跨越禧年聖門:一些人走近告解亭,另一些人前去祈禱;但大多數的人則來到聖母的台前祈禱。他們中很多是穆斯林,願意慶祝禧年。他們是我們的兄弟!」

教宗接著指出:

「許多歐洲青年找不到工作,我們讓他們的理想化為烏有,因此他們去吸毒、酗酒,加入原教旨組織。所謂的伊斯蘭國是以極端暴力的面貌出現,它是一個原教旨組織,自稱伊斯蘭國;但我們不能說伊斯蘭就是恐怖主義,這不真實,也不正確。」

教宗表示:

「恐怖主義到處都是,在沒有其它選擇的地方生長。世界經濟若把金錢偶像置於中心,就不會把人放在眼裡。這樣便已構成了恐怖主義的雛形。它驅逐了受造界的奇跡,男人和女人,把金錢放在中心。這是反全人類的恐怖主義的基礎。」

土耳其近日因未遂政變引發的局勢也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記者問教宗,為何他至今都未談及土耳其的局勢,是擔心在土耳其的天主教少數團體會受影響嗎?

教宗回答,他沒有介入土耳其局勢並非因為擔心基督徒會遭到報復,而是情況尚不明朗。但是,倘若他必須說一些土耳其不願意聽的話,他還是說了,因為他說這些話時有定斷。

「不錯,我們總該避免讓天主教徒遭殃,但也不可犧牲真理。」

另一個問題自然關係到青年,他們是本次世青節的主角。教宗在會晤青年時,能夠使用青年們的語言和表達方式。教宗是如何做到的呢?

教宗說:

「我喜歡與年輕人交談。我喜歡聽年輕人傾訴。他們常使我感到費力,因為他們述說的事,我沒想過或只想了一半。青年人不安於現狀,他們富有創意。我喜歡這樣,於是我就學會了他們的用語。」

當天是隆巴爾迪神父擔任聖座新聞室主任職務的最後一天,10年的工作成就一言難以道盡。隆巴爾迪神父先為本篤十六世教宗效勞,後來又服事教宗方濟各,始終勤勤懇懇,盡心盡力,善於應對記者們經常提出的各種奇怪問題。

教宗不僅感謝隆巴爾迪神父,也感謝另一位負責隨機人員行李的毛羅(Mauro)先生。他說:

「我要感謝隆巴爾迪神父和毛羅,這是他們與我們在一起的最後一次行程。隆巴爾迪神父在梵蒂岡電台服務了25年,近10年又隨教宗牧訪問。毛羅則隨同教宗牧靈訪問37年,一直負責管理行李。我非常感謝毛羅和隆巴爾迪神父。」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方濟各接見世青義工

blog_1470247670

2016年7月31日,教宗方濟各牧靈訪問波蘭的最後一站是在克拉科夫陶龍(Tauron)體育館接見本屆世青義工。教宗感謝他們,並勉勵他們擁有記憶和勇氣,做教會和世界的希望。

在此之前,教宗出乎意料地第四次走到主教府窗前,問候、降福廣場上的青年。青年們希望再一次看到教宗,向他告別。教宗對他們說:「非常感謝你們的陪伴,感謝你們來此問候我。萬分感謝你們這幾天的熱情款待。」教宗最後用波蘭語「Do Widzenia」(珍重再見),向青年人告別。

在接見世青義工的講話中,教宗說的依然是感謝之詞。他說:「我感謝你們的信德見證。對教會和世界而言,你們和全世界許許多多青年的信德見證是一個巨大的希望標記。你們為愛基督而奉獻自己,體驗了投身於一項高貴事業的無限美好。」

教宗傾聽了兩位青年的見證。一位是波蘭人,一位是巴拿馬人。他們見證道,從本屆和以往的世青服務中獲得了許多恩典,他們歸屬教會和選擇度符合信德的生活使他們受益匪淺。另外,教宗也傾聽了英年早逝的波蘭平面設計師親手撰寫,由他兄弟代讀的信函。他是整個克拉科夫世青節舞台布景的設計者,卻不幸於7月初因癌症病逝。

教宗讀完他講稿中的前幾行文字後,他再次放下講稿,並詢問青年以西班牙語即席發言好嗎?青年齊聲讚好!

教宗說:「我願意向你們所有人表示感謝,義工和恩人們,感謝你們所做的一切,感謝你們長時間的祈禱。我也感謝陪伴你們的司鐸、修女和度奉獻生活者。」

世青節協調人安德肋‧穆斯庫斯(Andrzej Muskus)神父在向教宗致辭時稱青年義工們是「未來的希望」。教宗對此表示,的確如此,但這需要兩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是擁有記憶,想想自己是從哪裡來的,也就是要擁有本國人民的記憶、自身家庭的記憶,個人歷史的記憶。一個沒有記憶的年輕人不能被稱為未來的希望。那麼,怎樣才能擁有記憶呢?應該與父母交談,尤其是與祖父母交談,從他們手中接過火炬,因為他們是民族的智慧。」

「第二個條件:如果我是未來的希望,我擁有過去的記憶,現在我應該怎樣做呢?」

教宗回答說:「應該具有勇氣!要勇敢!做個勇敢的人!不懼怕!我們聆聽了這位癌症患者朋友離去的事跡。他願意在這裡!他雖然未能抵達這裡,卻有勇氣面對,敢於不斷奮鬥,即使在最糟糕的時刻。這位青年今天雖然不在這裡,卻播下了未來的希望。」

最後,教宗談到下屆巴拿馬世青節說:「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會在巴拿馬,但我向你們保證伯多祿一定會在巴拿馬。伯多祿將詢問你們:你們是否與祖父母交談過,是否與年長者交談過,從而獲得了記憶?你們是否有勇氣和膽量應對挑戰,是否播下了希望的種子?」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Rodney Leung,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

【新片】《世青中心》:波蘭世青朝聖者分享

來自香港教區的青年分享他們參加普世青年節的感受。

【新片】《世青中心》:廣東話要理講授

《鹽與光》與《香港教區視聽中心》帶給你世青的報導。廣東話要理講授由夏志誠主教主講,他跟我們分享了「現在就是慈悲的時刻」。

【新片】《世青中心》: 加拿大國家聚會青年現場分享

波蘭世青2016加拿大朝聖者國家聚會,已於7月26日在慈悲中心舉行。我們為您帶來來自溫哥華及多倫多華人青年分享世青感受。

教宗在琴斯托霍瓦主持彌撒:世人追求權力,天主甘為弱小者

daily

教宗方濟各7月28日在波蘭琴斯托霍瓦聖母朝聖地主持彌撒聖祭,慶祝波蘭接受福音1050週年。50餘萬信友和數千位主教及司鐸參禮,波蘭最高政治當局也親臨會場。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強調,天主以最簡單的方式來到世界,甘心臨在於每日的生活,如同一個由母親照顧的嬰兒。

彌撒福音選自聖史若望記述的「加納婚宴」,耶穌變水為酒,行的第一個神跡。

教宗表示,天主常藉著微小事物來施展祂的作為,加納婚宴的奇跡,正是在一個不起眼的村莊發生的,給一個年輕家庭的婚禮增添色彩。

天主接近我們,為救贖我們而取了人性。然而,世人則不同;世人總是企望擁有越來越大的事物。

 

追求權力、高位和榮耀是人性的悲劇,這個極大的誘惑使人無孔不入。而為別人奉獻自己、消除與人的距離、在微小事物上施展作為,並甘心臨在於日常的生活,則是天主的作為。

 

天主為救贖我們而成為弱小者;祂接近我們,行事具體。教宗以「弱小者」、「接近」和「具體」為三個關鍵詞來闡述他的思想。

 

弱小者

關於弱小者,教宗表示,良善心謙的上主喜愛兒童,將天主的國啟示給小孩子(瑪十一25)。

弱小者得到上主的重視和垂顧(參閲:依六六2)。

在重大考驗中見證基督之愛的波蘭殉道者們,那些極力宣講慈悲的人,如同聖若望保祿二世和聖女傅天娜那樣,在天主眼中極為重要。

上主經由這些愛的「管道」,使祂極珍貴的恩典,抵達整個教會和全人類。紀念你們的人民,接受洗禮的慶典,恰巧在慈悲禧年舉行,確實意義非凡。

 

接近

教宗談到接近的意義說,天主接近我們,祂的國臨近了(參閲:谷一15)。

上主不願留在天上的寶座上或歷史書籍中,而甘願臨在於我們每日的生活,與我們同行。教宗談到波蘭接受福音一千多年的歷史,首先為波蘭人民獲得豐沛的信仰恩典而感謝天主。

天主與你們的人民同行,牽著他們的手,有如一個父親領著他的孩子,在許多境況中陪伴著他。這就是我們,也是教會必須經常做到的:聆聽

 

具體

關於「具體「,教宗解釋道,我們從今天的福音章節中看到,天主行事具體。

聖言取了人性,「生於女人,生於法律之下「(迦四4)。

你們的歷史有福音,也有十字架和對教會的忠貞。這段歷史見證了一個純正信仰的積極傳遞,看到信仰家家相傳,父親傳給兒子,尤其是母親和祖母的作用。

 

在波蘭人民慶祝開教1050週年之際,教宗將波蘭人民託付於雅斯納古拉聖母。

教宗説道:波蘭人民憑著團結合一,度過許多嚴峻時刻。我們祈求站在十字架下、並與門徒們恆心祈禱、期待聖神的天主之母,願她激勵你們超越過去受到的委屈和傷害,與眾人建立共融,絕不陷於奉行孤立主義和追求威望的誘惑。

 

 

圖/文: 梵蒂岡電台

 

教宗從克拉科夫總主教府窗口問候青年:你們要讓人看到基督徒的喜樂

daily

 

教宗方濟各牧靈訪問波蘭期間,下榻於克拉科夫總主教府。那是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 – 卡洛‧沃依蒂瓦擔任克拉科夫總主教時的寓所。沃依蒂瓦後來以教宗身份返回波蘭也下榻於此,並且經常從總主教府的窗口問候信友,尤其是青年。

教宗方濟各依循沃依蒂瓦教宗的傳統,7月27日晚上,從窗口問候聚集在總主教府前的青年,向他們談及一位剛過世的世青節志工。

這位剛過世的波蘭志工名叫馬切伊(Maciej),年僅22歲,擅長繪圖。他為了世青節的志願服務而辭去工作。

克拉科夫此刻舉目所見的世青節旗幟圖案、主保聖人圖像和朝聖行裝包都出自他的巧手。教宗說:「馬切伊正是在這次志願服務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信德。」

然而,馬切伊去年11月被診斷出癌症,群醫束手無策,連截肢也無濟於事。

教宗感嘆道:「馬切伊多想活著前來克拉科夫,參加教宗訪問的活動。他甚至已經預約要與教宗一同搭乘電車,卻於7月2日病逝。人們感動至極,因為他為眾人行了大善事。

現在我們大家靜默片刻,悼念這位對世青節貢獻良多的旅途夥伴。我們大家靜默片刻,在心中默禱。他此刻就在我們中間。」

教宗指出,馬切伊的信德「使他回歸天鄉,與耶穌同在。他此時此刻正在俯視我們所有人!這是一份恩寵。

讓我們感謝上主賜給我們這些勇敢青年的榜樣,幫助我們在人生中向前邁進。
你們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天主偉大良善,我們每個人心中也都有善」。

教宗最後對青年們說:「現在我要告辭了,我們明天再見。你們善盡你們的本分,徹夜喧騰,讓人看到你們的基督徒喜樂,那是上主為使你們成為跟隨耶穌的團體而賜予的喜樂。」

圖/文: 梵蒂岡電台

【新片】《世青中心》:波蘭世青朝聖者分享

來自香港主業團的波蘭世青朝聖者 Tobis Ma 分享他第一次參加普世青年節的感受。

教宗與隨機記者談話:世界正陷入戰爭,但絕非宗教戰爭

Daily

教宗方濟各7月27日下午,在前往波蘭克拉科夫的飛行途中,如以往那樣與隨機記者進行了簡短談話。

教宗評論法國阿梅爾(Hamel)神父遭殘殺事件說:

世界正陷入戰爭,但這不是一場宗教戰爭。
所有宗教都主張和平,戰爭不是宗教人士的行為。
世界上有利益之爭,有為金錢、為自然資源進行的戰爭,
也有為統治人民而發動的戰爭。

 

教宗表示,我們經常聽到「不安全」一詞,但它真正的含意是「戰爭」。很久以來我們都說「世界陷入斷斷續續的戰爭中」,這就是戰爭。

我們有過1914年的戰爭,又有1939年至1945年的另一次大戰,如今則是這種戰爭。今天的戰爭也許不是那麽有組織,卻是有備而來的。

教宗重提法國教堂遭襲擊事件說,這位有聖德的司鐸,正是在他為整個教會奉獻祈禱的時刻被殺害。他只是許多受害者中的「一個」,多少基督徒,多少無辜的兒童死於非命。

我們不必害怕說出這句真話:世界正陷入戰爭中,因為它已失去了和平。

此外,教宗感謝所有為遇害司鐸而向他致哀的人,特別是法國總統。

 

 

圖/文: 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