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府將臨期默想:「飲用、節制和聖神的陶醉」(三)

  

2016年12月16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在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帶領聖座人員進行今年將臨期的第三次默想,教宗方濟各也在場出席。當天神父談到「聖神清醒的陶醉」,強調聖神降臨不是一項封閉的活動,而是教會時常保持開放的機會。

真福保祿六世教宗1975年在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第一屆世界大會中表示,這是「教會的一次機遇」,他把這項教會運動的格言歸結為聖盎博羅削(Sant’Ambrogio)的一句話:「我們開懷清醒暢飲聖神的富饒。」

坎塔拉梅薩神父表明:「聖神的富饒在原本應該是聖神的陶醉,後來人們覺得這樣的表達太過放肆而改為聖神的富饒。關於『清醒的陶醉』這個主題,教父們從類比和對比的方式討論了物質的醉和精神的醉。」

「相似之處在於這兩種醉都能使人愉悅,忘記焦慮,獲得解脫。不同之處在於物質的醉,例如:酒精、毒品、性和成就所引起的醉,使人躊躇和不安;而精神的醉則使人堅定地向善。耶路撒冷的聖奇利祿曾寫道,那些譏笑宗徒們在五旬節喝醉酒的人不無道理,他們只是錯在把這種醉歸因於普通的酒,而不是那由『真正的生命』所釀制的『新酒』,即基督。」

我們該如何把「聖神清醒的陶醉」重新置於目前的歷史和教會狀況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答道:「過去,我們常常被教導要從清醒進入陶醉的境界。換言之,要努力達致精神上的陶醉或熱忱,認為人可以通過清醒,即禁止肉體的欲望,捨棄世俗和自己,也就是節制,就能進入了淨化和透徹的精神生活。人的心靈將以這種苦修的方式擺脫自然的習慣,準備好與天主結合,傳播祂的恩寵。」

教宗府講道神師繼續說:「我們繼承的靈修思想認為人必須走不斷完善自己的道路,但我們很可能會因此而把重心從恩寵轉移到人的力量。實際上,《新約聖經》表明了二者的循環關係:節制是走向神聖之醉的必要條件,神聖之醉是實踐節制的必要條件。」

「這第二條路,從陶醉到清醒的路,正是耶穌要求祂的門徒走的路。門徒們雖然擁有耶穌這位老師和靈修導師,但他們在五旬節前始終無法實踐任何福音精神。直到在五旬節他們接受聖神的洗禮後,我們才看到了他們的改觀,他們才有能力為基督忍受一切窘況,最終為祂殉道。聖神是他們熱忱的緣由,而不是其效果。」

我們需要「聖神清醒的陶醉」,比教父們更需要。但我們從哪裡獲得聖神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說:「除了傳統的場所—聖體聖事和《聖經》之外,我們順著聖盎博羅削的目光,看到了宗徒們早在五旬節那天就已體驗的第三種可能性。聖盎博羅削說:『還有另外一種陶醉是具有滲透力的神聖之雨所引起的』。」

坎塔拉梅薩神父列舉了神恩復興運動所使用的「神聖洗禮」的儀式,一種更新基督徒生命的恩寵經驗。坎塔拉梅薩神父也強調,但這不是唯一體驗五旬節恩寵的方式,許許多多基督徒通過一次避靜、一次會晤、一次讀經也得到了類似的經驗。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最後引用真福保祿六世的話:「教會需要永恆的五旬節;教會需要心中之火,口中之言,目中之先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