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在埃及回程時舉行飛機上記者會

  

2017年4月29日,教宗方濟各結束他的第18次國際牧靈訪問,從埃及返回羅馬。在飛行途中,教宗回答了記者的提問,談及朝鮮核危機、意大利博士生雷傑尼(Giulio Regeni)遇害事件、移民問題、委內瑞拉暴動、聯合國的角色,以及大公運動。

教宗首先談及朝鮮核危機,指出核戰爭的危險和威脅,呼籲有關負責人展開談判,強調外交途徑是解決朝鮮危機的唯一出路。

教宗說:「關於這場零星的世界大戰,我幾乎已經說了約兩年之久,這是零星的戰爭,但它已經擴大,甚至越來越集中。某些熱點問題現在被進一步強化,因為朝鮮試射導彈已經一年了,至今仍在繼續,現在這個問題似乎過於炙熱。我常呼籲通過外交途徑,也就是透過談判來解決問題,因為這關乎人類的未來。今天擴大化的戰爭必將毀滅很大一部分的人類和文化,帶來方方面面的破壞。」

教宗然後列舉了戰火紛飛的地區,從中東到非洲;也談及負責協調工作的國家,如挪威,以及國際組織的角色。

教宗說:「我認為聯合國有責任更新自己的領導角色,因為這個角色現在有些被沖淡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有記者詢問教宗,他是否會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前往意大利參加陶爾米納(Taormina)七國峰會之際接見他。教宗表示他並未獲得這方面的要求,但他重申:「我接受任何一個國家首領的接見請求。」

談到另一個國際危機,委內瑞拉反對馬杜羅的抗議活動,以及持續了數週的衝突。教宗表示他深愛這個國家,聖座將為解決該國危機而不遺餘力。

教宗在回答有關歐洲民粹主義和法國總統選舉的問題時,提到今日的另一個危機—移民問題,說道:「歐洲的確面臨解體的危險,這是真的。我在斯特拉斯堡(Strasburgo)曾溫和地談及這個問題,在查理曼獎頒獎儀式中則以更加強烈的語氣予以強調,最近更直截了當。我們只該省思這個問題罷了嗎?從大西洋到烏拉爾山,整個歐洲也面臨一個令它恐懼的問題—移民問題。這是真的。但我們不要忘記歐洲是由移民組成的團體,移民的歷史源遠流長,我們都是移民。但我們應該認真研究這個問題,並且尊重誠實的觀點,從大的政治格局來討論問題,而不只是關注終將無所成果的國家小政治。」

有人問及教宗,他在訪問羅馬提貝里納(Tiberina)島聖巴爾多祿茂大殿時使用「集中營」來描述難民營是否為口誤。

教宗強調:「有些難民營確實是集中營。在意大利和其它地區或許有,在德國一定沒有。但您設想那些被關在一個營地、不能外出的人能做些什麼?您設想發生在北歐的事,他們想渡過海峽前往英國卻被關了起來。」

關於教宗與埃及總統的私人會晤,意大利記者詢問教宗是否談及雷傑尼被殺事件。教宗說,這是一個私人會晤,保密性應該得到尊重。教宗就這位意大利年輕學者2016年初在埃及遇難的事件表明:「我很擔憂,我已經透過聖座在處理這個問題,因為遇害者的父母也曾向我提出要求;聖座已經採取行動。我無法說事情進展如何,或到了哪一步,但我們確實在行動中。」

教宗也談及基督徒受迫害的問題,表明今天的殉道者比教會初期還多,尤其在中東。這在大公運動的層面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而大公運動需要在對話與行走中進行。教宗說:「大公運動是藉著施行愛德、相互幫助、在某些有可能的事情上攜手合作,一起走出來的。不存在靜止不動的大公運動。神學家確實應該研究討論並達成共識,但這些工作如果不在行走中進行,將無法結出好果實。」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