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為本篤十六世的兄長祈禱

  

圖片: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得知本篤十六世的兄長格奧爾格(喬治)·拉青格(Georg Ratzinger)去世的消息後,給他的這位前任寫了一封信,表示為亡者的靈魂祈禱,也為榮休教宗祈禱,使他在這悲痛時刻受到安慰。若瑟·拉青格曾於上個月6月18日不顧旅途艱辛,前往德國與兄長見了最後一面。

教宗在信中寫道:「您如此周到,最先將您親愛的兄長格奧爾格蒙席去世的消息告訴了我。我願意再次向您表達我最真誠的哀悼和在此悲痛時刻精神上的臨近。我一定為這蒙受鍾愛的亡靈祈禱,求生命之主以祂的慈悲的美善將亡者引入天鄉,賜予他為福音的忠僕所預備的賞報。陛下,我也為您祈禱,因著榮福童貞瑪利亞的轉禱,呼求天父賜予基督徒望德的支持和祂神性的親切慰藉。因著對復活基督,希望與和平泉源的歸屬,我們永遠結合在一起。」

最後,教宗方濟各以「孝愛和兄弟」的詞語表達了他與這位前任的情感和對他的敬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兄長格奧爾格·拉青格(Georg Ratzinger)7月1日在雷根斯堡(Regensberg)安息主懷,享年96歲。本篤十六世曾於上個月18日前去探望臨終的兄長,現在兄長的辭世使他失去了尚在人世的唯一家庭成員。兄弟二人在同一天晉鐸,後來一個成為知名合唱團的指揮,另一個成為神學家、主教、樞機及教宗。

格奧爾格·拉青格1924年1月15日生於德國巴伐利亞的普萊斯基興(Pleiskirchen),11歲時開始在家鄉的本堂彈管風琴。1935年進入特勞恩施泰因(Traunstein)的小修道院,二戰爆發後於1942年被迫入伍。戰爭結束後,他同弟弟若瑟於1947年進入慕尼黑的修道院。1951年6月29日,兄弟二人及其他40幾位同伴一起在弗賴辛的主教座堂由福爾哈貝爾(Michael von Faulhaber)樞機祝聖為司鐸。格奧爾格自1964年至1994年在特勞恩施泰因擔任唱經班的領班達30年之久,後來又成為雷根斯堡主教座堂合唱團的指揮,並巡遊世界,演奏了許多場音樂會。

2008年8月22日,格奧爾格被授予羅馬南郊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榮譽市民,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在那次機會上感謝該市市長並談到他的兄長說:「從我生命的開始,我的哥哥對我來說不僅是一個夥伴,更是一個可信賴的嚮導。他在決策中所展示的清晰和果斷始終是我的方向和參照點。他總是給我指出所應走的道路,在艱困情況下也是如此。」

格奧爾格·拉青格11年前接受採訪時則表示:「我和我弟弟都擔任過輔祭員,二人都服事教會。」談到他們童年的往事,他說:「若瑟在蒂特莫寧(Tittmoning)由福爾哈貝爾樞機手中領了堅振聖事。這件事令他深受感動,說他日後也願意成為樞機。可是,幾天後當他看到為家裡的墻壁粉刷顔色的工人時,又說他長大後要做粉刷工。」

他回憶了戰爭的黑暗年代和做警察的父親對納粹的抵制,之後也談到全家人對音樂的共同愛好,「我們全家人都喜愛音樂,父親有一把齊特琴,他經常在晚上奏樂。我們則一起唱歌,這為我們常是一件盛事。在馬克特爾(Marktl)時有一個樂隊讓我很著迷,我總是在想音樂是天主創造的最美的一個事物。我的弟弟也喜愛音樂,大概是受了我的影響。」

格奧爾格·拉青格是個坦誠且不善於外交的人,例如他從不隱瞞自己對弟弟於2005年的當選並不欣喜。他說:「我必須承認我沒有料到這件事,我有點失望。由於他事務繁多,我明白我們的往來該當會減少許多。無論怎樣,在樞機們人性決定的背後必有天主的旨意,我們必須予以服從。」

2011年,格奧爾格·拉青格接受德國一家期刊採訪時表示:「如果身體狀況無法支撐,我的弟弟該當有勇氣引退。」他正是最先知道本篤十六世因年邁放棄伯多祿牧職消息的人之一。格奧爾格評論這件事說,「歲數不饒人,我弟弟希望更平靜地度過晚年」。這位榮休教宗的兄長雖然腿脚不便,眼睛又有困難,卻接連不斷地從雷根斯堡來到羅馬留在教會之母隱修院陪伴本篤十六世。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