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2日:設立亞馬遜修院和開放女性執事職的夢想

  

CNS photo/Paul Jeffrey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一位厄瓜多爾主教夢想著「設立亞馬遜修院」,一位巴西主教期待儘快祝聖女性執事。這是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第六次新聞簡報的要點。經過連續兩天的小組討論後,世界主教會議與會者再次進行全體大會。本屆會議新聞組決定把這次記者會的焦點放在「天主子民僕役」的培訓。

厄瓜多爾普約宗座代牧科夫(Rafael Cob Garcia)主教強調,培育亞馬遜未來司鐸和牧靈工作人員的關鍵詞是「本地化:讓福音進入福傳地區的種種文化。這相當困難,因此需要原住民司鐸和執事」。科夫主教坦言,只有少數原住民修生走到晉鐸這一步,因為他們所在城市的修院師資缺乏當地文化的基礎,「很多原住民青年感到氣餒和被遺棄」。再者,原住民修生和部落耆老無法理解「教會法典的司鐸獨身制」。

為此,普約宗座代牧闡明,問題在於修院教師缺乏完善的「本地化培育,而讓修生轉學到其它城市並非上策」。因此,科夫主教的夢想是「設立亞馬遜修院,提供不同的學術和實際培育」,聘用熟知亞馬遜現況、已在那裡生活的修院培育人員。「他們必須通曉原住民團體語言,分享他們的日常生活並加以默觀,認識原住民文化的象徵和符號,以理解如何舉行本地化的禮儀」。

巴西聖費利斯屬地監督區監督瓦西諾(Adriano Ciocca Vasino)主教贊成這一觀點,並指出「修院不再是個適合培育傳教司鐸的場所」。傳統神學必須扎根於現實環境:「我們要自問,天主如何臨在於我的生活現況。我們觀察神學家和教父們怎樣談論這一點,然後回歸現實處境。」執事候選人「必須自立更生,融為團體的一分子,不以『半個司鐸』自居。四年的考核期過後,我們再分辨他是否合適,進而祝聖通過考驗的人」。瓦西諾主教說:「我認識一些女性正在進行這段旅程,其中有些人已經是神學家。世界主教會議和教宗文件一旦開放女性執事職,只要她們服務的團體贊成,我就會祝聖她們。」

此外,瓦西諾主教也提到原住民修道培育的困境。在他服務的地區,信友和各級教會學校學生以白人為主。兩年前,他的屬地監督區有16名天主教原住民青年渴望成為當地的執事和傳教司鐸,現在正在求學。但瓦西諾主教坦承:「我不知道該怎麼提供給他們適當的培育。我跟領導團隊正在探索新的途徑。」

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在記者會上表示,在當天的全體大會上,提出要召開一場「世界主教會議來探討女性的角色、她們與投入教會職務的男教友平起平坐,以及女教友在團體中的角色」。在秘魯從事原住民牧靈工作的玫瑰道明傳教女修會羅哈斯(Zully Riosa Rojas Quispe)修女建議,重新規劃未來司鐸的求學歷程。她指出:「修生的培育僅限於哲學,不包括祖先的智慧,或者學習亞馬遜原住民的多種語言。」

出席本屆會議的兩位執事之一、德利馬(Francisco Andrade de Lima)也談及女性執事職。德利馬執事目前是巴西主教團北區執行秘書,他認為「女性可以執行跟他一樣的職務」。他最後分享了自身的經驗,說:「我是一個擁有兩個女兒的已婚者,出生在原住民部落。我的家庭伴隨了我的整個職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