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透視:中國河南商丘教區天主教南堂十字架被強拆

最新內容:
-教宗方濟各當選5週年
-教宗本篤十六世指出與教宗方濟各牧職的內在連續性
-教宗公開接見講解天主經
-中國河南商丘教區天主教南堂十字架被強拆
-河北黎明之家善度四旬期
-中國地方教會積極回應教宗舉行奉獻24小時給天主活動
-台灣高雄教區「墾丁天主教中心」落成

教會透視:中國教會善度聖若瑟月

最新內容:
-深切哀悼胡志明市總主教區裴文督總主教
-教宗接見越南主教
-教宗方濟各欽定教會之母紀念日
-教宗三月份祈禱意向
-真福保祿六世和羅梅洛總主教即將列入聖品
-中國教會善度聖若瑟月
-介紹澳門教區傳統性的苦難善耶穌聖像遊行
-台灣2019全國聖體大會籌款活動

談說天地 第二季 第9集 顧光中蒙席(下集)

上海教難的倖存者顧光中蒙席,1988年晉鐸後不久就去了美國伊利諾州的芝加哥天主教神學院研讀神學。其後於1993年6月開始在聖荷西教區服務,任當地天主教華人社區司鐸。他的任職一直到2008年6月退休,由於中國教會的不穩定,顧蒙席尋求在聖荷西教區擔任神職工作,而由聖荷西教區杜緬主教授與其職,退休後的顧蒙席繼續在灣區和南加州為教友服務。2014年,聖荷西教區博德•麥格拉思主教宣布教宗方濟各已經回應他的請求榮升顧光中神父為俱有蒙席頭銜的聖教會司鐸。

今集顧蒙席會跟我們分享晉鐸後到美國的原因、講述三位教宗先後接見他的經過及對中國教會的願景。

重溫-顧光中蒙席(上集)

教會透視:香港教區首齣青年年微電影

最新內容:
-教宗方濟各主持聖灰禮儀
-教宗在三鐘經活動中向所有慶祝農曆新年的人致意
-教宗方濟各第一個報名參加2019年世青
-露德聖母朝聖地第70個奇跡
-為中國教會獻主十二小時徹夜祈禱會
-天津教區益世社會服務中心開啟春節前探訪行動
-山東濟南教區泰安東莊堂區開始春節慰問行動
-香港教區首齣青年年微電影
-台灣第二十六屆世界病患日祈福活動

教會透視:聖座國務卿就中梵關係接受訪問

最新內容:
-教宗公開接見活動:在彌撒中不能用報紙代替讀經
-聖座新聞室就有關教宗及中國教會事宜發出聲明
-聖座國務卿就中梵關係接受訪問
-兩加國青年將參與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會前會議
-中國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2018年2月1日起實施
-溫州信友慶祝邵祝敏主教獲釋歸來
-花蓮教區聖瑪爾大女修會表演歌曲「上山下海」

聖座國務卿就中梵關係接受訪問全文

2018年1月31日,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 (Cardinal Pietro Parolin) 接受意大利《梵蒂岡內部通訊》訪問,國務卿駁斥就正在與中國方面的接觸問題對聖座的指責強調:「我們堅信中國教友們,得益於他們的信仰精神,他們將認識到我們的行動是在對上主的信心激勵下進行的,而不是在回應世俗的邏輯。」

種種跡象(包括不透明的舉動、名副其實的政治操縱、破壞)表明,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接觸中可能會出現一些重要的進展。現在是傾聽權威聲音的時刻,幫助人們了解什麼才是教宗和聖座心中真正關心的。他們所想的首先是中國的兄弟姐妹們,幫助驅散懷疑和人為的煙幕,從而脫離政治化的敘述,去展望全部問題中教會的所思所想。為此,《梵蒂岡內部通訊》採訪了教宗的國務卿皮埃羅∙帕羅林樞機。

問: 尊敬的樞機,請您為我們談談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話?
答: 眾所周知,隨著「新中國」的到來,教會在那個偉大國家的生活曾經經歷了嚴重對立和十分痛苦的時刻。但是,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聖座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雙方代表開始有了聯繫。這種聯繫幾經波折和輾轉。聖座始終本著牧靈的態度,尋求戰胜對立,願意與民事當局展開相互尊重和建設性的對話。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零零七年給中國天主教的信中很好地體現了這種對話的精神,指出 「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 (4,《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信函》)。

問: 教宗方濟各在任以來,正在進行的談判完全是遵循這一路線的:建設性地向對話開放、忠實於教會的純正傳統。聖座對這一對話有哪些具體的期待?
答: 我首先要闡明一個前提:在中國,或許比任何一個地方,天主教徒們在無數艱難困苦中,懂得珍藏信仰的真正寶庫,堅定不移地保持著主教們與伯多祿繼承人聖統制共融的紐帶,即信仰本身有形可見的保障。事實上,羅馬主教與全體天主教主教的共融是涉及教會合一這一核心問題的:這不是教宗與中國主教或者宗座和民事當局的私事。綜上所述,正在進行的對話中,聖座的主要目的恰恰是維護教會的共融、純正的傳統和恆定的教會紀律的共融。你看,中國不存在兩個教會,而是兩個蒙召走逐步修和的道路以邁向合一的教友團體。為此,這不是在保持兩種對立的原則和機構的長期衝突,而是找到現實的牧靈解決辦法,使天主教徒們善度他們的信仰,在中國的特殊背景下共同繼續福傳事業。

問: 您所談到的共融涉及到了任命主教的複雜問題,而這一問題正在激起許多爭議。就這一點可能達成的協議,能夠以正確的方式解決中國教會的問題嗎?
答: 聖座了解也分擔許多中國天主教徒所遭受的深重痛苦,以及他們為福音做出的慷慨見證。教會生活仍然有許多問題,這些問題不能一併得到解決。但是,在此框架下,主教的選擇問題是關鍵的。此外,我們還不能忘記教會的自由以及主教的任命始終是聖座與各國關係中反復出現的議題。誠然,通過目前的接觸與中國啟動的歷程是循序漸進的,還面臨著許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同樣還可能出現新的緊急情況。平心而論,任何人都不能說有解決所有問題的完美辦法。需要時間和耐心,才能治愈團體內部彼此造成的許多人身傷害。不幸的是,一定還會有許多要面對的誤解、艱辛和磨難。但是,我們所有人都滿懷信心,一旦主教任命問題得到了相應的解決,其它的困難也就不再會阻撓中國天主教徒的彼此共融以及他們與教宗的共融。這是重要的事,是先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和本篤十六世教宗非常期待和盼望的,也是今天方濟各教宗以遠見力求達到的。

問: 那麼,什麼才是聖座對中國當局的真正態度呢?
答: 重申這一點是重要的:在與中國的對話中,聖座遵循的是靈性方面的目的:成為並感到自己是一名完完全全的天主教徒;同時,也是真正的中國人。本著坦誠和求實的精神,教會只要求更加平靜地宣認自己的信仰,徹底終結漫長的對立時期,開啟更大信任空間,為造福整個中國社會的益處做出天主教徒的積極貢獻。誠然,今天還有許多尚未癒合的傷口。為了治療這些傷口,需要用慈悲的香脂。如果要求某個人做出犧牲,無論大小,就應該讓所有人都清楚這不是政治交換的代價,而是為處在更大利益和基督教會的益處這一福音前景之中。我們希望,當上主願意時,我們再也不用說中國教會「合法的」與「非法的」、「地下的」與「官方的」主教了,而是兄弟手足之間的彼此相遇,重新學會合作與共融的表達方式。如果沒有這份生活過的經驗,中國教會又怎麼能重振福傳道路,將上主的慰藉帶給其他人呢?如果沒有做好寬恕的準備,那麼不幸的是,意味著還有其它利益要維護:可這不是福傳精神的願景。

問: 如果是這種態度,也就沒有一筆勾銷過去還有今天的苦難的危險了?
答: 不僅沒有這種危險,恰恰相反。許多中國基督徒在紀念那些經受了不公的考驗和迫害的殉道者時,記得他們懂得把一切都交給天主,即使他們的人性是脆弱的。現在,敬禮這一見證,使它在目前結出碩果的最佳方式是在當前的中國天主教會團體生活中也要堅信上主耶穌。但這是不能用精神的或者脫離現實的方式來完成的。是在選擇忠實於伯多祿繼承人中完成的,本著孝愛的服從,即便是當並非一切都立刻十分明朗和可以理解時也一樣。再回到您的問題,這不是一筆勾銷的問題,或者幾乎神奇地剷除許多教友和牧人們所遭遇的苦難,而是在天主的幫助下,將無數考驗人性和精神方面的資本投入到建設更加美好而友愛的未來中。迄今為止守護中國天主教徒們信德的天主聖神,今天依然支持他們走新的道路。

問: 此時此刻,宗座可以給中國教友們一個建議、一個特別的要求嗎?面向那些對可能的新進展感到高興,也面向那些仍然困惑或者說持有異議的教友們?
答: 我想以十分簡單而明確的方式說教會永遠不會忘記中國天主教徒們在過去和現在所經受的考驗與磨難。這一切是普世教會的偉大寶藏。因此,我滿懷著深厚的手足之情對中國天主教徒說:我們與你們同在,不僅藉著祈禱,也藉著每天努力伴隨和支持你們走圓滿共融的道路。為此,我們要求你們,任何人都不要緊抱著對立的態度譴責弟兄,或者用過去作為藉口煽動新的怨恨和封閉。相反,我們期望每個人都能滿懷信心地展望教會的未來,超越各種人的局限。

問: 尊敬的樞機,您真的相信這是可能的嗎?您的信心是奠定在什麼基礎上的?
答: 我堅信一點,信心不是外交或者談判力量的產物。信心是奠定在領導歷史的上主之上的。我們相信,中國教友們得益於他們的信仰精神,他們會懂得認識到我們的行動是在對上主的信心激勵下進行的,而不是在回應世俗的邏輯。特別是牧人們要幫助教友們在教宗的領導中認出可靠的識別標記,從而把握天主在當前情況下的計劃。

問: 教宗是否被告知了他的助手們與中國政府接觸中所做的?
答: 是的,聖父親自關注著目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的接觸。他的所有助手們都與他同心協力。任何人都沒有私自行動。坦率地說,任何其它推斷都是不合適的。

問: 近一段時間以來,出現了一些對聖座在與中國當局對話中的做法的批評表述,包括教會內部。甚至指出是不折不扣的出於政治原因的「投降」 。您怎麼看?
答: 首先,我想教會內完全有權持不同意見和提出自己的批評,聖座有道義上的責任認真傾聽和評估這些意見。我也堅信,在基督徒之間,批評應該旨在建設共融,而不是挑起分裂。我坦率地說:我還深信,中國教會所經受的部分苦難與其說是個人意志,更是由於情況的客觀複雜性而造成的。為此,就解決過去和現在的問題提出最恰當的答案時持不同的意見是合理的。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如此說來,我認為,任何人的個人觀點都不能被視為是為了中國天主教徒益處的獨家詮釋。為此,聖座致力於探索一個真相的綜合、一條可行的道路,從而滿足海內外中國教友們合情合理的期待。為了共同發現天主對中國教會的計劃,需要更大的謙遜和信徳的精神。需要所有人本著更加謹慎及溫和的態度,避免陷入無益的爭執,這些無益的爭執只能傷害共融、奪走我們對美好未來的希望。

問: 您指什麼?
答: 我是說我們都蒙召以最恰如其分的方式將靈性和牧靈層面同政治層面區分開來。例如,從我們每天所採用的話語開始。那種權力、背叛、抵制、投降、衝突、讓步、妥協等表達方式應該為其它詞彙讓步,即服務、對話、慈悲、寬恕、修和、合作、共融。如果不願意改變這種方法,就會有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只根據政治去思想和行為。就此,聖座希望所有人都能本著慈悲福音精神進行坦誠的牧靈皈依,學會兄弟間的接納,這也就是教宗方濟各多次倡導的。

問: 您對今天的中國領導人說些什麼?
答: 你看,在這一點上,我還是想引用本篤十六世教宗給中國天主教徒的信中的話。他教導說教會自身的使命不是改變國家的結構或者管理,而是依靠天主的大能向人們宣講基督、世界的救主。在中國的教會無意取代國家,而是渴望為了所有人的益處做出坦誠和積極的貢獻。為此,聖座的信息是善意的信息,希望繼續進行對話,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的生活、為中國人民的利益以及世界的和平做出貢獻。

訪問全文英語版
Parolin, “Why we are in dialogue with China”

相關資訊

來源: Agenzia Fides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聖座新聞室就有關教宗及中國教會事宜發出聲明

2018年1月30日,聖座新聞室主任伯克(Greg Burke)針對近日有關教宗與教廷人員在中國問題上意見不一致的猜測消息發出以下聲明:

「在中國問題上,教宗一直與他的合作者們,尤其是聖座國務院保持聯繫,聽取他們對有關在中國的天主教會情況予以忠實詳盡的彙報,同時以極其關注的態度陪伴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展開的對話進程。因此,教會人士所斷定的相反情況造成了混亂和爭議,令人感到驚訝和遺憾。」

Greg Burke, Director of the Holy See Press Office, gav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China today in the Vatican.

With reference to widespread news on a presumed difference of thought and action between the Holy Father and his collaborators in the Roman Curia on issues relating to China, I am able to state the following:

“The Pope is in constant contact with his collaborators, in particular in the Secretariat of State, on Chinese issues, and is informed by them faithfully and in detail on the situation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nd on the steps in the dialogue in progress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he follows with special attention. It is therefore surprising and regrettable that the contrary is affirmed by people in the Church, thus fostering confusion and controversy.”

 

來源:梵蒂岡電台

 

相關資訊

 

 

10月11日-聖若望二十三世瞻禮

教宗方濟各於2014年9月12日將教宗聖若望二十三世紀念日列入《羅馬禮儀公用年曆》並定下10月11日為聖若望二十三世瞻禮。

聖若望二十三世,原名安哲洛· 龍嘉理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1881年出生,家鄉位在波河平原和阿爾卑斯山群交界的索托伊爾蒙泰(Sotto il Monte),也就是山腳下的意思。1892年,進入小修院。1901年,被送往羅馬繼續學習,其後於1904年神學畢業。同年8月10日,在他23歲時於羅馬晉鐸。

1904至1915年在貝加莫任主教秘書。1915年5月23日被徵召參軍,直到1918年成為隨軍神父。1925至1953年擔任駐外宗座大使,包括:保加利亞、土耳其及法國;。1925年,他被祝聖為主教。1953年,被教宗庇護十二世擢升為樞機,並被委任為威尼斯宗主教。

1958年10月28日,他以77歲的高齡當選教宗。他以開放、幽默、平易、良善的 作風,為教會注入一股清新的氣息,並享有 「善良的教宗」的美譽。在4年7個月的任期內,他發表了8道教宗通諭,其包括《慈母與導師》和《和平於世》。聖若望二十三世在任時面臨經濟上的工業化和政治上的冷戰局勢,他當選後即著手籌備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決心改革教會。

1962年10月11日晚上,來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萬信徒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慶祝梵蒂岡第二次大公㑹議舉行,遲遲不散,歌唱呼喊,希望見教宗一面。當時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打開了窗戶望向群眾,並即席發表一篇沒有準備卻是簡單的“Moonlight Speech”《月亮演說》。他說:

「親愛的孩子們,我聽到你們的聲音, 全世界的代表在此齊聚一堂,可以說:連月亮也來參與盛會,親臨見證這奇妙一刻……當你回到家後要輕撫你們的孩子,你們的長輩和所有受苦難的人,告訴他們這是來自教宗的撫愛, 說些好話,教宗與你們同在,尤其是在悲傷和痛苦時。」

他在1963年6月3日離世,享年82歲。2014年4月27日被冊封為聖人。

聖若望二十三世曾在1959年1月為中國教會的祈禱詞《為緘默教會》:

耶穌,天主子,你愛教會,犧牲自己以聖化她,使她在你跟前顯得光耀潔白。日前在一些天主教國家內,特別是在偉大的中國境內,你的奧妙淨配正挨受磨難,求你再加以仁慈眷顧。

主,你曉得威脅信友靈魂的陷阱;你知道有言論中傷那些熱切傳播福音真道、推廣不屬於此世的神國的神長牧者。有人不斷設法撕裂你的淨配—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羅馬教會的無縫長袍,欲使地方團體及其聖統與唯一的真理、權威及救恩的中心—伯多祿聖座分離。

面對如此重大罪惡情況,我們特別懇求你寬恕一切對你的過犯。的確,你對走在大馬士革路上的掃祿說過: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祈望你現在和將來仍會重複這些話。

若望二十三世教宗
1959年1月

聖若望二十三世,為我等祈。

回味‧波蘭世青

2016年7月,《鹽與光》的攝製隊從加拿大遠赴波蘭的克拉科夫拍攝第31屆普世青年節。中文節目部的Rodney也隨隊出發,他在本節目跟你一起回顧2016年波蘭世青,為你帶來來自中、港、台、馬來西亞的神父、修女、青年及他們的導師的分享,再次感受在天主的慈悲!

受訪者:
-台灣嘉義教區-鍾安住主教
-中國教會-馬神父
-香港教區-甘寶維神父
-香港教區(方濟青年團)-譚錦榮神父
-慈幼會會士(台灣)-薛井然神父
-主徒會會士(馬來西亞)-黃大華神父
-瑪利諾女修會(香港)-包寶珠修女(Sr.Norma Pocasangre)
-耶穌孝女會(台灣)-蔡慈芬修女
-瑪利諾修院學校青年牧民工作者(香港)-Winnie Fung
-中國青年
-慈幼會青年(香港)
-瑪利諾修院學校青年(香港)

教會透視: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聖週三被警方帶走

最新內容:
-貴州榮休主教王充一安息主懷,享年九十八歲
-上海馬達欽主教與非法主教詹思祿共祭
-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聖週三再被官方帶走
-中國各地方教會也紛紛隆重慶祝復活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