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默想: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從2018年2月23日起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主持四旬期默想,主題為「『你們該當穿上主耶穌基督』(羅13:14),保祿宗徒勸勉的基督徒聖德」。神父在當天的第一場默想中強調,改變世界首先需要改變我們自己。

由於教宗方濟各和教廷各部門首長當天上午還在羅馬近郊阿里恰(Ariccia)參加最後一天的四旬期避靜,因此坎塔拉梅薩神父的第一場默想並未進入特定的主題,只是針對聖保祿的教導進行反省,即「你們不可與此世同化」(羅12:2)。

神父首先表示:「聖保祿宗徒在此並未說你們要改變世界,而是邀請我們改變你們自己。耶穌身在世界上,但不屬於世界,這就是他對待世界的態度。世界受造於天主,儘管充滿邪惡,本身卻是一個美好的現實。那麽,這個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是怎樣的呢?我們已經知道哪種是《新約》勸勉我們不可與之同化的世界:它不是天主所創造和所愛的世界,也不是世上的人群,相反地,我們必須常走向他們,尤其是窮人、最弱小者和受苦的人。與這個受苦和被邊緣化的世界打成一片,這看似很矛盾,卻是遠離世界的最好方式,因為這是前往那裡,來到這世界竭盡全力避開的地方。這也是遠離那支配世界的利己主義原則。」

神父指出:「基督徒與世界首要抗衡的領域乃是信仰。無信仰的科學家們和其他人從對宇宙的觀察得出結論,其中不乏天主被貶抑成一種模糊和主觀的神秘感,耶穌基督也未納入他們所考慮的範圍。如此一來,附和時代精神就是允許世界使眾人麻木不仁,然後再吸走他們的精神活力,給他們注射一種催眠劑。」

神父解釋道:「基督徒不可與此世同化,這並非因為物質是敗壞的,或是精神的敵人,就如柏拉圖理論所鼓吹的那樣,而是因為這個世界終將過去。約伯說得好,『我赤身脫離母胎,也要赤身歸去』(約1:21),同樣,今天錢財萬貫的富翁和令世界顫抖的權勢者也終將如此。」

坎塔拉梅薩神父最後提出一項告誡:「對世界的圖像要有所節制,勿沉迷於互聯網。如果我們因一些圖像而心緒不寧,就應注視十字苦像或來到基督聖體前。因此,在這四旬期初始,我們需要遠離世界,好不與世界同歸於盡。」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二場默想

教宗府講道神師四旬期第三場默想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府將臨期默想:「飲用、節制和聖神的陶醉」(三)

2016年12月16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在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帶領聖座人員進行今年將臨期的第三次默想,教宗方濟各也在場出席。當天神父談到「聖神清醒的陶醉」,強調聖神降臨不是一項封閉的活動,而是教會時常保持開放的機會。

真福保祿六世教宗1975年在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第一屆世界大會中表示,這是「教會的一次機遇」,他把這項教會運動的格言歸結為聖盎博羅削(Sant’Ambrogio)的一句話:「我們開懷清醒暢飲聖神的富饒。」

坎塔拉梅薩神父表明:「聖神的富饒在原本應該是聖神的陶醉,後來人們覺得這樣的表達太過放肆而改為聖神的富饒。關於『清醒的陶醉』這個主題,教父們從類比和對比的方式討論了物質的醉和精神的醉。」

「相似之處在於這兩種醉都能使人愉悅,忘記焦慮,獲得解脫。不同之處在於物質的醉,例如:酒精、毒品、性和成就所引起的醉,使人躊躇和不安;而精神的醉則使人堅定地向善。耶路撒冷的聖奇利祿曾寫道,那些譏笑宗徒們在五旬節喝醉酒的人不無道理,他們只是錯在把這種醉歸因於普通的酒,而不是那由『真正的生命』所釀制的『新酒』,即基督。」

我們該如何把「聖神清醒的陶醉」重新置於目前的歷史和教會狀況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答道:「過去,我們常常被教導要從清醒進入陶醉的境界。換言之,要努力達致精神上的陶醉或熱忱,認為人可以通過清醒,即禁止肉體的欲望,捨棄世俗和自己,也就是節制,就能進入了淨化和透徹的精神生活。人的心靈將以這種苦修的方式擺脫自然的習慣,準備好與天主結合,傳播祂的恩寵。」

教宗府講道神師繼續說:「我們繼承的靈修思想認為人必須走不斷完善自己的道路,但我們很可能會因此而把重心從恩寵轉移到人的力量。實際上,《新約聖經》表明了二者的循環關係:節制是走向神聖之醉的必要條件,神聖之醉是實踐節制的必要條件。」

「這第二條路,從陶醉到清醒的路,正是耶穌要求祂的門徒走的路。門徒們雖然擁有耶穌這位老師和靈修導師,但他們在五旬節前始終無法實踐任何福音精神。直到在五旬節他們接受聖神的洗禮後,我們才看到了他們的改觀,他們才有能力為基督忍受一切窘況,最終為祂殉道。聖神是他們熱忱的緣由,而不是其效果。」

我們需要「聖神清醒的陶醉」,比教父們更需要。但我們從哪裡獲得聖神呢?

坎塔拉梅薩神父說:「除了傳統的場所—聖體聖事和《聖經》之外,我們順著聖盎博羅削的目光,看到了宗徒們早在五旬節那天就已體驗的第三種可能性。聖盎博羅削說:『還有另外一種陶醉是具有滲透力的神聖之雨所引起的』。」

坎塔拉梅薩神父列舉了神恩復興運動所使用的「神聖洗禮」的儀式,一種更新基督徒生命的恩寵經驗。坎塔拉梅薩神父也強調,但這不是唯一體驗五旬節恩寵的方式,許許多多基督徒通過一次避靜、一次會晤、一次讀經也得到了類似的經驗。

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最後引用真福保祿六世的話:「教會需要永恆的五旬節;教會需要心中之火,口中之言,目中之先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府將臨期默想:「飲用、節制和聖神的陶醉」(二)

2016年12月9日上午,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Raniero Cantalamessa)在宗座大樓救主之母小堂帶領聖座人員進行將臨期第2次默想,教宗方濟各也在場參加。第二次的默想以天主聖神為中心,強調分辨神恩。

聖神引導眾人,卻不受任何人所引導;祂指揮人,而不受人的指揮。因此,我們必須完全依靠聖神。坎塔拉梅薩神父從聖神在教會和基督徒生活中的作為談起,詳細論述了分辨神恩的意義。

他解釋說:「聖保祿宗徒把聖神的特別恩典稱作辨別神恩(格前12:10),它的原意是指具有辨別能力的恩典,能識別出哪些話來自基督的神,哪些話出自人、魔鬼或世俗的神。

在聖史若望之後,分辨能力開始用於神學探討,作為辨別真假教義,正統與異端的準則。神父指出,這個分辨聖神聲音的恩典通常用於兩個層面:一個是教會,另一個是我們個人。」

「教會在梵二大公會議的推動下,依照福音細察時代的標記。教會這樣做不是要把原來的補救辦法和規則運用在社會情況和新出現的問題上,而是針對這些問題作出適用於各世代人的新答案。在福音的記載中,耶穌對待道德問題的恆定規則可歸納為一句話:『拒絕罪,接納罪人』。」

坎塔拉梅薩神父解釋説:「罪人是天主依照祂的肖像所創造的人,他們具有自己的尊嚴,儘管已經離經叛道。相反地,罪不是天主的作為,並非來自天主,而是出自仇敵。正是為救贖罪人,基督在各方面與我們相似,只是沒有罪過(希4:15)。」

神父指出:「主教的集體領導是分辨時代標記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每個地方教會的情況不同,每個主教具有不同的觀點和不同的恩典。

聖神以兩種方式領導教會:

-有時是直接且具有神恩性的,藉著先知性的默啟和靈感;

-有時是集體式的,藉著耐心和艱難的交談,甚至能使持不同觀點的各方作出讓步。

因此,我們應信賴聖神最終使我們達成共識的能力,即使有時我們覺得整個過程似乎不在我們的掌控之下。基督信仰教會的牧人們,無論地方或普世層面,每一次聚在一起進行分辨或作出重大決定的時候,每個人的心中都應堅信《伏求聖神降臨》經文中的這兩句禱文:俾能避免諸般危害,賴祢領導安穩前進。」

坎塔拉梅薩神父接著解釋我們每個人生命中的分辨能力,表明聖神幫助我們評估情況並指導我們作出選擇。

他解釋說:「聖神這樣做不是憑藉人的智慧和精明,而是依照信德的超性原則。聖依納爵教導我們應具有全然接納天主旨意的心態,如此一來,這内心平安的經驗就會成為各項分辨的首要準則。現代人在理解和進行分辨時存在某些危險,他們過於強調心理因素,卻忘記聖神是各種分辨的首要因素。」

神父闡明:「聖神本身就是天主的重大旨意,祂一旦進入人的心靈,就向人顯示天主自己的旨意。分辨的實質既不是一種門道,也不是一項技巧,而是一份神恩,一份聖神的恩典!心理因素固然重要,卻是次要的,佔次要地位。」

最後,坎塔拉梅薩神父總結道:「聖神藉著聖經的話語在人的心靈中散發祂的光。在聆聽聖言的時候,我們進行個人分辨的最普通的辦法就是良心省察。不過,良心省察不該只為辦告解作準備,也應成為一種持久的能力,接受天主的光照,任由天主‘細察’我們的内心深處。」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