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任何人都不孤獨,因為天主絕不會忘記我們

依49:14-16

熙雍曾說過:「上主離棄了我,吾主忘掉了我。」婦女豈能忘掉自己的乳嬰﹖出為人母的,豈能忘掉親生的兒子﹖縱然她們能忘掉,我也不能忘掉你啊﹖看哪! 我已把你刻在我的手掌上。

2019年2月20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繼續以《天主經》為主題,反省了我們的「在天之父」。教宗強調,天主愛我們、愛我。即使我們的父母不愛我們,在天上卻有愛我們的天主,世上任何人從未、也絕對無法像祂那樣愛我們。

教宗引用依撒意亞先知的話,説明「天主的愛永恒不變」:「婦女豈能忘掉自己的乳嬰?初為人母的,豈能忘掉親生的兒子?縱然她們能忘掉,我也不能忘掉你啊?看哪!我已把你刻在我的手掌上。」(依49:15-16)

教宗解釋道:「天主的愛好似一位母親的愛,母親絕不會忘記自己的兒子。要是母親忘記了呢?天主說『我絕不會忘記』。這就是天主完美的愛,我們就這樣蒙受了祂的愛。因此,即使我們在人世間所有的愛都已粉碎,手裡除了灰塵外什麽也沒留下,我們衆人仍總是擁有天主獨特且炙熱的愛。」

談到祈禱的主題,教宗說:「祈禱必須進入天主父的奧秘,明認天主是你的父親,否則你就不要祈禱。倘若我們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父母的形象,我們就必須予以淨化和修正,因為父母的形象出自我們的文化及個人的歷史背景,並影響我們同天主的關係。」(《天主教教理》2779號)

《天主教教理》2779號

「父」是主禱文首先發出的呼聲。然而,若要這呼聲化為我們的心聲,必須首先謙虛地淨化我們的心,揚棄此塵世的一些假象。謙虛之心使我們承認「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示的人」,即「弱小者,沒有人認識父」 (瑪 11:25‐27)。心的淨化涉及我們的「父」「母」形象,此形象出自我們的文化及個人的歷史背景,並影響我們同天主的關係。天主、我們的父,超越受造世界的範疇。借用塵世的觀念放在天主身上,或者用來反對祂,等於製造偶像來朝拜或推翻。向天父祈禱在於進入祂的奧秘,如其所是,就如子給我們啟示的。

教宗表示:「我們每個人的父母都不是完美的,我們也絕不會是完美的父母或牧人,因為我們愛的關係經常被佔有或操縱別人的慾望所污染,因此有時愛的表明能轉為憤怒和仇恨的情緒。這兩個人上星期還相愛得如此熱烈,如今卻彼此恨得要死:這樣的事我們每天都會看到,因為在我們内的怨恨根源時而會冒出來行惡。天主的愛乃是在天之父的愛,正如耶穌在《天主經》中所教導的那樣,這是一種徹底的愛,我們在現世生活中僅能以不完美的方式感受到這愛。此外,在天上並不意味著一種遠離,而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愛、另一個幅度的愛、不厭其煩的愛及永遠存留的愛。我們只需呼喚『我們的天父』,我們就能蒙受祂的愛。」

最後,教宗勉勵衆人説:「你們不要擔心!我們任何人都不孤獨。即使你在世上的父親不幸忘記了你,而你對他也懷有怨恨,你仍能感受到基督信仰極其重要的經驗:那就是知道你是蒙天主厚愛的子女,人世間的任何事物都不能削弱祂對你無限深情的愛。」

教宗公開接見:在天主面前人人都是透明的,讓我們為窮人祈禱

路10:21-22

就在那時刻,耶穌因聖神而歡欣說:「父啊! 天地的主宰,我稱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是的,父啊! 你原來喜歡這樣做。我父將一切都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一個認識子是誰,除了子及子所願啟示的人外,也沒有一個認識父是誰的。

2019年2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時表示:「祈禱不是一種為了自我心安的麻醉,只想到我自己,而是一種為世界上所有窮人求食糧的懇求。」他繼續講解以《天主經》為主題的系列要理講授。

關於對「我們眾人的天父」的呼求,教宗反思了耶穌教導我們的祈禱方式。事實上,祂的門徒不會在「十字街頭立著祈禱,為顯示給人。」(瑪6:5)

教宗說:「耶穌不喜歡虛偽。真正的祈禱是在良心和心靈的私密處完成的:旁人不可知曉,只有天主能看到。這是我和天主之間的事。祈禱厭惡謊言,因為天主洞察秋毫。在天主面前我們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能力,天主瞭解我們,祂直透良心,我們無處遁形。在本質上,在與天主對話的根源上,存在一種無聲的對話,猶如彼此相愛的兩個人之間的目光交匯:人與天主目光交匯,這就是祈禱。這樣的祈禱永遠不會淪為私密主義(intimismo)。」

教宗解釋說:「基督徒不會把世界關在門外,而是把人、情況、問題和萬事放在心裡,帶到祈禱中。」

教宗進而解釋了在《天主經》中缺乏「我」這個字的表述:「在我們的時代,『我』也許是每個人最關心的事。耶穌教導我們在祈禱時首先把『祢』放在嘴邊,因為基督徒的祈禱是對話:『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的國來臨;願祢的旨意奉行在人間。』不是我的名、我的國、我的旨意。然後轉到『我們』。《天主經》的整個第二部分都在使用第一人稱複數:『求祢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祢寬恕我們的罪過,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甚至是人最基本的需求,例如為消除饑餓而祈求日用糧的表述都是複數的形式。在基督徒的祈禱中,沒有人為自己求食糧,這祈求針對世界上的所有窮人。因此,在與天主對話中沒有個人主義,也不會只呈現自己的問題,好像世界上我們是唯一的受苦者。」

「我們的祈禱若不是以弟兄姐妹的團體名義所做的祈禱,是無法上升至天主那裡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體,我們是兄弟姐妹,我們是一個祈禱的子民。有一次,一位監獄司鐸問我一個問題:神父,『我』的反義詞是什麼?。我天真地說『你』。然後我們就開始了爭執。與『我』相對的詞是『我們』,這樣眾人在一起才能和睦共處。」

「因此,基督徒把他周遭人的所有困難都帶到祈禱中,把痛苦,把許多人的面容,如朋友,甚至是敵對者的面容,都帶到祈禱中。如果一個人沒有意識到他周圍有這麼多人受苦,如果他不憐惜窮人的眼淚,如果他對一切習以為常,那意味著他的心是用石頭做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好要懇求上主以祂的聖神觸動我們,軟化我們的心。」

此外,教宗表明:「世界的苦難面前,基督並非安然無恙。每一次祂都感到身體和心靈的孤獨、疼痛,祂有強烈的憐憫之心,猶如母親的牽腸掛肚。」教宗引用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指出:「這種動了憐憫的心是福音的關鍵動詞之一。」

最後,教宗補充道:「耶穌也叫我們為那些在表面上不尋求天主的人祈禱。耶穌不是為健康的人,而是為病人和罪人而來的。也就是說,祂的目標是每個人,因為那些自認為健康的人實際上並非如此。如果我們為正義而努力,我們就不會感覺比他人優越:天父使祂的太陽光照義人,也光照惡人。天父愛所有人!」

教宗公開接見:向天主祈禱應如同兒童依恃父親那樣

羅馬人書8:14-16

因為凡受天主聖神引導的,都是天主的子女。其實你們所領受的聖神,並非使你們作奴隸,以致仍舊恐懼;而是使你們作義子。因此,我們呼號:「阿爸,父呀!」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

2019年1月1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中勉勵,我們即使處在困難時刻,在遠離天主的小徑上行走、被世界遺棄並且因内疚而感到無力,我們仍能找到祈禱的力量,以兒童的柔弱之情呼喚「阿爸,父呀!」。當天的要理講授繼續以《天主經》為主題,從呼喚「阿爸,父呀!」的視角反省如何祈禱。

教宗從聖保祿宗徒致羅馬人的書信談起指出:「在我們祈禱時,天主不會掩面不顧我們,也不會沉默不語,因為祂從未忘記我們,而且永遠信守祂對我們的愛:祂尋找我們、愛我們,看到我們身上的美麗(羅8:14-16)。天主不僅是父親,也如同一位從不間斷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另一方面,這個母親有一個持續不斷的『孕期』,遠超過人體懷胎的9個月,而且孕育出一份無限循環的愛。對基督徒而言,祈禱只是單純地向天主呼喚『阿爸』、『爸爸』,以兒童的信賴之情稱祂為『父親』。」

教宗表示:「在《新約》中,祈禱似乎要達到實質,直到專注於一個稱呼:『阿爸,父呀!』。聖保祿宗徒在向天主的呼喚中保留了阿拉美語,這是福音的創新。在認識了耶穌並聆聽了祂的宣講後,基督徒不再將天主視為可畏的暴君,對祂不再懼怕,而是對祂心生信賴之情:能夠與造物主交談,呼喚祂『父親』。這種表達對基督徒如此重要,以致經常完整地保留其原始形式:『阿爸』。」

「『阿爸』的稱呼流露出情感和溫暖,讓我們回到幼年時代。」教宗提到一個兒童的圖像,他「完全被一個對他懷有無限愛的父親所擁抱」。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若能好好祈禱,就需要有一顆赤子之心。不可有自滿之心,這樣無法有效地祈禱。祈禱時要如同被抱在父親、阿爸懷中的兒童那樣。」

最後,教宗提到《路加福音》中慈父的比喻:「蕩子被等待他已久的父親所擁抱。這個父親不計較兒子在言語上對他的不敬,只求讓兒子明白他是多麽地想念他(路15:11-32)。我們想像,如果《天主經》是從這蕩子口中誦念的,我們就會發現其中的話語是多麽能夠讓人獲得生命和力量啊!我們想知道:天主,祢為何只知道愛?難道祢不懂得恨嗎?天主會這樣回答:不,我不懂得恨,我只知道愛。在祢身上哪裡存有復仇、伸張正義和憤怒呢?天主會如此答道:我只知道愛。那比喻中的父親做事的方式令人想到一個母親的心腸。母親尤其能夠寬恕兒子、護著他們、總是理解他們、不斷地愛他們,即使兒子一無是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祈禱就是發自内心向天父祈求

瑪竇福音5:5-6

當你祈禱時,不要如同假善人一樣,愛在會堂及十字街頭立著祈禱,為顯示給人;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獲得了他們的賞報。至於你,當你祈禱時,要進入你的內室,關上門,向你在暗中之父祈禱;你的父在暗中看見,必要報答你。

2019年1月2日,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了今年的首次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解釋《天主經》的含義,這一次論述「山中聖訓」的秘訣(瑪6:5-6)。教宗表明,我們要用心祈禱,不要如同假善人一樣;要以見證活出天主子女的身份,不要憎恨別人或論人長短。

教宗指出:「耶穌在山中聖訓中推崇的真福八端為貧窮的人、溫良和哀慟的人、以及内心謙卑的人戴上了幸福的花冠,他們在當時,甚至今天都是些不受重視的人。這就是福音的革命。哪裡有福音,那裡就有革命。福音不讓我們安寧,而是推動我們前行,這就是革命。所有懂得愛的人,那些被置於歷史邊緣的和平締造者則是天國的建設者。這好似耶穌在說:天主藉著愛和寬恕彰顯了祂的大能,你們要心中帶著這個奧跡奮勇向前!」

教宗表示:「這福音的新意是從那顛覆歷史價值觀的關口湧現出來的。法律不是要被廢除,而是需要有新的解釋,重新引向其原始意義。天主的話語應在人的生活中“實現到底。愛沒有止境:人可以愛自己的伴侶、朋友,甚至以一種全然一新的視角愛自己的敵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好使你們成為你們在天之父的子女,因為祂使太陽上升,光照惡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瑪5:44-45)。」

教宗解釋道:「『你們要成為你們在天之父的子女』:這就是山中聖訓的重大秘訣。不過,我們也要當心,不可將《瑪竇福音》的這些章節視為一種道德上的言論,相反地,應視其為一種神學思想。基督徒並不是要努力成為一個比別人更好的人,而是知道自己同衆人一樣也是罪人。基督徒只是站在新的荊棘叢火焰前、面對天主啟示的人。天主的名字並非不可提及,祂要祂的子女呼喊祂為『父親』,任由祂的大能來更新自己,並且反省祂照耀在這個如此渴望善、如此期待喜訊的世界上的仁慈光芒。」

教宗接著提到:「耶穌教導我們誦念《天主經》,同時也要我們警惕假善人,因為這些人祈禱是為了受到人們的稱讚,這對教會實在是一種惡表。我們多次看到這些人的惡表,他們去聖堂並整天待在那裡,或每天去那裡,然後又仇視別人或以惡言相待。這是一種惡表!他們最好不去聖堂!這樣活著就如無信仰的人一樣。如果你去聖堂,你就要活得像子女、像兄弟那樣,作出真正的見證,而不是反見證。此外,我們在祈禱時不要像外邦人一樣,因為他們以為只要多言,便可獲得垂允(瑪6:7)。許多基督徒以為祈禱就是像鸚鵡那樣對天主説話。絕非如此!要發自内心,以心靈來祈禱。耶穌說,你在祈禱時要如同兒子對他父親那樣向天主祈求,因為天主在你們求祂以前,已知道你們需要什麼(瑪6:8)。」

最後,教宗表示:「《天主經》也可以是一種靜默的祈禱,只要我們在天主的注視下牢記祂那慈父的愛,我們就會得到垂允。我們的天主不需要為博得祂的歡喜而作出的祭獻!我們的天主什麽都不需要:祂只要求我們在祈禱中向祂敞開溝通的渠道,好能發現我們永遠是祂至愛的子女。」

教宗公開接見:我們應向耶穌學習祈禱

路加福音

有一次,耶穌在一個地方祈禱,停止以後,衪的一個門徒對衪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若翰教給了他的門徒一樣。」

2018年12月5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8千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信友與他共同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時刻。教宗上週三結束了以“天主十誡”為題的要理講授後,開始解釋《天主經》的含義,這一次的主題為「主,請教給我們祈禱!」(路11:1)

教宗表示:「耶穌是一個祈禱的人,儘管祂的使命緊迫,又要面對衆人的許多請求,祂感到需要離開人群,獨自祈禱。耶穌不做祂的擁護者的人質,懂得拉開距離,不過於依戀人群。祂在傳教初期來到葛法翁,行了奇跡之後就到荒野的地方祈禱。伯多祿終於找到正在祈禱的耶穌,對祂說:『衆人都找祢呢!』(谷1:37)」

教宗提到:「在《福音》的一些章節中似乎正是“耶穌的祈禱、祂與天父密切的關係在主導一切。革責瑪尼山園的夜晚就是一例,在耶穌最後、最艱難的那段行程中,似乎找到了祂不斷聆聽天父的意義。祂的祈禱確實有如運動員競技時的一種最後掙扎,然而卻支持了十字架的行程。這就是重點:耶穌在那裡祈禱。耶穌在公開場合熱切祈禱,參與祂的子民的禮儀,但也尋找僻靜的地方,離開塵世的喧囂,來到能使祂進入心靈深處的地方:祂就是那認出沙漠的石頭和上到山峰高處的先知。」

教宗強調:「耶穌在十字架上臨終時的最後話語也是《聖詠》的祈禱,即猶太人的祈禱:祂用母親教給祂的禱詞來祈禱。耶穌如同每個人那樣祈禱,但在祂的祈禱中也蘊含著一種奧秘,以致沒有避開祂的門徒的眼目。他們請求耶穌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耶穌沒有拒絕門徒,不將祂與天父的親密關係把持不放,因為祂來到世界上正是為引領我們建立這種關係。耶穌成為門徒們祈禱的老師,祂也必定願意成為我們祈禱的老師。我們也應請求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

教宗解釋說:「即使我們多年來一直在祈禱,我們仍必須學習祈禱!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向天主的祈禱是否真的是祂想要聽到的。《聖經》也提到那些不恰當、不受天主悅納的祈禱,例如法利塞人的祈禱。驕傲的法利塞人喜歡人們看到他祈禱並裝作祈禱,内心卻是冷漠的。耶穌稱這樣的人沒有成義,『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路18:14)。因此,祈禱的第一步是謙卑,到天父面前說:『父啊!』再到聖母面前說:『請妳看看我,我是個罪人、軟弱的人,是我不好。』每個人知道對她說什麽,但總該以謙卑作為開端,請上主傾聽。謙卑的祈禱蒙受上主的傾聽。」

最後,教宗邀請信友們在這將臨期重覆這句話:「主,請教給我們祈禱! 願我們衆人都能有所超越,更好地祈禱。上主絕不會讓我們的祈求落空。」

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手語禱詞短片-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經

2014年3月29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接見上千位失明人士和聾啞人士時強調,耶穌最寵愛病人和殘疾人士。教宗重申我們必須要促進相遇文化,克勝排斥和偏見的文化。

2018年6月,香港的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特別用香港的手語製作了教導大家用手語表達「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經」的短片。讓我們能透過影片與他們一起祈禱,在禱詞中促進相遇文化。

聖母經

聖三光榮經

在天主教香港教區,早於70年代已有一個專為聾啞人士服務的關顧小組,這小組名為「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目前,這是香港唯一的天主教聾人團體。

此小組成立於1977年,由一群失聰及健聽教友組成。宗旨為失聰及弱聽人士提供信仰培育,認識基督,勇於承擔生活上之十字架,並透過參與各項宗教活動包括感恩祭、慕道班、避靜等等。配以手語翻譯藉此啟發他們領悟福音的喜訊,並向巳領洗及準備領洗之失聰人士講授要理,輔助他們領受聖體、修和、堅振、婚姻等聖事。

一些失聰朋友因加入該小組而學習道理,認識天主,藉著祈禱及閱讀聖經,與主傾訴苦與樂,聆聽祂的教導。

小組也於各主日巡迴到各堂區探訪,並參與該堂區之感恩祭和接觸教友;在牧民中心亦有聾人手語感恩祭。為促進失聰人士與健聽人士之間的友誼,小組亦有安排康樂活動,組員探透等。小組透過每月的傷健牧訊,與牧民中心內朋友溝通及聯絡,藉此宣傳各項活動詳情。

現時,小組的神師是林祖明副主教。

教區傷殘人士牧民中心

主日彌撒:

首主日中午十二時(特為傷殘人士)。

第二主日上午十一時(特為失聰人士,設手語翻譯)。

第三主日下午五時(粵語)。

平日彌撒:

逢星期四晚上七時(粵語)。

逢星期五晚上八時(粵語)。

特別彌撒:

首星期五晚上八時(特敬耶穌聖心)。

特別敬禮:

24小時朝拜明供聖體。

首星期五晚上十時至首星期六早上五時半分(徹夜賠補共融祈禱)。

地址:香港九龍何文田公主道八十號

電話:(852)2768-8116

傳真:(852)2715-1000

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Facebook 專頁

教區傷殘人士牧民中心Facebook 專頁

鳴謝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提供影片

相關資訊:

教宗方濟各接見失明人士和聾啞人士

教宗方濟各講解耶穌治好聾啞人的事跡

教宗以手語祝賀聾人聖誕快樂

聾人牧民小組慶祝四十周年 凝聚聽障者 展現教會共融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宗公開接見:《天主經》是天主子女的祈禱

恭讀路加福音

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但衪卻由他們眼前隱沒了。

2018年3月14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以感恩聖事為主題的要理講授中著重闡明誦念《天主經》的意義。教宗表示,誦念《天主經》使我們敞開心靈,與天主和與弟兄姐妹共融,同時向天父祈求日用的食糧、平安、寬恕及懂得寬恕別人的恩寵。

「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門徒們從這個動作認出耶穌來(路24:30-31)。」

教宗在要理講授中,以《路加福音》的這段記載為切入點指出:「在彌撒的聖祭禮儀中,主祭重複耶穌擘餅的動作後,便帶領會眾誦念《天主經》。《天主經》並非基督信仰許多祈禱中的任何一個,而是天主子女的祈禱,是耶穌教給我們最卓越的祈禱。我們誦念《天主經》時,我們就是如同耶穌那樣祈禱。這是耶穌的祈禱,是祂教給我們的祈禱;門徒們對祂說:『老師,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祢祈禱那樣。』耶穌就這樣傳授了祂的祈禱。如同耶穌那樣祈禱是多麼美好啊!」

教宗表示:「在《天主經》中我們稱天主為父親,因為藉著聖洗的水和聖神我們獲得重生,成為祂的子女。可是,經常有人在誦念《天主經》時,卻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沒錯,你向天父祈求。但當你說出『天父』的時候,你是否感受到祂是父親,是你的父親,人類的父親,耶穌基督的父親呢?你是否與這位父親有一種關係呢?『哎,我沒想過。』」

「每當我們誦念《天主經》時,我們就會與那愛我們的父親聯繫起來,聖神使我們建立起這種聯繫,賜予我們這種成為天主子女的感覺。」

「此外,《天主經》也是讓我們妥善預備領受與耶穌共融聖事最卓越的祈禱。除了在彌撒中,我們也在早晚,在日課和晚禱中誦念《天主經》,如此一來,這祈禱也有助於使我們的每一天都具有基督徒的特色。」

教宗解釋道:「在誦念《天主經》時,我們祈求日用食糧,也祈求天主寬恕我們的罪過,同時也努力寬恕傷害我們的人,敞開心靈,愛弟兄姐妹。然而,寬恕傷害過我們的人並非容易,我們必須祈求這份恩寵,說:『上主啊,請祢教給我們寬恕,如同祢寬恕了我那樣。』可見,這是一份恩寵。單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做到的。寬恕乃是聖神賜予的恩寵。」

「在《天主經》中,我們也呼求天主使我們免於兇惡。隨後,主祭以全體會眾的名義祈求上主從一切災禍中拯救我們,恩賜我們的時代得享平安。互祝平安的標記自古以來就在領受聖體之前,被安排在領聖體禮內,因為若不先與近人和好,就無法與天父共融。」

最後,教宗總結道:「『上主,求祢垂憐,求祢賜予我們平安』,這些呼求從誦念《天主經》到分餅,都在幫助我們準備心靈去參加感恩盛宴,那正是我們與天主和與弟兄姐妹共融的泉源。」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基督信仰的真正革命在於稱天主為父親

恭讀路加福音

有一次,耶穌在一個地方祈禱,停止以後,衪的一個門徒對衪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若翰教給了他的門徒一樣。」耶穌給他們說:「你們祈禱時要說:父啊! 願你的名被尊為聖, 願你的國來臨,我們的日用糧,求你天天賜給我們,寬免我們的罪過,因為我們自己也寬免所有虧負我們的人;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

2017年6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論述基督徒的希望,闡述天主的父親身分是我們希望的泉源。教宗強調,基督信仰的真正革命在於稱天主為父親。

教宗首先從《天主經》談起,那是耶穌交給祂的門徒,又由祂的門徒傳給我們眾人的祈禱,是「基督徒最卓越的祈禱」(路11:1-4)。教宗指出:「基督徒祈禱的全部奧蹟都濃縮於這句話内:敢於稱天主為父親。彌撒禮儀也表明這一點,主禮在邀請會眾一起誦念《天主經》時,用了『我們才敢說』這句話。」

「其實,稱天主為『父親』絕非一件預料中的事實。我們會傾向於使用最高的稱號,認為這樣才是對祂超性幅度的最大尊重。不過,呼喚天主為『父親』能使我們與祂建立一種親密關係,就如一個兒童面對他的父親時,知道自己蒙受他的關愛和照顧。這就是基督信仰銘刻在人的宗教心理上的偉大革命。」

教宗解釋道:「天主的奧蹟總是吸引我們,讓我們感覺自己的渺小。但這奧跡不再令我們害怕,不壓制我們,不讓我們感到苦惱。這是一種我們人性思想難以接受的革命。」

說到這裡,教宗援引他十分喜愛的「慈父」的比喻說:「耶穌講述的是一位只知道愛自己子女的父親。這個父親不因兒子的傲慢而懲罰他,甚至還把他應得的家產分給他,允許他離家出走(路15:11-32)。耶穌說,天主是父親,但不是依照人性方式而行事的父親,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父親如同比喻中的主角那樣行事。天主是按照自己方式行事的父親:良善、不對人的自由意志設防,只知道與『愛』這個動詞聯結在一起。」

教宗接著説道:「當這個反叛的兒子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最終回到家鄉。那個父親沒有實施人性公義的準則,而是首先感到需要寬恕,以他的擁抱讓兒子明白,在他離開的日子裡時刻想念著他,痛心兒子沒有得到父親的愛。天主對祂子女懷有的這種愛是多麽不可思議啊!」

教宗強調:「天主不能是沒有人類的天主:這就是一個偉大奧蹟!這個信念正是我們希望的泉源,我們在《天主經》的所有祈求中都會找到這被守護的希望泉源。」

最後,教宗邀請信友們:「我們每次有困難和有需要時都應祈求天父,想到天父不能沒有我們,祂此時正注視著我們。每當我們需要幫助,耶穌不對我們說要認命,或讓我們自我封閉,而叫我們轉向天父,以信賴的心祈求祂。我們的一切需求,從最明顯和最平凡的需求,諸如食物、健康、工作,乃至需要得到寬恕和在誘惑中得到扶助,這些都不是我們孤獨的反映:相反地,有一位父親總是以愛看顧我們,他肯定不會遺棄我們。」

此外,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再次發出這項呼籲,願基督徒、猶太教徒和穆斯林都為中東和平祈禱,祈願他們能和平度日,免於暴力。

教宗提及6月8日的「為和平祈禱一分鐘」活動,籲請所有信徒為中東地區的修和祈禱。

教宗說:「許多國家將於明天下午1點再次舉行『為和平祈禱一分鐘』活動,也就是在我與以色列已故總統佩雷斯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一同在梵蒂岡聚會的週年紀念日祈禱片刻。我們的時代非常需要基督徒、猶太教徒和穆斯林都為和平祈禱。」

2014年6月8日,以色列已故總統佩雷斯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應教宗方濟各之邀,前來參加在梵蒂岡花園舉行的祈禱聚會。他們依循基督宗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三種儀式,為中東和平祈禱,並種下一顆象徵和平的橄欖樹。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三鐘經:食糧、寬恕和在誘惑中獲得助佑是祈禱的需求

Our Father

教宗方濟各在7月24日主日誦念三鐘經活動中指出,耶穌藉著講解《天主經》幫助我們明白,若沒有食糧、沒有寬恕,以及在誘惑中沒有天主的助佑,我們就不能存活。

主日福音記述耶穌教給祂的門徒們祈禱的事跡。教宗表示,這段福音邀請我們省思誦念天主經,向天父祈禱的含意。主耶穌「比我們更了解」我們自己的需求,但希望我們向祂「大膽且不懈地」提出這些需求,因為這是我們參與祂救贖工程的方式。

教宗説道:我們應讓祈禱,成為手中的首要和主要工作工具!我們苦求天主不是為説服祂,而是為堅定我們的信德和毅力,使我們有能力,與天主一起爭取,真正重要和必要的事物。

耶穌的祈禱和基督徒的祈禱首先是「願天主的名被尊為聖」,讓天主在我們身上彰顯祂的聖善,推進祂的國度,在我們生命中施展祂愛的王權。我們從耶穌教給祂的門徒們誦念天主經的事跡中,便領會了這個道理。

天主經中蘊涵我們的三個基本需求:食糧、寬恕、和在誘惑中獲得助佑。

 

教宗指出:

若沒有食糧,我們就活不下去;

若沒有寬恕,我們就無法生存;

在受到誘惑時若沒有天主的助佑,我們就寸步難行。

關於食糧,教宗表示,耶穌要我們向天父祈求的食糧是「必要」、「適度」及「不多餘」的日用糧,是朝聖者隨身攜帶的食糧,不積累也不浪費,不造成我們行程中的累贅。

關於寬恕,我們則應自己首先得到天主的寬恕。我們只有意識到自己是罪人,蒙受了天主無限的慈悲與寬恕,我們才能作出與弟兄修好的具體行動。若一個人不覺得自己是蒙受寬恕的罪人,他就永遠不會作出寬恕或修好的舉動。

我們祈禱的第三個祈求是「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教宗解釋說,耶穌知道我們的處境,我們經常受到邪惡和墮落的誘惑。我們都知道誘惑是什麽,故應祈求天父賜予我們聖神。聖神使我們活得好,以智慧和愛來生活,承行天主的旨意。

若我們每個人在這一週能向天父祈求:父啊,求祢賜予我聖神吧!那將是多麽美的祈禱啊!

教宗還勉勵我們祈求聖母幫助我們祈禱,使我們不隨從世俗的方式生活,而在聖神的引領下走福音的道路。

誦念三鐘經之後,教宗提及世界各地的許多青年這幾天正向克拉科夫進發,準備參加第三十一屆世青節。教宗也將於下週三抵達那裡,藉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代禱,與青年們一起並為他們慶祝慈悲禧年。

最後,教宗呼籲說:我請求你們以祈禱來陪伴我。從現在起,我就問候及感謝那些為接待青年朝聖者而正在工作的人,他們中有許多主教、司鐸、男女會士和平信徒。我也特別念及許許多多無法親自前往,卻將通過傳播媒體參加這件重大盛事的青年們。我們眾人都將在祈禱中相會!

 

 

圖/文: 梵蒂岡電台

 

「我們的天父」 – 是我們祈禱的基石

Pope

6月16日教宗清晨彌撒

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的清晨彌撒講道中強調,誦念天主經時,我們能感受到天父的目光在注視我們,「父啊」是耶穌在祂生命重要時刻一直用的一個詞。

當天福音取自瑪竇福音,記述耶穌教導門徒們誦念天主經,強調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向天父祈禱的重要價值。教宗說,耶穌明確地指出,父啊一詞涵蓋了整個祈禱。

教宗強調,這位父親在我們求祂以前,已知道我們需要什麼。祂是「在暗中聆聽我們的父親,耶穌建議我們在暗中祈禱」。這位父親賜給了我們子女的身份,我的基督徒身份是子女,這是聖神的恩典。沒有聖神的恩典無人能說「父啊」。

 

「父啊」是耶穌在祂生命最重要的時刻用的一個詞:

當祂充滿喜樂、興奮時說,「父啊」我稱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啟示給小孩子;

耶穌在祂的朋友拉匝祿的墳墓前哭泣時說,「父啊」!我感謝祢,因為祢俯聽了我。

耶穌在生命最後時刻也如此。

 

教宗接著說,耶穌在最重要時刻說父啊,這是祂常用的一個詞,祂與父交談。這是祈禱的道路。教宗表示,為此,我可以說,這是祈禱的内涵。若不說父啊,我們就不會感到我們是子女。我們的祈禱是外邦人的祈禱,是言語上的祈禱。

當然,可以向聖母瑪利亞、天使和聖人祈禱。教宗告誡說,「我們的天父是祈禱的基石」。若我們沒有能力以「父啊」這個詞開始祈禱,那麼這個祈禱就沒有用處了。

說父啊時,會感覺到祂的目光注視著我,感覺到父啊這個詞,不是外邦人那種嘮嘮叨叨的祈禱,而是一種召喚,祂賜給我子女的身份。基督徒祈禱的內涵是「父啊」,隨後我們向諸聖和天使祈禱,我們也遊行、朝聖。一切都很美好,但是總要以「父啊」開始,我們知道我們是子女,我們有一位愛我們的天父,祂知道我們所需要的一切。這是祈禱的內涵。

教宗說,如果祈禱是說父啊,祈禱的氣氛就是說「我們的」,我們是弟兄姐妹,是一個家庭。我們向天父祈禱的同時,寬恕所有人,忘記所受的侮辱,這是你能做的最好的祈禱。有時候我們就此做些良心省察是有益處的。

對我而言,天主是父親,我感覺得到祂是父親嗎?若我沒有這樣的感覺,那麼我應祈求聖神,請祂教我有這樣的感覺。我有能力忘卻受到的侮辱,有能力寬恕和不放在心上嗎,若做不到,就祈求天父,因為這些是祢的子女,他們做了些壞事,幫助我寬恕他們。讓我們做良心省察,反省自己,這對我們大有裨益。「我們的」和「父啊」這兩個詞給了我們子女的身份,給了我們一個在生活中一起行走的家庭。

 

圖/文: 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