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2日:設立亞馬遜修院和開放女性執事職的夢想

CNS photo/Paul Jeffrey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一位厄瓜多爾主教夢想著「設立亞馬遜修院」,一位巴西主教期待儘快祝聖女性執事。這是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第六次新聞簡報的要點。經過連續兩天的小組討論後,世界主教會議與會者再次進行全體大會。本屆會議新聞組決定把這次記者會的焦點放在「天主子民僕役」的培訓。

厄瓜多爾普約宗座代牧科夫(Rafael Cob Garcia)主教強調,培育亞馬遜未來司鐸和牧靈工作人員的關鍵詞是「本地化:讓福音進入福傳地區的種種文化。這相當困難,因此需要原住民司鐸和執事」。科夫主教坦言,只有少數原住民修生走到晉鐸這一步,因為他們所在城市的修院師資缺乏當地文化的基礎,「很多原住民青年感到氣餒和被遺棄」。再者,原住民修生和部落耆老無法理解「教會法典的司鐸獨身制」。

為此,普約宗座代牧闡明,問題在於修院教師缺乏完善的「本地化培育,而讓修生轉學到其它城市並非上策」。因此,科夫主教的夢想是「設立亞馬遜修院,提供不同的學術和實際培育」,聘用熟知亞馬遜現況、已在那裡生活的修院培育人員。「他們必須通曉原住民團體語言,分享他們的日常生活並加以默觀,認識原住民文化的象徵和符號,以理解如何舉行本地化的禮儀」。

巴西聖費利斯屬地監督區監督瓦西諾(Adriano Ciocca Vasino)主教贊成這一觀點,並指出「修院不再是個適合培育傳教司鐸的場所」。傳統神學必須扎根於現實環境:「我們要自問,天主如何臨在於我的生活現況。我們觀察神學家和教父們怎樣談論這一點,然後回歸現實處境。」執事候選人「必須自立更生,融為團體的一分子,不以『半個司鐸』自居。四年的考核期過後,我們再分辨他是否合適,進而祝聖通過考驗的人」。瓦西諾主教說:「我認識一些女性正在進行這段旅程,其中有些人已經是神學家。世界主教會議和教宗文件一旦開放女性執事職,只要她們服務的團體贊成,我就會祝聖她們。」

此外,瓦西諾主教也提到原住民修道培育的困境。在他服務的地區,信友和各級教會學校學生以白人為主。兩年前,他的屬地監督區有16名天主教原住民青年渴望成為當地的執事和傳教司鐸,現在正在求學。但瓦西諾主教坦承:「我不知道該怎麼提供給他們適當的培育。我跟領導團隊正在探索新的途徑。」

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在記者會上表示,在當天的全體大會上,提出要召開一場「世界主教會議來探討女性的角色、她們與投入教會職務的男教友平起平坐,以及女教友在團體中的角色」。在秘魯從事原住民牧靈工作的玫瑰道明傳教女修會羅哈斯(Zully Riosa Rojas Quispe)修女建議,重新規劃未來司鐸的求學歷程。她指出:「修生的培育僅限於哲學,不包括祖先的智慧,或者學習亞馬遜原住民的多種語言。」

出席本屆會議的兩位執事之一、德利馬(Francisco Andrade de Lima)也談及女性執事職。德利馬執事目前是巴西主教團北區執行秘書,他認為「女性可以執行跟他一樣的職務」。他最後分享了自身的經驗,說:「我是一個擁有兩個女兒的已婚者,出生在原住民部落。我的家庭伴隨了我的整個職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成立專門研究有關女性執事歷史問題的委員會

blog_1470323734

2016年8月2日,教宗方濟各正式成立了一個專門研究有關女性執事歷史問題的委員會,「尤其是教會初期的情況」。教宗曾於今年5月12日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接見女修會總會長時表達出這個意願。

教宗方濟各任命了聖座教義部秘書長耶穌會士路易斯‧拉達里亞(Luis Francisco Ladaria Ferrer)總主教為該委員會的主席,並任命了12位成員,男女各半,6位神父、2位修女和4位女性平信徒教授。這12位成員中意大利人有5位,西班牙人、美國人和德國人各兩位,以及法國人一位。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聖座新聞室主任:教宗有意設立研究女性執事的委員會不等於贊同女性聖秩

blog_1463170378

5月12日,教宗方濟各接見了國際女修會總會長聯合會的修女們。5月13日,聖座副國務卿貝丘總主教(Angelo Becciu)發推文寫道:「教宗出乎意料地給我打電話,談到女執事的問題!他在考慮能否設立一個委員會。我們且不要倉促下結論!」關於這個問題,以及教宗與修女們的談話,梵蒂岡電台採訪了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

隆巴爾迪神父說:「教宗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女修會總會長進行了一場十分美好的談話。教宗說得很好,鼓舞人心,他談到教會生活中的女性,尤其是度奉獻生活者,也談到她們在聖座部會中的重要地位,但並未暗示女性可以領受聖秩。」

隆巴爾迪神父繼續說:「教宗的話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因為他在回答提問時談到有意設立一個委員會來研究女性執事的問題。這個問題在過去也有過大量的討論,並且在古代教會有些女性被稱為『女執事』,他們在教會團體內從事某些服務工作。實際上,有人曾經作了相關的歷史研究,教宗舉了幾個例子。此外,國際神學委員會2002年在一份重要文件中也談及此事。教宗說他有意設立一個委員會對這些問題展開進一步研究,看看能否有更清楚的認識。然而,坦誠而言,教宗並沒有說他有意引入女性執事聖秩,更談不上女性司鐸聖秩。況且,他在談到女性在彌撒中講道的問題時,明確表示這是不能夠的。」

最後,聖座新聞室主任強調:「僅僅把教宗對修女們說的諸多重要事情簡化為這一個問題是不對的。」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同意就有關女性執事的問題設立研究委員會

blog_1463169362

5月12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接見了國際女修會總會長聯合會(UISG),回答修女們的眾多提問。教宗接受建言,同意設立一個委員會來研究有關女性執事的問題。同時,教宗也提醒修女們避免陷入「女權主義」或成為「教會的幫傭」。修女蒙召為人群服務,而非做教會的幫傭。

女修會總會長們向教宗提出的首項問題是,女性如何能更加融入教會的決策過程?教宗表明,教會中許多決策的裁定並不局限於聖秩人員,女性也可以參與這類型的決策過程。再者,「決策的討論過程非常重要,修女和女信友都應該加入省思和討論的過程,因為女性和男性看待生命的方式不同,必須彼此互補。在商討的過程中,女性的參與很重要」。

至於女性在彌撒中的角色,教宗闡明:「在聖道禮儀中,修女或女信友讀經都沒有問題。但以整台彌撒來說,就有禮儀-教義的問題,因為聖道禮儀和聖祭禮儀同為一體,主持者是耶穌基督本人。主禮司鐸或主教是以耶穌基督的身份行事。這是神學-禮儀的事實。在那種情況下沒有女性聖秩人員,女性無法主禮彌撒。」

教宗由此警惕教會內的兩大誘惑,一是女權主義,二是教權主義。教宗指出:「女性在教會內的角色絕非女權主義,而是一項權利!這項權利源自聖洗聖事,充滿聖神所賜的神恩和恩典。妳們切莫陷入女權主義的誘惑,因為這會貶低女性的重要性。」

在教權主義方面,有不少堂區和教區沒有牧靈委員會和經濟委員會,而是由司鐸單獨領導,並未落實眾議精神。「根據《天主教法典》,本堂神父有義務召開牧靈委員會和經濟委員會。這兩個委員會是屬於平信徒和修女、為了平信徒和修女,以及與平信徒和修女一同推動的組織,但有些本堂神父卻不召開。這就是教會今日教權主義的危險,我們必須向前邁進,剷除這個危險」。

有一名修女建議教宗設立一個委員會來研究女性執事的問題,教宗當場表示同意。隨後,教宗提到修女們關懷窮人和邊緣人,教授要理,並且陪伴病患和瀕臨死亡的人,讚許這些是「母性」的工作,表達出教會的母愛。然而,有些修女卻在做「教會的幫傭」,無法為人群服務。修女們應該到學校和社區服務,關懷病患和窮人。教宗鼓勵會長們,倘若有人要求修女做教會的幫傭,而非為人群服務,就必須勇敢地予以拒絕。

許多女修會想要在會憲中規範新的生活方式和架構,但修訂會憲的過程卻因《天主教法典》而受到阻礙。對此,教宗表示,「教會向來善於應對新的挑戰,因為教會在歷史中已有大幅度的調整。但每一次調整之前都需要分辨,在分辨的過程中祈禱必不可少。上個世紀曾兩次修訂《法典》,些微的修訂是可行的」。

「暫時的文化」令青年難以作出終身承諾,影響基督徒的婚姻和修道聖召。教宗以仁愛會修女每年的重發聖願為例,說道:「聖味增爵看到仁愛會修女必須在前線從事如此繁重又危險的工作,因此需要每年重發聖願。但這要求是一項神恩,能給予自由,而非暫時的文化。至於今日青年所處的暫時文化,我比較贊成稍微延長暫願的時間,這等於是延長結婚前的訂婚期。」

在教會的財務管理方面,教宗告誡,一方面要警惕貪婪和腐敗,遵守貧窮的聖願,另一方面則要謹慎理財。「在奉獻生活中,財務管理是無比重大的責任」。

有些關懷窮人和邊緣人的修女被誤解為社會運動份子,被指責疏於靈修生活。教宗指出,有些人以為靈修生活就是像「木乃伊」那樣,總是死氣沉沉地祈禱。這是錯誤的。「人們應該祈禱,然後按照各自的神恩行事。當妳的神恩帶妳前去親近難民和窮人,妳就該這麼做」。按照神恩行事雖然會招致毀謗,但還是要照做,因為那是基督徒的十字架。

教宗最後勉勵修女們應適度休息,切莫忽略修會的年邁或患病的修女。她們經驗豐富、充滿智慧,應當時常向她們討教。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