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在機上記者會表示:歐盟有關聖誕節的文件不合時宜

圖片:vatican.va

「歐盟有關聖誕節的文件不合時宜」。2021年12月6日,教宗方濟各在從希臘返回羅馬的專機上如此說道。教宗依照他的慣例,在結束國際牧靈訪問時回答隨行記者的許多提問。這次機上記者會觸及的議題包括:這次旅行的重要時刻、天主教與正教的手足情誼、歐盟關於聖誕節的指導方針、移民問題,以及巴黎總主教的辭職。

天主教與正教的手足情誼

在這次對塞浦路斯和希臘的訪問期間,教宗致力於增進天主教會與正教會的手足情誼。第一位提問的記者提到,教宗此行在「眾目睽睽」之下向希臘正教熱羅尼莫總主教請求寬恕。對此,教宗回應道:「我在我的弟兄熱羅尼莫面前請求寬恕。我為基督徒之間的所有分裂,尤其是為我們天主教徒所製造的那些,請求寬恕。」

教宗闡明:「當我們感到必須請求寬恕時,自負的心往往令我們開不了口。」「天主從不疲於寬恕,我們卻疲於請求寬恕。我們若不祈求天主寬恕,也就很難對弟兄姊妹開口。比起求天主寬恕,更難的是請弟兄姊妹原諒,因為我們知道天主會說:『好的,你走吧!你已獲得寬恕。』相反地,面對弟兄姊妹,則帶有羞愧和屈辱。可是在當今世界,需要的就是屈辱和請求寬恕的態度。世界上正在發生許多事,很多消逝的生命、很多戰爭,我們怎麼從來不請求寬恕呢?」教宗由此發自內心地「為移民悲慘處境的醜聞,為許多生命淹沒在大海裡的醜聞」請求寬恕。

就天主教會與正教會的關係,記者問到教宗不久後將與俄羅斯正教基利爾宗主教會面的事。教宗說:「與基利爾宗主教的會面不是很久以後的願景。我相信,希拉里翁下週來我這裡就會協調下次會晤的事。宗主教要進行旅行,或許是在芬蘭,而我則隨時準備好前去莫斯科訪問,去與弟兄交談。兄弟之間談話沒有繁文縟節的問題⋯⋯我們懷著手足之情面對面談話,看見兄弟拌嘴是很美的事,因為他們擁有同一個母親、慈母教會,但是有些人為了遺產搞失和,另一些人是出於給他們造成分裂的歷史原因。但我們必須努力向前邁進,在合一內並為了合一而奮鬥前行。我對熱羅尼莫、金口和所有渴望一同前行的宗主教表示讚賞。」

歐盟關於聖誕節的指導方針

日前歐盟發表一份指導方針,呼籲不再使用「聖誕節」這種帶有特定宗教色彩的詞彙。對此,教宗在機上記者會中稱之為「不合時宜」的作法。「在歷史中,有許多專制政權試圖這麼做。想想拿破崙,以及納粹和共產的專制。這是一種沖淡的世俗主義潮流。然而,這在歷史中運作不下去。」

談到當前的情況,教宗籲請歐盟抓穩「創建者渴望團結的偉大理想」,而且「當心不要走上植入意識形態的道路」。「這可能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分裂,使得歐盟分崩離析。歐盟必須尊重每個國家的內部結構。讓各國保有其多樣性,而非想要它們整齊劃一。我相信,這不是歐盟的本意,但歐盟必須小心,因為事情有時就這樣發生了」。

移民問題

教宗此行的一大重點是探望在希臘萊斯沃斯島的移民,再次為他們發聲。在機上記者會中,教宗重申了「對移民的接納、陪伴、促進和融入」,並強調「如果一國政府無法接收超過特定數額的移民,就必須與其它國家對話,各國互相照顧。因此,歐盟十分重要,因為它能促成各國政府和諧地分配移民」。

此外,教宗也提到,那些被遣返的移民回到了人口販子的手上。因此,「我們不能光是接納他們,然後撒手不管,而是必須加以陪伴、促進和融入。即使是把移民遣返回去,也必須在他的國家予以陪伴、促進和融入,而非把他丟在利比亞的海岸不管。這太殘忍了!」

巴黎總主教辭職

教宗這次出訪前批准了奧珀蒂總主教辭去管理巴黎總教區牧職的請求。這個事件也成了機上記者會的一個話題。針對記者的提問,教宗先是反問記者:奧珀蒂做了什麼嚴重的事,導致他不得不辭職?記者們沒有答案。於是,教宗說:「如果我們不知道罪狀,就不能定罪。在回答之前,我要說:請你們進行調查,因為說一個人『被定罪』是很危險的事。誰定了他的罪?公眾輿論、閒言碎語。」

教宗接著指出,他被指控「對女秘書輕撫和按摩」,在第六誡上有缺失。教宗闡明,「這是個罪,但它不是最嚴重的罪,因為肉體的罪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罪是具有道貌岸然的特性:傲慢、仇恨。因此,奧珀蒂是罪人,如同我是罪人一樣,也如伯多祿所感受到的那樣,耶穌基督正是在這位主教身上建立了教會。怎麼那時候的團體就接受了一個罪人當主教,他犯了否認基督等種種罪過!因為那是個正常的教會,她始終感到自己是個罪人、人人都是罪人。她是個謙遜的教會。」

教宗坦言,「看得出來,我們的教會現在不習慣有個罪人當主教,我們虛情假意地說:我的主教很聖善。不,我們大家都是罪人。但是當閒言碎語越來越多時,一個人的名聲就會被摧毀。他將無法治理,因為他失去了聲望,這不是因為他的罪過,如同伯多祿和你我的罪過,而是因為人們的閒言碎語。因此,我接受他的辭呈,不是因為真相,而是基於虛偽的處境」。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圖閱覽更多塞浦路斯與希臘使徒之旅資訊

教宗機上記者會談及:與匈牙利政府對話、反猶太主義、接種新冠疫苗、墮胎

圖片:vatican.va

「墮胎就是謀殺,教會不改變立場,而每次主教們沒有以牧者的身份處理問題時,他們就會站到政治的一邊。」

這是教宗方濟各9月15日下午結束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國際牧靈訪問後,從布拉迪斯拉發返回羅馬的航班上說的一席話。依照慣例,教宗在返程途中回答隨機記者們的提問。

出訪匈牙利的動機和對歐盟的期待

教宗表示:「一開始,有些人並不十分了解,認為此次來訪就只是為參加禮儀而已。我原本就答應匈牙利總統要來訪問,匈牙利人有其豐富的價值,我被其深刻的大公主義思想所感動。總之,歐洲必須重拾歐盟創始人的夢想,歐盟不是為了做事而聚在一起,歐盟的基礎上有一種精神。現今有一種危險,讓歐盟只是一個管理的辦公室,這不好,它必須走向奧秘,探尋歐洲的根源並將其發揚光大。所有的國家都應向前邁進。受歐盟創始人夢想的啓發,歐盟必須是獨立的,所有的國家都是平等的,這是我的觀點。」

接種新冠疫苗

教宗表示:「人類與疫苗有一段友好的歷史,例如,麻疹、脊髓灰質炎等。或許是因為病毒的毒性和不確定性,不僅是因為大流行,還因為疫苗的多樣性,以及一些疫苗的名聲,有些疫苗不适合或只是蒸餾水,這引起了人們的擔憂。還有些人聲稱疫苗是一個危險,他們說疫苗會使病毒進入你的身體内,加上許多的爭論造成了這個分歧。有些人說因為疫苗還沒有足夠的測試,他們擔心害怕。所以,我們必須澄清並冷靜地去談論。」

與匈牙利總統會談

教宗說:「是總統帶著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和副總理謝姆延(Zsolt Semjén)來會見我。雙方並沒有談論移民的問題,談論的是保護環境和家庭的話題。在匈牙利有許多青年和兒童,在斯洛伐克也是如此,我很驚訝,這麽多的孩子和年輕夫婦,這是一個希望。當前的挑戰是尋找工作,否則的話他們就得出國找工作,這是目前的情形。總統侃侃而談,兩位正副總理不時提供一些數據,會晤持續了足夠長的時間,大約40分鐘。」

支持墮胎的政治家領受聖體的問題

隨後,美國耶穌會出版的《美國》雜誌的記者提問到:「您常說我們都是罪人,聖體不是給完美人的獎賞,而是給軟弱者的良藥和食糧。正如您所知,在美國上次選舉之後,主教們討論了那些支持墮胎的政治家領受聖體的問題,有些主教想拒絕給總統和其他公務員送聖體;有些主教則同意,有些主教說『不要用聖體作武器』。您怎麽看?您給主教的建議是什麽?您作為主教,這些年來是否公開拒絕過給某些人送聖體?」

教宗回答說:「我從未拒絕給任何人送聖體。」於是,教宗回憶起他還是作神父的時候,去一個養老院主持彌撒,請願意領聖體的人舉手示意,所有的老人都舉了手。「一位領了聖體的老婦人說:『謝謝,我是個猶太人。』我回答說:『我剛才送給你的也是個猶太人。』」教宗說:「聖體不是給完美者的獎勵,聖體是恩賜,是禮物,是耶穌在教會和教會團體内的臨在。那些不在教會團體内的人不能領聖體,就如同這位猶太婦人,但上主願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獎賞她。」

關於墮胎的問題,教宗回答說:「這不僅是一個問題,這是謀殺,墮胎就是謀殺,這毫不含糊。人類的生命必須得到尊重,這個原則非常清楚。對於那些不理解的人,我會問這個問題: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而殺死一個人的生命,這是否正確?雇傭一個殺手殺死人的生命,是否正確?為此,教會在這個問題上非常嚴格,因為如果接受墮胎的話,就如同接受了日常兇殺一樣。」

隨後,教宗把話題轉到支持墮胎的人是否能領受聖體的問題上。教宗說:「聖體聖事是把人團聚在團體中,但墮胎不是神學問題,而是牧靈的問題。如果我們回顧教會的歷史,我們會看到主教們如果不以牧者的身份處理問題時,他們就會站到政治的一邊。」

「當教會不以牧靈的精神捍衛某個原則時,它就會在政治的層面上偏袒一方。從來就是這樣,看看歷史就知道了。牧者應該做什麽?作為牧人不要去定罪,而要做一個有天主風格的牧者,天主的風格就是親近、憐憫和溫柔,整部聖經都是如此教導的。一個不懂得以天主的風格牧放羊群的牧者,就會滑倒,就會置身於與牧者無關的許多事物中。」

「在任何時刻,牧者應該知道做什麽。但是,如果他丟掉教會的牧靈使命,那麽他就立刻變成一個政治家。牧人行動的原則是神學。牧靈工作是神學,是聖神帶領你去以天主的風格行事。人們會記得《愛的喜樂》宗座勸諭中,關於分居和離異的夫妻那一章引起的風暴……,異端、異端之聲不絕於耳,感謝天主,我們有大神學家順伯恩(Schönborn)樞機,他澄清了事情。但還是有這種譴責,總是譴責。夠了,我們不要再開除教籍了。這是可憐的人,他們是天主的子女,渴望和需要我們的牧靈關懷。牧者要按照聖神的引導解決問題。」

反猶主義

反猶主義正在擡頭,教宗深表憂慮:「這是很壞、很險惡的事。」

家庭與婚姻的問題

教宗說:「婚姻是一件聖事,教會無權改變上主建立的聖事。有一些法律嘗試幫助許多具有不同性取向的人的情況,這個很重要,許多人得到幫助,但請不要強加於教會。但是,如果一對同性人想住在一起,國家有民事的可能性來支持他們,使他們在遺產、健康等方面得到保障等等。法國對此有法律規定,它不僅適用於同性戀者,而且也適用於所有想在一起生活的人。」

「婚姻就是婚姻,但這並不意味著譴責他們,他們都是我們的弟兄姐妹,我們應該陪伴他們。婚姻是聖事,這一點很清楚。是的,我們應該平等,彼此尊重。天主是良善的,願拯救所有的人,請不要讓教會否認祂的真理。許多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前來領受懺悔聖事並尋求司鐸的指導,教會幫助他們在自己的生活中前進,但婚姻聖事則是另一回事。」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機上記者會:愛德、關愛與友愛乃是應走之路

圖片:Vatican Media

「愛德、關愛與友愛乃是應走之路。」

2021年3月8日,教宗方濟各在從巴格達返回羅馬的飛機上向記者們如此表示。經歷了在伊拉克為期四天的歷史性訪問後,教宗談論了他與西斯塔尼相會的印象,以及他在摩蘇爾多間夷為平地的聖堂前的心情。同時,教宗也吐露了他向拉伊(Bechara Rai)宗主教做出了訪問黎巴嫩的承諾。

在機上記者會開始時,教宗首先問候了負責教宗旅行的新任協調人達通努(Dieunonné Datonou)蒙席,並稱之為「新隊長」。接著,教宗向記者們致敬,說:「我首先要感謝你們的工作、你們的陪伴、你們的辛勞。今天是婦女節,祝各位婦女節日愉快!我跟伊拉克總統夫人會面時,我們談起為什麼沒有男人節。我說:因為我們男人每天都在過節啊!總統夫人向我提到女性,她今天講了很美的事,談到婦女推動生活、歷史、家庭等許多事情的那份堅毅。」

談論女性的困境

在記者的提問下,教宗進一步談論女性的困境。教宗說:「婦女比男性來得勇敢,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但是,婦女今天也受到了侮辱,我們來談談極端的情況:你們當中的一人給我看了伊斯蘭國組織販售婦女的價目表。我難以置信:這樣的婦女賣一種價格,那樣的年紀賣另一種價格。婦女被販賣、遭奴役。即使是在羅馬市中心,打擊人口販賣也是日常工作。稱婦女是推進歷史的人,一點也不誇張;但是奴役現象也真實存在。」

關於跟伊拉克伊斯蘭教領袖西斯塔尼的會晤

教宗表示:「我努力牢記著大阿亞圖拉西斯塔尼的一句話:人類要麼因宗教而互為兄弟,要麼因受造而彼此平等。友愛內蘊含了平等,但在平等之下卻又窒礙難行。我相信這也是條文化的道路。舉例來說,我們想想我們基督徒,想想三十年戰爭和聖巴爾多祿茂的夜晚。我們之間如何改變思想:因為我們的信仰讓我們發現,耶穌的啟示乃是愛和愛德,並帶我們通往這改變:但這需要耗費多個世紀來落實。這點相當重要,人類手足情誼即為人人互為兄弟姊妹,而我們必須與其它宗教攜手前行。梵二大公會議在這方面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並在會議後成立了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和宗教交談委員會。」

談到前往黎巴嫩的可能性

教宗坦言:「拉伊宗主教懇請我在這趟旅途中順道一訪貝魯特,但這對我來說似乎有些太少了。面對一個像黎巴嫩這般受苦的國家,這等於是杯水車薪。我給他寫了封信,承諾必將到訪。但黎巴嫩此刻處於危機中,我不願意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加以冒犯。黎巴嫩在接納難民方面非常慷慨大方。」

關於教宗方濟各會在羅馬終老

此外,由於日前見報的一篇教宗訪談報導了教宗方濟各想像自己會在羅馬蒙主恩召,而非回去阿根廷,遂令人心生遐想,以為教宗不想訪問阿根廷。因此,在這次的機上記者會中,也有人提出這個疑問。對此,教宗解釋說:「答案跟問題是相對應的。」當時,採訪教宗的記者卡斯特羅(Nelson Castro)問的是:「您如果退位的話,將會返回阿根廷,或者繼續留在這裡?」針對這個提問,教宗的答覆是:「我不會回去阿根廷,而是要留在我的教區這裡。」那麼,教宗有沒有訪問阿根廷的計劃呢?教宗表明:「之前曾規劃於2017年11月訪問阿根廷,而且已經展開工作,可是最終卻因為種種考量而未能成行。」

談論在克拉克斯和摩蘇爾的感受

回到本次牧靈訪問的行程,教宗先後談論了他在克拉克斯和摩蘇爾的感受。教宗指出:「在克拉克斯,令我最感動的是一名母親的見證。做見證的是一名親身體驗到貧困、服務和懺悔的司鐸,以及一名在伊斯蘭國組織最初幾次的轟炸中痛失愛子的婦女。那母親說了一個詞:寬恕。我為之感動。一名母親說:我施以寬恕,我為他們祈求寬恕。這勾起我在哥倫比亞訪問的回憶,在比亞維森西奧的聚會中,許多人、許多婦女,尤其是母親和新婚妻子,講述了她們的兒女和丈夫遇害身亡的經歷。她們說:『我寬恕,我給予寬恕。』我們早已丟失這個詞彙,很會欺壓凌辱、嚴厲譴責,我就是頭一個。但是寬恕,寬恕敵人,這是純然的福音。這在克拉克斯令我最為感動。」

至於在摩蘇爾的感觸,教宗說:「我佇立在夷為平地的聖堂前,無言以對、不敢相信。不只是那座聖堂,其它聖堂和清真寺也成了斷垣殘壁。在這一刻,我不想多說一句話。事情不斷重演,讓我們看看非洲。因著我們在摩蘇爾的經歷、這些毀壞聖堂和一切,敵意滋生、戰爭再起,而且連所謂的伊斯蘭國都捲土重來。這是一件醜惡的事、卑鄙惡劣。我在聖堂裡心中萌生的疑惑是這個:誰把武器賣給了這些搞破壞的人?因為他們自己不在家裡製造武器。沒錯,他們會做點小炸彈,但是,賣武器的是誰?誰要負起責任?我至少要求這些賣武器的人誠實地說:是我們賣的武器。但他們絕口不提。真是可惡!」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在機上記者會表示不擔心教會分裂

CNS photo/Paul Haring

2019年9月10日,教宗方濟各結束了在非洲三國:莫桑比克、馬達加斯加和毛里求斯的牧靈訪問。按照慣例,教宗在從塔那那利佛返回羅馬的途中回答隨機記者的提問,談到青年、家庭、排外、意識形態的殖民化,以及生態問題。針對他所受到的批評和教會分裂的誘惑,教宗表示,「我祈願不發生分裂,但我並不擔心」。

在衆多的提問中,美國《紐約時報》記者提出,教會人士對教宗的批評,以及教宗是否擔心美國教會出現分裂的問題。

教宗答道:「首先,批評總是有幫助的…我總是從批評中獲得益處。但我不喜歡在背後批評,這不誠懇,也沒有人性。批評是建樹的一個因素,如果你的批評不公正,你就該準備接受回應、進行對話,並得出正確的結論。這才是真正批評的進行過程。相反地,惡毒的批評有點像扔了石頭又把手藏起來那樣,這無濟於事,沒有幫助。誠懇的批評向回應持開放態度,具建設性,能提供幫助。關於教宗的情況,如果有人說:『我不喜歡這個教宗,我批評他,寫文章請他回答。這是誠懇的態度。』提出批評,但不願意聽到回應、不想對話,這不是愛教會的做法,其背後的想法是換掉教宗,或製造分裂。」

關於教會分裂的問題,教宗表示:「在教會歷史上出現過許多分裂的情況,老派天主教徒和勒菲弗(Lefebvre)便是其中的實例。在教會内總是有分裂的選擇,這是上主留給人類自由的一個選擇。我不擔心分裂,我祈求不發生這樣的事,因為這關係到許多人的靈性健康。如果有錯,就要對話,就要糾正,但分裂不是基督徒的道路。」

教宗說:「分裂常是少數精英的分離,源於一種脫離教義的意識形態…因此我祈願分裂不會出現,但我不擔心。這是梵二大公會議的一個結論,而非這個或那個教宗說的。我談論的社會訓導與若望保祿二世同出一轍,我只是重復他的教導。但有人說『教宗是共產主義者』。這是意識形態進入了教義,而當教義跌入意識形態時,就會有分裂的可能性。」

教宗最後表示:「牧人必須在恩寵和罪惡之間引領羊群,福音的道德觀正在於此。一種白拉奇式的意識形態道德觀使你變得僵硬…倘若你們看到僵硬的基督徒、主教和司鐸,他們背後便會存在問題,沒有福音的聖德。因此,我們必須溫和地對待受到這些攻擊誘惑的人們,他們正陷於困境,我們必須以溫良的態度陪伴他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機上記者會:我在愛爾蘭看到深厚的信德!

「我在愛爾蘭看到深厚的信德。」教宗方濟各在結束愛爾蘭牧靈訪問時如此表示。教宗在回程飛機上引用了幾個小時前一位不具名主教的話,說:「種種醜聞令愛爾蘭人飽受煎熬,但他們懂得區分什麼是真理,什麼是不完整的真相。」即使治癒的過程仍在進行,愛爾蘭人的信仰依然堅定不移。

教宗這次前往愛爾蘭是為慶祝世界家庭大會,但侵犯問題卻令他的訪問蒙上一層陰影,特別是記者們期待聽到教宗方濟各對聖座駐美國前任大使的有關指責的反應。8月25日晚上,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總主教發表一份文件,質疑教宗對麥卡里克總主教(Theodore McCarrick)案件的回應;麥卡里克總主教被控告性侵犯一名未成年人,並因「罪證確鑿」而被迫辭去樞機職務,之後其它針對麥卡里克的控訴才為人所知。

教宗方濟各坦率地談論維加諾總主教的公開指責,說:「我誠懇地說這番話:請你們仔細閱讀這文件,然後自行判斷。關於這文件,我不予置評。我相信文件不言自明。」

相反地,教宗談及其它一些棘手又複雜的主題,包括如何審理那些被控侵犯罪的主教。教宗委婉地拒絕了聖座保護兒童委員會前任成員柯林斯(Marie Collins)女士的心願,即:按照《如同一位慈母》手諭提議的,設立一個長期的特別法庭來審理主教們的案件。教宗認為,這並非最好的選擇;比較妥當的可行方法是,考量個別案情的差異,讓每個被控告的主教在特別為他設立的法庭上接受審判。關島總主教個案就是以這種方法處理的,此刻有另一個案件正在用同樣方法進行審理。

關於「天主子民」如何能夠且應該對司鐸的惡行作出回應,教宗敦促家庭相信他們的孩子。「當你看到不對勁的情況,就要立刻舉報。」

另一方面,教宗也批評有些不負責任的新聞媒體未審先判。他以格拉納達(Granada)的一個案件為例:有一名學生寫信給教宗指控一群司鐸有戀童癖好,這些司鐸遭受的羞辱是殘酷的不公,因為後來證實了他們是無辜的。教宗承認,記者的工作很微妙,他們必須發聲,但要「始終秉持無罪推定,而非有罪推定」的原則。

此外,教宗高度讚賞愛爾蘭兒童與青年事務部長,她向教宗提及數十年前在蒂厄姆(Tuam)一間修女經營的孤兒院發生的悲慘案件,政府正在調查這些惡行。教宗勉勵他們謹慎徹查案件,釐清教會的責任。無論調查的結果如何,教宗都讚許政府代表向他簡述案情時所秉持的公平與「尊嚴」。

有一名記者詢問,當子女向父母透露自己是同性戀者時,父母親該如何反應。教宗回答時鼓勵父母「切莫譴責,卻要祈禱、對話,給子女留點表達的空間」,因為忽視他們,或是把他們逐出家門,意味著做父母的失職。

教宗最後總結他這次訪問的感想,說:「愛爾蘭人擁有根基深厚又強而有力的信仰。我這麼說,因為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是我這兩天所體會的事實。」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