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信德是通過愛和見證傳遞的

五月三日 聖斐理伯與聖雅各伯 彌撒

讀經一:聖保祿宗徒致格林多人前書 15:1-8

弟兄們:我願意你們認清,我們先前給你們所傳報的福音,這福音你們已接受了,且在其上站穩了;假使你們照我給你們所傳報的話持守了福音,就必因這福音得救,否則,你們就白白地信了。我當日把我所領受而又傳授給你們的,其中首要的是:基督照經上記載的,為我們的罪死了,被埋葬了,且照經上記載的,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現給刻法,以後顯現給那十二位;此後,又一同顯現給五百多弟兄,其中多半到現在還活著,有些已經死了。隨後,顯現給雅各伯,以後,顯現給眾宗徒;最後,也顯現了給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

福音:聖若望福音 14:6-14

那時候,耶穌對他的門徒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必然認識我父;現在你們已認識他,並且已經看見他。」斐理伯對他說:「主!把父顯示給我們,我們就心滿意足了。」耶穌回答說:「斐理伯!這麼長久的時候,我和你們在一起,而你還不認識我嗎?誰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把父顯示給我們呢?你不信我在父內,父在我內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我自己講的;而是住在我內的父,作他自己的事業。你們要相信我:我在父內,父也在我內;若不然,你們至少該因那些事業而相信。「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凡信我的,我所做的事業,他也要做,並且還要作比這些更大的事業,因為我往父那裏去。你們因我的名無論求父什麼,我必要踐行,為叫父在子身上,獲得光榮。你們若因我的名向我求什麼,我必要踐行。」

2018年5月3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彌撒講道中反思:「傳遞信德並不意味著勸人改教,不是找人支持這個足球隊或這個文化中心,而是用愛來見證。」

教宗從《聖保祿宗徒致格林多人前書》談起,他表明:「信德不僅僅是誦念《信經》,而是要體現在實際行動中。傳遞信德並不意味著提供訊息,而意味著建立一顆相信耶穌基督的心。做基督徒絕不是機械式地學習小冊子或某些概念,而意味著結出傳遞信德的果實,一如母親教會那樣,誕生信德中的子女。」

教宗說:「傳遞信德的途徑是這樣的:傳播我們所領受的。基督徒所面臨的挑戰正是結出信德傳遞的果實。這也是教會的挑戰,教會要成為一個富有成果的母親,在信德中誕生子女。」

教宗然後談及在愛的氛圍中從祖母到母親、長輩對晚輩的信德傳遞:「我們的信德傳遞不僅僅通過言語,也透過愛撫、溫柔,甚至是方言。因此,信德傳播的第一種態度首先是愛,其次是見證。傳遞信德不是勸人改教,不是找人支持這個足球隊、這個俱樂部或這個文化中心;這很好,但勸人改教和信德沒有關係。教宗本篤十六世說得好:『教會的發展不依靠勸人改教,而在於她的吸引力』。信德被傳遞,是因為它吸引人,也就是有人為它做了見證。」

最後,教宗總結道:「見證引起他人心中的好奇心,這是聖神所激發的好奇心,聖神在他內工作。教會相信吸引力能帶來發展。因此,信德傳遞靠的是見證,甚至是殉道。當我看到某個人的生平符合我們所宣講的福音時,我總會好奇地問:『為什麼他這樣生活?他為什麼度一種為他人服務的生活?』而這種好奇心正是聖神所播撒的種子,聖神使這種子長大。傳遞信德使我們成為義人,為我們辯護。信德為我們辯護,在信德傳遞中我們給予他人真正的公義。」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分辨好奇心的好壞,向聖神敞開心扉

復活期第五周 星期一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14:5-18

當外邦人和猶太人連同他們的官長蓄意侮辱保祿和巴爾納伯,和用石頭砸死他們的時候,保祿和巴爾納伯一聽說,就逃往呂考尼雅的呂斯特辣、德爾貝兩座城和周圍的地方去了,在那裏傳揚福音。在呂斯特辣有一個人患軟腳病,常坐著,由母胎中即是跛子,總沒有行走過。這人聽保祿講道;保祿注目看他,見他有信心,可得痊癒,便大聲說道:「直直地站起來!」這人遂跳起來行走。群眾看見保祿所行的,就大聲用呂考尼雅話說:「神取了人形,降到我們這裏了!」他們遂稱巴爾納伯為則烏斯,稱保祿為赫爾默斯,因為他是主要發言人。在城關的則烏斯的司祭,就帶著公牛與花圈來到大門前,要同群眾一起獻祭。巴爾納伯和保祿宗徒聽說這事,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跑到群眾中,喊著,說道:「人哪!你們這是作什麼?我們也是人啊!與你們有同樣的性情;我們只是給你們傳揚福音,為叫你們離開這虛無之物,歸依生活的天主,是他創造了天地海洋和其中的一切。他在過去的世代,容忍了萬民各行其道;但他並不是沒有以善行為自己作證,他從天上給你們賜了雨和結實的季節,以食物和喜樂充滿你們的心。」說了這些話,才算阻住了群眾,沒有向他們獻祭。

福音:聖若望福音 14:21-26

那時,耶穌對門徒說:「接受我的命令而遵守的,便是愛我的人。誰愛我,我父也必愛他,我也要愛他,並將我自己顯示給他。」猶達斯─不是那個依斯加略人─遂問他說:「主,究竟為了什麼你要將你自己顯示給我們,而不顯示給世界呢?」耶穌回答說:「誰愛我,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我們要到他那裏去,並要在他那裏作我們的住所;那不愛我的,就不遵守我的話;你們所聽到的話,並不是我的,而是派遣我來的父的話。我還與你們同在的時候,給你們講論了這些事;但那護慰者,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派遣來的聖神,他必要教訓你們一切,也要使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

2018年4月30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我們必須懂得分辨好奇心的好壞,向聖神敞開心扉,祂必會賜給我們確信。當天禮儀選讀的福音講述耶穌和門徒之間的對話(若14:21-26),教宗稱之為「好奇心與確信的對話」。

教宗解釋道:「我們的生活充滿好奇心,但好奇心有好壞之分。舉例而言,孩童擁有好的好奇心,成天在問『為什麼』。他們提問是因為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發現自己不明白某些事物,進而尋找解答。這是好的好奇心,因為它有助於個人發展,培養自主能力;這也是個沉思的好奇心,因為孩童看見事物,加以沉思,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於是提出疑問。相反地,東家長西家短就是壞的好奇心。擁有這種好奇心的人想要探聽別人的生活,以尋找自己的立足之地,最終卻玷污別人的名聲,把眾人沒有權利得知的隱私透露出去。這種壞的好奇心在我們的一生中如影隨形,它是我們將不斷面對的誘惑。」

教宗說:「我們不要驚慌失措,卻要小心謹慎:『這件事我不問、不看、不期望。』比方說,在虛擬世界裡就存在著很多讓人好奇的事物。透過手機等物件,孩童們進入虛擬世界,好奇地觀看,在那裡發現許多醜陋的東西,缺乏規範好奇心的紀律。我們必須協助孩子們在這個世界裡生活,把求知欲和好奇心區分開來,以免孩子受到壞的好奇心所束縛。」

「當天福音中門徒的好奇心是好的:他們渴望知道未來將發生什麼事,耶穌的答覆帶來確信,祂從不騙人,卻向他們許諾說:聖神必要教訓你們一切,也要使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聖神在生活中賜給我們確信。聖神不會把確信的恩典包裝成箱,要我們直接領取。不是這樣的。我們走到人生的某個境況時,向聖神祈求恩典,敞開心扉,然後在那一刻祂才會賜給我們確信。聖神是基督徒在旅途中的友伴。事實上,聖神令我們想起上主的話,並加以啟發,帶領我們進入永恆不變的真正喜樂的所在地。」

最後,教宗總結道:「今天讓我們祈求上主兩件事:首先,在我們接受或好或壞的好奇心時淨化我們,使我們懂得分辨什麼不該看、什麼不該問。第二個恩寵是向聖神敞開心扉,因為祂就是確信,祂賜給我們確信,祂有如我們旅途中的友伴,令我們確信耶穌對我們的教導,叫我們想起一切。」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缺乏愛和服務,教會無法前行

復活期第四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13:13-25

保祿和同他一起的人,從帕佛乘船來到旁非裏雅的培爾革;若望卻離開他們,回了耶路撒冷。他們由培爾革經過各處,到了丕息狄雅的安提約基雅;安息日他們進了會堂坐下。在朗誦法律和先知之後,會堂長派人問他們說:「仁人弟兄,你們若有什麼勸勉民眾的話,請說吧!」保祿就站起來,打手勢說:「諸位以色列人和敬畏天主的人,請聽!以色列民族的天主揀選了我們的祖先。當這百姓寄居埃及時,天主就舉揚了他們,以大能的手臂從那裏領他們出來,大約四十年的工夫在曠野中容忍了他們。滅了在客納罕地方的七個民族以後,就把那地方分給他們作為基業,約有四百五十年。此後,又給他們立了民長,直到撒慕爾先知時代。從那時起,他們要求一位君王,天主就給他們立了本雅明族人克士的兒子撒烏耳,為王四十年;把他撤職以後,給他們立了達味為君王,天主為他作證說:我找到了葉瑟的兒子達味,他是一個合我心意的人,他要履行我的一切旨意。天主按照恩許,從他的後裔中給以色列興起了一位救主耶穌。若翰在他來臨以前,先向全以色列民宣講了悔改的洗禮。及至若翰將完成自己的任務時,說道:我不是你們所猜想的那位,但是,看,他在我以後要來,我不配解他腳上的鞋。」

福音:聖若望福音 13:16-20

耶穌為門徒洗腳後,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也沒有奉使的大過派遣他的。你們既知道了這些事,如果實行,便是有福的。我不是說你們全體,我認識我所揀選的;但經上所記載的必須應驗:『吃過我飯的人,也舉腳踢我。』就是現在,事未發生以前,我告訴你們,好叫事發生以後,你們相信我是那一位。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凡接待我所派遣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派遣我來的。」

2018年4月26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表示,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中以聖體聖事教導我們如何愛人,透過為門徒們洗腳教導我們如何服務。祂也告誡我們,一個僕人永遠不會大過派他來的主人。

「當天的《若望福音》記載,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中向門徒們告別,說了很多動人的話,做了兩個具有制度意義的舉動。對門徒和即將到來的教會而言,這兩個舉動可以說是祂的教義基礎。耶穌讓人吃祂的肉,喝祂的血,建立了聖體聖事,並且為門徒們洗腳。這兩個舉動暗含兩條誡命。如果我們予以遵從,它們將促進教會的發展。首先是愛的命令:不僅愛自己的近人,更要愛近人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若15:12)。」

教宗說:「缺乏愛,教會將不會成長,將變為一個空洞、虛有其表、沒有具體行動的機構。耶穌說,我們應該愛到底。你們要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這是第一條誡命。第二條誡命源自洗腳的舉動,即彼此服侍。你們要為彼此洗腳,如同我洗了你們的腳一樣。兩條新誡命,一個警告:『你可以服侍,但你們由我派遣。你們不能大過我。』耶穌明確表示:『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也沒有奉使的大過派遣他的。』這是質樸而真實的謙卑,不是虛假的謙卑。」

教宗說:「我們要意識到祂比我們所有人都大,我們是僕人,我們不能超越耶穌,我們不能利用耶穌。主人是祂,不是我們。這是上主的遺囑。祂給予我們吃的、喝的,教導我們要如此相愛。祂為門徒洗腳,教導我們要如此相互服侍,但祂也告誡我們,一個僕人永遠不會大過那派遣他的主人。這些都是非常生硬的語言和動作,但它們是教會的基礎。如果我們朝這條路前行,我們永遠不會犯錯。」

教宗繼續說:「殉道者和許多聖人走了這條路,他們意識到自己是僕人。此外,耶穌還加上另一個警告:『我認識我所揀選的』,並說『我知道你們中的一個人會背叛我』。」

因此,教宗勉勵大家靜默片刻,讓主耶穌注視我們。

教宗說:「讓耶穌的目光進入我內。我們會有很多觸動:我們會感受到愛,或許什麼也感受不到……我們被禁錮在那裡,我們會感到羞愧。然而,我們要始終迎視耶穌的目光。這是祂在最後晚餐中注視祂門徒的目光。主啊,祂知道,祂知道一切。正如聖伯多祿宗徒在提庇黎亞所說的:『祢知道,祢知道一切。祢知道我愛祢,祢知道我心中想什麼。』」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我們要分辨時代的訊號,向聖神敞開心扉

復活期第四周 星期二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11:19-26

在斯德望受害時,那些由於迫害而四散的人,經過各地,來到了腓尼基、塞浦路斯和安提約基雅,他們只向猶太人講道。但其中有些塞浦路斯和基勒乃人到了安提約基雅,也向希臘人講道,宣傳主耶穌的福音。主的手同他們在一起,信而歸主的人,數目很多。這事傳到了耶路撒冷教會,就打發巴爾納伯到安提約基雅去。他一來到,看見天主所賜的恩惠就很喜歡,並勸勉眾人要決心堅定於主。因為他是好人,充滿聖神和信德,如此有許多人歸附了主。以後,他往塔爾索去找掃祿;找著以後,便領他回到安提約基雅。他們一整年在那教會中共同工作,教導了許多人;在安提約基雅最先稱門徒為「基督徒」。

福音:聖若望福音 10:22-30

那時,在耶路撒冷舉行重建節,正是冬天。耶穌徘徊於聖殿內撒羅滿遊廊下。猶太人圍起他來,向他說:「你使我們的心神懸疑不定,要到幾時呢?你如果是默西亞,就坦白告訴我們吧!」耶穌答覆說:「我已告訴了你們,你們卻不相信;我以我父的名所作的工作,為我作證,但你們還是不信,因為你們不是屬於我的羊。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我賜予他們永生,他們永遠不會喪亡;誰也不能從我手中把他們奪去。我那賜給我羊群的父,超越一切,為此,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將他們奪去。我與父原是一體。」

2018年4月24日,教宗方濟各在聖瑪爾大之家的清晨彌撒中表示,人類的歷史上一直存在著抗拒聖神、反對新事物和改變的情況。他反省了當天的禮儀讀經,指出上主不斷帶給我們新穎、獨創的事物,但人們應對的態度不盡相同。

在《若望福音》中,經師們的態度從封閉轉為「嚴苛」。

教宗解釋道:「這些人只會以自我為中心,對聖神的化工反應遲鈍,對新事物無動於衷。他們完全沒有能力分辨時代的訊號,儼然是陳腔濫調的奴隸。他們總是繞著同一個問題打轉,無法走出那個封閉的世界,深受特定的思想所束縛。對他們來說,任何新事物都是個威脅。」

教宗說:「天主子女則要採取不同的態度。他們或許剛開始會有所保留,但他們自由自在,懂得以聖神為核心。當天第一篇讀經中,首批門徒的榜樣凸顯出他們接納新事物,即使情況不符合常規,他們仍積極地撒播天主的聖言(宗11:19-26)。他們始終順從聖神,以作出超乎革命的猛烈改變,處於中心位置的是聖神,而非法律。」

教宗說:「教會當時不停向前邁進,超越自我。她不是蒙揀選者的封閉團體,卻是充滿傳教熱忱的教會。再者,教會的平衡即在於她敏捷行動、忠於聖神。有人說過,教會的平衡類似於自行車的平衡:它在行駛中穩健地前進;你一煞車,它就會傾倒。這是個好例子。在聖神的氣息前,封閉和開放是兩個極端的反應,而後者正是門徒、宗徒的態度。他們最初有所保留,這不僅出於人性,也能確保他們不會受騙上當;隨後他們便以祈禱和分辨找出道路。」

最後,教宗總結道:「世界各地一直存在著抵拒聖神的情況。願上主賜予我們恩寵,叫我們懂得抵拒那該抵拒的、那來自邪惡、剝奪我們自由的;同時也叫我們懂得向新事物敞開心扉,而且唯有向藉著聖神的威能、來自天主的新事物開放。願上主賜予我們分辨時代訊號的恩寵,好讓我們能適時作出必要的決定。」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效法耶穌,為他人成為被掰開的餅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五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9:1-20

那時,掃祿還是向主的門徒口吐恐嚇和凶殺之氣,遂去見大司祭,求他發文書給大馬士革各會堂,凡他搜查出信這道的人,不拘男女,都綁起來,解送到耶路撒冷。當他前行,快要臨近大馬士革的時候,忽然從天上有一道光,環射到他身上。他便跌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向他說:「掃祿,掃祿,你為什麼迫害我?」他答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但是,你起來進城去,必有人告訴你當作什麼。」陪他同行的人站在那裏,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什麼人。掃祿從地上起來,睜開他的眼,什麼也看不見了。人們牽著他的手,領他進了大馬士革。三天看不見,也不吃,也不喝。在大馬士革有個門徒,名叫阿納尼雅,主在異象中向他說:「阿納尼雅!」他答說:「主,我在這裏。」主向他說:「起來,往那條名叫「直街」的地方去,要在猶大家裏找一個名叫掃祿的塔爾索人;看,他正在祈禱。」 ─ 掃祿此時在異象中看見一個名叫阿納尼雅的人進來給自己覆手,使他復明 ─ 阿納尼雅卻答說:「關於這個人,我聽許多人說:他在耶路撒冷對你的聖徒作了許多壞事!他在這裏也有從大司祭取得的權柄,要捆綁一切呼號你名字的人。」主卻向他說:「你去吧!因為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為把我的名字帶到外邦人、國王和以色列子民前,我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字該受多麼大的苦。」阿納尼雅就去了,進了那一家給他覆手說:「掃祿兄弟!在你來的路上,發顯給你的主耶穌打發我來,叫你看見,叫你充滿聖神。」立刻有像鱗甲一樣的東西,從他的眼中掉了下來,他便看見了,遂起來領了洗。進食以後,就有了力量。他同大馬土革的門徒住了幾天之後,即刻在各會堂中宣講耶穌,說他是天主子。

福音:聖若望福音 6:52-59

那時,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麼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不像祖先吃了『瑪納』仍然死了;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這些話是耶穌在葛法翁會堂教訓人時說的。

2018年4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貝羅(Antonio Bello )主教履行主教牧職的莫爾費塔(Molfetta)市進行牧靈訪問,並在城市港口主持彌撒,約4萬名信友參與禮儀。教宗在彌撒講道中多次引用貝羅主教的著作,邀請眾人反省基督徒生活的兩個核心要素聖體和聖言,指出以耶穌為生命食糧的人,將被祂的思維方式所同化。

25年前,貝羅主教因罹患腫瘤,僅僅 58歲就英年早逝。他把宣講福音的教會定義為「穿上圍裙的教會」。貝羅主教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曾擔任基督和平運動主席。他扶弱濟貧,倡導非暴力、和平與接納。《公教文明》期刊列舉了這位意大利主教和阿根廷教宗之間的許多相似之處。舉例而言,貝羅主教常說,「需要一個『外向』的教會」;教宗方濟各則強調「走出去的教會」。耶穌會士帕尼(Giancarlo Pani)神父在《公教文明》期刊中指出:「莫爾費塔主教遺留給我們的第一個教導便是做個祈禱、默觀的人。祈禱是他的嚮導,給他的牧靈使命賦予意義。他的願景遂由此而生,也就是若望廿三世和梵二大公會議的路線:觀察時代的記號,勇敢回應我們蒙受的召叫。對貝羅主教而言,教會的聖召是為人服務,尤其是為最貧困、最弱小的人。他不僅將弱小者視為牧靈工作的優先對象,更視之為救恩史的主角。」

教宗說:「耶穌對猶太人說:『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若六58)。麵包對生活至關重要,對我們而言,與耶穌建立一種充滿活力的個人關係同樣至關重要。聖體聖事不是一個美麗的儀式,而是我們所能想像到的與天主最親密、最具體、最令人驚訝的共融。貝羅主教曾說:『行動中若沒有愛德,不足以稱為愛德行動。如果缺乏行動的源頭愛德,倘若缺乏泉源,缺乏起點即聖體聖事,任何牧靈工作都只能在事務層面打轉。』」

教宗繼續說:「誰以聖體聖事為食糧,就能被上主的思維方式同化,像祂那樣,為他人成為被掰開的餅,不再為自己活著,卻為了耶穌,像耶穌那樣,為別人而活著。貝羅主教也說:『在領受聖體聖事時我們不能坐著不動,若不從席位中起身,那將是一個未完成的聖事』。」

教宗對此解釋說:「我們應該自問:這項聖事是否在我內完成呢?具體而言,我只喜歡坐著由上主服侍,或者我如同耶穌那樣起身去服侍他人?在生活中我是否將彌撒中所領受的給予他人呢?身為教會肢體,我們可以自問:領受這麼多共融聖事後,我是否成為共融的人呢?」

教宗繼續說:「耶穌也是和平的食糧。這和平的食糧不能被獨自享用,卻應放在桌上供眾人分享。我們這些分享合一與和平食糧的人,蒙召去愛每一張面孔,彌合一切裂痕;我們也蒙召做和平的建設者,無論在何時何地。」

教宗也談到謙卑指出:「謙卑並不意味著羞怯或低三下四,而是順從天主和自我空虛,一如聖保祿所說的。實際上,天主聖言使人自由、向上,前行、謙卑且勇敢。」

最後,教宗勉勵信眾以貝羅主教為榜樣,成為希望、喜悅與和平的泉源。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福傳不可坐而言,卻要起而行

復活期第三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8:26-40

上主的天使向斐理伯說:「起來,往南行,沿著由耶路撒冷下到迦薩的路走,即曠野中的那條路。」他就起來去了。看,有個厄提約丕雅人,是厄提約丕雅女王甘達刻的有權勢的太監,也是她寶庫的總管;他曾來到耶路撒冷朝聖。他回去的時候,坐在車上誦讀依撒意亞先知。聖神就向斐理伯說:「你上前去,走近這輛車子!」斐理伯就跑過去,聽見他誦讀依撒意亞先知,便說道:「你明白所誦讀的嗎?」他答說:「若沒有人指教我,怎麼能夠?」於是,請斐理伯上車與他同坐。他所誦讀的那段經正是:「他如同被牽去宰殺的羊,又像羔羊在剪毛者前緘默,他也同樣不開口。在他屈辱之時,無人為他申辯。誰能描述他的後代呢?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被奪去了。」太監向斐理伯發言說:「請你說:先知說這話是指誰呢?是指自己或是指別人?」斐理伯便開口,從這段經文開始,給他宣講了耶穌的福音。他們沿路前行的時候,來到了一個有水的地方,那太監就說:「看,這裏有水;還有什麼阻擋我受洗呢?」斐理伯答說:「你若全心相信,便可以。」他答說:「我信耶穌基督就是天主子。」他就命車停住,斐理伯和太監兩人下到水中,斐理伯給他付了洗。當他們從水中上來的時候,主的神把斐理伯提去,太監就再看不見他了。他就喜喜歡歡地往前行自己的路。斐理伯卻在阿左托出現,以後經過各城,宣講福音,直到凱撒勒雅。

福音:聖若望福音 6:44-51

那時候,耶穌對群眾說:「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誰也不能到我這裏來,而我在末日要叫他復活。在先知書上記載:『眾人都要蒙天主的訓誨。』凡由父聽教而學習的,必到我這裏來。這不是說有人看見過父,只有那從天主來的,才看見過父。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信從的人,必得永生。我是生命的食糧。你們的祖先在曠野中吃過『瑪納』,卻死了;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誰吃了,就不死。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

2018年4月19日,教宗方濟各在清晨彌撒中表示,每個基督徒都有福傳的「義務和使命」,必須聽從聖神,走出去親近人群,從具體處境展開福傳工作。

當天取自《宗徒大事錄》的讀經章節,講述上主的天使告訴斐理伯:「起來,往南行,沿著由耶路撒冷下到迦薩的路走,即曠野中的那條路。」(若8:26)

教宗解釋道:「斯德望殉道以後,爆發了針對基督徒的大規模迫害,門徒們四處逃散。然而,正是這股迫害的風把門徒們吹往遠處福傳。如同植物的種子隨風飄到別處播種那樣,這段經文也是如此:門徒們帶著天主聖言的種子前往遠方並且播種。迫害的風促使門徒們傳揚福音。上主就是這樣福傳、宣講的,祂也希望我們以同樣的方法傳報福音。聖神不僅催促斐理伯,也催促我們每個基督徒宣揚福音。」

教宗為此提出福傳的三個關鍵詞:起來、走近、從具體處境著手。

他指出:「福傳不是一個規劃完善的勸人改教計劃,而是聖神告訴你該如何前行,把天主聖言、把耶穌聖名傳揚出去。聖神首先說:『起來,前行。』福傳不可坐而言,卻要起而行,不斷走出去,向前邁進。你要前往那片你得宣講聖言的地方。」

隨後,教宗提及許多離開故鄉和家人、前往遠方宣講天主聖言的男女:「他們當中有些人缺乏抗體來抵禦異國他鄉的疾病,因而英年早逝,或是所謂的殉道。有一位樞機向我談及這種情況,稱之為『福傳的殉道者』。」

教宗表明:「『福傳手冊』的作用並不大。我們需要的是親近人群,走近察看所發生的事,然後從個別處境著手,而非從理論切入。福傳不能靠理論。福傳的要點在於人與人的近距離接觸,從具體處境著手,而非理論。斐理伯宣講耶穌基督,剛毅之神催促他給太監付洗。這位宗徒不斷前行,直到他覺得完成了使命。這便是福傳的方法。」

最後,教宗提醒說:「唯有在聖神的威能下秉持這三個態度才能傳揚福音。少了聖神,這三個態度也無濟於事,因為是聖神催促著我們起來、走近,並且從具體處境著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耶穌是真正自由的榜樣

復活期第二周 星期五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5:34-42

有一個法利塞人,名叫加瑪里耳,是眾百姓敬重的法學士,他在公議會中站起來,命宗徒們暫時出去。他便向議員們說:「諸位以色列人!你們對這些人,應小心處理!因為在不久以前,特烏達起來,說自己是個大人物,附和他的人數約有四百;他被殺了,跟從他的人也都散了,歸於烏有。此後,加里肋亞人猶達,當戶口登記的日子,起來引誘百姓隨從他;他喪亡了,跟從他的人也都四散了。對現今的事我奉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由他們去吧!因為若這計劃或工作是由人來的,必要消散;但若是從天主來的,你們不但不能消滅他們,恐怕你們反而成了與天主作對的人。」他們都贊成他的意見。他們遂把宗徒們叫來,鞭打了以後,命他們不可再因耶穌的名字講道,遂釋放了他們。他們喜喜歡歡地由公議會前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他們每天不斷在聖殿內,或挨戶施教,宣講基督耶穌的福音。

福音:聖若望福音 6:1-15

那時候,耶穌往加里肋亞海,即提庇黎雅海的對岸去了。大批群眾,因為看見到他在患病者身上所行的神蹟,都跟隨著他。耶穌上了山,和他的門徒一起坐在那裏。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即逾越節,已臨近了。耶穌舉目看見大批群眾來到他前,就對斐理伯說:「你們從那裏買餅給這些人吃呢?」他說這話,是為試探斐理伯;他自己原知道要作什麼。斐理伯回答說:「就是二百塊『德納』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有一個門徒,即西滿伯多祿的的哥哥安德肋說:「這裏有一個兒童,他有五個大餅和兩條魚;但是為這麼多的人這算得什麼?」耶穌說:「你們叫眾人坐下吧!」在那地方有很多青草,於是人們便坐下,男人約有五千。耶穌就拿起餅,祝謝後,分給坐下的人;對於魚也照樣作了;讓眾人任意吃。他們吃飽以後,耶穌向門徒說:「把剩下的碎塊收集起來,免得糟蹋了。」他們就把人吃後所剩下的五個大麥餅的碎塊,收集起來,裝滿了十二籃。眾人見了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人確是那要來到世界上的先知。」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他,立他為王,就獨自又退避到山裏去了。

2018年4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中指出,當天的禮儀為我們提供了三個自由的榜樣。

為此,教宗邀請眾人自我反省:「我是否如同加瑪里耳一般,自由地冷靜思考,在我的生命中為天主騰出空間?我是否像是伯多祿和若望,即使在磨難中,依然自由且喜樂地跟隨耶穌?我是否自由自在,不受情欲、野心、時尚所束縛?或是跟有點精神分裂的世界一樣,高呼自由,卻更像個奴隸?」

「我們在復活期談論的自由,乃是天主子女的自由;耶穌藉著祂的救贖工程重新賜予我們這個身分。在當天的讀經中,加瑪里耳是第一個自由的榜樣。《宗徒大事錄》記載,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經師,說服公議會釋放伯多祿和若望。」

教宗解釋道:「加瑪里耳是一個自由的人,懂得冷靜思考,跟議員們講道理」,讓他們相信時間自會證明一切。自由的人很有耐心。加瑪里耳雖然是猶太人,既不是基督徒,也不承認耶穌是救主,但他是個自由的人。他懂得獨立思考,向別人表達意見,而且意見得到採納。自由的人不會急躁。比拉多也懂得冷靜思考。他察覺到耶穌是無辜的,卻沒能解決問題,因為他並不自由,而是一心想升官。他缺少自由的勇氣,因為他是功名、野心、成就的奴隸。」

教宗表示:「第二個自由的榜樣是伯多祿和若望。儘管公議會將他們無罪釋放,卻鞭打他們。他們受到不公義的懲罰後,喜喜歡歡地由公議會前出來,因為他們配為耶穌的名字受侮辱(宗5:41)。這是效法基督的喜樂,是另一種更偉大、更寬闊、更符合基督信仰的自由」。伯多祿大可去找判官,控告公議會,並索求賠償;但他反倒滿心喜悅,因為他們因耶穌之名受了苦。誠如耶穌所言:『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迫害你們,你們是有福的』(瑪5:11)伯多祿和若望在磨難中保持自由,以跟隨耶穌。」

教宗指出:「基督徒會說:『上主,祢已經賜給我太多恩惠,為我受了太多苦。我能為祢做什麼呢?上主,請取走我的生命、我的意志、我的心靈,一切都是祢的。』這是愛戀耶穌基督的自由,因著信仰耶穌基督,蒙聖神所印證。今天也有許多在監獄裡受折磨的基督徒將這自由向前推進,宣認耶穌基督。」

「第三個榜樣便是耶穌本人。祂施行增餅奇跡後,看出熱情的群眾『要來強迫祂,立祂為王,就獨自又退避到山裡去了』(若6:15)。耶穌並不好大喜功,不為勝利的滋味所蒙蔽。祂很自由,正如祂在曠野裡三退魔誘那樣,因為祂自由地承行天父的旨意,最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最大的自由榜樣就是耶穌,祂承行天父的旨意是為了恢復我們作為天主兒女的身分。」

最後,教宗勉勵眾人默觀自由的三個榜樣,反省自己的自由:「我的自由是否符合基督信仰?我自由嗎?或者,我是情欲、野心、俗事、財富、時尚的奴隸嗎?這聽起來很滑稽,但有多少人是時尚的奴隸啊!這世界有點『精神分裂』,它高呼『自由』,卻更像個奴隸。讓我們思索天主在耶穌內賜給我們的這份自由。」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在復活喜悅中獲得服從、見證和具體務實

復活期第二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宗徒大事錄 5:27-33

聖殿警官與差役把宗徒領來之後,叫他們站在公議會中,大司祭便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引到我們身上來啊!」伯多祿和宗徒們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證人,並且天主給那些服從他的人所賞的聖神,也為此事作證。」他們一聽這話,大發雷霆,想要殺害他們。

福音:聖若望福音 3:31-36

那由上而來的,超越一切。那出於下地的,是屬於下地,且講論下地的事;那自上天而來的,超越萬有之上,他對所見所聞的,予以作證,卻沒有人接受他的見證。那接受他見證的人,就是證實天主是真實的。天主所派遣的,講論天主的話,因為天主把聖神無限量地賞賜了他。父愛子,並把一切交在他手中。那信從子的,便有永生;那不信從子的,不但不會見到生命,反有天主的義怒常在他身上。」

2018年4月12日,教宗方濟各經過復活期的短暫休息後恢復了在聖瑪爾大之家的清晨彌撒。教宗表示,基督徒的見證給人帶來麻煩,從不出賣真理,一如許多被殺害和迫害的基督徒所見證的那樣。相反地,妥協使基督徒的特色淡化、變得膚淺。因此,我們需要懇求恩寵,記得那與耶穌的第一次相遇,祂曾改變了我們的生命。

教宗圍繞門徒們在復活喜悅中獲得的三個特性:服從、見證和具體務實,展開彌撒講道。

服從

教宗說:「復活期的50天對宗徒們而言是慶祝基督復活的喜悅時期。這是真正的喜悅,但依然存在遲疑、恐懼,不知事情如何進展,然而,因著聖神降臨而化為一種英勇的喜悅。起初他們明白,因為他們看得見上主,但理解得不透徹,他們滿心歡喜卻無法完全理解。使他們徹底明悟的是聖神。雖然門徒們被禁止宣講耶穌,但他們由天使從監獄中逃脫後,再次返回了聖殿。正如今日取自《宗徒大事錄》的第一篇讀經所記述的,他們被帶到公議會上,大司祭便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耶穌的名字施教。』伯多祿答道:『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宗5:27-33)服從就是跟隨耶穌的道路,祂服從到底,一如祂在橄欖園所做的那樣。服從在於承行天主旨意。服從是聖子為我們開啟的道路,因此基督徒應當服從天主。」

見證

教宗說:「宗徒們從復活喜悅中獲得的第二個特性是『見證』,給人帶來麻煩的基督徒見證。我們或許在世俗和我們之間尋求一條妥協的道路,但基督徒的道路與妥協的道路無關。基督徒的道路是耐心地陪伴那些與我們的想法、與我們的信仰不同的人,給予容忍和陪伴,但絕不出賣真理。」

教宗表示:「首先是服從,其次是給人帶來麻煩的見證。迫害從那時起到現在一直存在。你們想想在非洲、在中東受迫害的基督徒。但今天受迫害的基督徒比初期更多,他們因宣認耶穌而被投入監獄、斬首、吊死。他們見證至死。」

具體務實

教宗然後談到宗徒們的第三個特性「具體務實」:「門徒們所宣講的是具體的事,不是童話故事。一如宗徒們所看見、所觸摸的,我們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觸摸了耶穌。罪惡、妥協和恐懼常常發生,使我們忘記我們與耶穌的初次相遇,那一次我們的生命被徹底改變。我們或許還有些印象,但這記憶已經模糊不清;這使我們成為『玫瑰水』的基督徒,顏色被沖淡、變得膚淺。耶穌穿越了我的生命,進入了我的心。聖神進入我內。然後,或許我會忘記,但要祈求恩寵,牢記那初次的相遇。」

最後,教宗勉勵我們祈求復活的喜悅。教宗說:「讓我們彼此代禱,祈求那源自聖神、由聖神所賜的喜悅:服從的復活喜悅、見證的復活喜悅、具體務實的復活喜悅。」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天主愛我們,就如父母親那樣愛我們

四旬期第五周 星期四 彌撒

讀經一:創世紀 17:3-9

亞巴郎俯伏在地;天主對他說:「看,是我與你立約:你要成為萬民之父;以後,你不再叫做亞巴郎,要叫做亞巴辣罕,因為我已立定你為萬民之父,使你極其繁衍,成為一大民族,君王要由你而出。我要在我與你和你歷代後裔之間,訂立我的約,當作永久的約,就是我要做你和你後裔的天主。我必將你現今僑居之地,即客納罕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做永久的產業;我要作他們的天主。」天主又對亞巴郎說:「你和你的後裔,世世代代應遵守我的約。」

福音:若望福音 8:51-59

那時候,耶穌對猶太人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誰如果遵行我的話,永遠見不到死亡。」猶太人向他說:「現在我們知道:你附有魔鬼;亞巴郎和先知都死了;你卻說:誰如果遵行我的話,永遠嘗不到死味。難道你比我們的父親亞巴郎還大嗎?他死了,先知們也死了。你把你自己當作什麼人呢?」耶穌答覆說:「我如果光榮我自己,我的光榮算不了什麼;那光榮我的,是我的父,就是你們所稱的『我們的天主』。你們不認識他,我卻認識他;我若說我不認識他,我便像你們一樣是個撒謊者;但是,我認識他,也遵守他的話。你們的父親亞巴郎曾歡欣喜樂地企望看到我的日子,他看見了,極其高興。」猶太人就對他說:「你還沒有五十歲,就見過亞巴郎嗎?」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在亞巴郎出現以前,我就有。」他們就拿起石頭來要向他投去,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出去了。

2018年3月22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時表示,上主是信實的,祂不會將我們遺忘:這促使我們懷著期望而歡欣喜悅。隨著聖週逐漸趨近,教會讓我們反省天主信實的愛。

當天彌撒中的答唱詠說:「上主永遠懷念自己的盟約」,而取自《創世紀》的第一篇讀經則記述天主與亞巴郎訂立盟約(創17:3-9)。儘管有罪惡和崇拜偶像的現象發生,這天人的盟約在天主子民的歷史中將不斷延續。

教宗說:「事實上,上主有一種不能忘記的肺腑之愛。在阿根廷慶祝母親節時,人們會贈送給自己的母親一種名為『勿忘我』的花。這種花有兩種顏色:藍色的是送給在世的母親,而紫色的則是為已亡的母親。這是天主的愛,就像媽媽的愛那樣。天主不會忘記我們,絕對不會。祂不能忘記我們,因為祂忠於自己的盟約。這給了我們安全感。但我們或許說:『可是,我的人生如此糟糕,我處境困難,是個罪人。』即便如此,天主不會忘記你的,因為祂有像父母親那樣發自肺腑的愛。」

教宗解釋道:「天主的信實給人帶來喜樂。猶如亞巴郎那樣,我們的喜悅是在期待中歡欣踴躍,因為我們每個人都知道自己不是信實的,但天主是信實的。我們只要想想右盜的經驗。信實的天主不能否認自己,不能否認我們,不能否認祂的愛,不能否認祂的子民。祂不能自我否認,因為祂愛我們,這就是天主的信實。當我們去懺悔時,請你們不要以為是去洗衣店,去清洗衣服上的污漬。不是的,我們是去接受這位信實的天主愛的擁抱,祂一直在等待我們。」

最後,教宗總結道:「天主是信實的,祂認識我,祂愛我,絕不會拋棄我,祂牽著我的手。我還想要什麼呢?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呢?我該怎麼做呢?我要因期望而歡欣喜悅,因為上主愛你,就像父母親那樣。」

來源: 梵蒂岡電台

教宗:瞻仰被釘十字架的基督,我們方能穿越自己的曠野

四旬期第五周 星期二 彌撒

讀經一:戶籍紀 21:4-9

以色列人由曷爾山沿紅海的路起程出發,繞過厄東地;在路上人民已不耐煩,抱怨天主和梅瑟說:「你們為什麼領我們由埃及上來死在曠野?這裏沒有糧食,又沒有水,我們對這輕淡的食物已感厭惡。」上主遂打發火蛇到人民中來,咬死了許多以色列人。人民於是來到梅瑟前說:「我們犯了罪,抱怨了上主和你;請你轉求上主,給我們趕走這些蛇。」梅瑟遂為人民轉求。上主對梅瑟說:「你做一條火蛇,懸在木竿上;凡是被咬的,一瞻仰它,必得生存。」梅瑟遂做了一條銅蛇,懸在木竿上;那被蛇咬了的人,一瞻仰銅蛇,就保存了生命。

福音:聖若望福音 8:21-30

那時,耶穌向法利塞人說:「我去了,你們要尋找我,你們必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去。」猶太人便說:「他說: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去;莫非他要自殺嗎?」耶穌向他們說:「你們是出於下,我卻是出於上;你們是出於這個世界,我卻不是出於這個世界。因此,我對你們說過:你們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的確,你們若不相信我就是那一位,你們必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於是,他們問耶穌說:「你到底是誰?」耶穌回答他們說:「難道從起初我沒有對你們講論過嗎?對你們我有許多事要說,要譴責;但是派遣我來者是真實的;我由他聽來的,我就講給世界聽。」他們不明白他是在給他們講論父。耶穌遂說:「當你們高舉了人子以後,你們便知道我就是那一位。我由我自己不作什麼;我所講論的,都是依照父所教訓我的。派遣我來者與我在一起,他沒有留下我獨自一個,因為我常作他所喜悅的事。」當耶穌講論這些話時,許多人便信了他。

2018年3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要求信友們在困難時刻,尤其是意志消沉,在生命旅途上感到疲倦的時刻,要注視基督的十字架,卻不要說天主的壞話,因為說壞話意味著心靈已受到毒害。

當天彌撒的第一篇讀經記述以色列子民在曠野中的抱怨、遭到毒蛇咬死咬傷,以及一瞻仰銅蛇就保存生命的經歷(戶21:4-9)。教宗的彌撒講道對以民的這段經歷作了深入反省指出:「天主厚待他們的恩澤。他們餓了,天主給了他們瑪納和鵪鶉;他們渴了,天主給了他們水喝。可是,在臨近天主許諾的土地時,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又持懷疑態度,因為梅瑟派遣前去偵察的人回來說,那實在是流奶流蜜的地方,但住在那個地方的人高大強壯,城鎮堅固。因此,以色列子民表明去那裡會有危險,他們害怕被殺死(戶13:25-33)。」

教宗說:「他們只看到自己的力量,卻忘記上主施展大能,將他們從400年為奴的狀況解救出來。總之,以民對這旅程已感到厭煩,開始懷念過去的時日說:『在那裡我們有肉,有洋蔥,有多少可吃的美食啊!』然而,這是殘缺的病態記憶和扭曲的懷舊,因為他們懷念在埃及為奴時的食物。」

「這些正是魔鬼帶來的幻覺:它讓你看到一件你已放棄的事物的美好,讓你在旅程的悲傷時刻因這事而改變了初衷,但那時你還沒有抵達上主的許諾之地。這有點像四旬期的行程,我們的確可以把生活理解成一個四旬期;在這段行程中總是有考驗和上主的慰藉,有水喝,也有供我們食用的飛禽。即使這樣,還是有人說:『可那時的飯菜更好吃。』」

教宗警告這樣的人:「但你不要忘記你是在為奴的餐桌前吃這飯菜。其實,這樣的經歷在我們眾人希望跟隨上主,但感覺疲倦的時候都會發生。然而,更糟糕的是,以民還說天主的壞話。也許有人認為天主不幫助他,或是遇到許多考驗,感到意志消沉,受到毒害。於是,梅瑟奉行上主的話做了一條銅蛇,將之懸在木竿上。凡是因說天主的壞話而被毒蛇咬傷的人,一瞻仰這銅蛇就保存了生命。」

教宗表明:「這銅蛇是被釘十字架的基督的預像。瞻仰基督的苦像:這就是我們得救恩的秘訣,在生命旅程中持有耐心的秘訣,穿越曠野的秘訣。我們要瞻仰被釘十字架的基督。『神父,那我該做什麼?』『你要瞻仰祂,瞻仰祂的五傷,觸摸祂的五傷。』」

最後,教宗總結道:「因著這五傷我們獲得痊癒。你不是覺得受了傷害,感到悲傷,感到你的生命不如意,滿是困難,甚至疾病纏身嗎?那你就該瞻仰基督的苦像!」

來源: 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