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台灣代表首天分享

(左)台灣代表-馮筱嵋 (Naomi) (右)香港代表-陳卓羚(Charlene)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

【鹽與光電視】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於2018年3月19日至24日在羅馬召開第15屆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的會前會議,邀請世界各地的青年前來與會。來自大中華地區的青年代表有3位,他們分別台灣的馮筱嵋、香港的陳卓羚、中國太原教區的 PengLi Ren。台灣代表馮筱嵋 (Naomi)在首天(3月19日)會議後向本台作了以下的分享:

問:是否第一次到羅馬,這次心情如何?

答:

這是我第一次到羅馬,我覺得心情有點緊張,但也覺得很幸福。幸福的部份是因為感覺自己可以有這個機會,然後來羅馬參加這個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這個機會很難得,而且可以跟全世界的年青人一起討論一些重要的議題,可以一齊參與教會很重要的會議,覺得很幸福。但是緊張的就是代表台灣的教會青年,身上也有一些責任,緊張害怕自己不管是用詞或者是不小心出錯之類,所以其實還是蠻緊張的。

圖片提供:馮筱嵋 Naomi

問:見到世界各地青年在同一地方,有什麼感想?

答:

其實我覺得蠻榮幸的,就是可以有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跟五大州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背景的年青人聚在一起。這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談論我們各自不同的生活,然後我們對於信仰或者是年青人的議題的一些看法,還有就是各地青年們要面對的挑戰。

雖然有這些不同的地方,但是我們也一樣的部份,例如我們有共同的信仰、彌撒。這裡的彌撒,我聽不懂意大利文,可是我知道我們是一起的,內容是一樣的,為我來說是一個很棒的共融機會。然後,因為有一些議題我覺得有普遍性的,就是其他國家有的問題我們台灣也有,所以我會覺得其實好像我們不孤單,我們一起來面對和討論這些問題,這個覺得有被陪伴的感覺。

問:第一天會議討論了什麼?

答:

第一天的會議早上就是教宗來演講,對我們說了一些鼓勵的話,歡迎我們的話。然後還有一些青年們的見證,就是青年人想問教宗的問題。下午就比較集中在「現代年青人的挑戰」或者是「青年的現況」。

我覺得我自己影響比較深刻的是伊拉克的代表。因為我們第一題是你覺得現在有哪些,例如說要怎樣的關係或特定的事件、或是有什麼元素是會影響年青人的人格或者是個性之類的,即是身份認同。然後又問了一些例如年青人有沒有夢想,或者是年青人就是關於新科技與青年的關係等等。但是在第一條中,伊拉克的代表就直接的說他們的年青人並不是活在一個很平安的環境之中,所以其實他們年青人都很沒有安全感,處於一種常常很緊張的狀態,所以這樣子生命在隨時隨地都會被威脅的情況下,他們其實也沒有什麼方法去思考後面幾個問題,就是夢想。

然後,討論了青年在不同人之間的關係,還有尋找生命的意義。伊拉克代表每一個回覆都讓我覺得很憂心,就是他有一句話影響很深,就是他說他們伊拉克說的問題都是跟生存有關,就是他們沒有辦法滿足我們的基本需求,沒有辦法去滿足的話,其實就很難談到有關精神層面的議題。他們正在面對這樣的迫切的困境,這對我影響很深刻。其他代表的回答,我覺得跟台灣很像,譬如說年青人很依賴社交媒體,或者說我們社交媒體只是顯示生活中美的部份,好的部份。可是那些美好的東西,好像只是讓我們可以逃避生活中痛苦的方法。

圖片提供:馮筱嵋 Naomi

問:與教宗會面,為最深刻是那個訊息,回家後,又如何為青年服務?

答:

關於我對於教宗給我們的幾句話,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我們年青人要勇敢地去發言,勇敢地去表達,我們的聲音必須要被聽到,所以我覺得很感動。聖父很尊重年青人的聲音,他也說我們在這次會議中要學習去聆聽,尤其是聆聽我們不喜歡的聲音或者是不喜歡的人,所以我覺得尤其是透過這樣子的方式,我們才有可能跟別人建立溝通的橋樑,所以在這之會議中也會學習去聆聽。最後,我覺得教宗說我們要去聆聽老年人,老年人有很豐富的生命經驗,這些都是寶藏,尤其是他們的夢。我覺得其實我們應該努力,不單單只是青年議題,而是我們應該細想如何一起在這個人的世界中努力,努力地活出天主的愛,然後努力的靠近天主。

我回去之後,會分享我這次的經驗,希望可以帶給人一些感動,希望他們也可以跟我一樣有一個這樣的夢,可以到世界各地聆聽不同的故事、接觸不一樣的人、看見更多不同的文化。我覺得這一次我們在會中討論了很多問題,其實也可以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繼續討論,所以我覺得如果可以把不管是教宗給我們的信,或者是在這次會議中的問題翻譯成中文的話,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