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死後的希望是賦予生命意義的錨

圖片:Vatican Media

「在喜樂和悲慘的時刻、在磨練試探中、在死亡臨近時,讓我們像約伯那樣複誦說:『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著,我仍要看見天主。』(參閱:約十九25-27)這是基督徒的望德、唯有天主能賜給我們的恩典;我們若是向祂求,祂必將賜予。今天,我們緬懷許多已離世的弟兄姊妹。注視墓園、仰望天鄉,這將對我們有所裨益。」教宗方濟各於2020年11月2日下午在梵蒂岡條頓墓園聖堂主持追思已亡信友瞻禮彌撒時,在講道中如此說道。感恩祭結束後,教宗在這梵蒂岡墓園內佇立於眾多墳墓前,然後前往聖伯多祿大殿下方在歷任教宗的棺槨前祈禱片刻。

在彌撒講道中,教宗提及當天禮儀選自《約伯傳》的第一篇讀經。

教宗指出:「約伯雖然被疾病所擊潰、壽命將盡,他連皮膚都幾乎脫落了、瀕臨死亡,但約伯仍堅信不移地說:『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著,我的辯護人要在地上起立。』(十九25)約伯的處境每況愈下,但即使在那樣的時刻,依然存在著光明的擁抱,以及使他安心的溫暖:『我親眼要看見他,並非外人。』(十九27)在生命快要結束的時刻,這份確信便是基督徒的望德。」

教宗強調:「望德是一份恩典,我們必須祈求說:『上主,求祢賜給我望德。』逆境使我們失望,讓我們誤以為一切將以失敗告終,死後什麼都沒有。然而,約伯的話,言猶在耳。」

教宗說:「望德絕不叫人失望,這是保祿告訴我們的。望德吸引我們,賦予我們生命的意義。我看不見來世,但望德是天主賜予我們的恩典,吸引我們寄望於生命、期盼永恆的福樂。望德是我們在對岸的錨:我們抓緊繩索、支撐自己。『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著,我仍要看見天主。』我們在喜樂與悲慘的時刻、在瀕死的關頭,都要複誦這句話。」

「望德是一份我們永遠當不起、白白賞賜而來的恩典。《若望福音》記載,耶穌肯定了這一點,即望德絕不叫人失望。」因此,教宗引用福音,解釋說:「『凡父交給我的,必到我這裡來。』這是望德的終向,也就是走向耶穌。『到我這裡來的,我必不把他拋棄於外。』(若六37)上主在有錨的地方迎接我們。望德中的生命是如此活出的:手用力抓著繩索,緊緊抓牢,深知錨就在下方。」

在講道的結尾,教宗說:「今天,我們緬懷許多已離世的弟兄姊妹。注視墓園、仰望天鄉,然後像約伯那樣複誦:『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著,我仍要看見天主。我親眼要看見他,並非外人。』這將對我們有所裨益。而這份力量帶給我們希望、這白白賞賜的恩典,也就是望德。願上主賜給我們每個人望德。」

感恩祭結束後,教宗在條頓公學院長的陪伴下,移步到佔地不大的條頓墓園,為墓園灑聖水,並在一個墳墓前靜默祈禱。接著,教宗走過墓園的每條小徑,短暫佇立在某些墓碑前致敬。離開墓園後,教宗前往只有數步之遙的聖伯多祿大殿,在大殿下方的歷任教宗墓前祈禱片刻。

條頓公學的聖母堂距離教宗的寓所聖瑪爾大之家只有十幾米,緊挨著條頓公學。這座聖堂始建於八世紀,當時那裡有個接濟中心,許多窮人會前來領取糧食和衣物。1450年聖年,朝聖者蜂擁而至,當時的人便決定修建一座聖堂和墓園。1454年,羅馬聖座若干日耳曼裔的成員,組成了一個為亡故窮人服務的團體。15世紀末,一座日耳曼風格的聖堂興建完成,並沿用至今。1876年,一群攻讀基督信仰考古、教會史和相關學科的司鐸在這座聖堂旁邊增建了一座公學。1910年,狂風暴雨造成聖堂嚴重損毀,因此進行了整修工程。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鹽與光直播】教宗11月2日在梵蒂岡條頓墓園主持彌撒(英語旁白)

教宗在梵蒂岡條頓墓園主持彌撒(英語旁白)
鹽與光播放時間如下:
日期:2020年11月2日
加拿大時間:上午10時(東岸)/上午7時(西岸)
中港台時間:晚上11時
按此收看

新冠疫情持續升溫,教宗方濟各接下來主持的多項禮儀也將遵守各項防疫安全措施。聖座新聞室公布,11月2日週一,在教會追思已亡信友的日子,教宗將前往距離聖瑪爾大之家不遠的條頓墓園(Teutonic Cemetery),下午4時(羅馬時間)在那裡私下舉行彌撒,不開放信友參與。感恩祭結束時,教宗將在墓園駐足祈禱片刻,然後前往聖伯多祿大殿下方,向已故的歷任教宗致敬。

此外,11月5日週四,教宗將於上午11時(羅馬時間)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裡為過去一年內安息主懷的樞機和主教們主持追思彌撒。在大殿內的這台彌撒,以及未來幾個月的教宗禮儀,都將嚴格限制參禮的信友人數,並將按照過去數個月的模式進行,全面遵守防疫措施。相關規定會隨著醫療衛生形勢的改變作出相應的調整。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主持追思已亡彌撒:基督徒最安全的所在是在天主受傷的手裡

CNS photo/Vatican Media

2019年11月2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前往羅馬北部撒拉里大道(Via Salaria)上的聖女普黎史拉地下墓穴(Catacombe di Priscilla)主持追思已亡彌撒。教宗指出,今天其它國家仍有許多地下墓穴和受迫害的基督徒,他們同那個黑暗時期的基督徒一樣,必須隱藏起來,不能公開舉行感恩祭。

普黎史拉地下墓穴是羅馬早期基督徒墓場中較大的一座,在所有古代地形和禮儀文件中稱為「墓穴之后」。墓穴建於公元第1至第5世紀之間,公元16世紀才被發現。它先前是阿奇利(Acili Glabrioni)家族的墳地,該家族的成員普黎史拉貴婦將之捐獻出來。

墓穴的長度大約13公里,分為許多層,其中最上面的一層最古老,富裕家庭或殉道者的墳墓就在這一層。此外,還有拱形和其它類型的貴族墓穴,上面往往繪有宗教物品。許多壁畫是從《新約》和《舊約》聖經的故事中獲取靈感,表達堅信耶穌許下的救恩和復活。

墓碑上也經常出現對基督徒意義重大的標記,其中最顯明的是魚的符號,隱喻「耶穌基督天主子救世主」,因為「魚」的希臘文(ICTUS)是上述句子的縮寫。墓穴内的希臘小堂和聖母抱耶穌聖嬰的壁畫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畫中先知的左手握有一個書卷,右手則指著一顆星,似乎在表達巴郎先知的預言:「由雅各伯將出現一顆星,由以色列將興起一權杖」(戶廿四17)。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表示,這是他首次來到一個地下墓穴主持彌撒,這令他想到許多事。當時的基督徒必須隱藏起來,在埋葬亡者的地方舉行感恩祭。然而,今天在許多國家仍有許多地下墓穴,受迫害的基督徒比初世紀時更多。教宗於是從「地下墓穴、受迫害和基督徒」,談到基督徒的「身份、所在和希望」。

基督徒的身份

教宗說:「今天受迫害的弟兄姐妹與初期基督徒具有相同的身份,這也是我們基督徒的身份,即耶穌宣講的真福八端(瑪廿五31-46),別無其他的身份。如果你這樣做,如此生活,你就是基督徒;你的身份證就在於此,如果你不這樣生活,你所參加的教會組織或其它協會則對你毫無用途。」

基督徒的所在

談到基督徒的所在,教宗舉例說:「在阿爾巴尼亞共產政權時代司鐸被禁止實施聖事。有一位修女則偷著給兒童付洗,母親們帶著自己的孩子來找她,但那裡沒有水杯,修女就用鞋子從河中取水為兒童付洗。因此,基督徒的所在處處都是,我們在生命中沒有一個特殊的所在。」

基督徒的希望

當天的第一篇讀經指出「義人的靈魂在天主手裡」(智三1),教宗由此強調:「基督徒的所在在天主手裡,在祂所希望的地方。天主聖子以祂受傷的雙手在天父面前為我們轉禱。因此,我們在天主的手裡才有所保障。即使受迫害,我們的身份認同也會讓我們感謝不盡。」

在《致羅馬人書》中,保祿宗徒談到新的生命,也就是我們衆人應前往的天鄉。教宗說:「為進入天鄉無需做離奇古怪的事,無需嬌柔造作的態度,只需出示我們的身份證。換句話說,我們的希望在天鄉,我們只需把手中的繩索牢牢地繫在那裡,注視著我們必須抵達的河對岸。」

教宗最後總結道:「基督徒的身份認同乃是《瑪竇福音》中談到的真福八端;基督徒最安全的所在是在天主因愛而受傷的手裡;基督徒的希望和未來則寄託在另一邊的河岸上,但我們要緊緊抓住繩索才是。」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前往羅馬城外公墓主持追思已亡節彌撒

1102

恭讀聖瑪竇福音 25:31-46

那時候,耶穌對門徒說:

「當人子在自己的光榮中,與眾天使一同降來時,那時,他要坐在光榮的寶座上;一切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彼此分開,如同牧人分開綿羊和山羊一樣:把綿羊放在自己的右邊,山羊在左邊。

那時,君王要對那些在他右邊的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吧!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過我。

那時,義人回答君王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過你飢餓,而供養了你,或口渴,而給了你喝的?我們什麼時候見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體,而給了你穿的?我們什麼時候見你患病,或在監裡,而來探望過你?君王便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然後,君王又對那些在左邊的說:可咒罵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裡去吧!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的;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沒有收留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監裡,你們沒有來探望我。

那時,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幾時見了你飢餓,或口渴,或作客,或赤身露體,或有病,或坐監,而我們沒有給你效勞?

那時,君王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沒有給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做的,就是沒有給我做。

這些人要進入永罰,而那些義人,卻要進入永生。」

2016年11月2日追思已亡節,教宗方濟各下午前往羅馬城外「第一門」公墓主持彌撒聖祭,為所有已故信徒祈禱,包括無人紀念的亡靈。教宗在當天的推文中寫道:「我們懷著信德給已故的親人掃墓,也為無人紀念的亡者祈禱。」

當天彌撒的第一篇讀經取自《約伯傳》,敘述約伯在經受重大考驗時仍對天主懷有熱切的希望。

教宗解釋說:「約伯處於黑暗中,他瀕臨死亡之門。在這焦慮、悲痛及苦難中,約伯宣示了他的望德:『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著,我的辯護人要在地上起立。我要看見天主:我要親眼看見祂,並非外人』(約19:25-27)。」

教宗指明紀念亡者的雙重意義:悲傷和希望。

他說:「墓地是個悲傷的地方,它讓我們記起已故的親人,同時也提醒我們將來也要死亡。然而,我們在悲傷中卻拿著鮮花作為希望的標記。悲傷攙和著希望,這就是我們眾人在今天慶典中的情感。我們在親人的遺體前紀念他們,同時懷抱希望。我們也感受到這希望能幫助我們,因為我們也必須走這段旅程。我們人人都將走這段旅程。或早或晚,人人都有這一天;痛苦或多或少,人人都要經歷。但我們是藉著希望之花,抱持著那對來世的強烈希望來走這段旅程。」

教宗強調:「耶穌背著祂的十字架第一個走完了這旅程,為我們開啟了復活的希望之門。今天,我們帶著這雙重記憶返回家中:紀念過去,我們已故的親人;謹記未來,我們將走的旅程。我們應堅信耶穌的承諾:『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若6:40)。」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認識萬聖節、諸聖節、追思已亡節

CNS photo/Gregory A. Shemitz, Long Island Catholic

「萬聖節」其實是與天主教會於十一月一日的「諸聖節」,及十一月二日的「追思已亡節」有關。

萬聖節(Halloween)的可能是愛爾蘭口音「諸聖節」之夜(萬聖節前夕All Hallows Eve)的誤讀。公元五世紀,愛爾蘭人以十一月一日為新年,該假日的發音亦近似「sow-en」。古時,愛爾蘭人以十月三十一日及十一月一日間,宇宙法則暫停,去世亡靈會回來,故有習俗生者穿上奇裝異服,遊行驅鬼。
天主教會移風易俗,於九至十世紀漸漸以十一月一日紀念各位聖人,十一月二日追思所有亡者,​​並為他們祈禱。當時,在歐洲,有為亡者布施糖果的習慣,接受者則答應以「為亡者祈禱」回報。於是發展出孩子們到各家索取「萬聖節」糖果的習慣。

按愛爾蘭民間故事:有名傑克(Jack)的人,設陷阱騙魔鬼不再誘惑他,可惜因用了「欺騙」手段,而不能升天堂,但又因魔鬼曾答應不勾引他,故也不該下地獄,於是,為解決他的處境,只好賞他燈籠 (Jack’s lantern),幫助他在陰間往來,直到最後審判。這就是點燃傑克燈籠的由來; 萬聖節以南瓜作燈籠,亦由此而來。

「萬聖節」的由來,應以天主教信仰的幅度,來培育學生,以免他們疑神疑疑鬼。老師需要正確地向學生介紹,教會相信:人死後會得到天主公義的審判,並解釋十一月一日「諸聖節」和十一月二日「追思已亡節」的意義。

十一月一日「諸聖節」的意義:天主願意我們得救,在世上度著充滿著愛的豐富生命,來日在天上做聖人,繼續為世人造福,及為人祈禱;「諸聖節」邀請我們有志氣為人謀幸福,將來做聖人。

十一月二日「追思已亡節」的意義:天主給機會那些在生活上還未完善的亡者,靠大家的祈禱,互相幫助,可以上天堂。所以我們要以愛心,為亡者祈禱,亦要設法幫助別人,完善自己的生活。

老師又可以幫助學生移風易俗,布施糖果,與大家分享食物,甚至布施窮人。又可把穿上鬼怪衣裝的習俗,改為扮演聖人,或社會服務人士(如醫生,護士,社工,消防員,警察,律師等),以增加學生做人的志氣,向往為大眾服務。

學校在十一月舉行祈禱會(週會)紀念聖人,介紹聖人榜樣,又為亡者舉行祈禱會,提醒學生要善用生命,並栽培學生良心,留心天主的審判,且不要疑神疑鬼,因為天主會照顧和管理生者死者。

(轉載: 香港教區禮儀委員會)

[Read more…]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