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傳播秘書處與耶穌會簽署新協定

2017年9月21日上午,聖座傳播秘書處與耶穌會簽署了新協定。根據這項協定,耶穌會將履行在傳播界的使徒使命,願意繼續在聖座新的傳播框架中服務。這項新協定的簽署也是教廷改革的一個階段,賦予耶穌會士在聖座傳播秘書處内的新角色。

傳播秘書處處長維加諾蒙席(Dario Edoardo Viganò)向梵蒂岡電台解釋道:「耶穌會士的角色就是至今他們所擔任的角色:他們是一個專業人員的團體,多數會士都擔任編輯,以天主的方式盡職盡業。換句話說,耶穌會士在一個團體内活出個人的成聖旅程及貢獻自己的專業,這個團體就是傳播秘書處的編輯人員團體,專業人員團體和技術人員團體。」

維加諾蒙席接著表示:「耶穌會士的角色實在很重要。有些耶穌會士已經擔任某些核心角色,正在規劃新的媒體傳播系統。因此,耶穌會在這方面的專業能力和透過信德經驗塑造出的人性一面將繼續受到重視。這些貢獻在一個工作團體中十分重要。」

出席簽署協定儀式的耶穌會總會長代表格雷羅神父(Juan Antonio Guerrero Alves)表示:「時代在改變。服事教會,回應教會的召叫是耶穌會聖召的一部分。我們在傳播領域的貢獻令我們感到快樂,因為我們也能夠對教宗企望的改革作出貢獻。」

來源: 梵蒂岡電台

7月31日:聖依納爵羅耀拉瞻禮

聖依納爵羅耀拉(St. Ignatius of Loyola)耶穌會會祖

神修和退省的主保

聖依納爵生於一四九一年,出生地是比利牛斯山脈背後,哥坡高省的羅耀拉堡屋。父親伯德隆和母親馬利納也是當地的望族。他倆共生了子女十三人,七個是男孩,三個是女兒,其餘三個無法查考,依納爵是最年幼的孩子。

依納爵原是叱吒風雲的武士。他參加加斯德拉戰役。一五二一年五月二十日,是依納爵生命史的轉捩點。那一天,依納爵正在槍林彈雨中,奮勇與敵軍作戰。一個炮彈飛來,把他右腿打斷,左眼受了重傷。軍醫給他施手術,傷勢並沒有改善。

敵軍很優待依納爵,用擔架送他回家,他到了老家,從鄰近邀來的內科醫生,一致認為應當再度動手術,調查碎骨的位置。這次的手術是很痛苦的。施行手術後,傷勢惡化。到了聖伯多祿聖保祿兩位宗徒瞻禮的前夕,醫師認為假如到了半夜還沒有轉機,就一定要死了。午夜,病勢好轉,數天後脫離危險。

依納爵腿上的碎骨結接起來了。可是,膝蓋下有一根骨橫跨在別一根骨上,那隻腿就短了一些,而且那一根骨過度隆起,很不美觀。依納爵那時還沒有脫掉虛榮心,再度請醫生施痛苦的手術。醫生用鋸把隆起的骨鋸去,再用夾板的方法,恢復腿的長度。這個痛苦的手術,經過了漫長的時期,依納爵住在病房。為了消磨漫長的光陰,叫人找幾本英雄傳奇的書來。可是羅耀拉的堡屋裡,一時找不到這一類的書,人們就遞了一本《耶穌傳》和一本《聖人言行》給他閱讀。

依納爵看書的原來目的,不過是為了消磨光陰,不料越看越有味,就一天到晚看下去。《耶穌傳》和《聖人言行》所敘述的事蹟,聖人的各項德行,高超的人格,深深打入依納爵的心坎。他向天主道:「這些聖人們也是凡人,同我沒有甚麼分別;他們既然能夠抵達這樣高超的境地,為甚麼我就不能夠呢?」他認為過去的生活太無聊了。一個人活在世上,決不是為了謀取短短數十年的功名福樂,世財世福太虛幻,不能滿足我們的心靈,能滿足我們心靈的目標只有一個:無限美善的天主。

依納爵如夢初醒,他不再遲疑,立下決心,向這最高的目標進發,步諸位聖人的後塵,仿效他們的德行。他開始痛哭過去的罪過,克苦自己的身體。天主的聖寵已在這位武士的靈魂上產生作用,一個偉大的任務,正等待著這位偉大的人物。

有一天晚上,聖母顯現給依納爵,光彩奪目,手裡抱著聖嬰耶穌。這次的神視,給他很大的神樂。傷勢一痊癒,就啟程往蒙沙利瞻拜聖母聖龕。他在蒙沙利聖龕三里外的蒙萊沙城,逗留了一年,默想祈禱。

好景不常,繼神樂神慰之後,一連串的恐懼、疑慮侵襲依納爵的心靈。他在祈禱中找不到安慰,嚴齋苦行不能給他任何鼓舞,整個靈魂沉浸在恐怖憂苦中。無論做什麼事,都擔憂有犯罪的危險。就在那一段時期,他將親身經歷的事實記述下來,作為日後撰寫的那部不朽名著《神操》的資料。

漸漸地,他的心靈恢復平安,充滿神樂。經過了這一段波折,他對診療靈魂的「多疑病」親身有了經驗。日後輔導人靈,糾正這一類的病症,更覺遊刃有餘。

一五二三年二月,依納爵身上穿了苦衣,頸上掛著一尊苦像,胸間懷著一幀聖母七苦像,徒步踏上巴塞隆那大道。到了巴塞隆那,依納爵行乞度日。一來為了乞取他的日糧,二來為了募集旅費到巴勒斯坦朝聖。有一天,一個人見他儀態華貴,服裝破爛,厲聲叱責他說:「你一定是一個甘入下流,不成器的東西!」依納爵很謙恭地答道:「你說得對。我是個浪子,我是個大罪人。」那人聽了這幾句話,深為感動,急忙向他謝罪。

依納爵搭船橫渡地中海,在羅馬過了復活節。八月到了聖地,瞻拜各著名朝聖處所後,一五二四年回到西班牙。

從那時起,依納爵發奮讀書。對一個三十二歲的人,讀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依納爵有毅力。他在巴塞隆那研究了兩年文學,轉入亞加拉大學,攻讀倫理學、物理和神學。他住在貧民收容所裡,每天靠乞討度生,穿的是一件灰色的粗布長衣。

依納爵為小孩們講解要理,勸化許多冷淡的教友。他不計侮辱,渴慕神貧,熱心救靈,向聖德的峰頂邁步走著。

當局懷疑他淆惑人心,散布不正確的言論,將他逮捕。詳細調查後,證明他確是一位有聖德的人,便下令釋放。

依納爵恢復自由後,赴法國,一路上赤足步行。一五二八年二月到了巴黎,他在這個學府中心的巴黎住了七年。最初兩年在蒙德瞿學校研究拉丁文學,又在聖女巴爾伯公學研究了三年半的哲學。依納爵在學校裡,一面讀書,一面不忘勸導同學每主日專務念經祈禱和各項善功。教師怕學生荒廢學業,唆使校長對依納爵公開懲罰。依納爵向校長說明操務善功和讀書毫無衝突。校長聽了,一言不發,拉了依納爵到禮堂,當著眾學生的面,向他謝罪。

一五三四年,依納爵修完大學課程,考取文學碩士學位。那時他已是四十三歲的中年人了。

那時,參加依納爵舉辦的神操者,共有六人:方濟各沙勿略、西滿羅德利葛、伯多祿法華、雷尼、沙墨隆、尼各老巴伯弟拉。在不同的時間,這六個青年,熱忱地做了三十天神操後,決定獻身事主,準備領受神品聖事。

一五三四年依納爵和這六位青年,熱心祈禱,懇求天主光照他們的明悟。反覆思考後,一致決定:畢業後,誓守神貧,誓守貞潔,誓往巴勒斯坦勸外教人歸化;假如赴巴勒斯坦的計劃無法實現,就一同去羅馬,請求教宗指定任務。他們一致通過:擇定聖母升天瞻禮,為他們的神聖宣誓日。

一五三四年八月十五日聖母升天瞻禮,他們在巴黎致命山集合。伯多祿法華剛在同年七月十二日領受鐸品,所以那天的彌撒由他舉行。領聖體時,依納爵發了三聖願,然後,他們從法華手裡,領了耶穌聖體。依納爵列入聖品之後,人們在這個歷史性的地點,鋪設了一塊嵌壁的大銅板,上面銘刻了如下的文詞:「以依納爵為父,以巴黎為母的耶穌會,誕生於此。」

依納爵繼續用各項神修善功訓練他的同伴。不幸,一五三五年春季,依納爵因健康關係遵醫生的命,返故鄉休養。他不肯住在自己的堡屋裡,在貧民收容所棲身。

兩年後,大家在威尼斯集會。那時,依納爵的同志已增至十人,準備向巴勒斯坦進發。可是威尼斯和土耳其處於戰事狀態,航運停頓。到各地傳教的計劃無法實現,就一同到羅馬朝覲教宗保祿三世。教宗對他們優禮有加,准他們領受神品。他們都領受了神品,在舉行首次彌撒聖祭前,作一次熱心的準備。他們大約在這年八月或九月舉行首祭。依納爵準備了整整一年,才舉行首祭。

大家決定派依納爵、法華和雷納三人,到羅馬覲見教宗,表示願聽教宗驅策,接受教宗指定的任何工作。大家也決定:假如人們問起他們屬於哪個團體組織,就答說是:耶穌會,因為他們在耶穌的旗幟下,團結一致,擊潰罪惡。

依納爵偕同法、雷二氏走進拉沙德小堂。正當祈禱時,他突見聖父聖子站在他的面前,聖子身上背著一個笨重的十字架。聖父對聖子說:「我要你收納這個人做你的傭僕。」聖子向依納爵說:「我要你做我的傭僕。」聖父又說:「我將在羅馬支持你。」

三人到了羅馬,覲見教宗保祿三世。教宗選派法華到上智大學教授士林哲學,雷納教授聖經,依納爵在羅馬用神操的方法,輔導人靈。他們雖然意大利話講得不純熟,然而他們有的是滿腔的神火,言語的隔膜,絲毫不影響他們的傳教成績。

為了使他們的工作永久繼續下去,大家決定創辦一個正式修會。除了神貧、貞潔二聖願以外同時加發服從的聖願,借以更美妙地效法吾主謙遜「服從至死」的精神。大家也決定公推一位總會長,總會長是終身職,全會會士均應絕對服從。耶穌會完全隸屬教宗管理,服從教宗的命令。同時又決定在三聖願外,加發第四個聖願:為了拯救人靈,絕對服從教宗委派,往任何地區工作。會士應獻身從事各項愛德善功,主要的愛德善功,是向兒童或其他人士講解天主的誡命。

會章起草完成。呈請教廷審查批准。一五四零年九月廿二十七日,教宗保祿三世頒詔正式核准耶穌會成立。依納爵被公推為第一任總會長。依納爵堅決推辭,後來遵從聽告解司鐸的命令,才接受任命。一五四一年耶穌復活節,依納爵就任耶穌會總會長。復活節後第一個星期五,依納爵和他的同志們,同去朝拜羅馬的七座大殿。到了城外的聖保祿大殿,他們互相告解。依納爵在苦架小堂舉行聖祭。領聖體前,依納爵把聖餅放在聖盤裡,右手拿著一紙誓詞,在他的同志前宣讀:「我依納爵羅耀拉,在全能天主,和他的地上的代表:教宗,在殊福童貞聖母和天朝諸聖前宣誓:依據吾主耶穌會的通牒,以及現在和將來會典規定的生活方式,確守永久的神貧、貞潔、聽命聖願。此外,我宣誓服從教宗通諭中所載的使命。」依納爵拿起聖體領入心中。在「籲告吾主」、「憐憫汝等」,及「卑污罪人」後,雷納等都上前跪念誓詞,並且從他們的領導手中領了聖體。

法華在拉底圖本聽到依納爵當選總會長和耶穌會士在聖保祿大殿發願的消息,非常興奮。聖母往見瞻禮後第八日(一五四一年七月九日),他在聖母堂內,領聖體前,朗誦誓詞。次日,把那篇親手寫的誓詞,寄呈總會長謙虛地求他收錄自己為耶穌會士。

巴伯弟拉奉教宗保祿三世的命令,往德國傳教。路過羅馬時,他在聖保祿大殿中,也在聖依納爵手裡矢發了聖願。自那時起,聖依納爵常駐羅馬,治理這個日趨龐大的修會。他在羅馬營建了一座收容所,專收容信奉聖教的猶太教徒。他也創建了一座墮落女子的慈善機構。有人說:「這些女子真心改過的很少。」依納爵道:「假如我吃了千辛萬苦,只要能阻止一個人犯罪,我也心滿意足了。」

一五四O年,方濟各沙勿略和羅德利葛,由會方派往葡萄牙傳教。沙勿略又由葡萄牙往東印度傳教,向亞洲民族傳揚福音。兩位耶穌會會士派往北非摩洛哥傳教。過了不久,剛果、阿比西尼亞,葡屬南美洲都有耶穌會會士的蹤跡。這些傳教士出發前,依納爵鄭重叮囑他們務需謙遜,切勿炫弄才學,對貧苦的人,尤應充分發揮博愛精神。

教宗保祿三世召集脫利騰會議,邀請耶穌會會士出席參加,任神學顧問。

在這個新生的修會團體中,人才輩出,最著名的,在歐洲方面,首推聖伯多祿加尼削,他被奉為教會聖師,在亞洲方面,有聖方濟各沙勿略。

耶穌會在聖依納爵的英明領導下,全力提倡學術。耶穌會會士聖方濟各玻爾日亞在羅馬創辦了羅馬大學。這座學校的規模與水準,堪稱首屈一指。聖依納爵命各地耶穌會的大學均應奉這座羅馬大學為模範,師資和設備必須是第一流的。耶穌會的各項學術機關,如雨後春筍,相繼在各地設立。

遠在一五四二年,耶穌會會士已在英國展開傳教工作。第一批在英國遇難而榮列真福的殉道烈士中,耶穌會會士有廿六位之多。

那時候,聖依納爵和他手下耶穌會會士,針對新教的活動,在英國展開著名的反改革運動。這運動分為對內對外兩部分。對內全力整頓和鞏固教會內部,充實教會的力量,對外全力與新教鬥爭。耶穌會是新教的剋星,耶穌會會士遏阻和擊潰了新教的勢力。他們以講道和其他方法,爭取了千千萬萬的異教徒。聖依納爵敦囑會士必須以基督的博愛精神對待異教徒。

聖依納爵對聖教神修生活最偉大的貢獻之一,是他手著的那部不朽名著:《神操》。這書是依納爵在蒙萊沙時開始撰寫的。一五四八年在羅馬出版。這部神修巨著的精神,與其他聖人的著作,基本上是一致的。退省默想原是教會人士常用的進攻工具,可是如何運用這神修工具,依納爵有獨特而且靈驗有效的具體方法。這些方法,是修德成聖的捷徑。數百年來,有志神修的人,採用《神操》,莫不事半功倍,獲得驚人的成績。

這確是一部有益人靈的神修名著。

聖依納爵是一位偉大的領袖人物。他非常愛護下屬,待會士如親生子女一般,照顧他們靈魂和物質方面的各項需要。他虛懷若谷,接受批評,從不拘泥個人的主觀見解。他非常注重學術,鼓勵會士研究學問,利用學術完成榮主救靈的使命。可是他絕對痛恨恃才傲物的作風,認為德行比才學更重要,寧可無才,不可無德。

聖依納爵最傑出的德行是:愛德、愛天主、為天主而愛人,依納爵常說:「主呀,除了你以外我還想要甚麼。」真的愛德是以行為來表現的。他為天主而辛勞,為天主而受苦。「愈顯主榮」(Ad Majo rem Dei gloriam簡化為AMDG人們普遍使用)四字,是聖依納爵的座右銘。

聖依納爵擔任了耶穌會總會長十五年。在這十五年內,會士人數由十人增至一千人。分院遍設歐洲九國、印度和巴西等地。一五五六年七月三十一日,這位偉大的耶穌會領袖與世長辭。

依納爵於一六六二年榮列聖品。教宗庇護十一世封他為神修和退省的主保。

依納爵的禱文「主,請收納」
《神操》234 號

主,請祢收納我的全部自由,
我的記憶,我的理智,和我的整個意志。
凡我所有,或所佔有,都是祢所賞賜的,
我願完全奉還給祢,任憑祢隨意安排。
只將祢的聖愛,和祢的聖寵,賞賜給我,
我便心滿意足,別無所求了。

來源:我靈讚頌主

教宗出訪瑞典前接受瑞典耶穌會《信號》期刊訪問

blog_1477925115

教宗方濟各於10月31日牧靈訪問瑞典,與信義會一同參加宗教改革開啟5百週年紀念。教宗在出訪前接受了瑞典耶穌會《信號》期刊與耶穌會《公教文明》期刊的訪談。他強調,「天主教公教」與「宗派」是兩個互相矛盾的詞彙。

教宗表示他這次前去瑞典與信義會團體相聚,是為了「接近」他們。

教宗說:「我期待並盼望更接近我的弟兄姐妹們。接近對眾人有益,距離卻使我們生病。當我們彼此疏遠時,我們就會自我封閉,變得孤立,無法彼此相遇,任由恐懼占據我們的心。我們必須學習超越自己,好能與他人相遇。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基督徒也會罹患分裂之病。我希望踏出一步,拉近彼此的距離,更接近我在瑞典的弟兄姐妹們。」

教宗在17歲時便開始接觸信義會信徒,之後與他們不斷交流,建立起友誼關係。教宗認為信義會有兩項傳統值得學習,那就是改革與聖經。

他解釋說:「馬丁‧路德在教會的艱難時刻最初提出的是改革,期望給錯綜複雜的局勢開一劑解藥。隨後,由於政治形勢等因素,他的改革之舉最終釀成分裂的局面,沒能將整個教會推上改革的進程。事實上,改革是不可或缺的,因為教會始終在革新。」

在信義會的聖經傳統方面,教宗指出:「在於將天主聖言交託在子民的手中方面,馬丁‧路德有很大的貢獻」。

若望保祿二世教宗也曾於1989年牧靈訪問瑞典,促進天主教與信義會的合一。

教宗方濟各表明:「神學家顯然還得繼續對話及研究問題」。儘管困難重重,天主教與信義會已達成一份關於成義教義的重要大公文件,這是向前邁進的一大步。信友們則要熱忱地共同祈禱,從事慈悲善工,一起援助病人、窮人和服刑人士,因為合作是最崇高且有效的對話形式。」

教宗提醒說:「我們要攜手合作,不分宗派。我們必須立下明確的準則:在教會領域內勸人改教是項罪行。這會使教會變成一個組織。彼此交談、同聲祈禱、攜手合作才是我們該做的事。」

教宗由此提及「流血的大公運動」。

他說:「當基督徒受迫害、被殺害,只因為他們是基督徒,而不是因為他們是信義會信徒、加爾文派信徒、聖公會信徒、天主教徒,或是東正教徒。流血的大公運動確實存在。」

舉例而言,在希特勒執政時期,德國漢堡有三位基督徒因為教授要理而先後上斷頭台。前兩位是天主教徒,第三位是信義會牧師,他們三人的鮮血相混合。為他們推動列品案的神父認為,不能只將兩位天主教徒冊封為真福,卻遺漏信義會信徒,因為他們的鮮血已經融合為一。

教宗這次也將探望瑞典人數稀少的天主教團體。

教宗談論他們的情況說:「他們和睦共處,人人都能活出各自的信仰,表達各自的見證,秉持開放且大公的精神生活。天主教公教徒不能同時又是某宗派信徒,我們必須與他人同在。『天主教公教』與『宗派』是兩個互相矛盾的詞彙。」

教宗坦言,他本來不打算在這次訪問中為天主教徒主持彌撒,只專注於大公合一的見證。然而,教宗是天主教羊群的牧人,他反思了自己的角色,考慮到許多天主教徒將從其它北歐國家前來參加教宗的活動。於是,他回應了天主教團體的殷切請求,決定延長這次訪問,在瑞典多停留一天主持彌撒。

教宗強調:「我不願意在大公會晤的同一天和同一個地點主持彌撒,以免混淆計劃」。

教宗最後鼓勵所有基督徒要並肩前行,切莫固執己見,因為在僵化的觀點中不會有改革的機會。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耶穌會選出新任總會長

blog_1476474470

耶穌會第36屆修會大會於2016年10月14日選出了新任總會長,他是委內瑞拉的阿圖羅‧索薩‧阿瓦斯卡爾神父(Arturo Sosa Abascal)。

索薩神父現年68歲,1948年11月12日出生於委內瑞拉加拉加斯。1966年進入耶穌會,1977年晉鐸。在當選總會長前是耶穌會總會長的顧問、羅馬耶穌會會院與跨省會大學和機構的總會長代表。索薩神父在1972年在安德烈斯‧貝洛天主教大學取得哲學碩士學位,1990年在委內瑞拉中央大學獲得政治學博士學位。新總會長通曉西班牙語、意大利語和英語,並且也能聽懂法語。

索薩神父於1996年至2004年擔任耶穌會委內瑞拉省會長。在此之前,他是該國社會事工協調人和古米拉中心,委內瑞拉耶穌會社會研究及行動中心的負責人。

新總會長索薩神父長期致力於教育和研究工作,並在大學擔任不同職位。

2004年他擔任塔奇拉天主教大學委內瑞拉政治思想系教授一職時,曾受邀任美國喬治大學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的客座教授。他出版了多本書,尤其是有關委內瑞拉歷史和政治的書籍。

耶穌會新總會長索薩神父在當選當天,向梵蒂岡電台分享了他以何種心情接受這份新的任務。他說:「我需要很多幫助,現在開始一個巨大的挑戰。這是耶穌會,耶穌也必須在這裡,與我們一起工作。我非常信任我的會士們,他們都非常能幹。我也希望耶穌會大會帶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工作小組,同時有一個非常精確的指導方針,好能向前發展。這不是一個人的工作,而是整體耶穌會的工作。我必會全力以赴。我對當選為總會長感到非常驚訝,非常感謝讚美天主。我會為大家祈禱。」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方濟各:耶穌會士要做耶穌的同伴,與耶穌同心同德

09271

9月27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前往羅馬市區的耶穌堂,參加耶穌會為複會200週年舉行的感恩禮儀。這項重大禮儀包括誦念晚禱、唱《頌主詠》、宣讀福音以及在場耶穌會士重發誓願。教宗方濟各發表講話,強調耶穌會是走出去的修會,傳教的修會;耶穌會士要做唯獨朝拜天主、愛弟兄並且服事他們的人;耶穌會士要做耶穌的同伴,與耶穌同心同德。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拜訪韓國耶穌會弟兄: 回到家的感覺

0816

教宗方濟各8月15日聖母升天節在一天密集的公開活動後,抽空「回家」到首爾西江大學耶穌會院,拜訪自己同會的耶穌會弟兄,與弟兄們共度一個溫馨的傍晚。教宗的這一決定只在當天上午才私下通知韓國的耶穌會士們,他們接獲消息後深感驚喜、榮幸和興奮無比。全韓國耶穌會省會一百六十位耶穌會士中,約有一百位到場歡迎教宗,有些會士甚至在原本的假期中也乘搭飛機趕返會院;梵蒂岡電台派往韓國報導的耶穌會士張德福神父也受邀出席這場家庭聚會。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與同會弟兄共進午餐,慶祝聖依納爵瞻禮

Blog Image

7月31日(聖依納爵‧羅耀拉瞻禮),教宗方濟各出乎意料地來到耶穌會總會,與同會弟兄們共進午餐。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耶穌會士不安於現狀,孜孜不倦尋找天主

01032 blog

1月3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前往羅馬市區的耶穌堂主持彌撒,慶祝教會禮儀在當天紀念的「耶穌聖名日」。以耶穌聖名為名號的耶穌會在羅馬的會士們與教宗共祭。教宗在彌撒講道中指出,在生活中沒有別的名號,不從事與基督沒有密切關聯的行動。他特別提到才於12月17日列入聖品的耶穌會士伯多祿·法伯爾(St. Pierre Favre/St. Peter Faber)的聖德。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第五部分)

10081 blog

年輕教會和古老教會

我繼續關於教會的主題,以不久前的普世青年節為依據問教宗:「這項重大盛事令人更加關注青年人,同時也關注新近建立的教會,她們是『精神肺葉』。這些教會能給普世教會帶來什麼樣的希望呢?」

教宗:「年輕教會發揚了信仰、文化和成長中生命的精華,與較古老教會所發展出的不同。在我看來,古老教會和年輕教會之間的關係就好似社會上青年人與老年人的關係:他們一起建設未來,青年人用氣力,老年人用智慧。當然,風險總是有的:年輕教會容易自以為是,古老教會則願意將自己的文化模式強加給年輕教會。但是,我們需要一起建設未來。」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訪談全文 (第三部分)

0930 blog

論耶穌會

可見,教宗的靈修支柱是分辨。他的耶穌會士身份以獨特的方式在這方面表達出來。為此,我問他耶穌會如何能為今日教會提供服務,耶穌會的特色是什麼,以及可能冒的風險。 「耶穌會是個處在張力中的團體,它總是徹頭徹尾地處在張力中。耶穌會士是沒有自己的中心的人,耶穌會本身就沒有自己的中心:它的中心是基督和祂的教會。因此,耶穌會若將基督和教會置於中心,它就能為自己生活在邊緣地區找到平衡的兩個基本參照點。相反地,若過於注意自己,將自己當作牢不可破、裝備完好的結構置於中心,那麼就會有感到自信和自滿的危險了。耶穌會必須始終將’Deus semper maior’(天主永遠更大),將尋求天主的光榮作為最重要的事,將吾主基督的真淨配教會和博得我們愛戴的基督君王放在眼前,即使我們是不中用的瓦器,也要將整個人和全部勞苦奉獻給基督。這種張力不斷地將我們從自我提出來。令沒有自己的中心的耶穌會確實強健的,幫助修會更有成效地履行使命的,正是猶如父子和兄弟情誼般的’訴心’這一管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