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在天主面前人人都是透明的,讓我們為窮人祈禱

  

路10:21-22

就在那時刻,耶穌因聖神而歡欣說:「父啊! 天地的主宰,我稱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是的,父啊! 你原來喜歡這樣做。我父將一切都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一個認識子是誰,除了子及子所願啟示的人外,也沒有一個認識父是誰的。

2019年2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時表示:「祈禱不是一種為了自我心安的麻醉,只想到我自己,而是一種為世界上所有窮人求食糧的懇求。」他繼續講解以《天主經》為主題的系列要理講授。

關於對「我們眾人的天父」的呼求,教宗反思了耶穌教導我們的祈禱方式。事實上,祂的門徒不會在「十字街頭立著祈禱,為顯示給人。」(瑪6:5)

教宗說:「耶穌不喜歡虛偽。真正的祈禱是在良心和心靈的私密處完成的:旁人不可知曉,只有天主能看到。這是我和天主之間的事。祈禱厭惡謊言,因為天主洞察秋毫。在天主面前我們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能力,天主瞭解我們,祂直透良心,我們無處遁形。在本質上,在與天主對話的根源上,存在一種無聲的對話,猶如彼此相愛的兩個人之間的目光交匯:人與天主目光交匯,這就是祈禱。這樣的祈禱永遠不會淪為私密主義(intimismo)。」

教宗解釋說:「基督徒不會把世界關在門外,而是把人、情況、問題和萬事放在心裡,帶到祈禱中。」

教宗進而解釋了在《天主經》中缺乏「我」這個字的表述:「在我們的時代,『我』也許是每個人最關心的事。耶穌教導我們在祈禱時首先把『祢』放在嘴邊,因為基督徒的祈禱是對話:『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的國來臨;願祢的旨意奉行在人間。』不是我的名、我的國、我的旨意。然後轉到『我們』。《天主經》的整個第二部分都在使用第一人稱複數:『求祢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祢寬恕我們的罪過,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甚至是人最基本的需求,例如為消除饑餓而祈求日用糧的表述都是複數的形式。在基督徒的祈禱中,沒有人為自己求食糧,這祈求針對世界上的所有窮人。因此,在與天主對話中沒有個人主義,也不會只呈現自己的問題,好像世界上我們是唯一的受苦者。」

「我們的祈禱若不是以弟兄姐妹的團體名義所做的祈禱,是無法上升至天主那裡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體,我們是兄弟姐妹,我們是一個祈禱的子民。有一次,一位監獄司鐸問我一個問題:神父,『我』的反義詞是什麼?。我天真地說『你』。然後我們就開始了爭執。與『我』相對的詞是『我們』,這樣眾人在一起才能和睦共處。」

「因此,基督徒把他周遭人的所有困難都帶到祈禱中,把痛苦,把許多人的面容,如朋友,甚至是敵對者的面容,都帶到祈禱中。如果一個人沒有意識到他周圍有這麼多人受苦,如果他不憐惜窮人的眼淚,如果他對一切習以為常,那意味著他的心是用石頭做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好要懇求上主以祂的聖神觸動我們,軟化我們的心。」

此外,教宗表明:「世界的苦難面前,基督並非安然無恙。每一次祂都感到身體和心靈的孤獨、疼痛,祂有強烈的憐憫之心,猶如母親的牽腸掛肚。」教宗引用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指出:「這種動了憐憫的心是福音的關鍵動詞之一。」

最後,教宗補充道:「耶穌也叫我們為那些在表面上不尋求天主的人祈禱。耶穌不是為健康的人,而是為病人和罪人而來的。也就是說,祂的目標是每個人,因為那些自認為健康的人實際上並非如此。如果我們為正義而努力,我們就不會感覺比他人優越:天父使祂的太陽光照義人,也光照惡人。天父愛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