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 logo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三天默想

鹽與光

2018年2月20日

第四場默想

2018年2月20日上午,托倫蒂諾神父(Josè Tolentino de Mendonça)主講的第四場避靜默想講道,反省有關怠惰的主題。
神父指出:「怠惰有時侵襲我們,使我們患病,失去生活的情趣。怠惰與渴望截然相反。若我們放棄渴望,我們就會開始走向死亡。若我們停止渴求,就會失去對相遇、談話、交流、走出自己、制定計劃、工作,甚至祈禱的樂趣。若我們對他人的好奇有所減弱,不再樂於接納新事物,一切就會令我們聽起來好似舊事重提,感到有如一個壓在我們身上無益、前後不連貫和荒謬的負擔。丹麥哲學家索倫‧凱爾克高(Soren Kierkegaard)提到這種狀況說,我的生命好像是另一個人的;古希臘作家和苦修者篷蒂科(Evagrio Pontico)指稱這種生活為怠惰的魔鬼;隱修者卡夏諾(Cassiano)則指出怠惰在隱修生活中的後果,那就是一種深為不滿,使人失去熱情。」
「《福音的喜樂》勸諭讓我們警惕墳墓心理,它是一種依附包著糖衣的憂鬱(83號)。」托倫蒂諾神父指出:「顯然,怠惰或陰鬱症不能只靠藥片來醫治,而應得到全人的治療。我們必須發現那隱藏在人性孤獨奧秘中的許多内心痛苦的根源。」
「另一個日益廣為流傳的弊端乃是職業倦怠,它是一種自我消耗,一種也能使司鐸受到侵襲的情緒耗損。一般而論,每當我們感到被抛棄,這時僅剩下一個需要填補極度苦悶的空洞。我們或是用虛假的權宜之計來填補這種空虛,例如借助塵世生活、酗酒、社交網絡、消費主義,或是訴諸於過度的刺激。」
托倫蒂諾神父於是以《聖經》中的兩位人物來説明兩種不同的態度。「在約納先知的故事中,我們看到這種充耳不聞的對話也經常是我們與天主所處的關係。我們沒有聽到天主的話,那是因為我們不願意聽從天主的旨意。雅各伯與天主搏鬥一直到曙光破曉,在他心中存有一種對生命的渴望;約納則是任性的人,頂撞天主願意拯救眾人的意願。此外,與怠惰相關的憂愁也令我們想到《福音》中的那個富少年。他遵守一切誡命,但到了決定性的時刻卻更喜愛他的財富,而不是憑著信賴而勇於冒險。我們的憂愁經常來自於這種無法勝任的選擇。」
最後,托倫蒂諾神父表示:「我們需要審視失去渴望的根源是什麽,問題並非總是在於過多的工作,而是沒有相應的動機。這一切問題的答案能夠從耶穌的苦難中找到。我們的心靈只有在能夠為所愛的人而受苦時,才得以成熟。」

第五場默想

2月20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第五場四旬期默想中表示:「在加爾瓦略山上,耶穌生理上的口渴是祂降生成人的證據、祂的死亡具有真實意義的標記。這一象徵性和精神上的渴是我們把握祂生命和死亡之深刻意義的關鍵所在。」在這場默想中,他們一起反省了「耶穌的口渴」。
托倫蒂諾神父解釋說:「除了加爾瓦略山的敘述,聖史若望還三次提到口渴。首先在遇見撒瑪黎雅婦人時,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但誰若喝了我賜與他的水,他將永遠不渴;並且我賜給他的水,將在他內成為湧到永生的水泉。』(若4:13-14)之後在關於生命食糧的聖訓中,耶穌宣稱:『我就是生命的食糧,到我這裡來的,永不會饑餓;信從我的,總不會渴。』(若6:35)最後在帳棚節期間,耶穌宣布:『誰若渴,到我這裡來喝罷!』(若7:38)。」
講道神師對這三次口渴解釋說:「在與撒瑪黎雅婦人的相遇中,我們絕不能忽視角色的轉換:耶穌要求給祂喝的,但恰是祂能提供喝的。然而,撒瑪黎雅婦人沒有立即明白耶穌的話,認為耶穌指的是生理上的口渴。但從一開始耶穌就在談論靈性的意義。祂的渴始終指向另一種渴,正如祂向婦人解釋的:『若是妳知道天主的恩賜,並知道向妳說:給我水喝的人是誰,妳或許早求了他,而他也早賜給了妳活水。』(若4:10)。」
「同樣地,在加爾瓦略山上,耶穌表明祂想要喝水,人們並沒有馬上理解,給了祂醋而非水。耶穌一嚐了那醋,便說:『完成了』,就低下頭,交付了靈魂。口渴是耶穌完成祂救世工程的封印,同時也表明祂強烈渴望賜予聖神的恩典,也就是能夠從根本上為人心止渴的真正活水。」
「再回到關於帳篷節的福音章節。福音明確指出,口渴指的是相信耶穌,要喝水就去基督那裡。事實上,耶穌所說的渴是一種生命的渴,這種渴因著把我們的生命歸向祂的生命而止息。口渴就是渴求祂。因此,我們蒙召把基督作為生活的中心:走出自己,在基督內尋找給我們止渴的水,同時克勝那導致我們患病和暴虐的誘惑,即自我參照的誘惑。總言之,耶穌的渴讓我們理解居住在人心中的渴望,讓我們為這渴望服務,並對天主的渴、意義和真理的缺乏,以及每個人心中想要得救的願望”作出回應,即使這個渴望是模糊不清的或被生活的碎片所掩埋。」
「一如加爾各答德肋撒修女所教導的,耶穌所說的『我渴』寄居於每一間仁愛傳教女修會的聖堂,它們不僅發生在過去,也活在今天。我們必須不斷地重新發現聖神,因為有時候我們是一個缺乏活力、青春和喜樂的教會,而這些都是聖神所賜的,能使我們成為一個走出去的教會。」
最後,托倫蒂諾神父總結了耶穌口渴的意義說:「祂的渴是打破了把我們封閉在內疚和自私中、阻止我們在內心的自由中前進和成長的鎖鏈。祂的渴釋放了隱藏在我們最深處的能量,讓我們可以成為和祂一樣的慈悲男女、和平工匠,不逃避我們破碎世界中的痛苦和衝突,卻肩負起自己的責任,創建一個愛的團體和場所,為這個世界帶來希望。」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