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 logo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五天默想

鹽與光

2018年2月22日

第八場默想

2018年2月22日上午,葡萄牙神學家托倫蒂諾神父在第八場避靜默想中闡述了兄弟之間的嫉妒情懷和天父的慈悲,神父援引《福音》中「蕩子的比喻」,説明在人的内心旅程中將自我作為一切事物的原始和終結,這是一個極大的危險。
「在蕩子比喻中,我們看到一個人類家庭的場面,我們每個人都出自這個家庭。家庭是一面鏡子,從中映出一切人情世故。這個故事將我們拉入其中,讓我們看到兄弟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我們意識到兒子面對父親的微妙含意,以及我們彼此相連的細微而脆弱的情感。」
托倫蒂諾神父解釋道:「這個比喻幫助我們反躬自問。事實上,在我們内心不只存在美好、和諧,以及沒問題的事,也存在感到窒息的情緒、許多需要釐清的事物、病態,以及需要連接的頭緒。我們既有痛苦的區域,也有需要和解的範圍,還有需要讓天主來治癒的記憶和停頓點。我們的時代被離經叛道的渴求所佔據,促使我們如同蕩子那樣,放蕩任性而且好享樂。這一切都在消費社會強加於人的欺騙的漩渦中產生和發展。這種社會許諾能滿足一切渴求和所有人,將幸福與滿足欲望劃上等號。」
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我們如此充足、滿盈、滿意並被馴服。但這充足是靠消費得來的,成了欲望的牢獄。此外,除了比喻中的小兒子在虛假腳步和幻想萬能的驅使下渴求自由自在,大兒子的病態期望也值得我們警惕。這些期望同樣也很容易進入我們内心。這個大兒子難以活出手足之情並且左右父親的決定,拒絕為別人的好事而喜樂。這一切在他内心產生一種潛在的怨恨,使他沒有能力接受慈悲的思維。」
「大兒子另一個潛在的危險就是嫉妒,這是一種欲望的病態。這種欲望缺乏愛,只求“討回那無益且不幸福的公道。大兒子未能與弟弟和好,心中還在因暴怒、隔閡及強硬而憤憤不平。與嫉妒相反的則是感恩之情,它建設和重建世界。在蕩子比喻中,除了這兩個兒子外,還有他們的父親。這父親是慈悲的典範。他有兩個兒子,懂得應以不同的方式,但相同的目光對待他們。可見,慈悲不是把別人所應得的給予他。」
托倫蒂諾神父最後闡明,慈悲是憐憫、仁愛及寬恕;慈悲是“給的更多,給的過量,而且超越現狀;慈悲是醫治創傷的極度的愛;慈悲是天主的一個屬性。因此,相信天主就是相信慈悲。慈悲是一部需要發現的《福音》。

第九場默想

2月22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聖座四旬期第九場避靜默想中表示,:「持續睜開眼睛觀察世界上所發生的事,對於靈修生活至關重要。否則,我們將會耽於安逸,規避自己的社會責任。事實上,天主不斷向我們提出那原始的質問:『你弟弟在哪裡?』(創4:9)。」
這場默想的主題是「傾聽邊緣地區的口渴」。托倫蒂諾神父指出:「渴求的靈修課題如果不能引領我們更接近字面上的基本渴求,便是不完整的。身體的口渴此刻折磨並限制我們當代為數眾多人民的生存,全世界有高達30%的人口無法在自家住屋裡取得飲用水。這種邊緣地區的口渴要求眾人迫切採取生活上和心靈上真正的皈依。」
「耶穌理解邊緣地區的居民。祂正是出生在白冷城的偏遠之地,而非市中心;祂生活的納匝肋名不見經傳,是巴勒斯坦的冷門地點,《舊約》從未提到它。令人意想不到的加里肋亞成了蒙選之地,天主國度在那裡廣受傳揚。耶穌的訊息進入邊緣地區,一如《馬爾谷福音》所記載的,耶穌復活後渴望在邊緣地區與眾門徒重逢:『祂在你們以先往加里肋亞去。』(谷16:7)。」
托倫蒂諾神父接著強調:「邊緣存在於基督徒的基因內。無論何時何地,基督徒都能在邊緣與耶穌相遇和重逢。因此,基督信仰就是邊緣世界。對教會而言,邊緣並非一個問題,而是一種視野。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發掘新的傳教熱忱;換言之,教會唯有走出自我,才能重新發現她自己。」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三天默想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四天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