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志誠主教:「不要畏懼,上主與你同行!」

2020年6月3日,香港天主教團體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天支聯)和方濟會正義和平組合辦「民主中國祈禱會」,主題是「你們不要畏懼,上主與你同行。」(申命紀31:6)

以下是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當晚講道全文:

各位兄弟姊妹晚安,今晚很特別。平時六四祈禱會在維園的音樂亭舉行,很多兄弟姊妹也曾參加,但今年因為疫情只能在網上舉行,也一樣是表達我們的心意。

為何我們願意用這個時間一起共聚祈禱?最基本的原因是我們記得這一天。

6月4日,1989年6月4日,不能夠就這樣過去。因為我們記得,讓我們一齊走在一起,一齊上網,上網不是隨便看看,而是一起祈禱。我們記得的不是日子而已,而是紀念一群青年人、一群學生、一群市民,在北京,他們為了我們的民族,為了我們的國家,做了當時他們認為應該做的事。

當時我沒有去到北京,我不認識他們任何一個人。與我何干?為什麼到現在我依然要去紀念?

因為他們所做的事,是一個人應該做的,他們展現出人性的美好,他們展現出中國人的美好。他們正告訴我,也正告訴我們,我們中國人是可以這樣活出來,可以活出這一份有理想的,去追求自由和民主,去相反腐敗,去提出不同的聲音,來的不是要做其他事情,而是希望我們生活得更好。

就是這樣。

雖然我不認識他們,雖然我不在那裏,但是他們所做的事情,如果我記得的話,正因為我們有一個共通的人性。如果我選擇忘記的話,我發現這樣是會傷害我的人性,因為他們和我是一樣的。

他們所追求美好的事情,他認為重要的價值,都是我應該去追求,應該認為重要的。所以,如果我放棄我不去紀念他們,其實我是對自己不忠誠,我傷害了我自己的人性。

這一份「記得」是很危險的,這些是危險的記憶,可能會越來越危險。

不過忘記是否會好一些? 我發現人是一個生活在歷史中,如果我們忘記過去,我們不知道現在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們不知道將來如何走下去。就好像剛才我們所聽的聖經申命紀31章,以色列人要記得他們在埃及受苦受難,然後天主如何拯救他們,梅瑟如何帶領他們經過曠野,現在他們要繼續去走下去。雖然梅瑟要離開,但是不要怕,因為天主與他們同在。

他們要記得這些事情,他們記得的時候,要知道自己是來自那裏,然後自己怎樣去面對今日的挑戰,怎樣走下去。

沒有歷史,人會是誰呢?是的,你可以如常吃飯、睡覺、可以去玩樂,我們是否甘於做這麼的一個人?

有很多記憶是讓人很畏懼。我們基督徒最畏懼,令我們最危險的記憶,其實就是聖體聖事。

主耶穌在被出賣的那一天晚上,為我們建立聖體聖事,告訴我們要紀念:「記得你們要這樣做來紀念我」。這個很危險,這個很可怕,為什麼?如果我們要領受衪的聖體聖血,要記得耶穌是這樣為我們捐驅捨命,我們要活出來。我都要將我的生命,「身體血肉」給兄弟姊妹吃喝。

各位兄弟姊妹,這個是我們的身份,我們不可以忘記,正如以色列人不可以忘記他們從埃及怎樣經過曠野,怎樣繼續走下去。基督徒都不能夠忘記耶穌的體血造就了今日的我。

香港的基督徒、今天中國的基督徒,我們也不可以忘記。1989年的6月4日已經銘刻在中國人的生命中,我們要記得,即使是危險的回憶,我們不可以忘記。

你會說:「我記得!記得!那又如何?可以做什麼呢?」

各位兄弟姊妹,我們正在做,我們做什麼? 祈禱!

「你又說祈禱?除了祈禱就沒有其他可以做?祈禱有什麼用?」

「祈禱好有用!祈禱使我們與天主連結一起!」

你用什麼方法祈禱也好,你一個人沉思冥想,自己唸天主經,或者像我們一樣一起唱聖詠。什麼祈禱方法也好,所有的方法萬變不離其中,就是我向天主講說話,聆聽衪的說話,我和天主連結一起。連結了又如何?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你們不要畏懼,上主與你同行」。

我們投奔信靠那一位,比起世界上所有權力都要大的那一位。這個是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們忘記了衪,我們沒有希望。

看看今天,希望從哪裏來,你可否告訴我?

「沒有!」

所有看到的東西,每日發生的事情,好像都告訴我們「放棄吧」、「沒用的」、「有什麼意思呢」、「還繼續這樣下去?」

如果我們不祈禱,如果我們忘記了天主,我們真是會害怕、畏懼,我們會放棄,但是幾時我們祈禱,不單只記得這一天,而且記得這一天我們祈禱。

我們知道我們不要畏懼,因為衪與我們同行,使我們有能力走下去。我們可以不放棄,而且我們也不會走上極端。

一個沒有希望的人,一就是放棄,什麼也不做,「做有什麼用?」。一就是做什麼也可以,「沒有希望,怎樣做都是一樣!」

不是這樣。

我們是有理想的,我們知道這些理想一定會實現。

不是因為我們看見的事情現在有希望了。

不是這樣。

因為衪與我們同行!衪就是我們的希望。

你會問:「即是怎樣?」

「我不知道,你不要問我」

「我不知道,究竟將來會怎樣我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衪與我們同行。不是梅瑟,不是若蘇厄。梅瑟120歲了,他要死了,過不了河。然後由若蘇厄接着帶領下去,但是其實不是他們,是天主自己,從一開始就是。

當梅瑟那個焚而不毁的荊棘裏,天主顯現說:「我能聽到那些以色列人,他們很痛苦,我就去救他們,我現在派你去。」(出谷紀3) 所以,其實梅瑟也好,若蘇厄也好,或者我們看見不知道是誰出來說什麼,到最後是天主。

有人說「外部勢力、干擾」。真的有外部勢力, 那裏?就是天主!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尋求自由,希望看見不公義的事情要發聲。

「是誰叫你們的」、「是誰教你的」、「不容許你說」、「不可以追求這些東西」,但是不可以,這些是發自人性,你不可以阻止的。這些就是「外部勢力」,這就是天主。

是的,這是事實,世界上沒有這東西可以阻止你說話,不可以阻止你追求這些事情,這不可能。唯有祈禱去堅定我們「不要畏懼,上主與你同行。」

好吧!我們紀念這一天,我們一起來祈禱。或者有人會問:「要到何時?31年了?要紀念到何時呢?」

不知道

看看那些台灣二二八,南韓光州事件,都不是一時三刻的,很漫長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八九六四會怎樣。但是,我知道的是我們一定要走下去,一定要記得,記得這日子,一定要走下去,就好像以色列人一樣。何時才進入福地?現在行完了,過了那麼多年,行走了40年,但是他們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走了40年之後才可以進入福地。

不知道的。但是如果不走下去,就一定不可以。

所以,繼續行走,因為上主與我們同行。但是,我在細想:「進入這個福地是不是這麼重要呢?」

其實與上主一起同行這就已經是福地。要不要去到哪裏?原來我們何時懷着信心,即使面對今日看起上來或者有些人覺得很困難,沒有希望,但是原來這個時刻,已經體會到上主與我們一起與我同行,在這裏就有力量,就是福地。

各位兄弟姊妹,讓我們「不要畏懼,因為上主與我們同行!」

來源:香港天主教團體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天支聯)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6月4日


(圖片:Mok Ching Yee)

是日教會焦點:

-六四三十「民主中國祈禱會」

由香港天主教團體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及方濟會正義和平組合辦,主題為「我在這裡,請派遣我」的「民主中國祈禱會」於香港時間6月4日晚上6時45分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音樂亭舉行,夏志誠輔理主教給予教會訓導,夏主教表示在當年北京的青年學生中展現了人性美好的一面,他們在黑暗中相信有光明,仍然堅持相信可以有希望出現,面對暴力時仍然相信,和平,非暴力是會得勝的,大家要反省我們要持守的是什麼價值,要以耶穌基督為榜樣,堅持為公義仁愛作證。衪堅持上主這份愛情的價值,成為了人性價值作證的人的基礎及滿全。

請大家為世界民主發展祈禱。求上主引導我們,在此世為實現民主而努力,使人民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運,並共同負起踐行正義的責任。我們特別向天主祈求,在中國實現自由與平等,使每一個人都能依照良知平安地生活。為此,我們同聲祈禱。求主俯聽我們。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按此下載六四祈禱會場刊

夏志誠輔理主教「民主中國祈禱會」 分享全文:

過了這麼多年,為什麼仍要紀念呢?過了30年了,為何仍要求平反呢?這幾天我不斷問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是因為一些感覺嗎?因為難受、因為某種情緒?覺得他們很可憐、被屠殺了,所以我們要為他們發聲?這也是的,但不只是這樣!

當我深思默想、反省的時候…… 我發現,30年前北京的青年學生和北京子民,他們的生命,展現了人性美好的一面。他們在黑暗的時候,仍然堅持相信有光明;看不到希望的時候,仍然堅持相信可以有希望出現;在面對暴力的時候,仍然相信和平、非暴力會得勝。他們活在謊言的社會裡,但仍然以真誠去對話;在一個充滿自私的世代,仍然慷慨地付出,甚至捐軀捨命。因此,為了他們堅持的價值、因著他們為這價值而付出的,我紀念他們。

他們活出了這份人性的美好,同時展現出人心最深處所渴求,熱切盼望的:對公義、對和平、對被尊重,對法治、對民主的渴求……

「我在這裡,請派遣我。 」我始終相信,30年前,他們正是感受到自己所身處的時代,所對他們的要求、歷史的使命,他們感受到派遣,也為此作證。

「我在這裡,請派遣我。」我們基督徒將這句說話放在耶穌的身上。因為,從永恆中,主耶穌就好像在天父面前,對天父說:「父啊,我在這裏,請派遣我。」主當時在哪裡呢?這並不是說,耶穌高高在天堂上。而是說到耶穌的心:祂體會到天父這份無條件、無限的愛;天父對世人、對宇宙萬物那份永不挽回的愛!

於是,耶穌就說:「父啊,我體會到這份愛。因此,我在這裡,請派遣我吧!請派遣我到兄弟姊妹當中、派遣我到世界上,為祢作證— 為祢的慈悲、真理、公義、仁愛作證。」

耶穌堅持了這份上主愛情的價值,而且為這價值付出,以至捐軀。耶穌成為了歷史上,所有為人性價值作證的人的基礎及滿全,因此耶穌是我們的主。

「我在這裏,請派遣我。」我們在哪裡呢?我們在香港,我們正在這裡。不但在香港,而且還在在修訂逃犯條例的時代中!

「我在這裡,請派遣我 。」且讓我們問問自己,我們願意持守什麼價值呢?我們能夠為這些價值,這些人性的尊嚴,付出多少呢?願我們今天晚上,同樣以這句說話去回應:「主,我在這裡,請派遣我。」

夏志誠輔理主教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公教報錄音

祈禱會直播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