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是對抗生命的罪行,不治之症絕非無法護理

2020年9月22日,聖座新聞室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教廷教義部的新文件《慈善的撒瑪黎雅人》(SAMARITANUS BONUS)。這份以信函形式發表的文件由教宗方濟各批准,內容關於「對生命處在危急和末期病患的護理」。撰寫這封信函的目的是為實踐「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的訊息提供具體的指示,强調「不治之症絕非無法護理的同義詞」,末期病患有權得到接納、醫治和愛護。即使病患「無法或不可能痊癒,則醫療護理、心理和精神上的陪伴乃是一個不可推卸的責任」。

信函指出:「盡可能治癒,時刻護理,這句若望保祿二世的話語解釋了不治之症絕非無法護理的同義詞的原因。醫治生命處在最後時刻的病患、與他同在、予以陪伴和聆聽、讓他感到被愛,這些能讓他避免孤獨和對痛苦及死亡的恐懼。」整份文件著眼於福音和耶穌的祭獻所帶來的痛苦和苦難的含義。

信函表示:「生命不可侵犯的價值是自然道德律的一項基本真理,也是法律秩序一個必要的基礎。不可直接選擇傷害人類的性命,即使有人提出了這個要求。墮胎、安樂死和自願自殺都毀壞人類的文明,極大地損傷受造物的榮耀。」

信函提到幾個限制接納生命價值的因素,例如認為只有存在一些精神或身體上的特性,才「相稱於」人的生命。此外,對「憐憫」的錯誤理解也是一種障礙。事實上,真正的憐憫「不是造成死亡」,而是以愛心接納和扶助病患,設法减輕他的痛苦。另一個障礙則是日益增長的個人主義,它給人們帶來孤獨。

安樂死是一種對抗人類生命的罪行

「教會的訓導告訴我們,安樂死是一種對抗人類生命的罪行,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本質上邪惡的行為。與安樂死在各種形式上或物質上的直接合作都是對抗人類生命的嚴重罪行,任何權威都不能合法地强迫或允許這種行徑。因此,那些贊成實施安樂死法律的人便成了同謀,也是這惡表的罪犯,因為這些法律助長對良心的曲解。即使絕望和極度的痛苦能减輕,甚至消除那要求實施安樂死者的個人責任,安樂死行為仍然不可接受。」

信函解釋道:「保護死亡的尊嚴也意味著排除强行治療。因此,在無法避免的死亡危急時刻决定放棄只是暫時及艱難地延長生命的療法是合法的,但不可中斷對病患應有的正常治療。確保病患的食物和飲水是一項義務。而姑息治療才是陪伴病患寶貴和不可放棄的方法,但其中絕不包括施行安樂死的可能性。在姑息治療中也包括對病患及其家人的靈性輔導。」

「在護理中,重要的是讓病患不感到自己是個負擔,而是有親人的關懷和重視。在這項使命中,家庭需要得到幫助和適當的途徑。需要讓國家承認,即使在這個領域,家庭也具有首要和基本的社會功能及不可取代的角色,應為扶持家庭提供所需的資源和結構。」

護理病患的幾種情况

另一方面,信函也談到護理病患的幾種情况。「首先,患有畸形或疾病的兒童自受孕起就應得到陪伴,使他們的生命受到尊重。在肯定會在短時間內導致死亡的產前病變,且又缺乏能改善這些兒童狀况的治療情况下,在護理方案上不能以任何方式遺棄他們,而應陪伴他們,直到自然死亡為止不中斷給予食物和飲水。有時三番四次地進行産前診斷,以及仇視殘疾文化的盛行當受譴責。換言之,墮胎絕不合法。」

此外,信函也談到深度鎮靜劑的使用,即為了緩解疼痛而使用能導致意識受到抑制的藥物。教會表示:「鎮靜劑的正當使用在於讓生命在盡可能的最大平安中走到盡頭。在接近死亡時刻(末期深度姑息性鎮靜)的治療情况也是如此。但是,鎮靜劑如果用於直接和故意導致死亡,則是不可接受的。」

護理失去知覺的病患

第三種情況是失去知覺的病患。信函談到:「該當承認這種病患的價值並予以適當的護理,他們有得到食物和飲水的權利。不過,可能出現這樣的措施會變得不成比例的情况,因為不再有效或提供這些措施的途徑造成過度的負擔。」信函表示:「需要對家庭成員提供適當的支持,使他們能承擔長期護理處於植物狀態的病患的負擔。」

公教醫護人員應有的態度

信函最後談到公教醫護人員應有的態度,要求各地教會采取明確的立場,天主教醫療機構作出自己的見證。信函指出:「通過安樂死的法律實際上激起在良心異議上的嚴重而確切的反對義務。重要的是,醫務人員應接受培育,對臨終者予以基督徒的陪伴。至於在靈性上陪伴那些要求安樂死的病患的情况,對他們有必要予以關懷,邀請他們改變想法,但不可有能被視為贊同這種做法的任何外在舉動,例如在施行安樂死時留在現場。」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澤納里樞機:在敘利亞,希望奄奄一息

Photo by Talha Nair on Unsplash

敘利亞衝突爆發至今已有10年之久,導致超過50萬人死亡,約1200萬人流離失所,成為國內流民或國際難民。這數字仍在攀升,而且在新冠疫情的惡夢、赤貧與飢荒的災難之下,民眾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駐敘利亞宗座大使澤納里樞機近日返回梵蒂岡晉見教宗方濟各,並將把教宗的關懷帶給阿拉伯世界裡飽受煎熬的百姓。澤納里樞機在這個機會上,藉著梵蒂岡新聞網籲請世人切莫忘記敘利亞人民的苦難。

澤納里樞機首先指出:「敘利亞許多民眾心中的希望已然奄奄一息。很多人經歷了10年的戰爭後,不再期盼經濟的復甦和重建,失去希望。這情況很糟糕:失去希望等同於失去生活的基本要素。因此,務必努力讓這些可憐人恢復信心與希望。」

教宗今年初接見駐聖座外交使團時,提到敘利亞的處境不再受人矚目。澤納里樞機證實了這點,並解釋說:「所有曠日廢時的衝突,在某種程度上會遭到遺忘,人們聽到相關消息時,不再投以關注。因此,我們正處於關鍵至極的階段。再者,中東局勢變得錯綜複雜,所以大家越來越少談論敘利亞,但是敘利亞確實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宗座大使進一步講述敘利亞的現況,說:「所幸,將近一年半以來,敘利亞除了西北部地區以外,大部分地方不再砲聲隆隆。而西北部地區自今年3月初起,進入了停火階段,但這停火還很脆弱。然而,如果說以前有這些砲彈,那麼現在就有貧窮炸彈:聯合國的數據顯示,貧窮炸彈正在襲擊超過80%的人口。飢餓、兒童營養不良和其它疾病的影響,舉目可見。」

此時此刻,敘利亞需要再次出發,重新建設並復甦經濟。澤納里樞機指出:「有人說,這需要數十億美元的經費:甚至有人說,需要大約4千億美元。而有能力提供這些援助的人,提出了條件,希望也能看到特定的改革方向、民主改革,可是這還無法獲得證實。因此,情況陷入僵局。」為此,宗座大使呼籲:「有關各方釋放善意,在國際社會的斡旋下打破僵局。這尤其需要從人道救援方面開始做起。」

此外,澤納里樞機也向所有為敘利亞雪中送炭的人表達由衷感謝。這些善心人士通過人道救援項目、教會推動的計劃,向敘利亞施以援手。樞機說:「我在這些一萬歐元、十萬歐元的善款中,特別看見了這些人的好心和善意:我著實深受感動。」宗座大使在這一切援助上看見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並將他們的善舉形容成「水龍頭」。這些水龍頭雖然數量眾多,但還需要「大型水道」,也就是「來自國際社會,尤其是特定國家的援助」。澤納里樞機指出,「對敘利亞的制裁造成了相當負面的影響」。

面對如此局勢,教會始終與許多善心人士攜手站在第一線,濟貧扶弱、建設醫院,一視同仁地提供援助,不分宗教信仰或背景。澤納里樞機表示:「天主教會和東正教會等所有教會,現在都竭盡所能投入人道救援工作,以緩解這些磨難。聖座沒有軍事利益、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策略:教會、聖座和教宗站在人民、站在受苦百姓這一邊。我們渴望替沒有聲音的人發聲,其中一項舉措是面向貧苦病患的教會醫院。我們不僅醫治患者的身體,也縫合社會的裂痕,因為這些服務也向其他背景和宗教信仰的人開放。穆斯林在人口中佔多數,或許他們的孩子或家人在我們天主教醫院治病,因此格外心存感激,基督徒與穆斯林的關係從而得以加強。如此一來,我們能收獲兩種成果:治療身體和改善社會關係。這是我們的目標。」

關於澤納里樞機與教宗方濟各這次的談話,樞機表示,他在講述當地的處境時,教宗拿了紙筆作紀錄,以便於推展這些人道救援項目。這一點令澤納里樞機大為感動。這位宗座大使最後表明:「我將把教宗方濟各、教會和眾多基督徒的團結關懷帶回敘利亞,努力重振奄奄一息的希望。我們必須嘗試點燃些許希望,至少帶去團結關懷,也藉著援助物資告訴民眾:『你們並非孤立無援』、『我們試圖協助你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張汝南執事-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反省

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彌撒

集禱經

天主,你訓示我們:愛你在萬有之上,及愛人如己,就是一切誡命的總綱;求你幫助我們遵守你的誡命,以獲享永生。因你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和你及聖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亞孟。

讀經一(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
恭讀依撒意亞先知書 55:6-9

趁可找到上主的時候,你們應尋找他;趁上主還在近處的時候,你們應呼求他。罪人應離開自己的行徑,惡人該拋棄自己的思念,來歸附上主,好讓上主憐憫他。請來歸附我們的天主吧!因為他是富於仁慈的。因為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上主的斷語。就如天離地有多高,我的行徑離你們的行徑,我的思念離你們的思念,也有多高。──上主的話。

答唱詠 詠 145:2-3, 8-9, 17-18

:上主親近一切呼號他的人。(詠 145:18)
:上主,我要每日讚美你,不斷頌揚你的名。偉大的上主,應受讚美;上主的偉大,高深莫測。
:上主親近一切呼號他的人。
:上主慈悲為懷,寬宏大方;他常緩於發怒,仁愛無量。上主對待萬有,溫和善良;對他的受造物,仁愛慈祥。
:上主親近一切呼號他的人。
:上主的一切行徑,至公至義;上主的一切作為,聖善無比。上主親近一切呼號他的人,即一切誠心呼號他的人。
:上主親近一切呼號他的人。

讀經二(在我看來,生活原是基督。)
恭讀聖保祿宗徒致斐理伯人書 1:20-24, 27

弟兄姊妹們:我或生或死,總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頌揚。因為在我看來,生活原是基督,死亡乃是利益。但如果我生活在肉身內,還能獲得工作的效果,那麼,我自己也不知道,要選擇那一樣了。我正夾在兩者之間。我渴望解脫,為與基督在一起;這實在是再好沒有了。但是,我存留在肉身內,卻對你們十分重要。你們生活度日,應合乎基督的福音。──上主的話。

福音前歡呼

:亞肋路亞。
:亞肋路亞。
:上主,請開啟我們的心,使我們專心聆聽你聖子的話。(參閱宗 16:14)
:亞肋路亞。

福音(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
恭讀聖瑪竇福音 20:1-16

那時候,耶穌給門徒講了這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家主,清晨出去,為自己的葡萄園僱用工人。他與工人議定:一天一個『德納』,就派他們到葡萄園去。約在第三時辰,家主又出去,看見還有些人在街市閒立著,就對他們說: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去吧!凡照公義,該給的,我必給你們。他們就去了。約在第六和第九時辰,家主又出去,也照樣做了。約在第十一時辰,家主又出去,看見還有些人站在那裡,就對他們說:為什麼你們站在這裡,整天無所事事?他們對家主說:因為沒有人僱用我們。家主對他們說: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去吧!到了晚上,葡萄園的主人,對他的管工說:你叫工人來,發給他們工資,由最後的開始,直到最先的。那些約在第十一時辰來的人,每人領了一個『德納』。那些最先僱用的,心想自己必會多得,但是,他們也只領得一個『德納』。他們一領了,就抱怨家主,說:這些最後僱用的人,不過工作了一個時辰,而你竟然把他們,與我們整天受苦受熱的,同等看待。家主答覆其中一個說:朋友!我並沒有虧待你,你不是和我議定了一個『德納』嗎?拿你的,走吧!我願意給最後來的,和給你的一樣。難道不許我,拿我的財物,做我所願意的事嗎?或是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這樣,最後的,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上主的話。

各位主內的弟兄姊妹,大家好!

讓我們興高采烈地慶祝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今天的讀經和福音道盡了天主對我們的大愛,而且祂的愛真是不可思議「祂的所作所為,在我們眼中真是神妙莫測。」參閱詠118:23 怪不得依撒意亞先知在讀經一說「天主的思念,不是我們的思念!」參閱依55:8a 讓我們一起學習天主的仁慈,在生活中彰顯祂的慈愛,並全歸光榮於天主!

的確,天主時時刻刻親自尋找我們,像福音中的園主一樣「一天五次外出尋覓工人」,為的是希望我們回到祂的懷抱,分享祂的救恩,我們是否應該「離開自己的行徑,拋棄自己的思念,來歸附上主,好讓上主憐憫我們?」參閱依55:7

那麼有人會問「如何離開自己的行徑呢?」

聖保祿宗徒告訴我們「你們生活度日,應合乎基督的福音。」斐1:27a

那麼又有人會問「什麼是合乎基督的福音?」

相信大家對今天的福音,「僱工的比喻」都耳熟能詳,也許有人仍然認為園主「天主」對那些早上上班的工人太不公平,是嗎?

在疫情其間,相信很多人都失去工作,讓我們為那些經濟拮据,心靈空虛的人祈禱,求主早日解除他們的困境,早日找到工作,就像那些「整天渴望工作的葡萄園工人一樣」突然被錄取,讓我們分享他們的喜悅!所以我們不要抱怨天主,卻要心存感恩更不要與別人比較,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天主的安排和別人的需要,況且那園主「天主」並沒有虧待我們「你不是和我議定了一個『德納』嗎?拿你的,走吧!」瑪20:13-14a 原來「合乎基督的福音」就是要效法那園主一樣;從早到晚親自尋找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不求名利,不求回報,無條件付出那真誠的服務

親愛的諸位,讓我們反思: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是以服務別人為中心,還是先考慮自己的利益?我們的存在,可否成為別人的祝福?

話說一隻蜜蜂和一隻黃蜂正在聊天……

黃蜂氣腦地說:「奇怪,我們倆個有很多共同點;一對翅膀,一個圓圓的肚子,為什麼別人提到你常是開心,提到我卻說我是害蟲呢?」

黃蜂接著又忿忿地說:「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真要比起來,我有一件天生的漂亮黃色大衣,而你卻成天髒兮兮的忙裡忙外,我到底哪一點不如你呢?」

蜜蜂謙虛的說:「黃蜂先生,你說的都對,但我想人們會比較喜歡我的工作,因為我供給他們蜜吃,請問你為人們做了些什麼?」

黃蜂氣急的回答:「我為什麼要幫人們做事,應該是人們要來捧我吧!」

蜜蜂接著說:「你願意人給你做的,你也要照樣給人做!」參閱瑪7:12

原來一個人在世上的價值,不在乎其外表美麗和物質擁有,乃在於其為旁人付出了什麼,和運用那些優勢、才華、能力為人類貢獻了什麼,這種處事待人的態度才是「合乎天主的福音。」若一個人的存在如果無法成為別人的祝福,那麼擁有再好的條件也是枉然!

親愛的諸位,讓我們一起效法園主「天主」不斷的去為別人服務,用服務去祝福別人,用服務使人認識天主,讓服務帶給别人喜樂和平安,那怕只是一個小小的關懷,一件從內心發出極為微小的幫忙,在天主的祝福下,都會帶出真善美的影響!試想想,在教會團體中或在家庭𥚃,多說鼓勵的言語,因著無私的奉獻,將那像似絕望的困境,化作美好和諧的家園,何樂而不為?

讓我們放下自己的執著,少抱怨,多關懷,像蜜蜂一樣每天帶給兄弟姊妹家人甜美的芬香!如此看來,我們不是就像聖保祿宗徒一樣「我們或生或死,總要叫基督,在我們身上受頌揚?」斐1:20

聖母進敎之佑,為我等祈!

張汝南執事
天主教滿地可總教區

2011年5月27日,張汝南執事在天主教滿地可總教區領受聖秩,成為終身執事。他曾服務於滿地可華人天主堂,現服務於滿地可其中一個的英語堂區-聖若望‧貝巴堂(St. John Brébeuf Parish)

聯絡: robin.cheung@johnbrebeuf.ca

教宗致函年長及患病司鐸,感謝他們對天主和教會忠貞不渝的愛的見證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在致「司鐸弟兄們」的一封信函中,感謝倫巴第大區的主教們今年組織了 第六屆「年長及患病司鐸友愛祈禱日」活動。本屆祈禱日活動在貝加莫(Bergamo)卡拉瓦喬聖母朝聖地(Sanctuary of Our Lady of Caravaggio)舉行。

教宗在信函中表示,關懷年邁體弱司鐸的舉措十分美好。儘管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限制,仍有許多年長和患病的神父,能和他們的主教們一起前往卡拉瓦喬聖母朝聖地參加祈禱朝聖活動。教宗對此感到欣慰。

在信函中,教宗感謝他「親愛的司鐸同道」,因為他們見證了對天主和教會忠貞不渝的愛。教宗寫道:「你們默默宣講生命的福音,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是為建立教會明天的生活記憶,謝謝你們。」

教宗指出,近幾個月來,由於疫情大流行,許多人感到處處受限制。在有限的空間裡,天天度日好像沒有盡頭。教宗繼續說:「我們感受到缺乏來自親人和朋友們的愛,對傳染病的恐懼使我們意識到了我們的脆弱性。」教宗表示:「希望這個時期能幫助我們了解,不虛度光陰遠比占據空間來得重要;它幫助我們享用與他人相遇的美好,從自滿的病毒中獲得治癒。」

接著,教宗引用聖經的話說:「同樣,在我們的鐸職生活中,脆弱性『像煉金者用的爐火,又像漂布者用的滷汁』(拉三2),它提升我們到天主那裡,淨化並聖化我們。我們不害怕受苦:上主和我們一起背十字架。」

最後,教宗把患病和年長的司鐸托付於聖母瑪利亞,並在祈禱中紀念因感染病毒而過世的司鐸和那些正與病魔抗爭的人。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聖座國務卿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轉載自天亞社‧香港訊】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然而,中國教會續簽協議行動意見不一。

帕羅林樞機2020年9月14日對傳媒表示,他認為北京會想延長協議,他自己亦希望如此。

據《路透社》2020年9月15日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若中方也同意延長協議效期,這會按照先前協議的原樣繼續實施,又認為中方對此不會有異議。該消息人士認為,參與協議事宜的教廷官員提議延長效期,教宗方濟各已批准將該份主教任命協議延長兩年,「我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將協議再延長兩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十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梵就續簽臨時性協議進行磋商事宜時,他回應說,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近兩年來得到順利實施。

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中梵關係改善令人擔心促使台梵斷交。教會媒體《America Magazine》在9月15日報道,教廷希望在華設常設代表處,而且可望促成帕羅林樞機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報道指,他們雙方會面將是為中梵建立外交關係鋪路,但大陸當局的前提是教廷必須與台灣斷交。對此教廷消息來源表示,「這些問題尚未在目前的雙邊談判中被觸及」。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外交部於同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歐江安表示,台灣已注意到帕羅林樞機的相關談話,將密切觀察教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而台灣與教廷也有保持密切聯繫,且溝通管道相當暢通。

歐江安又說,有接獲教廷再三保證,跟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屬教務性質,不涉及邦交,請台灣毋須擔心。

中國教會受協議影響深遠,信眾對協議續簽意見不一

華北地下教會保祿神父對帕羅林樞機的回應表示不滿,認為他根本不了解大陸教會的真實狀況,也沒有面對現實,令人遺憾。

他指出:「帕羅林樞機說教廷簽署協定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教會生活正常化,但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大陸教會生活一天都沒有正常化過,不是被壓迫,就是被管制,連反對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並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惡劣,對教會的打擊越來越嚴重,我都不知道樞機所說的正常化是什麼。」

保祿神父表示自從2018年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的這兩年時間,他所處的教堂不僅幾次被政府威脅要封禁,連孩子都不能進教堂,更不用說瞻禮時舉辦慶典活動,一切教會活動都被當地政府管控,牧靈工作苦不堪言。

他說:「如果如樞機所言,這個協議是一個實驗性的,那麼地下教會就是那實驗品。這兩年內被打擊最大的就是地下教會,即使有些教區的地下主教公開,但地下團體依然是中共打擊的目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想要尋求和平的協議,而是做成更多災難的協議。」

安徽公開教會團體教友李達旦對簽署協議表示看不懂,兩年過去了沒有看到這份協議的益處在哪裡。「如果說兩年前沒有看清中共政府的真面目,所以簽署,這還說得過去,但這兩年間發生種種針對教會的迫害,教廷還沒看到嗎?」

他續說:「即使沒有人從大陸向教廷傳遞消息,但國際新聞也有關注吧,他們也沒看到嗎?河南被破壞掉了,今年我們安徽省又開始拆十字架,難道這就是協議所要求的嗎?」

李達旦對教廷的表現頗為失望,他認為教廷應該是維護教友和教會的利益,但沒想到這協議卻是為當局助威。「清末時期,清政府和義和團迫害教會的時候,西方國家都知道為教會討個公道,如今梵蒂岡作為教會最高機構,卻不敢對中共有半點聲討,感覺天主都睡覺了。」

李達旦對帕羅林樞機所說的協議,能夠使中國教會與聖座和教宗保持聯繫表示懷疑,他說如果真的能夠保持聯繫,教廷就不會裝糊塗,「明明大陸教會被中共迫害,他們卻視若罔聞,連個譴責的態度都沒有」。

據悉,李達旦所在的宿州天主堂十字架已經被當局強拆。

不過也有教友贊成續簽協議,山東濟南教區劉瑪利亞就表示歡迎。她認為不要太急於給協議下定義,既然教宗簽署了,就代表了這是天主的意思,作為教友只要服從就好。

她說:「既然樞機都說這個協議是實驗性的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要給雙方時間,要看最後的結果,不要被眼前一時的變化而蒙蔽眼睛。暫時的困難是有的,但這並不表示永遠都這樣。」

對於大陸政府對教會的壓迫,劉瑪利亞表示這或許是為了更好執行協議而做的暫時舉動,「政府對地下教會的打擊其實能夠理解,就是要讓他們歸到咱們(地上)教會來,哪有在中國還不聽政府的教會?地下的神父到處亂跑,一點也不受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家有家規,國有國法。」

劉瑪利亞對協議的續簽持樂觀態度,她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服從國家的管理,聽從教宗的教誨,就不會亂了。

來源: 天亞社中文網

教宗將推出一道寫給所有弟兄姊妹的《眾位弟兄》通諭

教宗方濟各為他最新一道通諭訂定的標題是「眾位弟兄」”Fratelli tutti,並在子標題談及「兄弟關係和社會友情」。然而,近日這標題的意義卻引發熱烈討論。為此,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於2020年9月16日撰寫評論文章,闡述通諭標題的意涵。

伯多祿現任繼承人選擇了以亞西西偉大聖人的名字為其名號,並將於今年10月3日在這位聖人的墓前簽署一道面向全人類的新通諭。眾所周知,通諭的名稱乃是擷取正文的開頭幾個字,而這道新通諭開門見山引用了聖方濟各的話語(參閱:《勸誡》6,1:方濟各會原始文獻匯集155),教宗顯然一字未改。因此,托爾涅利表明:「誤以為標題的用字遣詞蘊藏著排斥大半的人類,也就是排斥女性讀者的意圖,是一件荒謬的事。」

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指出:「相反地,教宗方濟各選擇了亞西西聖人的話語,用以反省他很關心的兄弟關係和社會友情。教宗渴望面向所有的姊妹弟兄、居住在大地上的所有善心男女,以包容眾人的方式面向所有的人,無一例外。我們所處的時代存在著戰爭、貧窮、人員遷徙、氣候變化、經濟危機和疫病大流行:我們要承認彼此互為弟兄姊妹;對基督徒來說,我們要在每個受苦者身上辦認出耶穌的面容,以重新肯定每個人都按照天主肖像受造,因而具備不可削減的尊嚴。這也是為了提醒我們,如果我們獨善其身、互相對立、南北半球對抗、貧富決裂,就絕對無法渡過當前的重重難關。」

「此外,這道勸諭子標題中的『兄弟關係和社會友情』,指的是凝聚沒有血緣關係的男女所需的情感,它透過仁愛寬厚的舉動表達出來,諸如:各種形式的援助,以及急需時刻的慷慨行動。」

托爾涅利最後表示:「這是個不分各種差異和歸屬,無私善待他人的情感。因此,切莫誤會或是偏頗地解讀『眾位弟兄』一詞所蘊含的普世訊息。」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以默觀和關懷的態度成為生命和地球的守護者

圖片:Vatican Media

2020年9月16日,教宗方濟各於在梵蒂岡城的聖達瑪索庭院,舉行例行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繼續他的「治癒世界」要理講授,他從教會的社會訓導來闡釋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危機。教宗強調,默觀和關懷這兩種態度顯示出糾正和重新平衡人類與受造物關係的方式。

教宗強調:「為了克服疫情大流行,人類必須彼此照顧和彼此關懷。我們必須支持那些照顧脆弱者、病人和年長者的人,因為,他們在當今社會中起著重要作用,雖然他們常常得不到表揚和應有的酬報。」教宗繼續說:「我們也必須照顧我們的共同家園。所有的生活方式都是相互關聯的,我們的健康依賴於天主創造並委托與我們的生態系統。」

教宗說:「對濫用我們共同家園最好的解藥是默觀,如果沒有默觀,就很容易淪為不平衡和絕對人類中心主義的犧牲品,這種思想過度重視我們人類的角色,把我們人類定位為所有其它受造物的絕對統治者。」

教宗解釋說:「對聖經關於創造的曲解造成了這種誤解,因而導致對地球的剝削,以至於使其窒息。我們自以為我們處於中心地位,聲稱擁有天主的家;因此,我們破壞了祂創造的和諧,我們變成了掠奪者,忘記了我們是生命守護者的使命。」

教宗接著指出:「地球需要我們經營才適合生活,但絕不能剝削地球。相反地,我們的任務是照顧我們的共同家園。我們最貧窮的弟兄姐妹和大地母親正為我們造成的破壞和不公正而哀嚎,他們哀求我們要改變路徑。」因此,教宗強調:「重新找回默觀的面向很重要。當我們這樣做時,人們就會發現天主賜予我們事物的内在價值。」

教宗繼續解釋:「那些懂得默觀的人,將更容易著手改變導致退化和損害健康的因素。他們將努力教育並推動新的生產和消費習慣,為新的經濟增長模式作出貢獻,好能確保尊重我們的共同家園。」

教宗最後在結束要理講授時強調:「所有人都能在關懷受造物方面發揮作用。我們每個人都能而且必須成為共同家園的守護者,能夠因天主的受造物而讚美天主,並能夠默觀和保護它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叮囑家庭:懷著責任感展開新的學年度

許多家庭於9月12日通過媒體在精神上參與了意大利第13屆龐貝和洛雷托全國朝聖活動。為此,教宗致函問候這些家庭,並在新的學年度開始之際,期勉他們懷有責任感,並以青年為中心。教宗這封信函由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署名,收件人是活動主辦方、意大利主教團秘書長魯索(Stefano Russo)主教。在宗座促進新福傳委員會的贊助下,意大利主教團與神恩復興運動和家庭協會全國論壇一同舉辦本屆活動。為遵守新冠病毒防疫規範,現場參與活動的人數有限。

本屆朝聖活動的格言為聖保祿宗徒的話語:「你們要喜樂,要服從勸勉,要同心合意」(參閱:格後十三11)。教宗的信函提到這一格言,並指出「教宗方濟各向活動主辦方及合作者表達祝賀,因為在這段時期,家庭因全球疫情格外痛苦煎熬,它們渴望再次做出這信仰與團結的見證,好使每個人都能從祈禱與兄弟共融中汲取向前邁進的希望和力量」。

教宗由此念及學校復課一事。他期勉:「人人都能懷著無比的責任感,善度學年度的重啟階段,秉持更新教育契約的願景,視家庭為主角,以青年男女為中心:他們的健康成長、完善培育和敬業樂群,是全社會享有寧靜又繁榮的未來的條件」。

在信函的結尾,教宗方濟各與朝聖者一起「懇求童貞聖母瑪利亞的轉禱,祈願在意大利、歐洲和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家庭,都能繼續匯流成浩浩湯湯的江河,在天主子民和整個社會中傳揚生命與信望愛三德」。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痛苦之母苦路【試用版】

9月15日是痛苦聖母(Our Lady of Sorrows)紀念日,基督徒以苦路形式紀念聖母七苦,自十六世紀已有雛形,至十九世紀定型沿用至今,且得到宗座批准。這項熱心敬禮反省聖母一生在痛苦中的信仰歷程,由西默盎的預言(路 2:34-35)開始,直到跟隨基督在十字架下,並見證她聖子的死亡和埋葬。這「痛苦之母苦路」,分作「七站」,對應「救主之母瑪利亞」的「七苦」。(《民間熱心敬禮指南》136)

藉此,香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特意出版了《痛苦之母苦路【試用版】》 ,歡迎個人及家庭一起以「痛苦聖母苦路」作祈禱默想,偕同聖母參與耶穌的苦難, 好能分享祂復活的新生命!

按此下載 痛苦之母苦路(試用版) 繁體版

按此下载 痛苦之母苦路(试用版) 简体版

來源:香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

相關資訊

教宗:默觀十字架下的痛苦聖母和十字架上的勝利者

教廷禮儀及聖事部部長致各國主教團主席公開信:「虛擬」彌撒不能代替實際參與彌撒

教廷禮儀及聖事部部長薩拉(Robert Sarah)樞機在寫給各國主教團主席、有關新冠病毒疫情下及其後舉行禮儀事宜的信函中,如此寫道:「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迫切需要基督徒以實際參與彌撒恢復正常的信仰生活。」信函的標題是「讓我們喜悅地重返彌撒聖祭」。該信函已於9月3日獲教宗方濟各的批准。

薩拉樞機在信函中寫道:「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不僅令社會和家庭的發展,也令基督徒團體生活,包括禮儀生活,發生『巨變』。」

信函表示:「基督徒團體從未追求孤立,也從未使教會成為一個封閉的孤城。受到團體生活價值觀和追求共同福祉概念熏陶的基督信徒,一向尋求融入社會。即使在疫情大流行的緊急情況中,教會也表現出高度的責任感,聆聽民政當局和專家,並與他們合作。主教們迅速作出艱難而痛苦的決定,甚至允許教友們在一段長時期内暫停參與彌撒聖祭。」

薩拉樞機在公開信中強調:「但是,一旦情況允許,就必須、而且是迫切地恢復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基督徒的生活是以聖堂為家,並以舉行禮儀,特別是感恩聖祭,為『教會行動所趨向的頂峰,同時也是教會一切力量的泉源』。(參閲《禮儀憲章》第10號)」

信函繼續寫道:「我們深知天主從未抛棄祂所創造的人類,即使在最艱難的考驗時期也能結出恩寵的果實,我們接受了與主的祭臺遠離,好似一段守聖體齋,這有助於我們重新發現它的重要、美好和無价的珍貴。懷著與主相遇的強烈渴望,我們應儘快回到感恩聖祭,與主在一起,接受祂,並以充滿信、望、愛的生活見證,將祂帶給弟兄姐妹。」

樞機強調:「大衆媒體為病患和那些無法進教堂的人提供了令人讚賞的服務,在不可能舉行團體禮儀的時候,直播彌撒作出了巨大貢獻,但是任何的直播都無法與信友實際參與相提並論或取而代之。相反,如果信友僅以虛擬的方式參與禮儀就會有與降生成人的天主遠離的危險,天主不是以虛擬的方式賜給我們,而是以真實的方式,主說:『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若六56)與主的身體的接觸是至關重要、必不可少和不可替代的。因此,一旦確定並採取了可以將病毒傳播降至最低程度的具體措施,團體禮儀活動就應該恢復,並鼓勵那些沮喪、恐懼和長期不進堂及冷淡的信友參與團體禮儀活動。」

信函提出了「一些行動路線建議,來促進快速安全地重啓感恩聖祭」。信函強調:「對衛生和安全規則的應有關注,不該導致對禮儀行動和儀式的被杜絕。另外,主教們應以審慎而肯定的行動,好使信友們參加的禮儀活動不被民政當局視為普通的民衆聚會。禮儀規範不屬民政當局的權限範疇,只屬於教會權利之下(參閲《禮儀憲章》第22號)。」

該信函敦促方便「信友參與禮儀慶祝活動,但不可進行隨意的即興禮儀實驗,應在完全遵守禮儀書中的禮儀規範下,展開禮儀活動。確認信友有權領受基督的聖體,不受任何限制地、以規定的方式朝拜臨在於感恩聖祭中的上主。」

關於這點,薩拉樞機給出一個明確的指示:「不出錯的可靠原則是服從。服從教會的法規,服從主教。在困難的時期,主教們和各國主教團能夠頒布必須遵守的臨時法規。服從的美德守護托付給教會的寶藏。當社會情況恢復正常時,主教們和主教團規定的臨時法規即刻廢除。」

禮儀及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最後總結道:「教會全力保護整個的人,並給予公共衛生應有的關注,同時向人宣講,並陪伴人走向靈魂的永恒得救。」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