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透視:河南省南陽教區地下正權主教靳祿崗公開就職

最新內容:
-英國紐曼樞機將被冊封為聖人
-教宗2019年2月祈禱意向
-教宗方濟各公開接見活動繼續講解《天主經》
-教宗訂立5月29日為聖保祿六世紀念日
-中國河南省南陽教區地下正權主教靳祿崗公開就職
-宣化地下教會崔泰助理主教及神父暫獲釋
-中國教會紛紛舉行新春慶祝禮儀及活動
-多倫多北區華人教友新春團拜

教宗方濟各:別害怕與臨在他人身上的基督相遇

2019年2月15日下午,教宗方濟各在羅馬近郊薩克羅法諾主持彌撒,為有關接納和關懷移民的會議開幕。教宗在彌撒講道中期勉眾人勇敢地與他人相遇;那是與主基督的相遇。

當天禮儀選讀的兩篇經文勸勉天主子民「不要害怕」(出14:5-18;瑪14:22-33)。在《出谷紀》中,逃離埃及的以色列子民在路上看到法郎派來的追兵,嚇得直說寧可繼續留在埃及當奴隸,梅瑟遂告訴他們不要害怕;《瑪竇福音》記載,耶穌在夜間步行在水面上,門徒們以為祂是妖怪,驚慌失措,耶穌便要他們放心,不必害怕。

教宗闡明:「這次會議所選擇的主題恰好是「擺脫恐懼」。面對我們時代的邪惡和醜陋,我們也像以色列子民那樣,受到拋棄自由夢想的誘惑。在看似沒有出路的處境前,我們體會到這種合理的恐懼。再者,我們對他人、陌生人、外地人的恐懼也在與日俱增。今天,面對那些敲響我們大門、尋求庇護、安全和更美好未來的移民與難民,這種恐懼格外嚴重。」

教宗表示:「這種恐懼合情合理,因為我們還沒準備好與他人相遇。然而,我們蒙召克服恐懼、敞開心門。光是合理辯解和數據統計仍不足以做到這點。梅瑟當時鼓勵以色列子民不要害怕,是因為他堅信上主絕不放棄祂的子民,卻在歷史中奇妙地施行救恩計劃。此外,與他人相遇也是與基督相遇,誠如基督所言:『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5:40)然而,我們有時難以辨認出祂,因為祂衣衫襤褸、雙腳骯髒、面容扭曲、遍體鱗傷,跟我們語言不通。」

教宗說:「我們也跟伯多祿一樣,可能會試探耶穌,請祂顯示個徵兆。或許,我們猶豫不決地走向祂幾步後,又再次為恐懼所困。但上主絕不放棄我們!儘管我們是『小信德』的男女,基督依然繼續伸出手來救我們,讓我們與祂相遇,以得享救恩,恢復我們身為上主門徒的喜樂。」

最後,教宗勉勵那些已擺脫恐懼、品嘗到相遇喜悅的人,協助其他人也與基督相遇,領受祂的救恩。這是全然信賴上主的果實,是我們唯一而真實的確信。

教宗公開接見:在天主面前人人都是透明的,讓我們為窮人祈禱

路10:21-22

就在那時刻,耶穌因聖神而歡欣說:「父啊! 天地的主宰,我稱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是的,父啊! 你原來喜歡這樣做。我父將一切都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一個認識子是誰,除了子及子所願啟示的人外,也沒有一個認識父是誰的。

2019年2月13日,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時表示:「祈禱不是一種為了自我心安的麻醉,只想到我自己,而是一種為世界上所有窮人求食糧的懇求。」他繼續講解以《天主經》為主題的系列要理講授。

關於對「我們眾人的天父」的呼求,教宗反思了耶穌教導我們的祈禱方式。事實上,祂的門徒不會在「十字街頭立著祈禱,為顯示給人。」(瑪6:5)

教宗說:「耶穌不喜歡虛偽。真正的祈禱是在良心和心靈的私密處完成的:旁人不可知曉,只有天主能看到。這是我和天主之間的事。祈禱厭惡謊言,因為天主洞察秋毫。在天主面前我們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能力,天主瞭解我們,祂直透良心,我們無處遁形。在本質上,在與天主對話的根源上,存在一種無聲的對話,猶如彼此相愛的兩個人之間的目光交匯:人與天主目光交匯,這就是祈禱。這樣的祈禱永遠不會淪為私密主義(intimismo)。」

教宗解釋說:「基督徒不會把世界關在門外,而是把人、情況、問題和萬事放在心裡,帶到祈禱中。」

教宗進而解釋了在《天主經》中缺乏「我」這個字的表述:「在我們的時代,『我』也許是每個人最關心的事。耶穌教導我們在祈禱時首先把『祢』放在嘴邊,因為基督徒的祈禱是對話:『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的國來臨;願祢的旨意奉行在人間。』不是我的名、我的國、我的旨意。然後轉到『我們』。《天主經》的整個第二部分都在使用第一人稱複數:『求祢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祢寬恕我們的罪過,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甚至是人最基本的需求,例如為消除饑餓而祈求日用糧的表述都是複數的形式。在基督徒的祈禱中,沒有人為自己求食糧,這祈求針對世界上的所有窮人。因此,在與天主對話中沒有個人主義,也不會只呈現自己的問題,好像世界上我們是唯一的受苦者。」

「我們的祈禱若不是以弟兄姐妹的團體名義所做的祈禱,是無法上升至天主那裡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體,我們是兄弟姐妹,我們是一個祈禱的子民。有一次,一位監獄司鐸問我一個問題:神父,『我』的反義詞是什麼?。我天真地說『你』。然後我們就開始了爭執。與『我』相對的詞是『我們』,這樣眾人在一起才能和睦共處。」

「因此,基督徒把他周遭人的所有困難都帶到祈禱中,把痛苦,把許多人的面容,如朋友,甚至是敵對者的面容,都帶到祈禱中。如果一個人沒有意識到他周圍有這麼多人受苦,如果他不憐惜窮人的眼淚,如果他對一切習以為常,那意味著他的心是用石頭做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好要懇求上主以祂的聖神觸動我們,軟化我們的心。」

此外,教宗表明:「世界的苦難面前,基督並非安然無恙。每一次祂都感到身體和心靈的孤獨、疼痛,祂有強烈的憐憫之心,猶如母親的牽腸掛肚。」教宗引用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指出:「這種動了憐憫的心是福音的關鍵動詞之一。」

最後,教宗補充道:「耶穌也叫我們為那些在表面上不尋求天主的人祈禱。耶穌不是為健康的人,而是為病人和罪人而來的。也就是說,祂的目標是每個人,因為那些自認為健康的人實際上並非如此。如果我們為正義而努力,我們就不會感覺比他人優越:天父使祂的太陽光照義人,也光照惡人。天父愛所有人!」

教宗任命法雷爾樞機為羅馬聖教會總司庫

教宗方濟各任命宗座平信徒、家庭和生命部部長法雷爾樞機(Kevin Farrell)為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接替托朗(Jean-Louis Tauran)樞機的職務。托朗樞機於2014年12月20日接受教宗方濟各的委託擔任教會總司庫,去年2018年7月5日去世。

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是主持宗座財務局事務的聖職人員,在宗座出缺期間負責管理聖座的財產和現世權益。根據《善牧》憲章第171號的規定:

「在宗座出缺時,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有權且有義務,也能透過他的代表向屬於聖座的行政機搆索取關於它們財經狀況的報告,以及有關可能在運作中的額外收支的消息;另外,他也應要求聖座經濟事務局提供上一年的總結算和下一年的預算。他有義務向樞機團彙報上述情況。」

《主的普世羊群》憲章在關於宗座出缺和選舉羅馬教宗的第17號中,也規定了教會總司庫的另一項職責:

「在被告知教宗去世的消息後,羅馬聖教會總司庫必須立即在教宗禮儀長、他的助理聖職人員、國務卿和宗座財務局文書在場的情況下,對教宗的去世予以官方查證,撰寫證實死亡的文件或證書。此外,總司庫也要查封教宗的書房和寢室,決定讓平時居住在教宗私人寓所的人員能夠一直留守到教宗下葬之後為止,屆時教宗寓所將被查封。

教會總司庫要報知教宗的羅馬代理主教,由他向羅馬人民宣布這個消息;總司庫也要通報聖伯多祿大殿的總鐸樞機;總司庫要接管梵蒂岡宗座大樓,或本人親自,或派他的代表接管拉特朗宮和岡道爾夫堡夏宮,執行守護和管理權。

在聽取三個級別的首席樞機的意見後,教會總司庫確定一切有關辦理教宗殯葬的事宜,除非教宗在生前已經表明了他在這方面的意願;教會總司庫在得到樞機團的同意後,以其名義料理在這一時期的所有事務,維護宗座的權益,使宗座的行政得以正確地運作。」

公元十一世紀,為了管理聖座的財政和現世權益,在教會内出現了國庫的詞彙。公元十二世紀,這個管理機搆的負責人被命名為教會的總司庫。總司庫經常由一位樞機擔任,他還有幾位從旁協助的聖職人員,其人數在每個世紀都各不相同。

聖庇護十世於1908年重申了宗座財務局過往履行的現世職務;庇護十一世又於1934年指定這個機構聖職人員的職責、權力和特權。1967年,保祿六世保留了宗座財務局在宗座出缺期負責管理聖座現世財產和權益的職責,這個機構由總司庫主持,或在他無法履行其職責的情況下,由副總司庫主持。

關於教會總司庫和司庫助理在宗座出缺期的職責,庇護十二世教宗早在1945年,以及聖若望廿三世於1962年就已作出規定。後來,保祿六世又於1975年加以肯定,若望保祿二世1988年在《善牧》憲章中予以重申,後來在1996年頒布的《主的普世羊群》憲章中列出宗座出缺和選舉教宗的規則。

若望‧亨利‧紐曼樞機將被冊封為聖人

「真正的宗教,是讓你心中有生命。」
真福若望‧亨利‧紐曼樞機

2019年2月12日教宗方濟各接見教廷冊封聖人部部長貝丘樞機時,授權該部門頒布法令,承認兩位新聖人、一位新真福和五位可敬者的聖德。兩位新聖人包括英國的若望‧亨利‧紐曼樞機(John Henry Newman)及印度的聖家修女會創始人-真福曼其迪揚修女(Maria Teresa Chiramel Mankidiyan)。

新聖人中的紐曼樞機,他也是聖斐理伯內利司鐸祈禱會的創始人。紐曼樞機生於1801年,他是英國一位銀行家的兒子,原是英國聖公會信徒,曾擔任聖公會的牧師,並擔任牛津大學教堂的主任牧師。1833年3月,他從英國抵達羅馬,接下來的旅程是他生命中最痛苦煎熬的時刻,1833 年6月16日,身心煎熬的紐曼在船上寫下「慈光引領」這篇禱詞,祈求上主指引。

《慈光引領》
若望‧亨利‧紐曼

黑暗之中,懇求慈光引領,導我前行!
黑夜漫漫,我又遠離家庭,導我前行!
我不求知前路是何情景,
只懇求主一步一步引領。

紐曼樞機發現英國國教唯政府馬首是瞻,一切聽政治擺佈,毫無信仰活力,缺乏宗教的超然和純淨本質,於是和幾位志同道合的青年牧師及學術界人士在牛津大學展開更新國教聖公會的運動,這個運動便成了有名的「牛津運動」。他試著把天主教傳統帶回英國教會中,這運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1845 至1862年間有250位神職人員離開聖公會回到天主教,包括他自己。

為了深入了解聖公會的本源,當時的紐曼牧師專心研究初期教會的歷史和教父學。因這研究,終於使他發現他一向抱有強烈偏見的天主教的本質,以及他所屬的聖公會的來龍去脈。1840 年四旬期,這位重要的聖公會牧師,退隱到一個小鎮,他需要時間及空間過他的祈禱生活並分辨自己的未來,於是他在小鎮探訪病人,教導慕道友,祈禱並齋戒,五年之後,1845年10月8日,紐曼牧師放棄了英國國教聖公會,歸依天主教,並於1846年在羅馬領受了天主教的鐸品,當年他45歲。其後,他在1879年5月15日被教宗良十三世擢升為樞機。1890年,紐曼樞機於伯明翰離世。他生前大力推動基督信徒的合一,被譽為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精神的先驅。

紐曼樞機選擇了聖方濟各·沙雷氏的話「心與心的交談」為其座右銘,這句話為紐曼樞機主教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在天主之下,一位道德與宗教人士以其使命與自由決定自己的命運。

紐曼樞機在陳述自己成為天主教徒信仰歷程的《生命之歌》書中,他說:「世界基本上有兩個存有,這兩個絕對而鮮明的存有是:我與我的創造者。 」在1840年紐曼曾寫下幾行字,或許能幫助我們了解「心與心的交談」這句話,他寫:「那些影響我們的人:他們的話語使我們變得平靜溫和,他們的目光對我們有決定性的影響,他們的行動提升激發我們。」

2010年9月19日,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英國伯明翰的科夫頓公園册封紐曼樞機為真福,他在彌撒講道中說:「紐曼樞機的座右銘『心與心的交談』,幫助人們去領悟他對基督徒蒙召成聖的瞭解,並去體會在人心中那份與天主的心相契合的熱切渴望。這位新真福提醒人們忠於祈禱將會漸漸改變人而肖似天主。」

此外,紐曼樞機也特別重視教育的課題;1873年他撰寫了一本巨作來闡釋他對《大學的理想》。他說,「教育不僅僅是要人專攻某個園地的知識,而是,要給予人一個全面的教育,包括他的人格,他的心靈,他的思想。」他也表示,「受過教育的罪過就在於:它使人安於所看見的東西,忘了自己所看不見的東西以及由此而產生的無知。」

紐曼樞機也重視宗教內的自由主義,他認爲這種思想是我們時代的教會的最大敵人。他總是說,「教會應該繼續履行自己的使命,勇敢地、謙遜地宣講全部的真理、施行聖事、帶領教友。更重要的是,要非常信賴天主,因爲,教會是基督的教會。」紐曼樞機熱愛他的牧靈使命,並有很深的人性觀。他全心投入照顧伯明翰的居民,探訪病人、關心被監禁的人。他逝世後,有成千上萬的人來參加他的,喪葬隊伍大約有半英里長。

「天主創造我去為祂作一些特定的服務,
祂交託一些工作給我而不把它交託別人。
我有我的使命……不管怎樣,
我是天主計劃所需要的,
正如需要我作首席使者的崗位
……
天主並非不為什麼而創造我。
真福若望‧亨利‧紐曼樞機 

紐曼樞機主教的祈禱文

親愛的主,幫助我,
讓我不管走到那裡都能散播祢的芳香。
將我的靈魂注滿祢的精神與生命。
穿透與統攝我全部的存在,
如此的徹底,
好讓我的生命只是祢燦爛光華中的
一束光。透過我發亮發光,
同時將這亮光留駐我身,
好讓我接觸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我
身上,感覺到祢的存在,
讓他們抬頭仰望時,
不再看見我,而只看到祢。
噢!上主。留在我身邊,
如此我將如祢一般發亮發光;
為照耀他人的發亮發光;

噢!上主,這全是祢的光亮,
無一絲來自我的身上。
是祢透過我朝他人發光發亮。
因此讓我以祢最喜愛的方式讚美祢,
此即朝我身邊的人發光發亮。
讓我不須傳道更能傳祢的福音,
無須說話,只要我立下榜樣。
只要我藉由我的作為發散引人的力量,
與引發共鳴的影響,
只要我心中對祢滿溢的愛在他人
眼中是如此的清楚明朗。

更多紐曼樞機資料

本篤十六世請辭六週年

本篤十六世教宗於在位將近滿8年,2013年2月11日,以健康和年邁的理由,宣布要在當月月底辭去伯多祿牧職,因為他感到身心無法負荷伯多祿牧職的重擔。事實上,履行伯多祿牧職的模式在上個世紀發生了重大變化,增加不少禮儀慶典、公務、會見和國際訪問。

這個出人意料的事件至今已過了6個年頭。針對這個教會歷史重大事件的評論不勝枚舉,但它們的論點很可能側重在這個謙遜的舉動,導致本篤十六世的個人見證,尤其是他的訓導退居次位。有鑒於保護兒童會議本月底將在梵蒂岡展開,教廷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撰寫了一篇評論文章,提及本篤十六世教宗在這方面的貢獻。

托爾涅利寫道:「最先開始會見侵犯受害者的恰好是本篤十六世教宗。他透過電視攝影機進行遠距離會晤,聆聽、祈禱並流淚;隨之而來的自然是更明確、果斷的規範,以打擊侵犯的恐怖災難。然而,無庸置疑地,為了改變思維,主教和神長們要率先會見受害者及其家屬,為他們的悲慘經歷痛徹心扉,明白這個現象絕不能只靠規範、法規或良好實踐來根除。」

教宗本篤十六世

教會透視:教宗方濟各阿聯酋使徒之旅

教宗方濟各接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的邀請,於2019年2月3日至5日拜訪阿布扎比,並出席關於「人類手足之情」跨宗教國際會議,這是教宗方濟各的第27次國際牧靈訪問。教宗此行的主題為:「請讓我成為祢和平的工具」,以步舞亞西西聖方濟各的芳蹤;這位聖人在8個世紀前曾與蘇丹王相會。教宗也與阿玆哈爾大伊瑪目塔伊布在阿布扎比簽署了一項歷史性的聯合聲明。

2月8日-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紀念日

「我雖身處污泥,但憑著上主的恩寵護佑,我能免遭污染。」
-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

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臺新譯:聖瑟芬‧巴吉達】(Josephine Bakhita) 約在1868年出生於蘇丹達福(Darfur)的艾高沙(Olgossa)。年輕時,被人劫持,多次被賣給商人為奴,度過殘酷的奴役生活。之後獲得自由,於威尼斯成為基督徒,並進入嘉諾撒修女會。餘生在意大利威岑撒之斯基歐(Schio)度過,獻身為民眾服務。1947年逝世。

1847 年,姊姊被擄掠。1876年,她被擄,開始為奴隸的生活。第一次被出售,買家為一名奴隸販子,雖然她嘗試逃脫,但最終失敗,其後第二次被出售,買家為奧拜伊德的一名富商。1878 在富商家裏侍候他的兩位女兒。同年經歷第三次被出售,買家為土耳其將軍。1882年隨同將軍家眷從奧拜伊德遷居喀土穆,又經歷第四次被出售、買家為意大利領事嘉禮(Callisto)。

1884年12月,她隨從領事自喀土穆遷到紅海畔的蘇亞建。1885年3月,領事轉讓柏姬達給思定‧米蓋理(Augusto Michieli)及其夫人瑪利亞‧杜莉娜(Maria Turina);自此,她便寄居在這對夫婦家裏,
並跟隨他們定居於威尼斯的治亞尼高(Zianigo)。1886年2月3日,主人誕下女兒愛麗絲‧米蓋理(蜜米娜)(Alice Michieli Mimmina) ,柏姬達專責照顧她。同年6 月,米蓋理從蘇丹回來。9月,杜莉娜夫人帶着蜜米娜和柏姬達重返蘇亞建協助丈夫經營旅館。

1887年6月,夫人帶着蜜米娜和柏姬達返回治亞尼高去,處理那邊的物業。1888年11月29日,柏姬達和小主人蜜米娜入住嘉諾撒修會在威尼斯主辦的慕道班宿舍。1889年11月29日,柏姬達決意留居意大利,並獲意皇的檢察官裁定重享自由,從此脫離奴隸的生涯。

1890年1月9日,領受聖洗、堅振和聖體的入門聖事。1893年12月7日,進入初學院接受培育,渴望成為嘉諾撒修會的修女。1896年12月8日,在韋羅那的修會母院矢發初願。1902年,從威尼斯被調到士基奧座落富士拿洛(Fusinaro)的會院,院長麗達‧博諾多修女(Madre Margherita Borrotto)派她做助理廚師。1907年,升任為正廚師。

1910年,院長任命德蓮法比絲修女為柏姬達口述自傳作代筆人。1915年至1919年大戰期間,座落於士基奧富士拿道的會院充當傷兵醫院,柏姬達除了當廚師和祭衣房的主管之外,也成了醫護助理療理傷兵。1922年,她患了嚴重的肺炎,康復後身體孱弱不堪,加上不良於行,遂被調任作門房。

1927年8月19日,柏姬達在威尼杜(Veneto)‧味蘭諾(Mirano)會院的小堂矢發終身聖願。

1929年9月,她向瑪麗尼娜憶述童年瑣事,並由她代筆輯錄成冊,轉送亟望得知其事的大恩人赤奇尼的子侄。

1930年11月2日至4日,奉總會長瑪麗‧慈寶拉(Maria Cipolla)修女邀請,在威尼斯的聖亞維絲(Sant’ Alvise)會院,接受依達‧珍諾莉尼專訪。1931年 1 月,依達‧珍諾莉尼的期刊《嘉諾撒修女生活》第五年第一集《奇異的故事》的第一篇脫稿,全書於同年 12 月付印。

1935年5月,梁寶德‧班尼迪修女(Madre Leopolda Benetti)從中國返回意大利,為了替傳教區作宣傳,邀約柏姬達修女四出奔走,歷時三年。1937年,被調往專為培育傳教區初學生的維米卡廸(Vimercate)會院當門房。1939年,由於健康問題,她重返士基奧定居,並無固定職務。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由於疾病纏身,她並沒有逃往避難所,而大家相信有她在士基奧,這城絕對不會遭到破壞,事實的確如此。1942年,在一次意外中她跌傷了腿,只能仗賴手杖走路。1943年 12月 8日,慶祝修道生活金禧。1946 年12 月,她患上嚴重肺炎,但在領受傅油聖事後卻康復過來。

1947年 2月 8日,柏姬達修女與世長辭,享年78歲。。

1978年 12月 1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頒發詔書,宣佈若瑟芬柏姬達修女聖德超卓,並列她為天主的忠誠婢女。1992年 5月 17 日,柏姬達榮列真福品。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 10月 1日冊封柏姬達為聖女,也是當代非洲大陸的主保。

聖若瑟芬‧柏姬達,為我等祈!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3集 曾慶導神父(耶穌會士) (上集)

本集主持人Rodney請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細說「靈修」是什麼、有何幅度、有多少階段,與及分享教會聖師小德蘭的靈修生活。

教宗2019年2月祈禱意向

祈禱福傳會(Apostleship of Prayer,或譯作「祈禱宗會」)是一個全球性的祈禱網絡,引領每一個人與復活的基督建立深刻信賴的個人關係,幫助人在其生命中找到希望與意義。祈禱福傳會成立於1844年,讓年輕人即使在求學時期也要以種種方式作福傳的工作。這些方式包括祈禱以及透過聖體聖事與耶穌基督結合,把每天的生活奉獻給天主。

每月教宗都囑禱一個總意向和一個福傳意向。讓我們每天早上念「每天奉獻禱詞」,為教宗和其他信眾的意向祈禱。

2019年2月意向

總意向:為人口販運

為慷慨接納人口販運的受害者、被迫賣淫者、和暴力犧牲者。

每天奉獻禱詞(Daily Offering Prayer)

新版

仁慈的天父,感謝祢恩賜這新的一天,我把今天的一切祈禱、工作、喜樂和痛苦全獻給祢。願這奉獻,聯合你的聖子耶穌聖心,為救贖世界,時時刻刻在感恩聖事中奉獻自己。願在聖神內,偕同教會之母-聖母瑪利亞,為祢的聖愛作證,並為本月內教宗託付給我們的意向祈禱。阿們。

God, our Father, I offer you my day. I offer you my prayers, thoughts, words, actions, joys, and sufferings in union with the Heart of Jesus, who continues to offer himself in the Eucharist for the salvation of the world. May the Holy Spirit, who guided Jesus, be my guide and my strength today so that I may witness to your love. With Mary, the Mother of our Lord and the Church, I pray for all Apostles of Prayer and for the prayer intentions proposed by the Holy Father this month. Amen.

舊版

耶穌,我依靠瑪利亞無玷聖心,將我今日祈禱、事工、喜樂、憂苦,連同世上的彌撒祭獻,全獻給祢,為所有祢聖心的意向:靈魂的救贖、罪過的補贖、基督徒的合一,以及我們主教和所有祈禱福傳會員的意向,和本月教宗所囑禱的意向。阿們。

O Jesus, through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I offer You my prayers, works, joys, and sufferings of this day in union with the Holy Sacrifice of the Mass throughout the world. I offer them for all the intentions of Your Sacred Heart: the salvation of souls, reparation for sin, and the reunion of all Christians. I offer them for the intentions of our bishops and of all Apostles of Prayer, and in particular for those recommended by our Holy Father this month. Amen.

更多影片: thepopevideo.org

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