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說天地 宗教舞蹈與福傳 (嘉賓:顏麗娜)

本集我們請來遠道由香港而來的顏麗娜老師,她是《愛‧福傳-香港第一位聖人聖福若瑟傳》音樂舞台劇的導演和編劇,也是一名舞蹈教師。在節目中,顏老師與我們細說何謂宗教舞蹈和禮儀舞蹈,她也分享了運用宗教舞蹈去福傳的經驗。

顏老師語錄:

「宗教舞蹈是由我們的宗教信仰出發而創作的舞蹈,這也是一個與天主溝通的方法,我們是在舞蹈之中與天主對話。宗教舞蹈主要表達的就是天主對我們的愛,我們對天主的愛,即是一個與天主的互動。」

「禮儀舞蹈一定是要配合禮儀……舞蹈員也要將中心放在天主身上,不是一個個人的表演,千祈不要有這個感覺。」

「當然天主可能欣賞跳舞的時候:『我是沒有所謂,您真心對我跳,奉獻給我,我也會接受。』但是以『人』的角度去看,普通人去接受這件事一定要有一個有水準的表現出來,才能夠可以發揮到福傳的作用。」

智慧玫瑰念珠

CNS photo/Paul Haring

教宗全球祈禱網絡10月15日舉行記者會,介紹該組織為配合特別傳教月新近推出的「智慧玫瑰念珠」(Click To Pray eRosary)。新的智慧玫瑰念珠呈手環形狀,只要一劃十字聖號就會啓動祈禱功能。玫瑰念珠如今進入了數字世界,尤其是青年世界,因此為他們而言,誦念或學習誦念玫瑰經已成為可能。

CNS photo/Pope’s Worldwide Prayer Network

教宗全球祈禱網絡負責人傅德立(Frédéric Fornos)神父表示,在教宗方濟各倡導的特別傳教月推出這項創舉,目的在於邀請青年為世界和平祈禱。他說:「在巴拿馬世青節期間,教宗方濟各特別要求我們幫助青年為世界和平誦念玫瑰經。因此,便有各式各樣為傳教月而推出的相關活動,智慧玫瑰念珠便是其中的一項。」

宗座傳信善會秘書長諾瓦克(Tadeusz J. Nowak)神父表示:「青年並非不向祈禱開放。不錯,今天存在世俗化的情況,青年有其它的興趣,但他們卻有細膩敏銳的心。」神父根據他在加拿大擔任本堂神父的經驗說:「如同教宗方濟各所做的那樣,每當福音的喜訊以最新的方式呈現時,青年就會敞開心懷。在世青節期間,無數的青年圍繞在教宗身旁,與他一起祈禱。」

CNS photo/Pope’s Worldwide Prayer Network

CNS photo/Pope’s Worldwide Prayer Network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6日:獨身並不是阻礙,福傳者應言行一致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世界主教會議泛亞馬遜地區特別會議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12個語言小組於10月17日下午結束討論,並在傍晚呈上討論報告。本屆世界主教會議最後一週的工作將專注於討論《最後文件》,並將於10月26日下午對這份文件進行表決。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在10月1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闡明,與會神長們要求給聖神騰出空間,在為個別議題尋找解決之道時不失去看待問題的整體視野。

巴西克里斯塔蘭迪亞教區主教凱羅斯(Wellington Tadeu de Queiroz Vieira)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談到司鐸聖召匱乏的問題。他強調:「這不只是亞馬遜地區的問題,歐洲聖職人員的數量也在減少。在《聖經》和神學中並沒有為已婚男性晉鐸設立障礙,但許多與會神長和我有同樣的看法,認為在增加司鐸人數的議題上,獨身並不是主要的阻礙。」

凱羅斯主教接著表示:「問題的癥結在於我們聖職人員言行不一、不忠和樹立惡表。我們必須使信友,尤其是青年心中的沃土得到擴展。即使我們司鐸和主教沾染了教宗方濟各所要求的『羊的味道』,我們卻無法散播基督的馨香,因為我們只宣講自己,人們因此遠離耶穌。因此,首先應做的乃是聖職人員的皈依,因為“喚醒青年聖召的首要途徑是當今福傳者的聖德,即生活簡樸、樂於對話、宣講基督的真理,以及憐憫受苦的人。」

凱羅斯主教也談到司鐸分配不當的問題。他說:「在拉丁美洲,有些地區集結了大量司鐸,但他們缺乏傳教精神。他們中的許多人該當前往像亞馬遜那樣的邊緣地區。」

巴西馬卡帕教區主教孔蒂(Pedro José Conti)在發言中表示,他在世界主教會議中提到應重視平信徒的角色。他的教區位於亞馬遜河的入口處,面積為14萬8千平方公里,幾乎覆蓋了巴西北部的整個阿馬帕州。他說:「在我教區的一些堂口有100個團體,卻只有一位司鐸。將牧靈工作向前推進的是男女平信徒。」

孔蒂主教指出:「司鐸應培養、陪伴和引導平信徒,因為是他們在建設教會。平信徒有家庭經驗,也有專業能力。我們司鐸和主教以為自己懂得一切,卻並非如此。我們需要男女平信徒的才幹,這也是對抗教權主義的一劑良藥。此外,男女平信徒在政治上的參與也使他們學會要具體地實踐教會的社會訓導。」

秘魯原住民塔約里(Yesica Patiachi Tayori)女士的發言充滿了悲傷,她是哈拉克布特民族的雙語教師。塔約里譴責在亞馬遜地區開發的多國公司想讓原住民消失。她問道:「面對侵犯、屠殺、人口販運和虐待婦女,聯合國在哪裡?其它國際組織又去了哪裡?我們能去哪裡控告這些罪行?」

「我們原住民永遠是雨林的守護者,但共同家園是每個人的責任。我們擔心我們會忘記自己的語言,我們被外來和不尊重生命的發展模式所窒息。我們受到歧視,被當作櫥窗的物體而非一種活躍的文化。」

「我們已請求教宗幫助我們在國家和國際機構設立代表,好使我們的民族能夠自決,而不被滅絕。我們遭受破壞共同家園罪行之苦,但沒有一個記者關注我們的抗議。我們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控告這些罪行。我們希望我們的控訴能觸動人的良知。」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第十二場全體大會:跳脫框架,為聖神豐沛恩典騰出空間

CNS photo/Paul Haring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亞馬遜流域渴望與教會聯盟。在討論窮人時,不可忘記受苦百姓,否則就是犯下冷漠或疏失的罪行。教會蒙召為人民和大地發出呼聲,展現出慈善撒瑪黎雅人和傳教士的面容,捍衛最弱小者,不怕為此殉道,因為「為生命喪生,勝過於活著助長死亡」。若干與會者在發言中期勉眾人跳脫框架,為聖神豐沛的恩典騰出空間,別侷限於功能至上的解決方案。

亞馬遜極為脆弱地區的人民經常感到被遺棄。與會神長念及街頭少年,表明教會蒙召協助他們,增強他們的自尊心,以免他們陷入犧牲的情結,卻不能解決問題。亞馬遜地區顯然飽受濫權和襲擊所害,但是務必協助人民共同感到有責任打造自己的未來。與會神長鼓勵信友維護權益,承擔義務,簡樸度日,懷著望德邁向天主許諾給祂兒女的國度。

本次全體大會再次談及守護共同家園的主題,提到宗座科學院等科學機構的貢獻。除了透過教育提升民眾對照料受造界的意識外,神長們也提議在教會法典中增加一條生態法規,闡明基督徒對環境的義務。

亞馬遜70%的團體每年只會受到一名司鐸探訪一兩次,而且今天對偏遠地區傳教的熱忱似乎有所衰減。因此,與會者提出,教會必須「走出去」,從保守的牧靈形式,改為富有創意的牧靈方法:事實上,有些架構已經過時,需要加以更新,並受到生態意識的啟發。這一切能推動教會職務的新方式,其中婦女和青年的服務至關重要。在世界不斷前行的此刻,我們不能「迂腐守舊」,因為福音總是帶來新事物。

在本次全體大會上,也談及移民、糧食、水源等問題。此外,教宗也在會議上發言,並向與會者播放了一個視頻,描述「教宗方濟各醫院船」這項創舉。這艘醫院船今年8月啟用,為亞馬遜河流沿岸眾多居民提供醫療服務,並帶去福音的喜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福傳乃是促進人與天主的相遇

CNS photo/Paul Haring

「超越本位主義、向救恩的普世性開放、克服阻力,以及依靠天主的計劃和祂的創意,以便走上新道路。」

2019年10月1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公開接見活動,在以《宗徒大事錄》為主題的要理講授中闡明了上述思想。教宗談到伯多祿宗徒與羅馬百夫長科爾乃略的相遇,指出福傳者不可成為天主創造工程的阻礙,而應促進人心與上主的相遇。

教宗解釋說:「天主要求我們超越各種本位主義,好能圓滿地活出兄弟友愛精神。這個目的在於:超越本位主義,向救恩的普世性開放,因為天主『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弟前2:4)。有多少人由水和聖神獲得重生,領過聖洗的人蒙召走出自我、向他人開放、接近人群,這種共同生活的形態將各種人際關係轉化為兄弟友愛的經驗。」

「伯多祿祈禱時看到一個異像,從天上降下一塊桌布,裡面有各種四足獸,並有聲音邀請他食用這些動物。伯多祿是個守本分的猶太人,拒絕食用法律所禁止的食物,認為這些是不潔之物。天主卻讓他明白,不可將已潔淨的稱為污穢(參閲:宗10:9-15)。」

教宗指出:「這件事成了伯多祿生命中一個決定性的轉捩點,天主向他提出了挑釁,引發他轉變思想。上主藉著這個異像希望伯多祿不再根據潔淨與不潔的範疇來評斷人和事物,而應學會走得更遠,看到人心和他的意向。事實上,不潔並非從外面進入,凡從人裡面出來的,才使人污穢(參閲:谷7:21)。」

「伯多祿於是來到科爾乃略的府邸,這位百夫長是個外邦人,但慷慨好施,又常向天主祈禱(宗10:1-2)。伯多祿做了件引起公憤的事,即向科爾乃略全家人宣講被釘十字架且死而復活的基督,以及凡信祂的人都能得到罪的寬恕,他最後又以耶穌的名為他們付洗。在宗徒們中間這樣的事首次發生。」

「這個非凡事件傳到耶路撒冷,那裡的弟兄們因伯多祿的行為而感到憤慨,他們嚴厲斥責他!伯多祿做了一件打破習俗、超越法律的事!他們因此責怪他。與科爾乃略見面後,伯多祿感到自己更自由,與天主和他人更加共融,因為他看到天主的旨意藉著聖神的行動而顯示出來。」

教宗最後勉勵眾信友成為天主創意的沃土。他說:「今天我們要祈求這份恩寵:讓我們驚嘆於天主的驚喜,不阻礙祂的創意,而是認出並促進那些萬古常新的途徑,復活的主正是透過這些途徑將祂的神傾注在世界上,讓衆人認出祂是『萬民的主』(宗10:36)。」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5日:現在到了培育本地聖職人員的時候

CNS photo/David Agren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亞馬遜團體及原住民代表從教會的努力和世界主教會議中,發現「希望的記號」、「光明的時刻」。玻利維亞潘多宗座代牧科特爾(Eugenio Coter)主教10月15日在新聞簡報上如此表示。他指出,全體大會等於是同道偕行:作為普世教會的一分子,「我們能以共融的力量應對挑戰」。關於祝聖已婚成熟男性為司鐸的提案,科特爾主教說,大會「每天持續討論聖事性的主題」,「我們正在探討如何培育人員,讓他們能抵達偏遠至極的團體」。

教會在泛亞馬遜地區必須應對的種種挑戰也包括移民問題。拉丁美洲移民研究中心主任多內拉斯(Sidney Dornelas)神父闡明,海地發生嚴重地震後,很多海地人民來到亞馬遜地區;自2017年以來,也有為數眾多的移民從委內瑞拉而來。龐大的移民潮經過亞馬遜流域,但有許多人就此定居下來。多內拉斯神父解釋道,教會必須串成網絡,與不同機構合作,以滿足移民的需求。由於許多移民來自非亞馬遜地區,教會必須投以關懷,提供特殊準備。

豐富的種族、文化和傳教使命,交織出獨特的亞馬遜教會。秘魯莫約班巴屬地監督區監督埃斯庫德羅(Rafael Alfonso Escudero López-Brea)主教特別表達一個盼望,說:祈願教會儘快擁有亞馬遜的面容,以及許多亞馬遜本地的主教、司鐸和會士。在歐洲和西方傳教士推動了福傳事業後,現在也該提倡本地聖職人員的培育。

亞馬遜文化學者、亞馬遜教會史專家德奧利韋拉(Marcia María de Oliveira)女士在記者會上談論了女性在拉丁美洲和亞馬遜團體內的付出。她強調,女性的臨在很珍貴:「女性能透過照顧最弱小者的工作,多多教導團體參與整體生態。在某些團體裡,由女性擔任領導職務,負責照顧團體健康。」德奧利韋拉女士最後籲請眾人承認並重視女性的貢獻。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我們要懂得在天主前譴責自己

CNS photo/Vatican Media

十月十五日 聖大德肋撒 彌撒

集禱經

天主,你以聖神激勵了聖女德蘭,使她為教會指出完美聖德的途徑;求你賞賜我們藉她的訓誨而受益,並在我們心中燃起修德成聖的心火。因你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和你及聖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亞孟。

讀經一(人們雖然認識了天主,卻沒有以他為天主而予以光榮。)
恭讀聖保祿宗徒致羅馬人書 1:16-25

弟兄們:我決不以福音為恥,因為福音正是天主的德能,為使一切有信仰的人獲得救恩,先使猶太人,後使希臘人。因為福音啟示了天主所施行的正義,這正義是源於信德,而又歸於信德,正如經上所載:「義人因信德而生活。」原來天主的忿怒,從天上顯露在人們的各種不敬與不義上,是他們以不義抑制了真理,因為認識天主為他們是很明顯的事,原來天主已將自己顯示給他們了。其實,自從天主創世以來,他那看不見的美善,即他永遠的大能和他為神的本性,都可憑他所造的萬物,辨認洞察出來,以致人無可推諉。他們雖然認識了天主,卻沒有以他為天主而光榮或感謝他,而他們所思所想的,反成了荒謬絕倫的;他們冥頑不靈的心陷入了黑暗;他們自負為智者,反而是愚蠢的。他們將不可朽壞的天主的光榮,歸於可朽壞的人、飛禽、走獸和爬蟲形狀的偶像。因此,天主任憑他們隨從心中的情慾,陷於不潔,以致彼此玷污自己的身體;因為他們將虛妄變作天主的真理,去崇拜事奉受造物,以代替造物主 ── 他是永遠可讚美的。亞孟!

福音(你們施捨吧!那麼一切對你們便都潔淨了。)
恭讀聖路加福音 11:37-41

耶穌正說話的時候,有一個法利塞人請他到自己家中用飯,耶穌進去便入了席。那個法利塞人看見耶穌飯前不洗手,覺得奇怪。但主對他說:「你們法利塞人洗淨杯盤的外面,你們心中卻滿是劫奪與邪惡。糊塗人哪!那造外面的,不是也造了裏面嗎?只要把你們杯盤裏面的施捨了,那麼,一切對你們便都潔淨了。」

2019年10月15日,教宗方濟各在彌撒時表示,耶穌稱法利塞人好像是用石灰刷白的墳墓。教宗勸勉衆人要治療虛偽的毛病,而其良藥是在天主面前譴責自己。

當天的福音記載耶穌受邀到法利塞人家中用飯,卻沒有在入席前先洗手,使主人感到驚訝(路11:37-41)。教宗從這段福音得到啟發,在彌撒講道中著重談及虛偽這一主題。他說:「有一種態度上主無法容忍,那就是虛偽。法利塞人請耶穌吃飯,並沒有以朋友相待,而是判斷祂。虛偽就是以某種形式表現,卻以另一種方式行事。耶穌無法容忍虛偽,祂時常稱虛偽的法利塞人是用石灰刷白的墳墓。這不是侮辱,而是事實。」

教宗表示:「虛偽的態度源自那撒謊者,即魔鬼。牠是强大的虛偽者,其他的虛偽者是牠的繼承人。耶穌喜歡揭穿使用魔鬼語言的偽君子,因為祂知道,正是這種虛偽的態度至祂於死地。」

教宗接著指出:「虛偽的語言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見,它以一種形式表現,卻以另一種方式行事。例如,在權力爭鬥中,嫉妒使你以某種方式行事,但在內心深處卻藏著扼殺的毒素。虛偽總會帶來殺傷力。治療虛偽態度的良藥是在天主面前說實話並譴責自己。」

教宗說:「我們必須學會譴責自己。『我做過這個,我是如此想的。我嫉妒某人,我想摧毀那個人』。這些事都在我們心中,我們要在天主前謙卑地向祂訴說。我們要試著如此操練,譴責自己、看看我們的罪過、我們的虛偽,以及我們心中的邪惡。」

教宗最後總結道:「我們要學會譴責自己,一位不懂得譴責自己的基督徒不是一位好的基督徒,有可能陷入虛偽中。願我們學會譴責自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第十場大會:重視平信徒的特恩,遠離教權主義

CNS photo/Paul Haring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世界主教會議泛亞馬遜地區特別會議10月14日下午舉行了第10場大會,會與神長們在發言中提出的議題包括:平信徒和女性在教會内的職務、保護未成年人和脆弱成年人、聖召與青年牧靈、以整體生態為題的要理講授,以及傳播面對的挑戰。177位神長出席了大會,教宗方濟各也在場並在大會結束時對幾個發言議題作了省思。

神長們首先提出,教會應依照同道偕行的衡量標準重新考慮自己的職務,在亞馬遜地區的挑戰中愈加成為宣講聖言的教會。天主聖言是活躍而慈悲的臨在,透過社會、經濟、文化和政治承諾,在整體生態領域中成為增進一種新人文主義的標記。

因此,需要有新的聖言服務者,女性也應包括在内,好能為當今的挑戰作出新的回應。同時,也需要培養素質良好的平信徒,使他們本著傳教精神在亞馬遜的每個角落宣講福音。

神長們表示,一個擁有聖職的教會需要更好地表達和重視平信徒的特恩,透過這些特恩彰顯走出去和遠離教權主義的教會面容。一位神長尤其建議應在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上討論已婚男性晉鐸和女性職務的問題,因為這些議題具有普世性質。也有神長建議,在討論公認有德行的已婚男性晉鐸問題之前,應先考慮公認有德行的執事。

事實上,終身執事是已婚男性領受聖秩聖事最恰當的實驗室。針對女性職務問題,有些在會上發言的旁聽者提議應為女平信徒設立非聖秩職務,視這項職務為服務。如此一來,女性的尊嚴和平等地位在整個亞馬遜區域就能得到保障。在這些職務中,包括主持聖道禮儀或社會-愛德性質的活動。

此外,神長們也提到亞馬遜地區保護未成年人和脆弱成年人的重要性。他們強調,教會的最大挑戰乃是在性侵罪行面前具有透明度和責任感,使這類罪行得到預防和抵制。會上舉出實例,2018年僅在巴西就有6萬2千個兒童遭強暴的案件。

神長們呼籲在地區主教團和修會的協助下以更大的努力做好相關的預防工作,在應對人口販運的悲劇時,透過聖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要求重大的企業遵守國際有關規則,同時設立專門針對人口販運的牧靈委員會。

在其他神長的發言中提到了聖召牧靈的重要性,他們強調青年聖召與福傳工作緊密相連,青年需要得到牧靈陪伴。有意跟隨耶穌的青年應透過一種有聖德的生活見證接受適當的培育。司鐸應能深刻領悟亞馬遜地區的需求,他們的要理講授不必過於學術化,而應以傳教精神和牧者的心腸來進行。

在這次大會的發言中,神長們也提到以整體生態為題的要理講授的重要性,尤其開展保護和維護用水的教育,讓人人知道水是生命的首要資源和泉源。照料水源至關重要,每天世界上有一千名兒童死於與水相關的疾病。教宗方濟各多次強調,下一次世界大戰將與水相關。因此,迫切需要有保護共同家園和與受造界修和的全球性意識。

最後,與會神長們談到傳播的議題。他們表示,教會的媒體應透過對原住民和農民的培育來加強對地區的認識。同時,也應透過教育或社會發展的小型計劃捍衛原住民,幫助他們前行。主教們最後表示,應支持在亞馬遜邊緣地區服務的女性奉獻生活團體,她們在那裡服事沒有聲音和權利的人。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4日:寬恕的力量在亞馬遜發揚光大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組秘書科斯塔(Giacomo Costa)神父表示,第九次全體大會「正在描繪一個框架,讓一切在其中有效地彼此相連」,並且具體活出《願祢受讚頌》通諭。本屆會議新聞組組長魯菲尼(Paolo Ruffini)指出,當天上午,在全體大會開始之際,教宗帶領眾人為厄瓜多爾祈禱。

從豐富的見證中,我們看到「走出去的教會如何已成現實」:許多教會團體捍衛生命、團隊合作。科斯塔神父強調,這一點令人省思各種教會職務及本地化禮儀的相關挑戰。討論的一大主題是整體生態皈依,「迫切需要與教會結盟」來捍衛人權。不少人為保護大地而喪生,這些犧牲催促教會介入,或許可以針對侵犯人權問題設立教會的國際觀察員。有人建議,或許能建立一種管理制度,促使法律上的弱勢群體能受到聆聽。此外,會議上也談到經濟循環模型、環境權,以及亞馬遜地區日益增長的傳播文化。在這方面,與會者讚賞天主教媒體,重視對「本地傳播者」的培育,以增進當地團體的敘事能力。

天主教發展組織國際聯盟(CIDSE)秘書長戈捷(Josianne Gauthier)強調,務必在正式場合推動捍衛原住民的運動。該聯盟50多年來一直在捍衛原住民的權益,戈捷說:「我們在世界主教會議上的角色之一是聆聽。」

委內瑞拉阿亞庫喬港前任宗座代牧迪瓦松(José Ángel Divassón Cilveti)廣泛談論了與原住民相處的經驗。迪瓦松主教是慈幼會士,該修會從1957年起在當地服務,透過一些項目來扶持原住民自力更生。迪瓦松主教闡明教會對原住民的助益,因為「福音帶來新事物」,例如寬恕,而這些原住民「開始承認寬恕的價值:寬恕的能力協助他們解決了特定問題,成功地跨越許多衝突。在亞馬遜雨林,有許多人見證了這些改變」。

巴西卡斯塔尼亞爾是靠近亞馬遜河口的新教區,成立只有14年,司鐸人數稀少,卻要照顧1100座村莊的信友。韋爾澤萊蒂(Carlo Verzeletti)主教指出,在廣大範圍內,司鐸必須長途奔波才能主持彌撒。為此,這位神長談論了祝聖已婚男性的議題,以期聖體聖事能更親近當地團體。

當天代表四百多個亞馬遜原住民族發言的是亞馬遜原住民組織大會(COICA)主席迪亞斯(José Gregorio Díaz Mirabal)。他首先向教宗方濟各和泛亞馬遜教會網絡(Repam)致以「感謝」,然後發出「呼聲」,懇請終止大型發展計劃的「侵略」。他提及許多原住民遭殺害的悲劇,呼籲亞馬遜流域各國政府坐下來跟原住民對話,並期許「教會與原住民加強彼此之間的關係」。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12日:設立亞馬遜修院和開放女性執事職的夢想

CNS photo/Paul Jeffrey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一位厄瓜多爾主教夢想著「設立亞馬遜修院」,一位巴西主教期待儘快祝聖女性執事。這是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第六次新聞簡報的要點。經過連續兩天的小組討論後,世界主教會議與會者再次進行全體大會。本屆會議新聞組決定把這次記者會的焦點放在「天主子民僕役」的培訓。

厄瓜多爾普約宗座代牧科夫(Rafael Cob Garcia)主教強調,培育亞馬遜未來司鐸和牧靈工作人員的關鍵詞是「本地化:讓福音進入福傳地區的種種文化。這相當困難,因此需要原住民司鐸和執事」。科夫主教坦言,只有少數原住民修生走到晉鐸這一步,因為他們所在城市的修院師資缺乏當地文化的基礎,「很多原住民青年感到氣餒和被遺棄」。再者,原住民修生和部落耆老無法理解「教會法典的司鐸獨身制」。

為此,普約宗座代牧闡明,問題在於修院教師缺乏完善的「本地化培育,而讓修生轉學到其它城市並非上策」。因此,科夫主教的夢想是「設立亞馬遜修院,提供不同的學術和實際培育」,聘用熟知亞馬遜現況、已在那裡生活的修院培育人員。「他們必須通曉原住民團體語言,分享他們的日常生活並加以默觀,認識原住民文化的象徵和符號,以理解如何舉行本地化的禮儀」。

巴西聖費利斯屬地監督區監督瓦西諾(Adriano Ciocca Vasino)主教贊成這一觀點,並指出「修院不再是個適合培育傳教司鐸的場所」。傳統神學必須扎根於現實環境:「我們要自問,天主如何臨在於我的生活現況。我們觀察神學家和教父們怎樣談論這一點,然後回歸現實處境。」執事候選人「必須自立更生,融為團體的一分子,不以『半個司鐸』自居。四年的考核期過後,我們再分辨他是否合適,進而祝聖通過考驗的人」。瓦西諾主教說:「我認識一些女性正在進行這段旅程,其中有些人已經是神學家。世界主教會議和教宗文件一旦開放女性執事職,只要她們服務的團體贊成,我就會祝聖她們。」

此外,瓦西諾主教也提到原住民修道培育的困境。在他服務的地區,信友和各級教會學校學生以白人為主。兩年前,他的屬地監督區有16名天主教原住民青年渴望成為當地的執事和傳教司鐸,現在正在求學。但瓦西諾主教坦承:「我不知道該怎麼提供給他們適當的培育。我跟領導團隊正在探索新的途徑。」

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在記者會上表示,在當天的全體大會上,提出要召開一場「世界主教會議來探討女性的角色、她們與投入教會職務的男教友平起平坐,以及女教友在團體中的角色」。在秘魯從事原住民牧靈工作的玫瑰道明傳教女修會羅哈斯(Zully Riosa Rojas Quispe)修女建議,重新規劃未來司鐸的求學歷程。她指出:「修生的培育僅限於哲學,不包括祖先的智慧,或者學習亞馬遜原住民的多種語言。」

出席本屆會議的兩位執事之一、德利馬(Francisco Andrade de Lima)也談及女性執事職。德利馬執事目前是巴西主教團北區執行秘書,他認為「女性可以執行跟他一樣的職務」。他最後分享了自身的經驗,說:「我是一個擁有兩個女兒的已婚者,出生在原住民部落。我的家庭伴隨了我的整個職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