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篤十六世請辭一週年

  

0211 blog

回顧一年前的2月11日,本篤十六世宣布辭去伯多祿牧職的消息驚動了教會和整個世界。這位教宗用拉丁語宣布「關乎教會生活的重大決定」,令出席樞密會議的樞機和在場的少數記者一時反應不過來。

本篤十六世說:「在天主面前反覆省察我的良心後,我確切地感到,因為年邁,我的力量已經無法充分地履行伯多祿的職責了。記者們接到消息後,立即運用各類傳播媒體將本篤十六世「辭職的消息」傳到世界各地,並設法解釋這難以解釋的事件。

兩天後,2月13日(星期三),本篤十六世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再次提到他的引退說:「可愛的弟兄姐妹們,你們已經知道我決定…謝謝你們的友情…我決定辭去上主於2005年4月19日委託給我的職責。在長時間祈禱並在天主面前作了省察後,為教會的益處我以完全的自由作出這個決定。我很清楚這一舉止的嚴重性,也同樣清楚不再有能力以相應的精力履行​​伯多祿的宗徒職務。」

2月14日上午,本篤十六世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與羅馬教區的司鐸們度過了一個極為難忘的時刻,這是他作為伯多祿繼承人與自己教區的神職人員最後一次相會。他告訴司鐸們:「即使我現在引退,我也將在祈禱中與你們大家常相左右,並且我敢肯定你們大家也與我同在,即使我將度隱居的生活。」

2月27日上午,本篤十六世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了任職期間最後一次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參加這項活動的人數超過15萬,他們屢次向這位教宗鼓掌歡呼,使廣場上在整個上午都滿溢著濃厚的激情。本篤十六世在要理講授中再度表示,他的引退並非遠離十字架,而是在「聖伯多祿的圍牆內」以一種新方式留守在基督的苦架前。他說:「我不放棄十字架,而是以一種新方式留在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身旁。我不再握有管理教會的職務權力,卻藉著祈禱的服務留在聖伯多祿的圍牆內。」

「我始終知道上主在這條船上,我始終知道教會這條船不是我的,不是我們的,而是上主的,祂不會讓它沉沒。是上主引領它,當然也經由祂所揀選的人,因為祂願意如此。這是任何事物都無法使之模糊的一個堅定信念。」

2月28日,本篤十六世在牧職任內最後一天上午﹐於梵蒂岡宗座大樓的克萊孟大廳與樞機團道別。他告訴樞機們:「我會在祈禱中與你們同在﹐特別是未來幾天﹐祝愿你們在選舉新教宗的過程中﹐完全順服天主聖神的帶領﹔祈求上主向你們顯示祂的旨意。在你們中間﹐在樞機團的樞機們當中﹐將有未來的教宗﹐今天我也向他承諾無條件的尊敬與服從。」

本篤十六世於2月28日下午5點23分乘直升機抵達岡道爾夫堡的教宗夏宮,大約幾分鐘後,他出現在宗座大樓的中央陽台上向當地市民8000多人致意。他說:「我只是一名朝聖者,開始踏上現世旅途的最後一程。但是我依然願意用我的心、我的愛、我的祈禱、我的反思和所有我內在的力量,為公益,為教會與人類的益處工作。從你們的關懷中我感受到了極大的支持。讓我們為教會和世界的益處在上主的陪同下一同前行。謝謝,此刻我衷心賜給你們我的降福。願全能的天主聖父、聖子、聖神降福你們。謝謝,晚安!」

當晚8點鐘本篤十六世結束他的伯多祿牧職,宗座進入出缺期。宗座大樓的銅門關閉,因為沒有要保護的教宗,所以瑞士衛隊便離開崗位。留下了的有本篤十六世、留下了的有他「晚安」的回音。為一個在心中願意與天主獨處,為教會開啟新季度、賜予她新活力的教宗而言,也許沒有比這更恰當的告辭方式了。

讓我們一起為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健康祈禱,願聖母瑪利亞保守他、願天主護佑他。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