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2019年10月8日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別害怕不同的意見;關於這點,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在割禮問題上作了見證。巴雷托(Pedro Ricardo Barreto Jimeno)樞機提醒眾人這一點,以之作為深入理解世界主教會議的重要關鍵。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Paolo Ruffini)也強調,世界主教會議是在祈禱中一同分辨的空間,而非高談闊論。本屆會議新聞組秘書科斯塔(Giacomo Costa)神父表示,會議期間談及豐富的意見和主題,每次發言沒有強烈的連貫性。

首先,與會者廣泛談論了平信徒和司鐸的培育,以滋養當地教會團體。魯菲尼指出,每位與會神長都表達了自己的觀點,針對某些問題,意見和立場不一致,諸如所謂的「通過考驗的男性」:在場眾人都認同,幅員遼闊的地區急需司鐸,要努力找出應對方法。無論如何,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如何讓每個天主教徒都能參與聖祭禮儀。司鐸短缺的團體提出,它們需要有人長期留在當地舉行彌撒,而不只是巡迴而已。試想一下,跟意大利國土相等的地區僅有六七十位司鐸,有些團體一年,甚至超過一年才能見到司鐸一次。會議上提出的解決方案之一是本地的臨時執事。同時也有人指出,切莫陷入著重於司鐸職務功能的觀點。大會討論的其它議題包括:教會本地化,意即教會擁有原住民的面容;以及整體生態,好能促進可持續性的文化,而非開採牟利至上。

在記者會上,泛亞馬遜教會網絡副主席巴雷托樞機表示,教會並非此刻才憂心忡忡:早在1741年,本篤十四世教宗就在牧函中敦促陪伴原住民的痛苦;聖教宗庇護十世頒布通諭,支持那些面對濫採橡膠問題的印第安人。因此,過去已有許多殉道者,也有不少陰暗面。傳揚福音絕不能走「強加於人」的路線,教宗方濟各邀請教會和世人聆聽,並在這方面強調了亞西西聖方濟各的榜樣和希望。

談到原住民的痛苦,自然少不了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科爾普斯(Victoria Lucia Tauli-Corpuz)女士的見證。她來自菲律賓,是本屆會議的特別嘉賓。科爾普斯女士講述了她在這些地區的經歷和各種問題,例如:在水壩導致河川乾涸的地方,兒童的血液檢測出水銀;以及厄瓜多爾石油井的故事。因此,這位聯合國報告員堅信,教會必須向世人發出呼聲,讓原住民受到保護。

馬克斯(Moema Maria Marques de Miranda)女士是方濟各大家庭的平信徒成員,她強調了創傷,並稱本屆會議是個良機:讓人們能深入對話,聆聽來自基督信仰、科學界和原住民的聲音。在雨林裡生活上千年的原住民能教導我們和睦共處、保衛地球。為此,倘若存在著開採和伐樹項目,那麼也有機會制定可持續發展的計劃。

當天下午,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發表公告,寫道:「今天在世界主教會議新聞簡報中問及,前幾屆世界主教會議期間聯合國代表的與會情況,我可以確定,以前特別邀請了兩位嘉賓參加2009年以非洲為題的特別會議。他們分別是:前任非洲聯盟-聯合國達爾富爾聯合特別代表阿達達(Rodolphe Adada),以及糧農組織總幹事迪烏夫(Jacques Diouf)。」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