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任命法雷爾樞機為羅馬聖教會總司庫

教宗方濟各任命宗座平信徒、家庭和生命部部長法雷爾樞機(Kevin Farrell)為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接替托朗(Jean-Louis Tauran)樞機的職務。托朗樞機於2014年12月20日接受教宗方濟各的委託擔任教會總司庫,去年2018年7月5日去世。

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是主持宗座財務局事務的聖職人員,在宗座出缺期間負責管理聖座的財產和現世權益。根據《善牧》憲章第171號的規定:

「在宗座出缺時,羅馬聖教會總司庫有權且有義務,也能透過他的代表向屬於聖座的行政機搆索取關於它們財經狀況的報告,以及有關可能在運作中的額外收支的消息;另外,他也應要求聖座經濟事務局提供上一年的總結算和下一年的預算。他有義務向樞機團彙報上述情況。」

《主的普世羊群》憲章在關於宗座出缺和選舉羅馬教宗的第17號中,也規定了教會總司庫的另一項職責:

「在被告知教宗去世的消息後,羅馬聖教會總司庫必須立即在教宗禮儀長、他的助理聖職人員、國務卿和宗座財務局文書在場的情況下,對教宗的去世予以官方查證,撰寫證實死亡的文件或證書。此外,總司庫也要查封教宗的書房和寢室,決定讓平時居住在教宗私人寓所的人員能夠一直留守到教宗下葬之後為止,屆時教宗寓所將被查封。

教會總司庫要報知教宗的羅馬代理主教,由他向羅馬人民宣布這個消息;總司庫也要通報聖伯多祿大殿的總鐸樞機;總司庫要接管梵蒂岡宗座大樓,或本人親自,或派他的代表接管拉特朗宮和岡道爾夫堡夏宮,執行守護和管理權。

在聽取三個級別的首席樞機的意見後,教會總司庫確定一切有關辦理教宗殯葬的事宜,除非教宗在生前已經表明了他在這方面的意願;教會總司庫在得到樞機團的同意後,以其名義料理在這一時期的所有事務,維護宗座的權益,使宗座的行政得以正確地運作。」

公元十一世紀,為了管理聖座的財政和現世權益,在教會内出現了國庫的詞彙。公元十二世紀,這個管理機搆的負責人被命名為教會的總司庫。總司庫經常由一位樞機擔任,他還有幾位從旁協助的聖職人員,其人數在每個世紀都各不相同。

聖庇護十世於1908年重申了宗座財務局過往履行的現世職務;庇護十一世又於1934年指定這個機構聖職人員的職責、權力和特權。1967年,保祿六世保留了宗座財務局在宗座出缺期負責管理聖座現世財產和權益的職責,這個機構由總司庫主持,或在他無法履行其職責的情況下,由副總司庫主持。

關於教會總司庫和司庫助理在宗座出缺期的職責,庇護十二世教宗早在1945年,以及聖若望廿三世於1962年就已作出規定。後來,保祿六世又於1975年加以肯定,若望保祿二世1988年在《善牧》憲章中予以重申,後來在1996年頒布的《主的普世羊群》憲章中列出宗座出缺和選舉教宗的規則。

宗座家庭部長:過去的牧靈模式不再奏效

來自全世界116個國家的家庭、6千名18歲以下的孩子和7千名義工引頸期盼本屆世界家庭會議;今年報名參加大會的未成年人數創下歷屆以來的新高。此外,克羅克公園體育場家庭聯歡活動的8萬5千張入場券和鳳凰公園閉幕彌撒的50萬張入場券早已預約一空。不僅如此,還有3萬7千人報名參加了為期三天的大會活動,其中包括65個工作坊,講者人數多達2百人,他們大多是女性平信徒,也有許多對夫妻。

第9屆世界家庭會議於8月22日至26日在愛爾蘭都柏林舉行,主題為「家庭的福音:世界的喜樂」。宗座平信徒、家庭、生命部部長法雷爾樞機(Kevin Farrell)表示:「人們熱切期待本屆大會。但追根究柢,大會的主要目標是在《愛的喜樂》宗座勸諭的指導下,發展出更完善的家庭牧靈方針。」

法雷爾樞機進而解釋道:「在我們所處的環境裡,個人主義不斷加劇,婚姻與家庭之美恐怕會被掩蓋住。在社會的深層變化面前,過去的牧靈模式和方法似乎不再奏效。然而,在這全新卻往往不穩定的處境中,我們感到有責任更積極地持續陪伴情侶走向婚姻的進程,幫助他們做好婚前準備,誠如教宗方濟各所言,婚前準備如同真正的『慕道期』。這並非單純地安排婚前要理課程:這個議題更加深入,並涉及陪伴,包括在婚後頭幾年內陪伴這些決定參與天主計劃的男女。以前,這項微妙而絢麗的任務是由家人、從核心家庭向外擴張的家族成員來負責,構成一張支撐網。如今,這張網已消失無蹤,因為人際關係不如從前那樣緊密,或者僅僅是客觀因素導致家人難以就近協助;比方說:由於工作的要求,兒女不得不離鄉背井討生活。」

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