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 logo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二天默想

鹽與光

2018年2月20日

第二場默想

2018年2月19日上午,托倫蒂諾神父在第二場默想中重點反省耶穌在《默示錄》中的邀請:「凡口渴的,請來吧!」(默22:17),講解「渴望的學問」。
托倫蒂諾神父説道:「耶穌進入我們的歷史,並不在乎它的不完善、空虛或失敗,只對我們說:『凡口渴的,請來吧!凡願意的,可白白領取生命的水。』祂給我們解渴是因著純粹的恩寵,以此顯示對我們無條件的愛,承認我們尚不完善,仍處於建設中。我們的處境常如此貧乏,無法憑著自己的力量接受那使我們滿足的善。即使我們願意,也無處購得這善,因為它只是白白賜給我們的。」
「耶穌知道我們有多少阻礙,多少次的偏航使我們誤點。我們“如此接近水源,卻又走得這麽遙遠。在願望和渴望中存在兩種相反的情感:吸引與距離;激情與警覺。我們應反躬自問:『我們是否渴望天主?我們是否懂得識別自己的渴望?我們是否肯花費時間去辨認這渴望?』」
托倫蒂諾神父表示:「渴望使我們氣喘吁吁,筋疲力盡,變得虛弱。它使我們被包圍,無力作出回應。渴望又將我們帶到極限。因此,我們知道面臨渴望並非容易,約内斯科(Ionesco)在《飢與渴》(La sete e la fame)戲劇中描述的男主角讓就是這種情況。這個人物被無止境的空虛、無法平息的不安所吞沒。這種渴望轉為一種極度的不滿足、對要緊的事物失去熱情,而且沒有分辨的能力,將我們抛入消費主義的懷抱。我們總是說反對商業中心的消費主義,但切莫忘記在精神生活上也存在一種消費主義,我們的社會強行將消費主義作為幸福的準則,將渴望轉為一個圈套。」
「有許多欺騙需求和採取一種精神逃避的方式,但我們從未意識到自己在逃避。我們重新把世故的贏利和功效理由提出來,以此取代對我們的内心予以深入診斷,對我們的渴望予以分辨的深度聆聽。然而,沒有藥物能夠機械式地解決我們的問題。」
最後托倫蒂諾神父總結道:「我們要減緩自己的步伐,意識到我們的需求,坐在信德的桌子前,但不是為了物質或經濟原因,而是為了生命的原因。每個人心中都存有對建立關係、得到認可和愛”的渴望,而渴望正是一份我們必須識別出並予以感激的伴隨我們一生的財富。」

第三場默想

2018年2月19日下午,托倫蒂諾神父在第三場默想主題是「我覺察到自己口渴」。為了準備心靈,詮釋我們心中對天主的渴望,加以默觀和培養,從而將渴求的靈修發揚光大,若澤神父闡明:「接觸自身的渴求絕非一件易事,但若不如此,靈修生活就會與我們的現實脫節。我們應當放下恐懼,承認自己的渴求。為此,若澤神父首先呼籲,切莫使信仰變得過於理性。過去幾個世紀的神學長期討論啟蒙主義所提出的問題,以及傾向於討論浪漫主義所提之事,諸如集體和個人的身分、主體的浮現等等。我們關注的大多是信仰經驗在理性層面的可信度,而非它在生命、人類學和情感層面的可信度。我們重理性、輕感性,將我們情感世界的財富拋諸腦後。」
「然而,人類是眾多情感、心理、心靈、以及所有必須意識到的成分之綜合體。討論渴求等同於探討真實的生命,對經驗、而非對概念有所啟發。因此,我們必須拋開日常的怠惰,承認自己的口渴,因為這是領受生命之水的必要條件。在意識到自身的渴求後,就得詮釋我們內在的這份需要。在這個階段中,務必將渴望和單純的需求區分開來。後者藉著擁有物品而得到平撫和滿足,前者則不然。渴望是永遠無法完全滿足的匱乏,它是一股張力,是一直敞開的傷口,向他者永不止息的一種展露。渴望是令我們超越的盼望。渴望的無盡就是對無盡的渴望。」
托倫蒂諾神父指出:「人類的渴望與動物的渴望截然不同。身為人類意味著感受到生命取決於這份認同,而非任何其它事物。然而,人的切望在資本社會中受到抑制:資本社會貪婪地濫用那些想要滿足需求的衝動,消除人類典型的渴求與渴望。當愉悅、熱情、喜樂在放縱的消費主義中消耗殆盡時,渴求也就隨之熄滅,生活便喪失願景。」
《聖詠》第42篇寫道:「天主,我的靈魂渴慕祢,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托倫蒂諾神父引用這段經文來激勵眾人因渴慕天主而尋求解渴。「倘若以愛心默觀世界,就會發現這由衷的渴望遍布整個受造界。此外,我們也要將渴求的靈修發揚光大。渴望的經驗不是所有權的憑證或者擁有的方式,反倒是一種乞求的狀態。信徒就是乞求慈悲的人。」
最後,托倫蒂諾神父尤其鼓勵牧者們與自己的脆弱修和。「擁抱自身的脆弱意味著進入那想得到認同和觸摸的渴望,如同接近耶穌的癩病人(瑪8:3)、伯多祿臥床發燒的岳母(瑪8:15)、患血漏病長達12年的婦人(瑪9:20),以及那些喊說:『達味之子!可憐我們吧!』的人(瑪9:27)。」

教廷四旬期避靜第一天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