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機上記者會談及墮胎議題

  

2019年1月27日,教宗方濟各結束在巴拿馬的牧靈訪問,返回羅馬。在機上例行記者會上,教宗談及諸多議題,包括墮胎悲劇、二月份召開的保護未成年人會議、委內瑞拉局勢等。聖座新聞室臨時主任吉索蒂主持會議。

墮胎問題

關於中美洲國家所出現的少女早孕問題,有人批評天主教會拒絕在學校進行性教育。關於這個問題,教宗表示:「我相信在學校裡有必要進行性教育。性是天主的恩典,而不是怪物。我們必須提供客觀的性教育,而不是意識形態的殖民,因為在學校性教育中若滲透著意識形態的殖民,將摧毀學生。理想的性教育是從家庭開始、從父母開始的。」

有記者詢問教宗:「教會反對墮胎是否尊重女性的痛苦,以及是否符合慈悲的訊息?」

教宗對此表示:「憐憫的訊息針對每個人,包括那些處於妊娠中的人。但這樣的慈悲是艱難的,因為問題不在於給予寬恕,而在於陪伴一個已經意識到自己墮了胎的女性。這是可怕的悲劇。女性在想到她們所做的事時,應該前往告解亭。在這裡,司鐸應當給予安慰,為此我授予所有司鐸因著慈悲而赦免墮胎罪的權力。很多時候,當她們為此而哭泣和痛苦時,我會這樣建議說:你的兒子已經在天堂了,你和他說話吧,給他唱一首妳沒有機會唱的搖籃曲。天主始終寬恕,但妳也必須深刻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否有可能允許已婚男性成為天主教拉丁禮的神父?

有記者提到,很多青年感受到聖召,卻依然猶豫不決,因為他們不能結婚。他詢問教宗:「是否有可能允許已婚男性成為天主教拉丁禮的神父?」

教宗引用聖教宗保祿六世的話說:「我寧願在改變獨身法律之前先奉獻自己的生命。」教宗解釋說:「先教宗說這話時是在1968年至1970年間,當時的情況比現在更為艱難。獨身是教會的一個恩賜,我不同意把獨身當作一個選項。」教宗也提到羅賓格(Fritz Lobinger)神父的觀點指出:「在因為缺乏司鐸而存在牧靈困難的地方,可以針對僅授予年長的已婚者禮儀職務(聖化職務munus sanctificandi)開啟討論。我並不是說必須這樣做,只是我對這個問題並沒有進行足夠的反思和祈禱。神學家們應該展開討論和研究。」

委內瑞拉局勢

委內瑞拉的局勢牽掛著教宗的心,在本次牧靈訪問期間,教宗曾呼籲為該國祈禱。當記者再次提及該國的情況時,教宗表示:「我為委內瑞拉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而受苦,為此我曾要求找到和平解決方案。讓我害怕的是流血事件。我要求那些能夠幫助解決問題的人提供幫助。」

性侵問題

在教宗方濟各與青年共進午餐時,一位美國女孩講述了她遭受性侵的痛苦。關於這個議題,一位記者提到,許多美國天主教徒在該國主教的性侵醜聞公布後感到背叛和沮喪。因此,他詢問教宗:「對今年2月召開的保護未成年人會議有何期待?」

教宗說:「舉行這次會議的想法誕生於樞機諮議會,因為我們看到一些主教不理解或不知道該做什麼,或著一方面處理得當一方面又做得不對。我們感到有責任給在這個問題上給各國主教團上一堂‘要理課’,因此召集各國主教團的主席開會。首先我們要意識到悲劇,知道這是一個孩子遭受了侵犯。其次我們要知道該做什麼,程序是什麼。在會議期間,我們將祈禱,聆聽見證,瞭解問題,並舉行懺悔禮儀,為整個教會請求寬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