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公布教宗訪問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正式行程

聖座新聞室於7月21日公布了教宗方濟各在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訪問行程。18天前,教宗於2021年7月4日主日在三鐘經祈禱活動中親口宣布了這次出訪的消息。教宗說:「我欣然宣布,但願天主保佑,我將於今年9月12日至15日在斯洛伐克進行一項牧靈訪問。……請大家一起為這次訪問和籌備這次訪問的人祈禱。」

距離教宗出訪大約兩個月的此刻,教宗訪問的正式行程公諸於世。教宗將到訪布達佩斯、布拉迪斯拉發和斯洛伐克的其它城市,在三天內發表七篇講話、三篇講道,並問候羅姆人團體。眾多的活動與會晤也將在若望保祿二世訪問過的地點舉行,教宗方濟各將藉此擁抱這些東歐土地的大部分社會和教會現況。

正如教宗親口預告的那樣,這次牧靈訪問將於9月12日展開,首站是匈牙利,好能在當地的英雄廣場為國際聖體大會主持閉幕彌撒。

這是教宗方濟各的第34次牧靈訪問,主題為「與聖母瑪利亞和大聖若瑟同行邁向耶穌」。聖座解釋道,主題的選擇是為了表達出「祈願教宗這次在斯洛伐克的訪問,能鞏固信德,更新眾人跟隨主耶穌腳步的心願;主耶穌來『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瑪廿28)」。斯洛伐克信眾「世代以來呼求聖母的助佑」,虔誠孝愛聖母;在主題中再次提及聖母瑪利亞,是一種向斯洛伐克信眾的孝愛之情致敬的方式。再者,教宗也希望眾人能再次關注大聖若瑟,因此先前頒布了《父親的心腸》宗座牧函。

這次牧靈訪問的徽標與主題相互呼應:徽標的下方是一條道路,象徵了走向十字架的道路;中間是一顆心,令人聯想到大聖若瑟和斯洛伐克主保、聖母瑪利亞對耶穌的愛。左上方的七顆星星,指的是聖母的七苦。徽標所使用的顏色有斯洛伐克國旗的白藍紅三色,以及梵蒂岡國旗的白色與黃色。

教宗訪問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正式行程如下:

9月12日

教宗將於清晨六點從羅馬達芬奇機場出發,大約上午7時45分抵達布達佩斯。教宗將在這座城市舉行三項活動。抵達匈牙利首都國際機場的一小時後,教宗將在美術博物館拜會匈牙利總統阿戴爾(János Áder)和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這項會晤活動預計會進行半小時左右,之後教宗將在同一地點會見該國主教,在此機會上發表一篇講話。

另一篇講話的對象是匈牙利基督教協會和猶太團體的代表,會晤地點依然是美術博物館。當天上午11時30分,教宗將前往英雄廣場,為國際聖體大會主持隆重的閉幕彌撒,並帶領信眾誦念《三鐘經》。隨後,教宗將前往機場,在那裡接受歡送儀式。

教宗專機預計於當天下午2時40分起飛前往布拉迪斯拉發,並於下午3時30分抵達。在斯洛伐克首都,教宗將先稍作休息一個小時。

下午4時30分在聖座使館舉行大公會晤,並發表一篇講話。

同樣是在聖座使館,當天下午5時30分,教宗將私下接見耶穌會士。這項活動已成了貝爾格里奧教宗每次牧靈訪問的一項慣例。同會弟兄的這次相聚,將為教宗本次訪問的首日行程劃下句點。

9月13日

教宗將於上午9時30分展開這次訪問的第二天行程。首先,教宗將在布拉迪斯拉發總統府接受歡迎儀式,在金色大廳禮貌拜會總統恰普托娃(Zuzana Čaputová)女士,然後教宗要在總統府花園裡會見民政當局、外交使團和公民社會的代表。接著,教宗將前往聖瑪爾定主教座堂,在那裡接見主教、司鐸、男女會士、修生和要理教員。

經過了午餐和休憩後,教宗將於下午4時私下探訪布拉迪斯拉發的「白冷中心」,隨後立即在漁業廣場會見猶太團體,那裡是該國一個猶太教派最早建立會堂的地方,現在設置了紀念猶太人遭大屠殺事件的當代藝術品。教宗將在這個機會上發表一篇講話。

當天傍晚6時,教宗將在聖座使館先後會見該國議長科拉爾(Boris Kollár)和總理黑格爾(Eduard Heger)。

9月14日

教宗這次出訪第三天,行程更為緊湊。教宗方濟各將前往兩座城市:科希策是該國人口的第二大城,位於東部的邊界上,與波蘭、烏克蘭和匈牙利比鄰;普雷紹夫則是斯洛伐克的第三大城,是一座文化之都。屆時,教宗將在布拉迪斯拉發搭乘專機,經過50分鐘的航程後抵達科希策。

教宗將於上午10時30分在普雷紹夫市立體育館廣場、天主教希臘禮信徒的殉道之地,舉行金口聖若望拜占庭禮的神聖禮儀。

當天下午4時,教宗將前往科希策盧尼科9號社區,那是羅姆人團體三十多年來群居的偏遠郊區。

下午5時在洛科莫蒂瓦體育場,教宗將問候斯洛伐克的所有青年。

傍晚6時30分,教宗將從那裡出發、返回布拉迪斯拉發,交通時間大約一小時。

9月15日

這次牧靈訪問的最後一天,教宗將訪問特爾納瓦州沙什廷。沙什廷是一座新興城市,2001年9月1日才升格為「市」。

這裡將舉行兩項活動:

上午9時30分,教宗將與主教們一起在七苦聖母全國朝聖地祈禱片刻;

然後於上午10時主持彌撒,標誌著本次訪問的結束。

下午1時30分,教宗將告別斯洛伐克,在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機場接受歡送儀式,啟程返回羅馬。

教宗專機預計將於當天下午3時30分降落在羅馬錢皮諾機場。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頒布手諭:決定使用梵二大公會議前舊禮彌撒經書的規則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在廣泛諮詢世界各地的主教後,決定修改教宗本篤十六世14年前關於1962年彌撒經書的使用規範。教宗於7月16日頒布《傳統的守護者》(Traditionis custodes)手諭,同時向全球的主教發出一封公開信,解釋頒布手諭的原因,以下是要點:

教宗方濟各確定,「根據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法令,由教宗保祿六世和若望保祿二世頒布的禮儀經書是羅馬禮的唯一表達」。主教作為教區禮儀生活的主持者,管理使用梵二大公會議前禮儀的責任重回到主教身上。「根據聖座的指導方針,授權在教區内使用1962年彌撒經書的權力屬於主教」。主教應核實教區内使用舊禮的團體,「他們不能否認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和歷任教宗訓導所規定禮儀改革的有效性和合法性」。

手諭規定,本堂將不再舉行舊禮彌撒,將由主教決定舉行舊禮彌撒的聖堂和日期。禮儀中以地方語言讀經,使用主教團批准的翻譯文本,主祭者應是主教所委派。主教也有責任「根據舊禮彌撒對靈性成長的實際效用」來核實應否保留以舊禮舉行彌撒。舉行舊禮彌撒的司鐸不僅要重視禮儀的莊嚴,還要關注到信友牧靈和靈修的層面。主教「要注意不要再批准建立(使用舊禮的)新團體」。

在本手諭頒布後祝聖的司鐸如要以舊禮主持彌撒,「必須向教區主教提出正式申請,主教在諮詢聖座之後才可以授權」。對於那些已經以舊禮舉行彌撒的團體,必須申請主教許可才能繼續使用舊禮。在「天主的教會」宗座委員會時期成立的獻身生活修會和使徒生活團體現在全部由教廷修會部所管轄。

教宗頒布手諭時發表的信件中解釋他修訂過去有過規定的最後一個原因是:「許多人的言語和舉動越來越顯示出,選擇根據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前禮儀經書舉行彌撒的做法,與以他們認為的『真教會』的名義而拒絕教會和其制度息息相關,這是一種相反共融、助長分裂的行為。為了捍衛基督奧体的合一,我被迫取消我的前任們所給予的特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出院,返回梵蒂岡

Photos courtesy Vatican News

2021年7月14日上午,教宗方濟各結束了腸道手術後的住院期,返回梵蒂岡的聖瑪爾大之家。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當天的公告中證實了這個消息。

他對記者們說:「教宗於上午10時30分之後出院,在返回聖瑪爾大之家前,先去了市區的聖母大殿,就如每次牧靈訪問返回後的習慣那樣,在《羅馬人民救援之母》像前祈禱,為手術取得的良好結果謝恩,並為所有病患,尤其是他在這幾天住院時遇到的人懇求聖母的轉禱。」

教宗方濟各7月4日上午主持了誦念《三鐘經》活動,下午住進羅馬傑梅利綜合醫院,晚上接受了預先安排的乙狀結腸憩室狹窄外科手術。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當天宣佈了這個消息。他說教宗於當天下午離開梵蒂岡,前往傑梅利綜合醫院就醫。教宗對外科手術的反應良好。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三鐘經:願人人享有醫療保健服務

圖片:vatican.va

教宗方濟各於7月4日晚在羅馬傑梅利綜合醫院接受手術治療後,繼續留院療養,不克返回梵蒂岡。因此,7月11日的主日誦念《三鐘經》活動,他是在醫院十樓陽臺上主持的。教宗在祈禱活動中特別念及病患,強調免費醫療保健系統的重要性。

教宗首先表示很高興能夠繼續主持主日天的《三鐘經》祈禱活動,而不至於中斷。教宗說:「我感謝你們所有人:我感受到了你們的親近和你們祈禱的支持。我從心底里感謝你們。」

接著,教宗講解了當天主日福音的内容。教宗解釋道:「今天的福音記述耶穌的門徒『給許多人傅油並治癒了他們』(谷六13)。這‘油’也讓我們想到病人傅油聖事,它給予精神與身體的安慰。但這『油』也是那照顧病患的人的聆聽、親近、關心與溫柔。」

「我們所有人,我們每個人遲早都需要這個親近與溫柔的‘油’,以探訪、打電話和伸手幫助有需要的人,我們就可以把這『油』帶給別人。讓我們謹記,按照《瑪竇福音》25章的記述,在最後的審判時,天主詢問我們的一件事將是我們有否關懷照顧病患。」

隨後,教宗提及他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日子,親身體驗到良好醫療保健服務的重要性。他強調:「一個免費的醫療保健確保每個人獲得良好的服務。我們不能丟失這個寶貴的公共福祉,需要保護它。」教宗指出:「這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因為它服務於所有人,也需要每個人貢獻己力。」

「在教會内,有時一些醫療機構因管理不善,經濟狀況不佳,因此,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賣了它。但教會的聖召不是要賺錢,而是提供服務,服務總是無償的。不要忘記這一點:讓我們保護無償服務的公益機構。」

最後,教宗對傑梅利綜合醫院和其它醫院的醫生、所有醫療保健人士和醫院工作人員表示感謝和鼓勵。教宗邀請衆人為所有病患祈禱:「讓我們祈求聖母瑪利亞的轉禱,為所有病患康復祈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9月前往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作牧靈訪問

圖片:vatican.va

「我欣然宣佈,但願天主保佑,我將於今年9月12至15日在斯洛伐克進行一項牧靈訪問。」教宗方濟各7月4日主日在帶領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信友們誦念《三鐘經》之後作了上述表示。他解釋說,在9月12日前往布拉迪斯拉發之前,他將於當天上午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主持國際聖體大會閉幕彌撒。

教宗說:「我衷心感謝為這次旅行正在作準備的人,並為他們祈禱。我們衆人都為這次訪問和籌備這次訪問的人祈禱。」

繼伊拉克之後,這將是教宗方濟各在2021年進行的第二次使徒之旅。他從巴格達返回羅馬途中已向隨機記者們談到布達佩斯之行,説道:「現在我必須前往匈牙利出席國際聖體大會閉幕彌撒,不是訪問這個國家,只是去參加彌撒。但布達佩斯距離布拉迪斯拉發有兩個小時的車程,為什麽不去訪問斯洛伐克呢?事情就是這樣來的。」

教宗在斯洛伐克的行程不只是訪問布拉迪斯拉發,他還要前往其它三座城市。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正如教宗在《三鐘經》活動中所宣佈的那樣,他應國家當局和主教團的邀請,2021年9月12日主日將在布達佩斯出席第52屆國際聖體大會閉幕彌撒;然後在9月12至15日訪問斯洛伐克,抵達布拉迪斯拉發、普雷紹夫、科希策和沙什廷。行程屆時將會公佈。」

2020年12月14日,斯洛伐克總統恰普托娃(Zuzana Čaputová)在梵蒂岡晉見教宗方濟各的機會上正式提出了這項邀請。接見之後,她向媒體表示:「教宗接受了她的邀請,但取決於疫情發展的情況和他的健康狀況。」

在教宗於7月4日親自肯定了這項訪問後,恰普托娃說:「我很高興教宗方濟各接受了邀請。我去年12月在梵蒂岡見到他時,他對我說,他很關切斯洛伐克。這句話從他計劃在斯洛伐克逗留更長的時間,便得到了證實。我認為,在這艱困時期,教宗方濟各的蒞臨對我們衆人將是修和與希望的訊息。」

匈牙利首席主教、埃斯泰爾戈姆-布達佩斯總主教埃爾多(Peter Erdö)樞機對教宗將親臨布達佩斯表達喜悅之情。他說:「我們祈願,教宗的來訪對我們來說是希望的標記,是疫情好轉的新起點。」總主教强調,「教宗願意親自前來主持閉幕彌撒,意義格外重大,因為通常都是教宗派代表出席閉幕彌撒。在上一屆的宿霧聖體大會上,教宗方濟各發表了視頻訊息。」

上一次親臨國際聖體大會閉幕彌撒的教宗是若望保祿二世,那是21年前在羅馬舉行的國際聖體大會。25年前,沃依蒂瓦也是最後一次前來匈牙利訪問的教宗,那時他去了潘農哈爾瑪和傑爾兩座城市。埃爾多總主教說:「布達佩斯只是經過的一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手術後狀況良好,能夠起床步行

圖片: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接受外科手術後的恢復進程良好。他於7月4日在羅馬傑梅利綜合醫院住院接受了結腸手術。」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7月6日在一份公告中如此表示。

公告指出:「教宗方濟各夜間的休息很好,今年早上他吃了早餐,看了幾份報紙,並起來走動一下。」

布魯尼根據教宗的主治醫生的指示補充道:「術後恢復過程正常。例行檢查的結果良好。」

前一天,7月5日布魯尼在一份有關教宗身體狀況的公告中表示,教宗方濟各的狀況良好,頭腦清醒。教宗7月4日晚上在羅馬傑梅利綜合醫院接受了外科手術,

布魯尼說:「教宗整體狀況良好,頭腦清醒,且能自主呼吸。7月4日晚上進行的乙狀結腸憩室狹窄外科手術持續了約3個小時。」

關於教宗在傑梅利醫院停留時間,布魯尼表示:「預計教宗住院時間為7天,除非出現併發症。」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2021年7月祈禱意向:為社會友誼

教宗全球祈禱網絡」(舊稱祈禱福傳會(Apostleship of Prayer,或譯作「祈禱宗會」)是一個全球性的祈禱網絡,引領每一個人與復活的基督建立深刻信賴的個人關係,幫助人在其生命中找到希望與意義。祈禱福傳會成立於1844年,讓年輕人即使在求學時期也要以種種方式作福傳的工作。這些方式包括祈禱以及透過聖體聖事與耶穌基督結合,把每天的生活奉獻給天主。

每月教宗都囑禱一個總意向和一個福傳意向。讓我們每天早上念「每天奉獻禱詞」,為教宗和其他信眾的意向祈禱。

繁體

简体

2021年7月意向

總意向:為社會友誼

願我們能在社會、經濟和政治的衝突中,勇敢並熱情的建立對話與友誼。

每天奉獻禱詞(Daily Offering Prayer)

新版

仁慈的天父,感謝祢恩賜這新的一天,我把今天的一切祈禱、工作、喜樂和痛苦全獻給祢。願這奉獻,聯合你的聖子耶穌聖心,為救贖世界,時時刻刻在感恩聖事中奉獻自己。願在聖神內,偕同教會之母-聖母瑪利亞,為祢的聖愛作證,並為本月內教宗託付給我們的意向祈禱。阿們。

God, our Father, I offer you my day. I offer you my prayers, thoughts, words, actions, joys, and sufferings in union with the Heart of Jesus, who continues to offer himself in the Eucharist for the salvation of the world. May the Holy Spirit, who guided Jesus, be my guide and my strength today so that I may witness to your love. With Mary, the Mother of our Lord and the Church, I pray for all Apostles of Prayer and for the prayer intentions proposed by the Holy Father this month. Amen.

舊版

耶穌,我依靠瑪利亞無玷聖心,將我今日祈禱、事工、喜樂、憂苦,連同世上的彌撒祭獻,全獻給祢,為所有祢聖心的意向:靈魂的救贖、罪過的補贖、基督徒的合一,以及我們主教和所有祈禱福傳會員的意向,和本月教宗所囑禱的意向。阿們。

O Jesus, through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I offer You my prayers, works, joys, and sufferings of this day in union with the Holy Sacrifice of the Mass throughout the world. I offer them for all the intentions of Your Sacred Heart: the salvation of souls, reparation for sin, and the reunion of all Christians. I offer them for the intentions of our bishops and of all Apostles of Prayer, and in particular for those recommended by our Holy Father this month. Amen.

更多影片: thepopevideo.org

相關資料

教宗公開接見:如果我們跟隨天主,生命中就絕無偶然的事

圖片:vatican.va

2021年6月30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的達瑪索庭院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信友們在場參加。在以聖保祿《迦拉達書》為主題的新一輪要理講授中,教宗論述了這位使徒的聖召,他從「迫害基督徒的人」成為福音的宣講者。教宗說:「天主編織我們的歷史,如果我們懷著信賴接納祂的救恩計劃,祂的恩寵就能轉變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看到新道路。」

教宗强調:「保祿宗徒寫這書信的目的是在重申福音的新意 。藉著他的宣講而建立的迦拉達教會當時在内部起了爭論,有人也對他的宣講產生懷疑(參:迦一1-16)。保祿的説理並不基於他的誹謗者使用的論據,而是飛得高,如此也為我們指出在團體内部出現衝突時理應持有的態度。」

教宗解釋道:「保祿在末尾才提到爭執的核心是關於行割損禮,猶太教最重要的傳統。保祿作出 更深入的選擇,因為這關係到福音的真理和基督徒的自由。他不停留在問題的表面,不像我們經常所做的那樣,試圖立即找到解決途徑,幻想使各方達成妥協。福音卻不是這樣運作的,保祿宗徒選擇走更需要花費努力的道路。」

「事實上,保祿在信中表明他所尋求的不是人的贊同,而是天主的贊同,因為如果我還求人的歡心,我就不是基督的僕役(同上,10節)。正因為如此,他提醒迦拉達人做真正的使徒不是憑著自己的功勞,而是蒙天主的召叫。他敘述自己蒙召和皈依的經歷是與復活的主在他去大馬士革途中的顯現息息相關。」

「保祿談到,他此前强烈迫害過天主的教會,竭力想把她消滅;我在猶太教中比我本族許多同年的人更為激進,對我祖先的傳授更富熱忱(同上,13-14)。」

教宗說:「他一方面强調自己是凶猛的迫害者,另一方面則凸顯了天主對他的仁慈,讓他得以徹底轉變,以致衆人皆知。即使未親自見過他的人也知道,他過去是個迫害者,如今則宣講曾經想摧毀的信仰。」

教宗表示:「保祿是個自由的人,他自由地宣講福音,也自由地坦承自己的罪。『我曾是這樣的』,換言之,真理使内心獲得自由,這是天主的自由。重溫這段歷史,保祿充滿驚奇和感激,好似要告訴迦拉達人,除了成為宗徒外,他會成為一切。」

「的確,保祿從孩童起就被教育成無可指摘的遵守梅瑟法律的人,以後又打擊基督的門徒。但萬萬沒有想到,天主以恩寵向他啓示了死而復活的聖子,讓他在外邦人中成為祂的宣講者。」教宗感嘆道:「上主的道路難以預測!我們每天都在親身經歷著,若我們回想上主召叫我們的時刻,便尤其如此。」

教宗指出:「我們絕不可忘記天主進入我們生命的時間和方式:要將那與恩寵的相遇牢記在心思意念中,那是天主改變我們生活的相遇。在上主偉大的作為面前,我們多少次在詢問自己:『天主怎能用一個罪人、一個脆弱和軟弱的人來實現祂的旨意呢?』這絕非出於偶然,因為一切都在天主的計劃中。」

教宗最後總結道:「天主編織我們的歷史,如果我們懷著信賴回應祂的救恩計劃,我們就會有所發現。召叫總是帶來一項我們要履行的使命;因此我們應邀認真地做好準備,曉得是天主在邀請我們並以祂的恩寵來扶助。我們要讓這個意識來引領自己:恩寵轉變人的生命,使這生命堪當為福音服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方濟各:效法伯多祿和保祿,做自由和謙卑的人

圖片: vatican.va

2021年6月29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大殿中央大祭台主持隆重彌撒,慶祝聖伯多祿及聖保祿宗徒瞻禮。在遵守衛生安全的規範下,衆多信友、主教和樞機參禮,由加采東都主教厄瑪奴耳率領的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代表團也在場,每年這個代表團都在這個機會上前來羅馬參加慶祝大典。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提到兩位宗徒的見證,指出:「在他們的歷史中沒有將他們的才幹置於中心,而是與基督的相遇改變了他們的生命。他們體驗了使他們獲得痊癒和自由的愛,因此成為使徒和幫助他人獲得釋放的司祭。教會需要的正是獲得自由,我們總是需要獲得釋放,因為唯有自由的教會才是令人相信的教會。」

教宗强調:「伯多祿和保祿是自由的人,因為他們獲得了自由。伯多祿是加里肋亞的漁夫,他首先因耶穌無條件的愛,從感到不適合及失敗的苦楚中釋放出來。」

「他雖然是老練的漁夫,也多次在深夜中體嘗到一無所獲的失敗苦味,在空網面前試圖放棄;雖然剛烈和衝動,卻經常被嚇住;雖然是上主的熱心門徒,卻不斷依循塵世的邏輯來推理,無法理解和接納基督的十字架的意涵;雖然說準備為耶穌捨棄生命,卻一聽到自己被懷疑是祂的門徒,就出於害怕而背叛了老師。」

「儘管如此,耶穌還是不求回報地愛了他,將賭注壓在他身上。耶穌鼓勵他不要屈服,再次把網撒在海裡,鼓勵他在水上行走、勇敢地注視自己的軟弱、在十字架的路上跟隨祂、為弟兄們捨命,以及牧放祂的羊群。就這樣,伯多祿“掙脫了恐懼,以及只依靠人性安全和為世俗操勞的心態。」

「耶穌賦予伯多祿勇氣,使他敢於為一切而冒險,並且樂於做漁人的漁夫。耶穌特別召喚他堅固眾弟兄的信德,因此伯多祿的經歷是一段開放、獲得自由、折斷枷鎖,以及走出緊閉的監獄的歷史,如同以色列子民脫離埃及奴役的重軛那樣。」教宗說:「伯多祿經歷了逾越,上主使他擺脫了禁錮。」

「同樣,保祿宗徒也體驗了基督使他獲得的自由。他被奴役的狀況更為沉重,那是他的自我、固執於傳統和瘋狂迫害基督徒的宗教熱忱。」教宗說:「保祿是個粗暴的人,基督使他獲得釋放。」

「在形式上奉行宗教和拔出利劍來維護傳統,不僅無法使他向愛天主和愛弟兄開放,反而令他變得强硬。他是個基要主義者。天主將他由此解救出來;天主卻未使他免去諸多軟弱和困境:使徒工作的辛勞、身體上的病痛、遭受暴行和迫害,以及遇到翻船和飢渴,這些使他的福傳使命結出更豐碩的果實。」

教宗說:「如同伯多祿那樣,我們必須在有時我們的挫折面前掙脫失敗感;從令我們無法行動和膽怯的恐懼中釋放出來,切莫封閉在我們的安全感和喪失先知性勇氣的狀況。如同保祿那樣,我們必須脫離外表的偽善,不以俗世的力量,卻以給天主騰出空間的軟弱來使自己立足;擺脫使我們變得僵化和固執的宗教儀式,從與權勢的曖昧關係和生怕不被瞭解和受攻擊的憂慮中釋放出來。」

最後,教宗將他的思緒轉向將要領受羊毛肩帶的總主教們。他說:「這個與伯多祿合一的標記提醒牧者的使命是為羊群捨去性命。」然後他問候了巴爾多祿茂一世派遣的大公宗主教代表團,説道:「基督信徒分裂的惡表造成彼此的距離,在擺脫這距離的行程上,你們的光臨是我們合一的寶貴標誌。」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 vatican.va

蜘蛛俠在梵蒂岡拜會教宗方濟各

圖片:Vatican Media

蜘蛛俠真是一位善良的超級英雄,平時在公司裡是個平凡無奇的職員,但是他一戴上頭罩、穿好蜘蛛俠的服裝,就搖身一變、成為陪伴住院病童的開心果。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6月23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蜘蛛俠不僅獻給教宗方濟各一個超級英雄的頭罩,還向教宗「揭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是今年28歲的維拉狄塔(Mattia Villardita),他的下一個任務是前往杰梅利綜合醫院的兒科病房。這是意大利駐梵蒂岡公共安全監察局推動的活動,意大利國家警察樂隊也參與其中。維拉狄塔說:「真正的超級英雄是那些受苦的孩童和家屬,他們懷著無比的希望努力奮戰。」

維拉狄塔將自身的經歷娓娓道來。他說:「我穿上蜘蛛俠的服裝,是為了讓住院的病童能展露笑顏: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自己罹患了先天性疾病,19年來多次進出熱那亞兒童醫院。而我小時候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時,若能見到蜘蛛俠爬窗進來,我肯定會很高興。」為此,維拉狄塔「在心中」變成了蜘蛛俠,並加入了「醫院走道的超級英雄」協會。他解釋說:「我們是一群投身於志願服務的青年,恰好穿著『英雄』的服裝,帶給兒科病房一些輕鬆歡快的時刻。四年前的聖誕節,我第一次戴上這頭罩:當時我必須送一台電腦到醫院,於是我創造了某種方式來逗樂那些跟我小時候處境一樣的孩子。」

即使是在封城時期,這位蜘蛛俠依然善盡職責。維拉狄塔表示:「我不能親自探病的那段期間,我打了超過1400通視頻電話。」維拉狄塔關切病童的情況,與他們的父母親保持聯繫,就算他們出院回家也不例外。這位蜘蛛俠說:「我們舉辦驚喜派對,或者採用更簡單的方式,送個披薩上門。」

圖片:Vatican Media

去年,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向維拉狄塔授予了榮譽獎章,理由是「他為了別人的益處做出富有想像力的創舉,在減輕最年幼的住院病童的痛苦方面貢獻良多。超級英雄的最完美定義,或許就是試圖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晉見教宗後,這位蜘蛛俠於當天下午前往杰梅利醫院,探訪纖維肌痛患者和照顧他們的醫護人員和牧靈工作者。為此,教宗方濟各當天上午懷著關懷之情,向杰梅利醫院的病患和醫護人員給予鼓勵。

除此之外,教宗當天上午在公開接見活動中也問候了高齡95歲的阿爾芭(Alba)奶奶,她在孫子的陪同下,滿懷熱情地前來晉見教宗。此前,她成功抗擊了新冠疫情。她的見證是今年7月25日、世界祖父母和年長者日的一大亮點。

圖片:Vatican Media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