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舉行第二次全體大會:青年是整體生態的主角

  

CNS photo/Paul Haring

「泛亞馬遜地區世界主教會議特別會議」專頁

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最後文件》編撰組當選成員分別是:巴西羅賴馬主教達席瓦爾(Mario Antonio Da Silva)、秘魯主教團主席及特魯希略總主教卡夫雷霍斯(Héctor Miguel Cabrejos Vidarte)、哥倫比亞瓜維亞雷河畔聖何塞主教卡多納(Nelson Jair Cardona Ramírez),以及玻利維亞聖克魯斯-德拉謝拉總主教瓜爾貝蒂(Sergio Alfredo Gualberti Calandrina)。除了這四位神長以外,編撰組成員還包括組長、世界主教會議總發言人胡默斯(Claudio Hummes)樞機等人,以及教宗將於未來幾天欽點的另外三位人選。

隨後,世界主教會議第二次全體大會也選出了四位新聞組成員。他們分別是:巴西欣古屬地監督區榮休監督克勞特勒(Erwin Kräutler)主教、厄瓜多爾普約宗座代牧科夫(Rafael Cob García)、委內瑞拉阿亞庫喬港前任宗座代牧迪瓦松(José Ángel Divassón Cilveti),以及意大利司鐸、《公教文明》期刊主編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這四位神長要加入由聖座傳播部部長魯菲尼帶領的團隊,原有成員包括泛亞馬遜教會網絡執行秘書洛佩斯(Mauricio López Oropeza)等人。

選舉結束後,便進入與會神長發言的環節。首先,神長們依循2018年以青年為題的世界主教會議的脈絡,省思了青年在整體生態方面作主角的重要性;比方說,瑞典青年運動者格蕾塔(Greta Thunberg)和「為氣候罷課」活動。今日的青年警覺到,需要與受造界建立新的關係,一種關心地球苦難的關係。為此,環境議題也具備大公運動和宗教交談幅度,教會理當視之為積極的挑戰。教會應當與青年對話,協助他們作出正確的分辨,以免他們把守護受造界當成純粹的「環保時尚」口號。事實上,環境保護是攸關人類和地球生死的議題。

此外,含水層遭到化學汙染也是一大問題。與會神長們呼籲保護含水層,好讓原住民能長久生存,維護文化,走新的福傳道路。神長們多次提到大規模的工業開採活動,並且格外擔憂某些企業的濫採會對原住民造成嚴重影響。因此,主教們多次重申,務必尊重人類和環境的權利,因為真正的整體生態需要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新平衡。再者,氣候變化也是正在擾亂受造界的一大問題。氣候涉及全球福祉,為了後代子孫的益處,務必加以保護。主教們因此籲請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在高度工業化的國家尤其如此;發達國家要為汙染負起最大的責任。

在教會的使命方面,與會神長們省思道,務必跨越過去幾個世紀大多數傳教工作中的殖民主義形式,促使亞馬遜地區的文化身分得以保存:事實上,每個文化都對教會的至公性有所貢獻。教會宛如複雜的生態系統,「在靈性層面具備美妙的生物多樣性」,它體現在不同的團體、文化表達中,以及在奉獻生活和教會職務的各種形式上。與會神長多次引用聖保祿宗徒為例,他是首位推動本地化的宗徒,成了「眾希臘人中的希臘人」。

另外,主教們也反省了原住民的禮儀:教會慈愛地考量所有與迷信無關的一切,以期它們能與真正的禮儀精神相協調。為此,神長們建議在亞馬遜地區展開原住民團體分享經驗的進程,包括他們如何以本地化的方式舉行聖洗聖事、婚配聖事和聖秩聖事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有人進一步提議在正確的神學、禮儀和牧靈分辨下,以試行的方法,思索建立天主教亞馬遜禮來活出並慶祝在基督內的信仰。

最後,與會神長們談論了「通過考驗的男性」這個問題。按照《工作文件》的敘述,這是一種在司鐸格外短缺的地區確保信友經常能領受聖事的提案。有與會者稱之為合理的需求,但這並不影響天主教拉丁禮教會規範的司鐸本質及其與獨身生活的關係。無論如何,與會者建議針對原住民的青年聖召進行牧靈工作。這有助於亞馬遜偏遠地區的福傳,以免造成有些人時常能親近聖體聖事,另外某些人卻長期缺乏生命之糧。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