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接受墨西哥電視台專訪,論及聖座與中國彼此接近的關係

  

資料圖片(攝於2015): Valentina Alazraki, @valentina.alazraki.mexico (Facebook)

教宗方濟各日前接受了墨西哥電視公司(Televisa)派駐梵蒂岡記者阿拉斯拉基(Valentina Alazraki)女士獨家專訪,談及教宗關心的眾多議題,其中包括移民問題、教會打擊各種侵犯的努力、對教宗話語的曲解,以及聖座與中國彼此接近的關係。

聖座與中國彼此接近的關係

針對中國議題,教宗表明:「我對中國懷抱夢想,我很愛中國人。」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簽署了臨時性協議後,去年10月有兩位中國大陸的主教前來梵蒂岡參加世界主教會議。教宗說:「他們一人來自地下教會,另一人來自愛國教會,已經彼此視為弟兄,前來這裡探訪我們。這是重大的一步。他們深知既要熱愛祖國,也要照顧天主教的羊群。再者,與中國的文化交流也令人印象深刻,我們也在那裡設立了梵蒂岡展館。」

在雙方彼此接近的進程中,教宗指出,中國也「接受了在某些領域專精的天主教司鐸擔任中國大學教授的職務。換句話說,從文化的角度來看,雙方關係良好」。至於中國天主教徒對這份協議的反應,教宗表示,「大部分的天主教徒此刻為合一感到高興,他們向來團結一心。或許某些領導者感到不受重視,這很正常。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匈牙利敏真諦事件,有些人認為,保祿六世在敏真諦樞機的議題上進行了談判,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對外政策的一切微小步伐中,有人覺得被排除在外是正常的情況;這是實情,但僅有少數人如此。事實上,今年在每座聖堂,大家一起慶祝了復活節,沒遇到麻煩。」

移民問題

談到教宗極為關切的移民問題,教宗強調了「接納、陪伴、促進與融合」的重要性。歐洲許多國家和美國對移民關閉大門,教宗指出,「顯然,國與國之間互不交談,但受苦的是誰?是最弱小的移民」。有人會問:「教宗今天為什麼密切關注移民,老是在談移民問題?」貝爾格里奧教宗說:「因為這是眼前棘手的問題。但是教宗持續談論生命、反對墮胎,我談過不少艱難的課題,我是在重複教會一貫的教導。換言之,我沒有顧此失彼。」

教會打擊侵犯行為

教會當前的一大要務是保護兒童和脆弱的成年人,預防並打擊各種形式的侵犯,包括性侵犯和濫權等。為此,教宗今年2月在梵蒂岡召開了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在這次專訪中,教宗方濟各講述這次會議的感觸,說:「我至今感受到極為深厚的教會共融,教宗與主教們同在。再者,他們的嚴肅態度也令我記憶猶新。有些人從第一天就嚴肅地應對問題,另外有些人第二天意識到事態嚴重遂認真以對。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得到了妥善處理,省思成果良多。而在會議之前,我印象深刻的是發給你們大家的那份對策和提議列表。那些提議早已提出,現在正在落實當中。最後,我也感受到與全體主教團結一致,同心協力打擊侵犯,竭盡所能解決各種腐敗的問題。」

關於教宗話語遭到曲解

接著,教宗提到自己的話語遭到曲解的情況。教宗說:「有一回,記者們在飛機上問及有同性戀傾向者在家庭中的融入,事後我對媒體報導的方式感到憤怒。我當時是這麼說的:同性戀者有權利留在家裡,父母有權利承認那個孩子是個同性戀者,絕不能把任何人趕出家門,或是讓他活不下去。」

「我還說了另一件事:當我們看到成長中的青少年有些徵兆時,我原本要說的是,必須送他們去『專業人士』那裡,卻順口說出『精神科醫師』。結果那篇報導的標題寫著:『教宗送同性戀者去精神科。』這不是真的!另一次,記者問了我同樣的問題,我重申:他們是天主的兒女,有權利擁有家庭,僅此而已。我解釋了口誤用錯詞彙,那不是我的本意。當你們發現不合常理的事,你們不能斷章取義。我說的是擁有家庭的權利,這番話並不代表准許同性性行為,絕對不是如此。」

關於這點,記者阿拉斯拉基女士向教宗指出:「您的話語多次被斷章取義,這也是媒體的壞習慣。您在首次牧靈訪問中說的那句名言:『我是誰,怎能作出判斷?』您前面還有一句,說:『我們早就知道教理怎麼說。』後來,大家把前一句都忘了,只記得後半句:『我是誰,怎能作出判斷?』於是,這也在全世界同性戀者團體裡激起了許多期待,因為他們認為您要向前邁進。」對此,教宗方濟各強調,「教理始終如一」。教宗說:「我一直捍衛教理。同性婚姻法律令人費解,針對同性婚姻進行理論是不合邏輯的。」.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