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教會議會前會議:香港教區代表首天分享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

【鹽與光電視】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於2018年3月19日至24日在羅馬召開第15屆世界主教會議常規會議的會前會議,邀請世界各地的青年前來與會。來自大中華地區的青年代表有3位,他們分別台灣的馮筱嵋、香港的陳卓羚、中國太原教區的 PengLi Ren。香港教區代表陳卓羚(Charlene)在首天(3月19日)會議後向本台作了以下的分享:

問:是否第一次到羅馬,這次心情如何?

答:

這次是我第一次來羅馬,第一次來到意大利。其實心情是非常興奮,特別是因為今次是代表香港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提前會議,所以整件事為我意義是很大的。因為它並不是一個旅行,也不是一次朝聖那麼簡單,而是有一個責任,那個責任就是要將香港青年的聲音、現在的狀況、他們的渴求,希望在會議討論中帶出來。當然能夠踏出羅馬,甚至梵蒂岡這篇土地,為我本身已經很振奮,因為真的未曾到訪,加上整個會議期間我們也有些時候去觀光,會議後,我也逗留多一、兩天去不同的教堂、地方朝聖,所以真是很興奮!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

問:見到世界各地青年在同一地方,有什麼感想?

答:

今天是正式第一天會議。由昨天開始已經接觸不同世界各地的青年,開始時感覺是有些像之前參與過的世青、亞青的感覺,即是很多青年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語言,但是今次感覺特別大,因為每一個國家只是有一個或者最多三、四個的代表與會,所以你一定在會談話中已經接觸不同的國家,來自五大州。真的! 有些是很少接觸到的,例如中東國家的青年、非洲的青年、老撾的,我們見到有一位來自亞洲的老撾代表,所以感覺十分特別。

因為大家也嘗試用同一個語言,即英語,但是確實不是每一個也懂得英語,有大部份人都是用意大利文、西班牙語、法語。其實這些語言我也不懂,所以很特別,在大家於語言上很努力地去溝通時,其實大部份人都不是用自己母語去溝通的時候,你會感覺到大家那份熱情和那份渴求去接觸不同國家的人,加上在這裏有很多機會一對一與不同國家的青年去討論,在一對一的過程中,我們才能夠更加詢問關於他們國家的歷史、背景、文化、宗教上的挑戰等等,其實大家也很願意去分享。

問:第一天會議討論了什麼?

答:

今天的會議主要是討論青年人的現況。從幾個方面:包括「青年人如何建立自己的身份」、「青年與別人的關係是怎樣的」、「青年人有沒有夢想? 青年有如何實現夢想?」、「科技又如何影響青年人的生活和信仰?」,最後是「在尋求生命意義裏,青年在面臨什麼的挑戰?」。

我們有300位青年代表,共分了20組,每組有10多位組員,每組也會有一個引導員來帶領討論。我的組別特別去討論「科技如何影響青年」。其實很明顯,這是一個非常世界性的現象,就是智能電話十分方便,由兒時開始已玩電話,甚至坐在你旁邊的家人,也是在用 “WhatsApp” 來與他溝通,但是其實他正正坐在你旁邊。再者,社交媒體如何釐定青年人的身份,在其中他們是建立自信的自己,還是一個自卑的自己? 其實很多社交媒體、科技,真的十分影響,甚至負面地影響青年人自身的身份和人際關係。

我們也談論到夢想。夢想在每一個國家、地方,每一個青年其實都一定會有夢想,但是大家也會不約而同地表示越來越不敢去發夢,這個也是香港在發生的事。沒有勇氣去發夢或夢想,不敢去想。未必達成到的的原因有很多,一來很多都表示我們也在掙扎,掙扎在基本生活,即有一個穩定的居所、合適的生活,這些是基本的,我們還未有這些事的時候又說什麼夢想呢? 其實很多國家也正面臨這個問題,所以青年人不是沒有夢想,但是也要有一個安全、舒適或者是一個醞釀到夢想的環境之下,才能夠談及夢想或者才能發展他們想做的事,這些也是今天大家比較着重討論的範圍。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

問:與教宗會面,為妳最深刻是那個訊息,為什麼?

答:

今天我見到教宗! 他來到我們中間演講和對談,其實他分享很多的說話也很觸動,為我很大的感覺就是他十分強調是鼓勵我們青年人 “Speak with courage with no shame!”。因為他相信我們青年人是有想法的,我們是有感覺的,他鼓勵我們要勇敢地說出。實在很多青年試過說了出來給人們譏笑、「潑冷水」或者是說出來根本沒有人聆聽,其實是很沮喪的,但是教宗鼓勵我們要繼續勇敢去發言,所以我很希望這個是一個氛圍,不是單單一句說話而是一個氛圍。如果教會能夠接納、包容或者真的鼓勵青年去說出他們想說的,或者是他們的想法,其實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為青年人其實預備好去發言,去說出他自己一些想法。教宗鼓勵我們要勇於發言,這個是他不斷重複和強調的。

另外,有一個位置也非常深刻,教宗提到在聖經中所提及的青年人,他們並不是一些大人物,他們不是一些很厲害的人,他們甚至是一些罪人,但是天主正正召叫他們去為天主做一些事情,而他們也十分樂意地去回應天主的召叫。教宗提醒我們很多時候天主揀選為他做事的人,是一些可能是很普通的人,即不是一些大人物或者很厲害的人才有資格同天主做事,而是我們每一個人。因為也是天主的肖像而造成的,也是天主的子女,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被天主去召叫,所以我覺得教宗都回應召叫這一事。我們青年人有沒有開放我們的心,去聆聽天主? 有沒有召叫我們去為祂做事? 會否覺得自己不足、不夠好而抹煞了其實能夠為天主做更多事的機會呢? 所以,其實很多地方我也很深刻的。

圖片提供:陳卓羚Charl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