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四旬期避靜:在祈禱中為天國奮鬥,明認罪過並求天主施恩

CNS photo/Vatican Media

祈禱的課題貫穿了教廷各部門首長在2020年3月5日的四旬期避靜活動。當天上午和下午默想的主題分別是「作戰與祈禱」,以及「轉求」。帶領默想的耶穌會士博瓦蒂神父強調,每個人要按照所領受的聖召、恩寵,以及這份恩寵衍生的義務,省思上主對自己的要求。

博瓦蒂神父指出,「在生病、受傷和被遺棄的當今社會,面對種種迫切而沉痛的需求,眾多服務在催促著司鐸」,但是蒙上主祝聖的司鐸,絕不該忘記本質。「祈禱不僅是聆聽天主的條件,更是一項使徒職務,因為其特質在於接納、辨認恩寵」。

當天上午默想的經文顯示出,以色列人在與阿瑪肋克人作戰時,梅瑟「持續祈禱,而且他的祈禱極其有效,具有拯救的力量」(參閱:出十七8-15)。博瓦蒂神父表示,今日的「阿瑪肋克人」,也在襲擊天主子民中「最弱小的人」,也就是疲憊又虛弱的子民。在歷史上,「教會的敵人具備多種樣貌,有時是政治和司法勢力,有時是散播仇恨並扭曲基督徒信念及生活態度的假先知」。

教會今天必須「為天國打一場好仗」,因此我們要思索該運用哪些工具。博瓦蒂神父指出,「面對假先知,以及相反福音的教條和行為的侵略浪潮,我們若不想變成無知又不負責任的人,就必須充實人文和宗教知識,以便於作出適當的分辨」。再者,「傳統機構或許也需要勇敢的變革」,所以「聖職人員及平信徒的人文和靈修培育今天顯然成了使徒工作中的當務之急」。

在當天下午的默想中,博瓦蒂神父表明,「轉求」意味著「懷著慈愛出手援助」那些「需要天主的寬恕及修和」的人。梅瑟懇求天主不要發怒消滅以色列子民(參閱:出卅二7-14),這個事跡令人明白,「唯有在祈禱中,在與上主面對面相遇時,才能真正認出」罪,理解「罪的嚴重性」。一個人在祈禱中領悟到罪的「危險性」,他「仰望並聆聽天主」,感到需要天主「施予慈悲」。

事實上,《聖經》教導我們,「天主在我們開口祈求前,就先滿足我們的願望,祂懂得我們的所需」。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懇求,「因為我們這樣才會意識到自己的需求」,向祂展現「我們的創傷和痛苦,好能感受到祂賜予的憐憫,體嘗到祂的愛」。

博瓦蒂神父最後論及《瑪竇福音》第十八章,指出「在教會內負有責任的人」蒙召懷著「慈父般的態度」,關切「最弱小的人」,捍衛、促進他們的權益,引領他們向善。亡羊的比喻也傳達出同樣的訊息(參閱:路十五4-7)。羊之所以丟失,是因為牧者缺乏「警覺心和牧靈關懷」。「弱小者的脆弱與牧者的疏忽緊密相連」,但這個比喻並不停留在傷心的結局,而是激勵「牧者起身前去尋找迷失的羊」。換句話說,就是「幫助罪人迷途知返」。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聖座四旬期避靜:梅瑟在祈禱中與天主建立友誼的經驗

聖座四旬期避靜:瞭解自己好能重,牢記初愛才會永遠跟隨上主

聖座四旬期避靜:聽從天主的聲音,別抗拒恩寵、缺乏信德

聖座四旬期避靜:天主在黑夜中彰顯慈愛,在曠野中考驗我們

聖座四旬期避靜:天主在黑夜中彰顯慈愛,在曠野中考驗我們

圖片:Vatican Media

2020年3月4日,教廷各部門首長繼續在羅馬近郊阿里恰小鎮進行四旬期避靜默想,教宗方濟各則在梵蒂岡與他們同步參加這項活動。帶領這次避靜活動的耶穌會士博瓦蒂(Pietro Bovati)神父當天反省了兩個主題:「穿過黑夜」和「在曠野中行走」。他說,黑夜能讓我們感到恐懼,曠野則是我們經受考驗和天主彰顯慈愛的場所。

穿過黑夜

博瓦蒂神父首先論及「穿過黑夜」的主題,他指出:「在《出谷紀》(十四1-31)和《瑪竇福音》(十四22-32)中都記述了這個經驗。『黑夜』將我們帶入一種感到不安和迷惘的不明朗景象,我們因此心生疑惑和恐懼,請求救援。『黑夜』也是天主大顯奇跡的場所,讓我們體驗這段需要穿越的行程乃是一條窄路,令人望而生畏。人們害怕,因為他們感覺到自己是灰土,如同田間的小草,生命極短暫。這是每個人的經驗。在這種情況中,人們體驗到失望,好似天主和祂的見證人作出的神聖許諾都失去了效力:他們原以為走在一條有希望的道路上,而事實上卻發現處在一種比過去更糟糕的境況。」

博瓦蒂神父表示:「今天的人也如此,他們把福音勸言視為失敗者追隨的方向。在這條路上試著行走的人感到畏懼、沮喪,而且經常失望,因為他們看不到應許的益處。因此,屬於天主的人具有一項使命,這就是給猶豫不決的人加油,藉著對天主的信德激發他們的勇氣,幫助他們全心信賴上主,依靠祂的臨在和作為。」

「在《瑪竇福音》的記述中,門徒們在夜晚因船隻受風浪顛簸快要下沉而驚慌失措,他們看到耶穌在海面上行走不但沒有感到安心,反而更加害怕,認為祂是個妖怪。耶穌首先鼓勵他們說:『你們不必害怕!』這也是今天見證天主之愛的人應有的行為。他們應對別人說:『我愛你們,為你們帶來上主的慰藉。』耶穌也邀請伯多祿在水面上行走,這也在邀請整個教會走向祂,戰勝恐懼和那企圖淹沒人類受造物的死亡勢力。」

在曠野中行走

談到「在曠野中行走」的主題,博瓦蒂神父指出:「在《出谷紀》的記述中,曠野是上主啓示自己的場所,祂是與以色列結盟約的天主,信實的天主,同時也是使所有宇宙力量臣服在祂權下的全能君王。(十五22-十六8)上主是救恩史的創造者,但祂賜予人自由意志,願意人與祂合作,否則便是抗拒祂。」

「以色列子民40年在曠野行走的歷史也表達了我們的現實生活,我們必須以順從和負責任的態度承擔起行善的任務,好似我們的手是天主的手。曠野也是生命的象徵,這是一段可能受到試探的時間,是我們人的時間。天主讓祂的子民受到試探,是要讓他們在信德上成熟,然後去幫助那些經受考驗的人,好似梅瑟那樣。」

博瓦蒂神父在此提出一個新觀念,他說:「在聖經的記載中,上主在那個地方將一道法律和一項規定强加給百姓。這表明在救援行動中需要灌輸服從上主的思想。因此,在愛中傳授愛,形哀矜中也讓神哀矜進入人的心靈,幫助他們相信天主和天主施予愛的作為。」

博瓦蒂神父最後總結道:「福音中關於公審判的章節所著重的只是一件事,即是否幫助了有需要的弱小者(瑪廿五31-46)。因此,這需要我們做出具體行動,不但關懷受苦者的肉身,也應照顧他們受苦的心靈。如何在最卑微者身上看到耶穌?若我們愛那看不見的,至死奉獻自己,我們就生活在善的圓滿中,就會得到生命之父的降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聖座四旬期避靜:梅瑟在祈禱中與天主建立友誼的經驗

聖座四旬期避靜:瞭解自己好能重,牢記初愛才會永遠跟隨上主

聖座四旬期避靜:聽從天主的聲音,別抗拒恩寵、缺乏信德

聖座四旬期避靜:在祈禱中為天國奮鬥,明認罪過並求天主施恩

聖座四旬期避靜:梅瑟在祈禱中與天主建立友誼的經驗

圖片:Vatican Media

「在與天主的關係中,我們可以是行禮如儀的聖職人員,也可以是天主的朋友,關鍵在於我們如何祈禱,這是受造物與造物者建立關係的唯一操練。」

2020年3月1日下午,神學家博瓦蒂(Pietro Bovati)神父在羅馬近郊阿里恰小鎮的避靜默想中强調了上述思想。教廷各部長首長參加了今年四旬期退省活動,教宗方濟各因感冒留在梵蒂岡的聖瑪爾大之家聆聽博瓦蒂神父的講道。

博瓦蒂神父在開講前宣讀了教宗的一封短信。教宗寫道:「我在這裡陪伴你們,在自己的房間參與避靜,聆聽博瓦蒂神父的講道,我非常感謝他。我為你們祈禱,你們也要為我祈禱!」

之後,博瓦蒂神父進入當天的默想主題,談到:「祈禱是沿著天主的蹤跡行走的一段旅程,梅瑟就是這種祈禱的典範。」

梅瑟進入會幕時,雲柱降下,停在會幕門口,表示至高者「來與他談話」(參:出卅三7-10)。博瓦蒂神父解釋說:「這段記載顛覆了我們對祈禱的觀念。我們以為祈禱是人向上主説話,幾乎是一種誦念。真正的祈禱則是一種先知般的經驗,那是人在靜默中聆聽上主聲音的經驗。換言之,祈禱就是《聖經》上所説的,上主同梅瑟面對面地談話,就如同人與朋友談話一樣(同上:11節)。」

「祈禱帶來的首要功效就是與天主具有一種非凡的親密關係。親近天主與通曉宗教事務毫無關係,也不需要高深的神學或聖經學問。這種親密關係是真正祈禱的獨特果實,讓人看到、體味天主的慈愛計劃,祂準備具體、隨時和慷慨實現的仁慈意願。缺乏這種親密經驗,就沒有真正的信仰生活,頂多只是以聖職為行業。」

「顯然,這種親密關係並非一時形成,而是一段行程的終點。在某種意義上與梅瑟藉著荒野的經驗得以改變容貌的經驗相似(出三2)。」博瓦蒂神父指出:「為與天主建立密切的關係,我們需要不斷體嘗火的經驗。荒野能代表人的脆弱、軟弱和貧乏,但如荊棘的情況一樣,它能激起持續不斷的生命:火焰。」

「這不是只憑著一些虔誠的操練來重新燃起我們内心的少許熱火,而是透過不斷尋求真理和心靈的真誠開放來接受耶穌帶給世界的恩典。耶穌來到世界上大聲疾呼:『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路十二49)。」

「今日世界仍然需要這樣的火焰,需要讓神性的力量治癒所處的悲慘狀況,這是只有天主才能賜予的力量。」

博瓦蒂神父最後表示:「教會始終渴望在精神上煥然一新,蒙召走上不只是限於紀律和行政上的改革進程。我們現在憑著自己的責任意識所能做的,乃是『上到樓房』如同《宗徒大事錄》所敘述的那樣,在隱秘中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謙遜地期待聖神的力量,祂將依照許諾降臨在所有祈禱的人身上(參:一13-14)。」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聖座四旬期避靜:瞭解自己好能重,牢記初愛才會永遠跟隨上主

聖座四旬期避靜:聽從天主的聲音,別抗拒恩寵、缺乏信德

聖座四旬期避靜:天主在黑夜中彰顯慈愛,在曠野中考驗我們

聖座四旬期避靜:在祈禱中為天國奮鬥,明認罪過並求天主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