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心扉說「亮」話:天主聖三節

瑪竇福音 28:16-20

那時候,十一個門徒就往加里肋亞,到耶穌給他們所指定的山上。他們一看見耶穌,就朝拜了他,雖然有人還心中疑惑。
耶穌於是上前對他們說:「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都交給了我,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

天主聖三節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弟兄姊妹,今天我們慶祝天主聖三節。很多神父說,天主聖三節對於講道的人來說,是個惡夢。因為對於天主聖三這個奧蹟中的奧蹟,我們很難理解,也很難解釋清楚。

關於天主聖三最有名的一個故事就是聖奧斯定曾經耗盡心思想弄清楚天主聖三的道理。有一天聖人在海邊散步的時候,天使藉著一個小朋友的形象顯現給他,在海邊用一個貝殼從海裡舀水,將舀起來的海水一次又一次的倒進沙灘上的一個小坑里。聖人不明白這個小朋友在做什麼。於是就問他說,你在做什麼?小孩子回答說我要把全部的海水都倒進這個小坑。於是聖奧斯定大笑說,你怎麼可能將海水完全倒進這個小坑裡呢?於是那個天使變成的小孩對聖奧斯定說你不也一樣嗎,你怎麼能用你的小腦袋窮盡天主聖三的奧理呢,說完小朋友就不見了。確實,對於天主聖三的奧跡,想要用我們的理智完全的理解,是根本不可能的。 事實上,天主的啟示更多的是要我們相信,要我們活出聖三的愛,而不是完全的理解。

那麼,對於天主聖三,我們就完全的不需要理解嗎?當然也不是。天主也願意我們用我們的理智,盡我們的能力去理解天主聖三的奧蹟。 首先天主聖三是我們信仰的基礎。我們信仰的是一個神,而這個神有三位,聖父,聖子,聖神。 如何去理解一個神又有三位呢?根據聖奧斯定的說法,其實一切受造物都有天主聖三的痕跡。其中人最特別,因為人是天主的肖像。 天主的肖像的意思是說每個人本身就有天主聖三的幅度。舉個例子,我們見到陌生人或向其他人介紹自己時,會說我是誰,我是做什麼的等等。 這個我本身就是天主聖父的層面。然後,我們對這個自己也會有認識,我覺得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覺得我的優點是什麼,缺點是什麼等等。這些對自己的思考,認識就是天主聖子的層面。然後,我們會對自己產生一種愛,一種認同或接納。 比如說,我要好好愛自己,保護好自己,照顧自己。 這個就是天主聖神的層面。所以天主聖三的關係,聖父,聖子,聖神三個層面可以表現在每個人的身上,我本身,和我的思想也就是對自己的認識,我的意願就是對自己的愛,三個層面。但其實只有一個我自己。而對於天主來講,祂沒有身體,所以祂的思想就是祂的自己,祂的意願,或者說祂的愛也是祂自己。 所以天主是三位,但是一個天主。我不能再繼續講了,再繼續講,自己都亂了。

說了這麼多什麼意思呢?主內的兄弟姊妹們,我們每個人本身就是天主聖三的宮殿。天主居住在每個人內心最深處。我們總喜歡到外面去尋找天主。天主在這裡,天主在那裡。不,天主就在我們的心中。在今天的福音中,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每次我們劃十字聖號的時候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就是在提醒自己,天主的臨在,天主在我心中。在街上,沒有聖堂。我們就是聖體龕,因為天主臨在我身上。工作的時候,我要認真的工作,因為天主也在。受了委屈,我可以向天父訴說,因為這位慈祥的父親就在這裡。周圍人都不理解你,孤立你,你不用感到孤獨,向天主第二位聖子傾訴,天主明白你的苦。我們不需要外在的安慰,因為最大的安慰,天主聖三一直臨在,在我們內心最深處。只是我們願不願意慢下來,停下來,和天主講話。當我們停下來與臨在的天主對話時,就是在祈禱,這也是最美好的祈禱。因為那是心和心交談。不管我們犯了多大的錯,多大的罪,不要灰心,天主還是在那裡不捨棄我們。

主內的兄弟姊妹們,讓我們多和心中的天主聊天,而不是尋求外界的虛假的治癒、安慰。 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天主聖三的宮殿,天主就臨在我們內。

按此閱讀更多
《敞開心扉說「亮」話》反省文章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教會認識兩種生命,伯多祿和若望分別各代表一種

五月十日
誦讀二 選讀聖奧思定主教論若望福音
(兩種生命)

教會認識兩種生命,都是天主啟示並托付給它的。其中之一是信德的生命,另一種是面見天主的生命;一種是在旅世的時期中,另一種是在永遠的住所中;一種是在勞苦中,另一種是在安息中;一種是在旅途中,另一種是在天鄉裡;一種是在活動中,包括勞作,另一種是默觀生活,是勞動的賞報。

宗徒伯多祿象徵前者,若望象徵後者。前者延續到世界末日,到那一日它就達到了目的。後者必須等到世界窮盡之後方能完成。但是在來世這生命却是無盡止的。因此基督對伯多祿說:「跟隨我吧!」但關於若望,祂却說:「如果我願意他留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只管跟隨我。」

你要跟隨我,效法我忍受現世的痛苦;「他要留到我來的時候」,我將帶給他永福。可如此更清楚的說明這一點:如果你效法我苦難的榜樣,你的行為才是完美的;但若望那默觀的生活只是開始,應持續到我來的時候,那時,才能達到圓滿的境界。

忠實地跟隨耶穌,一直到死,這是完全的忍耐;活到基督來的時候,才能有完備的知識。在這死者的地區,人應忍受現世的痛苦,但在生者的領域那裡,將看見主的美善。

主所說的:「我願意他留到我來的時候」,不該想祂是說「存留」或「長存」,而是指他應該期待。因為若望所象徵的生活不是現在,而是到基督要來的時候才完成的。伯多祿所象徵的生活正好相反,基督向他說:「你跟隨我吧!」是指他在現世應該去完成,才能達到所期待的目的地。

可是誰也不要把這兩位顯赫的宗徒分開。二人都度過伯多祿所象徵的生活;二人也將要達到若望所象徵的生活。就象徵而論,前者跟隨基督,後者留在世上。由於信德,二人都忍受了這苦世的痛苦,也都期待著將來天堂的福樂。

不僅他們二人如此,而且整個聖教會──基督的淨配也是如此:它必須從現世的考驗中得到解脫,而後生活在天上永久的幸福中。伯多祿和若望象徵了這兩種生命,每人象徵其中之一。但是事實上,二人都藉信德,暫時地度過了第一種生活;二人也都藉面見天主,永遠地在享受第二種生活。

既然所有聖人都不可或分的屬於基督的身體,為了領導他們渡過今生的驚濤駭浪,宗徒之長伯多祿接受了束縛和開釋罪過的天國之鑰。同樣,為了滿足諸聖的願望,為了使他們認識來世最密切生活的最深處,聖史若望便靠在基督的胸前。

因此,不僅伯多祿一人,而且是整個教會,束縛或寬恕罪過;也不僅若望一人,在泉源中,就是在主的胸中暢飲。他曾以言語昭示我人:聖言在太初就與天主同在,而且就是天主,還有其他有關基督的天主性,和天主三位一體的卓越真理。這些真理,便是他將在天國中面對面所要瞻仰的,而他現在應該在模糊的鏡子中加以窺視。吾主也親自把若望福音廣傳到世界各地,好使所有的信友,都按能力的大小,在福音中暢飲。

若望福音 21:20-25

那時,伯多祿轉過身來,看見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跟著,即是在晚餐時靠耶穌胸膛前問「主!是誰出賣你?」的那個門徒。伯多祿一看見他,就對耶穌說:「主!他怎樣?」耶穌向他說:「如果要他存留直到我來,與你何干?你只管跟隨我。」於是在兄弟們中間傳出這話說:「那門徒不死。」其實耶穌並沒有說:他不死,而只說:「我如果要他存留直到我來,與你何干?」為這些事作證,並且記了這些事的,就是這個門徒。我們知道他的作證是真實的。但耶穌還行了別的許多事跡,若要一一寫出,那末要寫的書,我想世界也容納不下。

教會認識兩種生命,
伯多祿和若望分別各代表一種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弟兄姊妹,如果我們讀了五月十日的誦讀二,聖奧斯定主教寫的《論若望福音》中的兩種生命,就會發現完全是在解釋今天的福音。聖奧斯定說,教會認識兩種生命,都是天主啟示並託付給它的。

其中之一是信德的生命,另一種是面見天主的生命;一種是在旅世的時期中,另一種是在永遠的住所中;一種是在勞苦中,另一種是在安息中;一種是在旅途中,另一種是在天鄉裡;一種是在活動中,包括勞作;另一種是默觀生活,是勞動的賞報。宗徒伯多祿象徵前者,若望象徵後者。耶穌基督對伯多祿說:「跟隨我吧!」但關於若望,祂卻說:「如果我願意他留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只管跟隨我。」你要跟隨我, 效法我忍受現世的痛苦,如果你效法我苦難的榜樣,你的行為才是完美的;「他要留到我來的時候」,我將帶給他永福。

但若望那默觀的生活只是開始,只有將來真正耶穌集合才能達到圓滿的境界。所以,這就好像我們每個人祈禱生命的兩個幅度。 一方面,天主會讓我們經驗到和祂結合的美好,例如會給我們一些神慰,就好像是若望使徒的幅度。另外一方面,我們需要回到現世來背起我們的十字架,聖化工作,生活好像是伯多祿使徒的幅度。

聖奧斯定說,可是誰也不要把這兩位顯赫的宗徒分開。 因為兩人都度過伯多祿所象徵的生活;兩人也將要達到若望所象徵的生活。兩人都藉著信德,暫時地度過了第一種生活;兩人也都藉面見天主,永遠地在享受第二種生活。

所以,我們的祈禱生活也是這樣,兩個幅度是不能分開的。一方面,我們需要有和天主結合的經驗,但是不應該只是追求這種神慰,而是要回到生活中背起自己十字架來效法耶穌。另一方面,我們背十字架,在現世工作,生活,但是應該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面見天主,和天主結合。

按此閱讀更多
《敞開心扉說「亮」話》反省文章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如果你們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愛

若望福音 15:9-17

那時候,耶穌對門徒說:「正如父愛了我,同樣我也愛了你們;你們應存在我的愛內。如果你們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愛內,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而存在祂的愛內一樣。「我對你們講論了這些事,為使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內,使你們的喜樂圓滿無缺。「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人如果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你們如果實行我所命令你們的,你們就是我的朋友。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為僕人不知道他主人所做的事。我稱你們為朋友,因為凡由我父聽來的一切,我都顯示給你們了。「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派你們去結果實,去結常存的果實;如此,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必賜給你們。「這就是我命令你們的:你們應該彼此相愛。」──上主的話。

如果你們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愛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本主日的讀經就是在講一個主題,一個愛字。在福音裡邊耶穌講,如果你們遵守我的命令,就存在我的愛。 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就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在第二篇讀經中,聖若望宗徒也是在講親愛的諸位,我們應該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出於天主。那麼,到底什麼是愛呢?

曾經有一個人結了幾次婚,他不是教友,結婚離婚,結婚離婚。後來他和別人分享說,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結婚之後很短的時間就失去了對對方的愛,就失去了結婚之前互相吸引的那種浪漫的感覺,所以每次結婚不久就離婚 了。我想這是這個社會對愛很普遍的認識。但這並不是愛本身的定義,更不是耶穌基督所說的愛耶穌基督說的愛不是男女之間互相吸引的浪漫的感覺,不是喜歡。 耶穌從來沒有說過,你們要彼此喜歡,如同我喜歡你們一樣,而是你們要彼此相愛。因為喜歡是我們身體的反應,是一種感覺。 我喜歡這個人,或者我不喜歡那個人。喜歡不是耶穌基督所說的愛。

耶穌基督所說的愛是我們意誌上的行動,是我們的選擇,是我們行動上選擇為別人好,行動上選擇為別人做一些好事,就是愛。譬如說,我們要愛主愛人。 什麼是愛天主? 耶穌說,愛我就是遵守我的命令。今天是主日,本來有很多的安排,可以和朋友聚餐,可以去看球賽,但是想到今天是主日要參加彌撒,所以我選擇來聖堂參加彌撒,在行動中選擇來參加彌撒,就是愛天主。 我本來很想吃肉,但是一看今天是星期五,我選擇不吃肉,這個就是愛天主。我每天早晨,第一件事不是選擇看手機,而是選擇先念一篇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頌就是愛天主。晚上看手機很晚睡,心裡有個念頭,我為了愛天主選擇放下手機睡覺,就是愛天主。我很累了,不想洗漱就睡了,我為了愛天主還是選擇要洗漱再睡覺,就是愛天主。所以,在一切的誡命上選擇遵守耶穌的教導,就是愛耶穌,愛天主。

愛人也是一樣,父母,或其他的人跟我們講話,有時真的很沒有耐心去聽,但是我還是選擇去全心的聆聽父母或別人,就是愛父母,愛人。 所以,夫妻之間也是一樣,愛絕對不是浪漫的感覺,也不是喜歡和不喜歡對方,而是例如,選擇認真聆聽對方,選擇包容對方的缺點,選擇為對方的改變祈禱,選擇花費精力、時間陪伴對方,選擇問候對方,關心一下對方,選擇做一些好事給對方,就是愛。

所以,為什麼我們說聖女小德蘭是偉大的,就是因為在她的每一個行動中,她都在有意識地選擇,選擇愛天主愛人。「天主,只要以愛心拾起地上的一根小針,就可以拯救靈魂。」 每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有愛,這個就不簡單。 愛的大小和我們做大事小事無關。 我們知道每個人都有高山低谷的時候。聖女小德蘭說,如果有時你連拾起一根線的興趣都沒有時,但是你為了愛天主而選擇將這根線拾起來,比你在有興趣時而做一件大的事的功勞大得多。所以想起來,感覺天主在跟我們開玩笑。因為有的人一生在追求自己的興趣、愛好,在這個世界看來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在天主眼裡可能還不如聖女小德蘭拾起的一根針。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愛在於我們的意志,在於我們的選擇,在於我們的行動,而不是感覺。 希望從今天開始,讓我們一起練習,在每個行動,每個選擇中,都充滿著愛。

按此閱讀更多
《敞開心扉說「亮」話》反省文章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你們不屬於世界,因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

若望福音 15:18-21

那時,耶穌對門徒說:「世界若恨你們,你們該知道:在你們以前,它已恨了我。若是你們屬於世界,世界必喜愛你們,有如屬於自己的人;但因你們不屬於世界,而是我從世界上揀選了你們,為此,世界才恨你們。你們要記得我對你們所說過的話: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如果人們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們;如果他們遵守了我的話,也要遵守你們的。但是,他們為了我名字的緣故,要向你們作這一切,因為他們不認識那派遣我來的。」

你們不屬於世界,
因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兄弟姊妹,我們大多數人傾向於用這個世界的方法來做事、做人。我們在社會上成長、工作甚至也習慣了用這個世界的方式來做事,來處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這個世界的方式就是,你對不起我,我也要對不起你。你傷害過我,我就要教訓你。 你語言上攻擊我,我也要語言上還擊回去。

在公司,團體我一定要處處表現我自己,讓老闆和別人看到我是優秀的。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要花、掌聲和成功,所有的人都要關注我。 這些都是這個世界的價值。 但今天的福音耶穌說,「你們不屬於世界,因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

其實,身為基督徒並不容易。 一方面,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一方面,我們不能用這個世界的方式來做人、做事。明知道別人做對不起自己的事,還是不能報復。只是幾句話就可以反擊對方講不出話來,但自己卻選擇沉默。 鮮花、掌聲就在眼前,但卻選擇了離開,送給別人。 所以,當基督徒真的不容易。有時甚至會有這樣的衝動,就是我選擇世俗的方式做人做事算了,簡單痛快。

當有這種衝動的時候,讓我們想起今天耶穌所說的話,「世界若恨你們,你們該知道:在你們以前,它已恨了我。」我們之所以選擇不報復,是因為耶穌也從來沒有報復過人。我們之所以不願意在語言上還擊別人而願意講道理,甚至選擇忍受侮辱,孤獨,痛苦是因為想起了耶穌的苦難。我寧願和耶穌在一起。我們之所以選擇遠離鮮花、掌聲,是因為納匝肋的耶穌、聖母、聖若瑟也從來沒有人關注他們,所以我願意和他們在一起。

我們要問自己,在我們的生命中,是不是耶穌基督為我足夠了?我是不是願意用我的十字架去陪耶穌基督,賠補人們對祂的侮辱,傷害,和祂在一起?

按此閱讀更多
《敞開心扉說「亮」話》反省文章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救主慈悲主日

若望福音 20:19-31

一周的第一天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為怕猶太人,門戶都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中間,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便把手和肋膀指給他們看。門徒見了主,便喜歡起來。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就如父派遣了我,我也同樣派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噓了一口氣,說:「你們領受聖神罷!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得赦免;你們保留誰的罪,誰的罪就被保留。」十二人中的一個,號稱狄狄摩的多默,當耶穌來時,卻沒有和他們在一起。其他門徒向他說:「我們看見了主。」但多默對他們說:「除非我看見祂手上的釘孔,用我的指頭,探入釘孔;用我的手,探入祂的肋膀,我決不信。」八天以後,耶穌的門徒又在屋裡,多默也和他們在一起。門戶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中間,說:「願你們平安!」然後對多默說:「把你的指頭伸到這裡來,看看我的手罷!並伸過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膀,不要做無信德的人,但要做個有信德的人。」多默回答說:「我主!我天主!」耶穌對他說:「因為你看見了我,纔相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纔是有福的!」耶穌在門徒前,還行了許多其他神蹟,沒有記在這部書上。這些所記錄的,是為叫你們信耶穌是默西亞,天主子,並使你們信的人,賴他的名,獲得生命。

救主慈悲主日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今天是復活節的第二個主日,也是救主慈悲主日。 曾經有個朋友和我分享一個故事,他說四歲那一年,他的媽媽要她來照顧剛會走的妹妹。 過去,在中國孩子多,一個家庭裡面大一點的孩子照顧小的孩子很常見。 這一天,他的媽媽有事情要外出,於是又同樣的把小妹妹託付給了他來照顧。 他只有四歲的年齡,其實我們現在看,他也只是個小朋友而已。 於是一不留神,小妹妹就自己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媽媽回來了,就發現小妹妹不見了,就問他妹妹哪裡去了? 可能是媽媽太急了,就說了一句很過分的話。 媽媽說,如果找不到妹妹,我就會把你也丟掉。 他當時只有四歲,他認為天都要塌了。 於是他就跑進一間破房子裡,整個人就蜷縮在牆角,他說當時內心極度恐懼,根本不敢動。 當然,後來妹妹找到了,沒有事了。 但是他當時他在那種恐懼中,整個人都癱瘓了。 我不知道你們以前有沒有這種經歷,就是你對某件事非常的恐懼的經驗。 在這種恐懼裡邊,你整個人好像癱瘓了。 這種恐懼給你戴上了一個枷鎖,使你完全失去了自由。

在今天的福音中,我們看到門徒被恐懼地鎖在房間裡。 聖經說,一週的第一天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為怕猶太人,門戶都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他們中間。 福音提到了兩件事,一個是門徒們非常害怕、恐懼。 他們害怕曾經和耶穌在一起的事被發現,他們害怕為耶穌作見證,他們害怕被逮捕,他們害怕被殺害。 因此,他們把自己鎖起來,把自己和外界隔離,好像自己就安全了。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門徒在這種恐懼的狀態下,他們是永遠不可能走出房間,也永遠不可能去傳揚福音的,更不會改變世界。 他們把自己關在那個房間裡,甚至不敢大聲的喘息。 但天主總讓他們看見希望,福音說耶穌來了,站在他們中間。 耶穌來了,換句話說,門雖然被鎖上,但是也阻擋不住耶穌的愛,也阻擋不住耶穌要從恐懼中解救這些人,也阻擋不住耶穌召叫他們的使命。 在門徒最恐懼的時候,耶穌帶來了希望,平安。 耶穌說,願你們平安。

主內的兄弟姊妹們,這份平安對於一個恐懼的人來說是多麼重要。今天讓我們也想一想,我的心是不是也被某種恐懼所困,我害怕的是什麼,什麼還在束縛著我的心使我失去了這份自由?是我曾經的一些尷尬嗎?是我的學歷嗎?是我的家庭背景嗎?是我過去的工作嗎?或者更直接了當的,我曾經做的錯事,或是我的罪嗎?什麼阻擋了我不敢再向前踏一步? 使我不敢成為一個母親,或使我不敢成為一個父親。什麼阻擋了我不敢面對這群人,使我無法活出真正的我?

在這個星期,這個救主慈悲主日,讓我們不要怕,帶著恐懼,害怕問耶穌,耶穌你在哪裡? 就算你鎖住了心,但他還是可以進來,來到你面前。 祂會賜給平安,讓你體驗祂的慈悲。 慈悲就是愛。 讓你在痛苦和恐懼中知道,你是被愛的。 福音中說,耶穌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 門徒見了主,便喜歡起來。 以前有一位教友分享,他在彌撒中就因為神父的一句話他的恐懼就被徹底治癒了。

主內的兄弟姊妹們,讓我們在這個慈悲主日,帶上自己的恐懼來帶耶穌面前,不要怕,和他述說,你會被治癒,你會經驗到他的慈悲。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若望和伯多祿帶給我們信仰中的啟示

若望福音 21:1-14

那時,耶穌在提庇黎雅海邊,又顯現給門徒;他是這樣顯現的:當西滿伯多祿,號稱狄狄摩的多默,加里肋亞加納的納塔乃耳,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和其他兩個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西滿伯多祿對他們說:「我去打魚。」他們回答說:「我們也同你一起去。」他們便出去,上了船,但那一夜什麼也沒有捕到。已經到了早晨,耶穌站在岸上,門徒卻沒有認出他是耶穌來。於是耶穌對他們說:「孩子們!你們有些魚吃嗎?」他們回答說:「沒有。」耶穌向他們說:「向船右邊撒網,就會捕到。」他們便撒下網去,因為魚太多,竟不能拉上網來。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就對伯多祿說:「是主。」伯多祿一聽說是主,他原是赤著身,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裡;其他的門徒,因離岸不遠──約有二百肘──坐著小船,拖著一網魚而來。當他們上了岸,看見放著一堆炭火,上面放著魚和餅。耶穌對他們說:「把你們剛才所打得的魚拿一些來!」西滿伯多祿便上去,把網拉上岸來。網裡滿了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雖然這麼多,網卻沒有破。耶穌向他們說:「你們來吃早飯吧!」門徒中沒有人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遂上前拿起餅來,遞給他們;也同樣拿起魚來,遞給他們。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向門徒顯現,這已是第三次。

若望和伯多祿帶給我們信仰中的啟示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在今天的福音中,我們看見復活的耶穌在提庇黎雅海邊顯現給門徒。第一個認出耶穌的人就是若望使徒。若望宗徒對伯多祿說:「是主。」 ,但是第一個接觸耶穌的是伯多祿。 西滿伯多祿一聽說是主,他原是赤著身,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裏。伯多祿第一個接觸到了耶穌。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二人去探訪耶穌的墓穴時,若望使徒來到了墓穴門口仔細觀察便相信耶穌復活了,而伯多祿則是第一個進入墓穴的人。

在兩位宗徒身上我們學到靈修生活的兩個必要的條件,那就是默觀和行動。伯多祿使徒是實踐型的而敏捷的,若望使徒是默觀型而智慧的,在信仰上,一般說來,默觀的人在知識和理智上都是超前的,但實踐型 的人由於他的熱情和行動,總是先接觸到天主的奧秘。

在信仰生活上,沒有默觀的行為是瞎子,是無方向的。沒有行為的默觀是無用的,並沒有使人得到默觀的益處。所以,我們既要給足夠的時間來祈禱,又要積極的實踐由祈禱得來的知識,或者天主的啟示。例如在祈禱中,天主使我知道,活在當下認真地做好每件事就是和天主密切的結合。那麼在生活中,我要真的來實踐它。 這樣,我們才會真的從信仰中獲得益處,我們才能夠真的接觸到天主的奧秘。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主真復活了,亞肋路亞!

若望福音 20:1-9

一周的第一天,清晨,天還黑的時候,瑪利亞瑪達肋納,來到墳墓那裡,看見石頭已從墓門挪開了。於是,她跑去見西滿伯多祿,及耶穌所愛的那另一個門徒,對他們說:「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裡。」伯多祿便和那另一個門徒出來,到墳墓那裡去。兩人一起跑,但那另一個門徒,比伯多祿跑得快,先來到了墳墓那裡。他俯身看見了放著的殮布,卻沒有進去。跟著他的西滿伯多祿,也來到了,進入了墳墓,看見了放著的殮布,也看見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在另一處捲著。先來到墳墓的那個門徒,也進去了,一看見就相信了。這是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的那段聖經。

主真復活了,亞肋路亞!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真復活了,亞肋路亞!主內的弟兄姊妹們,今天我們要慶祝紀念主耶穌基督的復活。耶穌基督的復活是我們信仰的基礎。 如果耶穌基督沒有復活,那我們的信仰就沒有了意義。如果耶穌基督沒有復活,那我們的信仰就是空的。

聖保祿宗徒說,如果基督沒有復活,我們的信仰便是假的,我們只在今生寄望於基督的人,就成了眾人中最可憐的,但是,基督從死者中實在復活了。我很喜歡聖保祿使徒,生命有深度,真誠。如果沒有真的經驗到復活的耶穌,他是講不出這句話的,但是基督從死者中實在復活了。 我不知道你們,反正這句話在我的心裡像叮的一聲,我就知道保祿使徒說的是真的,並且他確實經驗到了復活的耶穌。

耶穌在復活後顯現給多默說,那些沒看見我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意思是說,我們就算沒有真正的見到耶穌,我們也可以有非常堅定的信仰。透過天主的恩寵,宗徒們的見證,聖人們的見證,為我們的信仰是足夠的。 所以我們要不斷地求天主,在我們的腦海裡,心裡,不斷的叮的一聲,讓我們知道天主確實存在。

就像在今天的福音講,若望使徒進入墳墓,一看見就相信了。我們可以想一下,若望宗徒在心裡一定是叮的一下,就相信耶穌復活了。 我們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為什麼若望使徒一看見就相信了。他看到了什麼,福音中說他看見了放著的殮布,也看見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在另一處捲著,他一看見就相信了。是什麼使若望使徒的內心叮的一下就相信了。 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如果耶穌的屍體是被盜走的,那麼那些人一定會很匆忙,不會這麼有耐心的慢慢地把汗巾卷好,放在一邊,所以一定是耶穌 復活了,自己放好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當我們長期和一個人生活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會很熟悉一個人的習慣,一個小小的習慣,我們都可能知道一個人做過什麼? 耶穌應該是一個非常整潔的人,做事井井有條,若望知道耶穌的習慣,會將汗巾卷好放在一邊,所以若望使徒在內心叮的一聲,知道這是耶穌做的,所以他一 看見就相信了。

主內的兄弟姊妹,我們也需要天主給我們個人這些「叮一聲」的經驗,或者說恩寵。 這些不是來自別人的經驗,而是自己的經驗,這個經驗會讓我們千真萬確的相信天主。這些「叮」經驗,可以來自天主的恩寵,也可以來自人們的見證,例如使徒們的見證。若果我們看聖經就會發現,其實門徒在耶穌被釘死前都很現實,而且缺點很多,跟你我一樣。耶穌受難,他們會跑。 看見對自己不利,就說不認識耶穌。多默說,沒有看見耶穌,我不會相信他。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怎麼這群人最後都為傳福音,為耶穌殉道而死呢?

我們知道,除了若望使徒是自然去世,其餘的人都是為了傳福音,為主致命而死,包括保祿使徒。怎麼這些門徒開始很軟弱很害怕,後來反而一點都不怕死了呢?

假如我們看歷史,我們會發現:

  • 伯多祿使徒被倒釘死在十字架上。
  • 安德肋、斐理伯也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 長雅格伯被斬首殉教。
  • 瑪竇在猶太地方宣揚福音,後往東方傳教,殉道致命。
  • 小雅各伯被石頭砸死。
  • 聖西滿到了埃及周圍傳福音,之後與聖猶達一起去了波斯傳教,最後兩位使徒一起殉道。
  • 聖猶達被斬頭。
  • 聖西滿被斬成兩段。
  • 多默被石頭打死等等。

為什麼他們不怕了呢? 原因就是他們真的看到了復活的耶穌,他們真的明白了肉身的復活,他們真是明白到人生的目標不是在這個世界而是在天上。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願意去犧牲自己的生命,除了他們自知道自己有永生的保證。那就是復活的耶穌基督。主真復活了,亞肋路亞!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讓我們參與耶穌的痛苦之中

福音:若望所載主耶穌基督的受難始末 18:1-19:42

聖週五 救主受難紀念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兄弟姊妹們,我們在今天重新回顧了主耶穌基督的受難始末。讓我們在信德中陪伴耶穌走完他塵世的最後一段旅程,也是最痛苦的一段旅程。

我們聽到了群眾的呼喊,咒罵,士兵們的侮辱,聖母瑪利亞和婦女們的哀哭。現在一切都安靜了,讓我們沉浸在這個黃昏和今夜的寂靜中,沉浸在十字架的寂靜中,沉浸在死亡的寂靜中,來凝視十字架。我們眼前還剩下什麼呢? 只剩下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人,用依撒依亞先知的話說,一個被人受盡侮辱,被人遺棄的苦命人,一個人們掩面不顧的人。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今天就讓我們參與耶穌的痛苦之中。不是只是心理上的同情、憐憫,而是用生命來參與耶穌的痛苦。記得我們堂區的一位教友和我分享,她說當她必須和先生分開的時候,她內心非常的痛苦,感到背叛。於是她拿起聖經來祈禱,正好看到耶穌山園祈禱這段。其中一句話,耶穌說,我憂悶的要死。她說那一刻,才知道什麼叫做憂悶,看到耶穌被背叛才知道背叛原來是內心撕裂的痛。除非我們用自己的生命來參與耶穌的苦難,否則我們不會了解祂對我們的愛是多麼的深。除非我們用生活中的痛苦去經驗耶穌的十字架,否則我們不會明白天主的慈悲。 這個黃昏和這個夜晚讓我們凝視著耶穌,凝視著祂臉上的痛苦,帶上我們各自的痛苦來和耶穌的痛苦結合。那時我們才會明白什麼叫做他受了創傷,我們便得到了痊癒。

主內的弟兄姊妹們,不要害怕凝視痛苦,因為在耶穌的痛苦中我們會發現治癒。因為明天我們就會看到他會戰勝痛苦和死亡。 最後一段耶穌現象給聖女傅天娜的一段話,送給大家。耶穌對傅天娜修女說:「我的女兒,要常常默想我為你所受的苦難,那麼,你為我所受的痛苦,便算不了什麼。當你默想我的悲慘苦難時,最令我高興。要把你小小的痛苦,與我的悲慘苦難結合,如此,你的痛苦在我的君王威嚴前,就有無限的價值。」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沒有人是不被重視、沒有人不是寶貴、沒有人是被孤立的

若望福音 11:45-56

那些來到瑪利亞那裡的猶太人,一看到耶穌所行的事,就有許多人信了他。他們中也有一些到法利塞人那裡去,把耶穌所行的,報告給他們。因此,司祭長和法利塞人召集了會議,說:「這人行了許多奇蹟,我們怎麼辦呢?如果讓他這樣,眾人都會信從他,羅馬人必要來,連我們的聖殿和民族都要除掉。」他們中有一個名叫蓋法的,正是那一年的大司祭,對他們說:「你們什麼都不懂,也不想想:叫一個人替百姓死,以免全民族滅亡:這為你們多麼有利。」這話不是由他自己說出來的,只因他是那年的大司祭,才預言了耶穌將為民族而死;不但為猶太民族,而且也是為使那四散的天主的兒女都聚集歸一。從那一天起,他們就議決要殺害耶穌。因此,耶穌不再公開地在猶太人中往來,卻從那裡往臨近荒野的地方去,來到一座名叫厄弗辣因的城,在那裡和他的門徒住下了。猶太人的逾越節臨近了,所以,許多人在逾越節前,從鄉間上了耶路撒冷,要聖潔自己。他們就尋找耶穌,並站在聖殿內,彼此談論說:「你們想什麼?他來不來過節呢?」

沒有人是不被重視、沒有人不是寶貴、
沒有人是被孤立的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主內的兄弟姊妹們,我們常聽到為了團體的利益而犧牲個人的利益。 在教會團體生活中,我們有時也確實是這樣做的,就是為了大多數人而犧牲了少數人,無論是在想法上,觀點上,意見上等等。但實際上,在天主的眼中,沒有一個人是應該不被重視的,沒有一個人不是寶貴的,更沒有一個人應該是被孤立的。

在今天的福音中,大司祭蓋法說「叫一個人替百姓死,以免全民族滅亡:這為你們多麼有利。」他們的想法就是要犧牲耶穌一個人來保全其他所有的猶太人。但是,其實耶穌是最無罪的,最不該犧牲的。我們在團體建設中,往往也是這樣,很重視多數人的利益,卻忽略了少數人的需要。在坐的各位在團體中或生活中,有時可能是大多數的那部分,有時可能也是那少數的部分。當我們是大多數那部分的時候,當我們為了一件事而高興的時候,也請不要忘記那些少數的兄弟姊妹們,那些悶悶不樂的兄弟姊妹。因為沒有一個人是應該不被重視的,沒有一個人不是寶貴的,更沒有一個人應該是被孤立的。

我們或許也是那少數的兄弟姊妹。不只是在團體中也可能是在生活中,由於某些原因,我們覺得自己是被孤立的,孤獨的,覺得自己很難融入社會,或是某個圈子。有的生了病,覺得自己和別人都不一樣了。 別人都是這麼的健康,再看看自己剩下的只是孤獨。

當我們感受到了這種被孤立,孤獨的時候,也請我們記得今天福音中的耶穌,因為這個世界先拒絕了耶穌基督,所以你的孤獨就有了耶穌的孤獨作為陪伴。你從此就不再是真正的孤獨,因為耶穌和你在一起。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敞開心扉說「亮」話:一顆柔軟的心

若望福音 8:51-59

那時候,耶穌對猶太人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誰如果遵行我的話,永遠見不到死亡。」猶太人向他說:「現在我們知道:你附有魔鬼;亞巴郎和先知都死了;你卻說:誰如果遵行我的話,永遠嘗不到死味。難道你比我們的父親亞巴郎還大嗎?他死了,先知們也死了。你把你自己當作什麼人呢?」耶穌答覆說:「我如果光榮我自己,我的光榮算不了什麼;那光榮我的,是我的父,就是你們所稱的『我們的天主』。你們不認識他,我卻認識他;我若說我不認識他,我便像你們一樣是個撒謊者;但是,我認識他,也遵守他的話。你們的父親亞巴郎曾歡欣喜樂地企望看到我的日子,他看見了,極其高興。」猶太人就對他說:「你還沒有五十歲,就見過亞巴郎嗎?」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在亞巴郎出現以前,我就有。」他們就拿起石頭來要向他投去,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出去了。

一顆柔軟的心
撰文:王新亮神父 (主徒會)

進入四旬期後,每天的早禱的對經是這樣說的:「你們今天要聽從他的聲音,不要在那樣心硬。」記得有一位大修院的院長說,一個修士進入修院時有多大的問題不怕,只要他有一顆開放的心。就是說,只要一個人有一顆開放的心,願意改變的心,天主就可以在他的心裡工作,慢慢改變他。

在四旬期第五周星期四的福音中,我們看到猶太人拿起石頭來要向耶穌投去,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裏出去了。 聖奧斯定解釋說:「這樣硬的心,除了像它最真實的樣子,甚至石頭,還能像什麼呢?耶穌既作了老師所能作的事、眾人卻不肯受教,想拿 石頭打他,他就離開他們去了。耶穌就隱藏起來,出了聖殿。」

當我們的心不願意去改變的時候,不理睬天主的聖言的時候,不關心教會的教導的時候, 我們的心就是想一塊石頭一樣那麼硬。我們就是在舉起石頭對向耶穌。當我們順從這樣的思想去犯罪的時候,我們就是用石頭投向了耶穌。

聖奧斯定說:「作為一個人,他像石頭那樣,他有禍了,因為天主會離開他鐵石的心。」所以,主內的兄弟姐妹,讓我們今天反省一下,在平日生活中,我有哪些行為阻擋了天主的旨意,哪些壞習慣是我不願意改變的,我的懶惰,我的憤怒,還是我講別人閒話,還是我的…,都讓我們去改變。讓我們的心變成一顆柔軟的心,而不是一顆鐵石的心。

王新亮神父 (Fr. John Wang)簡介

王新亮神父於1990年10月2日,出生於天津市一教友家庭,並自幼領洗。2009年至2013年,在大學期間學習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直到2014年,王神父加入主徒會,並在2016年1月3日於新加坡宣發初願。其後,他2016年9月至2018年5月於多倫多St. Philip’s Seminary修讀讀哲學,2018年9月於多倫多總教區St. Augustine’s Seminary修讀神學。2021年12月27日,於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聖曹桂英堂宣發永願。2023年5月13日,於聖彌額爾主教座堂大殿晉鐸,現擔任多倫多天主教聖曹桂英堂助理司鐸。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