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教之佑驛站:四旬期第四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若5:17-30

那時候,耶穌向猶太人說:「我父到現在一直工作,我也應該工作。」為此猶太人越發想要殺害他,因為他不但犯了安息日,而且又稱天主是自己的父,使自己與天主平等。耶穌於是回答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子不能由自己作什麼,他看見父作什麼,才能作什麼;凡父所作的,子也照樣作,因為父愛子,凡自己所作的都指示給他;並且還要把比這些更大的工程指示給他,為叫你們驚奇。就如父喚起死者,使他們復生,照樣子也使他所願意的人復生。父不審判任何人,但他把審判的全權交給了子,為叫眾人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派遣他來的父。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聽我的話,相信派遣我來者的,便有永生,不受審判,而已出死入生。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時候要到,且現在就是,死者要聽見天主子的聲音,凡聽從的,就必生存。就如父是生命之源,照樣他也使子成為生命之源;並且賜給他行審判的權柄,因為他是人子。你們不要驚奇這事,因為時候要到,那時,凡在墳墓裏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而出來;行過善的,復活進入生命;作過惡的,復活而受審判。我由自己什麼也不能作;父怎樣告訴我,我就怎樣審判,所以我的審判是正義的,因為我不尋求我的旨意,而只尋求派遣我來者的旨意。」

反省

《天命貴》

若望福音帶來的反思是個「命」字,「命」字可以「人」、「一」及「叩」字形成,原來帶來很大的啟示。

主一直以來都是承天命而來,「我父到現在一直工作,我也應該工作。」所以他以一「命」相承地可惜猶太人不領情,並認為他的工作乃違反安息日的規條,利用此去規範主旨,更局限天命。這正正是天命與我違。

一命並不該「絕」是因為主耶穌乃承父命喚起死者,使他復生;同樣,子乃仰合主旨使他所願意的人出生入死,出死入生。

有見於此,我們在此塵世很多人呼喊著:「黑命貴」、「白命貴」、「黃命貴」或「啡命貴」,此起彼落,在任何人「命貴」中怎樣也不能取代「天命貴」,因為生命中的一命乃掛鈎著立命、知命、安命、順命、樂命。如果命中未有注定天主的話,一切都失卻價值和意義。所以「命」字有「叩」字在內,應該叩首、叩門才可迎向天國,享見天主和肖似祂。

「我由自己什麼也不能作;父怎樣告訴我,我怎樣審判,所以我的審判是正義的,因為我不尋求我的旨意,而只尋求派遣我來者的旨意。」(若5:30)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四旬期第三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瑪5:17-19

那時,耶穌對群眾說:「你們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除法律和先知。我不是來廢除,而是使它們達到圓滿。我實在告訴你們,即使天地消滅了,法律上的一點一劃也不會作廢,直到全部達到圓滿。所以,無論誰廢除這些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導別人這樣做,他將是天國裡最小的;但無論誰遵行這些誡命,又教導別人這樣做,他在天國裡要成為偉大的。」

反省

《遵旨》

耶穌在瑪竇福音中明指自己來到世上,並不是為廢除法律或傳統,而是為成全一切。所以,誰遵奉天意,為上方之策略而推行實踐者,將成為新國新民之表表者。相反,誰知道上方有命而有違者,祇堪稱為小國小民,不稱職為做大事者。

且看申命記中,梅瑟處處叮囑其選民,切勿淪為順民和怨民,失卻大民族的見識和智慧,最後連大民族之神也忘記得一乾二淨,何其可惜?何其痛心呢?

試看當今世代,一國怎樣以一大民族風範名義,出師有名的去侵犯另一國和其民族,使人民家散人亡,片地敗瓦,文化任何遺產可以毀於一旦?最諷刺的,是甚至乎人家的三尺小童,因為父母親友死去,失去所有聯絡而迫不得已要獨自面對現實,離鄉背井逃往他邦,此等事情不勝枚舉!一個大國大民竟然如今變成難國難民,如果今日耶穌目睹一切一切,見到我們人類人為之失和人為之誤時,又何嘗不替人哭?為人難過?又何不為傷者亡者而悲痛不已?

總之,梅瑟對百姓說的話仍一值我們為上天建構新國新民的反思:「以色列!現在你要聽我教訓你們的法令和規律,盡力遵行:這樣你們才能生活,才能進入佔領,上主你們祖先的天主賜給你們的地方。」(申4:1)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四旬期第二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瑪20:17-28

當耶穌上耶路撒冷時,悄悄地把那十二門徒帶到一邊,在路上對他們說:「看,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將要被交給司祭長和經師。他們會判祂死罪,並把祂交給外邦人。他們會戲弄祂、鞭打祂並釘祂在十字架上,但第三天祂要復活。」那時,載伯德的兒子們由母親帶到耶穌面前,她跪下請求一件事。耶穌問她說:「你要什麼?」她對祂說:「求祢下令,使我這兩個兒子在祢的國裡,一個坐在祢右邊,另一個坐在祢左邊。」但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自己求的是什麼!我將要喝的杯,你們能喝嗎?」他們都說:「我們能。」祂說:「我的杯,你們固然要喝;但坐在我的右邊和左邊,不是我可以賜的,而是我父為誰預備了,就給誰。」其餘十個人聽見了,便向這兩兄弟發怒。耶穌叫他們過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的統治者對他們專制獨裁,大人物掌權管轄他們。你們中間絕不可以這樣!你們中間誰想做大人物,就必須做你們的僕人;你們中間誰想當首領,就要做你們的奴隸。正如人子不是來受服侍,而是來服侍人,並交出祂的生命來救贖眾人。」

反省

《初生之犢》

在瑪竇福音中,耶穌朝向耶京上路,明知大限已近,便和門徒們吐露心聲,認為他自己受苦受難在即可與門徒們同生死共患難,達成他復活的標竿人生之路。豈料門徒中的二道,不但沒有和師傅分擔分享,反而更令他們彼此之間起了紛爭和面臨分裂之勢。

原來載伯德兒子的母親和兩位兒子要叩見耶穌,竟然是提早為了他們的幸福仕途而歌功頌德,欲在耶穌面前賣個關子,因而捷足先登。誠然,耶穌沒有痛斥他們,祇是慨嘆他們沒有深切瞭解初嘗「苦杯」之真義。其他門徒們見到這兩道之俗世觀念都嗤之以鼻;可是,他們何嘗不也是有此慾望為先昵?

耶穌卻教給他們開始一個僕人的教會,在大眾面前應該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姿態,並非以「一哥」或「一姐」自誇。做領導的應肩負起救世贖世的工程,並且要付出贖價。所以,要實踐「王道」才可永垂不朽,真正令人心服口服。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四旬期第一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路11:29-32

那時,群眾越聚越多,耶穌開始說:「這世代是邪惡的一代!他們想看神蹟,但除了約納的神蹟,決不會給任何徵兆。正如約納成為尼尼微人的徵兆,人子也照樣成為這世代的徵兆!在審判的時候,南方女王也要與這一代人一同被復活起來,定他們的罪;因為她從地極前來聆聽撒羅滿的智慧。看,比撒羅滿更大的一位就在這裡!在審判的時候,尼尼微人要跟這一代人一同活過來,定這一代人的罪,因為尼尼微人聽了約納的宣講便悔改了。看,比約納更大的一位就在這裡!」

反省

《大於若納》

群眾要求耶穌給予徵兆,從路加福音所描述中,耶穌除了醫治聾啞瞎眼,痲瘋癱瘓等病人外,其他林林總總奇難雜症,連驅魔除害的也包括在內,他的一言一行就是把自己的受苦、受死、和將來復活,也逐一逐一顯示出來了;然而,猶太人 ,尤其是法利塞人卻瞑頑不靈,處處要求他交出比這些更清楚、更顯而易見的「徵兆」。

耶穌卻給他們作出對比,一者是女王和猶太人,二者是地極和當地,三者是撒羅滿和人子,四者是求智慧的女人及不願受教的人。其實,南方的女王對撒羅滿王巳欽佩不已,尼尼微人聽到若納所講的也恍然大悟;可是法利塞人聽到耶穌的行蹟卻無關痛癢,漠不關心,他們怎可以逃避將來的審判?

反觀,耶穌所給予人們的願景,是比任何人的更遠更大。君不見他召叫門徒們跟隨他,使他們撇下魚網而成為漁人的漁夫,卻令他們划到深處,竟然網上連船也幾乎沉下的漁獲呢?君不聞他在撒瑪黎雅村遇到一個打水的婦女,竟然道出她的身世和過去的一切,甚至乎叫她以心神真理去膜拜真神,使這婦人放下水罐而跑去告訴人家她見到真先知是誰呢?

我們所認識的耶穌,不是大於若納先知嗎?我們豈能繼續懷疑他是誰?捨他其誰?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常年期第六周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谷8:22-26

那時,耶穌和門徒來到貝特賽達,人們帶了一個盲人來,求耶穌摸摸他。耶穌拉著那盲人的手,領他走到村外。祂在盲人的眼上吐唾沫,並為他覆手,問他說:「你有沒有看見什麼?」那人抬頭一看,就說:「我看見人!他們好像樹,在走來走去。」耶穌再次雙手按在他的眼睛上,那人定睛一看,就復原了,能清楚地看見一切。耶穌叫他回家,並說:「連這村子你也不要進去。」

反省

《明 · 目》

從瑪爾谷福音中,可以見到這個瞎子雖然是眼睛盲而不見,但他心目清楚,目標準確地注視耶穌,希望有機會見到他,懇切地哀求他,並期望他給予自己痊愈。所以「明」,就是清楚看見自己的能力和需要,「目」就是看到自己的來龍去脈,和遠視自己的將來。

所以機會來了,人們為了憐憫這個瞎子,便帶領他見耶穌,耶穌於是用了有形的記號,給予這盲人看到的恩典。

果然,這個瞎子在「開眼」以來,從末觸碰過任何人,也難以嘗到耶穌給予的那份人情味。他在回應恩主耶穌時,便形容所見到的人為「行走的樹木」一般。

原來,世間上有些人可以明目張膽,作出任何勾當或為所欲為,失去一切的辨事和識別善惡的心;也有些人可目明養神,修心養性,對世事明辨是非。前者可能如此下去會弄到自己有眼無珠,視覺視頻也模糊不;後者卻對人對事也是心靜如水,具有炯炯的目光看見天主和其他的人。

「你們應按這聖言來實行,不要只聽,自己欺騙自己;因為誰若只聽聖言而不去實行,他就像一個人,對著鏡子照自己生來的面貌,照完以後,就離去,遂即忘卻了自己是什麼樣子。」(雅1:23-24)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常年期第五周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谷7:14-23

那時,耶穌又召集群眾過來,對他們說:「你們眾人都要聽我說,也要明白:沒有什麼從外面進入人裡面的,能使人污穢。而是那些從人裡面出來的,才使人污穢。誰若有耳能聽的,聽吧!」耶穌離開群眾,回到屋裡,祂的門徒就問祂這比喻的意思。祂對他們說:「這樣,連你們也不明白嗎?難道你們不瞭解:凡是從外面進入人裡面的,不能使人污穢嗎?因為這些東西不是進入他的心,只進入腸胃,又排泄出去。」這是說明一切的食物都是潔淨的。祂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才會使人污穢。因為從人內心發出的各種惡念,比如:邪淫、偷盜、凶殺、姦淫、貪財、惡毒、詭詐、放蕩、嫉妒、譭謗、驕傲和愚妄。這一切惡事都是從裡面出來,並使人污穢。」

反省

《內化真精神》

今日從馬爾谷福音中,耶穌提醒法利塞人及經師們切勿離經叛道,為了安息日、納稅及洗手等問題,卻忘記天主,和孝敬父母,以及猶太人的真正文化遺產。原來他們認為處事待人祇著重形式,單從外表看起來恪守規誡,便是盡善盡美,沒有深入內心。他們祇是為守而守,在原則上簡直缺乏了基本的愛。

所以耶穌痛斥他們的表面工夫,「從人外面進入他內的,能使人污穢」,即一切惡毒的事,諸如惡念、邪淫、盜竊、兇殺、姦淫、貪吝、毒辣、詭詐、放蕩、嫉妒、毀謗、驕傲及愚妄。如果剖析一切,這一切都是應運而生,從人外面而侵佔到人內心裏面,絲毫沒有誠意、憐憫之心,談不上從愛主愛人的出發點。

如此這般,人在外面沾染到這些污穢的話,自自然然影響到人的內心,使它變得更加污煙漳氣,俗不可耐。反之,人由內心發出,淨化自己,立己立人,己達達人可以。這個內化精神就是愛的滿全。

「洪流不能熄滅愛情,江河不能將它沖去,如有人獻出全副家產想購買愛情,必受人輕視。」(歌8:7)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常年期第三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聖路加福音 10:1-9

那時候,耶穌選定了七十二人,派遣他們兩個兩個地在他前面,到他自己將要去的各城各地去。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他的莊稼。你們去吧!看,我派遣你們猶如羔羊往狼群中。你們不要帶錢囊,不要帶口袋,也不要帶鞋;路上也不要向人請安。不論進了那一家,先說:願這一家平安!那裏如有和平之子,你們的和平就要停留在他身上;否則,仍歸於你們。你們要住在那一家,吃喝他們所供給的,因為工人自當有他的工資;你們不可從這一家轉移到另一家。不論進了那座城,人若接納你們,給你們擺上什麼,你們就吃什麼。要醫治城中的病人,並給他們說:天主的國已經臨近你們了。」

反省

《雄才 · 偉略》

路加福音在講述耶穌召選的七十二徒,使他們前往各城各鄉去,並囑咐他們:「莊稼多工人少」,務必要求莊稼主人多派工人進行收割他的農作物。這個是「雄才」的選擇,因為是天主的召叫。

再者,天國的「偉略」並非要求精英雲集、嚴格架構、和組織精密,並以行政主導。耶穌祇要求神恩有機,在門徒們進展使徒工作時,務必要艱苦經營,猶如羔羊送進狼群中,生活務要清貧,淡薄名利,並向人祝福,不思慮吃渴,謀求工資,因為他們的治病和宣道,自會得到合理報酬。

今天紀念弟茂德和弟鐸二聖,皆為聖保祿的愛徒,前者是他的信德兒子,亦是忠實伴侶,精於傳教工作和使命,以致他在兩本書信中,即「致哥羅森」和「致斐理伯人書」,也提及愛徒的名字。他一生致力牧者工作,盡忠職守,至死不渝。至於弟鐸,亦是受聖保祿勸化,聖德出眾,為聖人所器重。

所以,真正上主的「雄才」,並不一定是那些獨佔鰲頭,英明神武的領導,而且為實踐他的「偉略」者,卻是一些清貧廉潔、凡事稱高和樂善好施的忠誠使徒。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常年期第二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谷3:1-6

那時,耶穌來到會堂。那裡有一個人,他的一隻手枯萎殘廢了。有些人監視耶穌,看祂會不會在安息日治好這個人,他們好能告發祂。耶穌對那有一隻枯手的人說:「你起來,站到中間!」然後祂問他們:「在安息日,符合法律的是行善或作惡?救人或殺人?」他們一聲不響。耶穌怒目看著他們每個人,心中非常難過,因為他們冷漠無情。於是祂對那人說:「伸出手來!」那人伸出他的手,手就痊癒了。法利塞人一出去,立刻和黑落德黨人商議怎樣陷害耶穌,要消滅祂。

反省

《慈 · 悲》

今日馬爾谷福音中提及的枯手人是一位名符其實的「夾心人」,基本上,他失去一切權力和地位,在人前沒有任何自由和自主,如今遇到主耶穌,原本是他莫大的福音,豈料也要面對現實,可謂困難重重。

誠然,耶穌是天主所派遣的,應該在猶太人中有至高的權威。可是,他卻能放下身段,不講求階級和局限而體察民情,向這位牯手人招手和施以憐憫之心。

反之,法利塞人的領袖們卻以階級為重及制度為準,以事言事,竟然對這個「傷健人士」毫不動情,反而以理性冷血的理由批判耶穌。他們的深謀遠慮,祇是假借安息日為題而想陷耶穌於不義。

這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耶穌就當眾人面前「含怒環視他們,見他們的心硬而悲傷」,一個是「慈善」的象徵,另外一個是「悲哀」的象徵。

試想這樣的「慈」與「悲」對立面,會不會在今天的社會、教會、公司等機構中繼續呈現出來?而一個領袖不願釋除自己任何階級而成為「眾僕之僕」?他們會不會再次被耶穌形容為:「漆白的墳墓」,或「狡猾如蛇蠍」?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進教之佑驛站:常年期第一週 星期三 福音反省

圖片:鹽與光傳媒

谷1:29-39

那時,耶穌同雅各伯和若望進了西滿和安德肋的家。西滿的岳母病了,躺在床上發燒;他們立刻把她的病情告訴耶穌。耶穌過去看她,握著她的手,扶她起來,燒就退了。她便開始服侍他們。到了傍晚,人們就把所有患病和附魔的人都帶到耶穌面前,全城的民眾都聚集在門口。耶穌治好了許多患各種疾病的人,也驅逐了許多魔鬼。祂不許魔鬼說話,因為它們知道祂是誰。

清晨,天還未亮,耶穌起身到荒野的地方,在那裡祈禱。西滿和同伴們出去尋找祂,找到了祂,就對祂說:「大家正在找祢呢!」耶穌說:「我們走吧!到鄰近的村莊去,我也好在那裡宣講。因為我正是為這事來的。」於是,耶穌走遍了加里肋亞地區,在每個會堂裡宣講,也驅逐魔鬼。

反省

《款 · 待》

今天瑪爾谷福音記載耶穌作西滿和安德肋的家訪,西滿為了盛意拳拳的款待師傅,當然希望舉家出動,尤其是岳母大人也能獨當一面,做到侍奉之禮,豈料她患病不能起床,然而耶穌穌給她治療,使她也可以禮待人,西滿伯多祿對耶穌之禮可稱得上為「約之以禮」(Make Room)。

耶穌作驅魔治病,使魔鬼退去,叫他們不要出聲,認真的使他們不能左右主替天行道,此乃成功地使他們「讓路」(Make Way)。

再者,耶穌每次作主的事工前,必先行退到曠野祈禱,進行辨識,務使事事吻合主旨,此乃「遵旨」(Make Sense)。

最後,耶穌願意村過村,鎮過鎮的四處宣道,因為他就是為此而來,好使人人能「臻於至善止於至善」,這就是(Make Difference)。

事實上,人在世間的「款」與「待」,就是充份準備天父將來迎接我們的「款待心」。

撰文:進教之佑驛站 / 陳鴻基神父

按此閱讀更多
《進教之佑驛站》反省文章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