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鹽與光傳媒訊】2021年2月11日,是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晉鐸六十週年紀念。讓我們一起為陳樞機的神形康泰恭唸一篇天主經、為他的祈禱意向恭唸一篇聖母經、為他的牧職生活恭唸一篇聖三光榮經。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大聖若瑟,為我等祈!
聖若望鮑思高,為我等祈!

以下分享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60年,真的已經60年。

有些事,當時間相距越遠,對它們的回憶卻會變得越近、越清晰。每年總數算自己升神父已經幾多年,到今年,已60年。60年確實不簡單,你想想,一年365天,有時一天會主持三、四台彌撒,計下來,60年開了多少台?

翻開自己升神父的相片,當中我看到畢少懷會長,但卻沒有我的父母親。升神父,當然父母會最開心,但我覺得,與畢會長有深厚關係的爸爸媽媽早已能感受到這份喜悅,縱然他們不能親到現場。

我做神父的聖召主要來自父親,我常開玩笑說,其實應該是他有聖召。於別人眼中,好像是他硬要我去當神父,但事實並非如此,爸爸是一個很開放、樂觀的人,絕不會勉強任何人,而且他為人也很和善,所以我的聖召雖然是由他培養,但從來沒有任何壓力。

爸爸自己本想當神父,但傳教士認為他的聖召也許是走婚姻之路,建議他應栽培兒子。他結婚後生了五個女兒才有我這個男孩子,他想我當神父,並用上絕妙的方法,就是帶我去望彌撒;而我也覺得望彌撒很開心,完全不覺沉悶。星期日爸爸會帶我到不同的聖堂參與五台彌撒,每一台也多姿多采,其間我更會與他去吃特別的早餐,這些回憶讓我難忘。

父親栽培了我這個聖召,但更重要的影響,是他的犧牲。他本來是一個很活躍、樂觀的人,喜歡做很多事,有很多朋友,但後來因中風致半身不遂,被逼困在家中,很淒涼。爸爸突然半身癱瘓是緣於中日戰爭——因為打仗,他失業,而失業令到他血壓飆高,繼而中風。

那時候,家中經濟困難,窮得很,幸好舅父讓出地方收留我們。當時爸爸只能每天坐在沙發上,不能出家門半步。身處如此境況,許多人會覺得很失望;但他沒有,還時常讀聖書、祈禱。我讀初中一時整天出去玩,不在家,不讀書,爸爸一直擔心我會變壞。當父親知道我進了備修院後,他很高興,一方面是因為母親送我進備修院後,把看到的情況告訴他,讓他安心;另外由於父親不能到備修院探望,長上特別批准我每個月回家(因為當時備修院很嚴格,不可以隨時回家),令他很欣慰,很放心。

爸爸更曾有機會到我上海的備修院參觀,那裡是個大本營,包括備修院、初學院和神學院,當天他見到畢會長在大瞻禮上唱彌撒,吃飯時他也被安排坐在會長旁邊;其間又觀看我們「鬥波」。那間大屋曾是他老闆的,父親以前好像是他們公司球隊的經理人,我四歲那年,便曾在那裡拍那球隊的全體照片。那天重回舊地,相信是他人生裡其中一段最開心的時光。當天以後一、兩年,他去世了,但我知道爸爸是帶著安慰離開,因為他親眼看到兒子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加入了一個非常好的團體。

對於我的聖召,母親也起著重要的影響,就是她親自送我到畢會長那裡。她後來更看到會長對我父親的好(當天爸爸到了備修院門口,畢會長就著幾位修士扛起爸爸坐著的椅子送他到小堂、餐廳、操場),又看到我變得生性——尤其是在爸爸過世之後我從備修院寫給媽媽的那封信,讓她很感動、很安慰。

其實在人的角度看,母親的晚年也很淒涼,她患上肺病,不斷嘔血,幸好姐姐、姐夫非常照顧她,否則我也不忍心離開他們去修道。她雖是病人,卻也常懷着樂觀心情幻想自己康復的一天,後來她去到澳門,因為我還有一年便畢業,媽媽認為自己可以等到兒子畢業那天,但其實她當時已經「皮包骨」(瘦骨嶙峋)。我的長上曾經問她:「安排日君回來與你見面好嗎?」但為了不妨礙我的學習,她堅持不要:「不要叫他回來,我會等他。」但最後,母親於我畢業前離世。

那時的神貧精神與今天的有很大分別,我在意大利讀書的九年裡,未曾回過香港。但我相信,鮑思高神父已經報答了爸爸媽媽,儘管我於都靈升神父的時候他們不能到現場,但爸爸必定在天堂上看到一切,而媽媽也能看到我寄給她升神父的相片。回想起來,母親實在大膽,居然要我寄相片回中國給她,我當時想:若給政府看到,也太危險了吧。但媽媽堅持要我寄相片。

再談我與畢會長的關係,我同班的同學並沒有我的福份,為什麼?以前很多禮儀也是由會長負責,譬如我們進初學時穿會衣,是由會長替我們穿的,但當年因為有新主教,所以會長將此任務讓給主教。到發聖願之時,本應也由會長主持,但當時畢會長因去意大利開大會,未能參與,後來他更去了菲律賓,我以為再沒有機會讓他參加自己晉鐸的禮儀,很遺憾。

豈料在我升神父之日,畢會長剛巧在意大利度假,很感恩他能到來見證我升神父,陪著我主持第一台彌撒。於這台彌撒,其他人會親吻新鐸的手,他身為會長,也跪下親吻我的手,讓我感動。我真有福,因為自己主持的第一台彌撒,畢會長正在那裡,其他同班同學卻沒有如此福份,故他們看到當天的相片也很羡慕。

我時常想,為什麼我不多記得在天上的人?爸爸媽媽、以前的長上,他們都在那裡,天天在那裡;我們開彌撒的時候,他們也在周圍,所以,其實每一天也是大瞻禮。

晉鐸60周年這日子讓我記得,天主在我一生中給予很多恩寵:爸爸媽媽、畢會長及初學師這些最偉大的人,他們都是大聖人;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但這四個是最基本的,因為他們幫我打好基礎。初學師及畢會長說的道理很結實,充滿人情的味道但同時很堅強,令我有能力在那基礎上學得更多,甚至可能比他們更多;但那牢不可破的基礎才是最重要,因為於快速的時代變化之下,很容易令思想混亂;而當時到外國讀書,其實也有危險,因為很多人就是學習了那些混亂的思想,所以我要多謝這兩位老師,為我打好基礎,當再吸收其他思想學問時自己也會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懂得去選擇。

到今天,這些基礎仍讓我有信心走以後的每一步,儘管自己未成聖人,但我知道,我學的道理是正確的,所以在這60年,我就是靠着這四位聖人的幫助,沒有行錯路。

陳日君樞機

 

以下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小日君與父母

陳爸爸(後排最左)與公司球隊團體照,
右邊是四歲的日君誤入(抱歉相片質素較朦)

會長畢少懷神父(中)專程到都靈參與晉鐸禮

陳日君樞機聖誕訊息分享:「聖誕真光」

各位兄弟姊妹,耶穌聖誕,我們當然說祝大家聖誕快樂。不過這陣子,很多人都不敢說快樂,因為好像很難找到快樂。不過快樂有很多不同種類,有時是很興奮的快樂,但有時沒有興奮也有快樂,即是平安,最重要是平安。耶穌誕生時,天神也有說天主給大家有平安。

耶穌帶來平安,是帶來我們人最需要的,因為人有時都未必追求好多真理,怎麼說,很高的享受也未必需要,但心裡面的平安是很需要的,耶穌就是帶來這份平安。

這幾天很冷,是嗎?耶穌帶來溫暖。有時我們人生都幾黑暗,耶穌就是帶來光明。我們其實不知道耶穌是不是十二月廿五日誕生,這日子也是跟太陽有關。以前外國人崇拜太陽,教友看到就說你們崇拜太陽,我們才是真的太陽,耶穌真的是東方旭日。耶穌帶來太陽的光、太陽的溫暖,這其實是人類最渴望的,尤其是現在這個疫症來到全個世界,好像越來越厲害,使人感到很渺茫,人很軟弱的。我們的社會忽然變得我們不認識的,完全不同了。

耶穌是光,耶穌是溫暖,祂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仍是天主看著的,我們沒有懷疑,因為是祂創造的。天主創造的,所以天主會關心我們的世界,這是最基本的真理。我們都是天主的兒女,天主是溫暖,因為祂是我們的父親,所以我們無論在多困難的環境,甚至是恐懼,我們都不要放棄要有希望,尤其聖誕節,我們知道只有耶穌帶給我們真的光明,真的溫暖。

我們這裡面對一個很特別的馬槽,我們的李修士每年都會弄一個馬槽。今年很特別,這個馬槽代表什麼?我看看,上面有很多口罩,這裡有位護士,仔細看看,所有的人物,甚至動物都戴著口罩,看來很有趣。其實雖然有少許趣味,不過我們知道實際情形是很悲慘的,下面是墳場,因著這場瘟疫,死亡率越來越高,每一位兄弟姊妹離開,帶來很多痛苦給很多人。好像我這樣,很慚愧,我什麼都有人照顧,但很多人失去自己親人,也有痛苦,甚至都不能探望他們,有些人離開世界時也沒有一位親人在身邊。那些沒病的人很多正失業,生活也有困難。我自己很慚愧,每天到時候就有飯吃,但有些人真的很有困難。這可以說是很寒冷,很黑暗,可能更加黑暗的是有些人造的痛苦,不知為何世界上有些人很喜歡給人痛苦,不喜歡看到他人開心,威脅他人,要大家生活在恐懼之中。

有時有信仰的人也會問天主:天主,祢在哪裡?聖誕來了,天主在馬槽中,一個脆弱無助的嬰孩,什麼也做不了,當然祂有聖母愛祂,聖若瑟照顧祂,但他們都是很貧窮的,耶穌誕生在馬槽。為甚麼?因為那些旅館看到這兩位就說不行,看來都是沒錢的,那女孩懷孕了,快要生產了,很麻煩的,不好不好了。世界上有些人有時是很自私的,但我們看到的,很奇怪,在這多災多難的時期,當然我們看到很多人的邪惡,但我們也看到很多人是有愛心的。因為耶穌是太陽,我們也要做光也要做火,要熱的要溫暖的,所以耶穌帶來一個愛心,真誠的愛心。我想我們聖誕禮物有時祈求很多,最重要求天主給我們這個心。

太陽給我們溫暖,給我們光明,其實它是自我犧牲的。這樣說很有趣。太陽會燃燒的,會燃燒殆盡的。但你不用害怕,我們有生之日它不會燃盡,但終有一天會燃盡的,所以光和熱是要焚燒的,所以我們求耶穌要給我們一顆熱的心,我們說的熱心是恭敬天主,是嗎?但熱心做好事,熱心愛我們的兄弟姊妹。所以在這可能人人有困難有痛苦的時期,耶穌來是很合時。今年的聖誕讓我們這些已認識祂的人,重新提醒我們這份使命,要做光要做熱。

首先要燒熱我們的心,光照我們自己,使到我們的信仰真正有名有實,而且是有效的,使我們自己能面對任何困難。我們看到很多兄弟姊妹在很大的困難之中,很無辜地受罪,但他們很平安。我去探監,很多次看到都很感動。先光照自己,使自己平安,那我們也有勇氣幫助他人,光照他人,去安慰他人,給他人真正的安慰。同時,我們能做什麼也要去做,當然我們現在都不敢走出來,但有時也要,沒有人可以自私。當然要小心,很多措施也是需要的,我們很淒涼,甚至沒有彌撒,我們覺得也是沒有辦法,如果是需要也是一個大的犧牲。但最重要我們心裡要有耶穌在,這個焚燒的心能幫我們想到有什麼可以為我們的兄弟姊妹所做。

當然第一個我們知道,我們任何事都做不了的時候,還有一件最有效的事可做,就是祈禱,那我們在耶穌馬槽前為很多人祈禱,祈禱祝福。當然很多有病的人,很多人失業,好多困難好多痛苦情形之下,尤其失去了自由,在恐懼之中的人都能夠在這艱難的聖誕節,一樣可以說祝他們聖誕快樂,求耶穌給他們心裡平安。

我們大家設想天神,這裡的天神也戴著口罩,天神在那夜說,天主在天上要受光榮,我們一樣要讚揚天主,我們不知祂現在做什麼,有時祈禱時可以問祂,為何?不怕,到最後我們知道,我們要多謝耶穌,祢再次來臨,把平安帶給所有的人。

祝聖誕快樂!

陳日君樞機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2020年12月

 

來源: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聖言成了血肉系列】
Facebook:facebook.com/hkjpcom
Youtube: http://bit.ly/hkjpcom

陳日君樞機獲頒Stefanus Prize人權獎

2018年4月5日晚上,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前往德國接受在2018年4月7日(六) 頒發的Stefanus Prize人權獎。這是一個表揚在宗教或信仰自由上有傑出貢獻的人士的人權獎。

得獎者是由挪威非政府組織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成立的一個委員會選出,委員員包括:挪威的前任司法部長、國會議員、前任國家領事兼外交部長)以及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副主席。

當晚,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的副秘書長兼國際人權協會國際理事會主席湯馬斯‧施馬赫) (Thomas Schirrmacher)教授為得獎者致辭。

陳日君樞機出發前向香港報章傳媒《蘋果日報》表示,獎項並不屬於他個人,自己只是為中國內地的基督徒領獎。

Stefanus Prize過往得獎者:

2005- Bishop Thomas, Egypt (科普特禮正教主教)

2007-Doan Trung Tin, Vietnam (基督教牧師)

2008-Tim A. Peters(美國人道主義者)

2010-Victor Biak Lian, Burma/Myanmar (緬甸的民主運動人士)

2012-Samuel L. S. Salifu, Nigeria (曾受迫害的基督教徒)

2014-Asma Jilani Jahangir, Pakistan(巴基斯坦人權運動人士)

2016-Mine Yildirim and Aykan Erdemir, Turkey (土耳其學者)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