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我們憑藉什麽能使他人擁有豐富的生命?

CNS photo/Yara Nardi, Reuters

宗3:3-6

他看見伯多祿和若望要進聖殿,便要求給一點施捨。伯多祿和若望定睛看著他說: 「你看我們!」他就注目看他們,希望得點什麼。伯多祿卻說:「銀子和金子,我沒有;但把我所有的給你:因納匝肋人耶穌基督的名字,你【起來】行走罷!」

2019年8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暑期過後首次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6000名朝聖信友在保祿六世大廳參加了這項活動,其中有一個難民兒童團體。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以《宗徒大事錄》為主題,當天講解了伯多祿因耶穌的名行奇跡,指出在這位宗徒身上顯露出「一個無邊界教會的面容,這個教會感到自己是眾人的母親」(參閲:《福音的喜樂》勸諭210號)。

伯多祿和若望前去聖殿祈禱,他們在殿門前遇見一個乞丐,他在母胎中就癱瘓了。按照梅瑟法律,身殘的人不能進入聖殿獻祭,因為人們認為他們的殘疾是犯罪的後果。在耶穌的年代,人們看到一個生來瞎眼的人,就問祂,「師傅,誰犯了罪?是他,還是他的父母,竟使他生來瞎眼呢?」(若9:2)

教宗說:「兩位宗徒與這個跛子相遇後,出現了一種注視的互動。跛子注視他們,希望得到施捨,宗徒們定睛看著他,邀請他以一種不同的目光注視他們,好能接受另一個恩典。於是,伯多祿因耶穌基督之名行了治癒的奇跡(宗3:3-6)。宗徒們建立了一種關係,因為這是天主樂於顯示自己的方式,祂常在對話中、常藉著顯現,以及透過對人心的啓迪與我們建立關係:這是天主與我們的關係;天主也透過人們彼此之間的真實相遇與我們建立關係,因為唯有在愛内才會有這樣的相遇。」

接著,教宗提到:「聖殿有時也成了經濟和金融交易的場所,無論耶穌還是先知們都曾對此予以痛斥。許多次我也思索這個問題,因為我看到一些堂區更看重金錢而不是聖事!教會應是貧窮的:我們要向上主祈求這恩典。」

教宗繼續說道:「這個乞丐遇到宗徒們後,沒有得到金錢,卻得到了那使人得救者,即納匝肋人耶穌基督的名字。伯多祿呼求耶穌之名,命癱瘓者起來行走,他又握住他的右手,拉他起來。聖金口若望在這個舉動中看到一幅復活的圖像。這也是教會的肖像,教會看到處在困境中的人沒有閉上雙眼,而是懂得正面注視人類,與之建立重要的關係、友誼和互助的橋樑,而非屏障。教會懂得握住我們的手、陪伴我們並拉我們起來,而不是給我們定罪。耶穌總是握住我們的手,總是設法拉我們起來,使我們痊癒,成為幸福和與天主相遇的人。」

教宗表明:「這是陪伴的藝術,是在走近他人時出於慎重的特性。陪伴的藝術是一種尊重和充滿同情的注視,同時也是治癒和釋放的注視,鼓勵我們在基督信仰生活中成長(參閲:《福音的喜樂》勸諭169號)。這正是兩位宗徒對待跛子的態度:他們注視著他,說『你看我們!』遂握住他的手,讓他站起來,使他得到痊癒。耶穌就是這樣對待我們衆人的。當我們處在危險時刻、犯罪時刻,以及悲傷時刻時,我們應想到耶穌。耶穌對我們說:『你看看我:我在這裡!』我們應握住耶穌的手,讓祂拉我們起來。」

教宗最後總結道:「伯多祿和若望教導我們不要依靠錢財,即使它是有用的,我們應依靠真正的財富,那就是與復活的主建立關係。我們是貧窮的,但我們有一個巨大的寶藏,福音是我們的一切,它彰顯了因耶穌之名行奇跡的大能。」

教宗給在場的信友留下需要思索的問題:「我們的財富是什麽,我們的寶藏在哪裡?我們憑藉什麽能使他人擁有豐富的生命?」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初期基督徒團體是友愛團體的模範

CNS photo/Paul Haring

在《宗徒大事錄》中,聖史路加描述了耶路撒冷初期基督徒的生活方式。他這樣寫道:「他們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時常團聚,擘餅,祈禱。凡信了的人,常齊集一處,一切所有皆歸公用。他們把產業和財物變賣,按照每人的需要分配。」(宗2:42;44-45)

2019年6月2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繼續反省《宗徒大事錄》的章節。他開門見山地指出:「路加筆下的耶路撒冷教會正是每個基督徒團體的典範、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友愛團體的圖像,但不該將之神化和淡化。」

教宗說:「聖神降臨是一個新近的經驗,聖神不久前才降臨在初期基督徒團體内,激起許多人的意願去宣講基督的救恩,他們悔改並因基督的名受洗。大約3千人加入了那個團體,它是信徒的居所和教會福傳工作的酵母。正是這些在基督内的兄弟姐妹的信德為宗徒的使命提供了典範。」

「初期團體的基督徒在生活上具有4個特性:專心聽取宗徒的訓誨、透過精神和物質財產的共融來實踐高質量的人際關係、藉著祈禱與天主交談,以及透過擘餅,即聖體聖事來紀念上主。」教宗重申這4種態度,稱這些是一個好基督徒的要素。

「人類社會只抓住自己的利益,不顧別人或甚至損壞別人的利益。相反地,基督徒的團體則促進分享和互助,不讚成個人主義。利己主義在基督徒的心靈中沒有地位:倘若你以自我為中心,你就不是基督徒,而是一個世俗的人,只尋求你自己的喜好,你自己的益處。路加告訴我們信徒常齊集一處,這表明接近人群與團結合一是獲救贖者的態度,他們相親相愛、彼此關心、不說別人壞話,而是幫助和關心別人。」

教宗繼續表示:「基督徒蒙召與他人分享並融為一體,按照每人的需要予以分配(宗2:45)。這要求我們慷慨、施捨、掛念別人、探訪病患,以及看望需要幫助和安慰的人。只有這樣,這個友愛的團體,即教會才能度一種名副其實的禮儀生活。基督徒團體在與天主和弟兄的真實關係中持之以恆,不但能夠成長,還能吸引和贏得許多人的讚同。」

最後,教宗總結道:「我們應祈求聖神使我們的團體成為接納和實踐新生活、團結互助和共融的場所,透過禮儀成為與天主會晤、從而與弟兄姐妹共融的場所,以及敞開門窗、讓人看到天上耶路撒冷的場所。」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天主愛的火焰,聖言的威能

2019年6月19日,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繼續講解《宗徒大事錄》,尤其闡釋聖神降臨的事跡(參閱:宗2:1-4)。

當時,宗徒們與聖母瑪利亞聚集在最後晚餐廳祈禱,聖神出乎意料地降臨。教宗解釋道:「祈禱有如肺葉,給每個時代門徒帶來呼吸;缺少祈禱,一個人無法成為基督的門徒。聖神的降臨好像暴風颳來,令人想到天主最初噓的一口氣(參閱:創2:7)。」

隨著暴風而來的是火焰,教人不禁想起燃燒的荊棘叢(參閱:出3:2)。按照聖經的傳統,天主的顯現伴隨著火焰而來。

教宗表示:「天主在火焰中傳達祂活力充沛的聖言,而火焰本身表達了天主溫暖、光照和試驗人心的化工。在西乃山上,我們聆聽天主的聲音;五旬節那天,在耶路撒冷則是伯多祿起身發言。儘管他曾軟弱地否認耶穌,可是他一旦充滿聖神,說話便鏗鏘有力,能穿透人心,因為天主『召選了世上懦弱的,為羞辱那堅強的』(參閱:格前1:27)。」

教宗接著說:「教會在愛的火焰中誕生。那火焰在五旬節爆發,展現出復活主強而有力的聖言充滿了聖神,宗徒的話語也同樣充滿聖神,從而變得簡單易懂,彷彿同時翻譯成所有語言。此乃真理與愛的語言,它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即使是目不識丁的人也聽得懂。」

此外,教宗也將聖神稱為「共融的工匠、修和的藝術家」,祂懂得如何消弭猶太人和希臘人之間的隔閡,移除奴隸與自由人之間的障礙物。聖神協助教會跨越人的限度、罪惡和醜聞,促使教會成長。

教宗最後總結道:「唯有天主聖神能使每個處境富有人情味和友愛精神,首先從接納祂的人開始。」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做基督的見證人,克服自我封閉

CNS photo/Paul Haring

2019年6月12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繼續以《宗徒大事錄》為主題展開要理講授。教宗指出,這本書肯定讓我們看到了福音的旅程,福音如何不斷地超越又超越,但一切都始於基督的復活。

教宗說:「基督復活是新生命的泉源,宗徒們知道這一點,服從耶穌的命令,團結一致和睦相處,堅持不懈地祈禱。他們緊緊圍繞著聖母,加強彼此的共融,以準備領受天主的德能。」教宗講到這個最早的門徒團體大概是由120位弟兄姐妹組成的,其中的數字12 象徵著以色列民12支派,也是教會的象徵。耶穌也揀選了12位宗徒,在耶穌受難後,主的宗徒不再是12位了,其中的猶達斯因出賣耶穌而離開了這個宗徒團體。

教宗解釋說:「猶達斯從開始就離開了與耶穌和其他人的共融,獨自行事、自我孤立,貪婪金錢甚至為金錢而利用窮人,丟失了無償與自我奉獻的視野,以致允許驕傲的毒素侵蝕他的思想和心靈,變成『領導逮捕耶穌的』人(宗1:16)。他自負地要自我拯救,結果喪失了自己的生命。他不再全心全意地屬於耶穌,離開了與耶穌及其他宗徒的共融,他不再作主的宗徒而是把自己置於主之上。猶達斯選擇了死亡,其他11位宗徒卻選擇了生命和祝福,承擔了歷史責任,把這生命和祝福從以色列民族傳到教會,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然後,教宗提到聖史路加讓我們看到如何治癒團體的創傷,也就是由誰來填補這個缺位。

「伯多祿指出的條件是,新成員必須從一開始就是耶穌的門徒。這個12人團體需要重建,團體共同分辨的實踐就開始了,這個分辨就是在合一與共融的視角中用天主的眼光看待現實。隨後,整個團體這樣祈禱:『主,你認識眾人的心,求你指示,這兩個人中,你揀選了那一個,使他取得這職務的地位……猶達斯放棄了這職位。』(宗1:24-25)因此,12位宗徒組成的團體重新建立起來了,它是共融的標記,共融勝過了分裂、隔離和私人利益絕對化的心態,共融是宗徒們貢獻的第一個見證。耶穌曾說:『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13:35)《宗徒大事錄》中的12位宗徒表現出了主耶穌的風格,他們是基督救贖工程的可信見證人,他們沒有向世人展示自己而是向世人展示了另外一位,他是誰呢?是主耶穌。宗徒們選擇了在復活的主統治之下的弟兄共融生活。」

教宗最後說:「我們也需要重新發現見證復活的美麗,走出自以為是的態度,抛棄把持天主恩典不放的行為,同時也不要陷於平庸。宗徒團體的重建顯示出在基督徒團體的基因中本身就有『共融』與『自由』,這使得基督徒不畏懼差異,不貪戀財物和恩典,不怕成為天主的見證人。」

其後,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波蘭朝聖者時强調:「人類生命的每個階段都必須受到保護。人類的生命必須受到捍衛和服務,從在母胎中受孕起直到年老,以及當它面對疾病和痛苦時。不可摧毀生命,更不應該讓生命成為實驗或人工受孕的對象。」教宗補充道:「生命是神聖的,因為是天主賞賜的禮物。」

教宗也請信眾祈禱,好使人類的生命始終得到尊重,尤其是在家庭領域中見證福音價值。上主日,成千上萬的人參加了在波蘭不同城市舉行的維護生命遊行活動。

此外,教宗也特別問候了由香港教區湯漢樞機率領的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訪問團的全體成員。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週三公開接見:合一並不消除合法的多樣性

CNS photo/Paul Haring

「在所有基督徒之間的合一雖然仍不完整,但它是以唯一的洗禮和在迫害中,特別是在上世紀無神政權迫害的黑暗時期,大家一同傾流的鮮血與同受的苦難為基礎。」

2019年6月5日,教宗在週三公開接見中用以上這番話概述了他在5月31日至6月2日在羅馬尼亞牧靈訪問的精神。教宗指出,他最大的喜樂就是以朝聖者的身份在羅馬尼亞這塊土地上與羅馬尼亞人民一起進行了這次訪問。

教宗說:「同羅馬尼亞正教達尼爾宗主教和神聖主教會議成員們的親切會晤中,我重申了天主教會願意在修和的記憶和走向更加團結中與弟兄們攜手同行,這正是羅馬尼亞人民在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來訪問時所發出的先知性呼籲。」

教宗此行與不同人士的多次會晤「凸顯了讓我們攜手同行的價值和必要性,無論是在基督徒的信仰和愛德層面上、還是在公民之間的公民義務層面上都是如此」。教宗提及在布加勒斯特正教主教座堂内的大公祈禱,他說:「《天主經》是基督徒最卓越的祈禱,是所有受洗者的共同遺產。沒有人能說『我的父親』和『你們的父親』,我們的父親是所有受洗者的共同遺產,我們展現了合一並不消除合法的多樣性。」

教宗這次的訪問與羅馬尼亞天主教團體有多次的聚會,在談到冊封的新真福時,他說:「霍蘇主教在監禁中寫道,『天主打發我們到苦難的黑暗中為的是要我們寬恕他人和為所有人的皈依祈禱』,想到他們遭受的可怕酷刑,他的這些話是慈悲的見證。」

教宗也談到在雅西與青年和家庭的會晤,並說這個東西方文化交匯的城市,邀請大家在多樣化中攜手同行。在結束接見活動時,教宗提到了與布拉日羅姆人的會晤,他再次發出呼籲反對一切的歧視,尊重不同種族、語言和宗教的人士。

此外,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特別提到6月9日主日是聖神降臨瞻禮,紀念在晚餐廳中聖神降臨於聖母瑪利亞和宗徒們身上的事跡。

教宗說:「願上主看到你們已準備好領受聖神滿溢的傾注,讓聖神恩賜的聖寵為你們的信仰注入新活力,重新點燃希望,並在推行愛德善工上賦予力量。」

6月8日下午六點,教宗將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聖神降臨瞻禮前夕彌撒。屆時,羅馬教區的信眾將參與這台彌撒聖祭。羅馬教區代理主教德多納蒂斯樞機表示,信徒們可以在彌撒後徒步前往羅馬郊外的天主聖愛之母朝聖地,實際體驗夜間的朝聖活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救恩是一項恩典,不是付錢就能買到

CNS photo/Paul Haring

2019年5月29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以《宗徒大事錄》為主題開啓新一輪的要理講授。教宗指出:「這本書向我們講述『福音在世界中的旅途』,顯示出天主聖言與聖神之間美妙的結合,二者是活潑而有力的夥伴。」

教宗表示:「人的言談不是憑著修辭學,即講話的藝術就能變得有力,而是藉著聖神的德能,即天主的力量。聖神有淨化言詞、使其成為生命的傳遞者。人的言詞如此脆弱,甚至還能撒謊、逃避自己的責任,只有聖神才使我們的話語變得洪亮清晰。當聖神傾注在人的話語中,人的話語就會越過框架、阻力和分裂的牆壁。」

教宗說:「人的話語一旦遇到聖神,就像『火藥』那樣變得強而有力,能點燃人心,越過框架、阻力和分裂的牆壁,敞開新道路及擴展天主子民的邊界。」

「《宗徒大事錄》的開端記述了耶穌吩咐門徒們等待天父派遣聖神、因聖神受洗的事跡。祂受難以後,用了許多憑據,向他們顯明自己還活著,四十天之久發顯給他們,講論天主國的事。耶穌與他們一起進食時,吩咐他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但要等候父的恩許,即你們聽我所說過的:『若翰固然以水施了洗,但不多幾天以後,你們要因聖神受洗。』(宗1:3-5)」

教宗解釋道:「在聖神内受洗是一種能夠與天主共融、參與祂普世救贖意願的經驗。因此,天主的恩典是無法努力賺得或理當擁有的,一切都是白白賜予的,且依照適當的時機。上主白白地賜予一切。救恩不可購買,也不是付錢就能買到:它是無償的恩典。」

此外,教宗也勉勵信友們成為救恩的真正工具。他說:「我們要祈求上主好使自己成為天主救恩工程的工具,而不是製造者。復活的主邀請祂的門徒們不要自己『製造』使命,而要等待讓天父藉著祂的神來激勵他們的心靈,好能參與傳教使命,將這見證從耶路撒冷擴展到撒瑪黎雅,越過以色列的疆界而抵達世界的邊緣地區。」

教宗最後問道:「門徒們是如何等待聖神,即『天主的力量』呢?」

他接著答道:「他們同心合意地恆心祈禱。事實上,藉著祈禱,能克勝孤獨、誘惑、懷疑而向共融敞開心懷。婦女和耶穌的母親聖母瑪利亞的臨在使這個經驗得以加強:她們最先從師傅身上學會為愛的忠貞和戰勝各種恐懼的共融力量作見證。」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5月22日

是日教會焦點:

-教宗方濟各為在中國的信友祈禱

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特別提到5月24日是上海佘山聖母進教之佑瞻禮,他籲請中國信友成為愛德和友愛的見證人。詳盡內容

-西班牙傳教士桑喬修女在中非被殺害

西班牙傳教士桑喬修女在中非貝爾貝瑞提教區諾拉村被殺害,修女屬於當地的耶穌孝女會的一個小團體,在中非服務多年。5月19日至20日晚,一些來歷不明的人進入她的房間,把她帶到她教授縫紉的地方並將她斬首。修女被殺原因暫不清楚,也沒有人對此事負責。 詳盡內容

-耶穌瑪利亞聖心會會士在非洲遇襲不治

5月19日,年僅34歲的耶穌瑪利亞聖心會會士伊科威爾神父在非洲莫桑比克貝拉市會院遭遇野蠻襲擊後在醫院不治身亡。案件的調查工作仍在繼續。伊科威爾神父是貝拉盲人學校的校長。詳盡內容

教宗公開接見:在祈禱中我們必須成為小孩子,由聖神來引領

CNS photo/Paul Haring

「若沒有聖神的力量我們就無法祈禱。聖神在我們内祈禱並推動我們認真祈禱。」

2019年5月22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結束關於《天主經》的要理講授。教宗強調,我們在祈禱中必須謙卑,讓聖神來引領。

教宗指出:「基督徒的祈禱“來自稱天主為『父親』的膽量,但這需要勇氣。耶穌將天父啓示給我們,賜予我們親近天父的恩典。耶穌所傳授給我們的不是一篇機械式、重複誦念的禱詞。其實一切口禱,都是聖神以天主聖言教導天主子女向他們的天父祈禱(參:《天主教教理》2766號)。

我們從《福音》中能夠看到耶穌向天父祈禱的不同表達,這些祈禱與《天主經》相呼應。

首先,耶穌在革責瑪尼莊園面對即將來臨的苦難,向天父說:「阿爸!父啊!一切為祢都可能:請給我免去這杯罷!但是,不要照我所願意的,而要照祢所願意的。」(谷14:36)。

教宗解釋道:「我們“在這簡短的祈禱中,怎能識別不出《天主經》的蹤跡呢?耶穌在這黑暗時刻懷著對父親的信賴之情,呼喚天主為『阿爸』。祂雖然感到驚惶恐懼,卻祈求讓天父的旨意得以承行。」

在《福音》的其它章節中,耶穌堅持要求祂的門徒們培養一種祈禱的精神。

教宗說:「祈禱必須堅持不懈,尤其不忘兄弟姐妹,在我們與他們的關係發生困難時更應如此。耶穌說:『當你們立著祈禱時,若你們有什麼怨人的事,就寬恕罷!好叫你們在天之父,也寬恕你們的過犯』(谷11:25)。在耶穌的這段話語中我們認出與《天主經》的相似之處。但每個基督徒祈禱的首要主角是聖神。我們能夠懇請聖神教我們如何祈禱,因為聖神是主角,即在我們内真正祈禱的主角。祂在我們每個基督徒的心中噓氣,使我們能以天主子女的身份祈禱,我們因著聖洗的確成了天主的子女。」

另一方面,耶穌在其它場合對天父的稱呼無疑離《天主經》的經文很遙遠。祂在十字架上重覆《聖詠》第廿二章的詩句:「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為什麼捨棄了我?」(瑪27:46)。

教宗評論道:「在天之父能夠捨棄祂的聖子嗎?當然不能。然而,祂對我們罪人的愛竟使耶穌到了這種境地:祂甚至經歷到天主的捨棄和遠離,因為祂承受了我們衆人的罪。」

教宗表明:「耶穌即使在極度痛苦中也仍然呼喚『我的天主,我的天主!』在『我的』二字中存有與天父關係的核心,存有信德和祈禱的核心。基督徒若以這個核心為起點,就能在各種境況中祈禱。我們要不斷地為我們的兄弟姐妹向天父祈求,因為任何人,尤其是窮人,都應受到慰藉和一份愛。」

教宗最後邀請在場的信友們與他一起重覆耶穌的祈禱:「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稱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

教宗說:「為能祈禱,我們必須成為小孩子,讓聖神來到我們當中,讓祂在祈禱中引領我們。」

此外,教宗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講法語的朝聖者時,特別提到日前在中非貝爾貝瑞提教區諾拉村遇害的西班牙傳教士桑喬(Ines Nieves Sancho)修女。

教宗說:「今天,我與你們一起紀念77歲的桑喬修女。數十年以來,她一直是貧困家庭女子的教育者。日前她在教導女孩子們學習縫紉的地方慘遭殺害。她是在服務貧困者中為主耶穌獻出性命的又一女性。」

「瘦小、溫和且非常平易近人」,認識桑喬修女的人都如此形容她。5月20日早上,這位修女被發現死在她教授縫紉課的作坊。修女教女孩子們縫紉技術,為的是讓她們過上更美好的生活。

桑喬修女屬於當地的耶穌孝女會的一個小團體,在中非服務了很多年。5月19日至20日夜晚,一些來歷不明的人進入她的房間,把她帶到她教授縫紉課的地方,並加以斬首。到目前為止,修女被殺害的原因尚不清楚,也沒有人聲稱對此事負責。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邪惡如同咆哮的獅子,但耶穌救我們免遭其害

2019年5月15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兩萬人不顧陰雨聆聽教宗講話。在要理講授中,教宗反省了《天主經》的最後一句呼求“但救我們免於兇惡”,闡明在世界和我們自己的心中彌漫著兇惡,但這不是天主的作為,而是邪惡悄悄地進入人類歷史中的坎坷經歷。

在接見活動開始時,教宗乘著白色座車來到廣場,他旁邊還坐著8位男女兒童,他們頭戴白色小帽,身穿藍色或白色衣服,上面寫著教宗針對移民的四點指示:「接納、保護、促進和融入」。這些兒童隨著他們的親人於幾個月前從利比亞乘船前往意大利海岸,4月29日獲得人道救援,目前住在羅馬近郊的天主教運動中心。

教宗在要理講授中,首先解釋「但救我們免於兇惡」這句祈禱文的含義說,誦念《天主經》的人不僅祈求天主不讓自己陷於誘惑,也呼求祂讓自己免於兇惡,因為惡的存在使我們受到了威脅。

「事實上,基督徒的祈禱並不是閉上眼睛無視現實生活。《天主經》是子女而非幼稚的祈禱,不是如此地沉醉於天主的父愛,以致忘記人的旅程充滿艱難。《天主經》若沒有最後這幾句,罪人、受迫害者、絕望和垂死的人又怎能祈禱呢?這最後的祈求正是我們感到有限度時的祈禱,而且總是如此。」

教宗表示:「我們生命中存在著邪惡是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只要我們翻開歷史的篇章,就會看到“多麽令人痛苦的目錄,我們在這世界上的生存經常是一種失敗的冒險。邪惡的存在有時似乎比天主的慈悲更為明顯。這種在大自然、歷史甚至我們心中佔據空間的邪惡似乎與天主的奧秘相對立。《天主經》的最後呐喊是起來反對這邪惡,在這邪惡寬大的長袍下隱藏著各種不同的經歷:人的哀傷、無辜者的痛苦、奴役、被別人利用,以及天真孩子的哭泣。這一切都在人的心中提出抗議,與《天主經》的最後祈求產生了共鳴。」

教宗指出:「耶穌在受難時刻完全經歷了惡的刺傷,祂也這樣祈求說『阿爸!父啊!一切為祢都可能:請給我免去這杯罷!但是,不要照我所願意的,而要照祢所願意的。』(谷14:36)。耶穌受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祂親身經歷了孤獨、鄙視、屈辱和殘忍的對待。人就是如此:我們致力於生命,嚮往愛和善,卻也不斷將自己和他人置於邪惡中,以致能陷於對人喪失信心的誘惑。」

教宗最後表示:「基督徒曉得邪惡的威力,但也體驗到耶穌站在我們這一邊,並前來幫助我們。天主聖子救我們免於兇惡,祂在最後的搏鬥中,命令伯多祿把劍收入鞘内,向懺悔的強盜確保他能進入天國。耶穌最後呼求道:「父啊!寬赦他們罷!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麽(路23:34)。」

「和平源自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寬恕,真正的和平是從那裡來的:和平是那位復活者的恩賜,是耶穌賜給我們的恩典。耶穌在復活後的第一句問候正是‘願你們平安’,願你們的靈魂、内心及生活平安。上主賜予我們平安,賜予我們寬恕,但我們必須祈求‘救我們免於兇惡’,好能不陷於罪惡。這正是耶穌賜予我們的希望和力量,復活的耶穌就在這裡,在我們當中。」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5月8日

是日教會焦點:

-教宗2019年5月祈禱意向
教宗2019年5月祈禱意向是願非洲教會,透過其成員的獻身,能成為該大陸各種族合一的酵母,和希望的標記。詳盡內容

-教宗公開接見:願聖母瑪利亞護佑保加利亞和北馬其頓
5月8日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講述了這次訪問保加利亞和北馬其頓的感想,教宗強調,作為基督徒,我們的聖召和使命就是成為合一的標誌與工具。詳盡內容

-第22屆加拿大全國維護生命大遊行
5月9日,第22屆加拿大全國維護生命大遊行於渥太華的國會山莊外舉行。今年也是加拿大允許墮胎的第50年,因此這次遊行會特別紀念自1969年以來,超過400萬被殺害的未出生的嬰兒。詳盡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