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謝謝你們親臨現場,請你們把教宗的訊息帶給眾人!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5月12日,教宗方濟各再次主持有信眾參與的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的聲音迴盪在梵蒂岡達瑪索庭院的多國信友之間。他說:「我很高興能恢復這個面對面的聚會,因為我告訴你們:面對空無一人、對著一台攝影機講話,實在是沒勁!相反地,與人們相聚,看見一個個帶著自身經歷的人,真是美好。雖然彼此之間保持距離,卻始終感到互相親近。謝謝你們親臨現場、謝謝你們的來訪。請你們把教宗的訊息帶給眾人。教宗的訊息是:我為每個人祈禱,而我也請大家同心合一為我祈禱。」

祈禱正是當天要理講授的核心。教宗強調:「基督徒的生活絕非信步閒逛。誰若想要祈禱,就必須謹記信仰並不容易,有時會陷入幾乎全黑的狀況,沒有參照點。在《聖經》裡和教會的歷史中,沒有一個偉大的祈禱者『安逸』地祈禱。鸚鵡學舌式地誦唸禱詞並非祈禱。祈禱當然會恩賜無比的平安,但它要經過內在的戰鬥而來;這種戰鬥有時很艱難,而且會長期伴隨著人生。」教宗說:「祈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們會逃離祈禱。有時候我們想要祈禱,緊接著腦中浮現其它當下似乎更重要、更急迫的活動。這也發生在我身上!然而,我們延遲祈禱後經常會發現,那些事一點也不要緊,或許我們浪費了時間。敵人就是這樣欺騙我們的。」

「有時候,信守祈禱的時間和方法是一場艱辛的搏鬥。靜默、祈禱、收斂心神是艱難的操練,人性時常會有所反抗。祈禱最險惡的敵人存在於我們內」。《天主教教理》列舉這些困難,寫道:經歷枯燥時的沮喪;未能完全交託給上主而難過,因為我們有『很多產業』;我們的意願未被垂聽而感到失望;我們的驕傲受傷,使我們身為罪人的不配之心更加硬化;對『祈禱是一分不勞而獲的恩賜』感到厭惡等等。」(第2728號)

接著,教宗放下手中的講稿,講述了在阿根廷發生的一個事件。

「有一位父親接獲醫院通知,他的女兒因感染而導致重症,可能活不過那個晚上。這位父親哭著走出醫院,把妻子和女兒留在那裡,自己搭火車前往盧漢聖母大殿。他抵達時,大殿已經關門,於是他抓著大門的欄杆,徹夜懇切哀禱。隔天一早,他進入大殿向聖母祈禱。那一幕著實刻骨銘心。」

教宗說:「我親眼看到他,親身經歷了這件事!這位父親在祈禱中的戰鬥得到了圓滿的結果:他回到家後聽到妻子說,女兒莫名地痊癒了。聖母垂聽了他的祈禱。祈禱能行奇蹟。」

「在試探中,在一切似乎動盪不安的時刻,我們該怎麼辦?」教宗表明:「在磨難時期,我們應當牢牢記得自己並不孤單,因為耶穌始終在我們身旁守護我們,祂隨時與我們同在。」

教宗最後總結道:「假若在昏暗不明的時刻,我們覺察不到祂的臨在,那麼我們將來必能覺察到。聖祖雅各伯的這番話,有朝一日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上主實在在這地方,我竟不知道。』(創廿八16)在生命結束之際,我們轉身回顧一切,到時候我們也會說:『我以為自己孤單一人,但事實並非如此:耶穌始終與我同在。』」

要理講授結束後,教宗方濟各在問候講葡萄牙語的信友時,提及教會禮儀於隔天5月13日紀念花地瑪聖母。教宗說:「讓我們滿懷信賴之情,投奔於她母愛的保護下,尤其是我們在祈禱生活中遇見困難的時候。」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默觀祈禱引領我們跟隨耶穌走上愛的道路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5月5日上午,教宗方濟各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講解「祈禱」的主題,並把主題聚焦於「默觀祈禱」。教宗指出,默觀祈禱引領我們基督徒跟隨耶穌走上愛的道路,基督徒每一個純愛的小行動對教會都是非常有用的。

教宗首先表示:「人類默觀的幅度有點像生活的『鹽』,使我們的日常生活有味道。你可以凝視著早晨冉冉升起的太陽、或者春天漸漸變綠的樹木而進入沉思默想;你可以聆聽著音樂或鳥兒的鳴叫、讀著一本書或駐足一幅藝術品前而沉思。米蘭總主教瑪爾蒂尼(Carlo Maria Martini)在他寫的首個牧函《生活的默觀幅度》中說,生活在大都市中的人們,每天面對的都是人為和實用功能性的事物,有失去沉思默觀能力的危險。沉思默觀首先不是做事的方式,而是一種存在的方式。」

教宗強調說:「默觀不是靠眼睛,而是靠心靈。在默觀中,祈禱是信德與愛的行動,是我們與天主關係的『呼吸』。祈禱淨化心靈,也照亮視野,使我們能夠從另一個角度把握住現實。」教宗解釋道:「《天主教教理》描述祈禱產生心靈的轉變時,引述亞爾斯本堂的話:默觀是以耶穌為焦點的信德的凝視。『我望著祂,祂望著我』,這句話是一位在聖體櫃前祈禱的亞爾斯農民向其本堂說的。耶穌注視的光輝照亮我們的心目,教導我們在其真理及其憐憫衆生之情的光照下去看一切事物。(參閲《天主教教理》2715號)」

「我注視著祂,祂注視著我!這樣就夠了,在沉思默觀中,這個最親密祈禱的典型,它無需太多的話語:一個凝視就夠了,它足以使我們確信我們的生命浸潤在偉大和可靠的愛之中,沒有什麽能讓我們與祂分離。」教宗說:「耶穌是這凝視的導師。在祂的生命中,從未缺少時間、空間和愛情的共融,它使人不會因不可避免的考驗而毀滅,而是保持完好無損。祂的秘訣在於與天父的關係。」

接著,教宗提到福音中「耶穌顯聖容」的奇跡。教宗表示:「這是耶穌使命中關鍵的時刻出現的一幕,那時反對和拒絕在祂身邊蔓延。甚至在祂的門徒中,大都不理解祂,離祂而去,其中一位要出賣祂。耶穌開始公開談論祂要受的苦難和死亡,在此情況中,耶穌帶祂的三位愛徒上了高山。馬爾谷福音記述說,耶穌『在他們前變了容貌,祂的衣服發光,那樣潔白,世上沒有一個漂布的能漂得那樣白』。(參閲谷九2-3)就在耶穌不被理解的那一刻,一切似乎在誤解的旋風中變得模糊不清時,那正是神聖之光閃耀之處。天父愛的光芒充滿聖子的心靈,顯示在祂整個人性之中。」教宗解釋道:「在耶穌和福音中,默觀與行動沒有對立。」

最後,教宗說道:「在福音中有一個大召喚,就是跟隨耶穌走上愛的道路,這是一切的巔峰和中心。從這個意義上看,仁愛與默觀是同意,講的是一回事。十字聖若望堅信,純愛的小行動比其它所有加起來的工程對教會更有用。那由祈禱而非由我的傲慢所產生的、那由謙卑而淨化的,即使是一個隱蔽而寂靜無聲的愛的行為,是基督徒都能實現的巨大奇事。」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對基督徒而言,默想是與耶穌相遇的方法

2021年4月28日上午,教宗方濟各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談論了祈禱的另一種形式,即「默想」。這種祈禱形式不僅基督徒使用,也在其它許多宗教,甚至在無信仰者中廣為流傳。教宗指出:「基督徒在聆聽了天主聖言後,並未將之鎖在自己心中,因為聖言必須與生活之書相遇。」

教宗表示:「我們衆人都設法找回自己和内心的平安。在貪得無厭的西方世界中尤其如此,人們尋求默想是因為它能竪起屏障,藉以抵抗日常壓力和無所不在的空虛。因此有青年和成人打坐的畫面,他們在靜默中收斂心神,半閉著雙目。這些人在做什麽?在默想。這是一種受到讚賞的現象:實際上,我們生來不是為了不停地奔跑,我們擁有一個不能總是被踐踏的内在生命。因此,默想是衆人的需要。」

「不過,基督徒的默想有其獨特性,因為正如各種形式的祈禱那樣,默想經由耶穌這道門並在祂内找到目標。」教宗說:「基督徒在祈禱時,不渴望自己的完全透明,不尋求自我最深處的核心;基督徒的祈禱首先是與那另一位相遇。」

「如果祈禱經驗賜予我們内心平安,或能讓我們控制自己,或明瞭所要行走的道路,這些結果都是祈禱的恩寵的輔助作用,而基督徒的祈禱乃是與耶穌相遇,就是說,默想是在《聖經》的一段話、一個字的引領下,與我們心中的耶穌相遇。」

教宗談到:「『默想』這個詞彙在時間的進程中具有不同的意涵,基督徒默想的方法也不盡相同,一如靈修導師各自不同那樣。重要的是在祈禱的道路上與聖神同行。沒有聖神,基督徒的默想是行不通的。那引領我們與耶穌相遇的是聖神。耶穌對我們說:『我要為你們派遣聖神,祂必要教訓你們一切,為你們講解一切。』在默想中,聖神也引領我們在與耶穌基督的相遇中前行。」

教宗表示:「所有的默想方法都值得實施,都“有助於信仰經驗,成為人的整個行為,即在祈禱中牽動整個人,包括心靈和大腦。但方法是路徑,而不是目標。《天主教教理》明確指出:『默想運用思維、想像、情感和渴望。動員這些官能是必需的,為能深化我們信仰的信念,激起我們內心的皈依,並強化我們跟隨基督的意願。基督徒的祈禱以默想基督的奧跡為優先。』(2708號)」

教宗繼續說:「這就是基督徒祈禱的恩寵:基督並不遙遠,卻總是與我們保持聯繫。在祂的天主性和人性上,沒有一個方面不能成為我們得救和幸福的場所。透過祈禱的恩寵,耶穌塵世生活的每一時刻為我們都是現時的”。我們翻開《福音》,默想其中的那些奧跡,聖神就會引領我們臨在於那裡。」

「在《福音》中,每一頁都有我們的席位。對我們基督徒而言,默想是與耶穌相遇的一種方式。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回自己。這並不是只顧我們自己,不是的。這是去耶穌那裡,在耶穌那裡看到我們自己,因著耶穌的恩寵,我們獲得痊癒、復活,變得强健。與衆人的救主耶穌、與我的救主耶穌相遇,這是藉著聖神的引領。」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口禱引領我們來到天主台前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4月21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宗座大樓的圖書館主持了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為了遵守防疫措施,仍無信友在場參加。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反省「祈禱」的主題,這一次論述了「口禱」的價值。教宗指出,祈禱是與天主的「交談」,在人與天主的交談中,「祈禱成了話語、祈求、讚歌和詩篇」。

教宗首先解釋道:「話語出自情感,但也存在逆向行程,即話語塑造情感。《聖經》教育人,應讓一切都在話語的指引下進行,人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被排除和受到非難。若痛苦被遮掩、封閉在我們内心,則危險更大。封閉在我們内心的痛苦無法表達或傾吐,就能傷害心靈。這是致命的傷害。」

「因此,《聖經》教導我們的祈禱有時也使用大膽的話語。《聖經》的作者們知道在人的心中“也懷有缺少建設性的情感,甚至是仇恨,當這些壞情感來敲我們的心門時,就需要以祈禱和天主的話語來除去它們。在《聖詠》中也有對仇敵極其嚴厲的話語,靈修導師們教導我們用這些話語對付魔鬼和我們的罪過。」

「然而,這些話語則屬於人類的現實生活。」教宗表示:「這個事實告訴我們,面對暴力,如果沒有話語能疏導壊情感,使之不傷害人和造成損害,暴力就會淹沒整個世界。人的最初祈禱常是口中誦念,我們曉得祈禱並非在重複話語,但口禱是最可靠並總能實行的方式。」

「情感雖然高貴,卻總是不定,來來往往,時而離開,時而返回。祈禱的恩惠也難以預料,有時充足,但在較黑暗的日子裡,似乎全部蒸發了。」教宗援引《天主教教理》說:「口禱是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要素。雖然門徒們被他們師傅的靜默祈禱所吸引,但是,耶穌仍然教他們口禱的經文:『我們的天父』(2701號)。」

教宗接著强調:「我們衆人都該有一些年長者的謙卑,他們也許聽力不再靈敏,在聖堂中用低沉的聲音誦念他們自兒時學會的祈禱,這些低沉的祈禱聲充滿大殿。但這種祈禱並不擾亂寧靜,而是見證著對一生祈禱本分的忠誠。這些謙卑祈禱的人常是堂區偉大的代禱者,好似年復一年伸展枝葉的櫟樹,讓更多的人來乘涼。」

「只有天主知道,他們的心靈在何時且怎樣與那些所誦念的祈禱融合在一起。無疑,這些人也必須面對黑夜和空虛的時辰,但對口禱總能保持忠誠。就如船錨那樣,僅僅抓住繩索,無論發生什麽事,都忠誠地留守在那裡。」

教宗又舉出另一個實例:「一部靈修名著談到一位俄羅斯朝聖者的恆心,他無數次地重複同一個呼求:『主,耶穌基督,天主子,可憐我罪人!』如果在他的生命中得到了恩寵,如果祈禱使他某一天滿腔熱情,以致感到天國臨在於我們當中,他的目光發生轉變,有如孩童那樣,這是因為他持之以恆地誦念這簡短的禱詞。」

教宗繼續說:「這個俄羅斯朝聖者的故事很美,這本靈修書人人都能看懂。我建議你們閲讀,它將能幫助你們明白什麽是口禱。因此,我們不可輕視口禱。有人會説:『這是孩童的事,愚昧人才會這樣做,我在追求精神上的祈禱、默想,以及内心空虛,好讓天主來臨。』拜托了,請不要陷入輕視口禱的傲慢!這是普通民衆的祈禱,是耶穌教我們的祈禱:我們的天父。」

教宗最後總結道:「我們説出的話語牽著我們的手;在某些時候讓我們恢復樂趣,也將我們心中最困乏的一面喚醒;拾回我們失去的記憶。這些話語引領我們朝體驗天主的道路行走。唯有這些話語將天主希望聽到的求問引領到祂跟前。因為耶穌不會將我們丟棄在雲霧中,祂教給我們誦念《天主經》。」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信德的燈要靠祈禱的油來延續光亮

圖片: Vatican Media

教會蒙召世世代代傳承「信德的燈與祈禱的油」。因此,教會的首要之務是「祈禱及教導子民祈禱」。教宗方濟各4月14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如此表示,並在要理講授中強調了信德與祈禱之間的重要關係。

教宗說:「信德的燈帶來光亮,讓事物能確實按照它們的現況得到妥善整頓,但是信德的燈只能靠祈禱的油來延續,否則就會熄滅。缺少這盞燈的光,我們將看不見福傳之路,甚至看不見深信不疑的道路;我們將看不見那些有待親近和服務的弟兄姊妹的面容;我們將無法照亮我們團體相聚的房間……。缺乏信德,一切都會崩毀;而少了祈禱,信德將會熄滅。信德與祈禱相輔相成,別無它法。因此,教會是共融的家庭與學校、是信德和祈禱的家庭與學校。」

「教會內的一切源自於祈禱,而一切又都因祈禱而成長。」教宗強調了這一點,並且舉例說明:某些教會團體內部一致同意推動改革,卻沒有祈禱,光是討論。教宗指出,「聖神啟發前行,而祈禱向聖神敞開大門。教會內的改變若是缺乏祈禱,就不是教會的改變,而是團體的改變。敵人想要打擊教會,它的第一步就是使得教會的泉源乾涸,阻止教會祈禱,並作出其它一些提議」。

《路加福音》記載,耶穌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人子來臨時,能在世上找到信德嗎?」教宗進而問道,人子來臨時,「會不會只找到那些有如信仰企業家的團體,找到那些一切有條不紊、樂善布施的組織,或者祂將會找到信德?

事實上,耶穌的這個提問是緊接著一個有關恆心祈禱的比喻而來的。因此,「只要祈禱的油依然存在,教會真信德的燈就會一直在地上點亮」。教宗指出,祈禱推進信德和我們貧乏、軟弱和滿是罪愆的生活。而我們祈禱時,不可鸚鵡學舌,卻要發自內心地祈求。

聖人聖女以生命為祈禱的力量作出了見證。他們也會遇到困難,「甚至經常遭到反對」,但是他們總是能從慈母教會取之不盡的井裡汲取祈禱的力量,滋養信德的火苗。教宗說:「聖人在世俗的眼裡往往無足輕重,但是他們其實是支持世界的人。他們靠的不是金錢、權勢、傳媒等武器,而是靠祈禱的武器。」

接著,教宗提到許多基督徒都有的經驗:基督徒通常是從父母親、祖父母的身教上學會祈禱。或許在睡前,父母親會傾聽兒女的心聲,並在給出福音所啟發的建言。日後在成長的道路上,我們遇見祈禱的見證人和老師,幫助我們培養這些在兒時埋下的祈禱種子。

「信德的衣衫」會隨著我們一起長大,而非僵硬不變。教宗指出,危機使人和信德有所成長,甚至可以說,「若是沒有危機時刻,就無法成長」。「信德的氣息乃是祈禱:當我們學會祈禱時,信德也會隨之成長。經歷了人生的某些階段後,我們會意識到,缺乏信德就會難以成事,以及祈禱是我們的力量」。

教宗不僅提到個人的祈禱,也談及他人的代禱。教宗表示,教會內的祈禱團體持續繁盛興旺。禮儀時節與團體祈禱伴隨著堂區的生活,有些基督徒感到蒙召以祈禱作為自己一天的主要活動。很多獻身於天主的人在隱修院和獨修地生活,那裡成了「在靈修方面發光發熱的中心」、「小小的綠洲」,而且也能在其中締造友愛共融、成為「教會和社會架構的生活細胞」。教宗由此念及「隱修生活在歐洲和其它文明誕生與成長方面扮演的角色」,因為「在團體中的祈禱和工作有助於推動世界前行」。

教宗公開接見:聖人在天鄉總是不斷地拉我們一把

圖片:Vatican Media

「我們在祈禱時,從來都不是單獨地祈禱:即使我們不去想,我們也都沉浸在祈禱的浩瀚江河中,這江河先於我們存在,並在我們之後繼續奔流。」

2021年4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以祈禱與「諸聖的相通」的聯繫作為當天要理講授的主題。

在教宗講解前宣讀了一段《希伯來書》,其中談到初期基督徒在他們的行程中有「眾多如雲的證人」圍繞著,雙目常注視著耶穌。教宗指出:「我們在《聖經》内的祈禱中看到個人和子民,以及我們人類的經歷交織在一起,其中有獲得釋放、被流放和流亡,以及如同瑪利亞與表姐依撒伯爾相遇時,唱出《讚主曲》的喜悅。在祈禱中,一個人的悲痛或歡喜成了衆人的悲痛或歡喜。」

「祈禱總是有激發能力:每當我們合上手掌,我們就會向天主敞開心門,就會有無名和有名的聖人陪伴我們,與我們一起祈禱,為我們轉禱,他們是已經抵達我們人類同一個命運的大哥大姐。在教會内沒有一個哀傷是獨孤的,沒有眼淚被忘卻,因為一切都呼吸並參與共同的恩寵。」

教宗提到:「過去的墳墓都安排在聖堂附近,好像在說,這些先我們而去的人以某種方式參與每台感恩祭。聖人依然在這裡,離我們並不遠。他們是我們敬仰的見證人,以各種方式“將我們打發到耶穌基督跟前,祂是唯一的上主及天人之間的中保。」

教宗說:「不將你打發到耶穌基督跟前的聖人就不是聖人,也不是基督徒。聖人讓你記住耶穌基督,因為他走過那條活出基督徒的道路。聖人提醒我們,即使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軟弱和罪過,也能綻放出聖德的花朵。」

教宗表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能歸向上主,耶穌親自冊封的首位聖人是一名强盜,一個善盜。成聖是與耶穌相遇的一條生活道路,有的長,有的短,有的在瞬間已走完。聖人們不停地照顧留在塵世的人,因此我們能夠且必須懇求他們為我們和全世界轉禱。這是我們與先我們而去的人在基督内彼此間的一種神秘的團結互助。」

「在我們與聖人之間,即在我們與已經抵達終點的人彼此之間維繫著一種祈禱上的關係,我們在塵世這裡已經體驗到了:我們彼此祈禱,懇請和奉獻祈禱。為某人祈禱的首要方式是向天主傾訴他或她。如果我們每天經常這樣做,我們的心靈就不會封閉,而向兄弟姐妹敞開。為他人祈禱是愛他們的首要方式,並督促我們有具體關懷的行動。」

接著,教宗即席説道:「即使在衝突的時刻,化解和緩和衝突的一個方式乃是我為與之發生衝突的人祈禱。藉著祈禱,一些事情會改變。首先改變的是我的心,我的態度。上主轉變這顆心,使相遇,一個新相遇成為可能,避免使衝突成為一起沒有終結的戰爭。」

教宗也提到:「我們許多人在領洗時都取了瑪利亞和一位聖人或聖女的名字,這並非沒有意義。聖人們無非是等著“拉我們一把。如果我們在生活中的考驗沒有超出極點,如果我們還能夠堅持不懈,懷著信賴繼續前行,也許這一切與其説是我們的功勞,不如説歸功於許多聖人的轉禱。」

「他們有的在天鄉,有的同我們一樣是塵世的旅行者。他們保護和陪伴我們,讓我們知道在這塵世上存在有聖德的人,他們是活出聖德的男人和女人,他們自己並不知道這一點,就連我們也不知道,但存在這樣的聖人、每日的聖人、默默無聞的聖人,或我喜歡說的‘鄰家的聖人’,他們與我們在生活中相處,與我們一起工作,度一種聖善的生活。」

教宗公開接見:基督的十字架是希望的燈塔

Photo Credit: 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3月31日在例行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講解了逾越節三日慶典的深刻含義。

教宗表示,普世教會已經沉浸在聖週的神聖靈性氛圍中,從聖週四開始,教會將進入禮儀年的最高峰:慶祝主的受難、死亡和復活的奧蹟。

教宗首先講到逾越節三日慶典的第一天,教宗說:「在聖週四晚上,在主的晚餐彌撒中,我們將重溫主最後一次的晚餐中所發生的一切。那天晚上,基督以感恩聖事給門徒們留下祂的愛的遺訓,作為祂恒久臨在我們中間的一個備忘錄。在這聖事中,耶穌以祂自己為犧牲:祂的聖體和聖血把我們從罪惡和死亡的奴役中解救出來;那天晚上,祂邀請我們彼此相愛,服侍他人,就如同祂給門徒們洗腳一樣。」

在講到聖週五的紀念救主受難日,教宗說:「聖週五是悔改補贖、守齋和祈禱的日子。遵照聖經的記載和禮儀祈禱,我們有如聚集在加爾瓦略山,在濃厚的禮儀氛圍中,向我們展示了被釘十字架上的主耶穌。禮儀行動的高峰即是顯示十字架苦像,這朝拜十字架的禮儀行動,讓我們重溫無罪羔羊為救贖我們所走的道路。到時,我們將可以把病患、窮人,被抛棄者的痛苦,放在心靈和腦海中。我們將可以紀念‘祭祀品羔羊’,即那些因戰爭、專制統治、每天暴力、和墮胎等的無辜受害者。我們可以透過祈禱將今日受『十字架』之苦的人帶到被釘十字架的天主苦像面前。只有從祂那裡,他們才能獲得安慰,他們的痛苦才能獲得意義。」

教宗接著解釋道:「在十字架至高祭獻的時刻,耶穌完成了在天大父託付給祂的使命,就是進入苦難的深淵並戰勝死亡。唯有天主能做到,我們是因祂的創傷而獲得了痊癒(參閲伯前二24),由於祂的死亡,我們獲得了重生。幸賴祂的十字架,再也沒有人會在死亡的黑暗中孤獨行走。」

隨後,教宗繼續講解聖週六的意義,教宗說:「聖週六是靜默的日子,門徒們因耶穌悲慘的死亡而在眼淚和迷茫中度過這一天,甚至也感到被天主抛棄。聖週六也是瑪利亞的日子:她也以淚洗面,但她内心卻充滿著信心、希望和愛。當一切似乎都終結之時,她一直守望著,對天主的許諾充滿希望,祂要從死者中復活。因此,在世界最黑暗的時刻,瑪利亞成為信友的母親,教會的母親和希望的象徵。”教宗強調說:“當十字架的重擔成為我們沉重的負擔時,她的見證和轉禱支持著我們。」

教宗繼續解釋:「在聖週六傍晚的黑暗中,喜樂與光明隨著復活前夕守夜禮儀和阿來路亞的喜慶歌聲而迸發,我們將在信德内與復活的基督相遇。被釘十字架的主復活了!這個啓示消除了所有的疑問和不確定、猶豫和恐懼。復活的主給我們這樣一個確定,那就是善終究要戰勝邪惡,生命終究要戰勝死亡。」

最後,教宗説道:「今年我們將在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中慶祝復活節,在許多苦難的情形中,特別是那些受貧窮、災難或衝突折磨的人、家庭遭受苦難時,基督的十字架就像燈塔一樣,指示著仍在波濤洶湧的海上行駛的船隻。這是永不令人失望的望德的標記,它告訴我們,在天主的救贖計劃中,連一滴眼淚,甚至一聲呻吟都不會被遺漏。」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聖母親近在疫情中孤獨離世的人

在普世教會準備慶祝天使報喜節的日子裡,教宗方濟各於3月24日週三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反省了童貞榮福瑪利亞滿懷母愛地轉求的美好。教宗當天繼續以祈禱為題的要理講授,闡述了「在與聖母瑪利亞的共融中祈禱」。教宗首先指出,耶穌位於基督徒各種祈禱的核心。「我們向天主獻上的每個祈禱都是『藉著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完成的,仰賴祂的代禱」。

教宗接著表示:「基督是我們與天父之間的中保。這事實為基督徒在祈禱中訴諸的其它關係賦予意義,而其中首要的關係便從童貞聖母開始。聖母瑪利亞在基督徒的生活和祈禱中佔有獨特地位,因為她是耶穌的母親。東方教會以希臘文稱之為指路者(Hodegetria),意即:她為我們指出通往聖子耶穌的道路。」教宗闡明:「關於聖母瑪利亞的一切,都『完全指向』耶穌基督。」

「在加爾瓦略山上,被釘十字架的耶穌把祂的母親託付給祂鍾愛的門徒。於是,聖母瑪利亞也與教會的全體成員建立了母子關係。」教宗表示:「從那一刻起,我們大家聚集在她的斗篷下。正如聖母瑪利亞在聖子耶穌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刻不離不棄那樣;同樣地,只要我們誦唸《聖母經》,她就會陪伴臨終的人。她的兒女告別塵世的時刻,聖母瑪利亞始終臨在於他們的床邊。如果有人孤苦伶仃、遭到遺棄,她就在那邊,與之同在,如同她在她親子遭眾人遺棄時守候在側一樣。」

「在新冠疫情期間,由於各種防疫限制,很多人在醫院裡孤獨地離世,但是聖母瑪利亞在那些孤獨者的病榻邊予以陪伴。她以慈母的溫柔伴隨著那些缺乏摯愛安慰的臨終者。」教宗說:「對聖母的祈禱不會白費。她聆聽我們的聲音,即使那些呼聲停留在我們心中、並未宣之於口。」

教宗最後總結道:「聖母瑪利亞時時刻刻守護著她的兒女,保護我們遠離危險,就算是在我們陷入迷路等危機時也不例外。「聖母瑪利亞在那裡為我們祈禱,為所有不祈禱的人懇求,因為她是我們的母親。」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教宗公開接見:沒有聖神就沒有愛和喜樂,只有習慣和悲傷

圖片:Vatican Media

「天主聖神讓我們牢記耶穌的所言和所行,聖神把耶穌帶到我們心中。」

2021年3月17日,教宗方濟各在宗座大樓的圖書館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表達了上述思想。他繼續關於祈禱的要理講授,反省祈禱與天主聖三,尤其與聖神的關係。教宗强調:「聖神從内心深處轉化我們。」

教宗指出:「每個基督徒領受的第一個恩典就是聖神。聖神並非許多恩典中的一個,而是極其重要的恩典。沒有聖神就無法與基督和天父建立關係,因為聖神開啓我們的心而看到天主的臨在,將我們的心吸引到那愛的『漩渦』,也就是天主的心中。」

「我們不僅是這塵世旅途上的過路客和行人,也是天主聖三奧跡的賓客和朝聖者。我們就如亞巴郎那樣,有一天他在自己的帳篷中接待三位行人,遇見了天主。如果我們能實際上呼求天主,稱祂為『阿爸,父啊』,這是因為聖神住在我們内;聖神從内心深處轉化我們,讓我們體驗到蒙受天主的愛、成為真正子女而發自肺腑的喜樂。」

教宗提醒道:「我們切莫忘記聖神的臨在,臨在於我們當中。我們要聆聽聖神、呼求聖神,祂是天主賜予我們的恩典和禮物。教會邀請我們每日呼求聖神,在任何一件重大行動的開始和結束時更應如此。」

「我們經常是不祈禱、不願意或不曉得祈禱,或是我們往往如鸚鵡那樣祈禱,只動嘴巴,心卻遠離了。現在是這樣呼求聖神的時候了:『聖神,請來!請祢燃起我的心火。請來,請祢教我祈禱,教我注視天父、注視聖子。請祢教我認識信德之路,教導我如何去愛,尤其教我懷抱希望的態度。』我們要不斷呼求聖神,讓祂臨在於我們的生命中。」

教宗繼續說:「聖神讓我們謹記耶穌,使祂臨在於我們當中,不淪為過去的人物。在聖神内一切都煥然一新,為各個時代和地區的基督徒敞開了與基督相遇的時機。基督並不遙遠,祂與我們同在:仍在教導祂的門徒們,轉變他們的心,就如當初伯多祿、保祿和瑪利亞瑪達肋納所經歷的那樣。這是許多祈禱的人生活出的經驗,聖神以基督的‘尺度’藉著慈悲、服務、祈禱來塑造這些男女。」

「能夠遇到這樣的人是一份恩寵:我們發覺在他們身上跳動著一種不同的生命,他們的目光看得『更遠』。我們不要只想到修道人和隱修士,在普羅大衆中也有這樣的人,他們寫下與天主交談的漫長歷史,有時需要淨化信德的内心搏鬥。這些謙卑的見證人在福音、所領受和所朝拜的聖體聖事,以及在處於困境的弟兄的面容上找到了天主,守護著祂的臨在,如同内心的一把火。」

教宗强調:「基督徒的首要之務正是使耶穌投在地上的火保持燃燒(參閲:路十二49),這火就是天主的愛,聖神。沒有聖神的火焰,預言就會消失,悲傷就會取代喜樂,習慣就會代替愛,服務就會變成奴役。」

接著,教宗繪出一幅畫面:恭放聖體的聖體龕旁點燃的油燈。教宗說:「即使到了晚上,聖堂内空無一人,即使聖堂已經關門,那盞油燈仍然點燃著,繼續燃燒:沒有人看到它,它在上主前卻是燃燒著。因此,是聖神在書寫教會和世界的歷史。」

「我們是翻開的書頁,樂於接受祂的字跡。聖神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寫下獨創的作品,因為沒有一個基督徒與另一個完全相同。在成聖的廣闊田野上,唯一的天主,愛的聖三讓見證者們綻放出各式各樣的花卉:衆人因著尊嚴而同等,卻也是獨特的,聖神願意讓這些獨特性藉著美好事物,在蒙受天主慈悲、成為祂的子女的每個人身上散發出來。」

教宗公開接見:願充滿兄弟情誼的和平世界早日到來

圖片:Vatican Media

2021年3月10日,教宗方濟各在週三的例行公開接見活動中,重溫他3月5日至8日在伊拉克散布友愛訊息的歷史性牧靈訪問。

教宗首先表示,他此次的伊拉克之行,實現了聖若望保祿二世教宗的宿願,歷史上從未有教宗踏足過聖祖亞巴郎生活之地。教宗說:「天主願意他這次訪問是伊拉克在多年戰爭和恐怖主義以及嚴重的疫情大流行之後的希望標記。」

教宗表示,在這次訪問之後,他的内心始終充滿著對天主和伊拉克政界、教會及各方人士的感激之情。他特別提到在納傑夫與伊拉克什葉派團體領導人西斯塔尼(Sistani)舉行了一次難忘的會晤。

接著,教宗說道:「我強烈地體會到這次朝聖之旅的懺悔補贖的意義。過去,我未能親近那些受盡折磨的人民、那殉道的教會,沒有本著大公教會的名背起他們多年來背負的十字架,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就如同放在克拉克斯(Qaraqosh)教堂入口處的那個大十字架。」

但是,教宗指出,令他感受尤其深刻的是,他在此次訪問中看到受摧毀的創傷仍未癒合,以及他與在暴力、迫害和流放下餘生者的相會和聆聽他們的見證。與此同時,教宗也看到圍繞他身邊的人,接受基督訊息的喜悅和向和平及兄弟情誼開放視野的希望,也就是用耶穌的話概括出這次訪問的格言:「你們衆人都是兄弟」(瑪二十三8)。教宗說:「我從伊拉克總統的講話、在許多的問候和見證中、在人們的歌聲和行動中、在青年人燦爛的面容和老年人明亮的眼神中感受到了這希望。」

教宗說:「伊拉克人民有權度和平的生活,他們有權重新獲得屬於他們的尊嚴。他們的信仰和文化根源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美索不達米亞是文明的搖籃;巴格達在歷史上是一個最重要的城市,數世紀以來,它一直擁有世界上藏書最豐富圖書館。是什麽摧毀了它?是戰爭。戰爭是個妖怪,它總是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頭換面,繼續吞噬著人類。但是對戰爭的回應不應該是另一場戰爭,對武器的回應不應該是另一些武器。」

教宗肯定地指出:「對戰爭的回應是兄弟情誼,這不僅是對伊拉克的挑戰,也是對許多衝突地區的挑戰,最終也是對整個世界的挑戰。」

隨後,教宗提及在烏爾與三大一神宗教代表的會晤與祈禱。

教宗說:「大約在四千年前,亞巴郎在此蒙受天主召叫。亞巴郎是我們的信仰之父,因為他聆聽天主的聲音,抛棄一切離開了家鄉。在烏爾,站在同一片燦爛的天空下,我們的聖祖亞巴郎看著我們、他的後裔,‘你們衆人都是兄弟’這句話仿佛再次在心中迴響著。」

接著,教宗提到在巴格達敘利亞禮天主教主教座堂舉行聚會時發出了友愛的訊息。2010年,主教座堂正舉行彌撒時遭襲擊,48人喪生。教宗說:「伊拉克教會是一個殉道的教會。」教宗也提到他在摩蘇爾和克拉克斯舉行的活動中發出了友愛的訊息。那裡因被自稱的「伊斯蘭囯」佔據,成千上萬的居民被迫逃難他鄉。如今,當地的穆斯林邀請他們的基督徒同胞返回家園,一同重建聖堂和清真寺。

此外,巴格達舉行的加色丁禮彌撒和在埃爾比勒舉行的彌撒中,都散發了友愛訊息。亞巴郎和他後裔的希望,在彌撒中,在天主子耶穌内得以實現。隨後,教宗想到流徙國外的伊拉克人,他說:「你們如同亞巴郎一樣捨棄了一切;你們像他一樣守護信仰和希望,無論你們身處何處,你們都要成為友誼和兄弟情誼的編織者。」

最後,教宗邀請衆人為這次伊拉克的歷史性牧靈訪問讚美天主,並繼續為伊拉克祈禱。教宗說:「在伊拉克,儘管那裡遭到破壞和武器的襲擊,但那象徵他們國家和希望的棕櫚樹仍在繼續生長並結出果實。友愛就是如此,它不喧嘩,卻結果實並使我們成長。願和平的天主賜予伊拉克、中東和整個世界一個兄弟情誼的未來。」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