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你當孝敬父母,絕不可辱駡他們

厄弗所書6:1-4

你們作子女的,要在主內聽從你們的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孝敬你的父親和母親──這是附有恩許的第一條誡命──為使你得到幸福,並在地上延年益壽。 』你們作父母的,不要惹你們的子女發怒;但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

2018年9月19日,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指明的一條道路:為過幸福的生活,就需要孝敬父母。教宗反省天主十誡第四誡「你當孝敬你的父母」,強調這條誡命與一項許諾相關,即你能延年益壽並獲享幸福。

教宗向聚集在聖伯多禄廣場上的各國朝聖信友解釋道:「藉著耶穌,我們在童年的創傷確實能轉化為潛力,正如許多聖人所經歷的那樣。因此,應與自己的生活重新和解,不再詢問自己為何受這樣的苦,而要反省為了哪項使命天主才透過這經歷來磨練我。當孝敬父母:因為他們給了我生命!倘若你遠離了你的父母,你就要作出努力,回到他們身旁;可能他們已經年邁…。他們養育了你。此外,我們也有彼此說粗話,甚至說髒話的惡習。請你們絕對、絕對不可辱駡別人的父母。萬萬不可!決不可辱駡母親,決不可辱駡父親。絕對、絕對不可!你們要從内心下這個決心,從今以後我不再辱駡別人的母親或父親。父母給了他生命!他們不該受到辱駡。」

教宗接著提到:「童年的印記的確能影響人的一生,它如同一滴擦不掉的油墨在人的舉止和行為上反映出來。這個數千年的智慧所表達的就是人文科學在一個多世紀前才確定的理論。事實上,我們常能容易了解某人是在一個健康和平穩的環境中成長,還是經歷過遺棄和暴力。但這第四條誡命並不要求父母是完美的人,因為幸福的許諾與子女的行為有關,而與生養他們的人的行為毫不相干。」

教宗說:「第四誡論及的是子女的行為,與父母是否有功勞並不相干。這條誡命表明的是一件非凡和不受約束的情況:即便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良善的人,即便不是所有的童年都是平靜安詳的,但所有子女都能成為幸福的人,因為實現一種美滿和幸福的生活取決於他們能否對生養他們的人懷著應有的感恩之情。許多聖人在經歷了痛苦的童年後,依然能活出一種受到光照的生活,因為藉著耶穌基督,他們已與自己的生活和解。」

教宗最後舉出幾個我們該當效法的典範,他們是:下個月將被封聖的真福蘇爾普里齊奧(Sulprizio),他受了許多痛苦,卻從未背棄父母;聖嘉彌祿(San Camillo de Lellis),他由紊亂的童年轉變為度一種愛和服務的生活;還有在可怕的奴隸生活中長大的聖女柏姬達(Giuseppina Bakhita)、曾是孤兒和窮人的真福尼奧基(Carlo Gnocchi),以及從小失去母親的聖若望保祿二世。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人的自我是最惡劣的奴役

申命紀5:12-15

梅瑟召集了全以色列人,對他們說:「當照上主,你的天主吩咐的,遵守安息日,奉為聖日。六天你當勞作,做你一切工作;第七天是上主你天主的安息日,你和你的子女、僕婢、牛驢、你所有的牲畜,以及住在你城內的外方人,都不應做任何工作,好使你的僕婢能和你一樣獲得安息。你應記得:你在埃及地也曾做過奴隸,上主你的天主以大能的手和伸展的臂,將你從那裏領出來;為此,上主你的天主吩咐你守安息日。

2018年9月12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繼續講解天主十誡第三誡「守安息日」的意義。教宗表示,愛也會使坐監、軟弱和受限制的人獲得自由,唯有耶穌賜予我們的愛才能折斷罪惡奴役的鎖鏈,尤其是人的自我的束縛。

教宗在要理講授中首先闡明:「《出谷紀》中記載了天主十誡的頒布,之後又在《申命紀》中再次以幾乎完全相同的方式”提出,只有這第三句話例外。守安息日的理由在《出谷紀》中是對受造界的祝福,而在《申命紀》中則是紀念奴役生活的結束。」

接著,教宗指出:「我們有各種外在和内在的奴役形式。事實上,存在著外在的強迫,例如壓迫、因暴力和其它不義而被扣留的生命;也存在著内在的束縛,例如心理障礙、情結和性格的局限。這是一系列我們在表面上無法擺脫的存在的現實。然而,歷史告訴我們,有些人即使坐監也能活出一種心境上的極大自由,將陰暗的壓制轉化為光明的場所,認出來自慈悲的安息,柯爾貝(Massimiliano Kolbe)神父和阮文順(Nguyen Van Thuan)樞機就是其中的典範。」

教宗說「天主的慈悲使我們自由。你一旦與天主的慈悲相遇,你就有一種内心的極大自由,你也能傳遞這自由。因此,向天主的慈悲敞開心懷,不成為我們自己的奴隸是多麽重要。」

教宗特別提醒信友們:「要警惕自己的自我奴役,這是一種比監禁、比恐慌的危機更令人感到受束縛的奴役。『自我』能成為一個獄吏,使人處處受到折磨和最沉重的壓迫,那就是被稱為『罪』的壓迫,它不是單純地違犯一項法則,而是人的生存的失敗和人處於奴隸的境地。無數的罪能將人捆綁住,例如為了饞嘴我們就不停地吃東西,因為貪吃是胃的虛偽,明明是滿了,卻讓我們相信它是空的;佔有的焦慮使守財奴身敗名裂;憤怒的火焰和嫉妒的蛀蟲損害與別人的關係。作家們說,嫉妒使人的身體和靈魂變成黃色,就好像患了肝炎的人一樣:他成為黃色的。嫉妒的人的心靈是黃色的,因為他們絕不會享有心靈健康的清新。」

最後,教宗總結道:「真正的奴隸是不懂得愛的人,對基督徒而言,這第三條誡命是主耶穌的預言,祂打破了罪的内在奴役,使人能夠去愛。真愛乃是真自由:這就是要擺脫佔有慾,懂得接納和尊重近人,將各種辛勞轉化為喜悅的恩典並活出共融。愛也使坐監、軟弱和有局限的人獲得自由。」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主日是與自己的生活修和的日子

出谷紀 20:8-11

應記住安息日,守為聖日。六天應該勞作,作你一切的事;但第七天是為恭敬上主你的天主當守的安息日;你自己、連你的兒女、你的僕婢、你的牲口,以及在你中間居住的外方人,都不可作任何工作。因為上主在六天內造了天地、海洋和其中一切,但第七天休息了,因此上主祝福了安息日,也定為聖日。

2018年9月5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時表示,平安絕非改變自己的現實,而是予以接納和重視。平安需要選擇,它既不能強加於自己,也不是偶然得到的。教宗在要理講授中解釋天主十誡第三誡「應記住安息日,守為聖日」的含義。

教宗指出:「這條誡命看起來容易遵守,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休息也有真假之分。今日世界渴望娛樂和休假,消遣的工業把理想的世界描繪為一個偌大的遊樂場,大家都在那裡娛樂。然而,旅行和坐遊輪遊海並不能真的使人內心充實。」

此外,那種能盡情享樂的生活方式被視為成功人士的典型形象。教宗表明:「這種思維帶來的卻是一種被娛樂所麻木且無法令人滿足的生活,這不是休息,而是逃避現實。人從未像今天這樣有這麽多的休息,也從未像今天這麽地感到空虛。」

那麼,這條守安息日的誡命到底有何含義呢?

教宗解釋道:「安息日乃是讚頌的時刻,讓我們有時間注視現實,說生命多麼美好啊!這條誡命正是把休息作為對現實生活的祝福,以此反對把休息作為逃避現實的觀點。對基督徒而言,安息日,即主日的中心正是感恩聖事,含有感恩之意。主日不是為取消其它的日子,而是為記住它們,祝福它們,而且與自己的生活修和。多少人有許多娛樂的機會,卻在生活上不平安。主日是與生活修和的日子,對它說:生活是寶貴的;生活不容易,有時很痛苦,但它是寶貴的。向不幸福低頭很容易做到,而祝福生活和令生活喜樂卻需要一種內心的成熟行動,要向善開放。」

教宗強調:「我們不能將善強加於自己,而是要選擇善。同樣,平安也需要選擇,不能強加於自己,也不是偶然得到的。我們需要與自己的經歷、自己不接納的事實,以及自己生命中的艱難修和。我問你們:你們當中的每個人是否都與自己的生活修和了?這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我是否與我的生活修和了?事實上,真正的平安不是改變自己的現實,而是接納和重視它已走過的路程。」

最後,教宗表示:「多少次患病的基督徒以他們的安祥安慰了我們,而這安祥卻是在歡樂與享樂中找不到的。因此,我們一旦開始對自己的生命有美好的看法,生命就會成為美好的。生命的美好在於向天主的聖意安排敞開心懷,發現那句聖詠的真意:『我的靈魂只安息在天主內』(詠62:2)。」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用誠實和勇氣應對侵犯罪行

2018年8月28日的公開接見活動中,教宗方濟各講述了他對剛剛結束的愛爾蘭牧靈訪問的感受和印象。他表示:「許許多多以福音精神善度婚姻生活的家庭在都柏林世界家庭會議中獲得了先知性和安慰的經歷。」

教宗8月25日和26日前往都柏林,是為了出席第九屆世界家庭會議。在此期間,教宗多次呼籲寬恕各種形式的侵犯,包括教會的成員所犯的罪行。教宗表示:「過去的教會當局並未常常懂得以恰當的方式回應,引起了醜聞和背叛的感覺。」教宗與性侵受害者的會晤令人印象深刻,他希望能以誠實和勇氣彌補過去的失敗。

教宗說:「愛爾蘭主教已經開啟了一系列淨化和與性侵受害者修和的進程,並在政府的幫助下建立了一系列嚴格的法律,以確保青少年的安全。」

下一屆世界家庭會議將於2021在羅馬舉行。關於家庭,教宗反省到:「家庭教會的使命,家庭教會是天主對整個人類大家庭美好夢想的有力標記。天主的夢想是合一,因此家庭蒙召使世界成為一個家庭,在這個家庭裡沒有人是孤獨的、不受歡迎的或受排斥的。儘管家庭今天遇到諸多困難,面對幾乎成為時尚的離婚氾濫,但我們要牢記合一與攜手知難而進的重要性。」

教宗說:「我尊重每一個人,我們必須尊重人,但我們的理想不是離婚,不是分離,不是家庭的毀滅。我們的理想是家庭團結合一。讓我們向這一理想前行。」

教宗回顧了在為期兩天的愛爾蘭之旅中所經歷的不同活動:與當局會晤,訪問臨時主教座堂,探望加布遣會士負責管理的救濟中心,出席家庭聚會,在鳳凰公園主持彌撒。教宗對家庭所做的見證印象深刻,這是這一旅程中真正的亮點。教宗表明:「他們的故事提醒我們,婚姻之愛是天主的一項特殊恩典,需要我們每日經營;他們的故事也告訴我們信德如何體現在日常生活中,『圍繞在家裡的餐桌旁』。」

教宗說:「世界非常需要愛的革命,一場溫柔的革命,使我們擺脫當前的臨時文化!這場革命首先始於家庭內部。」

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的要理講授中,教宗再次談及祖父母的重要性和代際溝通的價值。教宗勉勵:「放下手機與平板,多花時間和他人在一起。」教宗即席談到:「在今天的丟棄文化中,祖父母似乎令我們心煩,祖父母們被『遺棄、被遠離』,然而,祖父母是智慧,是一個民族的記憶、家庭的記憶。」

最後,教宗談到愛爾蘭的聖召危機,指出愛爾蘭是一片具有深厚基督信仰根源的土地。他邀請在場的朝聖者一起誦念聖母經,向諾克(Knock)聖母祈禱。上個主日,教宗參觀了著名的諾克聖母朝聖地。教宗承認:「信仰或許因為醜聞而難以開花結果,但我們依然祈求上主為愛爾蘭派遣聖善的司鐸,新的聖召。」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不可與天主持有一種虛假的關係

出谷紀

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因為凡妄呼他名的人,上主決不讓他們免受懲罰。

若望福音

耶穌講完了這些話,便舉目向天說:「我已將你的名宣示給他們了,我還要宣示,好使你愛我的愛,在他們內,我也在他們內。」

2018年8月22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反省了天主十誡第二條誡命:「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出20:7)。教宗指出,我們不可活在一種“與天主的虛假關係”中,而應與祂建立真實的關係,冒著生命的風險跟隨上主。只有這樣,教會的宣講才能更加令人信服。

教宗首先解釋這條誡命的意涵指出:「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不但告誡我們不可冒犯天主的名字,也不可以不恰當的方式使用這聖名。在希伯來文和希臘文中,『你不可呼求』就是不可將天主的聖名放在你身上、不是你在承擔;『妄呼』則指如同一個有形狀卻沒有内容的空殼,是虛偽、形式主義及謊言的特徵。」

教宗接著提到,名字在《聖經》中代表一個人的使命,例如亞巴郎和西滿伯多祿領受了新的名字後,表示在他們的生命中發生了變化:「那麽,把天主的名帶到自己身上又意味著什麽呢?這意味著我們要承擔起天主的事物,與祂建立一種密切的關係。這條誡命提醒我們基督徒,我們是“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領受了聖洗,而且我們每次劃十字聖號時也在表示肯定這聖名。」

教宗警告道:「我們切莫活在一種與天主的虛假關係中,好像法學士們那樣,只談論天主,卻不承行天主的旨意。十誡的這句話正是邀請我們不可與天主有虛假的關係,而應有一種對祂全然仰賴的關係。如果我們不冒生命的風險跟隨上主,且親身證實在祂内獲得生命,到頭來我們只是紙上談兵。聖人們能觸動我們的心,他們不但說,而且也行動。聖人們令我們感動,因為我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我們内心的深刻渴望:真誠。那些在我們身邊的聖人也如此,例如許多父母給子女作出榜樣,度一種言行一致和正直的生活。如果有為數衆多的基督徒以真實無偽的方式把天主的名帶到自己身上,並如此踐行《天主經》的第一句『我們的天父,願祢的名受顯揚』,那麽教會的宣講就會得到更多的聆聽,就會更加令人信服。」

教宗進而表示:「基督也背負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因此任何人都不可貶抑自己的生命。值得把天主的名帶到我們身上,因為祂對我們的名字負責到底,將祂的愛放在我們心中,即使在我們身上也存有惡。如果在我們的具體生活中彰顯出天主的名,我們就可看到聖洗聖事是多麽美好,感恩聖事又是多大的恩寵啊!這就是我們的肉身與基督奧體之間的超凡結合:基督在我們内,祂在我們内,我們在祂内!我們與祂結為一體!這不是虛假,這是實情。這不是說說而已或如同鸚鵡那樣祈禱,這是誠心祈禱及愛慕上主。」

最後,教宗表示:「任何人在任何的情況下都能呼求上主的名,而天主對那真心誠意呼求祂聖名的人將永不回拒。」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天主的救恩從脆弱之門進入

出谷紀 32:7-8

上主訓示梅瑟說:「你下去! 因為你從埃及國領出來的百姓敗壞了。他們很快就離開了我給他們指示的道路,為自己鑄了一個牛犢,朝拜牠,向牠祭獻並且說:「以色列,這就是領你出埃及的天主。」

2018年8月8日,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教宗繼續他關於十誡的要理講授,當天談及偶像崇拜。他特別引述了《出谷記》中以色列子民拜金牛的事跡。這是偶像崇拜的絕佳例子。

教宗邀請我們反省聖經事跡所發生的背景—曠野,不穩定和不安全的地方。教宗說:「這是一種人類生命的圖像,在這樣的環境中人的生活條件是不確定的、沒有不受侵犯的保障。這樣的不安全會讓人產生原始的焦慮,例如對飲食的焦慮,從而成為偶像崇拜的溫床。」

教宗說:「人出於其本性,為了躲避荒漠的不穩定,會尋求一種『自製』的宗教。天主若不露面,我們就會定制一個神。『偶像不會召叫人放棄安穩的生活,『因為偶像有口,而不能言(詠115:5)』。這樣,我們可以明白,偶像的存在其實是一個藉口,為使我們得以成為萬物的中心,膜拜自己親手所造的(《信德之光》通諭13號)。』」

「以色列子民對偶像的需求促使亞郎鑄造了一隻牛,這是豐饒、富足、能量和力量的象徵,由黃金製成,代表著卓越的財富。成功、權力和金錢都是巨大的偶像。它們永遠是誘惑!金牛代表了什麼?它代表了一切的欲望,它給人獲得自由的幻覺,實則奴役人,因為偶像總會奴役人。」

教宗強調:「天主的偉大工程就是消除我們心中的偶像崇拜。但這一切主要因為我們沒有能力信賴天主,將我們的安危交托於祂手中,願意讓祂為我們心中的渴望賦予真正的深度。這也使我們經受脆弱、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人若不把天主置於首要地位,很容易陷入偶像崇拜,滿足於那薄弱的保障。因此,我們要接受為我們成了貧窮者的耶穌,承認自己的脆弱不是人生活的恥辱,而是向那真正的強者敞開心靈的條件。天主的救恩正是從軟弱之門進入的(格後12:10);正是藉著自身不足的力量,人才向天主的父愛敞開了心靈。人的自由源於他讓真天主成為自己唯一的主人。如此,我們就能接受自己的脆弱,拒絕我們內心的偶像。對我們基督徒而言,注視十字架意味著在那脆弱、遭到鄙視和一切都被剝奪的基督身上看到真天主的面容,那是愛的光榮,而不是耀眼的欺騙。」

教宗說:「我們的痊癒得益於成了貧窮者的那一位,祂接受失敗,徹底經歷了我們的不安定,為的是以祂的愛和力量填補這不安定。祂來向我們揭示天主的父愛;藉著基督,我們的脆弱不再是不幸,而成為與天父相遇的地方、我們從高天獲得新力量的泉源。」

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教宗提及8月8日的聖道明紀念日,以及8月9日十字架的德肋撒·貝內代塔(原名埃迪特·施泰因)慶日。後者是歐洲的共同主保。教宗說:「這位殉道者是言行一致的女性,以真誠和愛尋求天主的女性,既是她的猶太民族又是基督徒的殉道女性。她是歐洲的主保,願她為歐洲祈禱,保護歐洲免於漠不關心。」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為了愛需要擺脫偶像的束縛

出谷紀20:3-5

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你製造任何彷彿天上、或地上、或地下水中之物的雕像。不可叩拜這些像,也不可敬奉。

2018年8月1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教宗解釋天主十誡第一誡的意涵,即「除天主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20:3)。這意味著,我們只可恭敬天主,不可拜偶像。

教宗闡明:「拜偶像是把原非天主的一切予以神化。它不僅指異教的虛假崇拜,也對信仰常是一個恆常的誘惑。(《天主教教理》2113條)」

教宗解釋道:「崇拜偶像首先與那傾向於成為一種迷戀和執念的憧憬有關。偶像實際上是將自己投射到物件或計劃中。例如,這種動態經常用於廣告:我看到的不是物件本身,而是在那汽車、那智能手機、那個角色,或其它事物中感覺到自我實現和回應我基本需求的途徑。我尋求這途徑,談論它並思索它;那擁有這物件或實現這計劃,以及獲得這地位的念頭似乎是一種能獲得幸福的美妙途徑,一座能抵達上天的塔(創11:1-9)。於是,我們讓一切都為那個目標運作。」

教宗說:「拜偶像的第二個階段具有摧毀性,因為偶像需要一種祭禮。我們叩拜這些偶像,犧牲一切。在遠古時代是用人來祭獻偶像的,但今天也如此:人為了事業而犧牲子女,忽視他們,甚或不生育子女;愛美也要求人作出犧牲,有些人,有些女人為了化妝而花費了多少錢啊!。成名則要求人犧牲自我、自己的純貞和真實。」

「金錢竊取人的生命,享樂帶來孤獨。經濟結構為獲得更多的利潤而犧牲人的生活。我們想到有多少人沒有工作。為什麼?因為有時那個企業的雇主決定辭退員工,希望藉此賺取更多的錢。這就是金錢偶像在作怪。」

「崇拜這偶像的人活在虛偽中,言論和行為都是別人所期望的,因為那讓自己成名的偶像迫使他這樣做。儘管贏利增加了,生活卻被摧毀,家庭受到摧殘,青年沉溺於摧毀性模式的魔掌中。此外,吸毒也是一種偶像。多少青年崇拜這吸毒的偶像,卻損害了健康,甚至摧殘了生命。」

最後,教宗談到崇拜偶像的第三個、也是最悲慘的階段,指出偶像奴役人,向人承諾幸福的生活,卻不予以兌現。

教宗說:「我們發現自己生活在那個事物或那個憧憬中,陷入自我摧毀的漩渦內,期待一種從未實現的結果。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偶像許下生命,但實際上卻奪去生命。真天主不索求生命,反而恩賜、贈予生命。真天主不提供我們一種對成就的投射,而是教導愛。真天主不要求子女,而是將祂的聖子賜予我們。偶像把假設投向未來,卻漠視當下;真天主教導我們活在每日具體的生活中,讓我們今天和明天,乃至今後都朝向未來行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信仰應當從釋放開始而非義務

2018年6月27日,教宗方濟各在以天主十誡為主題的週三要理講授中強調,天主首先在紅海給予拯救,後在西乃山提出要求。為了讓年輕人接近基督信仰,我們不能從義務和承諾開始,而要從義務的基礎即天父的愛開始。

「基督徒的生活首先是向一位慷慨的父親表示感恩的回應。這位天父領我們穿過紅海,將我們從埃及解救出來,之後祂在西乃山上授予我們十誡。因此,天主十誡始於天主的慷慨,始於釋放和父子關係。信仰的道路也必須從這一點開始,而不是法律、義務、承諾和一致性。天主的愛先於法律,且賦予它意義。」

教宗首先分析天主十誡的前言:「『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領你出了埃及地、奴隸之所(谷20:2)』,表明這是父親為了讓祂的子民更好的前行而說的愛的話語。當天主宣稱『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時,即存在一種從屬、依存的關係。天主不是一個陌生人,祂是你的天主。這闡明了整個十誡,也揭示了基督徒行動的關鍵。」

教宗說:「基督被天父所愛,祂也以這種愛來愛我們。祂不是從自己出發,而是從天父出發。我們的行動經常失敗,因為我們從自己出發,而不是出於感恩。從自己出發的人將會抵達哪裡呢?只能回到他自己!他無法走出去,只能返回自己的原點。」

「基督徒的生活首先是向一位慷慨的父親表達感恩的回應。只遵守義務的基督徒聲稱他們沒有親自體驗到那位我們的天主。我必須這樣做這個,做那個。這只是義務,你還缺乏某些東西!這項義務的基礎是什麼呢?這項義務的基礎是天主父的愛,祂首先給予愛,然後才是命令。將法律置於關係之前,無助於信仰的旅程。如果我們首先以義務、承諾和一致性來要求一個年輕人,而不是讓他獲得釋放,他怎能渴望成為基督徒呢?然而,做基督徒恰恰就是一段釋放的旅程!」

教宗繼續表示:「天主十誡將你從自私中釋放出來,使你獲得自由,因為天主的愛帶領你前進。基督徒的形成不以意志力為基礎,卻在於接受救恩,願意自己被愛。拯救在先:天主先在紅海拯救了祂的子民,後在西乃山告訴他們該怎麼做。」

「為了順從天主,我們必須首先記得祂的美好恩賜。這就是為什麼做記憶的練習很重要。我們要記得“天主為我們每個人做了多少美好的事!有人或許還沒有經驗到被天主所釋放。教宗對此解釋說,我們不能憑靠自己就能得救,但我們可以發出求救的呼聲:上主,請拯救我;上主,請為我指引道路;上主,請愛撫我;上主,請恩賜我們一絲喜悅。這就是求救的呼聲。這是一種美好的祈禱方式。天主在等候這呼聲,因為祂能夠且願意折斷我們的枷鎖。」

最後,教宗總結道:「天主沒有叫我們度壓迫的生活,而是讓我們做自由的人,生活在感恩之中,喜悅地順從祂。天主給了我們那麼多,無限超越我們所能回報祂的。“這實在美好。願天主永受讚美,因祂為我們所做過、正在做和將要做的一切!」

此外,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意大利信徒時,特別提到29日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宗徒瞻禮。他們兩位也是羅馬城的主保。教宗說:「讓我們向這兩位上主的宗徒學習,勇敢地為耶穌的福音作見證。讓我們跨越各自的差異,保持和諧與友誼,那是促使信仰的宣講成為真切可信的根基。」

在前往聖伯多祿廣場之前,教宗在保祿六世大廳接見了一些病患,並問候了美洲聾人天主教青年組織。他說:「我為你們的朝聖活動祈禱,願此活動能幫助你們在愛基督和在彼此相愛上有所成長。上主在祂的心中為任何一位殘疾人士都保留一個特殊的位子。這對伯多祿繼承人而言,也是如此。」

來源:梵蒂岡電台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天主不是一個主宰者而是一位父親

格林多人後書3:5-6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能夠承擔什麼事,好似出於自己一般;而是說:我們所以夠資格,是出於天主,並且是衪使我們能夠做新約的僕役:這約並不是在於文字,而是在於神,因為文字人死,神卻叫人活。

2018年6月20日,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公開接見活動,繼續他以天主十誡為主題的系列要理講授。教宗指出,十誡源自天主與祂子民的關係,在《聖經》中誡命被稱為「話語」,十句話,即使它們具有法律的形式。

關於二者的區別,教宗解釋說:「誡命是一種不需要對話的傳播,話語則是構建關係的基本工具,例如對話。愛以言語為食糧,一種是接受命令,另一種是意識到有人試圖與我們交談。魔鬼從一開始時就試圖灌輸給人暴君的天主的形像,使人認為愛的言語就是命令。」

教宗說:「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正是如此:天主給人的第一條誡命,是一個暴君給予禁止和強迫的命令,還是一位父親照顧他的孩子並保護其免於自我毀滅的殷情?在蛇對厄娃說的各種謊言中,最惡劣的是牠暗示天主嫉妒與專橫。事實證明蛇撒了謊。」

教宗在公開接見中詢問與會者,他們眼中的天主形象是怎樣的?是一個主宰者,還是一位父親?教宗勉勵他們反省這個問題,並告誡他們說:「天主是父親:永遠不要忘記這一點。即使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你們也要想到你們擁有一位愛我們眾人的父親。」

教宗繼續問道:「我們覺得自己是臣民,或是子女?奴隸的精神只能被迫接受法律,而這會產生兩個相反的結果:要麼出於義務和責任的生活,要麼是採取強烈的反抗。整個基督信仰是一個轉變過程,即從法律書邁向賦予生命的聖神。耶穌是天父的聖言,而不是天父的判決。耶穌來是為了以祂的話語拯救我們,而不是審判我們。有些基督徒以子女自居,有些則自命奴隸,其他基督徒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並強調誡命是通往自由的道路。」

最後,教宗總結道:「世界不需要法律主義,卻需要呵護的態度。世界需要擁有赤子之心的基督徒。世界需要有孩子般心靈的基督徒:你們不要忘記這一點。」

在前往聖伯多祿廣場之前,教宗在保祿六世大廳接見不同的病人團體,尤其是一些肌萎縮側索硬化症患者(漸凍人症),6月21日將是世界漸凍人日。教宗方濟各感謝他們的來訪,保證將為他們祈禱,並請他們為他祈禱。教宗在要理講授前再次提到他們說,病人透過大屏幕參與活動,但我們共同組成一個團體。

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講德語的信友時表示:「請你們為我祈禱,為我明天在日內瓦的大公運動朝聖之旅祈禱。」教宗提及他的第23次牧靈訪問,也就是6月21日將前往世界基督教協會總部所在城市日內瓦;該協會今年慶祝成立70週年。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青年不該平庸度日,而應以健康的心態不安於現狀

馬爾谷福音

正在耶穌出來行路時,跑來了一個人,跪在他面前,問他說:「善師,為承受永生,我該做什麼﹖」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稱我善﹖除了天主一個外,沒有誰是善的。誡命你都知道: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不可欺詐,應孝敬你的父母。」他回答耶穌說:「師傅!這一切我從小就都遵守了。」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樣:你去,變賣你所有的一切,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背著十字架,跟隨我!」

2018年6月13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大約15000名朝聖信友在場參加,十幾名兒童也在教宗乘座車問候信友時被帶上大殿前的石階上。教宗在上週三的要理講授中結束了關於教會聖事的反省,從當天起開始講解有關天主十誡的系列主題。

教宗從富貴少年詢問耶穌如何承受永生談起(谷10:17-21)。教宗說:「這是每個人心中對圓滿、無窮盡生命的渴望。那麼,為得永生我們該作什麼?有些人追隨轉瞬即逝的事物,毀了自己;又有人認為最好撲滅這内在驅力,因為它很危險。」

鑒於這兩種情況,教宗特別對青年說:「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具體的問題,雖然這些問題嚴重且令人悲痛。我們生命的最大危險是一種得過且過的不良心態,這並非溫良或謙卑,而是平庸和膽怯。不要做平庸的人,因為一個平庸的青年不會有前途,無法成長,不會有所成就。」

「你們要溫良、要有毅力,你們要無所畏懼、不平庸度日。青年真福皮耶·喬治·弗拉薩蒂(Pier Giorgio Frassati)說過,我們需要活著,而不是得過且過。平庸的人苟且偷生。我們要憑生命的力量而活著。我們要祈求在天之父賜予今日青年以健康的心態不安於現狀的恩典。」

教宗繼續說:「耶穌引用十誡的內容回答這位富貴少年,這是一個教育進程,因為祂知道那個富貴少年沒有活出圓滿的生命。當我們接納自己的限度,意識到自己欠缺什麼時,我們便開始從少年走向成熟。生命誠可貴,但在最近幾個世紀的歷史中存在一個事實,那就是人總是否認自己存有限度的真相,因而造成悲慘的後果。那富貴少年本應來到一種跳躍的臨界點,抓住時機而不再為自己活著,為跟隨上主而放棄一切。不過,耶穌並沒有向他提出貧窮的邀請,而是勸勉他擁有真正的財富,即你必有寶藏在天上(谷10:21)。」

最後,教宗談到:「我們當今的挑戰是找到原本的生命,而非複製的生命。耶穌提供的不是替代品,而是真實的生命、真愛和真正的富有!若青年看不到我們選擇原本的事物,而只是習慣於折衷之道,他們怎能在信仰上跟隨我們呢?看到半途而廢的基督徒,『侏儒』似的基督徒,那真是可憎的事。他們在體形上長到某種高度,然後就停止了;他們是心胸變得狹窄、封閉的基督徒。這令人憎惡。我們需要有人樹立榜樣,邀請我走得更遠,做得更多,再成長一點。」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