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恆毅樞機使華百年紀念

主徒會會祖剛恆毅樞機與首批會士合照。(圖片:cddmalaysia.com)

恆毅雙月刊12月號
剛恆毅樞機使華百年紀念特刊
現已出版

歡迎按此免費下載及廣傳

一約既定,萬山無阻。

100 年前, 主徒會會祖剛公恆毅(Celso Benigno Luigi Costantini,1876 – 1958年)為貫徹教宗本篤十五世《夫至大》宗座牧函 (Maximum Illud) 的精神,受命以首任宗座代表身分出使中國。他1922年12月抵達北京,隨即開啟了天主教對華福傳的黃金時期。在中國耕耘的 11 年間,他浮舟滄海,立馬崑崙,知命不懼,日日自新,取得豐碩的成果:1924 年召集第一屆(至今仍是唯一的一屆)中國全國教務會議,力推教會本地化;1926年推動祝聖第一批中國籍主教;1927 年創立全球第一個華人修會「主徒會」⋯⋯

生是旗幟,逝為豐碑!

剛公堪稱天主教本地化運動的中流砥柱,雄才大略的福傳先鋒。2017年教會確認剛公為「天主之僕」,其真福品的取證已在進行中。恰如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PietroParolin)所指出的:「剛恆毅樞機今天仍是一個靈感的泉源和極具現實意義的楷模。」(〈帕羅林樞機:信賴天主聖意的安排,以健康的現實主義譜寫歷史新篇章〉梵蒂岡電臺 2016,8,27)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

百年後的今天,主徒會暨旗下恆毅月刊社以特刊的形式紀念會祖使華 100 周年,誠邀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羅馬等地的神長學者,從教會本地化、教育工作、聖經翻譯、藝術、外交等諸多視角,緬懷剛公的貢獻,挖掘剛公的理念,反省對今日的意義⋯⋯

我們仿佛聽到剛公慈祥的聲音:「我可愛的孩子們,竭盡全力工作,愈顯祂的光榮,拓展祂的神國,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撰文:孫崢神父 (主徒會士)

按此閱覽相關資訊

天主的僕人—剛恆毅樞機逝世64週年紀念日

圖片提供:cddmalaysia.com

天主的僕人
剛恆毅樞機逝世64週年紀念日
撰文:王安當神父 (主徒會)

今天是主徒會會祖剛恆毅樞機 (Cardinal Celso Costantini)逝世64週年的紀念日。剛樞機於1958年10月17日安息主懷。在這一天裡,主徒會全體會士特別紀念及回顧會祖生前對教會的貢獻,以及反省著他留給修會的靈修。

剛恆毅樞機是一位樸實的教會僕人。他對教會的貢獻良多,這一切的緣由起源於他對天主的純樸的愛。天主的愛使他願意為主走遍天涯,即使他面對各種的困難和考驗,他依然對天主的愛毅力不搖,因為他從聖體聖事中獲得了很大的祝福、鼓勵、安慰、勇氣、智慧等等。聖體聖事更是幫助了他與聖座(教會之長伯多祿的繼承人)緊密的聯繫著,猶如葡萄枝不能離開葡萄樹那樣的聯繫。剛恆毅樞機接受教會的派遣,猶如當初耶穌派遣門徒那樣走進狼群裡去。

剛恆毅樞機深受聖保祿的影響,尤其天主的愛滿滿充滿著他整個的生命,天主的愛催迫著他去見證天主的愛,因為剛恆毅樞機不得不把他從天主哪裡所經驗到的一切,從福音裡所聽見、所看見的一切去告訴更多的人,因為他明白聖保祿所說的「若不傳福音就有禍」的意思,指的就是福音必須被廣傳,猶如洗者若翰向自己的門徒指出耶穌就是默西亞, 深怕福音沒被傳出去給人類和世界,以致人了與世界處在幽暗之中。

剛恆毅樞機首先是一個祈禱的人,屬靈之人。這麼描繪剛恆毅樞機的人生,那是因為他確實把天主放在生命的最前線,最優先的位置上。他也是一個愛教會的人,因為他為了福音的緣故,學習放下自己的各種人性的傲慢與自大,猶如梅瑟在米德楊牧放羊群時,脫掉鞋子(意即放下個人的自以為是等等),在教會內(天主的葡萄園裡),忠心地服務教會,任勞任怨地犧牲自己,為的就是愈顯主榮。

主徒會雖然是剛恆毅樞機所創立,但是他自己依然是屬於教區的神職,而不是修會的會士。無論是教區神職或修會會士都好,剛樞機以他的生命和聖召積極地表達及見證了福音的喜訊,更是以傳教士的使命精神,把他所熱愛的天主和教會帶到所在的地方。

對主徒會的神父和修士而言,會祖的傳教與靈修是建立在聖體聖事及孝愛聖母的基礎上。他自幼就受到了聖人們聖德的吸引,更是受到了福音的光照,加上家人對他的培養與支持,經過教會的積極栽培,即使在修道的過程中困難重重,最終突破了各種的障礙。因此,一個不能否認也必須加以強調的就是剛恆毅樞機確實在聖體聖事及對聖母的孝愛,獲得了滿滿的力量和祝福。

此外,我們也從剛恆毅樞機的藝術傑作看到了他的內在的沉澱。在剛恆毅樞機的各種藝術品裡,他非常深入地透過藝術彰顯了個人與基督結合的關係。剛樞機的藝術彰顯了天主就是與人同在的唯一真神。無論在人的雕塑像,或者各種的經過他手中的創作,都可以感受到天主也是入世的、懂人心的天主。

如今,他老人家已經安息在主的懷中64年之久了。教會也開始了對他的研究,修會也在多年前響應了教會的對剛恆毅樞機的聖德的肯定,而推廣了對剛恆毅樞機的敬禮祈禱文。我們相信他老人家在天主台前是一個有恩寵的基督的僕人。所以,在今天剛樞機逝世64週年的紀念日里,也邀請所有的基督徒一起向天主獻上感恩。

在這裡也邀請大家一起誦念剛恆毅樞機敬禮祈禱文:

慈愛的天父,
祢召選了剛恆毅,
使他成為模範的牧者、
幼小貧苦的庇護、偉大的中國傳教士、
普世福傳的舵手、世界和平的使者。
求賜恩寵,使我也成為忠實的主徒,
為教會及世界服務。
求祢顯揚祢的僕人剛恆毅,
並因他的代禱賜我所求的恩惠。

(靜默片刻,獻上祈禱意向)

以上所求是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阿們。

(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頌各一遍)

以上禱文,系根據教宗烏爾班八世批准的法定格式所撰寫,且獲得公高底亞─波德諾內教區(剛恆毅出生及安眠之教區)主教的核准。

圖片提供:cddmalaysia.com

收看相關節目:

談說天地:
主徒會第一位被派遣到北美福傳的會士

談說天地:
剛恆毅樞機的中國教會觀

相關資訊:

主徒會在北美

天主教主徒會馬來西亞會省

中文天主教刊物「恆毅雙月刊」創刊70週年

【鹽與光天主教傳媒資訊】教會十分重視文字福傳工作,以往我們的閱讀習慣是透過實體的刊物,如:書本、雜誌、報章等等來獲取資訊。時代變遷及科技進步,已經令大部份人改用電子儀器來閱讀,如:平板電腦、電子書、智能電話等等來在網上下載資訊。因此,各大教會媒體也紛紛運用網上平台來傳播資訊。2021年8月,在慶祝恆毅雙月刊創刊70週年之際,他們的官方網頁全面改版上線,更方便大家隨時隨地瀏覽、下載、閱讀!

恆毅雙月刊網頁

恆毅雙月刊的來源:

主徒會會士早在1948年便率先由中國大陸去到台灣傳教,當時該會會士郭若石神父就任台北監牧後,更先後接納、邀請了數百位從大陸逃出的中外傳教士,為大陸來台難民及當地同胞展開福傳熱潮,聽道和領洗的人數直線上升。以文化傳教為己任的十餘位主徒會會士,在福傳之餘,鑑於精神食糧的迫切需要,便於1951年8月創辦了天主教恆毅月刊,由趙賓實主編。定名為恆毅是為表揚本會創辦人、前教廷駐華首任代表、傳信部次長剛恆毅總主教的偉大傳教精神,和對中華教會及普世傳教區的傑出表現。恆毅月刊創辦之初,可說是台灣唯一的公報刊物,與香港的公教報相互輝映。

社長的話:

在創刊70週年的月刊上,現任社長,主徒會總會長張少麟神父表示,回首篳路藍縷的來時路,要感謝天主,也感念前輩們以剛強、恆心和毅力的精神,藉著文字的書寫陪伴著讀者在知性和靈性生命上的成長。特別對於兩岸三地和海外華人教會的面貌,恆毅月刊也留下了不少彌足珍貴的史料和寶貴的歷史記錄。此外,恆毅月刊也和讀者一起見證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召開,教會的革新與發展等等。七十年間,恆毅月刊除了辛勤的耕耘,也適時的自我反省,不忘初心,忠於理想,精益求精。

張神父也提及文字福傳的重要性,他舉例指出,當一千六百九十五個字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出土時,它告訴了我們華夏史上最早的福音蹤跡。康熙皇帝御賜「萬有真原」匾額的四個字,為我們道出了宇宙萬物皆由天主所造,天主乃世間諸物之根源。「聖人之花」和「耶穌傳」這兩本書改變了聖依納爵的一生,從侍奉帝王和公爵夫人的人生轉向侍奉永生的天主。綜而觀之,文字福傳無論篇幅長短,可以是圖文並茂的一句話,亦可以是一首詩歌,亦可以是一篇文章,亦可以是一本書,但其共同的特徵都離不開超越性、救恩性和持久性這三個面向。

他承諾,恆毅月刊將繼續朝著這個方向,透過文字的力量,使在中華文化生活中的人們得以窺探天主自我啟示的奧秘,進而能認識祂、愛慕祂、跟隨祂和侍奉祂。

按圖下載PDF文件檔

衷心祝賀:

恆毅雙月刊是由主徒會會祖剛恆毅樞機(聖座駐華首任代表)而命名,他曾說:「生命應該用愛來祝福。感謝恆毅雙月刊70年來在文字福傳上的努力及貢獻。讓我們以禱聲來為恆毅雙月刊送上祝福,祈求天主聖神不斷的帶領,願聖母保守他們的工作。

彼此共勉!

大聖若瑟,為我等祈。

宗徒之后,為我等祈。

資料來源:恆毅雙月刊

相關節目:

談說天地:主徒會第一位被派遣到北美福傳的會士

談說天地:剛恆毅樞機的中國教會觀

相關資訊:

主徒會在北美

有一種愛,叫母愛;有一種稱呼,叫母親!

「雁陣兒飛來飛去白雲裡,經過那萬里可曾看仔細,

雁兒啊我想問你,我的母親可有消息;

秋風那吹得楓葉亂飄蕩,噓寒啊問暖缺少那親娘,

母親啊我要問妳,天涯茫茫妳在何方。

明知那黃泉難歸,我們仍在癡心等待,

我的母親啊,等著妳,等著妳,等妳入夢來;

兒時的情景似夢般依稀,母愛的溫暖永遠難忘記,

母親啊我真想妳,恨不能夠時光倒移。」

這首《母親妳在何方?》的歌詞道出了兒女對母親的無限思念與懷念。學生時代的我,聽過了之首歌後就再也難以忘懷:歌曲優美舒緩,憂傷的旋律帶有濃濃的哀愁,飽含着對母親深深的思念。

這個星期内我連續主持了三個母親的葬禮。對剛失去母親的人,我相信聽了這首歌想必會百感交集,忍不住潸然淚下。當我們獨處的時候,抑或月落星稀,夜不能寐之時,母親生前的音容笑貌就會一幕一幕在腦海中浮現,不斷縈繞在眼前。特別在五月的母親節,更是思緒萬千,思念母親之情好似海潮奔湧,打開了我們記憶的閘門,汩汩淚水模糊了我們的視線。

母親的偉大是不言而喻的,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深刻體會到的。母親對孩子的愛,是完全無私,不求回報的。有一個非常感人的新聞報導,說一位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無親無戚,身邊只有一位智障的兒子。她雖然年老多病,但每天都無微不至地照顧智障的兒子。別人看了心疼,都勸她把兒子送進智障院,她就是不肯,因為與兒子相依爲命了這麼多年,再苦再累也捨不得與骨肉分離。母愛永遠是那麽偉大,如此令人動容。這讓我想起了《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這首兒歌。我記得我小時候母親常教我唱這首歌,其中一段歌詞是這樣的:「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夢裡也會笑。」是的,如果那位智障的兒子知道母親對他的那份舐犢的深情,銘心的愛;若是每個孩子都能意識到母親無微不至的愛,他們夢裡也會發出幸福微笑的。

我覺得另一首歌也很有意思,說出了母親的辛勞與關愛,也道出了孩子對母親愛的感激。歌名是《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歌詞如下:

「不管風吹雨打,不管星期或例假,

我的媽媽從來不放假,工作為了家;

廚房是她的天下,獅子頭還有紅燒鴨,

樣樣她都精通不會假,她是我媽媽 。

從小常常挨罵,那是因為我不聽話,

不要以為這是種懲罰,她只要我長大;

媽媽我感謝妳,沒有把我跟大毛比,

雖然我考試沒有得第一,她說只要你盡了力 。

不管太陽昇起,不管夕陽它又落西,

為了我們妳犧牲了自己,我永遠不會忘記;

將來有那麼一天,我把太陽高高昇起,

掛在妳永遠滿足的笑意裏,媽媽我愛妳。」

非常可惜我們常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後知後覺,沒有好好珍惜母親對我們的好,覺得母親的對我們的付出與犧牲是理所當然的。有時候因為關心我們,多說了幾句話,我們就會覺得母親好囉唆,好麻煩,希望她離開遠一點不要干涉我們的生活。當有一天,母親離開了我們,我們才後悔沒有好好對待母親。常言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正是如此。我想這也許是我們人性的缺失罷,往往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後悔莫及。讓我們常常記得母親對我們的愛,並懂得以愛還愛,以心傳心,孝敬媽媽,時常為媽媽祈禱。有一句話説:「千歌萬曲唱不盡母愛的偉大,萬語千言說不完母親的辛勞,匯成一句話:好好孝敬我們的老媽!」

我的會祖剛恆毅樞機被教宗派去中國傳教時,教宗要他保密,不可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所以當他道別母親時,只告訴她他將動身遠行,去傳教區工作,而沒有告訴她去那裏。他母親隱約知道他們母子無法再見面,於是對會祖說:「你應當服從教宗的命令,他命你去那裏,你就去那裏,今世我們也許不能相見,天堂上再見!」會祖回憶母親的這段話時,眼睛充滿了淚水,對母親的教導,母親的叮嚀,母親的堅固信仰及母親的關愛,讓他銘記於心,永生不忘!

自從來了加拿大,我每年都回馬來西亞探望母親,母親患有失憶症連我都認不得了。看著母親呆滯的眼神,我又無能爲力。心中很痛,能做的就是多擁抱她,至少讓她感覺我的溫度,我的存在。不少的夜晚母親的影子出現在腦海裏,回想以前一起生活的日子,母親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心中無限的懷念。而現在母親最需要我照顧的時候我卻不能陪伴在她身邊,我十分愧疚也是我心裏深處的遺憾及損失,但是忠孝難兩全,我感謝母親的養育之恩,這份恩情窮我一生也無法回報的。今年疫情爆發,回去探望母親的機會渺茫,唯有默默為母親獻上祈禱,祈求天主保護她,安慰她。

今天(5月9日)教會慶祝中華聖母紀念日。1924年6月18日,宗座首位駐華代表剛恆毅總主教在上海徐家匯大堂召開第一屆中國主教會議。會議中主教們決議將中國奉獻給聖母,並奉聖母為中華母后。我們祈求天上母后保佑我們平安健康,福佑聖教廣揚,並帶領我們走向主基督。聖母顯現時給予世人的訊息,都是勸人悔改更新、多補贖、勤祈禱、皈依天主,藉此救得自己的靈魂並轉化世界,使人人獲享永生。讓我們孝愛天上的母親,聽從她的勸導,並效法她愛主愛人的榜樣。中華之后,為我等祈!

有一種情,叫親情;有一種愛,叫母愛;有一種稱呼,叫母親;在母親節到來之際,我祝福天下所有的母親健康快樂,平安幸福,主寵母佑!

 

羅秀彪神父(主徒會會士)
2020年5月9日-中華聖母紀念日

主徒會網頁

主徒會(Congregation of the Disciples of the Lord)的創立 首任宗座駐華代表剛恆毅總主教(後陞為樞機)到中國之初洞悉中國為文化古國,若不在思想上先讓人心服,便無法發揮福傳功能,而當時教會在中國雖有三百年歷史,卻都由傳教士主持,因此無法落地生根。剛公有鑑於此,便於 1927 年 1 月 4 日向傳信部(現為萬民福音部)申請創立第一個中國神職傳教修會 — 主徒會,旋即獲准,並開始招收會士。此後,以中華文化向海內外的中華兒女傳播福音就成了主徒會的神恩。

歡迎您來認識主徒會
主徒會-多倫多團體聯絡人:羅秀彪神父 Fr.Thomas Loh
電郵:admin@saintagnestsao.org

相關視頻:
天主之僕-剛恆毅

談說天地:主徒會在北美福傳的福傳路

新書發布:《在歷史記憶與先知前瞻中的剛恆毅樞機》

2019年9月21日上午,在意大利波代諾内(Pordenone)舉辦《在歷史記憶與先知前瞻中的剛恆毅樞機》新書發布會,該書收錄了上個世紀具有先知性或許也是最具革命性的人物剛恒毅總主教的三篇著作。剛恆毅是首位駐華宗座代表。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為該書作序,他指出:「剛恒毅了解普世教會發展的本質,宣告教會『新時代』的到來,剛恒毅的思想與教宗方濟各的思想非常吻合。」

帕羅林樞機在序言中寫道:「為了強調教會的公教特性,剛恆毅呼籲樞機團和教廷該當國際化,他提出伯多祿的繼承人也應讓意大利和歐洲以外的人來擔任,這樣的一幕在2013年發生了。他堅持不懈、竭盡全力地促使一個走出去的教會展現出向天主子民傳教的面容。他是曠野的呼聲,早在1939年就呼籲召開大公會議,這個建議在那個時代似乎注定要落空。他是天主教神聖藝術的捍衛者,這藝術牢固地植根於唯一的信仰,以不同的文化語言表述出來,包括中國文化。他是在世界大家庭中架起橋樑的人,將東西方聯合在一起。」

此外,教廷萬民福音部部長斐洛尼樞機也特別推薦這本書。他把對這三篇著作的解讀放到教宗方濟各的首篇勸諭《福音的喜樂》和包容開放的視野框架中。他表示:「教宗以這樣的視野勇敢地向中國開放,使中國地方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並能結出福音的豐碩果實。」

今天,剛樞機的貢獻對當今聖座與中國的關係仍有參考作用。

剛恆毅樞機於1958年10月17日去世,他的列品真福案已於2017年10月17日正式開啓。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1集 張少麟神父(主徒會總會長)


1922年教宗碧岳十一世委任剛恆毅擔任第一任駐華宗座代表,真正落實《夫至大》通諭。宗座代表位份極高,其職權遍及全中國各教區,以教宗的名義統領一切在華的天主教教務。 2018年10月17日是剛樞機逝世六十週年。去年,主持人Rodney Leung邀請了主徒會會祖剛恆毅樞機的第十三任傳人,現任主徒會總會長張少麟神父與我們一起重溫剛樞機的中國教會觀。

前聖座新聞室主任回顧聖座與中國關係的漫長路程

這幾天,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的消息成了熱門話題。前聖座發言人及新聞室主任、耶穌會士隆巴爾迪神父(Federico Lombardi)撰文回顧了中梵接觸的漫長路程,其中包括導致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形成兩個團體的原因,幫助我們從歷史的角度來解讀這份協議的意涵。

突破殖民限制,培養中國本地聖職人員

第一次鴉片戰爭(1839-1842年)後,清政府迫於不平等條約而勢力衰弱,西方國家由此在中國鞏固了各自的政治、軍事及經濟勢力,法國也提出保護在中國天主教會的傳教工作,外國和中國本地的天主教徒都在這保護之下。

此時,聖座已經意識到必須培養中國本地的聖職人員,而且自19世紀中葉起就開始考慮與中國的邦交議題。在教宗良十三世牧職期間,中國於1886年主動提出希望與聖座建立「友好邦交」,但教宗礙於法國的反對和擔心法國天主教徒的負面反應,沒有向中國派出使節。

不平等條約和法國的保教權在中國人民當中引起不滿,終於在1900-1901年爆發了義和拳運動,其間3萬天主教徒被殺。

本篤十五世上任後對傳教議題具有重大的遠見,而且清楚意識到必須突破教會在殖民時代受到的限制。中國在這個願景中占有決定性的地位,那就是不能再讓基督信仰被視為一種外來的宗教。此時,中國再次提出與聖座建交問題,聖座也積極作出回應,但法國這一次又對中國施壓,導致此事不得不推延。

庇護十一世繼承前任已經開拓的路線,於1922年果斷地委派剛恆毅總主教出任首位宗座駐華代表。剛恆毅總主教擺脫歐洲各種保教權,於1924年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主教會議會議,為首批6位華人主教的祝聖進行準備。這6位華人主教於1926年10月28日在羅馬聖伯多祿大殿由庇護十一世教宗親自祝聖。

以下是6位首批華人主教:
-河北省宣化代牧區趙懷義主教(北京教區神父)
-山西省汾陽代牧區陳國砥主教(方濟會士)
-浙江省台州代牧區胡若山主教(遣使會士)
-江蘇省海門代牧區朱開敏主教(耶穌會士)
-湖北省蒲圻代牧區成和德主教(方濟會士)
-河北省蠡縣(安國)代牧區孫德楨主教(遣使會士)

在庇護十二世牧職期間,法國保教權終於在1942年被廢除,中國與聖座遂於同一年建立邦交。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教宗於1946年年初擢升首位中國籍樞機,他就是聖言會會士田耕莘。同年,教宗頒布諭令建立中國聖統制。

面對中國新政權下的三自運動

1946年,黎培理總主教獲任命為宗座駐南京國民政府的代理大使。1949年,中國建立新政權,這位宗座代表沒有隨同前政府遷移到台灣,而是留在中國大陸並號召其他外國傳教士也留下。

在宗教方面,中國於1950年發起三自運動,1951年1月又成立宗教事務局。黎培理總主教在新聞輿論的強烈攻勢下,被迫於1951年9月5日離開中國。其他外國天主教傳教士也在1951至1954年期間幾乎全部被驅逐出境。

庇護十二世1952年發表《我們切願聲明》(Cupimus imprimis)文告,對三自運動作出回應。他又於1954年頒布《致中國人民》(Ad Sinarum gentem)通諭,譴責所有形式的「愛國運動」。

1955年,上海主教龔品梅和許多其他聖職人員被捕,其他天主教徒則同意參加三自運動。在「百花齊放」運動的背景下,被捕的天主教徒獲得釋放,1957年成立了天主教愛國會,為首批未經教宗授權的主教的祝聖準備了土壤。所謂「官方教會」就是這樣開始的。1958年,20幾位主教就是以這種方式受到祝聖。

1960年,龔品梅和一位美籍傳教士華理柱(James Edward Walsh)主教被公開判刑。1962年,在愛國會召開第二屆大會後,中國教會被迫與羅馬聖座完全分離。時任教宗若望廿三世打算邀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教出席大公會議,但鑒於時局而打消了這個念頭。

文革及改革開放中的教會

保禄六世牧職期間適逢文化大革命的悲慘年代,許多西方國家及聯合國紛紛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承認台灣政權,而聖座則繼續與台灣保持邦交。1970年,保祿六世訪問亞洲和大洋洲,以及還是英屬殖民地的香港,成了首位踏足中國土地的教宗。

1978年,若望保禄二世開始牧職,此時也是鄧小平掌權和推動改革的初期。1979年,中國在宗教領域出現了最初的開放跡象,幾座城市的一些聖堂遂於1980年重新啟用。天主教愛國會在同一年建立中國主教團,但它從未受到羅馬聖座的承認。

1981年2月18日,若望保祿二世從馬尼拉向全體中國天主教徒致以問候。但同年6月因鄧以明主教獲委任為廣州的總主教,中國政府指責梵蒂岡干涉中國内政。於是,保定主教在未徵詢聖座意見的情況下祝聖了3位主教。

當時的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羅西(Agnelo Rossi)樞機1981年12月12日下令准許「合法及忠於聖座」的中國主教祝聖其他的主教,若有需要不必事先徵求同意。這項特權卻也導致濫權,加劇了「地下」與「官方」或「愛國」團體之間的對立。

中國改革開放後,其它國家的主教團和天主教機構與在中國的教會的接觸日益頻繁,但在與愛國會及其成員的關係上也出現曖昧和張力的情況。1988年,時任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董高(Jozef Tomko)樞機向西方國家的主教團就「地下」與「官方」信徒的關係作出八點指示。

另一方面,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起,以及隨後歐洲共產主義的危機,中國政府增加了對若望保禄二世的不信任。這位教宗又把自1988年起獲准到美國就醫的龔品梅主教擢升為樞機。

中梵關係在波折中行進

無論如何,文革結束後,許多「愛國會」主教在新形勢下透過秘密途徑請求羅馬聖座的承認,而且也獲得批准。一種「分裂」教會的可能性觀念最終日落西山。在日後2007年於梵蒂岡召開的關於中國問題的會議上確認,「幾乎所有的主教和司鐸與羅馬聖座共融」。

200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聖座的關係又陷入新困境,這尤其是因為在中國又祝聖了非法的主教,以及在羅馬於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當天為在義和團運動中120位殉道者舉行了封聖禮。若望保禄二世為克服這些困難作出很大努力,向中國、中國人民及其當局伸出友誼和尊重的手,甚至承認“過去的錯誤和局限”。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外交部2005年在若望保禄二世去世的機會上,對這位教宗加以稱讚。隨後,雙方恢復了直接接觸。

2007年5月27日,本篤十六世發表《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内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信函,其中充滿牧職指示。教宗堅持教會的合一性,廢除所有的特權,包括主教的「秘密祝聖」,期望與中國政府當局對話。

2008年5月7日,北京愛樂交響樂團和上海歌劇院合唱團聯袂在保禄六世大廳為本篤十六世演奏一場非凡的音樂會,打開「文化外交」的局面。隨後,儘管在中國徵得羅馬聖座同意的主教祝聖持續了幾年,但在2010和2011年再次發生非法祝聖事件,聖座對此於2011年7月16日作出果斷的回應。

教宗方濟各自上任之初,就已多次表示熱切及親切地關注中國人民,這有助於建立一種新而緩和的氛圍、促使聖座與中國當局有效地恢復對話。在2014年8月14至18日訪問韓國的機會上,教宗在他的座機飛越中國領空時拍發電報給中國國家主席。教宗又於2016年2月2日接受《亞洲時報》專訪時,充分地表達了對中國人民及其文化的敬重。

最近幾年來,聖座與中國政府增進了彼此接觸,溝通的渠道似乎更加穩固而有效。一些中國新聞機搆和中國外交部也多次刊登對教宗方濟各態度緩和的聲明,其中包括教宗的國際訪問和對教宗講話的評論。其餘的便是這幾天發生的事。

更多相關資訊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主徒會選出第十三屆新任總會長

cdd1

發揚剛恆毅樞機精神 新任總會長張少麟接棒

主徒會第十三屆全會代表大會於10月17日至21日在台中聖愛山莊召開,大會的主題為「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 會祖心,主徒行」。

34位與會代表分別來自意大利、加拿大、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台灣等地。本屆大會是一場充滿神恩的大會,整個會議過程突顯了天主聖神的臨在與引導。聖母聖心會資深傳教士林必能神父所帶領的生動活潑的避靜,熱烈地鼓舞了全體與會者。以「剛恆毅樞機敬禮祈禱文」為開始,大會總結了過往六年的工作,隨後深入探源並強化了對修會神恩的認知,進而積極回應新時代的挑戰,高屋建瓴地提出一系列應對策略。

全體代表眾志成城,決心弘揚剛公的精神(熱愛聖體,效忠聖座,以向華人傳福音為宗旨),「穿起主戎裝」、「一切為教會」,深化群眾事工,作救主基督的福傳先鋒。值得一提的是,大會決定中華、大馬、印尼三會省聯合培育初學,為聖召工作加油提效。

大會最後一天(10月21日)進行了總會選舉, 在加拿大服務近10年的馬來西亞籍張少麟神父被推選為總會長,印尼籍的徐永發神父為副總會長,謝啟龍神父、李志仁神父和張思謙神父擔任總參議員,黃鏓穎神父擔任總財務主任。新一屆總會長張少麟神父邀請全體主徒會士,以信德和服從的恆毅精神,響應天主的呼召,傳承會祖的心願,踐行主徒的使命。新一屆領導團隊將於2017年1月下旬正式就職。張少麟神父也邀請大家為他及新一屆領導團隊祈禱。

台北總教區洪山川總主教因故未能出席,委託其代表許德訓神父監督修會的選舉過程,並詢問當選者的意愿及主持閉幕彌撒。許神父代表總主教感謝主徒會多年來為台北總教區的服務及貢獻,誠邀主徒會繼續耕耘開拓。

來源:天主教主徒會總會 [Read more…]

帕羅林樞機:每人都受邀以關懷和祈禱來陪伴在中國的教會旅程

blog_1472480084

8月27日,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在剛恆毅樞機的故鄉波代諾内(Pordenone)教區出席研討會,以「剛恆毅在聖座與中國之間搭橋」為題發表演講。國務卿指出,剛恆毅是首位教廷駐華代表,曾努力不懈地促進教會與中國的對話,堪稱為真正搭橋的人。因此,教會也應信賴天主聖意的安排,以健康的現實主義譜寫歷史的新篇章。

帕羅林樞機表示:「許多人都希望並期待聖座與中國的關係進入一個新季節,使世界和平獲得益處。然而,希望與中國建立新的良好關係本身並非最終目的,或者是某種渴望獲得的『世俗』成功。我們經過了深思熟慮,既有擔憂也有不安,考慮的只是中國天主教徒和全體中國人民的益處,只為促進整個社會和諧及世界和平。」

「這一切努力都是為使各民族和各國能夠在井然有序、平和及富有成效的條件下共存,在今天遭受許多緊張情勢和衝突的世界上更是如此。教宗方濟各一如他的各位前任,很清楚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團體所經歷的苦難和不被理解,經常默默殉道的處境;但他也知道,這個教會團體切望與伯多祿的繼承人完全共融,以及目前所取得的進展。教宗鼓勵教會藉著慈悲禧年彼此寬恕與修和。」

帕羅林樞機解釋説:「每個人都受邀以關懷和祈禱來陪伴在中國的教會旅程。這意味著,我們要信賴天主聖意的安排,以健康的現實主義來譜寫歷史的新篇章,使中國天主教徒能夠深切感到自己既是天主教徒,與伯多祿繼承人密不可分的關係更加有形可見,同時也是十足的中國人。」

樞機也提到,困難仍然存在,而且與70年前剛恆毅所遇到的困難沒有兩樣。教宗方濟各提出的「健康的現實主義」乃是拒絕「要麽這樣做,要麽什麽也不做」的邏輯,而走上與他人修和的可行之路。

最後,樞機總結道:「剛恆毅當初就是常與中國人民站在一起,消除人們的疑慮,使他們不再以為天主教是為西方國家效勞的政治工具。他迎著困難徹底改變了在中國的傳教活動,並且推行宗教上的非殖民化,配合了『中國的事應由中國人管』的那句俗語;他培養當地的主教、司鐸和會士,以基督信仰本位化對抗西方殖民主義,使基督信仰在遠東不再是一個舶來品。因此,剛恆毅樞機今天仍是一個靈感的泉源和極具現實意義的楷模。」

來源: 梵蒂岡電台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