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5集 汪中璋主教

本集我們邀請到美國三藩市總教區汪中璋榮休輔理主教為我們分享他追求聖召及身為中國人去到美國傳教的經驗。此外,他也跟我們細說被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委任為美國首位華藉主教背後的意義及對中國教會的看法。

放下‧讓自己看得更多

圖片:Rodney Leung

近年,我發現一個社會現象,就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多了一份束縛,它不是工作,也不是金錢,而是「智能手機」…… 我也被其所束縛。

我們開始經常「機」不離手,一離手,心裏就會不自在,習慣要隨時看著,隨時按著。臉書(Facebook)、WhatsApp、微信,很想要知道別人的貼文或者是急不及待地讓人家知道,去「分享」我們所見所聞。

這些事情由最初的快感、自豪感、滿足感,直到現在有些時候竟然會覺得像一個枷鎖。得不到一個「讚」便會不平安;沒有人關注就會失落;有時候連不到線,甚至會憤怒;不見了手機,便會心神恍惚。一切都被這個充滿物質的精神食糧所充斥。有時候,手機更像「手扣」一樣,吃飯、睡覺、甚至去洗手間都帶著它。

您有同感嗎?

在四旬期,何不讓我們嘗試放下手機,把頭抬起來,看看每天跟您一起生活的家人、朋友、同事、還有天主,十字架上的耶穌。

在飯桌上,面對面與他們說說笑笑。在家中,不再用電子短信交流的方式溝通,而是直接與家人相遇傾談。在教堂內,面向聖體櫃或面向耶穌苦像,好好的與主交談,而不是看著手機屏幕。

科技的確給我們生活帶來了方便,但這一份方便又為我們帶來了多少的平安呢?

反之,有一個「軛」更為我們帶來徹底的平安。

「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你們背起我的軛,跟我學吧! 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這樣你們必要找到你們靈魂的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11:28-30)

我們在與時並進的同時,控制自己用手機的時間,也是在四旬期內活在當下的克己善功。

讓我們彼此代禱。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梁樂彥 Rodney Leung
協進慈幼會士
聖若望鮑思高慈幼協進會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2)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在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此會議已經圓滿結束。在會議上,有不同界別的人士就3天會議討論的主題發表講話:即主教的責任、問責、透明度。發表者中包括樞機、主教團主席、修會代表、記者、還有性侵倖存者的見證。

教宗方濟各在會議的最後一天,更與神長們一同參加懺悔禮儀作良心省察並告明己罪。在2月24日主日,教宗方濟各為會議主持了閉幕彌撒,他嚴厲譴責性侵的禍患,呼籲世界當局和每個人全面打擊未成年人遭性侵和其它侵犯的罪行。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1)

相關中文資訊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專頁

教會透視: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 (1)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召開「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這是一個首次在全球層面邀請世界各地所有主教團主席和修會負責人以福音的目光應對這個問題的會議。本次會議的目標其中包括: 聆聽受害者,增進大眾意識,提升相關認識,發展新的法規和程序,分享良好方法等等。是次會議出席人數一共190位,其中有114位主教團主席,當中包括天主教會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洪山川總主教。另外,有15位非主教團類別的獲邀出席者,當中包括天主教澳門教區主教李斌生。

本台《鹽與光天主教傳媒機構》行政總監羅思家神父也被邀請參與會議,他已飛抵羅馬並為我們在當地介紹此會議。此外,澳洲主教團主席、布里斯本總主教馬爾谷·柯勒律治總主教(Mark Coleridge) 及加拿大主教團主席、聖若望-朗基爾教區主教利昂內爾讓德龍(Lionel Gendron)向本台談及了他們對這次歷史性會議的期望。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專頁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4集 曾慶導神父(耶穌會士) (下集)

上一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跟我們講述了靈修的幅度,靈修的三個階段「煉、明、合」,也為我們介紹了教會聖師聖女小德蘭及聖女的靈修。今天我們教會要面對很多關於社會公義上的挑戰,如同性婚姻、安樂死、墮胎等等。在生活上,我們怎樣去應用「小德蘭的靈修」? 本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會繼續與我們講解聖女小德蘭的靈修生活。

訪問後感:
在與曾神父的傾談中,使我反省到靈修的真正意義。當我們為身體健康而去做運動的時候,有否想過我們的靈魂也需要健康?在靈性上也要有所操練呢?聖女小德蘭就是我們在段練靈修的榜樣,謙虛自己、全心祈禱、在生活中行愛德,這些都是靈修的練習。
聖女小德蘭曾說:「在靈性上我們要作一個『小孩子』,把自己放在天主手中,變得微小而謙遜,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大膽地信頼天主的愛。」在聖女小德蘭的《自傳手稿》中,她說:「對我來說,祈禱是內心的奮發之情,向蒼天的淳樸凝視,是困苦中或歡樂中感恩報愛的頌謝聲。」
讓我們在生活中使祈禱成為習慣,像小德蘭一樣,在祈禱中與主結合。

更多《談說天地》專訪

2月21日-聖劉翰佐(司鐸、殉道)(自由紀念日)

 

2月21日-聖劉翰佐(司鐸、殉道)紀念日
香港、台灣 (自由紀念)

聖劉翰佐,聖名保祿,四川樂至人,1778年生於熱心教友家庭,35歲時晉鐸。聖人謙和,安貧樂道,惡食粗衣,與教友交往不談無益事。勤盡聖職,常願捨己救人。凡有邀請往訪病人時,不計道路遠近,立刻步行前往。教難時期,劉神父有時扮作行商,有時扮成農人。夜間則為教友施行聖事,行蹤秘密,沒有被差役識破。後被一壞教友告發,又會同衙役私下來捉人,索賄未遂,就把他送官。官逼他說出教友的姓名,他堅不吐露,官怒,命掌嘴40下,押入監牢。三日後,解往成都。1819年2月21日,被押赴刑場絞決殉道。享年41歲。1900年5月29日,由教宗良十三世宣布他為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10月1日宣布他為聖人。

集禱經

全能永生的天主,祢曾賜給聖保祿堅強的信德,使他在教難時,英勇為基督作證,甚至捨生致命,求祢也恩賜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能忠於信仰,至死不渝。因你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和你及聖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亞孟。

聖劉翰佐,為我等祈。

教廷教義部簡介

教義部是羅馬教廷最重要的聖部之一,它最早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十二世紀。當時,法國南部一些新興的教派,如純潔派Cathari,亞勒比根派Albigenses等迅速成長。他們顛覆的理論和行為,嚴重地威脅到基督徒的信仰和倫理。主教們為著保護自己的羊群,都提高了警覺,搜尋並責斥那些異端滋事者。教宗依諾森三世(Innocent III, 1198-1216)成立了異端裁判所。往後的數位教宗也在羅馬以外委任法官,授權他們聯同當地的主教,主理異端裁判的司法工作。

直至教宗保祿三世(Paul III, 1534-1549),他正式成立教義部這一個永久的聖部和異端法庭。他在1542年發表訓諭(Licet),成立一個由樞機和其他官員組成,擁有最高監管權,以保衛信仰完整,審查和摒絕錯謬教理的「羅馬和世界宗教裁判委員會」(Commission of Roman and Universal Inquisition);在1908年,升格為「聖部」(Supreme Sacred Congregation of the Holy Office);1965年,改名為「神聖信仰教理部」(Sacred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1984年,更名為「教義部」或稱「信理部」(Congregr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2019年1月17日,教宗方濟各決定將「天主的教會」宗座委員會(Pontifical Commission “Ecclesia Dei”)的工作也全部交給教義部。

教義部擁有最高的權威,獲罪者沒有上訴的餘地;它的責任範圍包括整個基督信仰的教義和倫理的事宜。教義部的最高首長是教宗,他還是名義上的主席。教宗不會親臨主持會議,他通常都是任命一位樞機為部長,另約十位的主教及神父為教義部的成員,包括秘書長及副秘書長。全體會議在所有成員都出席的情形下,由部長主持召開。

委員會的成員中,還有一個國際性的顧問團(所謂國際神學委員會),由教宗所選派;他們都是有學養的神學家和教律專家。教義部的事務,有時需要徵詢學有專長的專家的意見;這些專家都從各國學術界中選出。此外,委員會的成員還包括檢察官、辯方律師、秘書等。

教義部的一般功能就是保衛整個天主教會有關信仰和倫理的教義。至於它的特殊功能,則大致包括:審查新的理論、檢查書籍、處理相反信仰及傷害和好聖事尊嚴的案件,調查和解決疑問,例如有關法律的問題,牽涉到「信仰特權」,如伯多祿特權、保祿特權等的婚姻個案等。

針對個人的法令只影響有關係的個人,對於其他人等卻沒有約束能力。至於一般性的法令,如有關紀律的指示,則約束所有信徒。這些由委員會所公佈的法令,都有教宗的認可,因此也是宗座權威性的法令。然而這些法令並非不能錯誤的,也不是不可改變的。

 

資料參考自《神學辭典》

 

若望‧亨利‧紐曼樞機將被冊封為聖人

「真正的宗教,是讓你心中有生命。」
真福若望‧亨利‧紐曼樞機

2019年2月12日教宗方濟各接見教廷冊封聖人部部長貝丘樞機時,授權該部門頒布法令,承認兩位新聖人、一位新真福和五位可敬者的聖德。兩位新聖人包括英國的若望‧亨利‧紐曼樞機(John Henry Newman)及印度的聖家修女會創始人-真福曼其迪揚修女(Maria Teresa Chiramel Mankidiyan)。

新聖人中的紐曼樞機,他也是聖斐理伯內利司鐸祈禱會的創始人。紐曼樞機生於1801年,他是英國一位銀行家的兒子,原是英國聖公會信徒,曾擔任聖公會的牧師,並擔任牛津大學教堂的主任牧師。1833年3月,他從英國抵達羅馬,接下來的旅程是他生命中最痛苦煎熬的時刻,1833 年6月16日,身心煎熬的紐曼在船上寫下「慈光引領」這篇禱詞,祈求上主指引。

《慈光引領》
若望‧亨利‧紐曼

黑暗之中,懇求慈光引領,導我前行!
黑夜漫漫,我又遠離家庭,導我前行!
我不求知前路是何情景,
只懇求主一步一步引領。

紐曼樞機發現英國國教唯政府馬首是瞻,一切聽政治擺佈,毫無信仰活力,缺乏宗教的超然和純淨本質,於是和幾位志同道合的青年牧師及學術界人士在牛津大學展開更新國教聖公會的運動,這個運動便成了有名的「牛津運動」。他試著把天主教傳統帶回英國教會中,這運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1845 至1862年間有250位神職人員離開聖公會回到天主教,包括他自己。

為了深入了解聖公會的本源,當時的紐曼牧師專心研究初期教會的歷史和教父學。因這研究,終於使他發現他一向抱有強烈偏見的天主教的本質,以及他所屬的聖公會的來龍去脈。1840 年四旬期,這位重要的聖公會牧師,退隱到一個小鎮,他需要時間及空間過他的祈禱生活並分辨自己的未來,於是他在小鎮探訪病人,教導慕道友,祈禱並齋戒,五年之後,1845年10月8日,紐曼牧師放棄了英國國教聖公會,歸依天主教,並於1846年在羅馬領受了天主教的鐸品,當年他45歲。其後,他在1879年5月15日被教宗良十三世擢升為樞機。1890年,紐曼樞機於伯明翰離世。他生前大力推動基督信徒的合一,被譽為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精神的先驅。

紐曼樞機選擇了聖方濟各·沙雷氏的話「心與心的交談」為其座右銘,這句話為紐曼樞機主教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在天主之下,一位道德與宗教人士以其使命與自由決定自己的命運。

紐曼樞機在陳述自己成為天主教徒信仰歷程的《生命之歌》書中,他說:「世界基本上有兩個存有,這兩個絕對而鮮明的存有是:我與我的創造者。 」在1840年紐曼曾寫下幾行字,或許能幫助我們了解「心與心的交談」這句話,他寫:「那些影響我們的人:他們的話語使我們變得平靜溫和,他們的目光對我們有決定性的影響,他們的行動提升激發我們。」

2010年9月19日,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英國伯明翰的科夫頓公園册封紐曼樞機為真福,他在彌撒講道中說:「紐曼樞機的座右銘『心與心的交談』,幫助人們去領悟他對基督徒蒙召成聖的瞭解,並去體會在人心中那份與天主的心相契合的熱切渴望。這位新真福提醒人們忠於祈禱將會漸漸改變人而肖似天主。」

此外,紐曼樞機也特別重視教育的課題;1873年他撰寫了一本巨作來闡釋他對《大學的理想》。他說,「教育不僅僅是要人專攻某個園地的知識,而是,要給予人一個全面的教育,包括他的人格,他的心靈,他的思想。」他也表示,「受過教育的罪過就在於:它使人安於所看見的東西,忘了自己所看不見的東西以及由此而產生的無知。」

紐曼樞機也重視宗教內的自由主義,他認爲這種思想是我們時代的教會的最大敵人。他總是說,「教會應該繼續履行自己的使命,勇敢地、謙遜地宣講全部的真理、施行聖事、帶領教友。更重要的是,要非常信賴天主,因爲,教會是基督的教會。」紐曼樞機熱愛他的牧靈使命,並有很深的人性觀。他全心投入照顧伯明翰的居民,探訪病人、關心被監禁的人。他逝世後,有成千上萬的人來參加他的,喪葬隊伍大約有半英里長。

「天主創造我去為祂作一些特定的服務,
祂交託一些工作給我而不把它交託別人。
我有我的使命……不管怎樣,
我是天主計劃所需要的,
正如需要我作首席使者的崗位
……
天主並非不為什麼而創造我。
真福若望‧亨利‧紐曼樞機 

紐曼樞機主教的祈禱文

親愛的主,幫助我,
讓我不管走到那裡都能散播祢的芳香。
將我的靈魂注滿祢的精神與生命。
穿透與統攝我全部的存在,
如此的徹底,
好讓我的生命只是祢燦爛光華中的
一束光。透過我發亮發光,
同時將這亮光留駐我身,
好讓我接觸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我
身上,感覺到祢的存在,
讓他們抬頭仰望時,
不再看見我,而只看到祢。
噢!上主。留在我身邊,
如此我將如祢一般發亮發光;
為照耀他人的發亮發光;

噢!上主,這全是祢的光亮,
無一絲來自我的身上。
是祢透過我朝他人發光發亮。
因此讓我以祢最喜愛的方式讚美祢,
此即朝我身邊的人發光發亮。
讓我不須傳道更能傳祢的福音,
無須說話,只要我立下榜樣。
只要我藉由我的作為發散引人的力量,
與引發共鳴的影響,
只要我心中對祢滿溢的愛在他人
眼中是如此的清楚明朗。

更多紐曼樞機資料

2月8日-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紀念日

「我雖身處污泥,但憑著上主的恩寵護佑,我能免遭污染。」
-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

聖若瑟芬‧柏姬達修女【臺新譯:聖瑟芬‧巴吉達】(Josephine Bakhita) 約在1868年出生於蘇丹達福(Darfur)的艾高沙(Olgossa)。年輕時,被人劫持,多次被賣給商人為奴,度過殘酷的奴役生活。之後獲得自由,於威尼斯成為基督徒,並進入嘉諾撒修女會。餘生在意大利威岑撒之斯基歐(Schio)度過,獻身為民眾服務。1947年逝世。

1847 年,姊姊被擄掠。1876年,她被擄,開始為奴隸的生活。第一次被出售,買家為一名奴隸販子,雖然她嘗試逃脫,但最終失敗,其後第二次被出售,買家為奧拜伊德的一名富商。1878 在富商家裏侍候他的兩位女兒。同年經歷第三次被出售,買家為土耳其將軍。1882年隨同將軍家眷從奧拜伊德遷居喀土穆,又經歷第四次被出售、買家為意大利領事嘉禮(Callisto)。

1884年12月,她隨從領事自喀土穆遷到紅海畔的蘇亞建。1885年3月,領事轉讓柏姬達給思定‧米蓋理(Augusto Michieli)及其夫人瑪利亞‧杜莉娜(Maria Turina);自此,她便寄居在這對夫婦家裏,
並跟隨他們定居於威尼斯的治亞尼高(Zianigo)。1886年2月3日,主人誕下女兒愛麗絲‧米蓋理(蜜米娜)(Alice Michieli Mimmina) ,柏姬達專責照顧她。同年6 月,米蓋理從蘇丹回來。9月,杜莉娜夫人帶着蜜米娜和柏姬達重返蘇亞建協助丈夫經營旅館。

1887年6月,夫人帶着蜜米娜和柏姬達返回治亞尼高去,處理那邊的物業。1888年11月29日,柏姬達和小主人蜜米娜入住嘉諾撒修會在威尼斯主辦的慕道班宿舍。1889年11月29日,柏姬達決意留居意大利,並獲意皇的檢察官裁定重享自由,從此脫離奴隸的生涯。

1890年1月9日,領受聖洗、堅振和聖體的入門聖事。1893年12月7日,進入初學院接受培育,渴望成為嘉諾撒修會的修女。1896年12月8日,在韋羅那的修會母院矢發初願。1902年,從威尼斯被調到士基奧座落富士拿洛(Fusinaro)的會院,院長麗達‧博諾多修女(Madre Margherita Borrotto)派她做助理廚師。1907年,升任為正廚師。

1910年,院長任命德蓮法比絲修女為柏姬達口述自傳作代筆人。1915年至1919年大戰期間,座落於士基奧富士拿道的會院充當傷兵醫院,柏姬達除了當廚師和祭衣房的主管之外,也成了醫護助理療理傷兵。1922年,她患了嚴重的肺炎,康復後身體孱弱不堪,加上不良於行,遂被調任作門房。

1927年8月19日,柏姬達在威尼杜(Veneto)‧味蘭諾(Mirano)會院的小堂矢發終身聖願。

1929年9月,她向瑪麗尼娜憶述童年瑣事,並由她代筆輯錄成冊,轉送亟望得知其事的大恩人赤奇尼的子侄。

1930年11月2日至4日,奉總會長瑪麗‧慈寶拉(Maria Cipolla)修女邀請,在威尼斯的聖亞維絲(Sant’ Alvise)會院,接受依達‧珍諾莉尼專訪。1931年 1 月,依達‧珍諾莉尼的期刊《嘉諾撒修女生活》第五年第一集《奇異的故事》的第一篇脫稿,全書於同年 12 月付印。

1935年5月,梁寶德‧班尼迪修女(Madre Leopolda Benetti)從中國返回意大利,為了替傳教區作宣傳,邀約柏姬達修女四出奔走,歷時三年。1937年,被調往專為培育傳教區初學生的維米卡廸(Vimercate)會院當門房。1939年,由於健康問題,她重返士基奧定居,並無固定職務。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由於疾病纏身,她並沒有逃往避難所,而大家相信有她在士基奧,這城絕對不會遭到破壞,事實的確如此。1942年,在一次意外中她跌傷了腿,只能仗賴手杖走路。1943年 12月 8日,慶祝修道生活金禧。1946 年12 月,她患上嚴重肺炎,但在領受傅油聖事後卻康復過來。

1947年 2月 8日,柏姬達修女與世長辭,享年78歲。。

1978年 12月 1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頒發詔書,宣佈若瑟芬柏姬達修女聖德超卓,並列她為天主的忠誠婢女。1992年 5月 17 日,柏姬達榮列真福品。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 10月 1日冊封柏姬達為聖女,也是當代非洲大陸的主保。

聖若瑟芬‧柏姬達,為我等祈!

談說天地 第三季 第3集 曾慶導神父(耶穌會士) (上集)

本集主持人Rodney請來耶穌會士曾慶導神父細說「靈修」是什麼、有何幅度、有多少階段,與及分享教會聖師小德蘭的靈修生活。

更多《談說天地》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