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河北邯鄲(永年)教區主教座堂舉行落成啟用儀式

圖片:信德網

2020年10月6日,中國河北邯鄲(永年)教區主教座堂舉行落成啟用儀式。邯鄲教區主教座堂自2016年開始建設,歷時4年多,終於完工啟用。今後,主教座堂周邊的教友們將可以在這一宏偉現代的教堂內參與主日彌撒。

當天上午10時,主教座堂落成感恩祭隆重舉行,由邯鄲教區孫繼根助理主教主禮,24位神父共祭,20 多位修女及800多位教友參禮。彌撒後,邯鄲教區秘書長周慶剛神父主持了主教座堂啟用儀式。

孫繼根主教在啟用儀式上,回顧了邯鄲教區主教府及主教座堂的建設歷史和過程。主教表示,自1980年邯鄲教區正式確立以來,一直沒有主教座堂。如今,邯鄲教區終於有了主教座堂,這不但是天主特別的眷顧,也離不開所有神長教友及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

最後,孫主教代表教區對大家致以感謝,並希望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以耶穌基督為榜樣,活出信仰的美好,樹立教會的良好形象,為信仰作生活的見證。

據悉,因現在仍處於疫情常態化防控時期,主教座堂的祝聖時間還要視情況而定。在條件允許的時候 ,再舉行祝聖典禮。主教座堂之外的其他附屬建設仍在陸續裝修當中。

來源:信德網

中國福建省閩東(福寧)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辭職

各位敬愛的主內兄弟姊妹們:

願天主的恩寵充滿你們的心靈!

各位敬愛的主內兄弟姊妹們:現在我先給你們說句「對不起」,今晚要多佔你們一點點時間,與你們分享近期內所發的一些事情與本人的一些立場;但這些事情與立場跟你們可能也有一點點間接關係:就是有關中國教會或直接說就是我們教區的狀況,這可能是新時代標記,教會的新篇章;在這樣多采多姿的歷史時刻,需要有大才、大智、大德與大學問識時務的俊傑,才能跟上時代或與時代同步伐甚至趕到時代的前頭領導時代。本人天性愚蠢、頭腦陳舊又不通,出生西隱窮村的看牛仔,無才、無德、無智、無能、無學問:面對這變化快速的時代,眼花撩亂,頭暈目眩。但感謝天主賜給一點自知之明,明白自己被已時代甩了一大段,自己跟不上時代但不要拖時代的後腿,成為時代進步的障礙。因此,自己八正一點,就退避三舍—自行離職,並且此離職的決定以於上個月呈稟聖座。

因此,現在決定:

1.自明天開始就不再參加所有的公開活動,今晚是最後一台公開彌撒;明天開始只舉行私人彌撒(就是沒有教友參與的)每位教友可以就近領受聖事參與彌撒;去年聖母升天瞻禮本人也已經在這裏講過,不論簽字與不簽字的神父所施行的聖事都是合法的。

2.退出教區管理組織,專務念經,除了個人良心問題,需要辦告解以外,其他事務一律向所屬本堂神父或直接到寧德向詹思祿主教請示。

3.有關彌撒獻儀的去向與用途,自去年以來,就有很多人來詢問;本人現在可以明確告訴大家:所收的彌撒獻儀一分一釐都須上交教區(這是我們教區三四十年來的慣例與規定),統一由詹主教以及詹主教所領導的神長們管理監督;本人已退出這監督機構,無能力也無資格再進行監督;你們也沒必要將你彌撒獻儀轉交到我這裏,從明天開始我這裏就拒收彌撒獻儀,教友們所有彌撒獻儀可就近交給本堂神父或其他可靠的人。

4.教友們要牢牢記住,你們信的是天主的教,不是人的教;人會變,天主不會變。

最後叮囑:不論在什麼情況下,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產生了什麼就變化,你們都不要忘記天主丶不要對天主的誡命忽略丶不要讓完整的信德受到損害、不要放鬆救靈魂的大事。

現在本人就要離職了,請求大家寬恕我的軟弱無能,特別是在職期間給大家造成的冒犯!願慈愛的天主天天跟你們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

你們不稱職看牛仔郭希錦味增爵

2020年10月4日星期日晚

郭希錦主教簡介:

1958年12月20日出生於福安市溪潭鎮西隱村。自幼領洗入教,聖名:味增爵。

1975年於留洋在徐忍成神父手下初領聖體;

1978年,在西隱由葉而適神父手中領受堅振聖事;

1980年1月1日,入教區文藻神哲學院學習;

1984年元月26日,由甘肅天水教區李新生主教手中領受鐸品。晉鐸後與朱如慈神父共同負責修院工作,並為修生授課;

1985年開始協助主教處理教區事務;

1988年,擔任文藻神哲學院院長;

1990年首度被捕,1992年釋放。獲釋後開始編寫“仁愛聖心小姐妹會”會規,並全面負責籌備成立修會工作;

1993年兼任中國大陸主教團秘書,協助魏景義秘書長的工作。不久後再次被捕,1994年釋放;

1994年秋,帶領福寧教區和溫州教區修生到陝西師範大學學習;

1996年,第三次被捕,數月後獲得釋放;

1999年溫州主教及司鐸全部被捕,教友成為無牧之羊,郭希錦神父兼任溫州教區署理,為時短暫;

2005年9月,被選為福寧教區秘書長並繼續兼任修院院長與參議員;

2008年12月28日由黃守誠主教祝聖為福寧教區助理主教,並獲得教宗本篤十六世委任;

2016年7月30日,黃守誠主教去世。根據教會法,郭希錦助理自動升任福寧教區正權主教。

臨時協議簽署後,詹思祿副主席成為合法正權主教,郭主教被降格為輔理主教。

相關報導:

【天亞社】閩東輔理主教郭希錦辭職,觀察家:與羅馬指示不一致有關

關於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緣由及動向

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18年9月22日簽署了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協議在一個月後正式生效,因此將於今年10月22日到期。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為此發表文章,談論這個受到媒體關注的問題。他强調,這項協議在考慮予以最後敲定或作出其它決定之前,預計試行兩年。

托爾涅利表示,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最近解釋說:「有意建議中國當局考慮延期,繼續以臨時的形式采用這項協議,就如近兩年所行的那樣,需要進一步檢驗協議為在中國的教會的益處。」帕羅林樞機指出:「儘管最近10個月以來的疫情加重了緩慢和困難的進程,在我看來,則標示了一個值得繼續的方向,然後我們拭目以待。」

聖座與中國政府於2018年9月22日發表首項聯合聲明後,便清楚説明協議的内容並非直接涉及聖座與中國的邦交、中國天主教會的法律身份,以及聖職人員與國家當局的關係。《臨時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的程序:這對於教會生活,以及中國天主教會的牧人與羅馬主教和世界主教的共融,是基本的問題。

因此,《臨時協議》的目的絕不是純粹外交性的,更不是政治性的,而向來純屬牧靈性質。換言之,它的目的是讓天主教信徒所擁有的主教應是與伯多祿繼承人完全共融,同時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的牧人。

教宗方濟各在《臨時協議》簽署後,立即於2018年9月發表《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提到數十年來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内部留下的「創傷和分裂」,這尤其集中在「作為教會純正信仰的守護者和共融的保證者主教們身上」(3號)。政治機構在天主教會團體内部生活的介入造成所謂「地下」團體的現象,這些團體設法避開政府宗教政策的控制。

教宗方濟各清楚意識到,由於「軟弱及錯誤」,甚至「不當的外在壓力」給教會共融造成傷害,在他的前任們開啓並向前推進的漫長談判的歲月之後,他恢復了與未經教宗授權而祝聖的中國主教們的圓滿共融。這是一項經過思索、祈禱和審視了每個人的個別情況後,作出的決定。教宗闡明。《臨時協議》的唯一目的乃是 「支援和推動在中國的福音傳播及重建教會圓滿與有形可見的共融」(同上,3號)。

臨時協議簽署後的最初兩年,在羅馬的同意下促成了新的主教任命,而一些主教也得到北京政府的正式認可。即使疫情的緣故在最近幾個月使雙方的接觸處於凍結狀態,所取得的成果雖然有限,卻是積極的,它提示我們繼續在今後一段時間實行這項協議。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按此閱讀更多相關資訊

聖座國務卿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轉載自天亞社‧香港訊】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中梵協議有機會延長兩年。然而,中國教會續簽協議行動意見不一。

帕羅林樞機2020年9月14日對傳媒表示,他認為北京會想延長協議,他自己亦希望如此。

據《路透社》2020年9月15日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若中方也同意延長協議效期,這會按照先前協議的原樣繼續實施,又認為中方對此不會有異議。該消息人士認為,參與協議事宜的教廷官員提議延長效期,教宗方濟各已批准將該份主教任命協議延長兩年,「我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將協議再延長兩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十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梵就續簽臨時性協議進行磋商事宜時,他回應說,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近兩年來得到順利實施。

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中梵關係改善令人擔心促使台梵斷交。教會媒體《America Magazine》在9月15日報道,教廷希望在華設常設代表處,而且可望促成帕羅林樞機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報道指,他們雙方會面將是為中梵建立外交關係鋪路,但大陸當局的前提是教廷必須與台灣斷交。對此教廷消息來源表示,「這些問題尚未在目前的雙邊談判中被觸及」。

據《中央社》報道,台灣外交部於同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歐江安表示,台灣已注意到帕羅林樞機的相關談話,將密切觀察教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而台灣與教廷也有保持密切聯繫,且溝通管道相當暢通。

歐江安又說,有接獲教廷再三保證,跟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屬教務性質,不涉及邦交,請台灣毋須擔心。

中國教會受協議影響深遠,信眾對協議續簽意見不一

華北地下教會保祿神父對帕羅林樞機的回應表示不滿,認為他根本不了解大陸教會的真實狀況,也沒有面對現實,令人遺憾。

他指出:「帕羅林樞機說教廷簽署協定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教會生活正常化,但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大陸教會生活一天都沒有正常化過,不是被壓迫,就是被管制,連反對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並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加惡劣,對教會的打擊越來越嚴重,我都不知道樞機所說的正常化是什麼。」

保祿神父表示自從2018年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的這兩年時間,他所處的教堂不僅幾次被政府威脅要封禁,連孩子都不能進教堂,更不用說瞻禮時舉辦慶典活動,一切教會活動都被當地政府管控,牧靈工作苦不堪言。

他說:「如果如樞機所言,這個協議是一個實驗性的,那麼地下教會就是那實驗品。這兩年內被打擊最大的就是地下教會,即使有些教區的地下主教公開,但地下團體依然是中共打擊的目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想要尋求和平的協議,而是做成更多災難的協議。」

安徽公開教會團體教友李達旦對簽署協議表示看不懂,兩年過去了沒有看到這份協議的益處在哪裡。「如果說兩年前沒有看清中共政府的真面目,所以簽署,這還說得過去,但這兩年間發生種種針對教會的迫害,教廷還沒看到嗎?」

他續說:「即使沒有人從大陸向教廷傳遞消息,但國際新聞也有關注吧,他們也沒看到嗎?河南被破壞掉了,今年我們安徽省又開始拆十字架,難道這就是協議所要求的嗎?」

李達旦對教廷的表現頗為失望,他認為教廷應該是維護教友和教會的利益,但沒想到這協議卻是為當局助威。「清末時期,清政府和義和團迫害教會的時候,西方國家都知道為教會討個公道,如今梵蒂岡作為教會最高機構,卻不敢對中共有半點聲討,感覺天主都睡覺了。」

李達旦對帕羅林樞機所說的協議,能夠使中國教會與聖座和教宗保持聯繫表示懷疑,他說如果真的能夠保持聯繫,教廷就不會裝糊塗,「明明大陸教會被中共迫害,他們卻視若罔聞,連個譴責的態度都沒有」。

據悉,李達旦所在的宿州天主堂十字架已經被當局強拆。

不過也有教友贊成續簽協議,山東濟南教區劉瑪利亞就表示歡迎。她認為不要太急於給協議下定義,既然教宗簽署了,就代表了這是天主的意思,作為教友只要服從就好。

她說:「既然樞機都說這個協議是實驗性的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要給雙方時間,要看最後的結果,不要被眼前一時的變化而蒙蔽眼睛。暫時的困難是有的,但這並不表示永遠都這樣。」

對於大陸政府對教會的壓迫,劉瑪利亞表示這或許是為了更好執行協議而做的暫時舉動,「政府對地下教會的打擊其實能夠理解,就是要讓他們歸到咱們(地上)教會來,哪有在中國還不聽政府的教會?地下的神父到處亂跑,一點也不受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家有家規,國有國法。」

劉瑪利亞對協議的續簽持樂觀態度,她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服從國家的管理,聽從教宗的教誨,就不會亂了。

來源: 天亞社中文網

中國山西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公開就職

圖片:中國天主教網頁

據天亞社(香港訊)報導,中國山西省朔州教區馬存國主教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公開就職。年僅四十九歲的馬主教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訂後,第五位得到中國政府認可而公開就職的地下主教。

就職禮儀在朔州教區主教座堂舉行,由同省的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省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太原教區孟寧友主教主持,中國主教團副秘書長楊宇神父宣讀主教團批准書,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運城教區武俊維主教,和省兩會(愛國會及教務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長治教區丁令斌主教參禮。當天連同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代表、省天主教「兩會」和省內其他教區代表,以及朔州教區教職人員、教友,一共約有100多人出席。

馬存國在就職儀式上莊嚴宣誓,將帶領教區神長教友,遵守國家憲法,維護祖國統一與社會和諧,愛國愛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典禮最後,由馬存國主教主祭彌撒。

被問到有否向教廷匯報就職禮事宜,馬主教對天亞社說,因為還在疫情期間,具體事情他不清楚。他又說,就職禮的日子和禮儀,也是由省兩會決定的,然後報到一會一團。

就職禮低調完成,由意媒率先報道。雖然就職禮於九日舉行,但直至十三日才由意大利媒體《La Stampa》旗下專門報道教會新聞的《Vatican Insider》首次披露有關消息。

馬主教曾在二零一五年三月接受該報的記者詹尼‧瓦倫特(Gianni Valente)訪問,強調對中梵交談「寄予厚望」,認為「與政府對話還有助推動教會合一」。

圖片:信德網

馬主教在二零零四年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十六年後由「地下」轉為「公開」,馬主教坦言沒有什麼看法,「沒有感覺有啥變化,一樣的」。至於為何要公開,他只說:「不公開有些工作不好做。」

一九七一年出生,畢業於山西天主教神哲學院,九六年晉鐸。在他晉鐸八年後,就以三十三歲之齡,獲祝聖為朔州教區年青的助理主教。直至二零零七年,他的前任雒雋主教於三月安息主懷,馬主教自動繼承朔州正權主教一職。

按此閱讀更多內容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天亞社:聖座新聞室澄清暫時沒有教宗訪問中國的行程

CNS/Paul Haring:攝於2017年3月22日教宗公開接見活動。

據《天亞社中文網》報導,意大利政論雜誌《真相》(La Verita)近日披露,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正著手安排教宗訪問中國,首站是武漢,之後將轉往北京等城市訪問。

該新聞一出,引起多個媒體轉載,及多方關注和迴響。

然而,聖座新聞室四月廿一日向天亞社澄清,該辦公室主任布魯尼(Matteo Bruni)指出,該意大利媒體首先提到的是假設性旅程,沒有任何實質內容。

他續說,即使有任何已安排的旅程,都鑑於全球的突發疫情而被推遲,目前還沒有要到任何國家訪問的新行程。

另外,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亦於四月二十日晚間做出回應,表示台灣駐教廷大使館就有關媒體報道向教廷了解,以及透過相關管道查詢的結果,指這是一則未經過查證的傳言和小道消息,因此外交部不會評論。

歐江安續說:「目前台灣與教廷的關係良好,雙方的合作沒有改變,將持續推動改善中國的宗教自由,使中國的天主教徒能早日享有自由,實現正常的宗教生活。」

按此閱讀更多

來源:天亞社中文網

《鹽與光》加拿大電視頻道4月19日起播放中文主日彌撒

疫症下的一份平安…

生活中的一份支持…

信仰上的一份盼望…

主基督是我們的希望!

鹽與光和您在家中與主相遇。

由2020年4月19日(救主慈悲主日)起,逢星期日,鹽與光天主教電視頻道將會播放「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中文主日彌撒」。我們會安排在電視播放直至加拿大取消緊急狀態令。在此,特別鳴謝天主教香港教區及香港教區視聽中心的錄製及提供。

《鹽與光》現在正提供電視免費收看服務至2020年6月30日
之後請按此向您的電視網絡供應商訂閱《鹽與光》頻道繼續收看

收看詳情如下:

時間: 下午1時30分 (東岸) / 上午10時30分 (西岸)

頻道: ROGERS 240 / BELL 654 / TELUS 873 

 

此外,您也可以在網上隨時收看:
點擊收看網上彌撒

請大家繼續為疫情早日消除祈禱,

也為前線的醫護人員及感染疫症的人們祈禱。
沒有您的慷慨捐助,不能成就《鹽與光天主教媒體》的福傳工作。
歡迎您的網上捐款: 一按入立刻捐款
謝謝您!

中梵外長70年來首次會晤

圖片:梵蒂岡新聞網

據梵蒂岡新聞網報導,2020年2月14日,在德國慕尼黑安全會議間隙,聖座國務院與各國關係部門秘書長加拉格爾總主教(Archbishop Paul Richard Gallagher)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了會談。這是70年來未有過的一次官方會晤。

聖座國務院發表公告稱:「會談是在親切的氣氛中進行的,回顧了雙方往來隨著時間取得的積極進展。會談中尤其強調了2018年9月22日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的重要性,同時重申繼續進行雙邊機構對話的願望,以此促進天主教會的生活和中國人民的福祉。此外,為戰勝冠狀病毒疫情正在進行的努力,以及對受災人民的聲援受到了讚賞。」

最後,雙方祝願「加強國際合作,好在世界上促進文明相處與和平,且就跨文化對話和人權問題交換了看法」。

關於冠狀病毒疫情,教宗方濟各在2月12日的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表達了他的關懷,呼籲在場信衆為遭受如此殘忍疾病折磨的中國弟兄姐妹祈禱。願儘快找到治癒的方法。

此外,據天主教信德網報導,加拉加格爾總主教表示,在中方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我代表教宗方濟各和國務卿轉達教廷對中方的敬意和支持,相信中方有智慧和勇氣早日戰勝疫情。教宗方濟各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十分重要,有利於促進天主教徒和中國人民的福祉,惠及世界和平。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首先對加拉格爾總主教轉達教廷的慰問表示感謝。王毅表示,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需要國際社會攜手應對。當前疫情已得到有效管控。中國是有著5000年文明的大國,歷史上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考驗,這場疫情同樣阻止不了我們實現民族復興的步伐。相信梵方會發揮建設性作用,推動國際社會以客觀、理性、科學態度,支持和配合中方抗擊疫情的努力,共同維護世界衛生安全。

王毅說,方濟各教宗多次公開表達對中國的熱愛和祝福。今天是中梵外長首次舉行會晤,這是一段時間以來中梵交往的繼續,也將為今後雙方的往來開啟更大的空間。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是富有開創性的實踐,取得了積極成果。中方願與梵方進一步增進理解,積累互信,使雙方積極互動的勢頭不斷向前發展。

雙方在會見中還一致認為,應著眼大局,共同推動不同文明互尊互鑑,共創和平世界。

山西當局要求太原教區拆除洞兒溝七苦山聖母朝聖地部分建築

據天亞社報導,中國山西當局要求太原教區拆除洞兒溝七苦山聖母朝聖地部分建築。在2019年9月15日,朝聖地主保瞻禮當天更封路,試圖妨礙教友前往參與禮儀,但仍無阻過萬教友出席。

太原教區每年都會慶祝痛苦聖母紀念,吸引數以千計的教友出席在七苦山聖母朝聖地的主保瞻禮,今年更因傳出拆卸山上部分建築物的消息,激發逾萬人參禮,人數為歷年最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表示,政府以「非法佔地」為理由,8月26日通知教區孟寧友主教,要求教區5天內拆除朝聖地的建築物「上天之門」。消息人士續說,孟主教一直為此事和有關部門溝通,爭取保留有關建築物,據悉會在10月1日後再作決定。

此外,為保衛「上天之門」,包括長者及兒童,約有一百名教友在9月11日冒著狂風暴雨,從山腳一直跪爬上山,到達朝聖地大殿內祈禱。消息人士表示,他們前些日子就大肆宣揚,要爬行祈禱上山朝聖,意思就是要克苦補贖,希望上天之門不用被拆。

這並非當局首次強拆七苦山的建築物,去年山頂廣場十二宗徒塑像、上山前的銅蛇像和十字架已遭拆除。

位於太原市以南三十公里處的洞兒溝堂建於十九世紀,是山西天主教最古老的堂區之一,當地全村近一千三百人,全是天主教徒。七苦山則位於洞兒溝,山上有七苦聖母堂,也是著名的朝聖地,每年吸引成千上萬的人前來朝聖。上山朝聖的路上原有苦路、聖人像,以及天使像,但部分已被拆除。臨近山頂時會見到「上天之門」,門上原安放聖像的壁龕也已被封敝,而門的後方就是中西合璧的祭壇和主殿。

報導全文及圖片:天亞社

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

CNS photo/Reuters

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大陸的主教們請求聖座就必須提交民事登記申請時所應採取的態度做出具體的指示。就這一點,眾所周知,許多牧人都深感困惑,因為這一登記方式—按照宗教活動的新規定是必需的,否則就不能從事牧靈活動—幾乎總是要簽署一份文件,聲明接受中國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儘管中國當局承諾也會尊重天主教教義。

中國現實的複雜性,加之在整個國家似乎不存在規範宗教事務的統一實施常規,也就特別難以對這一問題發表意見。一方面,聖座無意強迫任何人的良心。另一方面,考慮到秘密狀態的經驗並非教會生活的常規,且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時,牧人和信友們才會這樣做(參見《教宗本篤十六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8,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為此,聖座繼續要求神職人員的民事登記應保證尊重所涉及人員的良心及他們深刻的公教信念。事實上,只有這樣,才能既有助於教會的合一,也有助於天主教徒為中國社會的益處做貢獻。

至於評估在登記時必須簽署可能要作的聲明:

首先,有必要記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正式聲明保護宗教自由(第36條)。其二,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的臨時協議承認伯多祿繼承人的特殊作用,從邏輯上講,也就讓聖座認為並解讀,在中國的天主教會的「獨立」不是絕對意義上的獨立—也就是說同教宗和普世教會分離,而僅相對於政治領域而言,就像世界各地教宗和一個地方教會之間的關係或者各地方教會之間關係中所發生的一樣。

此外,申明在公教身份中不能有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分離,並不意味著使一個地方教會成為其生活並開展活動的社會和文化中的一個異物。

其三,體現了雙方穩固對話特點的中國與聖座目前關係的背景,與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愛國組織剛產生時是不同的。

其四,再加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多年來,許多未經教宗任命而被祝聖的主教們請求並獲得了與伯多祿繼承人的修和。

由此,所有的中國主教今天都與宗座共融,他們渴望與全世界的天主教主教們更加一體化。

在這些事實面前,期待每個人都有一個新的態度是合理的,包括在處理有關教會生活的實際問題時也是如此。就聖座而言,將繼續就主教和司鐸的民事登記問題同中國當局對話,以找到一個不僅尊重中國法律且尊重天主教教義的登記程式。

同時,鑒於上述情況,如果一位主教或司鐸決定進行民事登記,但登記的聲明文本似乎不尊重天主教信仰時,他在簽字時以書面的形式說明,他這樣做,沒有缺少對天主教教義原則所應有的忠誠。如果無法以書面形式作出這一說明,申請人也可以只在口頭上表達,如果可能的話在一位證人的見證下表達。總之,建議申請人隨後向自己的教區教長書面證明其登記的意向。事實上,始終應將這樣做的唯一目的理解為旨在促進教區團體的益處,及其在合一精神內的成長、適應中國社會新需求的福傳、負責任地管理教會財產。

同時,聖座理解並尊重那些在良心上決定不能在現有條件下登記的人的選擇。聖座與他們同在;求上主幫助他們保持與手足兄弟們在信仰內的共融,包括在他們每個人將要面臨的考驗前也要這樣做。

就主教而言:

「要尊重司鐸、公開地展示自己對司鐸的尊重,表現出對他們的信任,如果他們堪當的話,要讚揚他們;尊重他們的權力並使他們的權力得到尊重、保護他們免遭毫無根據的批評;及時地解決爭端以免延續的焦慮不安令手足間的愛德蒙羞、損害牧靈使命」(主教牧職指南《宗徒的繼承人》77,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

此外,重要的是教友們不但要理解上面所描述情況的複雜性,而且也要以寬闊的胸懷接受他們的牧人們所做出的痛苦決定,無論是什麼樣的決定。地方天主教團體要以信德精神、祈禱和愛陪伴牧人們,同時不要評判他人的選擇、保持合一的紐帶、用慈悲善待所有人。

總之,在等待雙方按照協定通過坦誠及建設性對話達成更加尊重天主教教義以及所涉及人士良心的神職人員民事登記方式時,聖座要求不要對「非官方」天主教團體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經不幸發生的那樣。

最後,聖座相信,所有人都能將這一牧靈指示視為一個工具,幫助那些要做出艱難抉擇的人本著信仰與合一的精神來完成這一選擇。在中國天主教會所經歷的這段既充滿了許多希望但也持續不斷地出現很多困難的歷程中,所有人—聖座、主教、司鐸、修會會士、修女和平信徒—蒙召耐心地、謙遜地辨別天主的聖意。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耶穌聖心瞻禮

自梵蒂岡

來源: 梵蒂岡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