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追思亡者彌撒」講道全文

截圖自聖安德肋堂Facebook直播

2021年6月4日,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香港、九龍及新界一共7所聖堂包括聖十字架堂、聖文德堂、聖方濟各堂、聖安德肋堂、天主教贖世主堂、聖本篤堂、葛達二聖堂,舉行「追思亡者彌撒」,為亡者祈禱。彌撒是按天主教香港教區指引進行,參加的人數只可佔聖堂容納人數的3成,因此有個別堂區安排了網上直播。

在聖安德肋堂舉行的「追思亡者彌撒」由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主禮,以下是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專頁的講道全文:

截圖自聖安德肋堂Facebook直播

「我們不遺忘,我們不失望」

從1989到2021已是32年,我那年57歲,一位年輕的老人;而今年57歲、60歲的年輕老人,那年還只是二十多歲的青年,我想他們對那年5月35日發生的事會有一個深刻的,回憶;但今年二十多歲的青年祇能聽別人講述那即將被歷史冲淡的往事。

今晚90、60和30歲以下的兄弟姊妹卻共聚在這裡參與這台彌撒聖祭,因為我們屬於同一個家庭、香港人的家庭、香港天主教教友的家庭,亦是中國人民的大家庭,人類的大家庭。

明天的報紙不知會怎樣定位我們今晚的聚會,為我們這是一台追思彌撒。

先讓我們再温習一下什麼是追思彌撒。我們天主教徒相信,人死亡時他的一生就決定性地受審判,我們希望大家都會被邀請進入天庭永享榮福,但也不能排除有一些自我排除的人會喪失那福份。就算合格升天堂的,也可能還需要經歷一個淨煉的過程,這是我們天主教的信仰。過去犯了的罪已因痛悔而被寬恕了,但還可能留下一些污點、缺陷未有澈底地用善功彌補,死後要在痛苦的期待中淨化了,才能進入真福。在這淨化的過程中,他們能得到整個教會的幫助,因為教會是一個奧體,我們共享這奧體的財富,我們可以奉獻我們的祈禱和善功,而從這奧體的財富汲取恩寵,這些恩寵可幫助淨煉中的兄弟姊妹完成這痛苦的淨煉過程。

祈禱和善功的功能是不受時間限制的,我們深信那些兄弟姊妹早已在天堂,但我們今天的奉獻和祈禱能在他們需要的那刻已幫助了他們,這樣的幫助當然不限於領了洗的教友,因為善良的人都是天主的子民。

我們奉獻這追思彌撒是為追念32年前在天安門廣場及附近的街巷為我們的民主、我們的自由犠牲了他們生命的兄弟姊妹。他們那時要求的是一個廉潔的政府(反貪污、反官倒),他們希望的是一個真正強盛的祖國,但可惜,他們卻要帶着暴徒的烙印離開人間。

他們的犠牲是為了我們,我們擁抱他們未見成功的希望:就是一個正義和平的社會,一個受人民尊重的政權,一個受世界尊重的我們的強大祖國。

有人會說:烈士們已在天堂了;追念也追念了32年了,夠了吧!不,我們太敬愛愛國的烈士,我們太愛我們的祖國,我們的希望不死。

這星期在彌撒中我們讀了《多俾亞傳》。多俾亞在充軍之地知道有同胞被殺而屍體被拋在市場上,他立刻把他們抬回家,太陽西落後把他們安葬,雖然他知道這樣做是冒生命的危險,鄰居也譏諷他:為尊敬死者的肉軀把活人的生命作賭注,值得嗎?但多俾亞不忍心讓那屍體作野狗的糧食;同樣地,我們不能讓烈士們的名字永遠蒙羞。

文化大革命也得到一個評估,1981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將文革定性為「領導者錯誤發動⋯⋯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毛澤東「應為這一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主要責任」。

那麼,為六四做一個公道的評估不是更容易嗎?

32年還不聽人民的聲音,豈不使人害怕?有權者還相信:為「顧全大局」政權可以殘殺手無寸鐵、熱愛祖國的青年?那末六四慘劇不是漸漸遠離我們,而是漸漸又會再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拒絕悲觀,我們不會失望。在追思亡者時,我們的祈禱也是求上主帶領執政者走上正義和平的道路。

願進教之佑聖母瑪利亞、諸聖宗徒及中華殉道聖人,將我們的祈禱送到天主台前。

收看:

陳日君樞機: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鹽與光傳媒訊】2021年2月11日,是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晉鐸六十週年紀念。讓我們一起為陳樞機的神形康泰恭唸一篇天主經、為他的祈禱意向恭唸一篇聖母經、為他的牧職生活恭唸一篇聖三光榮經。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大聖若瑟,為我等祈!
聖若望鮑思高,為我等祈!

以下分享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60年,真的已經60年。

有些事,當時間相距越遠,對它們的回憶卻會變得越近、越清晰。每年總數算自己升神父已經幾多年,到今年,已60年。60年確實不簡單,你想想,一年365天,有時一天會主持三、四台彌撒,計下來,60年開了多少台?

翻開自己升神父的相片,當中我看到畢少懷會長,但卻沒有我的父母親。升神父,當然父母會最開心,但我覺得,與畢會長有深厚關係的爸爸媽媽早已能感受到這份喜悅,縱然他們不能親到現場。

我做神父的聖召主要來自父親,我常開玩笑說,其實應該是他有聖召。於別人眼中,好像是他硬要我去當神父,但事實並非如此,爸爸是一個很開放、樂觀的人,絕不會勉強任何人,而且他為人也很和善,所以我的聖召雖然是由他培養,但從來沒有任何壓力。

爸爸自己本想當神父,但傳教士認為他的聖召也許是走婚姻之路,建議他應栽培兒子。他結婚後生了五個女兒才有我這個男孩子,他想我當神父,並用上絕妙的方法,就是帶我去望彌撒;而我也覺得望彌撒很開心,完全不覺沉悶。星期日爸爸會帶我到不同的聖堂參與五台彌撒,每一台也多姿多采,其間我更會與他去吃特別的早餐,這些回憶讓我難忘。

父親栽培了我這個聖召,但更重要的影響,是他的犧牲。他本來是一個很活躍、樂觀的人,喜歡做很多事,有很多朋友,但後來因中風致半身不遂,被逼困在家中,很淒涼。爸爸突然半身癱瘓是緣於中日戰爭——因為打仗,他失業,而失業令到他血壓飆高,繼而中風。

那時候,家中經濟困難,窮得很,幸好舅父讓出地方收留我們。當時爸爸只能每天坐在沙發上,不能出家門半步。身處如此境況,許多人會覺得很失望;但他沒有,還時常讀聖書、祈禱。我讀初中一時整天出去玩,不在家,不讀書,爸爸一直擔心我會變壞。當父親知道我進了備修院後,他很高興,一方面是因為母親送我進備修院後,把看到的情況告訴他,讓他安心;另外由於父親不能到備修院探望,長上特別批准我每個月回家(因為當時備修院很嚴格,不可以隨時回家),令他很欣慰,很放心。

爸爸更曾有機會到我上海的備修院參觀,那裡是個大本營,包括備修院、初學院和神學院,當天他見到畢會長在大瞻禮上唱彌撒,吃飯時他也被安排坐在會長旁邊;其間又觀看我們「鬥波」。那間大屋曾是他老闆的,父親以前好像是他們公司球隊的經理人,我四歲那年,便曾在那裡拍那球隊的全體照片。那天重回舊地,相信是他人生裡其中一段最開心的時光。當天以後一、兩年,他去世了,但我知道爸爸是帶著安慰離開,因為他親眼看到兒子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加入了一個非常好的團體。

對於我的聖召,母親也起著重要的影響,就是她親自送我到畢會長那裡。她後來更看到會長對我父親的好(當天爸爸到了備修院門口,畢會長就著幾位修士扛起爸爸坐著的椅子送他到小堂、餐廳、操場),又看到我變得生性——尤其是在爸爸過世之後我從備修院寫給媽媽的那封信,讓她很感動、很安慰。

其實在人的角度看,母親的晚年也很淒涼,她患上肺病,不斷嘔血,幸好姐姐、姐夫非常照顧她,否則我也不忍心離開他們去修道。她雖是病人,卻也常懷着樂觀心情幻想自己康復的一天,後來她去到澳門,因為我還有一年便畢業,媽媽認為自己可以等到兒子畢業那天,但其實她當時已經「皮包骨」(瘦骨嶙峋)。我的長上曾經問她:「安排日君回來與你見面好嗎?」但為了不妨礙我的學習,她堅持不要:「不要叫他回來,我會等他。」但最後,母親於我畢業前離世。

那時的神貧精神與今天的有很大分別,我在意大利讀書的九年裡,未曾回過香港。但我相信,鮑思高神父已經報答了爸爸媽媽,儘管我於都靈升神父的時候他們不能到現場,但爸爸必定在天堂上看到一切,而媽媽也能看到我寄給她升神父的相片。回想起來,母親實在大膽,居然要我寄相片回中國給她,我當時想:若給政府看到,也太危險了吧。但媽媽堅持要我寄相片。

再談我與畢會長的關係,我同班的同學並沒有我的福份,為什麼?以前很多禮儀也是由會長負責,譬如我們進初學時穿會衣,是由會長替我們穿的,但當年因為有新主教,所以會長將此任務讓給主教。到發聖願之時,本應也由會長主持,但當時畢會長因去意大利開大會,未能參與,後來他更去了菲律賓,我以為再沒有機會讓他參加自己晉鐸的禮儀,很遺憾。

豈料在我升神父之日,畢會長剛巧在意大利度假,很感恩他能到來見證我升神父,陪著我主持第一台彌撒。於這台彌撒,其他人會親吻新鐸的手,他身為會長,也跪下親吻我的手,讓我感動。我真有福,因為自己主持的第一台彌撒,畢會長正在那裡,其他同班同學卻沒有如此福份,故他們看到當天的相片也很羡慕。

我時常想,為什麼我不多記得在天上的人?爸爸媽媽、以前的長上,他們都在那裡,天天在那裡;我們開彌撒的時候,他們也在周圍,所以,其實每一天也是大瞻禮。

晉鐸60周年這日子讓我記得,天主在我一生中給予很多恩寵:爸爸媽媽、畢會長及初學師這些最偉大的人,他們都是大聖人;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但這四個是最基本的,因為他們幫我打好基礎。初學師及畢會長說的道理很結實,充滿人情的味道但同時很堅強,令我有能力在那基礎上學得更多,甚至可能比他們更多;但那牢不可破的基礎才是最重要,因為於快速的時代變化之下,很容易令思想混亂;而當時到外國讀書,其實也有危險,因為很多人就是學習了那些混亂的思想,所以我要多謝這兩位老師,為我打好基礎,當再吸收其他思想學問時自己也會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懂得去選擇。

到今天,這些基礎仍讓我有信心走以後的每一步,儘管自己未成聖人,但我知道,我學的道理是正確的,所以在這60年,我就是靠着這四位聖人的幫助,沒有行錯路。

陳日君樞機

 

以下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小日君與父母

陳爸爸(後排最左)與公司球隊團體照,
右邊是四歲的日君誤入(抱歉相片質素較朦)

會長畢少懷神父(中)專程到都靈參與晉鐸禮

陳日君樞機聖誕訊息分享:「聖誕真光」

各位兄弟姊妹,耶穌聖誕,我們當然說祝大家聖誕快樂。不過這陣子,很多人都不敢說快樂,因為好像很難找到快樂。不過快樂有很多不同種類,有時是很興奮的快樂,但有時沒有興奮也有快樂,即是平安,最重要是平安。耶穌誕生時,天神也有說天主給大家有平安。

耶穌帶來平安,是帶來我們人最需要的,因為人有時都未必追求好多真理,怎麼說,很高的享受也未必需要,但心裡面的平安是很需要的,耶穌就是帶來這份平安。

這幾天很冷,是嗎?耶穌帶來溫暖。有時我們人生都幾黑暗,耶穌就是帶來光明。我們其實不知道耶穌是不是十二月廿五日誕生,這日子也是跟太陽有關。以前外國人崇拜太陽,教友看到就說你們崇拜太陽,我們才是真的太陽,耶穌真的是東方旭日。耶穌帶來太陽的光、太陽的溫暖,這其實是人類最渴望的,尤其是現在這個疫症來到全個世界,好像越來越厲害,使人感到很渺茫,人很軟弱的。我們的社會忽然變得我們不認識的,完全不同了。

耶穌是光,耶穌是溫暖,祂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仍是天主看著的,我們沒有懷疑,因為是祂創造的。天主創造的,所以天主會關心我們的世界,這是最基本的真理。我們都是天主的兒女,天主是溫暖,因為祂是我們的父親,所以我們無論在多困難的環境,甚至是恐懼,我們都不要放棄要有希望,尤其聖誕節,我們知道只有耶穌帶給我們真的光明,真的溫暖。

我們這裡面對一個很特別的馬槽,我們的李修士每年都會弄一個馬槽。今年很特別,這個馬槽代表什麼?我看看,上面有很多口罩,這裡有位護士,仔細看看,所有的人物,甚至動物都戴著口罩,看來很有趣。其實雖然有少許趣味,不過我們知道實際情形是很悲慘的,下面是墳場,因著這場瘟疫,死亡率越來越高,每一位兄弟姊妹離開,帶來很多痛苦給很多人。好像我這樣,很慚愧,我什麼都有人照顧,但很多人失去自己親人,也有痛苦,甚至都不能探望他們,有些人離開世界時也沒有一位親人在身邊。那些沒病的人很多正失業,生活也有困難。我自己很慚愧,每天到時候就有飯吃,但有些人真的很有困難。這可以說是很寒冷,很黑暗,可能更加黑暗的是有些人造的痛苦,不知為何世界上有些人很喜歡給人痛苦,不喜歡看到他人開心,威脅他人,要大家生活在恐懼之中。

有時有信仰的人也會問天主:天主,祢在哪裡?聖誕來了,天主在馬槽中,一個脆弱無助的嬰孩,什麼也做不了,當然祂有聖母愛祂,聖若瑟照顧祂,但他們都是很貧窮的,耶穌誕生在馬槽。為甚麼?因為那些旅館看到這兩位就說不行,看來都是沒錢的,那女孩懷孕了,快要生產了,很麻煩的,不好不好了。世界上有些人有時是很自私的,但我們看到的,很奇怪,在這多災多難的時期,當然我們看到很多人的邪惡,但我們也看到很多人是有愛心的。因為耶穌是太陽,我們也要做光也要做火,要熱的要溫暖的,所以耶穌帶來一個愛心,真誠的愛心。我想我們聖誕禮物有時祈求很多,最重要求天主給我們這個心。

太陽給我們溫暖,給我們光明,其實它是自我犧牲的。這樣說很有趣。太陽會燃燒的,會燃燒殆盡的。但你不用害怕,我們有生之日它不會燃盡,但終有一天會燃盡的,所以光和熱是要焚燒的,所以我們求耶穌要給我們一顆熱的心,我們說的熱心是恭敬天主,是嗎?但熱心做好事,熱心愛我們的兄弟姊妹。所以在這可能人人有困難有痛苦的時期,耶穌來是很合時。今年的聖誕讓我們這些已認識祂的人,重新提醒我們這份使命,要做光要做熱。

首先要燒熱我們的心,光照我們自己,使到我們的信仰真正有名有實,而且是有效的,使我們自己能面對任何困難。我們看到很多兄弟姊妹在很大的困難之中,很無辜地受罪,但他們很平安。我去探監,很多次看到都很感動。先光照自己,使自己平安,那我們也有勇氣幫助他人,光照他人,去安慰他人,給他人真正的安慰。同時,我們能做什麼也要去做,當然我們現在都不敢走出來,但有時也要,沒有人可以自私。當然要小心,很多措施也是需要的,我們很淒涼,甚至沒有彌撒,我們覺得也是沒有辦法,如果是需要也是一個大的犧牲。但最重要我們心裡要有耶穌在,這個焚燒的心能幫我們想到有什麼可以為我們的兄弟姊妹所做。

當然第一個我們知道,我們任何事都做不了的時候,還有一件最有效的事可做,就是祈禱,那我們在耶穌馬槽前為很多人祈禱,祈禱祝福。當然很多有病的人,很多人失業,好多困難好多痛苦情形之下,尤其失去了自由,在恐懼之中的人都能夠在這艱難的聖誕節,一樣可以說祝他們聖誕快樂,求耶穌給他們心裡平安。

我們大家設想天神,這裡的天神也戴著口罩,天神在那夜說,天主在天上要受光榮,我們一樣要讚揚天主,我們不知祂現在做什麼,有時祈禱時可以問祂,為何?不怕,到最後我們知道,我們要多謝耶穌,祢再次來臨,把平安帶給所有的人。

祝聖誕快樂!

陳日君樞機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2020年12月

 

來源: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聖言成了血肉系列】
Facebook:facebook.com/hkjpcom
Youtube: http://bit.ly/hkjpcom

鹽+光今日焦點 2019年7月5日 陳日君樞機前往羅馬向教宗提出就「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的質疑

是日教會焦點:

-教宗2019年7月祈禱意向

教宗2019年7月祈禱意向是為司法的公正祈禱。教宗說,讓我們祈禱,願那些司法執行者可以公正行事,不讓遍及世界的不正義掌握最後的話語權。詳盡內容

-教宗接見烏克蘭天主教希臘禮教會神長

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接見了烏克蘭天主教希臘禮教會的神長們,向他們提出了3個要素:祈禱、見證和同道偕行。詳盡內容

-陳日君樞機前往羅馬向教宗提出就「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的質疑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就「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6月29日晚前往羅馬親自向教宗提出幾點質疑,直至7月3日晚獲教宗邀請共進晚餐,席間國務卿也在場。陳樞機在他的網誌表示他們談及目下香港的情形,至於那份文告,他祇在最後幾分鐘向教宗提起,教宗表示會關注這事, 而國務卿在席上對於陳樞機質疑沒有說什麼話。詳盡內容

教會透視:送別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

天主教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遺體於香港時間1月10日(星期四)下午5時,安奉於香港堅道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供瞻仰遺容,直至翌日出殯。在1月11日(星期五)上午10時於主教座堂舉行出殯逾越聖祭,由湯漢樞機主禮。讓我們在節目中,從陳志明神父及夏志誠主教的講道中一起追念楊鳴章主教,為他作最後的道別。

相關影片:教會透視:懷念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

教會透視:聖座與中國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臨時性協議

本集《教會透視》會詳細報導有關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

更多相關資訊

陳日君樞機獲頒Stefanus Prize人權獎

2018年4月5日晚上,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前往德國接受在2018年4月7日(六) 頒發的Stefanus Prize人權獎。這是一個表揚在宗教或信仰自由上有傑出貢獻的人士的人權獎。

得獎者是由挪威非政府組織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成立的一個委員會選出,委員員包括:挪威的前任司法部長、國會議員、前任國家領事兼外交部長)以及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副主席。

當晚,Stefanus Alliance International的副秘書長兼國際人權協會國際理事會主席湯馬斯‧施馬赫) (Thomas Schirrmacher)教授為得獎者致辭。

陳日君樞機出發前向香港報章傳媒《蘋果日報》表示,獎項並不屬於他個人,自己只是為中國內地的基督徒領獎。

Stefanus Prize過往得獎者:

2005- Bishop Thomas, Egypt (科普特禮正教主教)

2007-Doan Trung Tin, Vietnam (基督教牧師)

2008-Tim A. Peters(美國人道主義者)

2010-Victor Biak Lian, Burma/Myanmar (緬甸的民主運動人士)

2012-Samuel L. S. Salifu, Nigeria (曾受迫害的基督教徒)

2014-Asma Jilani Jahangir, Pakistan(巴基斯坦人權運動人士)

2016-Mine Yildirim and Aykan Erdemir, Turkey (土耳其學者)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會透視:中國天主教第九次全國代表會議

中國天主教第九次全國代表會議於2016年12月27至29日召開,會議於北京天泰賓館舉行。有來自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65名公開教會團體的地方代表參加會議,包括59名主教、164名神父和30名修女,其餘是骨幹教友。

為能更了解甚麼是「全國天主教代表大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製作了一輯談中國天主教代表大會的視頻節目。在本集中,讓我們一起聆聽陳樞機的講解。

教會透視:《陳日君樞機談教會原則和中國教會系列》下集

本集陳日君樞機會談及非法主教會否得到免罪、什麼是愛國會、中國大陸的民主辦教及什麼是宗教自由。

教會透視:《陳日君樞機談教會原則和中國教會系列》上集

blog_1480712625

要了解中梵關係前,何不先認識教會原則及中國教會的發展。就以上的事情和存有的疑問,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製作了一輯《談教會原則和中國教會系列》的視頻節目,我們一起聆聽陳樞機的講解。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