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區周守仁主教和夏志誠輔理主教一起拜訪陳日君樞機

圖片提供:周守仁主教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5月18日,天主教香港教區周守仁主教在他的Facebook個人社交平台上發布貼文表示他與夏志誠輔理主教在2022年5月15日(主日)一起拜訪了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樞機祝大家平安及籲請大家繼續祈禱。

以下是周主教的貼文全文:

上星期日(15/5)和夏主教一起拜訪了陳樞機,向他老人家問好。樞機精神不錯,內心平安。他明白我們和大家對他的著緊和關懷。

今天(18/5)他更修書向我表達謝意。信中他請我向關心他的朋友傳以下的訊息:

「探訪我時,見我非常平安,希望大家也隨遇而安!復活的耶穌不也常對宗徒們說:「祝你們平安」?平安是恩寵,散播平安是我們的本份,祝福大家!」

樞機也請大家不需要公開支持他的言論,只要大家繼續祈禱便足夠了。

歡迎大家和朋友分享。

 

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貌波樞機就陳日君樞機在香港被捕發表聲明

圖片:facebook.com/vaticannews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5月14日,天主教亞洲廣播影視協會(Signis Asia)發布了在天主教緬甸教會網頁刊登有關亞洲主教團協會(Federation of Asian Bishops’ Conferences)主席貌波樞機(Cardinal Charles Maung Bo)就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Cardinal Joseph Zen)在2022年5月11日被香港警方國安處拘捕一事的聲明。

以下是聲明內容:(中文翻譯:Chan Lok Shun, 公教信徒)

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貌波樞機
深切關注陳日君樞機聲明
2022年5月14日

我的樞機手足和慈幼會同儕陳日君樞機在5月11日被捕,身為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我願就香港人權狀況及正受威脅的宗教自由表達深切關注。

我呼籲全世界的天主教徒,以及更廣泛的基督徒團體為香港祈禱,我也促請國際社會繼續監察這個情況,並為自由與正義發聲。

香港一向是亞洲最自由和最開放的城市之一。今天,香港已成為警察國家。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與結社自由、學術自由已通通被催毀。有先兆表明,納入在香港的《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的人權,即宗教或信仰自由已受到威脅。

我意識到,最近香港親北京媒體對教會的宣傳攻擊,以及宗教領袖因這種情況而日益增加的自我審查。看到曾經是自由燈塔的城市,包括宗教自由,如此嚴峻地和迅速地沿著一條更黑暗、更壓抑的道路前進,實在令人心碎。看到中國政府一而再地公然違背其在《中英聯合聲明》這一國際條約作出的承諾,確在是駭人聽聞。

我的樞機兄弟,可敬的陳日君樞機被捕且面臨起訴,只因他為面臨法庭審訊的示威者提供法律援助的信託基金服務。在任何有法治的系統裡,提供援助以幫助面臨起訴的人支付法律費用是一項適當和公認的權利。協助被告獲得法律辯護和代理何罪之有?

教會在5月24日慶祝世界為中國教會祈禱日和聖母進教之佑瞻禮,還有為中國的佘山聖母紀念日。我在去年呼籲把這日擴展為每年的祈禱週,而一群來看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平信徒接納了我的邀請,並建立全球為中國祈禱週,我為之而振奮。

在這一年,我呼籲來自不同地方的所有基督宗派在這祈禱週裡,都特別為香港祈禱,也為中國教會,以及維吾爾族、藏族和其他在中國受迫害的群體祈禱。此外,特別在5月24日,我們向進教之佑祈求的日子裡為陳樞機祈禱。在可行的情況下,各地教會可考慮在這一天舉行奉獻彌撒。

為香港人現在越來越難以自由地發聲,因此我們這些在香港以外有發言權的人,必須代表他們使用它,並致力聲援和支持他們,希望有一天他們能恢復自由。

貌波樞機
緬甸仰光總教區總主教
緬甸天主教主教團主席
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

2022年5月14日

按此閱讀英語全文

帕羅林樞機:關懷陳樞機,希望不使聖座與中國的對話複雜化

CNS photo/Vatican Media

陳日君樞機最近在香港被捕和獲保釋事件、向烏克蘭運送武器問題、聖座為和平及撤離馬里烏波爾平民作出的嘗試,以及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這些是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近日在宗座額我略大學出席關於若望保祿一世教宗研討會之餘,向採訪記者談到的内容。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被捕

帕羅林樞機說,他對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被逮捕的事件「深感遺憾」:「我願意向陳樞機表達我的關懷,他獲得釋放和寬待。」帕羅林樞機認為,這個事件不應被看作是對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主教任命協議的“否定”。這項協議於2018年簽署,又延續了兩年。他表示,當然,「最實際的祝願是,這樣的事件不使已經複雜且不易的對話行程更加複雜。」

烏克蘭的戰爭

關於在烏克蘭的戰爭,聖座國務院與各國關係部門秘書長加拉格爾(Paul Richard Gallagher)總主教幾天後將啓程前往基輔。帕羅林樞機解釋說:「這項使命將有助於重申聖座國務院已經並正在盡可能努力去實現的目標,因為空間非常有限;因此,停火乃是一個基本的起點,而戰爭行動應結束。所抱的希望是,開始嚴肅認真、沒有先決條件的對話,尋找道路來解決這個問題。」

向烏克蘭運送武器

關於向烏克蘭運送武器的微妙問題,帕羅林樞機重申:「開戰近80天來已經表達的立場,即在受到侵略的情況下有武力自衛的權利,《天主教教理》也如此表示,但有一定的條件。首先是應取得平衡,然後是回擊造成的損害不能比入侵的損害更大。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能稱作正義的戰爭。我知道在具體的情況中很難予以確定,但需要有一些明確的判斷標準,以盡可能更公正、更有節制的方式面對武器問題。」

關於俄烏戰爭的一篇評論

接著,帕羅林樞機引述關於俄烏戰爭的一篇評論,他本人也贊同其中的看法。樞機說:「最終該當找到一個解決方案,因為地理位置迫使它們雖然不是生活在一起,但彼此是近鄰,共有數千公里的邊界。很遺憾,我們仍然沒有明白這個教訓,即與其進行這些殘殺,製造這些廢墟,不如先找到解决辦法。這是聖座始終所祝願的。問題在於近幾十年來,多邊主義的議題式微,因此,自然是各方都專注於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觀點,不懂得如何分享和尋找共同的答案,最終釀成了這種結局。」

意大利政府提出的和平談判方案

對意大利政府提出的和平談判方案,帕羅林樞機表示:「應予以支持。對聖座而言,能使戰爭結束的任何嘗試都受歡迎。我們不願擔任主角,如果其他人能做聖座無法做到的,這非常好。聖座沒做到,是因為她提供的斡旋或介入沒有得到接納。」

被困在亞速鋼鐵廠的軍人的夫人與教宗會晤

記者們提到,被困在亞速鋼鐵廠的兩名軍人的夫人與教宗近日有過會晤。帕羅林樞機解釋說:「我們曾提出願意為撤離餘下的平民作擔保人,但沒有任何回應,至少我沒有聽到任何結果。在這幾個星期“有許多的嘗試,這是最近的一次。此前我們也表達過一個重大的意願,聖座大使甚至有過與扎波羅熱的總主教一起去那裡的想法,但再沒有下文,因為對這項使命沒有安全保障。」

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

最後一個問題,談到與莫斯科宗主教府的關係,教宗方濟各本人在接受《晚郵報》的訪談中已經回答過了。帕羅林樞機對記者們說:「你們知道有關事件,知道教宗的立場,以及不去會晤基利爾的決定。我們處於困難時刻,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但這並不表明我們處在零點或在俄羅斯東正教會與天主教會之間存在著冰凍。渠道還是存在著,對話的嘗試也存在。當然,一切變得更困難,這正是最近的事件造成的。」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美國天主教主教團「國際正義與和平委員會」主席就陳日君樞機被捕發表聲明

Bishop David J. Malloy of Rockford (CNS photo/Bob Roller)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5月11日,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被捕的消息傳出後,美國天主教主教團「國際正義與和平委員會」主席馬洛伊主教(David J. Malloy)於2022年5月12日呼籲大家祈禱和尋求公義。

聲明如下:

「5月11日,陳日君樞機因過去為抗議者管理人道主義基金而在香港被捕,這令人震驚的消息表明,香港對基本自由和人權的尊重呈下降趨勢。這位堅定的牧者、民主和公義的支持者,與一個為民主抗議者支付法律和醫療費用的基金的其他信託人一起被捕,該基金已於2021年秋季解散。因為陳樞機對這些人的支持,根據2020年6月實施的國家安全法,『分裂國家、顛覆和勾結外國勢力』是一項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的罪行。因此,雖然陳樞機已獲准保釋,但他的處境仍然岌岌可危。」

「聖座新聞室週三表示,『教廷關切地獲悉了陳樞機被捕的消息,並正在極度關注事態的發展。』我與教廷一起對陳樞機和其他與他一樣面對目前困境的人的命運表示關注。我邀請所有善心人為他們的安全和正義得以伸張而祈禱。」

按此閱讀英語全文

來源:美國天主教主教團

中文翻譯:鹽與光傳媒

天主教香港教區就陳日君樞機被拘捕一事發出回應

【鹽與光傳媒資訊】2022年5月12日,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就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因「612人道支援基金」而被拘捕一事向公眾發出天主教香港教區對事件的回應。

天主教香港教區就陳日君樞機事件的回應

天主教香港教區極度關注陳日君樞機的情況及安全,亦熱切地為樞機祈禱。

我們一向支持奉公守法的處事原則。我們相信基本法會繼續維護宗教自由。

我們促請香港警方和司法機關能以合乎情理及公義原則來處理陳樞機事件。

作為基督徒,我們深信: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詠 23:1)

 —–     完    —–

Response of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to Cardinal Joseph Zen’s Incident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is extremely concerned about the condition and safety of Cardinal Joseph Zen and we are offering our special prayers for him.

We have always upheld the rule of law. We trust that in the future we will continue enjoying religious freedom in Hong Kong under the Basic Law.

We urge the Hong Kong Police and the judicial authorities to handle Cardinal Zen’s case in accordance with justice,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our concrete human situation.

As Christians, it is our firm belief that: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there is nothing I lack.” (Ps.23:1)

—– END —–

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傳媒熱線:(852)3565-2045

教廷表示高度關注陳日君樞機被捕消息

CNS photo/Tyrone Siu, Reuters

【鹽與光傳媒資訊】香港警方國安處在香港時間2022年5月11日傍晚拘捕已停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當中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大律師吳靄儀、歌手何韻詩,前嶺南大學客座副教授許寶強4人同涉勾結外國勢力罪被扣查。

同日,聖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Matteo Bruni)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教廷獲悉陳日君樞機被捕的消息,並高度關注事態發展。」

Rispondendo alle domande dei giornalisti, il Direttore della Sala Stampa della Santa Sede, Matteo Bruni, ha affermato quanto segue:

“La Santa Sede ha appreso con preoccupazione la notizia dell’arresto del Cardinale Zen e segue con estrema attenzione l’evolversi della situazione”.

另外,據悉陳日君樞機已獲准保釋,並於5月11日晚上11時15分步出柴灣警署,返回慈幼會修院。

612人道支援基金於2019年6月成立,目的是透過籌款協助反修例運動中受傷、被捕等人士提供援助。香港警方在去年9月已開始以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對這項基金展開調查。

請大家祈禱

樞機爺爺談世界主教代表會議

【鹽與光傳媒資訊】第十六屆主教代表會議目前正進行「教區共議階段」。今屆會議的主題是「以共融、參與及使命來體現共議性的教會」。教宗方濟各邀請整個教會,一起反思一個對於教會的生命和使命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題目:「天主期望教會在第三個千年要走的,正是這條共議精神之路。」

早前,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總秘書處決定延長本屆會議進程第一階段在教區層級的時間,確定將第一階段的結束日期從原定的明年4月份推遲大約四個月,改為2022年8月15日截止。因此,各地教區現正以問卷方式收集意見(請前往你所屬的教區網頁填寫問卷),其中天主教香港教區諮詢專責小組邀請所有教友於2022年5月15日前交回問卷。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呼籲教友踴躍參與諮詢。為了讓教友對會議主題有更深入的認識,他們特別邀請了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深入剖析教會「共議同行」的精神及踐行時的規範。

播出日期及時間(香港)
4月17日,4月24日,5月1日
一連三個星期日下午3時
正委FacebookYouTube同步播放

第一集

陳樞機引用神學委員會於2018年發表的文件,從歷史、神學分析及實際運作三方面,探討「共議同行」的精神。

延伸資料:

Synodality in the Life and Mission of the Church (International Theological Commission)

天主教香港教區-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專頁2021-2023

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官方網頁

第二集

陳樞機引用梵二《教會》憲章指出,天主聖神分別從上而下、從下而上兩個層面帶領教會。

延伸資料

《教會》憲章

天主教香港教區-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專頁2021-2023

第三集

教宗方濟各在《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提出四個原則,給「社會生活發展」和「建立一個百姓」作指引。陳樞機在本集探討了這些原則,說明我們必需正確認識教宗的原本意思,才不會被一些名詞和外間的說法誤導。

延伸資料

《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

天主教香港教區-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專頁2021-2023

 

來源: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問卷

天主教溫哥華總教區問卷

 

按此閱覽《鹽與光》世界主教會議專頁

 

 

生離死別?不離不別!

圖片:facebook.com/SalesianFamilyCIN

生離死別?不離不別!

撰文:陳日君樞機

【轉載自陳日君樞機網誌:平安抵岸全靠祂

我這個blog已靜了七個多月。其實我並沒有作過什麼決定要自動關閉,只是一直覺得似乎還是講少一句更好。

今天提筆寫兩句也不是有什麼重要聲明要宣告,祇是心血來潮想把自己的一個「醒覺」和各位分享。

近來全人類都不免處於生離死別的痛苦中。想大家都見過這樣的一幕:父母帶著小孩子去面對一個陌生的新環境,年老的祖母還是要由親友扶著,陪送他們到機場,多望一眼那一直在她身邊長大的孫兒。「要入閘了!」。孩子們抱著媽媽的腿走向出境處。但一面行一面還是轉頭望著祖母依依不捨。「再見,再見!」……幾時再見呢?祖母等得嗎?

我自然想起70多年前,我十六歲,離開上海來香港,媽媽身體已多病還是要兩位姊姊扶著她送我到碼頭。小船把我和一夥同學送到大船,媽媽留在碼頭上。我入了艙,安置了行李,上到甲板,看到媽媽還在那裡。我們已聽不到對方了,我做手勢示意姊姊們可以帶媽媽回家了,好久她們才離開。我那時相當肯定在香港學習四年後一定會被派回上海服務,哪知那卻是一個世上的永別!

圖片:facebook.com/SalesianFamilyCIN

這兩個星期六我們辦了兩件喪事。先是陸華清修士,他已長久住院。初時去探望他,他常唱歌。後來疫情嚴峻了不准探望,不過天主教醫院對主教還是另開一面的。陸修士已不唱歌了,也沒有氣力開眼了,護士會提醒我「主教,不要太接近,主教,不要摸他」。

張志誠神父住院不太久,我沒有探望他,他走了。臨終的病人一定很想有親人在身邊,更好有一隻手讓他握住。

為安全起見我們勸告張神父的許多知己教友不必來參與彌撒,甚至為參與彌撒者也沒有給方便同去墳場。

九十歲生日,我翻看一些舊照「這位不在了,這一位也不在了」「還在的不多了」頗有感觸。

圖片:facebook.com/SalesianFamilyCIN

好一段時間,唯一還能做的事是探監。疫情下探監的機會也沒有了。

聖誕節有幸給他們付了洗的,還未能給他們送聖體。為他們、為所有獄中兄弟姊妹、為所有(尤其赤柱Cat. A的)老朋友,我祗有為他們(她們)祈禱了,尤其唸玫瑰經時「聖母瑪利亞,祝福他,保佑她」。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景象,我們的會祖聖若望鮑思高已年老時有一天去探望母佑會一個團體,修女們圍著他,他說「我看見聖母在這裡」;院長修女見鮑思高神父講話很吃力,就幫他說「鮑思高神父要我們記得聖母常照顧、保佑我們」。鮑思高神父說:「不是,我說,聖母在這裡!」院長說:「鮑思高神父要我們想像聖母常在我們身邊」,鮑思高神父不耐煩了,提高了聲音說:「不是,我說的是聖母真在這裡,我見到她在妳們中間走來走去!」

「聖母真在我們身邊!」這是我想與大家分享的醒覺。她在我身邊,在您身邊,在所有我記得的人身邊,在所有記得我的人身邊!

不祇是聖母,所有的聖人,所有我們說「已離世的」親人朋友。其實他們從來沒有離世。他們,暫時脫離了肉身的「靈魂」(也就是他們的「人性自我」)已在「天上」,但這「天上」是什麼?並不是在「雲彩上」,是和天主在一起。這在「一起」不是一個物質的地方,在天主內所有天神、聖人也就和我們在一起,整個天堂常在我們身邊,這個「我們」包括所有我們愛的人,愛我們的人。哇,這麼熱鬧?當然啦,沒有任何限聚令能阻止我們!這不是想像,是信德!

當然這一切的基礎是「那……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羅8:34)

圖片:facebook.com/cardzen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嗎?是窘迫嗎?是迫害嗎?是饑餓嗎?是赤貧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正如經上所載:『為了你,我們整日被置於死地,人將我們視作待宰的群羊。』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命,……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5-39)

高牆鐵窗的內外兩邊,我們還是在一起!

讓我用「Abide with me」那支聖歌中的一節來結束我這分享:

3 – 3     2 | 1 –     5 – |  6    5    5     4 |  3 – – – |

I fear no foe, with Thee at hand to bless,

3 –     4      5 |    6 –      5 –  |4      2     3 #4 | 5 – – – |

Ills have no weight, and tears no bitterness,

3  –        3      2     |  1  –     5  –       | 5       4    4    3| 2 – – -|

Where is death’s sting? Where, grave, thy victory?

2 –  3    4   |  3     2     1     4 | 3 –   2 – |1 – – -|

I triumph still, if Thou abide with me.

圖片:facebook.com/cardzen

陳日君樞機「追思亡者彌撒」講道全文

截圖自聖安德肋堂Facebook直播

2021年6月4日,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香港、九龍及新界一共7所聖堂包括聖十字架堂、聖文德堂、聖方濟各堂、聖安德肋堂、天主教贖世主堂、聖本篤堂、葛達二聖堂,舉行「追思亡者彌撒」,為亡者祈禱。彌撒是按天主教香港教區指引進行,參加的人數只可佔聖堂容納人數的3成,因此有個別堂區安排了網上直播。

在聖安德肋堂舉行的「追思亡者彌撒」由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主禮,以下是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專頁的講道全文:

截圖自聖安德肋堂Facebook直播

「我們不遺忘,我們不失望」

從1989到2021已是32年,我那年57歲,一位年輕的老人;而今年57歲、60歲的年輕老人,那年還只是二十多歲的青年,我想他們對那年5月35日發生的事會有一個深刻的,回憶;但今年二十多歲的青年祇能聽別人講述那即將被歷史冲淡的往事。

今晚90、60和30歲以下的兄弟姊妹卻共聚在這裡參與這台彌撒聖祭,因為我們屬於同一個家庭、香港人的家庭、香港天主教教友的家庭,亦是中國人民的大家庭,人類的大家庭。

明天的報紙不知會怎樣定位我們今晚的聚會,為我們這是一台追思彌撒。

先讓我們再温習一下什麼是追思彌撒。我們天主教徒相信,人死亡時他的一生就決定性地受審判,我們希望大家都會被邀請進入天庭永享榮福,但也不能排除有一些自我排除的人會喪失那福份。就算合格升天堂的,也可能還需要經歷一個淨煉的過程,這是我們天主教的信仰。過去犯了的罪已因痛悔而被寬恕了,但還可能留下一些污點、缺陷未有澈底地用善功彌補,死後要在痛苦的期待中淨化了,才能進入真福。在這淨化的過程中,他們能得到整個教會的幫助,因為教會是一個奧體,我們共享這奧體的財富,我們可以奉獻我們的祈禱和善功,而從這奧體的財富汲取恩寵,這些恩寵可幫助淨煉中的兄弟姊妹完成這痛苦的淨煉過程。

祈禱和善功的功能是不受時間限制的,我們深信那些兄弟姊妹早已在天堂,但我們今天的奉獻和祈禱能在他們需要的那刻已幫助了他們,這樣的幫助當然不限於領了洗的教友,因為善良的人都是天主的子民。

我們奉獻這追思彌撒是為追念32年前在天安門廣場及附近的街巷為我們的民主、我們的自由犠牲了他們生命的兄弟姊妹。他們那時要求的是一個廉潔的政府(反貪污、反官倒),他們希望的是一個真正強盛的祖國,但可惜,他們卻要帶着暴徒的烙印離開人間。

他們的犠牲是為了我們,我們擁抱他們未見成功的希望:就是一個正義和平的社會,一個受人民尊重的政權,一個受世界尊重的我們的強大祖國。

有人會說:烈士們已在天堂了;追念也追念了32年了,夠了吧!不,我們太敬愛愛國的烈士,我們太愛我們的祖國,我們的希望不死。

這星期在彌撒中我們讀了《多俾亞傳》。多俾亞在充軍之地知道有同胞被殺而屍體被拋在市場上,他立刻把他們抬回家,太陽西落後把他們安葬,雖然他知道這樣做是冒生命的危險,鄰居也譏諷他:為尊敬死者的肉軀把活人的生命作賭注,值得嗎?但多俾亞不忍心讓那屍體作野狗的糧食;同樣地,我們不能讓烈士們的名字永遠蒙羞。

文化大革命也得到一個評估,1981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將文革定性為「領導者錯誤發動⋯⋯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毛澤東「應為這一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主要責任」。

那麼,為六四做一個公道的評估不是更容易嗎?

32年還不聽人民的聲音,豈不使人害怕?有權者還相信:為「顧全大局」政權可以殘殺手無寸鐵、熱愛祖國的青年?那末六四慘劇不是漸漸遠離我們,而是漸漸又會再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拒絕悲觀,我們不會失望。在追思亡者時,我們的祈禱也是求上主帶領執政者走上正義和平的道路。

願進教之佑聖母瑪利亞、諸聖宗徒及中華殉道聖人,將我們的祈禱送到天主台前。

收看:

陳日君樞機: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鹽與光傳媒訊】2021年2月11日,是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晉鐸六十週年紀念。讓我們一起為陳樞機的神形康泰恭唸一篇天主經、為他的祈禱意向恭唸一篇聖母經、為他的牧職生活恭唸一篇聖三光榮經。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大聖若瑟,為我等祈!
聖若望鮑思高,為我等祈!

以下分享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

【在晉鐸60週年這日子,我要感謝他們】

60年,真的已經60年。

有些事,當時間相距越遠,對它們的回憶卻會變得越近、越清晰。每年總數算自己升神父已經幾多年,到今年,已60年。60年確實不簡單,你想想,一年365天,有時一天會主持三、四台彌撒,計下來,60年開了多少台?

翻開自己升神父的相片,當中我看到畢少懷會長,但卻沒有我的父母親。升神父,當然父母會最開心,但我覺得,與畢會長有深厚關係的爸爸媽媽早已能感受到這份喜悅,縱然他們不能親到現場。

我做神父的聖召主要來自父親,我常開玩笑說,其實應該是他有聖召。於別人眼中,好像是他硬要我去當神父,但事實並非如此,爸爸是一個很開放、樂觀的人,絕不會勉強任何人,而且他為人也很和善,所以我的聖召雖然是由他培養,但從來沒有任何壓力。

爸爸自己本想當神父,但傳教士認為他的聖召也許是走婚姻之路,建議他應栽培兒子。他結婚後生了五個女兒才有我這個男孩子,他想我當神父,並用上絕妙的方法,就是帶我去望彌撒;而我也覺得望彌撒很開心,完全不覺沉悶。星期日爸爸會帶我到不同的聖堂參與五台彌撒,每一台也多姿多采,其間我更會與他去吃特別的早餐,這些回憶讓我難忘。

父親栽培了我這個聖召,但更重要的影響,是他的犧牲。他本來是一個很活躍、樂觀的人,喜歡做很多事,有很多朋友,但後來因中風致半身不遂,被逼困在家中,很淒涼。爸爸突然半身癱瘓是緣於中日戰爭——因為打仗,他失業,而失業令到他血壓飆高,繼而中風。

那時候,家中經濟困難,窮得很,幸好舅父讓出地方收留我們。當時爸爸只能每天坐在沙發上,不能出家門半步。身處如此境況,許多人會覺得很失望;但他沒有,還時常讀聖書、祈禱。我讀初中一時整天出去玩,不在家,不讀書,爸爸一直擔心我會變壞。當父親知道我進了備修院後,他很高興,一方面是因為母親送我進備修院後,把看到的情況告訴他,讓他安心;另外由於父親不能到備修院探望,長上特別批准我每個月回家(因為當時備修院很嚴格,不可以隨時回家),令他很欣慰,很放心。

爸爸更曾有機會到我上海的備修院參觀,那裡是個大本營,包括備修院、初學院和神學院,當天他見到畢會長在大瞻禮上唱彌撒,吃飯時他也被安排坐在會長旁邊;其間又觀看我們「鬥波」。那間大屋曾是他老闆的,父親以前好像是他們公司球隊的經理人,我四歲那年,便曾在那裡拍那球隊的全體照片。那天重回舊地,相信是他人生裡其中一段最開心的時光。當天以後一、兩年,他去世了,但我知道爸爸是帶著安慰離開,因為他親眼看到兒子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加入了一個非常好的團體。

對於我的聖召,母親也起著重要的影響,就是她親自送我到畢會長那裡。她後來更看到會長對我父親的好(當天爸爸到了備修院門口,畢會長就著幾位修士扛起爸爸坐著的椅子送他到小堂、餐廳、操場),又看到我變得生性——尤其是在爸爸過世之後我從備修院寫給媽媽的那封信,讓她很感動、很安慰。

其實在人的角度看,母親的晚年也很淒涼,她患上肺病,不斷嘔血,幸好姐姐、姐夫非常照顧她,否則我也不忍心離開他們去修道。她雖是病人,卻也常懷着樂觀心情幻想自己康復的一天,後來她去到澳門,因為我還有一年便畢業,媽媽認為自己可以等到兒子畢業那天,但其實她當時已經「皮包骨」(瘦骨嶙峋)。我的長上曾經問她:「安排日君回來與你見面好嗎?」但為了不妨礙我的學習,她堅持不要:「不要叫他回來,我會等他。」但最後,母親於我畢業前離世。

那時的神貧精神與今天的有很大分別,我在意大利讀書的九年裡,未曾回過香港。但我相信,鮑思高神父已經報答了爸爸媽媽,儘管我於都靈升神父的時候他們不能到現場,但爸爸必定在天堂上看到一切,而媽媽也能看到我寄給她升神父的相片。回想起來,母親實在大膽,居然要我寄相片回中國給她,我當時想:若給政府看到,也太危險了吧。但媽媽堅持要我寄相片。

再談我與畢會長的關係,我同班的同學並沒有我的福份,為什麼?以前很多禮儀也是由會長負責,譬如我們進初學時穿會衣,是由會長替我們穿的,但當年因為有新主教,所以會長將此任務讓給主教。到發聖願之時,本應也由會長主持,但當時畢會長因去意大利開大會,未能參與,後來他更去了菲律賓,我以為再沒有機會讓他參加自己晉鐸的禮儀,很遺憾。

豈料在我升神父之日,畢會長剛巧在意大利度假,很感恩他能到來見證我升神父,陪著我主持第一台彌撒。於這台彌撒,其他人會親吻新鐸的手,他身為會長,也跪下親吻我的手,讓我感動。我真有福,因為自己主持的第一台彌撒,畢會長正在那裡,其他同班同學卻沒有如此福份,故他們看到當天的相片也很羡慕。

我時常想,為什麼我不多記得在天上的人?爸爸媽媽、以前的長上,他們都在那裡,天天在那裡;我們開彌撒的時候,他們也在周圍,所以,其實每一天也是大瞻禮。

晉鐸60周年這日子讓我記得,天主在我一生中給予很多恩寵:爸爸媽媽、畢會長及初學師這些最偉大的人,他們都是大聖人;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但這四個是最基本的,因為他們幫我打好基礎。初學師及畢會長說的道理很結實,充滿人情的味道但同時很堅強,令我有能力在那基礎上學得更多,甚至可能比他們更多;但那牢不可破的基礎才是最重要,因為於快速的時代變化之下,很容易令思想混亂;而當時到外國讀書,其實也有危險,因為很多人就是學習了那些混亂的思想,所以我要多謝這兩位老師,為我打好基礎,當再吸收其他思想學問時自己也會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懂得去選擇。

到今天,這些基礎仍讓我有信心走以後的每一步,儘管自己未成聖人,但我知道,我學的道理是正確的,所以在這60年,我就是靠着這四位聖人的幫助,沒有行錯路。

陳日君樞機

 

以下圖片轉載自陳日君樞機Facebook帳戶

圖:小日君與父母

陳爸爸(後排最左)與公司球隊團體照,
右邊是四歲的日君誤入(抱歉相片質素較朦)

會長畢少懷神父(中)專程到都靈參與晉鐸禮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