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安省天主教會舉行「呼喚良心」主日簽名運動

「我們需要您的幫助!」

2018年第一項維護生命的行動是「呼喚良心運動」,教會懇請省議員及有意於2018年6月參選的人士增加善終(安寧)護理服務(palliative care,)之撥款,保障欲退出與安樂死(euthanasia)或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任何有關行動之醫護人員及教會機構。此項運動是建基於在2017年進行的相關運動。

多倫多總主教哥連士樞機(Cardinal Thomas Collins)及安省所有主教要求轄下教區每戶天主教家庭提交一個電郵地址,希望能在2018年2月底前收集到10萬個電郵。而所收集到的資料將供哥連士樞機與及公教團體定期(約每年6 至8 次)就有關天主教社區特別重要事項的通訊之用。

請於主日2 月24和25 日、3 月3和4日前往您所屬的堂區填寫您的聯絡資料或請到以下網址參與簽名運動: http://bit.ly/SignUpSundayRegistration

感謝您以行動活出信仰!

編譯: 鹽與光電視

來源: 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

教宗勒令比利時天主教修會不可實施安樂死

教宗方濟各勒令一個在比利時服事病人和殘疾者的天主教修會(Brothers of Charity) 在其管理的精神病院内停止實施安樂死的承諾。今年5月,這個稱為「愛德兄弟會」的男修會宣布將准許醫生在比利時屬於該修會的15所精神病院内實施安樂死。

除了荷蘭外,比利時是法律准許醫生協助精神病患者死亡的唯一國家,但應在病患的要求下才可實施安樂死。允許實施安樂死的準則之一,就是病人處於「難以忍受的痛苦」狀況,而且至少需要聽取三位醫生的意見,其中一位應是精神病醫生。

「愛德兄弟會」比利時會院的院長拉夫‧德‧利茨克(Raf De Rycke)在今年5月的公告中表明,安樂死只會用於缺乏「其它合理治療」的情況,而每一項關於安樂死的申請都會得到「極為謹慎」的考慮。他表示:「我們尊重醫生是否實施安樂死的自由,因為這是法律所保障的自由。」

「愛德兄弟會」設在羅馬的總會隨後也發表一份聲明,堅稱那種准許實施安樂死的行為實在違背了天主教會的基本原則。該修會總會長勒内‧斯托克曼(Rene Stockman)寫道:「首次聽到一個基督信仰機構堅稱安樂死是一項正常的醫療實施,屬於醫生治療的自由權限。這言論不誠實,令人反感及無法接受。」

斯托克曼總會長也強烈譴責這個修會在安樂死問題上所承受的壓力,但聲稱「這並不表明我們該當屈服」。他承認「世俗化正在損害在比利時的修會」。「愛德兄弟會」總會長最近幾個月要求比利時主教們在這個問題上表明立場,同時稟報聖座他已就此個案展開調查工作。

如今,教宗方濟各透過聖座修會部直接命令「愛德兄弟會」不可在他們管理的精神病院實施安樂死。如果不服從命令,就會依照教會法典採取嚴厲措施,甚至予以絕罰。

最近十年來,在比利時實施安樂死的案例急劇增加。提出要接受安樂死的申請案中,大部分是癌症病患或神經變性疾病的患者,而精神病患者的人數在每年死於安樂死的4000人當中只佔3%。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

「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

撰文:羅思家神父, 巴西略會
Fr. Thomas Rosica, CSB

在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下午,將有成千上萬的人 ,當中有許多人是年青的男和女會到達華盛頓,參與一年一度的「維護生命大遊行」“March for Life”,這讓我們停下來反思我們每個人和社區如何為生命站起來。

今年在美國首都舉行的維護生命大遊行的主題是:「一個人的力量」– 靈感來自英國著名作家約翰·羅納德·魯埃爾·托爾金(J.R.R. Tolkien):「即使再渺小的人也能改變世界。」不管是在一個人或許多人的生活中,一個人可以為世界帶來改變。可悲的是,僅在美國,每年有一百萬名嬰兒沒有被給予機會去生存和改變世界。每個人有責任去建立生命的文化和停止墮胎行為。從你的家人或鄰居開始,我們的集體努力將改變人心,拯救生命,和建立生命文化。

而在今年5月,加拿大渥太華將舉行大型活動,包括在政府大樓前舉行鼓舞性的講話。維護生命大遊行將在兩國的首都主要的道路上舉行。 對於美國人來說,這次聚會讓人們記得在1973年1月22日最高法院就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而作出全國墮胎合法化的裁決44週年。自作出裁決以來,在美國已合法執行近六千萬次墮胎。

一貫的生命倫理

羅馬天主教會持有一貫的生命倫理。教會有關於人的不可侵犯性、神聖性和尊嚴的教導。 然而,反對墮胎和安樂死不能對那些遭受貧窮、暴力和不公正的人漠不關心。包括對那些違反生命的:如任何類型的謀殺、種族滅絕、墮胎、安樂死或故意自殺; 對那些侵犯人類的尊嚴:如殘割、對身體或頭腦的折磨等; 對那些侮辱人的尊嚴的:如非人的生活條件、任意監禁、驅逐、奴役、賣淫、販賣婦女和兒童、視人為工具而不是人而作出苛刻的工作條件等等所有這些事,都是在毒害人類社會。

人類生命和人類尊嚴在當今世界遇到許多障礙,特別是在北美。當生命不受尊重,我們應該驚訝其他的權利遲早會受到威脅嗎?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上個世紀所發生的偉大事情,我們看到隨著自由市場推翻共產主義,誇張的消費主義和物質主義滲透了我們的社會和文化。人口老化,特別是在西方,由此造成的較小的勞動力正在創造一個市場去推動安樂死。 正如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死亡的權利不可避免地讓位於死亡的責任。」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種文化之中,這種文化否認了團結,並採取了一種名副其實的「死亡文化」的形式。 這種文化是由強大的文化、經濟和政治潮流積極促進的,鼓勵一種關於社會效率的社會觀念。 這是一場強者對弱者的戰爭。 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像任何未出生或垂死的人一樣,他們是在社會結構中的弱小的一群,只能通過沉默的語言溝通和分享感情。 人類的生命具有神聖和宗教價值,但絕不僅僅是信徒所關注的價值。墮胎不僅是對個人及其家庭造成的最嚴重的傷害,而且更是對社會及其文化造威脅。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對生命的開放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9年發表的《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 (Caritas in Veritate)中,教宗

明確地闡明了人的尊嚴和對人的生命的尊重「這一點無論如何不能與民族發展相關的問題分開。」(28) 本篤寫道:「在經濟較發達的國家,壓抑生命的法律非常普遍,並已左右了生活習慣和做法,這樣助長了散播一種反生命的心態,並把它當作文化上的進步,而傳到其他國家。」「向生命開放是真正發展的所在。一個社會若開始否定及消滅生命,結果只會失去一切動機和所需要的力量去為人的真正福利服務。個人及社會若喪失了歡迎新生命的意識,那麼,在社會生活的其他方面也難以彼此相容。」(28)

教宗本篤十六世用這話總結了當前的全球經濟危機:「人要付出的代價,往往也是經濟要付出的代價,經濟的失靈也常帶來人的損失。」(32)

羅馬天主教會對關於人的不可侵犯性,神聖性和尊嚴的教導是一個我們必須每天努力去為維護生命的完美視野。我們必須每天努力宏觀地去看,而不是在狹道上看。

教宗方濟各反對墮胎

若望‧奧馬利樞機(Sean Patrick O’Malley)曾在得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舉行的哥倫布騎士團年度大會演講中說:

「有些人認為教宗應該更多地談論墮胎。我認為他說的是愛和慈悲,給人們教會關於墮胎的教導。我們反對墮胎,不是因為我們涼薄或守舊,而是因為我們愛人。這就是我們必須展示世界的。我們必須是更好的人; 我們必須愛所有的人,甚至那些倡導墮胎的人。 只有我們愛他們,我們才能幫助他們發現未出生的孩子的生命的神聖性。只有愛和慈悲才會打開那些被我們時代的個人主義所僵化的心。」

在基督的注視下

教宗方濟各斷然譴責墮胎和安樂死。他不強調哲學,科學和法律論點。相反,他直接指向基督的面容。對於墮胎,教宗說: 「每個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主基督的面容。我們每個人都被邀請在脆弱的人類中認識到天主的面容,在衪的肉體上,因著我們經常批判最貧窮的人而經歷了冷漠和孤獨。」墮胎的譴責就如嬰兒時的耶穌,黑落德王要尋找這嬰孩,要把衪殺掉。教宗在2013年9月20日的《第10屆天主教醫生協會國際聯合會大會》說:「每個尚未出生就不公平地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耶穌基督的面容,上主的面容。這面容在出生前或剛剛出生後經歷了世界的拒絕。」同樣,對於對安樂死,教宗指出:「每一位老人,即使是患病或垂暮之年的老人,也都帶有基督的面容。他們不能像丟棄文化建議我們的一樣被丟棄!他們不能被丟棄!」

維護生命是我們領洗的最深切的表達之一:我們站起來作為光的兒女,穿著謙卑和慈善,充滿信念,以堅定的信念和決心說真話,永不失去喜樂和希望。維護生命不是一個政黨或某一方面的活動。這是每個人的義務: 不分左、中、右。 如果我們是維護生命的,我們必須參與我們的文化中,而不是咒罵。 我們必須像耶穌一樣看待別人,我們必須愛他們的生命,即使是那些反對我們的人。

維護生命的考驗不僅是參加在世界主要城市的一天的集會或遊行,真正的考驗是在其餘的364天的生活中能做什麼、能有多少的付出。我們會否一致地反對任何類型的謀殺、種族滅絕、墮胎、安樂死或故意自殺、侵犯人的尊嚴和強迫人的意志。我們如何維護那些忍受非人生活條件、任意監禁、驅逐、奴役、賣淫、人口販運和受苛刻的工作條件的人? 所有這些事情,更毒害人類社會。 讓我們祈求我們可以有一個堅強和一貫的生命道德觀。

讓我重申教宗的說話:

「每個尚未出生就不公平地被墮胎的嬰兒,都帶有耶穌基督的面容,上主的面容。這面容在出生前或剛剛出生後經歷了世界的拒絕。」

「每一位老人,即使是患病或垂暮之年的老人,也都帶有基督的面容。他們不能像丟棄文化建議我們的一樣被丟棄!他們不能被丟棄!」

讓我們為生命站起來,一起面對社會中最弱小和最脆弱的人,看看他們面容上的耶穌基督。不管我們在那裡,這些話語和思想是我們唯一的理由去維護生命。

英語全文 English

#franciscus

多倫多總主教哥連士樞機就C-14安樂死和輔助自殺法案發出聲明

blog_collins

從2016年6月17日起,准許醫學協助自殺在加拿大已成為一項法律。繼眾議院之後,參議院也在未作修改的情況下以44票贊成28票反對的結果通過政府提出的法案。新法律中有些條款為弱勢群體和醫療工作者的良心自由提供了保障。其中明確規定:安樂死不適用於未成年人、精神病患者和患有退化性疾病的人。

2016年6月20日,多倫多總主教哥連士樞機(Thomas Collins)發表聲明稱,上述法律的限制條件並不能令這項法律逃脫道德的反對:法律的倡導者雖然是出於善意,但法律本身依然是將殺人合法化。這些限制條件日後必將被繞過和超越,就像其他已經引入安樂死法律的國家。實際上,加拿大最高法院2015年判決中提出的限制條件已經受到這項法律的支持者的攻擊。

樞機表示,加拿大社會現在應該做長期、必要的反省,看看整體喪失對死亡與被殺的基本辨別能力對我們眾人意味著什麼。再者,我們要意識到把一個人的尊嚴降低為自我掌控的惡劣後果,因為支持我們尊嚴的是相互依存而並非個人的自主獨立。多倫多總主教也告誡道,人的生命價值不可以減損降低到僅為功能。

這些難題需要花時間來解決,但有些事情可以立刻著手。樞機特別指出三點:

一、讓所有加拿大人都能享有姑息療法的服務,現在的比例還不到30%;

二、讓輿論知道協助自殺新法律所謂的「醫學協助死亡」實際上就是殺人;

三、確保醫療工作者的良心自由得到充分的尊重,不使他們被迫幫助他人自殺。

加拿大關於安樂死的討論已經持續了數年,2010年的第一次提案被議會否決。之後展開了一系列法律爭論,2015年最高法院的宣判是這場爭論的高峰。同年安樂死在魁北克省合法化。加拿大主教在各自的教區、堂區分發宣傳資料,以廣泛的教育行動反對聯邦的新法律。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天主教多倫多總教區

英語全文

教會透視:安樂死的問題

blog_1459224335
本集請來一位神父暨醫學專家,現任羅馬宗座宗徒之后大學生命倫理學系系主任-譚傑志神父,與我們深入探討安樂死的問題。

加拿大主教團讚賞該國政府有意推遲安樂死法律

blog_1454443579

加拿大政府正試圖推遲實施魁北克省原定去年12月10生效的安樂死法律,並要求該國最高法院延長為修訂法律所設定的一年期限,好能有更充分的時間來反思這個如此棘手的議題。

加拿大主教團對此表示讚賞,並要求加拿大醫學協助死亡特別聯合委員會聆聽教會的意見。實際上,加拿大最高法院已於2015年2月6日聲明,禁止公民尋求協助自殺不符合加拿大憲法,要求政府在一年內修訂現行法律。而這一年的期限將於今年2月份結束。

加拿大主教團主席道格拉斯‧克羅斯比主教(Douglas Crosby)1月20日致函該國司法部長和衛生部長,對政府的這項舉措表示讚賞,表明了教會對自殺與安樂死的擔憂,並提出反對它們的道德理由。克羅斯比主教指出:「這些道德理由被大部分加拿大人認可,主教團和福音派聯盟發起的捍衛人類生命神聖性與尊嚴的運動獲得民眾的廣泛支持,就是一個證據。」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

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 對「醫生協助結束生命」的聲明

Statement-on-Physician-Assisted-Suicide-610x343

2015年2月6日,加拿大最高法院作出裁決,9位大法官一致裁定加拿大現行法例中禁止醫護協助重症病人自殺的規定屬違憲。法院給予國會一年時間草擬法例,容許重症病人尋求醫生協助結束生命。對此,加拿大天主教主教團主席Paul-André Durocher發出以下聲明: [Read more…]

教宗方濟各: 墮胎和安樂死是虛假的憐憫 , 人的生命永遠是神聖的

11151

11月15日,教宗方濟各在接見義大利天主教醫生協會時,關於捍衛生命發表了一篇澎湃激昂的講話。教宗提醒說,應該抵制「虛假的憐憫」,它會帶來墮胎、安樂死和「生產」子女。生命永遠是「神聖」的,切不可把人作為試驗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