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公開接見:向天主祈禱應如同兒童依恃父親那樣

羅馬人書8:14-16

因為凡受天主聖神引導的,都是天主的子女。其實你們所領受的聖神,並非使你們作奴隸,以致仍舊恐懼;而是使你們作義子。因此,我們呼號:「阿爸,父呀!」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

2019年1月16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中勉勵,我們即使處在困難時刻,在遠離天主的小徑上行走、被世界遺棄並且因内疚而感到無力,我們仍能找到祈禱的力量,以兒童的柔弱之情呼喚「阿爸,父呀!」。當天的要理講授繼續以《天主經》為主題,從呼喚「阿爸,父呀!」的視角反省如何祈禱。

教宗從聖保祿宗徒致羅馬人的書信談起指出:「在我們祈禱時,天主不會掩面不顧我們,也不會沉默不語,因為祂從未忘記我們,而且永遠信守祂對我們的愛:祂尋找我們、愛我們,看到我們身上的美麗(羅8:14-16)。天主不僅是父親,也如同一位從不間斷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另一方面,這個母親有一個持續不斷的『孕期』,遠超過人體懷胎的9個月,而且孕育出一份無限循環的愛。對基督徒而言,祈禱只是單純地向天主呼喚『阿爸』、『爸爸』,以兒童的信賴之情稱祂為『父親』。」

教宗表示:「在《新約》中,祈禱似乎要達到實質,直到專注於一個稱呼:『阿爸,父呀!』。聖保祿宗徒在向天主的呼喚中保留了阿拉美語,這是福音的創新。在認識了耶穌並聆聽了祂的宣講後,基督徒不再將天主視為可畏的暴君,對祂不再懼怕,而是對祂心生信賴之情:能夠與造物主交談,呼喚祂『父親』。這種表達對基督徒如此重要,以致經常完整地保留其原始形式:『阿爸』。」

「『阿爸』的稱呼流露出情感和溫暖,讓我們回到幼年時代。」教宗提到一個兒童的圖像,他「完全被一個對他懷有無限愛的父親所擁抱」。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若能好好祈禱,就需要有一顆赤子之心。不可有自滿之心,這樣無法有效地祈禱。祈禱時要如同被抱在父親、阿爸懷中的兒童那樣。」

最後,教宗提到《路加福音》中慈父的比喻:「蕩子被等待他已久的父親所擁抱。這個父親不計較兒子在言語上對他的不敬,只求讓兒子明白他是多麽地想念他(路15:11-32)。我們想像,如果《天主經》是從這蕩子口中誦念的,我們就會發現其中的話語是多麽能夠讓人獲得生命和力量啊!我們想知道:天主,祢為何只知道愛?難道祢不懂得恨嗎?天主會這樣回答:不,我不懂得恨,我只知道愛。在祢身上哪裡存有復仇、伸張正義和憤怒呢?天主會如此答道:我只知道愛。那比喻中的父親做事的方式令人想到一個母親的心腸。母親尤其能夠寬恕兒子、護著他們、總是理解他們、不斷地愛他們,即使兒子一無是處。」

來源:梵蒂岡新聞網

圖片:Catholic News Service

教宗公開接見:《天主經》是天主子女的祈禱

恭讀路加福音

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但衪卻由他們眼前隱沒了。

2018年3月14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以感恩聖事為主題的要理講授中著重闡明誦念《天主經》的意義。教宗表示,誦念《天主經》使我們敞開心靈,與天主和與弟兄姐妹共融,同時向天父祈求日用的食糧、平安、寬恕及懂得寬恕別人的恩寵。

「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門徒們從這個動作認出耶穌來(路24:30-31)。」

教宗在要理講授中,以《路加福音》的這段記載為切入點指出:「在彌撒的聖祭禮儀中,主祭重複耶穌擘餅的動作後,便帶領會眾誦念《天主經》。《天主經》並非基督信仰許多祈禱中的任何一個,而是天主子女的祈禱,是耶穌教給我們最卓越的祈禱。我們誦念《天主經》時,我們就是如同耶穌那樣祈禱。這是耶穌的祈禱,是祂教給我們的祈禱;門徒們對祂說:『老師,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祢祈禱那樣。』耶穌就這樣傳授了祂的祈禱。如同耶穌那樣祈禱是多麼美好啊!」

教宗表示:「在《天主經》中我們稱天主為父親,因為藉著聖洗的水和聖神我們獲得重生,成為祂的子女。可是,經常有人在誦念《天主經》時,卻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沒錯,你向天父祈求。但當你說出『天父』的時候,你是否感受到祂是父親,是你的父親,人類的父親,耶穌基督的父親呢?你是否與這位父親有一種關係呢?『哎,我沒想過。』」

「每當我們誦念《天主經》時,我們就會與那愛我們的父親聯繫起來,聖神使我們建立起這種聯繫,賜予我們這種成為天主子女的感覺。」

「此外,《天主經》也是讓我們妥善預備領受與耶穌共融聖事最卓越的祈禱。除了在彌撒中,我們也在早晚,在日課和晚禱中誦念《天主經》,如此一來,這祈禱也有助於使我們的每一天都具有基督徒的特色。」

教宗解釋道:「在誦念《天主經》時,我們祈求日用食糧,也祈求天主寬恕我們的罪過,同時也努力寬恕傷害我們的人,敞開心靈,愛弟兄姐妹。然而,寬恕傷害過我們的人並非容易,我們必須祈求這份恩寵,說:『上主啊,請祢教給我們寬恕,如同祢寬恕了我那樣。』可見,這是一份恩寵。單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做到的。寬恕乃是聖神賜予的恩寵。」

「在《天主經》中,我們也呼求天主使我們免於兇惡。隨後,主祭以全體會眾的名義祈求上主從一切災禍中拯救我們,恩賜我們的時代得享平安。互祝平安的標記自古以來就在領受聖體之前,被安排在領聖體禮內,因為若不先與近人和好,就無法與天父共融。」

最後,教宗總結道:「『上主,求祢垂憐,求祢賜予我們平安』,這些呼求從誦念《天主經》到分餅,都在幫助我們準備心靈去參加感恩盛宴,那正是我們與天主和與弟兄姐妹共融的泉源。」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news.com

教宗:基督信仰的真正革命在於稱天主為父親

恭讀路加福音

有一次,耶穌在一個地方祈禱,停止以後,衪的一個門徒對衪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若翰教給了他的門徒一樣。」耶穌給他們說:「你們祈禱時要說:父啊! 願你的名被尊為聖, 願你的國來臨,我們的日用糧,求你天天賜給我們,寬免我們的罪過,因為我們自己也寬免所有虧負我們的人;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

2017年6月7日上午,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論述基督徒的希望,闡述天主的父親身分是我們希望的泉源。教宗強調,基督信仰的真正革命在於稱天主為父親。

教宗首先從《天主經》談起,那是耶穌交給祂的門徒,又由祂的門徒傳給我們眾人的祈禱,是「基督徒最卓越的祈禱」(路11:1-4)。教宗指出:「基督徒祈禱的全部奧蹟都濃縮於這句話内:敢於稱天主為父親。彌撒禮儀也表明這一點,主禮在邀請會眾一起誦念《天主經》時,用了『我們才敢說』這句話。」

「其實,稱天主為『父親』絕非一件預料中的事實。我們會傾向於使用最高的稱號,認為這樣才是對祂超性幅度的最大尊重。不過,呼喚天主為『父親』能使我們與祂建立一種親密關係,就如一個兒童面對他的父親時,知道自己蒙受他的關愛和照顧。這就是基督信仰銘刻在人的宗教心理上的偉大革命。」

教宗解釋道:「天主的奧蹟總是吸引我們,讓我們感覺自己的渺小。但這奧跡不再令我們害怕,不壓制我們,不讓我們感到苦惱。這是一種我們人性思想難以接受的革命。」

說到這裡,教宗援引他十分喜愛的「慈父」的比喻說:「耶穌講述的是一位只知道愛自己子女的父親。這個父親不因兒子的傲慢而懲罰他,甚至還把他應得的家產分給他,允許他離家出走(路15:11-32)。耶穌說,天主是父親,但不是依照人性方式而行事的父親,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父親如同比喻中的主角那樣行事。天主是按照自己方式行事的父親:良善、不對人的自由意志設防,只知道與『愛』這個動詞聯結在一起。」

教宗接著説道:「當這個反叛的兒子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最終回到家鄉。那個父親沒有實施人性公義的準則,而是首先感到需要寬恕,以他的擁抱讓兒子明白,在他離開的日子裡時刻想念著他,痛心兒子沒有得到父親的愛。天主對祂子女懷有的這種愛是多麽不可思議啊!」

教宗強調:「天主不能是沒有人類的天主:這就是一個偉大奧蹟!這個信念正是我們希望的泉源,我們在《天主經》的所有祈求中都會找到這被守護的希望泉源。」

最後,教宗邀請信友們:「我們每次有困難和有需要時都應祈求天父,想到天父不能沒有我們,祂此時正注視著我們。每當我們需要幫助,耶穌不對我們說要認命,或讓我們自我封閉,而叫我們轉向天父,以信賴的心祈求祂。我們的一切需求,從最明顯和最平凡的需求,諸如食物、健康、工作,乃至需要得到寬恕和在誘惑中得到扶助,這些都不是我們孤獨的反映:相反地,有一位父親總是以愛看顧我們,他肯定不會遺棄我們。」

此外,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再次發出這項呼籲,願基督徒、猶太教徒和穆斯林都為中東和平祈禱,祈願他們能和平度日,免於暴力。

教宗提及6月8日的「為和平祈禱一分鐘」活動,籲請所有信徒為中東地區的修和祈禱。

教宗說:「許多國家將於明天下午1點再次舉行『為和平祈禱一分鐘』活動,也就是在我與以色列已故總統佩雷斯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一同在梵蒂岡聚會的週年紀念日祈禱片刻。我們的時代非常需要基督徒、猶太教徒和穆斯林都為和平祈禱。」

2014年6月8日,以色列已故總統佩雷斯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應教宗方濟各之邀,前來參加在梵蒂岡花園舉行的祈禱聚會。他們依循基督宗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三種儀式,為中東和平祈禱,並種下一顆象徵和平的橄欖樹。

來源:  梵蒂岡電台

圖片: Catholic News Service